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九武至尊》 > 最新章节

《九武至尊》

九武至尊封面

作    者:素菜牛丸

最后更新:2016/1/22 10:44:13

下    载:( 《九武至尊》全文TXT打包下载)

凌霄大陆,万族林立,群雄割据。一个个绝世天才如雨后春笋涌现,在这最富有传奇色彩的年代,热血激烈的争夺属于强者的荣誉,追寻着移山倒海,飞天入地的强大力量。陆禹困境而出,仅凭手中三尺锋芒,披荆斩棘,闯入这个广袤无际,又是精彩绝伦的武者世界,演绎着自己的传奇!九武至尊,横扫八荒! ...

《九武至尊》最新章节: 第十章 炼体五阶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阴暗的山洞内,寒风习习,洞外正是炎热的夏季,而此处,却是寒冬浓浓。     此时,在洞穴正中央,一个少年正盘膝而坐,在小水洼边吐纳修炼。水洼之内,寒气袭人,少年嘴巴微张,口鼻一呼一吸之间白雾缭绕。     少年的眉头微微的紧皱着,承受着体内真元力一遍一遍的洗刷。     已经整整三十六循环了,也已经是他第三次冲击那一道壁障了,这一次不能再失败,否则便只能放弃这一次机会,强行继续的话会给身体带来想象不到的伤害。     “哎,这小子……”在少年的身边,一道虚影凌空而立,眉宇只见也是泛出了点点担忧。     这两人便是陆禹和凌战,自从找到这个至阴的山洞之后,陆禹半个月时间来几乎每天除了睡觉,其余的时间都泡在了这边修炼。     上午在山洞之外继续锻炼身体和接受凌战的药浴,下午则是进入到山洞之内借助阴寒之气进行修炼,一方面炼化体内吸收的药力,阴阳调和,一方面则是巩固自己的真元力。     这样双重的修炼之下,陆禹的修为进度可谓是一日千里,半个月的时间就隐隐的有突破到炼体五阶的迹象,跨级突破!     要知道从炼体三阶迈入炼体五阶寻常人没有七、八个月的时间是不可能的,而他短短半个月时间做到了!足见恐怖程度,这其中自然是少不了那一颗坚定地心和刻苦的训练,同时先天方面神武血脉和阴阳相重的条件也是给予了他巨大的后盾。     今日,陆禹在修炼完毕准备收功的时候突然感受到了一丝号召,仿佛炼体五阶近在咫尺,自己迈出一步便能踏入一般。     这是突破之前的征兆,为此,他选择了冲击炼体五阶。     但是很可惜,或许是真的未到时机,他的冲击显得尤为艰难,前两次都失败了,要是常人恐怕早已放弃。毕竟这样的冲击失败是武道之上常遇到的事情,一次不成还有下次,没有必要拼命!     更主要的是这样的冲击对身体带来的负荷是难以想象的,一般人根本无法坚持第二次,何况是第三次,也只有陆禹,身体强悍到了恐怖的程度,加上那让人叹然的坚强意志,才能够坚持下来。     “最后一次,不能让他继续胡闹了,修炼之途,漫漫长路,岂是能够一步登天的?哪一个强者不是一步步的走过去的,他未免着急了一些!”     想到陆禹那坚定的眼神,凌战暗暗叹息,他知道,陆禹背负的东西太多!明天便是那所谓的族比报名的时间,而报名的最基本要求便是进入炼体五阶。他太迫切变强大了。     但是即使如此,也需要好好的顾全自己的身体,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凌战微微朝前迈出一步,做好了准备,随时准备阻止继续的陆禹,一旦这一次失败,说什么也要让他放弃,等到下一次再说。     陆禹紧咬着牙关,脸色略显苍白,冷汗淋漓,身上的粗布麻衣已经被冷汗侵湿,额头上的汗水不断的朝着下方渗去。     身体微微颤抖,他此刻已经开始了最后一次的冲击,那道无形的枷锁,炼体五阶的壁障他清晰的感受到了。     调集体内所有的真元力,仿佛潮水一般一鼓作气的朝着那边冲击而去!     这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这一次的失败意味着什么陆禹很清楚,那将意味着自己直接失去这一次参加族比的机会。     “给我破!”在心里暗暗的怒吼,全身的斗气这一刻仿佛沸腾了一般朝着那一道壁障冲击而去。     一次、两次、三次……十多次的撞击壁障开始有一些晃动,同时,陆禹也是承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嘴唇一片苍白,没有了丝毫血色,牙关紧咬,发出嘎吱嘎吱的呻.吟声。     “该死的小子,给我停下来!这样不行!”感受到陆禹的痛苦,知道这一次估计又要失败了,凌战有一些着急的喊道。     这样强行的支持只会给自己带来伤害,严重的话伤及经脉就麻烦了。     上前一步,伸出手,他准备阻止王辰继续修炼。但是就在伸手的那一瞬间,他感受到了一股能量,一股强大的精神能量。     这一感受让凌战的手顿在了空中,脸色几番变化,缓缓的收了回来。     那是陆禹坚强的意志,那是他不屈的精神!     “好吧,让你进行完……”想到陆禹背负的东西,想到之前那坚定的眼神,凌战妥协了。多少年来,这是他第一次妥协。     “不行,不能放弃,一定要成功,不能被这个失败打倒,多少苦自己吃过来了,承受过来了,难道要在这边放弃吗?”而此时,感觉到一丝后继无力,陆禹在心中不甘的怒吼。     紧咬牙关,再一次发动了最后一击,这一刻,全身的真元力集中在了那一区域,这一刻,他将所有的力气都使了出来,仿佛耗费了自己一辈子的气力最后一搏。     似乎感受到陆禹的愤怒和坚强,真元力仿佛一柄长矛一般再一次朝着壁障发动了绝对冲击。     真元力接触那一层壁障,仿佛无边的海洋,柔软无比,硬是发挥不出力气。     真元力步步为营,一点点前进,一点点撼动,巨大的痛苦,陆禹忍耐住了,无力的感觉被摒弃到一边,剩下的只有一颗坚定不移的心。     一厘一毫的冲击,一厘一毫的突破,过程显得漫长而僵持。     “轰……”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巨大的爆破声传来,下一刻,世界逐渐安静下来。     和上一次突破到炼体三阶的感觉一样,一切来的快去的也快,仿佛没有发生过。     但是陆禹却是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变化,眼前一亮,世界变得精彩起来。     浑身无力的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力气在迅速的回归,感觉到之前消耗一空的真元力正在用恐怖的速度恢复着!     外界元气沿着自己的口鼻迅速的进入体内,补充道经脉当中,一点点的开始充实起来。     许久之后,陆禹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睁开了眼睛,一道锐利的眼神一闪而过,在阴暗的山洞内仿佛一柄明晃晃的长刀闪过。     炼体五阶,他成功了。     “该死的小子,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吗?!跨级突破,他娘的!”见到少年睁开眼睛,在他身边的一道虚影带着一丝愤怒的问道。     “有没有感觉哪里不对劲!”紧接着有一些担忧的问道。自己欺身上前也是一番仔细的观察。生怕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没有,不过有一些累罢了!”见到凌战的举动,陆禹的心中划过一丝暖意,逐渐扩散,这样的关心,这样的体贴,自己多久没有感受过了?     “哼,混蛋小子,下次再给我这样看老子怎么收拾你!”确定陆禹没事,凌战这才松出一口气,紧接着又开始骂骂咧咧起来。如今的陆禹可是他唯一的希望。     但是,担忧过后是深深的自豪和欣慰。     如今,距离陆禹迈入炼体三阶不过十余天的时间罢了,短短的十余天时间他直接冲到了炼体四阶巅峰,今天更是在自己都不看好的情况下靠着坚强的意志奇迹般的冲破了枷锁,迈入了炼体五阶的行列,着实让凌战大吃一惊。     如此天赋实属罕见,这样的修炼速度要是被外人知道估计这个月城起码是要疯狂了吧。一个月连续跨越三个阶段,想来都让人有一些难以置信。     当然,更主要的是那一颗坚定不移的心,那一股信念,武道之上,路途漫漫,有多少天才便是因为迷失了本心,迷失了自己的信念最后陨落了?这样的信念比什么都要重要。     “炼体五阶!”感受着体内充盈的真元力,陆禹喃喃自语着!没有想象中表现出兴奋地模样,而是紧握着拳头喃喃自语。     眼神如刀一般划过每一个角落,充满了坚定的神情:“哈哈!明天族比该报名了!”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www.zhulang.com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九武至尊》作品相关介绍
《九武至尊》各类等级
《九武至尊》正文
第一章:一息若存,希望不灭!
第二章 神武血脉
第三章 身体之谜
第四章 唐明
第五章 战书
第六章 特训
第七章 修炼
第八章 千斤之力
第九章 至阴寒潭
第十章 炼体五阶
小说推荐
《快穿:时空旅行者》(鬼稚)
《无敌强者》(寒末)
《最佳恶婿》(流浪的法神)
《超神学院里的学霸》(黑血粉)
《玩宋》(春溪笛晓)
《穿越成男主》(好吃的咕咾肉)
《惊世艳妃龙狂天下》(雪花糖~)
《月亮有你一半圆》(翘摇)
《邪瞳诱惑》(猫头)
《既然敢负心》(繁荣落尽)
《一曲琉璃红颜老》(悬浮的爱)
《不良人之玄冥小兵》(北境守夜人)
《千古一后》(馨宁)
《血色琉璃为君开》(凤涅槃)
《倾我三生三世许你一生安宁》(卿月涵)
《血族先生,你撩到我了》(顾念Fairy)
《屠神路》(你猜我猜不猜)
《天命之元》(淼岩)
《对眼》(山牙子)
《龙佑三国》(卡卡罗特)
《魔兽世界中的人类祭司》(若干年前)
《礼宋》(失落的章鱼怪)
《非爱你不可》(祁欢)
《我的卡片》(玩弄天下)
《过期总裁,前妻有喜了》(廿三)
《流逝的美丽》(瑶环)
《帝少溺爱,呆萌小青梅》(姜瑾颜)
《女扮男装之彼夏未央》(浅夏末)
《三界之逆而成仙》(萧风言)
《混乱三国记》(云霄天佑)
《囧在江湖》(极度囧无语)
《冤家不要躲》(棠霜)
《父债女不还》(采薇)
《潜水大师》(不二鱼)
《猎星》(壹炎)
《荒渊魔神》(初秋陌年)
《三生之中遇见你》(青草这样绿)
《这年头,皇帝也疯狂》(筠晓丫)
《剑道浮欢》(医家小林)
《北方南方》(止战于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