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魔鬼的月光舞曲》 > 最新章节

《魔鬼的月光舞曲》

魔鬼的月光舞曲封面

作    者:阿蛮

最后更新:2015/5/28 21:20:42

下    载:( 《魔鬼的月光舞曲》全文TXT打包下载)

...

《魔鬼的月光舞曲》最新章节: 第九章

    更多言情小说,。     为了找出月光图,邹妍无视一身的褴褛,急忙在行宫里奔走。     邹妍所到之处,碰到的皆是略带敌意的女仆,她们一瞧见她马上往两旁撒开,纷纷视她如不洁之物。     她疾步奔跑,不愿去多想,目前唯一要务是找出月光图。但是她对这幢行宫毫不了解,要将真的月光图翻找出来,不啻像是在大海里捞针一般。     而现在,她甚至已慌到无法找到回房的路,她在一楼大殿打转,仰望四面如出一辙的壁画与雕栋,她心急如焚地想找人问,但是她们都挨在墙角或圆柱边躲着她。     邹妍被这些胆小的女人气得跺脚,猛然拔腿一路往三楼奔了去,打算一扇门接着一扇门地试试看。但仅东翼的房间算来就有二十多个,若那幅画是在阿玛济德的房里倒好办,若不是的话,即使找上一天一夜都可能徒劳无功。想到这里,邹妍的泪水再度夺眶而出,而她也登上了三楼。她正犹豫着该往哪边找起时,一阵小女孩的声音从远远的走廊传来。     邹妍眼睛一亮,看到津美莎在二十公尺外对她招手,她心喜若狂地奔上前,脱口就道“我要找月光的画……”     “我知道,它在阿玛济德的房里,你随我来就是。”小女孩牵起邹妍的手领着她跑。     不一会儿,她们便在邹妍熟悉的房前停了下来。推门而入后,律美莎直接跳上大床,扯开厚重的床罩,从中抽出一张泛黄的长画,兴奋地摊给她看。“哪,这就是你需要的东西!”     邹妍上前再次审视月光美丽的容颜,心一狠,取过画将它对折,拎着画轴说:     “我需要火!哪边可以让我烧了这玩意?”     “厨房啊!那里有烤肉的大灶。跟我来吧!”     “我没时间……”     “跟我来就是了!”律美莎抓起邹妍的手,开始与时间竞跑。     不知过了多久,当邹妍的视觉已渐模糊,肺部也快爆裂炸开之时,律美莎在一扇大铁门前煞住了脚。她拖着气喘吁吁的邹妍跨入蒸气与油烟四散的大膳堂,一路朝十个大锅炉奔近。     律美莎面对十个炉子,拿不定主意。“这么多炉子,该用哪一个烧好?”     邹妍因她奠真而翻个白眼。“哪一个都好,只要有火就行。”     “嗯!火大一点可能痛得比较不久吧!”小女孩说完,便往中间最大的炉子前一站说:“哪!你丢吧!”     邹妍点点头,二话不说便将画掷入熊熊火焰之中。大火首先侵袭画中人的裙摆,将它烧成焦褐。     很奇怪地,邹妍不忍目睹这场“火葬”,她转身拉着小女孩就要往外走,但是律美莎站在那儿不动,甩开邹妍的手后,抖着稚嫩的声音说:“你先回广场吧!阿玛济德需要你,而我,要确定它烧到寸纸不留才能走。”     邹妍不了解律美莎心里在想什么,只能顺从她的意思走出膳当。完成阿里交代的任务后,她的身体顿时虚脱无力。     由于邹妍根本无暇看表,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十分钟之内完成仕务,想到这里,她的神经又倏地绷紧,再次加快脚步通过膳堂的长廊,循着光亮与嘈杂的人声走了过去。她强烈地感觉到,广场就在眼前不远处,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她拔腿往前冲去。     可惜就差几步的距离,一阵清脆的枪声响起,邹妍仿佛被吓着似地定在原地,她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但是理智告诉她,她必须面对一切!     于是她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到广场的入口,当她从矮石阶上侧然俯视一群人正蹲在地上费力地拉着阿玛济德一动也不动的身子时,目光瞬转成黯,她觉得泪水再度迷蒙了她的眼,她全部的情愫在瞬间都溶成了伤心泪水。     这辈子邹妍还没在一天之内泪洒三次过,而现在她却想大哭第四回合,她同时希望自己能即刻昏过去,以便逃避残酷的事实,无奈,她却没法称心如意。     或许真如阿里所说,她是冷酷的伤人,也伤自己!     思及此,她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两腿在眨眼间飞奔起来,往混乱的广场冲了过去。     在她跑向阿里的这段距离中,有好多人尝试要抓住她,但都被她成功地闪开了。     数十秒后,她停在阿里面前,连喘口气歇息一下都不肯,上前奋力赏阿里两记耳光,气极地捶着他,嘴里无意识地嚷道:“你杀了他!你杀了他!你何不也杀了我!你做做好事也杀了我吧!”     吉夏与沙乌岱对看了一眼,对她斗胆当着男人的面发飙的毛病有点无奈地摇摇头。最后是大腿受了伤的沙乌岱被吵得受不了,才说:“阿里,我看你就成全她,补她一枪吧!有事我来担。”     阿里面无表情地再次掏出枪,无视发了狂的邹妍送上来的拳头,铁下心朝着邹妍的腹部扣下了板机。     意识崩溃的邹妍根本没有痛的感觉,她还是使尽力气攻击阿里,三秒过后,她觉得全身虚脱地颠了数步,如千斤般重的头失去方向感,转了一圈后,软软地跌坐在自己的脚跟上,慢慢睡了过去。     吉夏试探性地伸出右脚,略碰一下邹妍的小腿,确定麻醉药效真的发挥后,三个大男人才重重地松了一口气,三双浓眉微微扬起,来回盯着横躺在地上的阿玛挤德与伏着的邹妍。     半晌,沙乌岱面有菜色地评道:“我真是同情阿玛济德,希望他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吉夏也是遗憾地摇了摇头,“就是啊!这么美的人,竟然隐藏这么烈的性子!     老实说,我若是阿玛济德,铁定应付不来。或许让巴克凑上一脚吧!”     沙乌岱回头瞪了吉夏一眼,不敢领教地说:“池水才刚平没多久,你别再去搅动了。更何况,巴克有他的路要走。”     话毕,他静静地环顾四周,在心里喊着巴克的名字,谢谢他在冥冥之中保住了阿玛济德的命。当然,还有那一道他们等候已久的白光!     ☆☆☆     一轮金阳斜挂在行宫东翼上,把整座行宫的屋顶照得艳丽斑斓。阳光普照的荣景把两天前的阴霾全部驱离了。     行宫内的仆人与侍卫依旧是忙碌地各司其职,所不同的是,大家的脸上都挂着欣慰的笑容,争相走告,传送佳音——昏睡了将近八个小时的阿玛济德王子终于醒了!但是,他们的欢乐并没有超过一个小时,因为醒过来的王子脾气比以前更暴躁了!     他甚至扬言要狠狠修理阿里一顿!而这一切的原因都出在……     “阿里!你是把她当成非洲象了是不是?你到底给她打了多少西西的麻醉药?”     阿玛济德一脸青髭,全身上下只着了一件裤子来回在大床边走着,发完飙后他忍不住蹲下身,伸出大手紧紧握住沉睡不醒的邹妍,痴痴地望着她素净的面颊。     阿里微低下头,不敢顶撞一句。     吉夏则是在和沙乌岱互望一眼后,从中扮演和事佬。“阿玛!这样责怪阿里真是没道理。你能活过来,他是大功臣啊!”     “我知道他是大功臣,也会加倍偿还这份恩情。但是我现在要计较的是,面对一个弱女子,他有必要将药下得那么重吗?”     “麻醉枪的剂量是依你个人的身体状况调配出来的,若不是事出有因,我们绝对不会动她一根寒毛。对不对,沙乌岱?”     半天都没发表意见的沙乌岱看了吉夏一眼,才莫可奈何地附和。“是啊,相信我们,当她以为你挂掉时,猛然发飙的样子,绝对不是一名弱女子所有。倘若阿里没照我的意思做的话,躺在地上的人会是我们三个了。你才刚恢复过来,别操蝎多,她会醒过来的,只是晚一点罢了。”说着他旋即换上一副凝重的表情,要求道:     “现在,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和你到走廊上谈谈那晚发生的事。”     阿玛济德缓缓点头,将邹妍的手放进薄毯子里,起身跟着沙乌岱跨出房门。     两人一出了卧室,沙乌岱直截了当地说:“现在就我们两个,杰麦的事已明朗化,咱们先搁一边不谈。你告诉我,巴克的事你到底记得多少?”     阿玛济德的眼神一黯,简短地回答:“不多。”     “别再装下去了!你到底还要瞒我们多久?你很早就知道巴克缠着你了,是不是?你为什么不试着跟巴克说当年推他入池的人是我?为什么不叫他来找我算帐?”     “沙乌岱,你被杰麦搞昏头了!我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些什么!”阿玛济德说着转身欲返回房里。但被沙乌岱拉住了。     “少跟我装胡涂,我要知道你和巴克的协议!现在看着我,你是不是曾答应过他一命抵一命?”     阿玛济德神情笃定,“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协议,因为巴克从未跟我沟通过。”     “但你感觉得到他的存在,是不是?”     “没错。只是我没料到后面竟会冒出一个杰麦来!不过好在杰麦已经走了,我惹出来的祸会自己扛下来。”阿玛济德不愿再谈这件事,直接揪出个的话题当挡箭牌。“沙乌岱,你准备什么时候逮捕我?”     “什么?”沙乌岱顿觉荒谬。“你又在扯什么鬼?”     “我看过报纸了,本人曾当着众人的面持枪要挟你,如果你因为私情而不惩罚我的话,日后的麻烦就多了。”     “你这是什么鬼话!”沙乌岱气得发枓,“我们都知道这不是你能控制的。”     “但是民众不知道,消息传到他们耳里,只会变成一件不可磨灭的事实——那就止我用枪抵着你的脖子,竟还能逍遥法外!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你如果不依法逮捕我,下次要杀你的人可能就是村夫愚妇了。”     “我不能和你对簿公堂。”沙乌岱大手一挥,拒绝了。     “你非得如此做不可,你要在法官面前怎么说我好话是你家的事,但是不把我关上几年的话,你永远没办法教人信服。”     “你疯了吗?别再跟我玩‘是我砍了樱桃树’的把戏!就算你不顾自己,也得先想到那个女孩吧!她虽然睥气大,但是很在乎你。你一入狱,是要她守活寡吗?”     阿玛济德闻言将眉一挑,固执地反问:“我有说过要娶她的话吗?更何况她早有未婚夫了,等她清醒过来,我立刻把她送回国。”     “阿玛济德,你好歹先问问她的意思。”     阿玛济德想了一下,又改变了主意。“算了,干脆今天就行动吧!你如果真想帮我的忙,就趁她还没清醒前,找个管道,弄架客机载她走吧!”     “阿玛济德,我不会帮你的。”     “喔!最好别跟她提我的事了。”阿玛济德自顾自地说。     “你放心好了,我绝对会跟她提的。”沙乌岱气愤地拒绝了。     “还有,你得帮我调查那个走狗运的家伙到底配不配得上她,如果不配的话……”阿玛济德说到这儿,再也无法强颜欢笑了,他背靠着墙蹲在门边,强忍着鼻水无奈的说:“沙乌岱,我不能不送她走,因为我是一个不完整的人。更何况我不能抛弃巴克,他也有七情六欲,也有喜怒哀乐,也会想谈个恋爱什么的,一年之中他只借我的身子玩个十几天,我不能因为找到自己所要的,就弃他于不顾。”     “你为什么不等她醒来,跟她解释清楚呢?也许她会谅解你的苦处,包容你日后的行为。再说,入境随俗,她必须接受我们国家的风俗习惯。”     “不可能的,这么做不啻把一条淡水鱼丢到大海里去养,要它活着根本是妄想。     反正日子一久,她就会将这些事淡忘掉。”     “我看你是在自欺欺人,先想想你自己是不是办得到。”     “老哥,我自小就没麻烦过你,今天你就答应帮我这个忙吧!”     “好吧!我现在就派人去张罗,不过,你可不要后悔。”     于是,当天正午,尚未恢复意识的邹妍在阿里与古夏的陪同下,被大批人员抬上了飞机,送行人员中,独缺阿玛济德。     坐在机位上的吉夏频频跟阿里抱怨,臭骂阿玛济德是大混蛋。而一旁的阿里则兀自戴上眼罩,在他的心中深藏了一股遗憾,因为他的王子放弃了亲吻公主的权利,这个童话故事怎么说都不完美。     他会想愈气,愈想愈不甘愿,终于他这个昂藏七尺的男子汉竟然把眼罩都哭湿了。     最后,他猛地扯开了眼罩,转头对吉夏说:“三王子,你的文笔比较好,我们把这些经过写下来,让邹小姐一目了然!”     “但是阿玛说不用跟她解释的。”     “他是说不用,但没说不准吧!”     “咦!说得也对!好,好,好,差人拿纸笔给我,我非写到让她感动得掉泪不可!”     七个小时后,半躺在飞机长椅上的邹妍将十张纸从眼前挪了开来,她早已哭不出泪水的眼睛缓缓扫过一脸期待的吉夏和阿里后,摇了摇头说:“我不想折回去求他,请你们还是照他的意思送我回国吧。不过,他若有什么消息的话,请你们务必要告诉我。”     ☆☆☆     五个月后。     回复平静的邹妍带着平常心,戴着一副平光大眼镜跨进办公室。她来到自己的位子前看到桌上放了一份快递,打开信封,一看之下,道是一份阿拉伯报!     她缓缓地将它搁到一旁,再去泡一杯妈妈速体健回到座位后,拿出昨天未完成的工作继续办公,一直到午休吃饭时,她才翻开那份报纸。     小林拿了一块生日蛋糕放在她桌边,刚要转身,眼角余光瞄到头版上的人物照,不禁吹了一声口哨。     “哇塞!这个帅哥是谁啊?真是有个性!邹妍,你在看什么报?耶,阿拉伯文,我一个字也看不懂。喂,你赶快告诉我,这是哪一号人物?”     “喔!他……报上说他是巴林的王子。”     “王子!天,世界上真有这么帅的王子啊!那你赶快看,再告诉我上面写些什么。”     邹妍扶了一下额头,摊开报纸,要自己打起精神。     “报上说五个月前他因为试图伤害其兄未遂遭到逮捕,该国最高法院已判定他一年六个月的有期徒刑,服刑完毕后,再放逐海外三年。”     “什么?他看来文质彬彬的,也会造反作乱啊!真是看不出来耶。不过没关系,你看完报纸后,可不可以让我剪下他的照片?”     小林才刚说完话,邹妍毫不犹豫地撕下那半页报纸,往旁一递,“拿去吧!”     “哇!太棒了!看来我搜集的帅哥排行榜又得大幅调动了。对了,邹妍,你等一下去台大做产检时,可不可以顺道帮我把这些单据送去健保局?哪,这是车资。”     “你省着吧!反正有人要来载我,要不是顺路,我一定跟你说不。”     “谁啊?姓石的吗?”     邹妍轻笑了起来,“不是,是我未婚夫。”     “好啊!原来你早就跟人跑了,害我老是为你穷紧张。你这个人好过分,保密工夫做得这么严密,竟连他的面也不让我们见。”     “对不起嘛!我没提他是因为他人在国外,现在他总算回国了。”     “那我们什么时候喝你的喜酒啊?”     “我们还在试婚期,也许等小孩生来出来再说吧!”     “看不出来,你的观念这么新潮。”小林崇拜有加地看着邹妍。     邹妍闻言,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她觉得自己很幸运,公司里的人没有因为她未婚怀子就否决掉她,更令她惊讶的是,连她的老板都迷信胎教这回事,在她面前抱怨别家公司时,连粗话都绝口了。     她收拾好东西后,搭电梯下楼。     身着牛仔裤的牟定中坐在机车上,静静地眺望着远方。     邹妍打量他豪气万千的模样,发现她的心中已不再激荡,而眼神沉郁的牟定中也不是真的在等她,那个“她”应该是相当特殊的女孩子吧!     “嗨!我来了!又在找漂亮的女孩子吗?”     牟定中转头看了她一眼,“眼前就有一位,何必找呢?”难得他肯说句中听的话,但瞥见她穿着裙子时,又忍不住粗声批评:“明明知道要坐机车,你干嘛又穿长裙啊!”     “是宽裙啦!又不是不能跨坐!”     “很难看耶!”     “那你换四轮的开嘛!”     “那还得等这辆铁马挂了再说。”他僵着臭脸拍了拍车头。     邹妍见状忍不住噗哧一笑。“我看我们永远都只能当未婚夫妻了。”     “咦,我可是跟你求过婚了哦,这回是你大小姐不肯下嫁我的。”     “那是因为你只想当两个宝宝的爸爸。就没见过你这种人,怕结婚却爱当人家的爹。”     “错,我只是想优先知道孩子的爹长得什么模样罢了,这样我好去整容,以免孩子不认我。”     “你不怕我生出妖怪来啊!”     牟定中莫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如果你真有本事生出妖怪来的话,那我只好认裁了。了,带球走的姑娘,上马吧!”     邹妍长脚一跨坐上机车后座。“做完产检后,陪我去找房子吧!”     “行!但是你不嫁我,却要独自搬出来住,这样可以吗?”     “我老弟说若有问题他会解决。倒是你,没被牟伯伯骂吧?”     “可惨哩!他劈头就指责我不是男子汉,有种逃婚,却没种娶你。你可把我害惨了。”     “你活该!这是你欠我的。”邹妍一点都不同情他。但她内心深处却默默地感谢牟定中当年没娶她。     虽然她现在孤单一人,却倍感窝心;她拥有全世界最好的两个男人,一个朋友,一个爱人,于是,她将脸颊贴靠在牟定中的风衣上,流下了幸福的眼泪。     ☆☆☆     半年后,当邹妍两个活泼好动的男宝宝长出八颗乳牙时……     邹妍抓着淘气的老大强迫他趴着接受处罚,小的则坐在地上号啕大哭。这时,门铃突然响了起来,头发被儿子拉得像稻草的邹妍叹了一口气,将他们抱进玩具床里,让他们爬个过瘾,匆匆前去应门。     当她打开门,突然被眼前身形高大的汉子吓傻了,定眼一看,竟是阿里!     阿里露出难得见的微笑,“嗨,邹小姐,好久不见了。”     “你……你怎么找到我的?”她说着踮起脚尖,想看看阿里身后是否有人,但阿里是单独前来。     “只要肯花点心思,结果是必然的。”     邹妍愣了一下,才傻傻地问道:“他好吗?我是说大家都好吗?”     “都很好,沙乌岱王子年前终于做爸爸了,虽然是个女孩,但仍让他乐上了天;吉夏王子还是像只花蝴蝶一样;至于殿下嘛……”     “他怎样?老毛病还是定期发作吗?”     “没有,那件事过后,他就没再犯了。照沙乌岱王子的说法是巴克王子大概想通了。”     “那律美莎呢?”     “谁是律芙莎?”阿里愣了一下,反问。     “老么啊!阿玛济德的七妹啊!”     “殿下只有六个妹妹,而且没有叫律美莎的。”     邹妍倏地沉默下来,心里怀疑,莫非当年她是见鬼了?她努力回忆往事,但是记忆却是模糊,她只能随口问:“就只有你来吗?”     阿里迟疑了一下才说:“算是吧!‘他’请我先来提醒你一件事,你曾答应同他参观清真寺的,现在他终于有空了,但就不知道你肯不肯赏光?”     邹妍激动得双手掩住唇,两滴泪珠滑落面颇。她奋力上前拥住了阿里,害阿里不好意思地僵在那儿。     突然,一个男中音响了起来,“唉!我的好小姐,你一兴奋起来老是抱着阿里哭笑的习惯,可得戒掉才是。”     邹妍的呜咽声瞬闻吞回喉里,她缓慢地倾斜身子,大眼越过阿里,偷偷地瞄着前方说话的人。     阿玛济德穿着一件黑厚的外套慢慢地爬上了阶梯,他的脸上挂着温柔的微笑,金眸闪地看着她,这让她不由得放声大哭了起来。     阿玛济德赶忙上楼,从阿里的手中接过哭得不能自己的邹妍,轻轻哄她入怀,半带调戏地说:“你不高兴看到我,是不是?”     邹妍急忙摇头又点头,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将他的外套翻领弄得黏呼呼的。     “那就随我下楼吧,我们不妨从贵国的清真寺开始入门。”     邹妍又摇了摇头。     “喔!你不要?”     她更加用力地摇了摇头。     这下阿玛济德可搞不懂她的意思了。“求求你,说句话吧!”     邹妍低垂着头,欲言又止,最后轻跺一下脚,转身强拉阿玛侪德踏进玩具散成一地的房间,食指一抬,往互相拉扯头发的小怪魔双胞胎比了过去。     阿玛济德睁大了眼,定在那儿一动也不动地看着神似自己的两个小缩影,半晌才讷讷地说:“现在我懂你的意思了!”     站在门外探头的阿里见了此景,高兴地笑咧了嘴,非常得意。     他认为他的王子当初拒吻睡美人,不是不爱她,而是爱她至深,不想趁人之危,干那种偷吃豆腐的事吧!

《魔鬼的月光舞曲》正文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小说推荐
《淘尽天下》(枯水井)
《天冰洛月》(蓝韵馨月)
《反套路者联盟》(云中道姑)
《进击斗罗界》(三天孤独)
《剑帝降临》(血夜小三)
《仙道我独行》(任江流)
《杀戮通天》(暴力兔子)
《情门半开》(猫之影)
《灵威诸天传说》(神秘小怪)
《要娶妈咪,先给钱》(冷夜馨)
《守望之寺》(寺水寒)
《万岁之前》(想养一只脑斧)
《神农小村医》(东郊府尹)
《火爆兵王在都市》(大海无量)
《百晓生江湖小纪》(一二只)
《四个字》(苏粤)
《我在整合运动当长官的日子》(带荆棘鸟)
《一柄残剑》(午夜斩首)
《古树旋律》(Deemo)
《退婚大作战》(笑依然)
《他的宝贝儿可甜可甜了》(佬疯子)
《终极大脑》(百笑)
《Mr僵尸》(佛手老三)
《长生之谜----泾阳古墓群》(五味老树_酷匠网)
《星辰不及你的梦》(留逸辰)
《明辉净月无》(明辉净月无)
《山村神医》(遗忘之名)
《神荒龙帝》(妖月夜)
《撞到的幸福》(慵懒的猫咪)
《绝卿尘》(蜉生印若梦)
《妖闻默示录》(月夜观雪)
《色遍天下》(小鱼大心)
《羽篁》(度罗门)
《快穿之男主他总黑化》(权漫)
《三生》(水夜)
《骨与血之歌》(风雨岚山)
《此生一世安好》(彼交匪敖)
《一世宗师》(ko天狼)
《花痴王妃穿越来》(星点)
《伪钞帝国》(巡洋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