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家囧》 > 最新章节

《家囧》

家囧封面

作    者:胡小云

最后更新:2016/2/19 21:29:17

下    载:( 《家囧》全文TXT打包下载)

小说讲述了21世纪初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的故事。50后父母和80后独生儿子之间存在着巨大的代沟,由此引发了一系列的矛盾冲突,产生了一个个令人捧腹的趣闻囧事。作品是对传统知识分子家庭描写的一个颠覆,虽说斯文扫地,却不大跌眼镜,表现了都市小市民的喜剧风格。    全文一百章,约六十万字。章回体。 ...

《家囧》最新章节: 第二十一章听酒后吐真言My god心痛悔

曾有一家报纸做过一个调查,80后这帮孩子相比较,最难团弄的便是像博闻这类小知识分子:眼高手低,脸薄力浅。心比天高腰难弯,自视清高不会舔。自尊如城墙,自卑影相随。心比玻璃脆,命交大风吹。     话说博闻自没了果果的相扶,真就成了扶不起的阿斗,又在家宅起来。     昌明银月正着急,一天晚上,博闻出去了。     昌明银月正高兴,半夜时分,突然听到一阵山崩地裂般的捶门声。     银月连忙去开门,闻到一股酒气迎面扑来。     只见博闻喝得酩酊大醉,跌跌撞撞,直奔厨房,解开裤子就撒尿。     银月跟进厨房,见他又把尿撒到奶锅里了。     接着博闻踉踉跄跄地从厨房里出来,又哭又笑地嚷着他是大诗人屈原,他穷困潦倒不得志,众人皆醉他独醒:“天苍苍,野茫茫,风吹洪湖浪打浪。欲诉衷肠没地方,只好死在沙滩上!”     说着,又哇地一声吐了起来。     银月赶紧捶背,昌明拿来盆子接着。     等博闻吐完了,两口子又把他扶到卧室里躺下来。     见博闻闭着眼睛,嘴里还在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银月鼻子一酸,眼圈就红了。正难过,突然神经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仔细回味,却是果果两个字。     银月灵机一动,忙提醒昌明,所谓酒后吐真言,还不趁机快听听孩子都说了些什么,也好知道他心里都想了些什么。     昌明对银月的这种行为表示强烈谴责,骂她不像亲妈,倒像个女间谍。说她侵犯个人隐私权,是趁酒打劫。     银月辩解自己这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是为了以后对博闻的教育好有的放矢。     银月悲愤地拷问昌明,她好不容易理智战胜了情感这么一回,其内心痛苦与斗争可想而知,怎么就得不到理解呢?     昌明听到是为了以后对博闻的教育好有的放矢,便默不作声了。     于是两人便以爱的名义守候在博闻身旁,仔细倾听儿子酒后都吐了些什么真言。     却听博闻语无伦次,一会儿说他学的是窄学,谁都瞧不起他。一会儿又说自己坑爹坑妈,对不起他们,说自己是个不孝之子。     听到这里时,银月擦眼抹泪地对昌明道,可见这孩子平时对父母的埋怨都不是心里话,这孩子内心孝顺着,也要强着呢。     接着又听博闻嘟囔着什么师太,什么电梯口,前面几个字,银月也没听清楚。     关于师太,昌明可是一下子就听清了,说是灭绝师太,金庸小说里面的。     昌明是金庸迷。     银月很少看金庸的小说,即使看了也十有八九看不进去。所以便埋怨金庸,写了那么多破武侠,孩子从中小学时就开始受害,就影响学习,想不到直到现在还余毒未消。     正埋怨着,不料博闻的嘴里又蹦出饶了我几个字样。于是银月便又猜测,这灭绝师太不像是古代的那个师太,倒像个当代师太。只是不知道,这孩子到底说谁是灭绝师太呢?     昌明道:“这还用猜嘛,女性、驴性,肯定是说你嘛!”     两人做梦也没想到,灭绝师太说的是果果。     只是那个电梯口令人费解,两人猜了半天也没猜出来。     这时就听博闻已经鼾声如雷了。     接下来好几天,博闻都不说话。     看到儿子这样,银月直抹眼泪,昌明一个劲儿叹气。     为了安抚那两个五0后,博闻终于开口了,说自己是要整顿一下,要思考一下。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听儿子说话了,欢喜得昌明把上帝也请了过来,希望上帝能帮帮他的忙。     银月不明白昌明的用意,说在这个语境中,上帝的这个笑就不是个好笑,是瞧不起咱们人类智慧的笑:“上帝是在说,我早就替你们安排好了,人类你还思考什么?艾麦,你那不是白费脑细胞吗?”银月看着博闻,“艾麦博闻,心动不如行动,我看你还是不要再思考了,赶紧再到人才市场去看看吧!”     “上帝那是在笑人类的智慧吗?上帝那是在笑人类的愚蠢,笑像你这样愚蠢的人类!”博闻不说则罢,一说就顶牛,“你的愚蠢总是那么富有创造力!”     “麦!”     “你麦什么?”博闻紧逼他妈,“妈你知不知道,你一思考,你儿子就发愁,就愁得要哭?”     说完这话,博闻本以为会听到他妈喊艾麦,或者艾牙麦牙,或者艾牙我的麦牙。不料却听到一声Mygod!     博闻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妈把艾牙麦牙换成Mygod了,质问他妈你知道什么叫Mygod?     “我这是配合上帝才这么喊的。艾麦博闻,我希望你不要我一说外语,你就发笑!”银月笑道。     “你妈现在恐怕也就记住了这么个Mygod嘛,这还多亏了那个失恋的男生嘛!”昌明嘿嘿笑着,想把刚刚紧张起来的气氛稀释一些。     如此的神助攻果然把博闻的好奇心吊了起来:“有这么回事,爸?”     “你妈他们学校英语系有个男生失恋受了刺激嘛,每天就对着女生宿舍喊Mygod嘛。所以你妈就记住了这个词嘛。”昌明又是嘿嘿一笑。     “那个人是妈的前男友?”博闻感兴趣地看着他妈。     “熊孩子,胡说些什么?”见博闻心绪大有缓解,银月也高兴起来,呲开少了两颗牙齿的嘴巴,“你妈这辈子就你爸这么唯一一个男友!”     “太OUT了!妈你真不知道,现在找对象都没有处女处男了?你还唯一一个!”     “艾牙麦牙博闻,不是我说你,你这思想开放的!”     “但是你一定是我爸的最后一个。”博闻说着他妈,却看着他爸,“是不是,爸?”     他爸嘿嘿笑着,点点头。     “但我从网上看到,现在这方面又开始收敛了。有的女孩子还提出了保卫贞操的口号。”     说完银月就有些后悔,因为在儿子面前说网的好话了。并且还暴露了自己也经常上网。     其实在银月的潜意识里面,网并不完全是个坏东西。像自己,过去写稿常被领导批评字迹潦草,自从上网写稿后,就再也没有因为这件事情挨批评了。还有查资料等,一打开网,有问必答。     总之,只要能正确使用网,网还是个好东西。     只是儿子们给用坏了。在她看来,儿子们这一代从网上得到的,几乎全是负能量。对于儿子们这一代来说,网就像大烟馆,一旦误入,不可自拔。为此,她还曾组织过一个整版的文章,对网吧进行口诛笔伐,对网瘾的危害进行声讨。     眼见着儿子活泛起来,银月内心的小愿望也跟着活跃起来,只见她扶扶眼镜,然后小心翼翼地对儿子道:“艾麦博闻,你要是不愿意上人才市场,那给那个冯果果打个电话?”     不提果果还好,一提果果,博闻气得半天只憋出一个字:“贱!”     不知是说他妈,还是说果果。     看着儿子往卧室里去的背影,他妈无可奈何地嘀咕了一声:“艾麦,又太监了!”     “你说什么?”博闻收住脚,转过头来。     他妈没作声。     于是博闻确信自己没听错。     知道现在没有太监可当,说了也没人信,便捡那又可信,又能断了他妈那条舌头的狠话放:“你不用着急,过几天我就去当和尚!”     银月正要还嘴,被昌明拦住,拉走。     一碰上难心事,银月马上就会想到她妈金老太太。     因为金老太太那里有宽心丸。     金老太太是谁?     滨海市动物园有一只母老虎一共生了十二只小老虎,动物园开庆功会,授予这只母老虎英雄虎妈妈光荣称号。     金老太太听了这件事情,啧啧不休道,生十二只就成了英雄了,我生的比它还多一只呢!     原来金老太太一共生养过十三个孩子,夭折七个,存活六个。金银月是第一个。也就是老大。     当下银月把博闻要当和尚的事情打电话告诉给她妈金老太太:“艾牙麦牙,博闻想走李叔同的道路!”     “走李叔叔的道儿?他哪个李叔叔呀?”     “什么李叔叔,是李叔同。就是那个长亭外,古道边的作者。艾麦妈,这是诗歌,说了你也不懂!”     金老太太一辈子最怕人家说她文化低:“怎么不懂?作者不就是作家吗?博闻想走作家的道儿,有什么不好?你不就是一辈子都想个当作家吗?你个二百五郎当的!”     “要是想当作家还好了!”银月气急败坏道,“他是想当和尚啊!Mygod!”     “买什么?”     “艾牙麦牙我的妈呀,不是买什么,是Mygod,是英语,你不懂!”     既然是英语,那不懂就不懂。反正金老太太还没碰到像她这个岁数懂英语的老太太。     于是金老太太放过了英语,专攻中文:“怎么样?我说得对不对?你个二百五郎当的,我说你别一天到晚尽弄些神神道道的东西,什么这也不能放,那也不能搁的,你偏不听!”     金老太太把和尚和算命的看风水的混到一起了。     原来银月近期迷上了风水学,把她家的东西全都按风水学上说的摆。说起来她也是个孝女,摆完了自己家,更不忘她妈家,一心要把好运也招到她妈家里去。     金老太太家的碗柜子搁厨房好好的,一辈子也没动过,她去了可倒好,一顿把火把碗柜子搬到了卫生间里,弄得金老太太老两口连拉屎尿尿都没地方了。     还有,金老太太养了一盆茉莉花,本来放在窗台上长得兴兴旺旺的,她非说茉莉花是木本植物,窗框里面放根木,是个困字,硬给她妈搬到了北墙根下。结果因为不见阳光,那盆茉莉花没几天就死了。     最重要的是,金老爷子家一个祖传的尿罐子,也叫她给倒腾碎了。     说起来,这个尿罐子也是一个传奇。当时分地主老财家产时,见它是一个尿罐子,便没人把它当成财产。     到了特殊时期,红卫兵抄家时,见它是一个尿罐子,也没理它。     直至到了改革开放后,尿罐子突然身价倍增,一夜之间成了文物,从床底下一步登天,登上了老金家的五斗柜,成了“柜客。”     银月打破了尿罐子,在全家引起一场大风波:老太太难受得好几天吃不下饭。金老爷子大动肝火。兄弟姊妹们都来埋怨她,尤其是她大弟金银汉,更是怒不可遏。     金银汉是老金家的长子,照规矩这个尿罐子理当传于他。所以早在好几年前,银汉就偷偷把尿罐子拿出去叫人看了,说这个尿罐子是明朝时期的宫廷作品,价值连城。     银汉早就想把这个尿罐子搬到自己家。金老太太也是这个意思。还不止,金老太太还想把自己正住着的房子也让银汉搬回家。     在金老太太的眼里,六个儿女中,四个女儿是泼出去的水,两个儿子是镇家的宝。小儿子金银河大学毕业后去了法国,并且还谈了个法国对象,眼望着这宝是要镇在法国了。而大儿子银汉不但从来没离开过他们滨海市,还为他们家生了个大孙子,也就是长孙。如此,银汉这块宝算是铁板钉钉,钉在家里不动了。     殊料,对银汉和金老太太的想法,金老爷子坚决不同意。     金老爷子有钱人家出身,解放前在北京念过书。     刚解放那会儿,金老爷子家一夜穷得精光。贫农女儿金老太太瞅准机会,如愿以偿嫁给了金老爷子。没过多少日子,又完胜金老爷子,让诗书满腹的金老爷子从被崇拜者变成了崇拜者——崇拜金老太太聪明能干,会处事,能持家,下得了厨房,上得了厅堂。里里外外一把好手。     而那金老爷子则心甘情愿地被金老太太骂了一辈子书呆子。     谁也没想到,书呆子金老爷子竟然早有准备:房子和存款,还有那个尿罐子,老两口不闭眼,没断气,这三件宝,谁也休想动一丝一毫。     于是出现了这样一个局面:金老爷子和金老太太有病,儿女们个个争先恐后地献孝顺。     谁都没想到,咣当一声,尿罐子被银月摔碎了。后来还是银汉拿出去,花了二百块钱给粘了起来。     金老爷子先走。走时再次叮嘱金老太太,房子和存款,还有那个粘补过的尿罐子,不闭眼,没断气,谁也休想动一丝一毫。     金老太太谨遵遗嘱,直到断气后,儿女们才在她的枕头底下发现一封遗书。是金老爷子去世前写好的,房子和存款,还有那个粘补过的尿罐子。     知情的人都说,还是金老爷子厉害,到底是读过书的人。     当然,这都是后话。     眼下金老爷子金老太太都还好好活着。     却听金老太太继续对银月道:“你说你办的这些个郎当事,哪像个有文化的人办的!啧啧啧!”     “艾牙麦牙妈,你说这些干什么?人家急得不行了,你老人家能不能指点一点迷津,说点有用的?”     在金老太太面前,银月的任性不亚于博闻。     金老太太又是一番啧啧啧:“你说啊,念了一顿大学,到头来倒想去当什么和尚郎当了,你说他们老许家这不是断根了吗?”     “艾麦妈,还有我们家这套房子怎么办?再说还有点存款,我都和昌明说好了,还想再买一套房子呢。现在可倒好,没人继承了!”银月心疼不已。     金老太太又是啧啧啧一阵子:“白瞎个孩子了,可惜了郎当了!”     “都怪我,是我引的头!”     然后银月便把博闻如何找工作,她又如何相中冯果果,他们一家人又如何起了个大早,帮着博闻写条幅等等,一五一十跟金老太太说了一遍。     金老太太听完,又是一通啧啧啧:“我说银月啊,你个二百五郎当的!你没听说什么都有根,穷富没有根吗?你听谁说过有一穷穷好几辈子,一富富好几代的?穷呀富呀,还不是一早一晚的郎当事!叫我说,银月啊,你倒霉就倒在嫌贫爱富这些个郎当思想上了!”     银月听了她妈这番话,更加懊悔不已。     金老太太见状,连忙又拿出一个宽心丸:“银月啊,你个二百五郎当的,你也不用想不开,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博闻要是真的去当了和尚郎当的,你就把你那套房子给银汉得了。银汉现在一家三口挤在那么一间小房子里,你把房子给他正好,到时就叫他儿子养活你!啧啧啧!”     “Mygod!”     “你又买什么?你打碎的那个尿罐子,你知不知道能买多少套房子?”提起尿罐子,金老太太心疼得直啧啧。     这次银月在她妈金老太太那里,不但没得到宽心丸,还生生添了堵。     看着天天出去忙活的儿子不但没招来一只金凤凰,自己反倒成了落汤鸡一只,银月思忖,解铃还须系铃人,还得去找那个冯果果。     以前银月在滨海大学读书的时候,滨海大学叫滨海学院。到博闻考进的时候,滨海学院才改成滨海大学,成了重点大学。听说为了把学院改成大学,学校的领导们下了不少工夫。     滨海大学的校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看着新起的一排排大楼,银月竟一时找不到自己曾经住过的女生宿舍了。     因为是周末,校园里的漂亮女生和白发先生都不多。     穿过一片小树林,在一条石凳上,银月见到一位头发花白的教授模样的人。听有人打听道,那人抬起一张满是沧桑的脸,透过布满灰尘的镜片,目光呆滞地盯着银月。     银月一楞。心中正惊诧,却见那人已经站了起来,用极其低沉的声音说了三个字:跟我走。     银月忐忑不安地跟在那人身后。     绕过几幢崭新的大楼,果然就看见了自己曾经住过的女生宿舍。     它曾经那么傲骄,那么靓丽,像一个花枝招展的小姑娘。     而今,在身旁高大崭新的楼房面前,它就像一个年迈的婆婆,萎缩成一团,可怜兮兮地绻伏在一个角落里。     银月心里不由得一阵感慨,学校里什么都变了,就是宿舍没变。     却见那人径直走到女生宿舍门口,站定。片刻,突然仰起头,朝上望着,望着她曾经住过的那间宿舍的窗口,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喊:“Mygod!”     银月心头猛地一震,目瞪口呆。     又是一声Mygod!     声音虽然苍老,却仍有当年的味道。     还有那微驼的背,依稀可见当年高大挺拔的身影!     一阵风吹来,吹起那人乱蓬蓬的一头白发。     也把银月吹回原形。     程秀清,当年学校里的一朵校花,后面一大群追求者。其中追得最紧的就是外语系的这个男生。     作为程秀清的最好闺蜜,也是室友,当程秀清征求自己的意见,问这个男生怎样的时候,自己是怎么回答她的?自己是不是说,你没看林徽因的故事吗?反正我要像林徽因一样,找一个学理工的男朋友。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银月扪心自问,羞愧难当,痛苦至极。     正犹豫着是否还要进去找冯果果,突然那个男人转过身来,一把拉住她,用极低的声音叫道:“还我小清!还我小清!”     银月吓坏了,又怕被冯果果撞见,就想跑。     哪里跑得了。胳膊被那人箍着。     又一阵风刮了过来。一个女孩子刮到了面前。     女孩子上前一把拽住那人,一边安慰银月,说那人不打人,让银月快走。     银月跑了不远,听到后面有人喊道:“冯果果,没事了,快上来吧!”     转身看去,她曾经住过的那个窗口,正有一个人往下探望。     原来,帮她摆脱困境的那个女孩子正是冯果果!     逃出校园后,找一个没人的角落,银月给程秀清打电话:“秀清,求求你,快去看看他吧!”     程秀清忙问出了什么事情?银月便把刚才看到的一幕讲给她听。     那边半晌不语。     银月紧追几遍,程秀清才道:“你说我现在去看他,合适吗?”     自此以后,在银月的嘴里,再也没有出现过Mygod。     滨海大学是不能再去了。既怕再见到程秀清那个前男友,更怕让果果认出来。唯一的办法就是打电话,让果果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于是银月又开始千方百计向博闻打听果果的手机号码。     博闻一看就知道,他妈这是想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因此警告他妈,若是再听到她提冯果果三个字,他立即就去娶一个家里穷得叮当响,既无房子又无瓦,爹妈没有退休金且重病缠身,自己没有工作且抱有残疾,还拖着一窝没有爸爸的小崽子的老女人。     “艾牙我的麦牙,博闻,你要气死我啊!”他妈一声惨叫。     ;

《家囧》正文
第一章 不才少年未名湖患单相思
第二章 拚爹拚妈可怜哲学变窄学
第三章 惊鸿一瞥寻女神空留惆怅
第四章 就业不成宅男急坏父母亲
第五章 拾金哥遇千金女一诺千金
第六章 招聘会出奇葩饭桌诉家史
第七章 论鱼论鸡屁斯PK论短长
第八章 猛男变人妖偏遭雷妈偷窥
第九章 交锋同性恋鸿沟不可逾越
第十章 遭毁容司机组团看二师兄
第十一章 女司机证清白赶走女碰瓷
第十二章 神对手互论社会正负能量
第十三章 快写手快点子快意女诗人
第十四章 网语狂飞雷倒一代老文人
第十五章 饭桌狗肉引出乐乐生死恋
第十六章 买一送一老孙买俩骨灰盒
第十七章 鬼迷心窍老太太摸人头顶
第十八章 俗话哥俗话说大话一条龙
第十九章 阴差阳错条幅一举成大师
第二十章 大补丸惹祸引出误会几多
第二十一章听酒后吐真言My god心痛悔
小说推荐
《南明之重炮帝国》(黑桃老八)
《穿越异世的皇帝》(时光偷走初心)
《两面公主》(容樱儿)
《生死大道尊》(狸猫不换)
《我能吸引妖怪》(愚鲁迅疾)
《次元至极》(清蒸西红柿)
《下堂王妃》(白衣胜雪)
《再生风云》(笑曰云海)
《唤神》(猪兔同眠)
《血染大明》(黑色眼影)
《孩童游戏》(肥宅快乐)
《机战无限》(亦醉)
《盛世嫡妻》(月满楼)
《故爱独宠,绝色前夫又来撩》(凤梨小丸子)
《君如川泽》(云山涯远)
《诸天崩坏纪元》(君洛琊)
《文娱天下》(子轩不胖)
《承仙道》(墨隳)
《嗜宠娇妻》(辛西)
《兽血燃烧》(潇潜,冷刀,过封,万小茹,慕容湮儿)
《终极一班5洛球同人:爱就在眼前》(岑岑山河远)
《舅舅是个主神》(得过且过)
《木叶之风度翩翩》(南树先森)
《风流侠医》(大光明)
《养了四年的儿子成精了》(蔚空)
《巫师之剑》(鲤鱼王子)
《阴阳巫者》(鱼龙舞)
《最终使徒》(剑胆猫心)
《变身吃瓜群众》(叶展影花开香)
《超能仙医》(肉丸)
《豪门霸爱:军少的小甜心》(公子衍)
《花英雄》(钰吾心)
《你好,我是贾维斯》(夜半有诡)
《小镇美女》(秋枫)
《花开千年,公主难嫁》(cl泪夏)
《通天至尊塔》(早安与沧海)
《末世之魔兽卡牌进化》(熔核元气弹)
《一等剑仙》(来碗米粉)
《王源:旧城旧梦等旧人》(忆薰衣草)
《分手吧,我要回家种地》(折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