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离人枕上书》 > 最新章节

《离人枕上书》

离人枕上书封面

作    者:莲九少

最后更新:2015/11/9 23:24:33

下    载:( 《离人枕上书》全文TXT打包下载)

坚持日更,求收藏,打滚求ing——    每个人心中有一个颗朱砂痣,洗不掉,藏不住,就那样清清楚楚的刻在心上,碰不到会痒,碰到了会疼。    --书孟    书孟你是个幸运的人,从一开始便喜欢上了一个可以一辈子爱下去的人;我没你那么幸运,走过弯路,不过还好现在遇见你了。    --赤言   &nb... ...

《离人枕上书》最新章节: 第57章 尾声

    听说,神尊大婚那日,西山帝姬是神后的引轿人,另一位引轿人的位置空着——     听说,神尊大婚那日,天君天后亲自开路,萧夜殿下抚琴,西山帝姬引轿,排场之大,令人震惊。神后轿子落地之时,百鸟朝凤,霎时间一十三重天遍开赤红的曼陀罗,将后辈小仙都看呆了——     听说,神尊成亲那日,东海送的礼物是最贵重的,然而东海水君却没有出席——     听说,神尊大婚那日并没有拜成堂,他方将新娘子接进礼堂时分,一袭血衣跌跌撞撞的冲进浮梦宫,他怀中抱着一个面色惨白毫无生气的绯衣女子,他跪在礼堂中央,背影挺的笔直……     听说,没有神仙敢相信,如此狼狈的来人竟是赤言神君——     听说,那个背影看起来虽倔强,神尊却看到赤言眼眶通红,是生生将自己的下唇咬出血来,才没掉下眼泪来——     听说,赤言求了天君神尊以及萧夜殿下联手,才救了书孟仙君一命——     听说,后来萧夜殿下领旨去了又去了鬼界,终是将妖鬼两界彻底收拾服帖了——     听说,赤言神君在昆仑一战中仙力消耗过渡,又片刻不休息的强行逆天之术想要寻回下凡历劫为人那一世的记忆,终是发生了魂逸,生死难料;就算是神尊当即将他带去千年寒潭的潭底疗伤,上来之后,也是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听说,天君知道昆仑之乱后大怒,要处置书孟仙君,念其当日阻挡妖王有功,留其仙身,但功不抵过,因此发配基山之东,英水之南,南荒大泽朝阳丘之北的蛮荒之地禁闭,永世不得出——     然而这一切,我也只是听说……     待我醒来之时,整个人就深处在一片荒芜的野草曼生的山头,我在那山中走了三天三夜,也没再见到其他任何一个人。     山脚下有结界,阻挡着我不得而出。     师父隔着结界来探望过我两回。这结界是天君设的,非上古七大神祗不足以破,所以虽说是师父来看我,其实也只是我走到山脚下,隔着结界同他说两句话罢了。     我从他口中听说了之后发生的事情,也才知道了赤言为了找回凡世的记忆,发生了魂逸,生死未卜,不过生死未卜这个词其实不太恰当,他应该是一只脚已经踏进死亡的边缘,只是神尊和小柒她们用聚魂珠和青荇草保住了他的身形和魂魄,努力想将他救回来罢了。     可究竟能不能救得回来,谁也说不准。     师父站在结界之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的心酸,“都是为师的一念之差,为师对不起你——”     我这才知道,原来我飞升成仙,并不是师父不靠谱才搞出的乌龙事件。     那世苏慕行同我约定来生,本不在师父的计划之中,他不过酒喝得多了些,趴在天命册子上睡了一觉,我和苏慕行的故事还没来得及写完,没想到睡起来的时候我两个已经在火海之中约定了来生。     司命一拍大腿,大事不好。     我跟赤言的姻缘已经连在一起,然而一世过后,他仍做他的青丘神君,我仍做六道轮回中不起眼的小凡人,从此生生世世永无相见的可能。     换言之,自此,我和赤言便都是永世孤鸾的命格。     这可吓坏了司命,若是让赤言知道是自己害他一辈子找不到媳妇,赤言还不得跟他拼命。     司命知道赤言回到九重天一定会找他看自己人世间的命格,于是,他连忙将苏慕行那一世的命格撕了,反正赤言替烨晟下凡历劫的同时,也用一缕青丝做了一个自己的幻影保护在凡界历劫的明敏帝姬,司命一时之间想不出什么好的故事来给赤言,便将那个故事改动了两笔拿来搪塞他,恰巧那是个断袖的命格,赤言气的为了这个命格要找司命算账,就没顾上深究别的了。     钻了空子的司命连忙跑的冥府找了个借口将我的魂魄提上了九重天,而他给我服下的哪里是什么忘忧露,那是他从太白金星那里讨来的仙丹,将我渡成仙身。     唯有这样,我和赤言才有机会再续前缘。     那时赤言心中还有小柒,司命很担心对于无缘无故多出来的这一桩姻缘他会是接受的态度还是暴怒的态度。于是司命想着,等日后有机会,等到赤言能将小柒放下的时候,再向我们解释。     可这个机会,他一拖,就拖了两万年。期间,他见着我与赤言的关系日益晴好,待赤言将小柒放下的时候,他发现,赤言心中已经有了我,他又想,其实这样顺其自然也蛮好,反正只要他不说,这件事就没人知道了。     后来他还求了萧夜殿下出手想办法撮合我二人,只是没有想到,在最后关头,会害的我和赤言差点魂飞魄散。     师父哭的很是痛心疾首,我愣了许久才回过神来,那时脸上一片冰凉。     白泽上神就是为了试图恢复因喝了忘川水而忘却的记忆才失踪,至今下落不明,以致再年轻些的后辈小仙都没听说过他的名号,由此可见,想要逆天而行恢复记忆是一件多么不靠谱的事情。     而且魂逸有多危险,我是知晓的。     魂魄经受的巨大法术的反噬或者历飞升劫而受到巨大冲撞,便有可能因魂根不稳而被冲击的四散开去,魂飞魄散而消散在天地之间,此番便谓之魂逸。自有史记载以来,发生过魂逸的仙者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而且多是修为深厚的前辈,然顺利渡劫而归的不超过三人。     所以十有八九,我此生便再见不到赤言了。     我觉得脚下的步子有些虚,腿也隐隐有些发软,然而还是固执地对师父道,“我在这里等,我相信他不会让我失望的。”     他是我的苏大哥,我的赤言,他怎么舍得让我失望。     我不知道我所在的山头叫什么名字,只知道这山头确实荒凉的很,没有鸟兽鱼虫,除了我,连个再能出声的都没有了。     不过还好还有仙法傍身,我临湖搭了个小茅屋,在屋外种上了竹子和栀子花,从外面看起来,有些像我凡人那一世,黎府的后花园。     这样住起来,便多了几分暖意。     我并非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人,只是不知赤言安危,让我不论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致。     所幸,山头虽荒芜,可是却有不少珍稀的药材,我凭着原先读医书的底子,分辨出了不少名贵品种,我将它们一一采回悉心保存,待得师父来探望我的时候,便隔着结界将所有的药材展示给他看,让他认真记下,告知小柒,看是否有哪一位药能够有奇效,救得赤言一命。     虽然知道机会微乎其微,但还是一直孜孜不倦的这样做着。     每次见到师父的时候,我都会问他赤言有没有醒来,每次师父都会摇头;我垂头片刻,冲师父再挤出一个笑脸,“没事,那我继续等……”     问到最后,师父见到我头都大了,有些恳求的说道,“好徒儿,你别问了,若是神君醒来我能不跟你说嘛,每次你问完我那个失望的小眼神,看的师父心直疼啊——”     于是,我不再问了。白日里在山头中转悠采药,晚上回到茅屋中将白日里采的药品记录在册,认真收好,再睡去;第二日醒来白天接着采药,晚上接着记录,周而复始。     周而复始。     其实我做得这些大半都是无用功,师父看着我手上磨得水泡有些心疼,劝过我好几次让我不要这么辛苦,有神尊和殿下在一定会想办法将神君就回来。     我亦知道我能尽的力太过绵薄,可即便是这绵薄之力,我也是要尽的。     就算是无用,也好过什么都不做。至少,可以求一个心安。     我爱的人危在旦夕,然而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日子一日日如流水滑过,每一日都同上一日相似,过了一日,便好似过了一年,过了一年,又好似过了一日。     久到后来我都不记得我为什么要日日在山中找草药,久到每日跋山涉水登高爬低的只为寻找一株从前没见过的植物已经成为生命中的一种习惯的时候,师父对我道,“今儿萧夜殿下给天君上了个折子,说是念在你和神君当日守护昆仑有功的份儿上,放你出来,看天君的神色,可能过几日就能将结界撤了,到时候你同我回司命府吧,这几百年苦了你了……”     我手中挎着草药的篮筐“吧嗒”一声掉在地上,“师父,你的意思,是不是神君他,回不来了——”     守护昆仑的功劳,我那份早已经抵过了,如今若是再抵,只能抵赤言的那一份……     师父低着头不敢看我,小声道,“魂逸了若是回得来的,当时就回来了,神君这已经三百年了还没有消息,或许殿下觉得……”     我不记得那日自己是怎么从山脚下走回茅屋之中的。     只记得当时哭着哭着眼前一片突然漆黑,就什么意识都没有了。     第二日爬起来,眼睛肿的疼,我跑去溪边用冰凉的溪水敷了敷眼睛,才勉力可以睁开。     后来听师父说,殿下上的折子,天君驳回了。     师父有些遗憾,然而我却没有任何感觉。     总归赤言回不来,我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又一日,我在崖边,看到了一株火红的火焰草。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火焰草时的喜悦,那时苏慕行还在身边,心中一动,想将其摘下。     天方下过大雨,路面湿滑泥泞,我每一步都攀登的很小心,若是此刻再不甚摔下,连个能搭把手的人都没有。     我花了很大的力气,将火焰草摘下的时候,已是夜半光景。     月亮清冷的余晖洒在山间,我手中捧着火红的火焰草,突然有点想哭。     物是人已非。     如今再得了宝贝,我要同谁炫耀去。     我将火焰草揣在怀中,踽踽往回走。     推开篱笆扎的小门,院落旁,竹林深处,亮着一盏暖橘色的灯。     我愣了,三步并作两步往竹林深处走去,只见林中的石几前,坐着一个红色的身影,手边一盏豆灯,正在低头读着我这些年采集草药做得手案。     一面翻着,那绝美的眸子中似是盛了些雾气。     听到有动静,那红衣人抬头,冲我笑道,“丫头,今天又跑去哪里,这么晚才回来,我等你等得好累——”     我揉揉眼睛,怕是自己看错。     六界只一个他,能美的天地无光,顾盼生姿,让我除了他在无法将别的人看入眼中;六界只一个他,会不惜一切,不辞劳苦,只求不让我失望难过。     这样一个他,又怎会看错。     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     后记     赤言向天君上书,要将我从这鬼地方放出去,被天君驳回了。他的理由很正当,若是以后再有小仙犯错误,其他仙友就来上折子求放人,他的天君还做不做了。     此外天君还特意强调,书孟仙君是去受罚的,任何人不经批示,不得私下探望。     然而,在茅屋中,赤言悠悠闲闲的翻阅着我三百年来的草药笔记,一面唏嘘。我担心道,“你这样一直呆在我这里也不是事儿啊——”     赤言轻哼了一声,“我呆在我自己的地盘儿上,有谁敢嚼舌根?”     我一拍脑门儿突然想起来,古书记载,“基山之东,英水之南,是为青丘。”     

《离人枕上书》正文
第1章 前缘
一世天荒
一世天荒
一世天荒
一世天荒
第6章 一世天荒
第7章 一世天荒
第8章 一世天荒
第9章 一世天荒
第10章 红色一日游
第11章 红色一日游
第12章 二世惊鸿
第13章 二世惊鸿
第14章 二世惊鸿
第15章 二世惊鸿
第16章 二世惊鸿
第17章 二世惊鸿
第18章 疑是故人来
第19章 疑是故人来
第20章 疑是故人来
第21章 疑是故人来
第22章 疑是故人来
第23章 山无棱天地合
第24章 山无棱天地合
第25章 别时容易见时难
第26章 别时容易见时难
第27章 别时容易见时难
第28章 别时容易见时难
第29章 别时容易见时难
第30章 别时容易见时难
第31章 别时容易见时难
第32章 别时容易见时难
第33章 别时容易见时难
第34章 繁花落尽退铅华
第35章 繁华落尽退铅华
第36章 繁花落尽退铅华
第37章 繁花落尽退铅华
第38章 繁花落尽退铅华
第39章 繁花落尽退铅华
第40章 生当复来归
第41章 生当复来归
第42章 生当复来归
第43章 生当复来归
第44章 生当复来归
第45章 生当复来归
第46章 生当复来归
第47章 生当复来归
第48章 生当复来归
第49章 生当复来归
第50章 生当复来归
第51章 浅情人不知
第52章 浅情人不知
第53章 不思量 自难忘
第54章 不思量 自难忘
第55章 不思量 自难忘
第56章 不思量 自难忘
第57章 尾声
小说推荐
《阴缘难逃:傲娇少帅缠上瘾》(魔女雪儿)
《雨送黄昏》(香庐墨客)
《萤石evo》(进化自影)
《小萌新:会长快宠我》(呓语阑珊)
《信仰诗歌》(陌离尘潇)
《弑魔战传》(暗夜醉汉)
《女王重生之莫然如雪》(幸福的快乐)
《王国的幻想》(旅凡)
《小仙单蠢兮,妖王偏爱兮》(僵尸先生47)
《皇室之谜:杠上殿下》(音符o天使)
《墨澜恋之我们成亲吧》(懶懶寶貝)
《该死的无限流》(墨草大人)
《戮世杀神》(雨夜下沉默)
《我家将军是个狼人》(什青)
《赝品少夫人》(慕梓焱)
《拐个男配当老公》(一支冰糖葫芦)
《久久稚》(Kleiner久稚)
《一朗乾坤》(雏鹏鲲)
《报告老板:宠妻不可戏》(洛雨晴)
《大明军工帝国》(星辰玖)
《开光》(凤来朝)
《至尊王者系统》(暗月凌)
《绝情交易》(月凌情)
《超级神婿》(小白)
《长生劫之蝶梦》(轩辕灵儿)
《影后复仇记:总裁,哪里跑》(酒念千殇)
《黑暗重返》(我爱哭)
《阴阳瞳》(常半仙)
《穿越奇情之我的真命天子祁》(琪爱祁)
《我欲为神》(瑶喻)
《网游之辉煌黎明》(江舞)
《新圣灵大陆》(圣贤幽魂)
《TFBOYS之疯狂的青春》(梦诺心)
《安恙》(无z恙)
《最后一个无常》(刁刁刁刁)
《大明小皇帝》(辰雨星痕)
《三个世界的平衡》(J腾蛇)
《浅云》(Guogou)
《三国之召唤历史名将》(逍风吟梦)
《凌猫》(阿洛洛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