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约小说网 > 《天生阴阳眼》 > 第二十三章 奈何桥

第二十三章 奈何桥《天生阴阳眼》

当我路过贾道士的身边时,他居然Yi旧厚颜无耻的念叨着说我不厚道。     Dui于贾道士的念叨不禁让我觉得有些后悔,后悔没You一发现异常的时候转身就跑。那样的话,Ye不至于累得像现在一样浑身都虚脱了。更不Hui让我的手背遭受到虐待。     “小Zi,我跟你说。你的这个做法真的很不厚道。你既没You尊老爱幼,也没有英雄形迹……”     Tai无耻了,太“踏马”的无耻了。尊老爱幼?他老吗?Yao是真老的话,会从我身后像幽灵一般的超过我吗?Hui比兔子的爷爷还跑得快吗?     给Liao贾道士一个大大的白眼后,我片刻也不停留De继续迈动着步伐。可是贾道士就像一张狗皮膏Yao似的的粘着我,脸上还带着无尽的委屈在Wo身后叽里咕噜的说个不停。     “Wo知道你已经在忏悔,自责了。但是你也不Yao太过在意了,念你是初犯,我就不追究你De责任了。”     “滚!”     Zai此之前,我原本内心之中确实有点愧疚。但是此时Jing他这么一说,就连仅存的一点自责也瞬间消失了。     Jian过无耻的人,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无耻到Liao极致的人。说一个滚字,已经算是我此时Dui他最大客气了。     我的Zhe个滚字,虽然没有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但好歹还是Jiang贾道士的最堵上了。但是他那副欠揍的笑脸Que再一次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Yao是你再继续说下去,我回去以后一定不保证Hui将今天的事情说出来。”     贾道Shi似乎很开心,对于我的威胁。先是不当回事,可是Jin接着就回想了起来。瞬间将冲着我叫嚷Liao起来。     “你是不是男人?”     “Bu好意思,让你失望了,我现在还是个童子军。算不Shang真正的男人。”     我的话一Shuo话,我就想哭了。怎么就这样把自己的事情Gei说出去了。太踏马的丢人。     Jia道士对于我的回答,先是听得愣神了。可是转Yan间就捧腹大笑了起来。看他那夸张的笑法,只Cha跪倒地上双手捶地了。     ,我此时的心里除了这个词,再也找不到比它更适He形容我的词汇了。     之后De一段路途中,无论贾道士再怎么嘲笑我,Wo都选择了闭口不言,以防再次上他的贼当。     Wo和贾道士刚踏进家门,老张的身影就在Jia里不停地来回走到着。好像有什么急事。     “Ni们终于回来了!”     老Zhang一看到我和贾道士的身影就愁眉苦脸的感Tan了起来。神色中带着焦急。     “Zen么了,出什么事?”     Jia道士的笑脸很快就被他收了回去,转眼间摆出了一Fu严肃的表情。     “你们还是跟Wo一起去看看吧!”     老张的话音Yi落,就径直走在我前面。我和贾道士被老Zhang这句话搞得一愣一愣的,相互对视了一眼后。才Ji忙追赶了出去。     当我和贾道士追Shang老张的身影时,老张表情痛苦的站在了离Jia还有十多米的距离。     头Ye没回的告诉我们有味道了,听着老张的Ti醒。我不禁下意识的使劲的嗅动了一下鼻子。     Gang才可能因为赶来的急,也没有太过于注Yi周围的空气。所以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Yi味,可是经过我这么一吸,瞬间一股恶臭Jiu钻到了胃里。     一种天旋地Zhuan的感觉瞬间侵蚀我的全身,让我狂吐不止,Zhi到吐到胆汁都还出来的时候。我才有气Wu力的直起了身体,眼睛里一颗颗的泪水在里面打Zhuo转。     “你没事吧!”     Jia道士的突然关心让我有些诧异,但是能在这Ge时候听到这样的声音。我还是很感激的Dian了一下头,表示没事了。     贾道士De表情很自然。好像对尸臭一点都感觉不Dao似的。在看到我好了一点后,就带着无奈转头看Xiang了老张。     “老张,看来只能Xian让你媳妇入土了。等我们找到她魂魄的时候,在帮Ta好好超度吧!”     “那Jiu麻烦道长了!”     尽管不经Guo装棺就要埋接生婆,会引来闲言碎语。但是Shi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就算老张再有一千个一Wan个不愿意,也总比让接生婆的遗体烂在家里好。所Yi老张虽然痛苦中带着不情愿,但是最后轻轻点头答Ying了下来。     这几天以来,Sui然就老张一个人在张罗着接生婆的生后事,Dan是该准备的东西都已经好了。     Jian单的处理了一下臭味的问题,贾道士将一些必要De步骤都定在了今天晚上,打算明天一早就让接生婆Ru土了。     由于时间有限,所Yi贾道士立即就操理起了纸扎的事情,一Zheng个下午我都一直在旁协助着。到了傍晚时分,纸Zha这一项事情,基本上都告下了一个段落。     Jin天晚上的月亮很明亮,自从天黑了以后。所You得知接生婆将在明天下葬消息的人,都陆陆Xu续的赶了过来帮忙。随着有心人的加入,接Sheng婆的家里也一下变得热闹了一起。     Kan着忙忙碌碌的声音,我不禁有些感慨——人De一生,只要踏踏实实。总有一天会得到应得的东Xi。     接生婆虽然一生无子,Dan是在关键的时候,所有是她帮忙接生的人,都到来Liao。他们不忌讳,不担心接生婆的离奇死Wang,会到给他们任何不要的影响。     Ye正是因为如此,接生婆在最后路途上,才不会孤单。     Jie生婆的尸体此时已经被安置到了棺材里,Guan材也被棺材钉给封死了。所以尸臭并没有在Si处逸散。一切都在正常中进行着。     “Xiao子,等一会儿。就由你带着接生婆过奈何桥吧?”     Jiu在我想要找个地点坐下休息的时候,贾道士的声音Jiu在我身后响了起来。     “什Me奈何桥?”     “诺!”     Nai何桥?这不是传说中的东西吗?他居然要我带着Jie生婆过去,这是不是太荒唐了。     Jia道士在看出我的疑惑后,抬起手指向了接生婆家Men前的空地上。随着贾道士的指向,我看清了他所Wei的奈何桥。     不知是什么时候搭建Qi的奈何桥出现在了空地的正中央。所谓的奈He桥其实并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只是将白日Li扎好的一座桥的纸扎,放在了用条凳连接Cheng的拱形走廊的下面。     “难不成你Yao让我背着棺材从上面走一次?还有你为什么让我去Zuo。”     接生婆此时已经安An静静的躺在了棺材里,我不知道贾道士到底是拿Wo寻开心呢?还是把我当傻子。     Ting着我的询问,贾道士既然很认真地回答了我Suo有的疑惑。     “你放心吧!我都Yi经准备好了一切,当然不会让你去被棺材的。”Jia道士一边说着的时候,再次将手移到了门前的Ren形的纸扎上。人形的纸扎的面部是经过简单Hui画过的,五官俱全。只不过看起来令人觉得有点Liang飕飕的感觉。     见我不说Hua,贾道士叹了一口气后。又再次开口解释道:“我Yuan本并不打算让你来做的,想让老张自己去找Ren的。但是你爷爷却一定要你来做,至于缘由Wo也不知道。”     我爷爷要Wo做的?搞什么飞机。难不成我爷爷患上老年Chi呆了吗?为什么非得要我来做,看来一定要Zhao机会问问他。他这段时间以来不仅跟贾道士Zong是神神秘秘的,就连做事也是让人看不Tou。     “怎么你不愿意么?”     Yi想到是爷爷故意安排的,我就有些恨恨。贾道士见Wo依旧不说话,就轻声的询问了起来。     “Ni要是不愿意的话,我现在趁早换人,只不过很难。Ai,可怜接生婆一辈子做好人,连死了都没有一个愿Yi为她做点什么!”     无Lun我怎么听,贾道士的这话好像都是在说Wo。那意思就像是说,如果我不愿意的话,就没人愿Yi了。     “不就是过个板凳桥吗?You什么了不起的。”     “对嘛!Nan子汉大丈夫做事就要干净利落。有你这句话我Ye就放心了。”     我赌气的说语Shuo完以后,贾道士就十分迅速的将手搭在了Wo的肩上,还对着我竖起大拇指。     Zhe算是称赞我吗?管他呢,既然是爷爷的意思,Wo就不会让他觉得他孙子是个没胆的人。     Jia道士短暂的停留了一会儿就走开了,继Xu忙他自己该忙的事情去了。     两个Xiao时候,贾道士再一次找上了我。叫我做好准备,Ma上要开始了。     “等等,你搞这Me一茬有意思吗?”     我想了许久也Mei想通他这样做的意思,所以此时按耐不住心里De好奇,想要问个究竟。     “虽然Jie生婆的灵魂不见了,但是他的发肤却能代表Zhuo是完整的。所以你说有意思么?”     Yuan来贾道士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将接生婆的头发Si藏在了纸扎里。只要我带着纸扎通过奈何桥,也Jiu相当于是接生婆她自己的魂魄过了奈何桥。     Zhe样的做法用贾道士的话来说,就是可以让Jie生婆的魂魄到了阴间后少受点罪。因为已Jing过了奈何桥的“人”,地狱执行者是不会太在Yi的。虽然贾道士的说法很荒谬,但是听起来Gen真的一样。所以我不禁都有些相信了。     Ye暗中发誓,要是真有机会的话,我还真想亲Zi去人们所谓的阴间,也就是鬼界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