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逆择》 > 最新章节

《逆择》

逆择封面

作    者:皓玉

最后更新:2016/1/23 4:51:32

下    载:( 《逆择》全文TXT打包下载)

“二日凌空,天启临世!”    靖天之役,逊帝殉国,逊帝太子无踪。    天魔一族觊觎人间,以无上魔阵压制人间真龙复甦。    乡村少年,资质有异,难以修行,卷入秘宝纷争,身陷皇权争斗,凭西方修炼术贯通东方修行法,向绝世强者进发,直面太虚逆择!为大局无视挚友生死?为人间放弃挚爱?为苍生罔顾至亲?突破天道囹圄,逆天奋战!  &... ...

《逆择》最新章节: 第9回 莺翠楼,箫声震西南

【第九回】莺翠楼,箫声震西南     萧墨,大牛与小黑三人,满怀希望地前去盘河城道门所在清虚观接受启智,此刻离去已是另一番心情,三人均未能通过,此时自然没有了方才来时的嬉笑打闹。萧墨虽然未至于如大牛那般把失望全挂在脸上,但也是面无表情,衹有小黑倒是一副无所谓的脸面,大踏步地往前走。     离开清虚观,大牛懊恼地叹了一口气,挠着头说,“唉,难怪我爹和叔伯们都不愿提当年启智的事,看来今后衹有死心随我家三叔打猎了。”     萧墨没有作声,转身望了清虚观一眼,心中却想,若是自己如大牛那般,有着三窍能通,哪怕道门不肯冒险替自己启智,自己却恐怕是说什么也要继续想办法的,而现在却是被告知一窍难寻,莫非真的要就此死心?     这时只听小黑说,“反正这启智也没什么好玩的,那么咱们该读书的读书,耕田的耕田,打猎的打猎就是了……”他是一副无所谓的神情,其实启智对他而言,本就是陪着来玩儿的心态。     二人听着那小黑没心没肺的言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心情反而像是放宽了,萧墨也摇着头轻轻地掀起嘴角笑了一笑,“走吧,咱们还要去找小丫丫呢。”     “小墨哥哥,是不是去买光酥饼啊?”小黑这馋虫便衹记得吃的,一边跟上萧墨,一边问道。     “你不是已吃过糖葫芦了吗,那可是给小丫丫的。”     “光酥饼我也想吃嘛……”     “你究竟是不是肚里长了虫子啊?”这句却是大牛问的。     …………     ………………     城南昭阳大街,莺翠楼。     莺翠楼乃是盘河城当中首屈一指的青楼,城中当红花魁十占其四,放眼城中也衹有金风阁方能与其堪堪比肩。虽说盘河城僻处西南一隅,但与名满天下的江南烟花之地相比,这里却是别有一番风情,莺翠楼四大花魁当中,便有一名妖族花魁,可谓名满西南,各地商贾慕名而至的也不在少数。     莺翠楼朱门面南而开,是占地极广的一片院落,东北角落的一处胡同,萧墨三人正望着身前那堵高墙,旁边有扇小门,看来是运送杂物进出的一处后门。     小黑手里拿着一块咬了几口的光酥大饼,口里兀自含糊不清地说道,“为啥咱们就不能从正门进去?”     大牛狠狠地瞥了小黑一眼,“这是青楼,俺家伯娘说不是好地方,俺们进不了!”     萧墨左右看看无人经过胡同,在地上捡了一块小石子,捋起衣袖,捻起脚尖,依稀看得见墙后房舍,把那小石块轻轻朝着高墙之后的一幢小楼上的窗户抛去,“啪”的一声声响,三人连忙蹲下。     “喵,喵,喵呜~”小黑捏着鼻子,学了两短一长的三声猫叫,衹是嘴里还嚼着一口饼,显得怪声怪气的。     三人蹲在那后门旁边,“听说要进青楼,可是要很多银子的,我们没钱。”这时萧墨才回答小黑刚才的问题。     小黑一边啃了一口光酥饼,一边说道,“要不是小墨哥非要还了那二两银子给那臭脸的少爷,咱们不就有钱了吗?”     萧墨与大牛闻言相视一笑,大牛压低了声线说道,“二两?听俺家大伯说,进去喝杯茶水都不够……”     小黑瞪直了眼望向大牛,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要知道二两银子对他来说已经是老大一笔钱了,要想能买多少冰糖葫芦,能买多少光酥饼啊?     小黑正出神地想着,旁边那小门“咿呀”的一声轻轻打开,隔了一会,一个女孩探头出来张望了一下,见了三人,一泓秋水般的一双大眼睛便露出笑意,随即缩回脑袋,蹑手蹑脚地轻轻闪身出来。     “大黑哥哥,你们来了……”那女孩甫出门来,脸上便是乐开了花。这“大黑”却是叫的萧墨,全因当初在村东口的私塾,学写“墨”字时,她却总是把墨字下的“土”,写成了“大”,于是她便一直叫萧墨做“大黑”。     女孩生的如水般玲珑,瓜子脸上嵌着樱桃小嘴,剪水双瞳充满灵秀之气,未到二六年华,比小黑也衹是大着月来,但已看得出是个美人胚子,只是身材瘦小,看着有些单薄。     “小丫丫,这是给妳的……”萧墨拿出刚在市集老张记买的光酥饼,据说老张一家来自南越国,拿手的光酥饼在城中最是出名。     “妳要是还不出来,恐怕就要被小黑那馋虫吃光了。”这时大牛也说道。     “嘿嘿,小黑还是那么馋啊。”小丫丫接过萧墨递来的光酥饼,眼里透着笑意,但却并未立刻就吃。     “我肯定会留给小丫丫的啦……”这时小黑不满地抗议着,也不顾满嘴的饼末乱喷。     这小丫丫原本也是城郊村落好人家的孩儿,本名江小雅。父亲本是农户,偏偏生性好赌,到后来更是荒废农田,衹顾着流连赌坊。初时家中便靠她娘亲下地耕种维持一家生计,最终她娘积劳成疾,一场大病便撒手人寰。但她那嗜赌的爹却死性不改,家中卖的卖当的当,终致家徒四壁,最后为了偿还赌债,竟是把亲生女儿卖了给牙人,辗转之下却被这莺翠楼的**相中是根好苗子,买了回来当丫鬟。     卖进了莺翠楼之后,萧墨他们几个三天两头便进城来探看小丫丫,一是从小青梅竹马一起玩闹长大,终是舍不得。二来也是担心她在青楼这种地方受了委屈,上回听说学琴进度跟不上,便罚了当晚没饭吃,于是这次过来就想着要买点吃的东西给她。     这时四人蹲在墙角,小丫丫一边细细地咬着那光酥饼,一边听小黑眉飞色舞地讲述刚才在清虚观的启智经过。一开始当然衹有小黑在说,因为萧墨与大牛都不是太愿提起。当小黑说到萧墨启智之时漫天的彩光霞气,他都以为萧墨要直接成仙了,不单止小丫丫瞪圆了一双大眼,连带萧墨也是呆呆的望着小黑,皆因当时的异象动静虽大,但萧墨却是闭着眼接受启智,自己反而是一无所知。     但小黑说话向来喜欢夸大,于是萧墨转头望向大牛,哪知这回大牛不单止没有说小黑言过其实,还补充着说其实要比小黑描述的更加神奇。     小黑与大牛一番讲述,小丫丫瞪大眼睛望着萧墨,“大黑哥哥好厉害啊,那现在是不是已经通过启智了?”语气之中难掩欢欣之意。     萧墨对此衹有报以一丝自嘲的惨笑,“我们三人启智都失败了。”     “啊…”小丫丫听了,虽然感到讶异,但却不再多问,自小一起长大,她是知道萧墨究竟有多想修行的,想来现在大黑哥哥一定是很失落吧。     “昨天练舞,小姐赞我有天分呢。”听说他们三人都没有通过启智,小丫丫便不再谈论这个话题,转而说起了自己在莺翠楼的事情。“玉箫姐说了,我将来是要做个清倌人的,如今衹有学好琴技舞技,将来方能出人头地。”     大牛小黑听了,在旁衹是不迭的点头,其实囿于年岁,他们连那清倌人究竟是干什么的,也是弄不太清楚。     “将来你大黑哥是一定要为妳赎身的。”萧墨伸手摸了摸小丫丫的脑袋。     “原想着如果能修行,过几年就去加入猎宝团,那时要给妳赎身,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大牛也接着说道,他始终是三人当中年岁较大的,总是知道这青楼不是什么好地方,“衹是如今恐怕是要安分当个猎户了,也不知什么时候方能攒够给妳赎身的银子。”     一旁的小黑其实也没觉得这莺翠楼有什么不好,祗知道这处地方高墙碧瓦,正门更是气派堂皇,而小丫丫过来后,换了美美的衣裳,再也不用穿满是补丁的粗布衣衫。原本面黄肌瘦的小丫头,这半年来也愈来愈出落得标致起来。但听着萧墨与大牛都说要替小丫丫赎身,觉得自己也不能落下了,于是大力拍着胸脯说道,“我回家耕田,也和你们一起攒银子给小丫丫赎身!”     “耕田?就这点出息了?你还不如去跟麻窝村口的张屠户学宰猪!”大牛还是知道要靠务农攒这赎身银子是有多不靠谱。     “其实莺翠楼这儿也没什么不好,起码不用有一顿没一顿的……”小丫丫笑了笑,低下头来眼眶却是有点湿润了,应是想起了已过世的娘亲。     “是呀,小丫丫以后一定会成为咱们盘河城的花魁榜首,红牌阿姑!”小黑在旁边忽然也附和着嚷嚷道。     “红牌阿姑你个头啊!”没等小黑话音落下,大牛便是一记爆栗打去。     小丫丫掩嘴吃吃地笑着,这景象就如同仍在村东口的私塾一同随夫子唸书,放学后一同嬉戏的日子。     小丫丫小心翼翼地包起半个没吃完的光酥饼,“留着今晚再用,免得一会儿练琴练得不好,又被玉箫姐罚了晚饭。”     小黑捂着被大牛爆了一记的头顶问道,“咱家六姨娘说你们莺翠楼的**金玉箫,号称‘箫声震西南’,小丫丫妳啥时才学会这手绝技,到时候给我们也来一段?”     四人有一茬没一茬地说了几句,小丫丫说到怕被发现又要遭**责罚,临别说好了下次再过来,便急急转身回内里去了。     …………     ………………     清虚观内,碑亭之旁。     散乱的棋子早已有僮子拾掇整齐,陈正和此刻对着棋墩,黑白两色棋子的棋壶皆置于身前,独自摆着棋子,看样子倒有点像是在打谱。     陈正和早已遣退其余少年,只余下唐勇站于身侧不远。唐勇见师兄独自打谱,当然不敢打扰,百无聊赖之下心中却少不得腹诽一番。     陈正和手中并无棋谱,黑子与白子一子接一子交替下于盘中,过得一会儿便停了下来,望着盘中微微点了点头,显然棋局已经摆好,又稍稍凝神思索了一会儿,才向一旁的唐勇招呼道,“唐勇师弟过来看看,刚才那少年的那手棋,却是下于何处?”     唐勇闻言走近棋墩仔细一看,盘中落子形势果然与刚才那本应未完的棋局看着大致差不多。弈棋之道非他所好,虽然略知一二,但要他似这般记得百余子的盘面那是绝无可能,但想来陈正和既然凭记忆重新摆了一次,应该也不会有错就是了。     仔细看了盘面之后,唐勇回忆着萧墨下的那一手,刚才萧墨贸然下子之后虽然令他一时情急弄乱了棋局,但萧墨那一手棋却实在好记,于是唐勇看清之后,便指向棋坪左上角的一处空白位置,“黑,一之四。”     陈正和依言拈起一枚黑子,“啪嗒”着于棋坪左上角,定睛一看盘面,黑子局势当即有豁然开朗之势。     原本盘中局势难明,黑白两色角力争夺,但黑子已隐隐有落于下风之势,但这一子下去却竟令局势登时产生微妙变化,把一片棋子通气盘活,按着眼下这盘面,反而是黑子有领先之势。     陈正和望着棋坪沉思,随后惋惜轻叹,那少年若真有如此弈棋天赋,倘能顺利步入修行之途,说不定还会是个阵法师的好苗子,但如今启智失败,却当真是可惜了。     …………………………     (以下为不计字数部分)     照例是求收藏,求推荐,求评论,以及各种求。     欢迎加入读友群踊跃讨论与建议:211965181(玉弟的读友群)     ;

《逆择》作品相关
写在开更之初
《逆择》平地起惊雷
序章 喋血京都 一
序章 喋血京都 二
第1回 启智少年
第2回 唐家大少
第3回 道门,道观,道僮
第4回 验智碑
第5回 启智五色光
第6回 崩裂!
第7回 观棋不语,落子
第8回 谁欠谁
第9回 莺翠楼,箫声震西南
小说推荐
《阴差阳错做夫妻》(花落春归)
《这真的是武侠吗》(纯黑色乌鸦)
《走向世界尽头》(达米斯奇)
《太古界尊》(墨斗星)
《即使有一颗破碎的心》(骑着三轮去接亲)
《幽幻龙心》(忧楠)
《仇天传说》(独劫)
《极品小道人》(晓翌)
《灵异奇闻怪谈》(孤独小良)
《琴剑风云录》(彭世通)
《异世纵横之星光战士》(沐家大公子)
《最强山寨系统》(深沉的麻罗)
《斗罗大陆之神创者》(血羽凌鬼)
《君踏阡陌行未归》(南斋云)
《伐天战仙》(无上天晨)
《元素维度》(风吹落的枫叶)
《我当巫公的日子》(宴三)
《东洲长战录》(唐楚夏)
《英雄联盟之超越巅峰》(此处)
《医骄》(赤雪)
《彼岸花的国民女神》(沐樱芸)
《妻娇》(苏子画)
《绝代仙侠》(我叫老王)
《狼啸战国》(逆天邪)
《染年凉城似染锦》(酒青柠)
《倔强的刺客》(海辉)
《尘封武剑》(奈落谜砂)
《互撩指南:恋爱高手开课啦!》(李艺柏)
《凡道通神》(君乘)
《盛世田园之辣妻惹不起》(肉嘟嘟的球球)
《笑江湖之拳分天下》(逍遥小贱侠)
《如果我是魂》(乌龙流)
《少年武皇》(娃娃爱笨笨)
《神奇汉字》(皇泥鳅)
《神魔图卷》(山河动)
《嘿你的酒窝》(寒韵流年)
《绿茶贵公子》(绿光)
《快穿之女王生存手册》(莫柚笙歌)
《那一角悲落过秋风》(维以淮)
《我是你始祖大人》(起于苍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