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半婚主义》 > 最新章节

《半婚主义》

半婚主义封面

作    者:慵阳懒昧

最后更新:2016/6/15 20:00:18

下    载:( 《半婚主义》全文TXT打包下载)

八年相恋,他名字的一笔一画刻进她的骨髓,与血共存。两年相别,她用尽心力把他从自己的世界剔除,不惜剜肉放血,挫骨扬灰。当最后一件属于他们曾经共有的东西被她扔入大海后,她挺直脊梁,迎接新生。 ...

《半婚主义》最新章节: 大结局 键盘娃请出来直播吃键盘!!谢谢

我这一吼,展寒阳愣住,满眼惊愕。      他看我我看他,大眼瞪小眼。      对视三秒,感觉到他握在我肩膀上的手越来越用力时,我一下子推开他,利落的跳下床。      展寒阳向后仰去,砸在床上颤了两颤,看着天花板呐呐吐出一句,“一定是梦……”      然后,猛的坐起,双眸锁住我。      接下来,一遍兵荒马乱。医生护士齐出动,来处理他右后肩上渗血的枪伤。      他脸色青白,似感觉不到痛一样,视线就那样一直落在我身上。郝助理几次和他说话他都没搭理。连吴用进来和他说展明毅找到时他都没反应。      我很关心。      我不关心展明毅和韩晴的死活,我关心妙儿和小优。这几年我虽然过的浑噩,可记忆还有。      妙儿和小优每年这个时候会从国外回到展家老宅住一个月左右,季琳桐和韩晴也是每年这个时候能见她们一面。      说是一面,其实随着孩子长大,越来越渴望母爱,展寒阳对这方面限制的也不是太严,不然,也不会出现这次韩晴把小优和妙儿带走的事。      妙儿小优很懂事,和童童瑶瑶感情很好。特别是妙儿,很有大姐姐的样子,照顾起弟妹来有模有样的。      每当吴用家的小格格和小优有争执闹脾气时,都是她从中调节。      这样可爱懂事的两个孩子,不应该葬身大海。      吴用叹气,道,“祸害遗千年,展明毅和韩晴没事。小优沉到海里太久,在急救。妙儿……失踪了。”      我心中空落落的。      在海中失踪,找回来的机会几乎为零。我抬头看向展寒阳,心中升起无名火。      如果一开始他就答应给钱,而不是连番刺激展明毅,妙儿和小优不会出事。转念一想又烦躁。如果不告诉展明毅小优是他的孩子,他就是拿到钱也不会放了小优。      我瞪展寒阳,他竟然笑了。      在护士处理好他后肩绷裂的伤口后,侧身一躺,闭上眼睛,睡了!!!      接下来几天,我们不说话。我虽然去看他,可一声不吱。他目光黏在我身上来来去去,也一言不发。      就这么过了十天,他在医院里突然不见了。      我去时看不到他人,和郝助理打听,才知道他去另一家医院看韩晴了。      哦,看韩晴了啊,伤还没好,话也不留一句……      我带着童童瑶瑶回到车上,当了我六年司机已经成了小头头儿的赵龙问,“姐,你去哪?”      “去何丽那里。”      赵龙打了OK的手势,抬手扶扶耳上无线耳机,“……五百米后右转,075前行开路,Z02随后。绕行外环,错开早高峰。”      我到何丽的住处时,何丽刚起床。她揉着眼睛从楼上走下来,迷迷糊糊的问,“不去医院到我这里来干吗?我还没睡醒。”      我眼睛扫在她脖侧的大片吻痕上,揶揄,“累坏了吧!厉二哥没直接把你剁了打成汁喝了?”      何丽正好走到沙发处,听完我话瞬间清醒,抓起一个抱枕就砸向我,“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展少不收拾你你皮痒是不是!”      一动,身上白色纱衣浮起涟漪。后背上雕的花若隐若现,说不出的妖艳。      把何丽按到沙发上,我拔开她睡衣看,“你说,我要不要也在身上雕个花?”      何丽回头,一脸见鬼的表情看我,“你他妈没病吧!你知道这有多痛吗?痛到我现在一想起来,都想掰断历三的JB!”      “只是想?”何丽的性格基本是,想的同时已经做了。      何丽长叹,把脸埋在沙发里,“唉,别提了行吗。”      一幅吃了大亏的样子。      我不再问,不过有些事还是想关心一下。比如,现在何三哥有多少房姨太太了。依稀记得,我跳海那年已经八房了。现在七年过去,按着一年增一个的速度来看,也够开场运动会了吧。      何丽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我笑道,“不会吧。”      何丽无所谓的道,“有什么好知道的,我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是能和他吵和他闹,还是能把那些女人都赶走?我一样也做不到是不是?那我还非要知道来揉自己心干吗?”      是这个理没错。      “所以,就这样吧。”何丽百无聊赖的道,“他对我好,我收着。他宠我,我受着。我对他唯一的要求是别让他那些女人到我眼前碍我眼。不然,砍人这种事我真做得出来。”      “……”我说不出话来。      “不然你让我怎样,和你一样跳海吗?天啊,”她把头蹭在我肩膀上,“我没那勇气,我怕死。”      撒娇耍赖的语气。      我轻笑,掐她腋下一把,又给她揉揉。      许久,她叹,“我折腾不动了,本来我也没活多明白是不是?就这样吧,不少吃不少喝的,怎么样不是一辈子呢。”      怎么样还不是一辈子呢,这话还真不像何丽能说出来的。可偏偏,真就是她说的!      吃过晚餐,我赖在何丽这里不走,何丽只能吩咐保姆给我们母子三人收拾客房。      才收拾一半,厉三哥进门。瞄了我们三个一眼,摸出手机转身上楼,“二弟,你家没粮了?我要不要让弟妹带两袋大米回去?我再送你两包咸菜。”      “……”      我看何丽,“他怎么来了?”      何丽诧异,好笑的反问,“他不回来他去哪?”      呃……      何着这处宅子不是厉三哥金屋藏娇的地方,而是天天要回的家!      这特么就有点尴尬了,展寒阳曾经掰碎揉开的和我说他同厉三哥之间微妙的关系,并且五令三申的告诉我少和他来往。      结果,我跑厉三哥老窝来了。      厉三哥再下楼,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我和何丽坐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时,他盘坐在地摊上,和童童瑶瑶玩。      两个孩子正在搭积木,下午时何丽特意让人去买的。      童童搭了很高的楼,瑶瑶在一边眼巴巴羡慕的看着,她只能搭小楼。厉三哥一笑,把瑶瑶抱到怀里,道,“来,咱们和童童一起玩。”      说完,捏起一块积木放到楼顶。      一松手,半米高的大楼顷刻倒塌。      童童一愣,瑶瑶眨眨眼往厉三哥怀里一缩。厉三哥,举着手僵住了。      三秒钟后,瑶瑶小嘴一撇,金豆子噼里啪啦的砸下来,颗颗落在厉三哥扶在她腋下的手上。      “哥哥搭了好久……倒了。”      “瑶瑶,没事,乖。”我连忙去哄她,“妈妈再陪你搭好不好?”      “瑶瑶,你又哭。”童童小大人一样叹气,伸手擦瑶瑶眼泪,“玩具而已,我一会时间就能再搭一个。”      厉三哥回过神来有些手慌脚乱,轻轻拍了两下瑶瑶后背,抱她起来,“不哭不哭。来,伯伯给你个好玩的,比积木好玩儿。”      起身站定,从后腰摸出一把枪,倒提着塞到瑶瑶手里。      何丽蹭的一下站起来,猛虎下山般对厉三哥咆哮,“厉三你他妈的把枪收起来!”      “没开保险,真没开。”      “那也他妈的收起来!”何丽风风火火冲过去,狠瞪厉三哥一眼,从瑶瑶手里往下哄枪,“瑶瑶乖,把这个给干妈。这个不是好东西……”      瑶瑶一扭身子,不给。      “瑶瑶,快把这个还给伯伯。”我也去哄,眼盯着枪不敢错位,很害怕它突然走火。      “不嘛,伯伯给瑶瑶的。”瑶瑶拧的很。      “厉三!”何丽大吼。      “别喊,别喊。”厉三右手一动,退出弹夹扔远,问何丽,“这回行了吗?”      何丽哑火,瑶瑶破涕而笑,回头啵了厉三哥脸颊一口,“谢谢伯伯。”      厉三哥又僵了下,然后,脸上表情开始龟裂,眼神融化。慢慢,嘴角挑起弧度,笑暖眼底。      半个小时后,展寒阳急匆匆出现在厉宅。      在厉三哥没回来时,我是想不和他回去,就在何丽这里多住几天的。可现在知道这里是厉三哥老窝,我什么也没说的就起身走人。      然后,厉三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对展寒阳说了句,“二弟,瑶瑶挺喜欢我的,不如多留几天?当你还我命了,那天我要是不打季琳桐一枪,你已经死了。”      ……      展寒阳直接上手抢人,把瑶瑶塞回到我怀里。      我连忙抱着瑶瑶,领着童童闪人。直到坐回车上,提起的心才微微落下。      十分钟后,展寒阳上车,厉三哥跟了出来。他隔着车窗把手伸进来,“瑶瑶,和干爸说再见。”      “干爸爸,再见。”瑶瑶笑的甜甜的,把手放到他手心。      我一脸呆滞,不到二十分钟时间,瑶瑶多了个干爹。      “二哥。”展寒阳落下车窗,看出去,“你喜欢孩子自己去生行吗?抢我的算怎么回事?”      “又没让她落我家户,你紧张什么。”      “……二哥。”展寒阳道,“锅坏了补锅,地慌了换地,实在不行就借田种粮,我说的你好好考虑下,快把我闺女手松开!”      厉三哥嗯了声,松开瑶瑶手,对她道,“瑶青再见,下次来干爸教你打枪。”左手托右腕,瞄准,biu~      瑶瑶举起怀里没子弹的空枪,有样学样,眯眼瞄准,biu~      天,我头痛。      回到老宅,下车,展寒阳绕过来给我开门。我看他一眼没说话,一手领一个往前走。      展寒阳跟在后面,问,“童童,知不知道妈妈今天为什么生气?”      童童,“妈妈有生气吗?妈妈不是一直不理您?”      展寒阳摸摸鼻子,绕到瑶瑶旁边,小声道,“小公主,爸爸最疼你了。快告诉爸爸,妈妈有没有说什么……”      “爸爸,妈妈一直不和你说话啊。”      ……      莫名的,我想笑,可忍住了。      郝伯领童童瑶瑶去看展老爷子,我回房洗澡。出来时,展寒阳依在门口,一脸的若有所思。      我当看不到他,坐到妆台前拍水。再回头,被近在眼前的他吓了一跳。      展寒阳盯着我一瞬也不瞬的看,缓缓靠近,近到额头相抵,眼睫毛能触碰到一起。      我扶着妆台站起来,向后仰。本想推开他,却被他困在双臂间,动不动分毫。      “你要想什么?”展寒阳贴着我唇边问,“能不能说出来。你不说我猜不到。”      我继续后仰,腰都要折断了,“能不能放开我。”      这个姿势太没有安全感,他又贴那么近,呼吸都困难。      “……还是不能原谅?”他又贴近两分。      我腰被妆台硌的生疼,后背贴在妆镜上,再后仰不动。      “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能不想着离开我?”      “……我没想着离开你。”这次醒来后,离开他的念头就没升起过。      “就这样对我视而不见?一辈子?”      “……”我扬眉。      所以觉得我今天不理他是因为我还在因为以前的事生气?      “就让童童瑶瑶永远只能牵爸爸的手或是只能牵妈妈的手,明明有一个完整的家,却像单亲家庭里的孩子一样?”      “……”我有这么说过?      “能不能给我次机会,六年了,我每天怕你不醒,怕你浑浑噩噩不知所以的过一辈子。又怕你醒,即使是有了孩子也不原谅我,毫不迟疑的转身就走……就一次,你再信我一次,可不可以。我保证,我……”      “你先松开我,然后,我问你几件事。”我打断他,倒吸一口凉气,“快点,我腰快断了。”      展寒阳一惊,马上起身,拉正我。大手揉捏我腰后几下,道,“……你问。”      我甩开他手,坐在床上看他。      他坐在我对面,十指互插,神色有些拘谨,像个面临考试明明很紧张却强装镇定的小学生。      “……你话也不留一句就去看韩晴?”我问。      他点头,嗯了句,“妙儿不见了,她受了很大的刺激。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可不活。如果她不起祸心带着妙儿和小优和展明毅走,后面的所有事都不会发生。”      “所以呢……”怎么一句话也不留?      看不到他那瞬我以为我醒是个梦,这十几天来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幻想!吓的我心脏狂跳,浑身血都凝住了!      “她自杀,割腕。”展寒阳双手拇指抵在唇上,道,“救回来了,神经有些恍惚,我让疗养院的人多注意些她。我能做的,也只能这么多了。”      “……”他脑袋里装的是豆腐?我管韩晴死活干吗?      “小冉,她是我初恋没错我们也有过婚约,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去看她,也只是安排一下后面的事。以后我不会再去见她,我对她也没有别的感情,我发誓。”他竖起三指,保证。      “……小优怎么样了?”      “醒了,受了很大惊吓。本来在江月的安抚下已经没什么事了,可季琳桐突然闯过去,现在情况有些不好。”      “季琳桐怎么会闯过去?”      “她们隔一个楼层,虽然季琳桐是绑架案的嫌犯,可她身上有伤。而且现在也没有正式逮捕起诉……”      “你很缺钱?”我问,“要把她们安排在同一家医院?”      “……”展寒阳看看我,拿出手机,拨号,“给小优换家医院,不要让别人打扰她。”      放下电话,看我,“好了。”      “妙儿找到了吗?”      展寒阳低头长叹,“……正在尽全力找。没有一丁点消息,这,也算是好消息。”      我懂。      落海十天,如果真遇难了,尸体早冲上岸了。现在没有,也就是说妙儿可能还活着。      “我会让人继续找下去。”      我点头,站起来走到他身后。在他错愕的目光中拉开他衬衫,看了眼他后肩。      纱布很干净,没有渗血。      “为什么不留一句话就去看韩晴?”我问。      “小冉,我说了,她割腕自杀。疗养院打来电话,所以我……”展寒阳猛然停住,抬头看我,“你再问一遍。”      我低头看他,“为什么一句话也不留,人就没影了?”      “我以为你还没原谅我,不在乎我去哪了。”      “哦。”那就不在乎吧。      把他衣服理好,我扫扫半湿的长发往房外走。这个时候,童童瑶瑶应该被送回来了。      “不是,小冉。”展寒阳叫我。      我脚下没停,不想理他。      还没走到门口,腰间横过一只手臂。还没等反应过来,眼前一花,被他放倒在床。      然后,身上多了一个人的重量,眼前是他欣喜若狂的脸。      “你原谅我了是不是?”展寒阳问,“又给了我一次机会是不是?”      我深吸一口气,正视他,“如果我说不是,你放不放我走,让不让我带童童瑶瑶走?”      欣喜没了,他眼中一片兵荒马乱,“他们还小,老爷子老太太,连郝伯都不会同意你带他们走的。他们不能没有爸爸……”      “我在问你,关老爷子老太太什么事?”郝伯又是什么鬼!      “……”他不说话,放在我头侧的手紧握成拳。      “如果,我不带童童瑶瑶,我自己走呢?”      “你别想!”他道,“孩子不能没有妈妈!”      “所以就是不放喽。”我道,“展寒阳,我今年多大了?我已经人到中年了。如果我一定要走,你再催眠我,那是不是等我再醒过来,我们已经白发苍苍抱孙子了?所以,我不折腾了。”      他能把我捧在手心里这么多年,在给我挡完枪还说我没事真好,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往事,随风吧。      “这六年我没有再催眠过你。”      “那我哪知道!我一直神智不清的,昏过去前我还跳海呢,再醒孩子都五岁了。中间丢这六年近七年的时间我除了你外能找谁说理?”      “你不知道?方小冉你不讲理,你明明把所有都想起来了……”      “我就不讲理,你拿我怎样!”不行,要忍不住笑了。      展寒阳看我,眼神变的炙热。在我嘴角上挑时,突然吻下来,笑开,“不用讲理,这辈子你都不用和我讲理。”舌头翘开我牙关攻城掠地。      我呼吸被夺,眼前阵阵发黑。他手伸进睡衣握在胸前时,我痛的轻吟一声,“不行,你肩上的伤……”      他舔进我耳窝,“不耽搁爱你……”      我痒,轻泣出声。      门口刮进一阵轻风,瑶瑶站在门外直抹眼泪,“爸爸,你为什么要打妈妈……妈妈都哭了。”      “爸爸,家暴是不对的。”童童一脸的义正词严。      “……”      “……”      展寒阳如被雷劈,一脸便秘。我,我是真想哭了。      二十分钟后,瑶瑶童童被笑呵呵的展老爷子带走。我满心尴尬,对展寒阳瞪眼睛,“分房,滚出去。”      力道不如人,没分成!抓着床单哭了好几次,天边擦亮他再压过来时,我说我要和你离婚,我不和你过了。      我还不想死在床上。      “结婚证书你撕了,你想怎么离。不然,结次再离?”      荒唐一夜的结果是,展寒阳已经结痂的伤口迸裂。家庭医生来处理时,意味深长的警告,“要避免剧烈运动,虽然子弹没伤到内脏,可胳膊不想要了?”      我坐在沙发上装做一脸茫然,忽视浑身的酸痛假装什么也听不懂。      展寒阳嗯嗯嗯的点头,眼眸闪亮,从头到尾嘴角都上扬着。      然后,很听医生话的老实了很久,直到伤口结痂长出新肉,再又嗯嗯嗯。      再后,何丽上门举刀。根本不管这不是她的地界,也不管是不是一大群佣人看着,反正是拎着刀就砍展寒阳。      我把她拦住,问她怎么了。      何丽一脚踩在喷泉边,怒声控诉,“你问他,问他给厉三出了什么损招!姓展的我和你说,我明天就把方小冉拐跑,你这辈子没想找到了!”      我懵,问,“什么损招。”      何丽回头看我,脸色忽而青忽而白,“我怀孕了……”      “什么?”我盯她肚子。      “不是这个,我有好几个肚子。”      “啥?”她疯了。      “我不是宫外孕后不能怀孕吗?”何丽抓着头发爆走,“其实我卵巢是好的,也就是说我排卵正常。”      “一次性说完。”      “厉三取了我的卵子和他的精子,做了试管婴儿找人代孕。今天早上他和我说,三枚胚胎移植成功顺利着床……也就是说,十个月后,我至少是五个孩子生物学上的妈。”      “……”      我突然想起三个月前,展寒阳和厉三说的那句话。      锅坏补锅,地慌换地,实在不行就借田种粮……      厉三哥,居然真这么做了。      “怎么办?”何丽几近崩溃,“我不想当妈妈。”      “真不想?”想疯了吧,抱着童童不松手好吗?      “生孩子我怕痛……”      我一脸黑线,“又不用你生,你个借窝下蛋的老母鸡有什么好咯咯的。”      “方小冉你大爷的我砍死你和姓展的合墓算了!”      展寒阳站在楼上打电话,“……二哥,把你女人接出去。再疯,你孩子可没妈了……一次当三个孩子的爸爸,很爽吧?我……我们不生了,得紧跟国家政策,实行计划生育。我们已经两个孩子了,多了养不起啊。”      “……”      他说话,是挺欠砍的。      我们避孕措施做的挺不错的,可,我还是中奖了。      医生指着B超单上那两个小豆豆,眉开眼笑的恭喜我们再次有了对双胞胎。      回到家,展寒阳拿着B超单的左手直抖,咬着自己右手食指问我,“你是觉得不能输给二哥和何丽,所以又来一对,在数量上取胜。”      我一巴掌呼过去,“这种事你特么怪我?!你不要我现在做了去。”      是谁小蝌蚪不老实的?      “不是,不是。”他拉我入怀,把脸埋在我肚子上,声音涩涩的,“怀童童瑶瑶时你很辛苦,吃了吐吐了吃,后期睡不好觉,睁着眼睛到天亮。这次,你会比上次还辛苦。”      我心中明媚,啪的开了一朵小花。      抬手揉揉他头发,我道,“来都来了啊,难道不要?你舍得?”不等他说话,我凶巴巴的道,“你要是敢打我孩子的主意,我跟你讲,展寒阳,你死定了。”      展寒阳搂紧我,抬头,很正式的道,“你这次醒来后没叫过我余扬。”      我白他一眼,“当余扬老婆是穷光蛋啊,当展寒阳的老婆是富婆,我当然要嫁富,然后分遗产。”      幼稚!      以前分那么清,是因为又爱他又恨他。现在,余扬也好,展寒阳也罢,他就是他。      我爱他。      “那,趁着肚子没大起来,把证领了婚礼办了?你看,没有天朝法律的保护,你想拿遗产也挺困难的。”      我扬手掐他耳朵,“你这不是求婚,你这是逼婚!”      展寒阳抱紧我大笑,笑后,轻叹,“我祖父那边是双胞胎的基因,几乎每一代都会有一对双胞胎出生。没想到到咱们这里,中了两次。”      “……好巧。”我五指梳过他头发,“我家也是双胞胎的基因。方小乔,就是其中一个……”      我很小的时候有两个姐姐,一个叫小乔,一个叫小姗。后来,姗姗姐重病,去世了,方小乔也是那次重病后,身体变弱。      我妈很疼方小乔,就是因为对姗姗姐愧疚,总想在小乔身上弥补回来些什么。      那天我心情有些沉,展寒阳抱着我不说话,轻摇。      等我醒来时,手边放着一份资料,方小乔的。      韩凯很痛她,她现在过不错,日子虽不富裕,却也小康。宝宝长成大姑娘了,现在在上中学,二宝也上小学了。      资料很全,连她家的地址和这些年来发生的大小事都有。      展寒阳席地而坐,握着我手道,“如果他们生活上有遇到困难,我会出手帮他们,而且不会让他们知道。不过我不同意你回去见她,更不同意你和她来往。小冉,”展寒阳道,“亲人分很多种,并不一定要联系见面,知道彼此都好就好。我,爷爷,童童瑶瑶,吴用一家和你肚子里的两个宝宝。我们爱你,对我们来说,你重过面子,重过流言飞语,重过一切。”      “洗脑成功。”我顺着他手力爬到他怀里,轻叹,“本来还说有个娘家,以后你欺负我时我有地方可回呢。这回好了,我除了展家别地方去了。啊,可以去何丽那里。”      “你不怕何丽砍二哥时波及到你?”他笑问。      我一想,爆笑出声。明明,怀孩子的不是何丽,可她脾气却比谁都爆。      厉三哥还一幅,你有孩子我不和你一般见识的态度。      我也服了气了!      后来,我和展寒阳只领了证没有办婚礼。我感觉,爱尔兰那场婚礼,已经刻到了我们俩的骨子里。      我开始担当起一个妻子一个展家媳妇的责任,虽然不喜,却也跟他,或是自己出席各种场合,做慈善,搞募捐,活跃在贵妇圈子里。      一次做慈善酒会,我带着四个月的身孕应酬几个贵妇,疲惫不堪。      展寒阳在酒会进行到一半时到来,带着浓浓怒气把我截到一角,要带我离场。      我举手阻止他,“我知道你担心我,可这个圈子我也要融入。身为展家媳妇,不可能只知道吃喝养孩子。”      “你觉得展家媳妇应该怎样?”      “……”      “来,我给你洗洗脑。”他拥着我肩离场,“不是身为展家媳妇应该怎样怎样,所以你按着那套样板约束自己,然后展示给别人看。而是,你是展家媳妇。你什么样,展家媳妇就是什么样。懂了吗?”      有点绕,我迷茫道,“小懂。”      “简单点就是,怎么开心怎么活。你看何丽,都当妈了,可一点也不忌口,想吃什么想什么,想喝什么喝什么。”      “天……这能一样吗,本来孩子也不是她生的,她又不用喂奶。”      展寒阳搂着我笑,“好像是不一样,等我再想个例子,你别急,孕傻有治。”      “讨厌!”我和他一起疯笑。      转过拐角,意外的碰到江泽。      我停下,对他打招呼,“嗨,好久不见。”一晃,好多年了。      江泽视线落在我凸起的小腹上,对展寒阳和我笑道,“展先生,展太太,恭喜,听说是对双胞胎。”      “是啊,上次是对龙凤,这次没问医生。不管男女,我们都喜欢。”展寒阳轻拍我肩,道,“我和江先生有话说。”      我点头,和江泽说再见,上车去等。十几分钟后,他回来,不用我问,便道,“我想让他来展氏工作,可惜,再一次失败。”      “莫强求。”      “嗯,人个有志,他说他要去国外发展。”      ------      晚上坐在客厅看电视,展寒阳突然扭过头来看我,“我突然想到一件心里不痛快的事。”      “什么?”      “你曾经说你二十岁时就想嫁江泽,和他假结婚时你还说你梦想成真了。他到现在都没娶老婆……”      “……”      “……”      大眼瞪小眼后,我捂着肚子侧身,“我也想起一件心里不痛快的事。”      “什么?”      “你给韩晴在岛上盖了座城堡,说要在那里娶她。”      “……”      “你们都离婚后,她一门心思的要嫁你,现在还在疗养院里回想和你小时候的事,对护工寒阳寒阳的叫。”      “哦。”片刻对视,展寒阳火焰灭了,扭过头去特平静的道,“扯平,来,我们继续看电视。”      “嗯,”我满意的点点头,吃颗酸梅,把核吐在他掌心,“一会记得写日记,今天两个小混蛋踢我了。”      旁边,童童拉着抱着洋娃娃玩的瑶瑶起身。一边往别墅外面走,一边抬起手腕板着小脸打手表电话,“太爷爷,您睡了吗?爸爸妈妈好烦啊,我和妹妹去找您。嗯,让郝爷爷来接我们……”      ……      后记:      韩晴精神失常了,展明毅和季琳桐一个判了死缓,一个判了十一年。      小优经过那次惊吓后非常怕水,别说江河海,连游泳池的边都不敢靠近。胆小自卑,曾经的笑容在她脸上再也看不到。      展寒阳把她送到国外,接受系统治疗。      妙儿,一直没有找到……      (全书完)      可以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慵阳懒昧微博也是这个名。闲时可以互动下什么的

《半婚主义》正文
001 你是嫁我还是嫁他?
002 你到底恨我到什么程度
003 不是死心了,而是心死了。
004 江泽,我累了,别让我打心底看不起你。
005 八年的感情呢
005 小姐,你哭了。
004 分尸?把手带过去?
005 我们见一面吧
006 小姐,你哭了。
《半婚主义》全部章节
007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008 把衣服脱了
009 持刀?抢劫?
010 我的手,它想吃水煎包还想喝肉沫馄饨
011 送盒套套来……
012 能不能先暂停,等下再继续打?
013 我就是一站在旁边看热闹的
014 我妈的病,会遗传。
015 想哭别出声,想滚等天亮。
016 小姨是坏人,已经死了!
《半婚主义》正文
017 某公务员携表姐,舅母上门爆打前未婚妻,只因……
《半婚主义》全部章节
018 我人渣,素质低,你管得着吗?
《半婚主义》正文
019 让方小冉给我道歉。
020 余先生,对不起!
《半婚主义》全部章节
021 死了
022 因为这些画是偷的。
023 臣妾,做不到啊!
024 我突然觉得,整个世界都疯了。
025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026 全毁了
027 生生世世,生死相依
028 疯子,要到疯子应该待的地方去。
029 我有一个好朋友,叫钱多多。
《半婚主义》第·2·卷
001 重头开始
002 你谋杀了我的钱包。
003 这,会不会出人命?
004 老天爷,一个雷劈死我吧!
005 这锅,我背了。
006 狼羊为奸
007 这个山头我做主。不服?憋着。
008 方小冉,祝你凯旋而归。
009 逢场做戏而已
010 不仅白忙了还被猪啃了一口!
011 你每次说慌时左眉都会挑一下。
012 我要的不是这个
013 我哭,是眼泪不听话,和情绪无关。
014 这锅我真不背
015 那个地方,我看不到
016 你是败在余扬的蠢上了。 加更,画
017 滚,偷窥狂!
018 我猜测,吴总是攻,余特助是受。
019 游戏而已,别玩不起
020 感情卖不卖?
021 我要去做个详细检查,万一你是我妹妹怎么办?
022 帮我报仇
023 被废的太子爷
024 在这花园里,种满你喜欢的花……
025 我这也是好心啊,万一我把妈气活了呢。
026 睡着了就不累了。
027 你嫌弃我?
028 我高估了你,低估了他。
029 卖的彻底。
实在忍不住请假
030 江月这招灾惹祸的体质,也真是没谁了!
031 特意熬的?怪不得那么难喝。
032 人到齐了,你想跑?
凌晨这章明天中午十二点发吧
033 我就看着你们慢慢玩儿……
034 我在北城根基不深,装逼要有度。
035 我吐真的不是因为你丑……
036 方小姐,你生气啦?
037 女人的直觉
038 这关系有点乱。
039 你才是小三,你全家都是是小三。
040 全国人民都欠她个小金人。
041 雪梨炖川贝
042 故意停在这里的
043 想想你的钱途。
044 你不爱我可以,你能爱你自己吗?
045 郝助理,你这样会不得好死的。
请假条
046 所以,你还得,听我的。
047 不知道起什么章节名
048 往左还是往右?
049 你说的不是太子爷,是脑瘫儿。
050 染红了半壁江山
大家过年好~
新年小剧场,大家过年好!
051 滚
052 一张也不给你!
053 你在表演自然吗?
053 你在表演自杀吗?
054 这不好吧。
055 你下贱
056 和你讲哦,我小时候是我爸妈的骄傲
057 是该罚
058 不顺路
059 我脑子里一个大写的懵字
060 中了
061 差颗痣
062 因为我是猫啊,喵~
063 可乐
064 一死两伤
065 厮杀
066 你在说,我不如狗。
067 哈哈哈哈哈
067 纠结
068 他在发春,攻击性强
069 饿疯了?
070 乖,笑的真好看。
072 时差
今天凌晨这章明天上午更
072 可乐,你对当一只挣钱的鸭有兴趣吗
073 这脸打的,啪啪的。
074 你他妈属狗的吗?
075 千里迢迢
076 问路的
077 你连一百块都不给我。
卡文
078 少爷一向大方
079 原来阴人这么爽!
080 你就不能有点野心?
081 十七张亲子鉴定,你张张都看了吧!
082 要么滚去学,要么让老爷子换人。
084 太女
085 你爷爷的
086 你有病,我有药,你吃吗?
087 想要日子简单,首先人要简单
088 好累啊
089 鬼啊!
090 动物界的事我说了算。
091 我代你问好了
092 你就是个变态。
093 我错了,你别生气了。 含马车加更
094 可在我眼中,他就是我的英雄。
094 这是报应。
095 原来余扬在你心中这么廉价。
095 痴人说梦
096 你这样有意思吗?!
097 山水有相逢,何怕后会无期。
098 方小冉,咱们结婚吧。
099 好孩子,你会幸福的。
100 从头到尾,他对我兴趣都是因为我和韩晴有那么一点点像。
101 小格格
102 我帮你剜了那颗痣,剔除她一身反骨。
103 好啊,我无所谓,你们高兴就好。
104 再做下去就是恶梦了……
104 你重婚了你知道吗?
106 展寒阳,我死也不要和你在一起。
107 我听你的。
108 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109 这场景似曾相识
110 快报警,要出人命!
《半婚主义》第·3·卷
111 我想艳遇是真的
112 方小冉,好久不见。
113 我不能像只老鼠一样躲一辈子
114 落花有意,流水带情
115 变成蝴蝶飞走了
116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117 身为一件仿版,我高看自己了
118 方小冉被我绑架了
119 Happy birthday
120 拯救了整个宇宙的女人
121 签字
122 信吗
123 你能不能别在我脑子里走来走去。
124 你让我恶心。
他能给你的我都能给。金钱,地位,还有——GC
125 不要脸了后,我有所向披靡之势!
126 我想这辈子从来没认识过展寒阳你办的到吗?
127 我受伤了,让飞机返航。
128 你是不是sai,是不是sai!
129 你别哭了,很烦!
130 玩可以,可别玩过火
131 好饿啊
132 姨姨,您脸红了。
133 阳光加上微笑等于生命。
134 欢迎回家
134 方小冉,天底下哪有这么美的事?
135 再擦枪我可不客气了。
137 没错,上面的人是我。
138 我有正事,我要去求取真经。
139 要不您把我阉了吧,我要命不要JB。
140 老板娘,你不是被绑架了吗?
141 饿死我了
142 给你心里添堵了,不过我不会有歉意的。
143 比我们结婚哪天,稍稍差一点的漂亮。
144 这女人的皮肤真是百年难得一见。
145 不管发生多少事,那是你的亲生女儿!
146 他妈的谁让我爱你呢。
147 你赢了,我认命
《半婚主义》第·2·卷
101 小格格
102 我帮你剜了那颗痣,剔除她一身反骨。
103 好啊,我无所谓,你们高兴就好。
104 再做下去就是恶梦了……
104 你重婚了你知道吗?
106 展寒阳,我死也不要和你在一起。
107 我听你的。
108 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109 这场景似曾相识
110 快报警,要出人命!
《半婚主义》第·3·卷
111 我想艳遇是真的
112 方小冉,好久不见。
113 我不能像只老鼠一样躲一辈子
114 落花有意,流水带情
115 变成蝴蝶飞走了
116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117 身为一件仿版,我高看自己了
118 方小冉被我绑架了
119 Happy birthday
120 拯救了整个宇宙的女人
121 签字
122 信吗
123 你能不能别在我脑子里走来走去。
124 你让我恶心。
他能给你的我都能给。金钱,地位,还有——GC
125 不要脸了后,我有所向披靡之势!
126 我想这辈子从来没认识过展寒阳你办的到吗?
127 我受伤了,让飞机返航。
128 你是不是sai,是不是sai!
129 你别哭了,很烦!
130 玩可以,可别玩过火
131 好饿啊
132 姨姨,您脸红了。
133 阳光加上微笑等于生命。
134 欢迎回家
134 方小冉,天底下哪有这么美的事?
135 再擦枪我可不客气了。
137 没错,上面的人是我。
138 我有正事,我要去求取真经。
139 要不您把我阉了吧,我要命不要JB。
140 老板娘,你不是被绑架了吗?
141 饿死我了
142 给你心里添堵了,不过我不会有歉意的。
143 比我们结婚哪天,稍稍差一点的漂亮。
144 这女人的皮肤真是百年难得一见。
145 不管发生多少事,那是你的亲生女儿!
146 他妈的谁让我爱你呢。
147 你赢了,我认命
176 我送你份礼物,你一定会喜欢。
149 千年王八万年龟,余扬头上一片绿。
150 你到底有没有当我是你丈夫。
151 小冉,看我今天给你出口恶气!
152 我逼疯了你,你逼疯了我,多他妈的完美!
153 会开飞机吗?
154 你为什么要吃兔兔,兔兔那么可爱。
155 和江泽好好过日子吧。
155 一日夫妻百日嗯嗯嗯
156 从前是,以后也是。生前是,死后还是。
157 好困啊
158 逝
159 我就想过个节,555
160 如一把刀,强势插进我生活,不走了
161 你就是一个替身。
162 好饿
163 标题凑合下吧
大结局 键盘娃请出来直播吃键盘!!谢谢
小说推荐
《明星魔术师》(特别宅哥)
《风流斗冤家》(湛亮)
《锦绣遗香》(别离客)
《最强神将系统》(啖笔狂歌)
《都市超级英雄》(夭七)
《弹指歌》(二踢脚)
《重生之神级慈善家》(鹤笔稚)
《锦绣倾城》(白雨燕)
《学习管家》(唐旭明)
《无望人》(木易二泉)
《半缘修道》(花懒)
《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蠢蠢凡愚QD)
《都市符咒大师》(龍歾)
《玻璃女孩琉璃心》(墨染晴丿空)
《请不要叫我皇子》(萧瑟清冷)
《成精了!我的键盘女友》(李拜天)
《雨刺》(有雨自天上来)
《独孤大小姐》(冰莲子)
《那些最终消逝的网事》(水精盘15)
《混血总裁有点酷:带球娇妻休想逃》(初子卿)
《日暮倚修竹》(日暮倚修竹)
《仙界代购员》(迷途的幻想乡)
《只要小孩不要爱》(嘉恩)
《未来图》(年鉴)
《缘来天注定》(亮亮金晶)
《快穿女配要上位》(今知)
《大明小婢》(沐非)
《禁忌之恋之星空思空》(Summer凌汐)
《永恒天书》(影图腾)
《道基》(影·魔)
《青离颂》(陆乙)
《荒龙之神》(不起窝)
《查理九世之追忆》(流年雨陌)
《漫威熊孩子》(海伯伦的君主)
《武欲劫》(贝胖)
《月夜启剑录》(昭向意)
《大混蛋的归顺》(无聊的腐烂)
《茅山之魔王道长》(育在雕琢0)
《流转时空》(我棵木心木)
《目标是元素法师》(绯夜泠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