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片段》 > 最新章节

《片段》

片段封面

作    者:侨先生

最后更新:2016/1/23 0:32:11

下    载:( 《片段》全文TXT打包下载)

几个故事片段,构成了一个完整的人生爱情体系,走到最后,我们才发现,其实你并未完全了解你此刻的爱情。 ...

《片段》最新章节: 第五十二章 片段之《第七封信》F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老琦在知道这件事后,告诉大程一定要保护好自己,随后她又写道:我现在在这个学校很安心,在经历了“他”和钢琴家之后,我想我终于是可以做一个完整的自己了,曾经被拆分得支离破碎,还有三个月,我就会逃离这段动荡的时光。这三年,我太煎熬了,我知道,你也是,我们总是活在别人的背影里,看不见他(她)的脸,猜不见他(她)的喜怒哀乐,触及不到他(她)的心底,但我们却一直在孤独地探索着,在这个杂乱无章的尘世中,你我是两个陌生路人,但是大程,我想,在通往他(她)们心灵的路上,我们是结伴而行的行者。     这一次大程郑重其事地回复了老琦。     老琦:     正如你所说,我是煎熬的,我曾无数次怀念和伊儿相望的第一眼,也怀念和伊儿说的第一句话,那是一个初秋的下午,她穿着新洗的校服,上面还有洗衣皂的味道,她问我是不是喜欢摄影家雅克,那一瞬间的伊儿,是我这辈子见到了最美丽的女孩,阳光打在她的脸上和胸前,不骄不躁,如期而至,一切就像是上天安排好了一样,我告诉自己:她来了。     从此以后,我每天上课都会偷偷地看她,我们都在第四排,所以我总是会趴在桌子上听课,或是坐得笔直,就是为了留出一些角度,能看见这个女孩的侧脸,哪怕只是一瞬间。我那时觉得上学是美好的,是舒服的,然而分班的噩耗却是你第一个提醒我的,当然我对于我那时选择理科并不后悔,因为我知道,即使我在文科班,我也不会去触碰伊儿,因为在我心里,她是遥不可及的,至今我都认为关良对于伊儿的占有,是自不量力的,因为伊儿,不属于人间。我承认,在我这里,关良很无辜,我对他的恶意是狭隘的,是不要脸的!但却又是没办法的。     后来我发誓,我要得到伊儿,那段时间我的心里有一团火,很热,灼着我,让我每天玩了命地学习,我认为,我以后成大事了,出名了,牛逼了,伊儿就会自动送上门来,直到我看见伊儿来例假的那天,关良抢先一步在我之前送去了药片,我才醒悟,关良才是伊儿的正牌男友,我是朋友,是朋友之一,我他妈是一个路人甲!     我疯了,这三年我疯了,我甚至在那天之后大病了一场,我至今都牢记着天旋地转地那一刻,那是黑暗的一刻,是在我生命的记忆里狠狠捅上一刀的一刻。     我说这些,不是我不爱伊儿了,我依旧爱着她,而且我会一直爱下去。     也许很多年以后,我不是一个摄影师,也不是一个自己想象的牛逼的人,我也会为了生计而恼心,但终究是不会忘记,看见伊儿那天,射来的那一缕阳光。     相伴而行的行者大程     第二天,大程中午依旧是负责护送伊儿,来到门口,又看到了那些葫芦兄弟,大程只顾低头和伊儿向餐馆走去,结果发现,那个纹着葫芦娃的“小头头”径直向他俩的方向走来,大程心里咯噔一下,但没敢声张,要知道这真打起来,可是形单影只,好汉并不一定是架不住一群狼,好汉还架不住三泼屎,这葫芦娃,就是那“屎”。     “你叫大程?”葫芦娃还没走到进前就边走边开口了。     “是!”大程站住了,突然他感到有人抓起他的手,低头一看,是伊儿。     但是大程顾不得这瞬间幸福值的暴涨,因为他怕葫芦娃这功夫趁他不注意拿葫芦再把自己收了。     “你来一下。”葫芦娃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在离伊儿不远的地方站住了,嘴里叼着小烟卷,招呼大程。     大程看看伊儿,俩人慢慢松开了手,大程来到葫芦娃面前。葫芦娃停顿了一下,看看周围学生渐渐少了,压低声音说:“程哥,您别管这事!”     大程一激灵,眼珠子都瞪大了,心想不认识这葫芦娃啊,叫我什么?程哥?     葫芦娃知道大程很吃惊,又接着说:“明天开始,您就别送那娘们了。”说完那葫芦娃一摆手,便和二娃、三娃一直到七娃一起离开了。     这事让大程想得脑瓜子疼,想到拉裤兜子了也没想出来是什么原因。     这天下午,大程坐在教室里,思来想去,都没头绪。     “想啥呢?”李茂问。     “茂,有个事,我得问问你。”     “说。”     大程便把中午的事告诉了李茂。     “你帮我想想。”     “想什么啊?这有什么可想的。”     “你说是谁让这几个葫芦娃去闹事的。”     “你三爷我!”李茂弄出一种狠毒的声音。     “草!”大程万万没想到李茂对上次被揍的事居然还耿耿于怀。     “大程,我早就告诉过你,关良打我,此仇必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什么是时候,现在就是,我可没说不让他高考,我是让他长教训!”     大程疯了似的抓住李茂的衣领子,说:“李茂,你听我大程说,算兄弟我求求你了,别去骚扰伊儿和关良了,算是兄弟我打的你成不成,马上高考了,你放他一马吧!求你了!求你了!”     李茂的脸被晃得肌肉乱颤,然后不耐烦地说:“大程,我他妈昨天就看见你送伊儿吃饭了,是我把我那些弟兄劝你走,你知道吗,要不然连你一起揍!”     “行!李茂,你如果揍死我就能不去骚扰他俩的话,你弄死我吧!”     “草!大程,你他妈傻逼啊你!你别管了你!”说罢,李茂甩开大程的手,出去了。     教室里的大程,一身怒火。     晚上,大程拿着相机走出了教室,他觉得今天的脚步格外的沉,他想不明白,这个年纪的他们,究竟在追求什么,究竟想要什么,如果关良真的无法参加高考,那李茂在几年后会不会有愧疚,人与人之间真的有那么大的仇恨要去坏掉别人一生的幸福吗。他看了看相机,今天实在是没有心情拍了。索性去车站等车,过了一会,他又从车站走开了,回到了楼群中,因为他要给老琦拍屋顶……     第二天早上,李茂没有来上学,大程心想这个小子又出什么幺蛾子了。结果第一节小课,刘晓畅、王威和伊儿一起找到了大程。     “呀,三男两女好久没聚这么齐了。”大程开玩笑说。     “我草,大程你张开狗眼看清楚,这是三男两女吗?”王威急了。     “草,你急什么啊!”大程非常不理解王威的表情。     “大程,你看见关良了吗!”伊儿又一次抓住大程的手。     不好!大程这才发现,三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怎么了?”     “昨晚李茂带着几个小青年在门口堵着关良和伊儿,结果打起来了,打了很久,关良消失了,李茂上学了吗?”     “啊?……啊,没……没啊……”大程已经顾不上回答王威的问题了,脑子想的全是昨晚可能发生的画面,他怎么也想不出,最担心的事情,真的发生。     “昨晚,校门口打架那么大声,你没听见?”刘晓畅也急了,她在埋怨大程。     “他每天都走小路。”伊儿推推刘晓畅,替大程解释。     大程有点懵,他想的全是,倘若关良真的没有参加高考,他该是怎样的愤怒!上课铃响了,但大程似乎没听见。     一直到第二天的中午,都没有关良的消息。     下午的时候,关良回来了!     四个人几乎同时扑上去问关良昨晚怎么了。关良头上有淤血,左腮被打肿了,但是看上去似乎没受什么大伤害。     原来昨晚关良和伊儿走到校门口的时候,竟发现李茂带着七个葫芦娃站在自己的面前,李茂第一句话就是:“良子,今晚让我弟兄帮你送媳妇吧。”     这时关良的身边也一下子来了三个外班的弟兄,原来关良早有准备,让这几个能打的哥们每天暗中保护自己,看来这关良真是一个当流氓的好苗子,有勇有谋,就是心不狠。     “呦,你他妈还知道找帮手,那没的说了!干死他!”     十二人打在一起,自然不用讲,关良四个人再能打,也架不住这“三泼屎”,很快就节节败退,眼看撑不住了,就在这时,路过一个男人,那人年纪不到三十,算是路过,结果驻足看了半天,看清了形势,这家伙从腰里摘下一把尖刀,冲着那几个葫芦娃就砍过去,这真吓坏了李茂,李茂毕竟是在校学生,没见过真砍人,吓地妈呀一声,跑了,那大娃却直奔这人而来,关良记忆中只记得大娃最后说的一句话就是:“操你妈,让你管闲事。”结果那人抓起一板砖照大娃的头就拍了下去,大娃倒在血泊中,不知道死没死,关良也傻了,那人抓起关良,飞奔似的跑了,跑得比货车都快。     “你们知道那人是谁吗?”关良问大程和王威。     王威说我们他妈哪知道。     “他是红房的老三,绰号大鸟。”     这个名字震惊了大程和王威。红房是这个城市里最有名的一个帮派组织,劫富济贫,名声不次于梁山水泊,这城市里的每一个男孩子,都有一个加入红房的英雄梦,而现实中,竟被关良碰上了。     “晚上我被带到红房住了一宿,三哥说看他们人多欺负人少,实在恶心,还有一个出手相助的原因,就是那七人身上纹着葫芦娃,实在太难看……”     关良乐了,心想他们七个傻逼身上的葫芦娃倒是救了对方一名。     “然后呢?”刘晓畅问,她像听武侠小说一样,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惊慌,现在都几乎用崇拜的目光看关良了。     “然后?什么然后?然后我这不就被三哥送回来了!”     “我草!红房老三亲自送你?”大程和王威问。     “走吧走吧,没事了,回去上课!”     过了两天,李茂也回来了,这件事,大程本以为会烽烟再起,但出人意料的是,至此这件事无人再提,高三最后仅剩下的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     一个周日的晚上,大程和母亲大吵了一架。原因是大程的母亲一定要让大程报考医科大学,而大程坚持要报考土建工程,因为在大程看来,自己的梦想不在教育体制里,他要做中国最优秀的摄影师,至于从事的专业是什么倒无所谓。而他又不是非不报医科不可,只是在他从小的记忆里,医生这个行业是极卑劣了,这来源于有一次他父亲食物中毒,120救护人员救治时候的怠慢态度。那一次大程和医生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按照大程的想法,像他们这么慢的救治速度和打着哈欠的态度,父亲早他妈死了,但医生回答的却是,全世界食物中毒的人那么多,怎么你爹就非得死?     所以这一次,大程决定绝不妥协,他摔门而出,对她妈说:“要么不参加高考,要么报土建!”     而大程的父亲,却慢悠悠地看着报纸,最后说了一句:“儿子报什么,是自己的事,你个老婆子跟着掺和什么!”     这回可倒好,夫妻俩又吵了起来。     大程走出家,来到街上,他问自己要去哪呢?     这一问,把自己问住了,不是找不到去的地方,自己的未来在哪都他妈不知道了。不管是土建还是医学,甚至什么地球化学、空间工程、插花的奇葩专业也算上,都与大程无半点交集,他要的,只是一个摄像机、一个机架、一张背景布、几个光箱,更重要的是一个属于自己的20平米的屋子。其他的,没了。     但就是这么简单的要求,却会在他这个年纪面临着嘲讽与声讨。他认为不公平,他怀疑爹妈,怀疑学校,怀疑时代,最后怀疑到了自己,结论就是——我不适合活在当下。     有这个想法之后,他给自己吓了一跳。     他也设想过自己,如果真听了老妈的话,去做一个医生,自己的未来会怎样。他闭上眼站在大街上想了一会,可能会得到尊重,谁家都有生老病死,谁不想结交几个医院的人呢,他在做手术时候,会有人塞红包,到那时,他会摆摆手,说不要,我是为了救死扶伤,一开始或许会真的有这理想,慢慢地就变成了维护自己的形象,最后基本就妥协了。他会每天一睁眼睛,就觉得浑身不舒服,心里不爽,告诉自己,今天又他妈得上班,又得穿白大褂,真他娘的恶心!然后在单位浑浑噩噩地过上一天,下班换上自己的衣服,才能疲惫地回家去。想到这,他身上一激灵,如果真如想的这样,那他的青春在今天,已经死了。     他回家后,爹妈都睡了,他沏杯咖啡,把苦恼寄到了老琦那里。     这一次,老琦再次在大程的生命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老琦说:医生里有操蛋的人,但换做你,你会是优秀的。同样,你是优秀的摄影师,而摄影师的浩大队伍里,也他妈有色狼。     大程看完之后笑出了声,老妈在一边说:你还有脸笑!     老琦在信里也问了大程一个问题:毕业后,我想去旅行,你说我是去繁华的城市,看人影街头,还是去草原高山,看世外桃源。     大程的回答是:你若是静谧的人,在繁华的城市,你也是隐者,你若是热闹的人,在草原高山,你也是瞎捣乱的。     大程一抬头,夕阳西照,不温不火,犹如自己的19岁。     王威提议高考大刑之前,三男两女应该再聚聚,大家一呼百应,挑了一家小酒馆。     关良举起杯:“我提一杯酒,古有韩信忍胯下辱,今有中国足球忍辱百年,咱们哥几个现如今都在忍受高考之辱,再咬咬牙,考试后,让那些卷纸教参都他妈见鬼去吧!”     “我第一个全撕了他们,狗娘养的!”王威附和到。     “来,干杯!”     “干杯——”     “你们高考志愿都准备报哪里啊?”刘晓畅问。     王威说:“我去西安。”     伊儿说:“我去江苏”     “我媳妇去哪,我就去哪!”关良说,他今天很开心,从未有过的开心。     大家起哄。     “关良!你小子说话!你去哪啊!”刘晓畅问。     “我不知道,没想。”关良想说南京,但到嘴边,又硬生生咽回去了。这个时候,他如果说也去南京,那岂不是自讨苦吃。     “你这人生太没追求了!”     “那咱们以后再相见就很难了。”刘晓畅说,一席话把桌上的人都说得安静了。     沉默了一会,王威又把气氛挑了起来:“哎呀,都沉默啥!说的就像咱们想考哪就能考上似的!”     大家都呵呵地笑了起来。     “来吧,咱们每人用一句话来总结这三年的高中时光,怎么样?每人说完都要喝一杯!”伊儿说。     关良第一个先来:“这三年,我关良赚了!有兄弟,有朋友,有伊儿!值!”     王威说:“我这人傻,但是我妈说傻人傻福,遇到你们,就是我的傻福!”     刘晓畅说:“三年过去了,我的梦想一直没变,依旧是做一名街头艺人,希望多年以后的你们,在街上看见我,喊我一声,那才是我最幸福的时候。”     伊儿说:“我希望你们健康,这是我唯一的愿望,最后送你们泰戈尔的一句话,你受的苦,会照亮你的路。”     最后轮到大程了,他无数次幻想过,自己在高中最后郑重其事留给他们,换句话说是留给伊儿的那句话会是什么,但这一刻,他的脑子里,却只有两个字,那两个字不是伊儿,是老琦。     “我会想你们每一个人,在未来的路上,有黑暗,请你爬上屋顶,因为那里,有阳光。”     多年以后,大程都记得,高中散伙饭上,这是他留给三男两女,也是留给伊儿的最后一句话。     高考进入到了最后的十天冲刺,学校让大家放了假,安心在家备考。大程依旧是那个样子,他没有别人的慌张,他依旧是那个不温不火的大程,甚至在一天的夜里,他选择了做一件事——他翻出藏在床下的一个木质小盒,里边都是四年来,他和老琦的所有书信,他从第一封信一直看到最后一封,一页一页地看,一行一行地看,一个字一个字地看,三年的高中时光,这个素未谋面的女孩,在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时空里,陪伴自己走过了最自卑动荡的三年,游走于伊儿和老琦之间的大程,再次翻阅老琦那熟悉的笔迹,竟哭了。     这一夜,他睡得很踏实,他没有梦到老琦,也没梦到伊儿,他谁也没梦到,他梦到的是自己的那些关于屋顶的相片……     第二天,他收到了高中时代老琦寄给他的最后一封信。     大程:     这些天,我都在翻阅你我的从前,那些打闹和安慰,如此温暖可人。但愿未来的路,你走得不伤感,我走得不凌乱。     祝君平安。     你的老友老琦     大程的回复:     老琦:     这些天,我也在翻阅你我的从前。有一件礼物,我一直没法送给你,也许我还会继续准备下去,准备很多很多年,才会送给你。但愿你说得对,黑暗时,爬上屋顶,那里有阳光。     你要幸福。     你见过最帅的男人大程     高考那天,大程依旧是继承了自己骨子里不紧不慢的优秀传统,穿个拖鞋就去考试了,那次高考语文作文的题目是:你的青春安放在何处。     大程乐了,提起笔写到:我的青春,在屋顶。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www.zhulang.com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片段》正文
第一章 片段之《舞美》
第二章 片段之《十八阁》A
第三章 片段之《十八阁》B
第四章 片段之《十八阁》C
第五章 片段之《只有我们知道的地方》A
第六章 片段之《只有我们知道的地方》B
第七章 片段之《疯婆子的日记》A
第八章 片段之《疯婆子的日记》B
第九章 片段之《疯婆子的日记》C
第十章 片段之《疯婆子的日记》D
第十一章 片段之《疯婆子的日记》E
第十二章 片段之《疯婆子的日记》F
第十三章 片段之《疯婆子的日记》G
第十四章 片段之《疯婆子的日记》H
第十五章 片段之《疯婆子的日记》H
第十六章 片段之《疯婆子的日记》I
第十七章 片段之《疯婆子的日记》J
第十八章 片段之《疯婆子的日记》K
第十九章 片段之《疯婆子的日记》L
第二十章 片段之《疯婆子的日记》M
第二十一章 片段之《疯婆子的日记》N
第二十二章 片段之《疯婆子的日记》O
第二十三章 片段之《疯婆子的日记》P
第二十四章 片段之《小王子与大天后》
第二十五章 片段之《那里》A
第二十六章 片段之《那里》B
第二十七章 片段之《那里》C
第二十八章 片段之《那里》D
第二十九章 片段之《那里》E
第三十章 片段之《那里》F
第三十一章 片段之《那里》G
第三十二章 片段之《那里》H
第三十二章 片段之《那里》I
第三十三章 片段之《十年》
第三十四章 片段之《布姆石》A
第三十五章 片段之《布姆石》B
第三十六章 片段之《关大刀与徐娘》A
第三十七章 片段之《关大刀与徐娘》B
第三十八章 片段之《关大刀与徐娘》C
第三十九章 片段之《依兰镇》
第四十章 片段之《编钟之铭》A
第四十二章 片段之《编钟之铭》B
第四十三章 片段之《编钟之铭》C
第第四十四章 片段之《编钟之铭》C
第四十五章 片段之《编钟之铭》D
第四十六章 片段之《回来》
第四十七章 片段之《第七封信》
第四十八章 片段之《第七封信》B
第四十九章 片段之《第七封信》C
第五十章 片段之《第七封信》D
第五十一章 片段之《第七封信》E
第五十二章 片段之《第七封信》F
小说推荐
《绝世王妃:腹黑王爷缠上身》(星空泠雪)
《五行双翼》(宿命116)
《鹿鼎雄风》(追雪逍遥01)
《TFboys十年,唯你不负》(亦筱i)
《道心之坎坷之路》(恶魔不坏)
《农门药香:山里汉子撩妻忙》(戚风小蛋糕)
《顾太太她又A又飒》(manna赵)
《杀手准则》(神也发愁)
《不药而愈》(叶兮凉)
《女神归来》(顶点的顶点)
《格姆游戏》(木达醇)
《无双仙途》(火龙果少侠)
《苏醒的妖龙之心》(千音丶)
《爱情不跑偏》(惊鸿)
《氪金魔主》(凰中鲤)
《封天一剑》(剑一一)
《谁触动了我青春的琴弦》(陈晓辉)
《都市修仙园》(步杨)
《穿越时间30天》(菠萝不酸)
《主角人生》(转述者)
《我的总裁老婆是女神》(无情)
《二十六座山脊》(钝刀老秦)
《我的华娱怎么不一样啊》(银河恶霸)
《幻世剑心》(天明若暗)
《血染天下神偷奴婢万岁》(无影脚)
《王者为尊:特工傲天下》(蜡笔没有芯)
《霸天逆血》(暗夜诡策)
《罡气冲霄》(风爆雷音)
《财富小神农》(十一班)
《水果王国》(超级学霸)
《凤栖流年》(陶小陶)
《凡人凡世烦人事》(懒汉瞎编)
《将军家的小农女》(爱哭鼻子的长颈鹿)
《鬼医小毒妃:帝尊,放肆宠》(灵夜雨)
《茗门闺秀》(嘉木)
《七国之王》(触手狐仙)
《此刻,我在等你》(别家小猪)
《韩娱之暗恋这件小事》(Mio澪)
《列国纪事》(草庐)
《夫人你今天修仙了吗》(凤多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