达内小说网 > 《乍暖还几寒》 > 最新章节

《乍暖还几寒》

乍暖还几寒封面

作    者:阿桃桃桃桃

最后更新:2015/11/14 18:56:43

下    载:( 《乍暖还几寒》全文TXT打包下载)

莫名其妙地穿越,她女扮男装,可怕师父大人十分无耻:“徒儿,为师不介意与你断袖。”    第一次,她充耳不闻。    第二次,她装疯卖傻。    最后,恍然看着满屋喜庆的大红,她泪,不知不觉怎的就入了狼窝。    他深情款款轻执伊人素手:“徒儿,为师会对你好的。”    她退避三舍浑身鸡皮... ...

《乍暖还几寒》最新章节: 第三十二章

    怡红阁歌舞升腾,无论白昼,都热闹得仿佛集市。大红大绿的帷幕挂在四周,空气中处处弥漫着刺鼻的脂粉味。     哦?你说这名字场景怎么这么眼熟?此乃京城最大的青楼也。     虽然一向不赞同大俗即大雅这等话,某人却仍旧玩得不亦乐乎,与怀里的女子调笑,坐在二楼的阁楼边看楼下杀气腾腾冲进怡红阁的黑衣女子。。     “哎?这位姑娘你不能进去……啊。”     霎时间,原本热热闹闹的店,静止了一秒,众人在看清是那手持长剑的黑衣女子劈了怡红阁的门匾后,顿时又炸开了锅一样。     “这难道是寻仇来的?我们要不要出去躲一躲?”某青楼女甲。     “寻什么仇,也不看看这是哪?看那怒气冲冲的模样,再怎么也一定是来捉奸才对。”某青楼女乙。     “那妞长得不错,来都来了,让她过来一起玩玩呗。”某公子哥摩挲着下巴两眼放光地说。     太子正巧从单间出来,周身都是怨念的气息。     那庸医居然不是骗他的?     浑身发痒,心情不爽的太子殿下冷眼看过这一幕,然后提起叫就出了怡红阁,顺便极其怨念地瞪了一眼老鸨。     老鸨莫名其妙又心惊肉跳,想出去讨好这平日里的大富豪,却迫于面前的女人手中的长剑就横在那里。     “姑、姑娘,有话好好说,你砸我们招牌做甚?”老鸨十分想泪。     为了小命,土豪只有割爱暂且放一边了。     “我找人。”     “呃,是找夫君吗?”     “不是。”黑衣女子问:“我可以进去了吗?”     “可以可以。您请……”老鸨掏出手帕擦着额角的汗,心里腹诽。这么厉害就直接冲进去啊反正也没人拦得住你,不要在一些奇怪的地方上非要征求人同意啊!     撞开二楼的倒数第二扇门,如期的听见里面的男女尖叫的声音。凝瑟把门关上,继而去开最后一扇门。脚还没来得及踢上去,就听见里面尤为欢快的笑声。     收起脚,推开门便只见一个鬼魅般的身影,眨眼便闪到了那红衣男子身后,长剑架上。     男子怀中的青楼女便惊呼着跌坐在了地上。     “你、你要干什么?”     凝瑟像在念对白那般毫无感情地说着:“姑娘,这是我们私人恩怨,你若现在离开,我便不会伤你。”     青楼女泫然欲泣的模样,双手撑坐在地上扭着肩楚楚可怜的模样。     她看了看那面色森然的黑衣女子,再看看那好看得天地都失色的男子,他一脸妖娆的笑,泰然处之,仿佛脖子上只是一片轻飘飘的叶子。     就在凝瑟以为这铁定又和往日抒抒情便头也不回地离开那般一样的时候,哪想这青楼女突然坚定了神情,一字一顿地说:“不,我不会抛下公子的。”     “……”她从来没有往下说过,后面该说什么?     凝瑟表示受够了那时时荼毒骚扰人的主子,现在十分想不顾形象地双手把沐灯奉上,并高呼“那你们快在一起”。     沐灯笑得欢乐,勾魂的桃花眼把那女子看得晕头转向。     不想多废话,凝瑟冷着脸把话跳到话本的最后一句:“你有两个选择,我在你面前杀了他,或是我带他走。你们永远也不能见面,但他会好好的。”     红色太显眼,在凝瑟提着剑的威胁下,沐灯不得不在外面裹上一件黑色的披风。     沐灯欢快地伸懒腰:“今天玩得可真尽兴,你说是不是,黑衣?”     最没想到的是那青楼女纠结了半天居然选了后者。     难能可贵啊难能可贵。     黑衣便是凝瑟,看她总是黑色的衣服,沐灯取得一个外号罢了。纠正了几次后也改不过来,凝瑟索性也由着沐灯这样叫了。     “那姑娘表现很好,至今为止第一个让我说下去的人,您可以考虑带回去。”     勾住凝瑟的腰,沐灯笑道:“我就喜欢你这样一本正经的开玩笑。”     寒光闪过,沐灯迅速向后,看了眼自己揽住她腰的那只手上刮过的一道浅浅的血红。无奈地摊开手:“别这么过激嘛。”     拍灰尘样地在自己衣服上拍了拍,凝瑟拿出一个小本子,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字:“希望您记住,我们是来做正事的。我们找了您三天知道吗?虽然不知道您为什么突然就愿意来京城了,平时不是说什么也不来吗。”     沐灯叹气,捋了捋自己左边明显短了一截的头发。     “也不知道是谁二话不说直接朝我脸划来,那些愚蠢的人你们应付就是,还用得着我出马?”     “那是客人。”凝瑟强调道,“况且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     “好好,客人客人,”话说着,沐灯的手又不老实起来,顺带着冲凝瑟耳边哈了一口气:“反正还有一日,黑衣今晚就好好休息,陪陪我,嗯?”     最后的尾音倒是上扬的不错,不过扬到一般便变了音调。     不出意外,他腹部又挨了一下。     那剧痛让他微微弯了身子。     “我说,你再这么不知轻重,你家主子不知道哪天就下到黄泉去了啊……”     云卷云舒,才骤然发现乌云正沉沉地压向地面,天色变得昏暗起来。阴沉的天空似乎伸出无形的手,勒得人喘不过气来。那无限延伸的云角似乎怎样也找不到,就像是那穹盖本就浑然天成的灰色,暗示着人们不管再怎么跑也逃不出它的束缚。     街边的小摊小贩急急忙忙的把摊铺给收拾回去,避免遭到这看上去就是一场狂飙风暴的袭击。     人们陆陆续续地赶回家,荷色长裙的女子却不顾天色,一个劲儿往外跑,没头没脑地横冲直撞,撞到的人之多都来不及说抱歉了。     夭夭扶着墙喘气,低头笑了笑,像她这样再多跑几次,都够减肥了。     她靠在墙上,想不出答案般眉头紧拧。     那个温室中娇惯了的大小姐到底有哪里好?每一天每一天都“小姐小姐”的念叨,听的人耳朵会起茧子好吧!那个人不是摔下悬崖了吗,那么高怎么可能还活着….….总是这样真是烦不烦啊。     居然还让她去杀了沈络之?他当沈络之傻吗?     不过没想到他家姑爷居然是兴王府的公子,那可是皇室啊皇室!云实你个臭小子是真的不考虑后路,简直不要命了啊!     她一只手捂住半边脸。     “我有病!……跑什么跑?”骂完别人突然就开始骂起自己来。     怎么这么丢脸,刚刚那看上去貌似是失魂落魄的人绝对不是她!     夭夭拍着自己的脸,对着嘴里叼着一条小鱼溜达过来的一只野猫龇牙咧嘴,磨牙霍霍。害得那只可怜的猫扔下好不容易抢到的食物落荒而逃。     蓝锦初悄悄拐进院子,就见着沈络之似乎是早就等在门口一副恭迎大驾的样子。     “哟!”     鬼鬼祟祟的样子被抓了包,她伸出一只手干巴巴地打着招呼。     “去哪了?”语气有些凉。     这种防出墙的质问语气怎么破。     蓝锦初撇撇嘴,也是冷冷地哼了一声,便施施然要回房间去。     装高冷谁不会。     哪想沈络之拖着她,就塞来一个东西。     她一看过去,就有些晕了。     ——这该死的簪子怎么总是这么阴魂不散!     “这是真的,给你找回来了。”他这么解释说。     蓝锦初嘴角抽搐,看向一边,无奈:“不,其实我根本不想有这个东西。”     那可是万恶的罪魁祸首啊。     “为什么?”     “因为它出现了太多次我都要看腻了。”     沈络之皱着眉重复了一遍:“出现太多次所以看腻了?”     这话中貌似有话的句子,蓝锦初奇迹般的居然理解了。继续面无表情,口气却十分揶揄:“没错。还有你也是一样!”     这似乎是一场大危机。     只见沈络之周身都出现了低气压,蓝锦初浑身抖了抖后退两步。她是不是应该给明天消失埋个伏笔,拍拍他的肩说“所以我们还是分开一段时间”这种暗示的话?     瞪着沈络之逼近的脚步,那表情居然就在靠近她时变了一个调调,气压顿时消散得无隐无踪。     “你怎么了?”惊恐地盯着沈络之柔和下来的神色。     “没什么,”拍拍她脑袋,他仿佛突然想起来,“想去放风筝吗?”     记得她原来像是吵着要去来着。     默默抬头望了一望阴沉的天空,蓝锦初冷静:“不想。”     “那……”沈络之想得很艰难,刻意找话题那般,“那想吃什么?”     “……”     蓝锦初沉默了,貌似他们之间问得最多的就是这个,相处的时间也大多都在吃饭。     所谓没有共同话题原来是这样啊。     “是我们年龄有代沟吗?是谁对谁有代沟?”     蓝锦初纠结地想,看沈络之正等着她开口的样子,不得不无奈地爆出一大堆菜名。     “今天伙食停工,我们自己去弄吧。”说完,拉着来不及泪奔的蓝锦初走出院子,只留下蓝锦初幽幽的一声叹息。     自己弄?不是开玩笑吧?那她应该说两三个小菜才对啊……     为什么有些时候觉得沈络之这厮跟缺心眼似的。     这天气净是雷声大雨点小,雨总算一滴一滴下来了。     幸好雨不大,夭夭蹲坐在墙角,躲在突出来的青瓦屋檐下倒只有脚尖会被淋着。外衣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浅粉色绣裾,飕凉顺着袖口往上,她抱着手臂使劲搓了搓。     屋檐下的那一处树枝搭的巢穴空着,春日时能听见的唧唧喳喳不知去了何处。     突然一片阴影笼罩在面前,正纳闷这遍布乌云的天怎么还可以再乌一些,抬头入眼的便先是一双素色的鞋。     云实打着伞,一脸踌躇地望向她。     被风吹得有些凉,夭夭吸了吸鼻子,看着这穿上女装比她不知漂亮到哪里去了的人,蹙眉抱怨:“大庭广众还穿女装,扮女人上瘾了吗?”     搞得她总有一种自己是百合的错觉。     早就习惯听这一类话,云实自觉过滤掉。随即声线简直弱受一般,哑着嗓子道:“夭夭,对不起……”     话没说完,他僵住身子一阵错愕,手里握着的伞差点掉了下去。     女子搂着他的脖子。     “我该说你是傻还是聪明啊,不知道我每次听到你这种声音都会马上心软的吗?”     “对不起。”     云实声音低低的,莫名其妙这样被骂了有些委屈。     “该死!”夭夭一掌拍在自己脑门上,不禁咒骂。这云实一定是故意要她被软得晕乎乎好哄回去才用的这种语气!     

《乍暖还几寒》正文
第1章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九章
第三十章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二章
小说推荐
《符天至尊》(宝蓝海洋)
《万界之生而为人》(叶落随风)
《穿越之落樱郡主》(晴天vs)
《最佳搭档:大神,请让我壁咚》(吾欢喜)
《重生激昂人生》(钢铁洪流)
《下一世再不复相见》(萧萧雨幕)
《懿妃杏贞传》(佳尔楠)
《某404的记忆录》(别动萝卜)
《通天路之修途》(燕赵公子羽)
《唯美公主的复仇计划》(顷雪)
《云动大荒》(南明有鱼)
《妙手神医小布天》(竹中水)
《异形大战寄生兽》(调酒师)
《爱你,一辈子》(陌阡雨)
《都市黄金指》(良人待归)
《伊水若澜》(ChyGe)
《这个和尚要渡我》(醒小乐)
《不是杀手》(子夜疼)
《见鬼的聊天群》(张小一)
《情残花落尽》(倾尽所有)
《王者驾到之柠檬的酸甜》(鸾曦)
《你是全明星》(耀眼的星星)
《鱼化龙传说》(旭日晚枫)
《圣灵历险记》(迷之灵)
《穿越位面之主》(二次元白菜)
《末世虫围》(凉茶孙佳宝)
《大明小国舅的太师路》(澹博雅)
《总裁夫人,不吃回头草》(庭阶青痕)
《冥风妖帝》(林左梦)
《清情无悔》(无非兔兔)
《群星大乱斗》(一寸千金)
《致命圈恋:总裁大人,别玩了》(提啦米苏)
《至高神格》(Victor船长)
《悲催骑士异闻录》(一根笔芯)
《剑气破长空》(琴剑永恒)
《六岁王妃不好惹》(ningxiabaihe)
《战熬》(神修者)
《帝君太腹黑》(叶小婴)
《前路飘渺》(落马坡)
《玄帝仙途》(桥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