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名剑录记》 > 最新章节

《名剑录记》

名剑录记封面

作    者:慕容骏

最后更新:2016/3/5 13:39:29

下    载:( 《名剑录记》全文TXT打包下载)

另一个天下的另一个江湖,另一群人的世界,修文修武修仙修道,终极在哪里,神仙真的存在吗?一把剑一个故事,来自异世的他该何去何从? ...

《名剑录记》最新章节: 27、千秋宗主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冷冬觉得自己晕乎乎的在到处乱闯,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乱闯,也不知道闯到了什么地方。前方突然一亮,眼见着一轮满满的巨大圆月挂在天上,月光并不明亮,却散发着一股惨白,显得阴森恐怖。低头看,一片汪洋。     呃啊,又掉进了这个梦!冷冬一声叹息,已经明白了这是个梦,因为他做这个梦已经太多太多次了,自己还是那艘船,父母在上面不停地拨水,想要逃离这么个地方。     依旧是那个漩涡,冷冬现在已经不会挣扎了,任由海水对自己的抽打,跟随着漩涡里那股大力向下而去。他心里数着数,基本上三十秒以后自己就该醒了。     可是这次却没有,三十秒了,四十秒了,自己依然在不停的下坠、下坠,越来越深,下面是无尽的黑暗,仿佛地狱。     冷冬慌了,这种情况没有发生过,这次是怎么了?哪里不对了吗?冷冬想着,下落着,突然一道红光从下方射了过来,冷冬低头,吃惊到张口,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见两张血盆大口中闪着红光,直奔自己而来。口下面隐约看到两条滑腻腻的身体缠绕。     冷冬忽然坐了起来,却是一阵的头晕,眼前阵阵发黑,恶心想吐。约莫过了一分钟,他才从这突然坐起的脑部缺血的状态缓解过来,发现自己身处一间不大的草屋,身下一张竹床,身上盖着雪白的被子。     冷冬晃了晃头,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一切。牌子,那块从千秋洞里面找到的牌子。这东西之前一直放在自己的背包里的,但是因为在背包里一直都是怪怪的,好像是和那颗在碧月潭里找到的珠子有些相克,二者时不时地在背包里震荡一下,冷冬怕把自己那现代社会带来的“神器”——平板电脑打坏,便将这珠子取了出来,随身携带。     当日激战之时,哪知这牌子忽然发疯,一阵阵发热,那股热流阵阵射入自己的身子里,在身体里乱窜,似乎遥相呼应着身体里面的某种东西,搅得自己体内乱七八糟。冷冬不得不盘坐运功,来压制这种力量,可是无论如何也压制不住,这才有了当时阮青竹看到的他在那不停吐血的一幕。     虽然冷冬在那运功,但是所发生的一切大概还是知道一些,包括阮青竹二人逃脱,那牌子飞出,大战夜无痕。不过记忆只停留在这里,他就晕了过去,后面发生的一切全都断了片儿。     背包!冷冬扭头,这才松了口气,那铁皮箱子正静静的躺在自己身边。没丢就好,没丢就好,冷冬心里默默祈祷。     他便抬手要摸一摸这对自己来说相当重要的箱子,“铛”的一声,一物掉落在了地上,正是那折磨了自己甚深牌子,也不知它什么时候跑到了自己手里。     似是听到里面发出的声音,门开了,从外面呼啦进来了一群人,吓了冷冬一跳,打眼一看,竟然是那所谓的千秋派的那一群人。为首的那四个老者,率先来到了冷冬床前。四人都发现了那落在地上的牌子,皆是瞳孔一缩,不过却没人上前将其捡起,竟是都远远的绕了个距离,从两侧来到冷冬床前。     “小兄弟,你醒了!好些了吗?”之前那高个子的老者一脸的人畜无害,可是看在冷冬眼里却甚是惊悚。     “你,你们要干什么?”冷冬虽说不是害怕,但却觉得事情不妙,自己现在浑身无力,一口真气也提不上来,之前感受了一下,体内经络被之前那牌子上的热气冲的七零八落,乱七八糟,这状态打又打不过,还指望着和他们讲理不成?     “小兄弟不要害怕,我们不是仇人,我们又救了你,我想我们可以做个朋友什么的!”那个矮个子老者显得更慈祥一些,轻轻坐在床尾,轻轻道。     这一句还真是给冷冬拍蒙了,交朋友?凭什么?想起之前阮青竹对这群人的态度,似乎他们的门派有些奇异,而且这群人也并非对外人有什么好的感官和态度之人,现在却跑到这里要和自己交朋友,却是为了什么?冷冬脑中骤然一闪,千秋派,千秋怪,难不成这两者之间真的有什么关系?又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那块碧绿色的牌子,似是明白了什么。     “几位前辈莫不是因为它才要结交于我?”冷冬伸手一指地下,直接道出。     四人听到后都是面上一阵的尴尬,那矮个子的老者干笑了一声,“小兄弟还真是快人快语,我们也就实话实说了,不错,我等正是因为这个才想结交小兄弟的。”     “这东西你们认得?对你们很重要?”冷冬疑惑。     四人点头。     “既然重要,趁着我昏睡拿走就好了,有必要结交我么?”冷冬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     “事情并非如此简单。”这时,那长胡子老者说了话,“实话实说,虽然不光彩,但此物事关重大,在小兄弟昏迷之时,我等也曾试着拿走此物,但无奈我们都碰不得它,此物乃认主之物,小兄弟既然能驱动它,说明它以认你为主了。”     “还有这种事?”冷冬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万分的不信啊。一块破牌子,说的跟有了生命一样。     “小兄弟可知此为何物?”长胡子老者问道。     冷冬摇头。     “小兄弟应该知道我们是何门派的了吧。”老者又问。     冷冬点头。     “此物在典籍中记载,名为‘千秋令’,小兄弟可否能联想起什么?”老者手一指地上的牌子。     “你们,全都和千秋怪有关系吧!”冷冬当然早就有所怀疑,不禁就问出了来。     “混账,是千秋仙人!”那没长胡子的老者脾气似乎有些暴躁,一下子就崩了。     那矮个子的老者回头瞪了他一眼,长胡子老头儿也在后面拉了他一下,那老者才扭了一下头,没再说话。     矮个子老者这才扭过头来,又一脸慈祥的对着冷冬道:“小兄弟别见怪啊,千秋怪都是外界的称呼,而作为我们千秋派的仙师,派内都叫做千秋仙人。”     冷冬挑了挑眉头,一脸的无所谓,心道你爱叫什么就叫什么,关我什么事嘛!     见冷冬未加理会,老者继续道:“当年,本派老祖天云游历风华山,偶得一卷图卷,回家参悟三年,神功大成,连任多年武林盟主。后来老祖再临风华山,便在此开宗立派,初始不叫千秋派,而是以老祖为名,当时江湖人都称天云派。后来在扩宗修建时,发现后山已经坍塌的山洞,才得知自己当年所得卷轴乃是千秋仙人之物,洞内还有各种书卷行藏,据说三层洞内各有乾坤。从此老祖才将宗门改为千秋派……”     “等等,等等,”见老者还要继续说下去,冷冬不得不出声打断,心说我的天啊,你这是要从盘古开天地说起呀!冷冬本来并不是一个冷漠的人,而且有着母亲周冬冬的善良天性,只是他对这个世界本来归属感就不多,除了自己的师傅,可能也就剩下商洛那个小胖子让自己能够一想了,而且他现在特别想直接赶到云梦去寻找回家的线索,哪里还有心思躺在这里听一个老头儿讲这些过往之事,心躁难耐,所以他才出声打断。     “几位前辈,还没请教大名!”冷冬也不好直说自己没有兴趣,只得岔开话题。     “哦哦,对,老朽疏忽!”矮个子老者一拍自己脑门儿,然后一指自己,“老朽谭永岁,”又一指那个一直和他一起的个子高一点的老者,“这是陈长秋,因我二人都是千秋派的护法,所以名头也就叫做护法了。”说着,又一指后面那胡子特长的老头儿,道:“这位叫白髯真仙,白朝鹤。”最后指着那个之前教训冷冬的没胡子老者道:“他叫霹雳怒火,黄一冠。”     冷冬看了黄一冠一眼,心说他这绰号跟他这脾气还真是合适。     谭永岁继续道:“他二人是我千秋派五真人中人,我们像这样的共有一十二人,人称十二长老,所以小兄弟也可以叫我们四长老。”     冷冬不方便站起来,便在床上对着这些人抱拳,道:“小子见过四长老,见过各位英雄好汉。”虽说冷冬对他们不怎么感冒,但基本礼节还是要的,而且毕竟人家等人救了自己。想到救了自己,冷冬好奇问道:“谭前辈,那日我昏迷以后发生了什么?”     谭永岁也点了点头,早知道冷冬会问便娓娓道来。     原来冷冬晕倒之后,千秋令碧光笼罩,一直未曾散去。夜无痕忌惮绿光威能,一直不敢靠近。而众人一见前方的竟然是本门传说中的圣物,哪里还能按耐得住,呼啦一声将夜无痕三人围了起来。四长老更是迈步上前,拦在了三人与冷冬之间。     但其实四人都不是夜无痕的对手,就算是四对一也未必就有了胜算,更何况对方还有天鬼地煞二人。但千秋派专门针对这十二长老有一套大阵,名曰四象八极金灯阵,最少四人成阵。四人眼见前有劲敌,便摆出了这夺天地的大阵。     夜无痕本来就在忌惮千秋令上的碧光,犹豫着要不要放弃时,又见四老摆的金灯大阵,凭他多年经验,一见便知这大阵虽不完全,却并非自己等人能破得了的。所以眼见情势不好,便撒腿跑了。     这边众人见夜无痕三人就这么跑了,便过来要取千秋令观看,哪知上前之人纷纷被震了回来,大口吐血,均受内伤。最后,那千秋令一道碧光,射入冷冬手中。众人见此,便将冷冬带起救治,直到今日醒转。     冷冬听后点了点头,再次道谢几人救命之恩,心中也是暗叹自己还真是命运多舛,只是去靖王府看一看却惹出了这许多麻烦,暗暗发誓再也不没事找事,无事生非了。又看了一眼地上的暗绿色的千秋令,心中也是惊异之极,没想到这个世界如此多令人惊异之物,更没想到自己能遇上如此多的惊异之事。     他稍稍动了一下身子,觉得还是一阵的无力,体内的经脉也是乱成了一堆,真是各种事情都乱七八糟。他想着要不要先回三圣山养好了身体再去云梦泽,嗯,还要找到小胖子,和他说一下自己的情况才是。     这般想着,冷冬点了点头,又对着众人抱拳道:“各位救命大恩,小子记下了。暂时就麻烦各位了,小子也没什么好报答的,既然此物对诸位非常重要,”冷冬说着,一指地上的千秋令,“那此物就当小子报恩了。各位忙着自己的事情去吧,留我在这便好,等好些我便自去了。”     四个长老对视了一眼,那之前站在他床头,叫做陈长秋的高个子老者一脸苦笑道:“小兄弟啊,此物我们是拿不了的。而且……”老者嗫嚅着不好说下去,冷冬皱着眉头抻着脖子在听着,心说我东西都给你了,你拿不了我也没办法啊。“而且,典籍记载,千秋令出,千秋万岁,持令者便为千秋仙人的传人,更是我千秋派之主。”     听此,冷冬的表情一下子僵在了脸上,心中却是五味杂陈,精彩至极。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老者说着,呼啦一声,之前众人全都跪伏于地,叩首高呼:“千秋之主,千秋万岁!”连呼三声。     噗,冷冬差点又吐血,脑子完全没反应过来,被这群人给吓到了。     “各位,搞,搞错了吧!”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宗主,”谭永岁站起,来到冷冬跟前,“我等知宗主没有准备,可是此事千真万确,宗主让我等有幸在有生之年见到千秋令这等宝物,我等都感激宗主大恩大德。”     呃,冷冬就觉得顺着自己的头发到额头,不停地往外面蹦着各种形状的冒号,一团乱糟糟的。     “各位,你们肯定是搞错了。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何门何派?从哪儿来又要到哪儿去?你们对我了解多少?”一连串的问题,冷冬心说我问死你们。“你们一点都不了解我就敢叫我来当派主啊?”     没想到,却见众人摇了摇头,那脾气暴躁的黄一冠开了口:“其他我等一概不管,既然千秋令认你为主,你就是仙人的传人,便是我等之主,我等誓死追随。”说话瓮声瓮气,叫人不容置疑。     冷冬抚额,心道当真是有口说不清了。     长胡子的白朝鹤道:“宗主不必多虑,我等必然誓死追随,宗主还要静心休养,伤好后切随我等去风华山,如今千秋派正值内乱,全等宗主搭救。”     呃,还他么是个烂摊子。冷冬欲哭无泪,大被蒙脸,蹬腿撒娇:“我不去我不去,我才不去什么风华山!”说着又将被子从脸上掀开道:“几位,我真的当不了,也去不了什么风华山,我还有别的事情,你们就饶了我好么?”     “宗主累了,还要养伤,我们还是退下吧,让宗主多休息!”谭永岁没让冷冬再说下去,大手一挥,众人便鱼贯而出,剩下四个老者都和冷冬道了个别,也纷纷退出。     冷冬眨了眨眼睛,当真是不知所措,只想大声骂娘,可鉴于他的家庭教育,根本就没有骂过,还真开不了口,也不知从何骂起,只得捂着大被一阵的哀嚎。     哗啦,门外传来陶瓷破碎声,接着便是一阵的打骂之声,冷冬支起了两只耳朵,细听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www.zhulang.com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名剑录记》第一卷迷踪
楔子
1、阴阳道
2、异天下
3、玄妙功
4、云中镇
5、小胖子
6、碧月潭
7、接天阵
8、千秋洞
9、名剑录
10、陶风灵
11、甘泉城
12、洛东商
13、授武位
14、寂灭宗
15、射杀阵
16、迷踪剑
17、寻龙尺
18、十八泉
19、青龙江
20、益都城
21、程楚峰
22、捕头门
23、靖王府
24、王府战
25、千秋派
26、千秋令
27、千秋宗主
小说推荐
《仙武召唤系统》(我真是老王啊)
《女子监狱里的男医生》(腥红之月)
《归零回忆录》(零家族长)
《爱情公寓之大力的正式男友》(h时雨)
《时空妃来缘》(泡沫芸)
《我,不当战神!》(端木云鹏)
《皇后弱弱弱》(拂夜钓月)
《英雄联盟之飘渺的梦》(曹止)
《挽红楼之玉舞九天》(闲听冷雨)
《兵王传说》(柳叶刀)
《魔尊六界》(望天路)
《放肆爱》(元玥)
《我的房东女神》(七月安生么)
《撒旦倾情:邪魅总裁的烙痕》(拥海入林)
《王狮荣耀》(顾家雨兮)
《异界召唤之千古群雄》(东天不冷)
《舍我妻谁》(圆不破)
《大国崛起1467》(三侯之章)
《猫咪宠进宫:一岁皇后》(可乐乐)
《闽州》(我是许阿梁)
《长生启示录》(半杯奶牛)
《难言之影》(完全病死手册)
《破凡入臻》(璃妄)
《新世纪》(小龙龙)
《诸天最强大佬》(七只跳蚤)
《网婚小娇妻,韩少夜夜宠》(苏执晔)
《驭夫三十六计》(白云舟)
《新生之纪元》(本源之水)
《凯尔西斯启示录》(沙老板)
《十八岁生日》(茨悦己)
《墨泉传》(爱睡大懒觉)
《左手掌纹》(joker杲)
《火影之系统让我搞死它》(老孟遥)
《花样快穿狂炸天》(小妖无邪)
《神医再世》(瓜田李夏)
《文娱抗日上海滩》(清唱华年)
《侦探时代》(波什公爵)
《陌澜之缔诀歌:素手遮天》(琳樱寒月)
《脂粉红颜》(胡椒木)
《花都超品医圣》(鱼非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