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至阳精血》 > 最新章节

《至阳精血》

至阳精血封面

作    者:泗水木

最后更新:2016/1/22 9:37:03

下    载:( 《至阳精血》全文TXT打包下载)

盘古开天辟地创造了美好世界,在他将死之时,一滴蕴含盘古帝纯阳之气的精血遗落人间,人称至阳精血。相传这滴精血每隔五百年便会降临人间一次,附于初生婴儿的体内随其一同发育成长,传言它代表着盘古帝的重生,拥有它等于拥有了足可以毁灭天地的力量,这也诱使一些心术不正的邪恶之人对它垂涎三尺..... ...

《至阳精血》最新章节: 第三十章:突生异变 三

进到屋内,李红兰随手关了房门,打开衣柜收拾着美姬需要的被褥。     “美姬姑娘老家是哪里人?怎么独自一人来到这偏僻的小村落,外面的世道可是不太平,你一个人可要当心啊。”     李红兰一面收拾着,一面不经意间的拉着家常话。美姬淡淡一笑,缓缓走到桌边坐下来,饶有意味的盯着李红兰的背影,道:“夫人可是想问,我是不是从景罔市来的。”     李红兰手上的动作瞬间一滞,整个身子宛如定格住一般。半晌,才缓缓转过身,盯着美姬的双眼,脸上阴晴不定。     “你果然不是仅仅住一晚这么简单,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故意接近我儿子,究竟出于什么目的。”     “呵,夫人还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来这当然是要归还原本就属于你的千年玄魄。至于我是什么人,难道我说的还不清楚么?”     美姬淡淡说道,手中已多了一个白玉小瓶,把玩了几下,这才递于李红兰,美眸一眨不眨的盯着李红兰脸上的表情。李红兰紧咬着下唇,犹豫片刻,伸手接过来,道:     “瓶子我收下了,不过美姬姑娘所说的什么千年玄魄,倒是让我迷惑不解。”     “哦?夫人不知道?”美姬疑惑的盯着李红兰,见她也是一脸的不解神情,似是不像在说谎话,不禁愣住了。     “那夫人能否告诉美姬,这瓶子,夫人是从哪里得到的?”     “这个,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恕我难以奉告。”李红兰带些悲伤的语气说道。     美姬不禁再次一愣,看她的表情,词里行间,都难掩悲戚之情,似是这中间另有什么隐情。不过美姬此次来访的目的只有一个,相对其他而言,已经都不重要了。只听美姬又淡淡说道:     “这个倒无妨,不过有件事,想必夫人定是知道。”     “哦,什么事?”李红兰不禁疑惑的问。     “夫人既然收下了瓶子,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夫人这算是默认了瓶子就是你的。”见李红兰沉默不语,美姬忽而神秘一笑,继续说道:     “其实,美姬只想知道,那日在医院,夫人用这瓶中的小红点救下一位亲人,此事应该不假吧。”     “什么小红点,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李红兰脸色一变,眼神飘忽不定,竟不敢直视美姬,慌乱收拾着刚才拿出的被褥。     “哦,是么?既然夫人不愿说,那么…”美姬忽然站起身,颠倒众生的含情目闪出摄人的光芒,整个房间的温度仿佛瞬间下降了好几度,只见美姬俏脸之上不带一丝表情,冷冷说道:     “那么就由我来说,如果我猜的不错,那不知名的小红点就是一丝血液,而这丝血液却来自一滴精血,这滴血与其他普通的血不同,它不腐不化不朽,不溶于世间万物。但偏偏让人怪异的是,这不溶于世间万物的血液竟能溶于一个人的体内,而那个人,就是你的儿子王允浩,是吧。”     美姬的这番话,让李红兰身体再次僵住了,手上死死的抓住刚拿起来的红色床单,浑身颤抖着。只见李红兰缓缓的转过身,毫不畏惧的迎上美姬摄人的目光,颤抖着声音说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是谁派你来的?”     美姬没有理会李红兰,而是再次向前靠近一步,咄咄逼人盯着李红兰继续说道:“你就是十年前从章家血案中唯一侥幸逃出的人,而这王允浩,你的宝贝儿子,其实是章家仅剩的唯一血脉。这,是也不是。”     美姬冷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情感,但在李红兰耳中,这番话像是火山爆发,又像是洪水泛滥,让她心底最后一道防线顷刻间瓦解,再也不能强自镇定。只见李红兰全身剧烈的抖动着,脚下踉跄站立不稳,瘦弱的身体重重的跌坐在床边,颤抖的嘴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此刻的李红兰看起来仿佛瞬间苍老了许多。     “看来我的猜测都是真的,他果真是我要寻找的人。”     美姬望着李红兰的表情喃喃自语,身上的气势顿然消散。刚才自己故意散发出气势,目的就是要李红兰内心彻底崩溃。虽然李红兰没有承认,但她那剧烈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此时美姬表面上看起来依然平静,但内心已是汹涌澎湃,激动不已。这时,李红兰“嚯”的一下站起身,死死的盯着美姬,眼神中竟显现出一股生死决别之意。     “是又怎么样,难不成你也是来杀我们的?想动允儿,先杀了我再说。”     李红兰说着,不知什么时候手中已多了一把剪刀,刀尖径直指向美姬。美姬听完李红兰的话,心中的狂喜再也按捺不住,尽管自己已经猜想到了,但是,听到李红兰亲口承认,仍是激动万分,一直寒如霜降的俏脸终于融合,宛如寒冬的傲梅一般绚丽开放。只是,当她看到李红兰的动作后,眉头又皱起,不过瞬间便明白过来。     “夫人,想必你一直都误会我了,我若是来杀你们的,刚才吃饭的时候就是最佳时机,还岂会等到现在。”美姬淡淡说着,但见李红兰仍是一副不相信的模样,只得再次耐心解释道:     “十年前,景罔市发生了一件灭门惨案,章家夫妇惨死家中,而所有人却不知道在惨遭杀害之前,他们刚诞生下一个男婴。”     “这些事你怎么知道?我们还没来得及通知任何人便…哎,只怕他们都还以为婴儿早已经胎死腹中。”李红兰震惊的问道,随后长叹一声,神情悲戚。     “呵,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美姬淡淡说,随之神情肃然,脸上浮现出回忆之色。     “那婴儿自出生之际,体内就附带一滴纯阳精血,它的气息感应强烈,我和大人便是循着这气息追踪到那,可惜,我们还是迟了一步,我们到那的时候,章家大宅一片火海,而章家夫妇均惨遭杀害,我和大人便于那贼人一番生死搏斗,而大人中了他们的奸计,最后两败俱伤。想必那时,你抱着婴儿刚刚逃走。”     “纯阳精血?原来老先生口中说的一物竟是精血。如此说来,是你为我争取了逃走的时间,你还是我的救命恩人?”李红兰半信半疑的说道,心中却已是有些信了,因为她的话和老先生说的几乎无差,不知不觉间握着剪刀的手放了下来。     “恩人倒谈不上,不过你你口中的老先生又是何人。”美姬淡淡问道。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这瓶子的来历么,便是这老先生赠予我的。”李红兰望着手中的白玉小瓶,感慨着说。此时,李红兰已经放下了戒心,她已经确认,眼前的这个女人不是来害允儿的。     “哦?这老先生姓甚名谁?现在在哪里?”     李红兰凄然一笑,道:“我只知道他的面貌,其他的我一概不知,老先生为了救我,已经驾鹤西去了。”说着,李红兰情不自已的抽泣起来。     “那晚,我从章家逃出后,便遇上了老先生,老先生不知用什么办法遮蔽了允儿体内精血的气息,随后便准备带我到这旺山村。只可惜,半途中,竟又遇到了那贼人,那人的眼神我永远忘不了,他便是那晚杀害我家老爷夫人的两个蒙面人的其中一个。老先生为了遮蔽允儿体内的气息,本已是气血耗尽,自不是那坏人的对手,为了帮助我逃脱,老先生,老先生…”     李红兰再也说不下去,掩面小声抽泣起来。美姬不禁也有些动容,心中迷雾丛生,问道:“夫人,切莫过于激动,能否将这其中的曲折告知美姬。”     房间内,一位少妇坐在床边在低声诉说,时而长声叹息,时而掩面哭泣,似是在倾诉着令人悲痛难忘的陈年旧事,而另一位妙龄少女亦坐在床边,面带伤感,时不时的出言安抚少妇几句。     良久,曲终人散,少妇止住了哭声,双眼却已红肿,滴滴泪痕尤为人怜。这时只听美姬说道:“想不到这其中还有这般曲折故事,这么多年来,想必夫人受不了委屈。”     “这点委屈算的了什么,只要允儿能够安然无恙,我即便是死也瞑目了。”李红兰擦拭下脸庞的泪痕,一脸诚恳的对美姬说道:     “眼下允儿还小,这血海深仇还是暂时不让他知道为好,刚才你的建议我也仔细考虑了,你说的在理。我和二牛都手无缚鸡之力,万一有天他们发现了允儿,纵是我万死都对不起泉下有知的老爷、夫人。如此也好,由你保护他,我也是放心了,这样吧,明天一早你便带着允儿离开,去找你所说的千音大人。或许有朝一日,允儿还能报得这血海深仇。哎,想不到允儿还真是天生异人,想不到当初我的一句戏言,如今却成了真。”     听着李红兰有些自嘲的话语,美姬心中亦是感慨万千,不过随之有些担心的说道:“想必你丈夫还不知情,我如此贸然带走他,你丈夫会答应么?”     “这个美姬姑娘不必担心,我自由办法。”李红兰强颜一笑道,随后仿佛又想到了什么,起身来到衣柜旁,从最里层拿出一个暗黄色信封,将白玉瓶一同递给美姬。     “美姬姑娘,这个你一同拿去,想必有一天允儿会用的到,这封信,是我来到这不久后就写好了,我是怕哪天我遭遇不测…上面写的是关于允儿的身世,希望你能够代为保管,如若哪天我不在了,允儿也成年了,你再给允儿看。答应我好么”     美姬定定的望着手中的白玉瓶及有些泛旧的信封,默默放入怀中。李红兰这才彻底放下心,抬头望了望门外,道:     “咱们只顾着说话了,想必这会允儿也打扫的差不多了,二牛也应该回来了,咱们出去吧,别让他们起了疑心。”     美姬点点头,随李红兰又来到大厅内,却见王允浩独自一人坐在椅子上闷闷不乐。李红兰不禁一愣,问道:“允儿,你爸还没回来呢?房间打扫好了么”     “我爸还没回来呢,房间早就打扫好了,妈,你们两个在屋里干嘛呢,呆这么久”王允浩闷闷的回答道,眼睛却看着美姬。     美姬当然懂王允浩的意思,微微点头道:“放心吧,已经给你母亲了。”     王允浩这才把目光转向李红兰,见妈妈也点了点头,沉闷的小脸这才有所缓和。这时,只听屋外响起了开门声。     “可能是二牛回来了,喝点酒,话就多,呆了这么久。”李红兰说着皱了皱眉头。     果然,不多时,王二牛走了进来,看到屋内还站着人,不禁一愣,道:“这么晚了,你们怎么还没睡呢?”     “你不回来,谁敢睡呢,允儿还等着你陪他唠嗑呢,你倒好,一去就是这么久,枉你走时我还特意交代你呢。亮子那边怎么样,都说好了吧。”李红兰有些责备的说道。     “嘿嘿,一个没留意,话就多了,下次不会了。那行吧,天也不早了,咱们都快些睡吧。”王二牛憨憨笑道。     李红兰点点头,不经意见看到王二牛两手空空而回,不禁疑惑的问:“二牛,篮子怎么没拿回来?”     王二牛一愣,恍如大悟,道:“哎呀,光顾着聊天了,竟落在亮子家了,要不我现在去拿回来?”     “算了,天都这么晚了,明天再去也无妨,你什么时候记性变得这么差了。”李红兰说着看了看屋外,天都这么晚了,为一个篮子再跑一趟,实在不划算。     王二牛嘿嘿笑着,看了一眼王允浩,道:“那个,今晚我和允儿睡吧,这么久还没和儿子好好聊过呢。”     王允浩一愣,有些胆怯的说道:“爸,你现在不说梦话了吧,你别半夜老吓我。”     “傻儿子,爸爸什么时候说过梦话了,哈哈,走吧走吧。”     “行行行,今天你是寿星,你说什么都依你。”李红兰又好气又好笑,故意狠狠瞪了王二牛一眼。     王二牛嘿嘿笑着,领着王允浩去了里屋,李红兰则是带着美姬去了偏房。屋内已被王允浩清理过一遍,倒是也蛮干净。李红兰边铺着床褥,一边笑道:     “我家二牛,一喝酒话都多,都变得快不正常了,呵呵。”     “哦,夫人这话怎么说?”此时美姬也心情大好,不禁好奇的问道。     “他这个人呐,夜里爱说梦话,允儿小时候跟我们一起睡,半夜都被他吓醒,一哭就是一整夜。后来二牛说什么也不和我们睡在一起,直到允儿大了,分房睡了,二牛这才又搬了回来。想不到今天他又让允儿和他睡,夜里两人又不知要闹多少笑话了。呵呵。”     李红兰说着兀自笑了起来,一旁的美姬却突然冒出一股不好的预感,而且这股不安感越来越强,使得她坐立不安。突然,美姬看向李红兰,问道:     “二牛哥平时也是这么粗心么?”     “哦,你是说篮子的事吧,其实二牛外表看着粗狂,其实心里细腻着呢,那个篮子还是几年前我生日时他买给我的,可能今天喝多了,一时忘了吧。咦?美姬姑娘,你问这干什么?”     李红兰随意的说着,转头却看到美姬一脸严肃的表情,不禁出口问道。但此刻,美姬已经听不清李红兰再说什么,一个危险的讯号在她心头迅速蔓延。突然,美姬嚯的站起身,一直平淡的俏脸霎时变了颜色,只听她焦急的大喊一声:     “不好,中计了,王允浩有危险。”     ;

《至阳精血》正文
楔子
第一章:借体重生
第二章:厄运前夕
第三章:灭门迷案
第四章:老师也敢调戏?
第五章:毒蛇事件
第六章:何晓亮的诉说
第七章:旺山村的传闻
第八章:暧昧的救人方式
第九章:担忧
第十章:奇迹出现
第十一章:神秘的小瓶子
第十二章:擦肩而过
第十三章:最苦女人心
第十四章:祸起萧墙
第十五章:她是我女朋友
第十六章:打不过还不让偷袭?
第十七章:胭脂之争
第十八章:漂亮的翻身仗
第十九章:跟踪
第二十章:奇怪的病人
第二十一章:捉奸
第二十二章:萧家兄妹
第二十三章:遇袭
第二十四章:敌友不明
第二十五章:是人是鬼
第二十六章:蛇蝎美女
第二十七章:来者是客
第二十八章:突生异变 上
第二十九章:突生异变 二
第三十章:突生异变 三
小说推荐
《瓦罗兰的守望者》(一世沉沦)
《至尊神相》(鱼网)
《幸有我来山未孤》(顾攸)
《大明帝师》(今晚又打老虎)
《巡行》(守门小丑)
《梦灵人》(孙韵杰)
《侠风行》(最毒的毒)
《灵动天下》(乱炖茄子)
《魔教教主问天》(将军赞)
《极致生活》(三眼皮)
《《他来了,请闭眼》听说大神是萌骄》(桑扇)
《绯色交易:隐婚总裁请节制》(微心尘)
《鹰王的侍妾》(伊人)
《讨债人》(贪焰之火)
《桃花朵朵开:王妃在农村》(旒紫云)
《大秦帝国之二世》(以一客)
《奸雄的妻奴之路》(青涩凉糖)
《纨绔邪帝》(白果叶)
《破窍九天》(月华泪)
《百度宅男当崇祯》(云和山的此端)
《我的修罗男友》(月倾歌)
《难问永生》(尽欢纵歌)
《废土》(黑天魔神)
《九尾佳人》(殇觞裳)
《银山少年》(余力禾)
《修真从武侠开始》(EK巧克力)
《赘婿之好运当头》(背水毅战)
《那个大佬被打了》(代江)
《平倭传》(糙汉陈默)
《霸道将军绝色妃》(恋蝶之影)
《军魂之路》(破山击水)
《灵界契约者》(不偶尔)
《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悦夏)
《醉卧都市》(小强也坚强)
《心有夷光》(酒馬)
《黑暗重返》(我爱哭)
《嫡妻上仙》(w仅知)
《卡牌至尊》(啤酒时代)
《爱的存折》(一滴水映世界)
《地府劳工》(野草有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