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落羽》 > 最新章节

《落羽》

落羽封面

作    者:鬼符三通

最后更新:2016/1/23 4:55:05

下    载:( 《落羽》全文TXT打包下载)

在传说之地的奇异凶兽手下救出的神秘少年,阴差阳错的火灵之体,他真的是废物?不,他注定会是这块大陆的传奇。 ...

《落羽》最新章节: 第六章 劫数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一直到次日中午,韩灵子才悠悠转醒,一睁眼就看见了熟悉的陈设,知道自己已经回到了静海宫。     “师父,你终于醒了,你又睡了一天了,快急死我了。”薛琳坐在床头,一副要哭的样子。     “傻孩子,师父这不是没事吗?”韩灵子缓缓的笑道,原来确实没事,韩灵子一笑起来,就感到一阵气血翻涌,肺部好像要炸开一般,剧烈的咳嗽起来,“呜——咳咳——”     “师父,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我,我……”薛琳看着剧烈咳嗽的韩灵子,顿时慌了,坐在床边,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师妹?”屋门突然打开了,一个青衣女子见到躺在床上,剧烈咳嗽的韩灵子,一个健步冲到床边,推开不知道要干什么的薛琳,一把按住了韩灵子,右手凝结一道水灵之力,覆盖在韩灵子的胸前,顿时,韩灵子感到肺部一阵清凉,要炸开的感觉渐渐消失了。     “多谢秦芸师姐。”渐渐缓过气来的韩灵子在薛琳和秦芸师姐的帮助下的靠着床头坐了起来,“要不是师姐及时赶到,我恐怕又要睡一天了。”     “师妹,”秦芸师姐没有理会她的玩笑,反而是用一种责怪的语气说到:“师妹啊,你可是静海宫未来的掌门啊,你瞧瞧你这次下山都干了些什么?”     一说到下山的事,韩灵子的笑容就消失了,取而代之是悲痛与自责。     “师姐,我知道我错了,我不该自以为是,我不该逞能,我不该自大,结果害的杨老先生和洛羽丢了性命,自己也受了重伤,也给师门丢了脸……”     “我不是说这些,”听到韩灵子说了那么多都没提到重点,秦芸忍不住打断了他,“我是说寒魄珠!”     “寒魄珠?”韩灵子奇怪的问:“寒魄珠怎么了?我用它去救人了,有什么不对的吗?”     “你用那样的宝物去救一个凡人?”听到韩灵子说的理直气壮,秦芸也是一阵无奈,“你不知道寒魄珠是何等的宝贝吗?刚才师父听说你用寒魄珠去救人的事,当场震怒,待会儿也许就要来责问了,你还是……”     “师父!”还没等秦芸师姐说完,韩灵子突然恭敬的叫了声师父,一听见韩灵子叫师父,秦芸马上转身,发现明夕子就站在自己身后,也不知道自己刚和韩灵子说的话,师父有没有听到,只能低着头尴尬的站在一边。     “你们都出去吧,替我把门关好。”明夕子威严的声音响起,秦芸如释重负,拉着一旁被明夕子的气势所震慑,愣愣的站在原地的薛琳就出了门,顺手把门关的严严实实。     被拉出门后,薛琳才清醒过来,想到刚才明夕子身上的那股气势,不禁有些担心的问:“秦师伯,刚才那个就是师祖吗?看起来好吓人呐,师父不会有什么事吧?”     “呼——”门外的秦芸长舒一口气,刚才明夕子身上的气势把她也吓了一跳,听到薛琳这么一问,心里也开始有点担心韩灵子,但在薛琳面前还装出轻松的样子,“没事的,师妹是师父最喜欢的弟子,将来是要继承掌门之位的,师父不会难为她的。”     此时屋内只剩下明夕子和韩灵子两人,明夕子看着坐在床上,眼神倔强的韩灵子,叹了一口气,缓缓坐在床边的凳子上,身上可怕的气势也随之消失。     半个时辰后,明夕子一脸怒气的从屋里出来,看见一直守在门口的秦芸和薛琳,低声怒斥道:“你们两个很闲吗?该干嘛干嘛去,让她一个人好好反省一下!”     秦芸不敢违抗,只得拉着万分不情愿的薛琳离开。     傍晚时分,静海宫后山的听涛壁前,聪闻先生正坐在一块巨石上,听着峭壁下的巨浪拍打在巨石上,发出的阵阵涛声。     “惊涛百折,狂浪击石,没想到竟有人能在这涛声中领悟出这样的神奇功法,刘河仙师,你真不愧是千古人杰。”聪闻先生听着涛声,想到了静海宫的开派祖师——刘河仙师,不禁感慨道。     “聪闻先生!”正在听涛怀古的聪闻先生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叫他,回头一看,居然是韩灵子。     韩灵子经过一下午的修养,已经恢复了一些体力,勉强可以下床行走,这就急忙来找聪闻先生。     “韩灵?你怎么来了?受了那么重的伤,应该多休息休息。”看见韩灵子颤颤巍巍的脚步,聪闻先生也是有些担心。     “聪闻先生,”韩灵子倔强的摇了摇头,“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当初是他修道之人当普济天下,现在却又叫我见死不救,这到底是为什么?”     “韩灵,”聪闻先生早已知道了事情的经过,无奈的一笑,“你从小就在山上修道,虽然已近百岁,却未曾入过世俗,所以你不知道,有些话,真的只是说说而已。”     “只是说说而已?”韩灵子瞪大了双眼,紧盯着聪闻先生,“聪闻先生,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什么叫只是说说而已?你是想告诉我,之前师父教我的那些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     韩灵子偏执的像个孩子,或者说,此时她的心智就是个孩子,连一向多智的聪闻先生也有些束手无策,因为她的偏执从大义上来说,是对的,这个无从反驳,谁也不想让别人觉得自己是个道貌岸然的人。     稍稍思忖片刻,聪闻先生叹了一口气,抬头说到:“韩灵,既然到了这个底部,先生就和你说实话吧,你已经应了劫,有些事也没必要再瞒你了。”     “什么?”聪闻先生好像神棍一般的口气唬的韩灵子一愣一愣的。     “韩灵,记不记得我上次来静海宫是什么时候?”     “嗯,是十六年前,我记得那年我正好破入归藏境。”     “没错,八十一岁入归藏,整个大陆也没有几个吧?韩灵,你真是万年难得一遇的天才,要知道静海宫开派祖师,当年近乎大陆无敌的刘河仙师也是九十三岁才入的归藏境界,明夕子当时高兴的不得了,因为静海宫自刘河仙师之后,便没有再出过足以盖代的高手,当初的辉煌,不过是昙花一现,你的出现,给了他巨大的希望,静海宫的有一个辉煌时期,要来临了,所以他当即就立了你为下一代掌门,赐称‘子’,静海宫自第三代祖师之后就只有掌门能称子,你是第一个掌门之外能称子的弟子。”     “可是,没过多久,我就来到了静海宫。原本我的出现让你明夕子非常高兴,徒弟八十一岁入归藏,大名鼎鼎的聪闻先生又驾临,这就是门派重新崛起的征兆啊。可是他不知道,我带来的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我告诉他,你不适合做掌门,因为你是应劫之人,命途有缺,必会遭大劫,虽不至于伤你性命,但会让你遭一段孽缘,此生都会和一个陌生人纠葛不清,对你将来的道路产生巨大的影响。自古以来,一个‘情’字毁人何止千万,多少修士为情所困,终身不得解脱,道途亦不得进。所以明夕子当时吓坏了,许下重酬,请我解救,可惜我也不只如何救你。”     “后来,明夕子想了个办法,不知从何处习的古法,趁你不备,将你的情丝抽出,封在了寒魄珠内,又一再阻止你出山门,日夜教你道德之说,让你远离情爱,专心于道途。原本,这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办法,寒魄珠是师门秘宝,又与你性命交修,寻常修士绝对不会轻易示人,更别说拿去救人了。可他没想到,这个应劫之人偏偏是你。”     “终于,受不了你的多次请求,明夕子答应让你下山历练。从未出过山门的你,受道德之说影响的你,再加上一个中了火毒垂死的少年,这一切巧合之下,你用封着你的情丝的寒魄珠救了那个凡人少年。而明夕子完全没又想到,他多方算计,最终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你的情丝完完全全的绑到了一个凡人少年的身上”     “这……”一串故事讲下来,韩灵子脑中一片混乱。     “如果那个凡人少年真的死了倒还好说,可惜他也是应劫之人,没那么容易死。”     “什么?”听到聪闻先生最后一句话,韩灵子突然激动起来,“聪闻先生,你是说洛羽没死?”     “嗯,”聪闻先生摇头一笑,“他也是应劫之人,挟天机而来,况且还和你有一世孽缘未续,怎么会就这样死了?”     “一世孽缘?”听到这个词,韩灵子突然觉得有些脸红,再想起那天一瞥之下,洛羽俊秀的样子,从未动过情欲之念的她,不知为何竟露出少许小女儿态来,“聪闻先生是说洛羽和我……可他比人家小那么多。”     “嗯?”韩灵子的神态全部被聪闻先生看在眼里,心中一惊,低语道:“韩灵怎么会快就动情?难道寒魄珠已经被化开了?一个凡人怎么会如此可怕?还是说,他不是凡人?”     正在两人各有所思的时候,明夕子突然出现在听涛壁前,看见低头浅笑,面带羞涩的韩灵子,知道她定是动了情欲之念,心中又是一阵怒气。     “韩灵,不是让你在屋内思过吗?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啊?师父,我……”韩灵子正低头胡思乱想,根本没注意到明夕子,听到明夕子威严的声音才反应过来。     “既然你这么喜欢这里,就呆在这儿吧,从今日起,你就在这听涛壁前面壁思过!百年之内,不得外出!”     “百年?凡人一生也不足百年,师父你……”明夕子并未等韩灵子有所辩驳,就拂袖离去。     “明天我就将这里设为禁地,你刚收的那个弟子,就交给你师姐傅欣调教,你就安心在这里面壁,谁也不得探视。聪闻先生,火罗使者已经走了,您也该启程吧?一个外人就这么待在我派禁地,传出去很没面子的。”明夕子的声音远远传来,听涛壁前的二人都是一愣。     “禁地?”韩灵子低头望着自己的膝盖,眼角的泪水划过,“师父,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明夕子,有必要做的这么绝吗?”聪闻先生在大陆上久负盛名,每到一派,都受到热烈欢迎,被人这样赶走,还是第一次,“算了,韩灵,看样子我是非走不可了了,你多保重。”     “呵,”韩灵子突然抬起头,眼角的泪痕还没有擦掉,嘴角却微微上扬,“聪闻先生,你能告诉我,他,现在在哪儿吗?”     “他?”聪闻先生怔了怔,“你是说洛羽?”     “嗯。”韩灵子微微点头,擦去了眼角的泪水,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此刻,韩灵子的情丝已经完全融进洛羽的体内,几乎没有过什么接触的两个人就这样定了情。     “惭愧,惭愧,”聪闻先生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应天命而生,挟天机而来,如今又已应了劫数,我能力浅薄,看不到他在何处,不过你放心,他的命途自有天佑,不会那么容易就死的。”     “那,我和他,何时能在相见?”韩灵子又问道。     “这,我也不知,”聪闻先生又是无奈,“但既是天命,他必定会和你再次相遇。而且,他也肯定会走上道途,有天命助道,他的修行速度,肯定不会比你慢,你们下次见面时,怕是要他保护你了。”     “是吗?”韩灵子一低头,仿佛就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背影挡在自己面前,脸上浮出了两朵红云,“其实这样也不错。”     聪闻先生一声沉浸于道术,观星象,问天命,未曾经历过男女之事,看见韩灵子的此时的神态,心中大为奇怪,“这女娃到底怎么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www.zhulang.com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落羽》正文
第一章 商队
第二章 火毒
第三章 洛羽
第四章 沙匪
第五章 阴城
第六章 劫数
小说推荐
《一不小心就超神了》(诡雾行者)
《轮回一剑》(九尘空)
《妖倾天下:腹黑三小姐》(染流年w玥)
《绝品狂少混花都》(九头虫)
《异世丹厨》(罗败家子)
《我爱你丰城不换》(初引那凉)
《穿越之前世与你有缘》(朱无忧)
《九域昆仑》(我为书呆子)
《自由天使:殇雨战神录》(影子伴侣)
《兵不艳诈》(天界闲人)
《查理九世之妖族崛起》(雪莺使者)
《浅城忆》(兮畔)
《女配养娃记》(繁玉)
《风金鳞云》(风金鳞云)
《恩将宠报》(子盾)
《至尊大汉神国》(血狼骑)
《补天帝诀》(一狐之白)
《总裁,重新从心爱你》(五月七日)
《机变乾坤》(月湖星河)
《通职帝圣之都市传说》(指尖微风)
《重生之我为书狂》(天下第一白)
《总裁出没请当心》(胡盻夲)
《遮天道君》(星空上居士)
《王妃不好当啊》(来时晚清)
《武唐第一佞臣》(宝珠道长)
《喵少来袭:娇妻快到碗里来》(桃灼灼)
《全能魔神》(炽热的冰长石)
《月言温玉》(墨燃鱼)
《星辉祖神》(子炑)
《明月明年何处看》(兮子)
《茧破蝶生》(月之心)
《不完美青春》(拔丝妖岭)
《三国牛人附身记》(马可·菠萝)
《诸仙魔君》(君小生)
《乱豪门》(兔眼蓝莓)
《纸鸢》(嫿姝)
《相见无期》(琵琶语)
《生生世世的爱恋》(纯情小宝)
《镜花水月之孽海晴天》(默雅)
《自控力》(凯利麦格尼格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