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小城风云录》 > 最新章节

《小城风云录》

小城风云录封面

作    者:a水龙吟

最后更新:2016/1/22 5:02:13

下    载:( 《小城风云录》全文TXT打包下载)

:牛大夯在离开十年之后又回到了小城村。本来只是回来看看的他在看到了村里的种种乱象和经历了几次不公之事后,决定再也不离开小城村了!在经历种种挫折磨难算计......甚至黑道谋杀之后,在几个小伙伴和小城村百姓的支持下,他终于竞选上了小城村的村主任。之后,他动员妻子回村,凭借岳父强大的经济实力,在小城村成立建筑公司,开发整合小城村的旅游资源,和贪官恶霸周旋斗争......终于成就了一番事业。功成名就之后 ...

《小城风云录》最新章节: 第八章 只押孤丁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在小城村的街道上,开设有十几家麻将馆。麻将馆里通常都摆放着两台到五台数量不等的自动麻将机。这些麻将馆里的常客基本上是一些男人在外打工的家庭妇女和一些上了年岁的男人,偶尔也有几个游手好闲的年轻小伙子。这些人在农闲或者是阴天下雨的时候一般都是下午和晚上到麻将馆里打麻将。他们打的麻将输赢都不会很多,常常是在十几块钱到几十块钱之间。他们打麻将论“锅”计算。一“锅”是四圈牌,筹码有十元的、三十元的、和五十元的。打多大筹码的,就事先向麻将馆的老板购买等值的“板儿”(一种标明钱数的颜色不同的圆形塑料板)。一“锅”打完之后,每个人凭自己手中持有的“板儿”计算输赢,然后再向老板兑钱。老板在兑钱的时候,要按照每“锅”的不同标准扣除“锅费”(按照十元、三十元、五十元一“锅”的标准每人分别扣一、二、三元)。麻将馆的老板除了供应麻将机之外,还提供茶水服务。如果遇到下雨下雪天,老板为了留住玩儿牌的人,还会提供一顿非常简单的午餐(一般是煮挂面或方便面)。     从阴历的十一月到第二年的腊月,是麻将馆生意最红火的时候。因为村里外出到城里打工的男人们大多回来了。这些男人们辛苦劳累了一年,如果正好也拿回了工钱,就想借着这个时间玩儿玩儿。于是,这些男人们也会走进麻将馆里。所以,这一时期,小城村麻将馆里的生意就显得非常红火热闹,几乎每一家都是人满为患。而这一时期,人们打麻将的筹码也会高起来:最低的是每锅三十元,高的会达到“一锅”二百元。     但是,平时在麻将馆里玩儿牌的人是不敢登“大家乐”的门的。因为他们都知道,来“大家乐”玩儿的常客都是镇上县里的有钱人、有头有脸的吃公家饭的人和从山西北京过来的煤老板们。“大家乐”玩儿的大,动辄输赢几千几万甚至几十万是常有的事。     村里人心里都明镜儿似的,“大家乐”虽说牌子上写的是“大家乐棋牌室”,其实是小城村最大的“赌馆”。     “大家乐”就坐落在玉皇庙街的正中间。这是一座坐北朝南的白色两层小楼,上下各八间。“大家乐棋牌室”的牌匾就挂在一层楼的正中间。     这天晚上,“大家乐”一层的大厅里进来了一个内穿藏青色西服,打着红色领带外穿一件银灰色风衣戴着一副黑色墨镜手提一只黑色号码皮箱的男人。     大厅里人声鼎沸,喧闹非常:有打麻将的,有扎金花的,有拱“牛儿”的,还有站在旁边呐喊助威的......     男人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把皮箱放在身边,然后从衣兜里掏出一小把花生米边嚼边对服务员说:“叫你们老板出来!”     不一会儿,王老五从二楼下来了。他一看见沙发上坐着的人,立刻停止了转动手里的麻核桃,脸上堆着笑容,上前几步,伸出手去,说:“哟!这不是大夯老兄嘛!哪阵风把你吹我这里来了?”     牛大夯摘下墨镜,伸出手握了握那只伸过来的手,说:“怎么,不欢迎?”     “哪里哪里。”王老五抽出手,笑嘻嘻地说,“欢迎欢迎!老兄到此,我这里是蓬荜生辉呀!”     又对着大夯的耳朵小声问:“莫非老兄也有此雅兴?”     大夯点点头,拍拍王老五的肩膀:“实不相瞒,在广州,我就经常去澳门!”     王老五说:“既然都是道儿上的,老兄,上楼吧。”说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牛大夯提上皮箱,戴上墨镜,跟着王老五上了楼。     进了二楼的一个房间,王老五让牛大夯坐下,然后问:“老兄,你爱玩儿什么呢?”     牛大夯从衣兜里又掏出七八粒花生米,扔进了嘴里:“推‘牌九’吧。这玩意儿刺激。”     王老五看了看牛大夯旁边的黑皮箱,说:“老兄,那咱丑话先说头里:既然咱都是道儿上朋友,可得讲规矩,愿赌服输!”     牛大夯站了起来,提起皮箱就往外走。     王老五赶紧拦住,说:“老兄你这是啥意思?”     牛大夯站住了,一字一顿地说:“你也太小瞧人了!”     王老五满脸堆着笑,点头哈腰地说:“是兄弟不会说话!兄弟不会说话!老兄稍等,兄弟这就去安排!”说完,一边揉着手中的麻核桃一边走出了房间。     牛大夯坐下来,打量起了房间的摆设:古铜色的实木地板,四周摆满了黑色的真皮沙发,沙发前是红色大理石面的茶几,每个茶几上都摆着一把景德镇生产的紫色茶壶和四个红色茶杯。一盏巨大的水晶吊灯从乳白色天花板上垂了下来,一粒粒晶莹透亮的水晶球簇拥在一起犹如一颗颗倒扣着的星星,与天花板四周隐藏的小射灯遥相呼应。柔和的灯光洒了下来,如同朦胧的月色。蓝色的天鹅绒窗帘把窗户遮挡的严严实实。屋子中间是一张宽大的紫檀木桌子,桌子上四周摆着的是紫檀木的椅子。北面的墙壁上悬挂着一幅巨大的山水画。     不一会儿,王老五领着两个人走了进来。     牛大夯站起来,和三个人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王老五把另两个人介绍给了大夯:那个长着大蒜头鼻子穿着一身蓝色中山装年龄在四十岁上下的是山西的煤老板;那个戴着眼镜儿穿一身意大利古姿西服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是北京一家公司的经理;大夯客气地和三个人握握手。     王老五又介绍大夯:“这是牛老板!时下在广东发财。牛老板还是我们拒马县第一太极高手,出身武术世家。”     两个人听了最后这句介绍,不由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和大夯寒暄了几句。     王老五把一副象牙制的“牌九”放到了桌子上,然后扭头对三个人说:“各位!咱们今天怎么个玩法?大牌九还是小牌九?轮流坐庄还是一庄到底?”     牛大夯走到桌子边,随手拿起一张“大天”来,点点头,说:“好牌好牌!”,把牌放下后,扭头对三个人说:“我呢,尽管是第一次来这儿玩儿,却是本地人,也算是半个东道主,就主随客便吧!”     大蒜头鼻子说:“小牌九吧,玩儿着简单痛快!咱轮流坐庄,这样公平!咱们呢,今儿个就是玩儿玩儿,图个乐呵。下注呢,最低一百块,最高呢,我看就一万封顶吧!”     三个人异口同声地答应了。     几个人分四面坐在椅子上,开始玩儿起来。     一掷骰子,按点数首先坐庄的是蒜头鼻子。     蒜头鼻子一边码牌一边对三个人说:“下注吧!”     “眼镜儿”和王老五每人都下了五百块的注。大夯也把五百块钱押到自己面前,然后轻轻说了一句:“孤丁!”     蒜头鼻子听了心里有点吃惊。他玩儿了二十多年的牌九,这还是第一次遇到一上来就押孤丁的。但他还是不动声色的发牌。     “眼镜儿”抓起自己面前的两张牌,见是一张“大天”配上了一张“红八”,就把两张牌一晾,说:“天杠!”     王老五先悠闲地把手里的麻核桃揉的哗啦哗啦响,之后才把核桃放进兜里,再把面前的两张牌同时拿起,见前一张是“虎头”,就开始慢慢地用手指往外撵第二张牌。先露出来的是两个红点,又慢慢捻,又露出来两个红点,再慢慢捻,见还是两个红点,知道这是另一张“红八”,心里也很高兴,把牌往桌上一放,却不说话,等着庄家蒜头鼻子亮牌。     大夯因为自己押的是“孤丁”,所以并不关心自己手中的牌,见王老五不亮牌,知道他的牌也不小,就对蒜头鼻子说:“开吧!”     蒜头鼻子亮出了自己的两张牌,却是地王:一张小地儿和一张杂九。     大夯知道输了,连自己的牌看都不看就推到了桌子中间。     这一把庄家是通杀。     又连推了了十几把,大夯都是押的“孤丁”,但都输了。     这时,该“眼镜儿”坐庄了。他问大夯:“还押孤丁?”     大夯点点头。面前的注已经涨到了1000块。     眼镜儿连着推了十几把,由于三个人之间还是互有输赢,因此,大夯又都输了。     轮到王老五坐庄的时候,大夯的注已经押到了2000块,他还是只押孤丁,但仍然是一把也没有赢。     王老五对大夯说:“老兄,你这玩法我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大夯把钱往前一推,说:“今儿个是以牌会友。玩嘛,过得是瘾,不是输赢!”     蒜头鼻子哈哈一笑,也说:“就是就是!今儿个咱们是以牌会友,图的是痛快!该大夯老弟坐庄了!”     大夯一连推了三把,把把通输!     大夯一边码牌一边说:“今儿个索性玩儿个痛快!大家随便押,押多少我赔多少!”     “眼镜儿”有点将信将疑地问:“真的?”     大夯哈哈一笑,随手把皮箱打开,一指里面满满一箱百元大钞,说:“这点儿,够今儿个玩了吧。”     “眼镜儿”红了脸,有点不好意思地冲大夯抱抱拳:“见笑了!”他随手从兜里掏出一沓百元钞票,说:“为了助兴,我押一万吧。”     王老五也都跟了一万。     “蒜头鼻子”押了五千。     牌发好以后,“眼镜儿”赶紧看自己的牌,一见是两张幺娥,就高兴的把牌往桌上重重一放:“双和!”     蒜头鼻子也把自己的两张牌亮开:一对二板儿。     “王老五看了看手中的牌,叹了口气说:“我的牌不大!”     “眼镜儿”伸长脖子看着王老五手中的两张牌问:“是啥?”     王老五把牌往桌面上一亮:原来是六个点:一张梅花配了一张杂六。     “眼镜儿”就安慰说:“这在杂牌里也不算小了。再说,庄家还没开牌呢!”     大夯一开牌,王老五咧开嘴笑了:原来大夯的两张牌是一张梅花配了一张杂五!     庄家还是通输!     大夯一笑,说:“今儿个这牌可真是邪了啊!我就不信一把也不赢!”     大夯从风衣口袋里兜里掏出湿纸巾擦擦手,然后再从西服的兜里掏出了几粒花生米放进嘴里嚼了一会儿,这才开始仔细洗牌。牌在大夯手底下团团乱转哗哗作响,洗了大约一分钟,大夯开始把32张牌码成了上下两层。     开始推第五把牌!“眼镜儿”的注已经下到了两万,“蒜头鼻子”的注也下到了一万。     王老五一边把两个红红的麻核桃在手里揉着,一边仔细地看着大夯洗牌码牌的动作。待大夯把牌码好,骰子拿到了手上,他把注下到了五万。     结果,这一把,大夯只赢了“眼镜儿”和蒜头鼻子,却输给了王老五。     又推了几把,直到坐完庄,大夯还是输多胜少。     接下来的第二轮通过掷骰子点,首先坐庄的是王老五。     他说:“既然牛老板开了口子,这口子从我这儿堵上也不合适呀!也敞开吧。押多少赔多少!”     蒜头鼻子说:“爽快!今儿个咱们玩儿就玩儿个尽兴!”     “眼镜儿”因为赢了不少钱,也附和道:“我随着!”     等王老五码好牌,大夯说:“那我还是只押孤丁!”说着,拿出一摞三万块钱摆在自己面前!     王老五有点纳罕地看着大夯。他不知道这个牛大夯是真的有钱烧包呢,还是输红了眼。     结果四个人一开牌,结果却是:庄家通输。因为大夯押的是孤丁,王老五陪了大夯三倍的钱!     下一把,大夯面前的注已经增加到了五万!     结果还是庄家全输!     王老五把手里的核桃装进了衣兜。他开始聚精会神地慢慢地仔仔细细地洗牌。三十二章象牙牌在桌面上团团乱转乱撞,发出哗哗的响声。王老五的手在象牙牌上上下翻飞,左右移动。最后,他双手一顺,三十二张牌分上下两层整整齐齐地码好。王老五拿起骰子却不掷,看着大夯问:“还是孤丁?”     大夯嘴里嚼着花生米,一笑,淡淡说:“不是说好了嘛,我今儿个只押孤丁!”说着,又把十万块钱推倒了桌子上。     “蒜头鼻子”和“眼镜儿”还是只押了一万!     王老五的脸上微微沁出了汗珠,他发牌的手有些微微发抖。     待到把牌发完,王老五把牌细细捻开,却是一对长三!他心中不由一阵狂喜。因为前面的两把牌中已经发出了一张“大天”和一张“幺娥”,能赢他的只有“至尊”、对小地儿、对红八和双梅了!而桌子上还有最后的八张牌没有发出去,要想此刻三个人手中的牌都能赢他,简直是比登天还难!他并没有亮出自己手中的牌,而是微笑地看着三个人看自己手中的牌。     “眼镜儿”先把眼镜摘下来,掏出一张湿纸巾仔细地擦擦镜片,然后再戴上。他先拿起一张牌来看了一眼,然后再慢慢拿起另一张牌来一看,却有点吃惊:竟然是对小地儿!他把牌往桌上一扣,却不说话,而是扭过头去看蒜头鼻子手中的牌。     蒜头鼻子正捏着手中的两张红八带带发愣!     大夯笑着对王老五说:“请庄家亮牌吧!”     王老五已经从蒜头鼻子和“眼镜儿”的神情上看出了不妙!他用手擦擦脸上的汗珠,说话也有点结巴了:“你,你啥,啥,啥牌?”     大夯的两张牌还扣在桌子上,他根本就没看呢!     大夯还是笑着对王老五说:“你是庄家嘛,你得先亮牌呀!”     王老五只好把自己手中的两张长三摆在了桌子上。     于是,三个人的眼睛都一齐盯着大夯面前的两张牌。     大夯却不着急。他还是从兜里捏出几粒花生米放进嘴里,然后才翻开第一张牌:是一个“大头六”。他把第二张牌攥在手里,却不亮,而是对蒜头鼻子和“眼镜儿”说:“我押的是孤丁,再大也没用。还得看你俩的牌!”     蒜头鼻子和“眼镜儿”只好把手中的牌亮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这时,王老五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虽然牛大夯刚才的话实际上已经告诉了他手中的另一张牌是什么。但是他还是不甘心,就说:“请,请,亮,亮,亮牌吧!”     大夯笑着把手中的牌放在了另一张牌旁边:却是一张幺鸡三!     蒜头鼻子和“眼镜儿”同时惊呼一声:至尊宝!     王老五脸上的汗水立刻就淌了下来:他倒不是太在乎今晚上输的这几十万,而是怀疑遇到鬼了!这可是自他十几岁开始闯荡赌场十多年以来从未遇到过的事情!他掏出湿纸巾擦擦脸上的汗水,把该赔的钱一一给付之后,冲三个人拱拱手:“各位!不好意思,今儿个我愿赌服输!最后一把我不推了!各位如果还想再玩儿,我再奉陪!”     “蒜头鼻子”和“眼镜儿”见大夯连赢三把孤丁,且下的注一把比一把大,早已经有点纳罕。况且他俩都不输钱,庆幸自己还没有坐庄,巴不得这个赌局散了,于是就冲大夯一拱手说:“已经过十二点了,散了吧!”     大夯耸耸肩膀,笑笑:“我是主随客便!”说完,又掏出几粒花生米放进了嘴里。     待“蒜头鼻子”和“眼镜儿”走后,屋子里只剩下了王老五和大夯两个人!     王老五狐疑地看着牛大夯,心想:眼前这个人真是深不可测呀!居然使用欲擒故纵之计,让他着了道儿!明明是出了老千,但却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王老五干笑了两声,说:“大夯兄神技,神技!佩服佩服!”     大夯把两只骰子拿起来,在手心里颠了几颠,又扔到了桌子上,说:“骰子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呀!”     他提起黑色皮箱,穿好风衣,说:“见笑见笑!今儿个只是玩玩儿而已!”然后,冲王老五拱拱手,走出房间。     王老五拿起那两个骰子,仔细地看了半天,忽然若有所悟,颓然地坐在了椅子上,望着窗外,嘴里恨恨地说:牛大夯,你等着......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www.zhulang.com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小城风云录》正文
引子
第一章 牛大夯回来了
第二章 牛大夯其人其事 下煤窑 一
第三章 牛大夯其人其事 定婚 二
第四章 牛大夯其人其事三 抗“税”风波
第五章 接风宴上
第六章 不速之客
第七章 碾子输钱了
第八章 只押孤丁
小说推荐
《逍遥帝龙语》(跳舞的浪兽)
《前世错你今生不负》(沦陷之时)
《网游之杀戮剑尊》(倒霉男)
《婚后试爱:老公太霸道》(叶非非)
《末世之青衣》(凤忧)
《幻世阴阳决》(自度散人)
《帝凰星》(余生恭候)
《霸道皇上傲后不可欺》(余梅傲骨)
《神行诸天万界》(庭空)
《追捕逃妻:腹黑总裁欺上瘾》(鱼鱼呆)
《醉婚记》(残梦婆婆)
《洛梁侠客行》(万山一)
《我爱上了骗子》(李贺七七)
《一拳帝尊》(格栗)
《头狼》(寻飞)
《萌包来袭总裁快接驾》(半夜眠)
《混沌战九天》(允凯)
《卡牌:命运掌控者》(雷蒙德龙)
《上古奇谭》(蛮荒古城)
《异世邪君倾城妃》(潋生)
《半巨人之怒》(子不闻)
《王者荣耀cp对对碰》(唯、紫汐)
《专宠冽夫》(简璎)
《仙剑奇缘之巫盟灵蛊》(肥玉书生)
《地球隔壁有魔物》(暴躁的螃蟹)
《红尘剑仙》(凡尘一场修行)
《古武兵王在都市》(华霜若水)
《快穿之祈愿所》(吹不走的树叶)
《年少的陪伴余生的你》(爱微笑)
《武道不休》(本亦凡尘)
《石油帝国》(别烦)
《妃常讨喜》(颜衍晏)
《槐花白如雪》(清白叔)
《异界之忍者征召》(彼此的存在感)
《戴面具的城市》(秦人何)
《引导连锁》(尘世管理)
《邪王追妻:病娇榻上奴》(姜薇)
《三国之兵临天下》(高月)
《系统附身》(不败的掠风)
《夜色暧昧》(清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