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妖精左左》 > 最新章节

《妖精左左》

妖精左左封面

作    者:沈亚

最后更新:2015/5/28 21:46:13

下    载:( 《妖精左左》全文TXT打包下载)

...

《妖精左左》最新章节: 第七章

    更多言情小说,。     小瑞和阿暮坐在孤儿院的大门口。他满怀希望地看着通往孤儿院唯一的一条路不起……那天他不是故意要凶她的,左左会了解的吧!左左是妖精啊,妖精可以知道人心里的想法,左左一定知道他不是故意的!     夕阳又快下山了,他已经等了好多天了,为什么左左还是不出现?他好想念他们……甚至连罗维那张没什么表情的面孔都让他怀念!     “阿暮……为什么左左和罗维都不来看我?他们是不是已经忘记我们了?”小瑞孤单地抱着阿暮的大头,连阿暮也没精神了!它是想念豆豆吧!豆豆是阿暮唯一的朋友……     小于无助地看着愈来愈阴暗的小路,左左是不是生他的气!罗维呢!为什么罗维也不来?     他已经忘记左左和罗维都不知道他在孤儿院的事了,他只是孤孤单单地守候着,一直等一直等,只希望见到他们——     见到罗维的时候,可以叫他当小瑞的爸爸啊!小瑞从来没有爸爸,罗维会答应的吧!就像左左一样!罗维当爸爸,左左当妈妈——他忍不住笑起来,那会很好玩的!     他一直留着他们在百货公司拍的照片和衣服,那件衣服他根本不让孤儿院的婆婆帮他洗!万一洗坏了怎么办?要穿着这件衣服,罗维和左左才认得出是他呀!这样他们才不会忘记他!     可是已经好多天了……好像已经过了很久很久,他等得好累……     小瑞无助地落下泪来。他们一定已经忘了他了!要不然怎么会这么久都不来看他?     阿暮呜呜地低鸣着靠近他的脸,小瑞忍不住放声大哭!     “左左!左左!为什么你不来看我?你在哪里?左左!”     不知道哭了多久,突然有个小小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小瑞!小瑞?”     小瑞抬起哭得乱七八糟的小脸:“谁?”     “是我。”一个金黄色的美丽影子出现在他的面前:“我是奇拉奇欧。”     “你是谁?”小瑞奇怪地擦擦脸,那个小家伙看起来像是童话故事书上奠使。他睁大了眼睛,焦急地扑到奇拉奇欧的面前:“你也是妖精吗?你知不知道左左在什么地方?”     “你可以去找她啊!”奇拉奇欧微笑着建议。     “可是我不认得路了啊!”小瑞难过摇摇头:“我忘记怎么到罗维家去了!”     “我认得。”奇拉奇欧笑得极为灿烂:“我知道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他们唷!”     “真的?”小瑞连忙跳起来,恳求地看着他:“那你带我去好不好?我和阿暮都好想念他们呢!”     奇拉奇欧又笑了,他金黄色的眸子闪动着邪气的光芒:“当然,我就是来带你去见他们的!”     “左左!左左!”     左左从迷蒙的睡眠中缓缓睁开眼睛,她几乎失去抬起眼睛的力气,可是那呼唤她的声音那么急促,让她不得让从长长的睡眠中苏醒过来!     “谁?”     怒儿、保儿和仙仙急切地出现在她的眼前,他们看她醒过来,好不容易松口气:“幸好还来得及!”     “我作了场梦……”左左迷迷糊糊地说道:“我梦到我到人间去了,遇到一个叫小瑞的小孩子,还有一个黑翼罗维——”     “什么梦?你还在睡觉?”怒儿没好气地打她一巴掌。“那不是梦,那是真的!幸好我们及时赶到,要不然你现在已经睡成一片烟雾了!”     “睡成一片烟雾?”     “消失掉啊!”仙仙吓得苍白的脸蛋还没恢复原来的血色,他睁着大眼睛恐惧地看着左左:“我以为来不及了……”他说着,泪水已经在眼眶打转。“幸好还来得及……”     左左缓缓地恢复了神智,所有关于悲伤的记忆都回来了!小瑞那双愤怒怨恨的眼睛、受伤的罗维……     她沮丧地垂下眼:“我失败了……”     “现在就说失败!同见过你这么没志气的妖精!”怒儿生气地骂道:“这么容易放弃,像什么话?我们有多期待你成功,你知道吗?事情才开始,你就放弃了,那还谈什么变成人类?罗维和小瑞对你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吗?”     “当然有!就是因为他们对我的意义很重大,所以我才不能再继续伤害他们,我……”     “你神经病!”怒儿气得暴跳如雷。“为什么这么轻易就宣布自己死刑?为什么不多试试看?你就这样放弃会让罗维和小瑞多伤心,你知道吗?你根本就不负责任!”     “我不是这样的!”左左忍不住哭了起来,拼命摇头:“我不是这样的!我希望让他们开心的,可是我很笨,什么都做不好,我不要再伤害他们了!我真的不要啊!”     “那你这样不声不响地消失就不会伤害他们吗?”保儿泄气地嚷嚷:“说你笨,你还是笨得可以了!你知不知道现在罗维和小瑞都有危险了?”     “他们有危险?”左左吓得跳起来:“什么样的危险?”     “当然是生命危险!”仙仙焦急地道:“小瑞被奇拉奇欧带走了,水扶桑积极地想要罗维的命!你说怎么办?”     “奇拉奇欧!那个神魔?”左左急得到处乱转:“他为什么要带走小瑞?他只是个小孩子——”     “跟你说了没有好的神魔嘛!”怒儿没好气地瞪着她:“你还偏偏要信他!该信的不信、不该信的偏偏又信了!我真搞不懂你!”     “那……那现在到底怎么办啊?”     这下子连一向理智的保儿都受不了了!他气得大叫:“什么怎么办!当然是去救他们啊!你到底爱不爱罗维?!”     左左愣了一下!原本她很肯定的,可是现在让保儿这么一吼,她可就傻住了!     “啊?……我……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爱耶……”     “天哪!我看干脆就让她消失掉算了!”保儿气得都快说不出话来了。“什么叫‘不知道’?你真的是……真的是……”     “真的是已经变成人了!”仙仙突然接话。     保儿愣了一下,然后沮丧地点点头:“说得也是……要不是已经变成人了,怎么会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这种感情只有人类才会有——不干不脆的,在这方面连毛毛虫都比人类强一点!”     “是这样吗?”左左迷惑地看着他们:“我已经变成人类了吗?”     “要不然怎么会一个样子,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哪来这么多知不知道?”保儿苦笑着摇摇头。     “那爱呢?爱到底是什么?”左左还是迷惑地问道。     三个小妖精面面相觑,答不出一句话来。他们还希望她能给他们答案呢?谁知道这个笨左左却什么都不知道?     “算了算了!”怒儿没好气地挥挥手:“先去救人再说吧!爱不爱也得人活着才算数,死了的话,说什么都没用了!”     左左茫然的点点头……可是她还是很想知道到底什么叫“爱”!要怎么样才算是“爱”!     失去了左左,那就再也没什么可怕的了!因为他已经再没有什么值得保护的东西可以失去。     杀手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不要命的杀手——如果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那么成不成功也无须在乎了,这样的意念往往可以惊天地、泣鬼神!     罗维无方地挡在杜国豪的面前,他沉沉地注视着车里吓得两腿发软的男人,低低地开口:“有什么遗言现在可以说了,我会尽全力替你做到。”     杜国豪瞪大了眼睛!他回头看着车后座的小越和假面!     “你们——”     假面和小越的身影突然淡掉了,像是一阵轻烟一样在他的面前消失不见!     他吓得面无人色:“你们不可以这样!你们必须保护我!”     “没有什么人可以重要到不能死。”小越带着遗憾的声音缓缓说道:“尤其是像你这样随时可以替换的人。”     “不可以!回来!你们给我回来!”杜国豪恐惧地喊道:“回来!”     小越和假面却真的消失了,留下他一个人面对着一身黑衣的罗维!     “我没有做错事,你不能杀我!我是清廉的政治家——”     “你是寡廉鲜耻、收受贿赂卑下政客。”罗维厌恶地摇摇头:“说吧!如果有遗言的话!”     “别这么自信啊,罗维!”奇拉奇欧的声音出现,他手上有个小小的光球,球体里竟是沉沉睡着的小瑞!“虽然我找不到妖精左左,但是找到这个小家伙也是一样的,如果你不想我摔死他,最好还是乖乖地听话比较好唷!”     罗维紧紧握住双拳,眯起眼睛:“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我要杀你啊!”奇拉奇欧理所当然地微笑说道:“我是世界上最讨厌你的神魔,因为水扶桑讨厌你,而我喜欢她,所以我要替她除掉你,这样的理由够不够简洁明了?”     “水扶桑让你来杀我?”     “水扶桑想自己杀手你,可是我觉得她一定下不了手,所以还是我自己动手比较好。”奇拉奇欧玩弄着手不的光球,小瑞小小身影在球里晃啊晃的。如果他一松手,那球便笔直往下掉……     罗维泄气地放松了双手:“说吧!你想怎么样?”     奇拉奇欧已经很久没回来了,水扶桑不由得有些担心……     她不只担心奇拉奇欧,更担心他会做出什么难以想像的事。奇拉奇欧与她在一起很多年了,当初是怎么相遇的几乎已经忘记,可是这几年来她的身边一直都只有奇拉奇欧——他是她最忠实的伙伴和朋友。     除了罗维之外——罗维!?     水扶桑猛然跳起来!她怎么会忘了罗维?奇拉奇欧会这么久没回来,理由一定只有一个——他去杀罗维了!     水扶桑慌张地冲了出去!     不!奇拉奇欧!不能杀罗维!不管为了什么理由都不可以!     她冲到门口,却又狠狠地停住脚步——东方衡说罗维打算退出江湖,他想和左左过平凡的日子,如果是这样,那么这样的罗维与死人无异!这样的罗维需要去救他吗?     水扶桑愣愣地想了三秒钟,一颗心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无助地鼓动起来!     没有罗维的世界……想到没有罗维的世界,她为什么会觉得恐怖?为什么会觉得不安?这么多年来她所想的不就是杀掉他吗?眼看就要达到目的了,为什么还要犹豫?     罗维要和别的女人去过平凡的日子,不是她!不是当年倚在他身边巧笑倩兮的水扶桑,而是那个又呆又笨的妖精左左!     为什么不能装作看不到、听不到!为什么她的心会这样不安地鼓动?血液里呐喊要冲出去的感情是什么?     她不想知道……不想知道……不想知道!     水扶桑惨惨地笑了,说不知道就不知道吗?人是这么简单的吗?她无法拒绝自己内心深处的恳求——无法无视于罗维的危难而坐视不理!     她是彻彻底底地输了……     输了感情、输了一切!     ——终究还是冲了出去。     “现在轮到你啦!”奇拉奇欧朝杜国豪微笑着挥挥手。     杜国豪有点不明就里地看着眼前这个奇怪的孩子——他似乎和罗维有仇?     瞧!多么愚蠢的男人!想放他一条生路都觉得不值!     奇拉奇欧无奈地瞪着杜国豪:“换你说:‘有什么遗言就说吧’这句话啊!连台词也不会念吗?”     杜国豪胆怯地看着罗维,罗维那眼神似乎随时会扑过来把他生吞活剥似的!他连忙摇摇头,装出假笑:“我看不用了吧……只要他肯放我一条生路我就——”     “叫你说,你就说!”     杜国豪吓了一跳!他连忙开口:“你……你还有什么……什么遗言就说吧!我……我会成……成全你的!”     奇拉奇欧闭闭眼睛,忍不住摇头:“连说台词都说得乱七八糟!难怪要被做掉!你真是——”     “奇拉奇欧!”突然几声尖锐的声音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奇拉奇欧才一不留神,怒儿他们已经扑了上来:“你这个该铺张浪费的小恶魔!看我修理你!”     “小瑞!”左左扑过去接着从奇拉奇欧手上掉下来的光球。     罗维也同时扑过去——     一团混乱中没人发觉杜国豪阴沉地掏出手枪——     “碰!”     所有的动作都停下来了!     怒儿和保儿顺势将奇拉奇欧压进地下!     “水扶桑……”     在最紧要的关头,她终究还是逃不过“爱”——杜国豪那把手枪微微冒着烟雾,罗维以身体护住了左左,而水扶桑却以她的躯体挡住罗维;那子弹穿透的是水扶桑纤细的身体!     “水扶桑!”罗维错愕地冲过来,扶住她往下倒的身躯,水扶桑无言的微笑。     “为什么?”     “要杀你的人,只能是我。”她黯然的生命之火缓缓地熄灭,仿佛风中残烛。“如果我杀不了你,那谁也不能杀你!”     罗维不可思议地看着水扶桑那张绝美的面孔。这么憎恨自己的她,为什么宁可选择为他付出生命?     “一切都是我一手导演的不是吗?”水扶桑惨惨地微笑:“……我一直以为得不到爱,那么恨也是好的,因为恨也需要动用感情!没想到你连恨都不恨我……”她悲惨地摇摇头,血丝缓缓地从她的唇角往下滑,她疲惫地闭上眼睛:“如果……连你的恨也得不到,那么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罗维注视着她绝美的面孔,忍不住无方的抱紧她——他们是相爱过的!     过去他们也曾是一对亲密的恋人,他们一起笑过、活过,是她太不懂得珍惜了!是她愚蠢得被名利所魅惑,竟然想击败他得到所谓的“第一杀手”的头衔!现在想想,那是多么的愚蠢!     如果那时候罗维真的死在她的手上,那么或许终她一生,她都不会了解什么叫“真爱”,可是罗维没死——尽管在那一瞬间她已经后悔了,但那是一个无法弥补的错误!     一个无法弥补的错误要用更多的错误来掩盖!她蒙蔽自己,告诉自己她一点也不爱罗维,她只想击倒他;得不到他的感情,也要得到他的性命!可是她知道,她内心其实是从来也没想过要罗维死……     她是个多么愚蠢可怜的女人!呵呵呵!多么可笑!     想到这里,她禁不住惨惨地笑起来,生命从她的笑容中一点一滴地消逝!     罗维咬紧牙根不让泪水掉下。“别这样!”     “你替我难过!”水扶桑地伸出手,碰碰他的脸。     罗维颊上冰冷的泪水无言地往下落,他终究并不冷血;水扶桑微微一笑,那凄美笑容让罗维的心无助地绞痛!     “谢谢……”水扶桑缓缓地闭上眼睛。这样就够了,罗维对她并不是全无感情的,在她死前一该知道这一件事也就够了!     真的也就够了!     “扶桑!”     左左看着罗维和水扶桑——那是爱情。     她怔怔地想着,怔怔地看着,自己和罗维之间也有爱情吗?她不知道……好迷惑,人心是这么的复杂,甚至连心主人也不能明白,她又怎能看得透?水扶桑是爱着罗维的,想必罗维过去也曾深深地爱过她,爱情可以结束、死亡吗?     她不懂……     “水扶桑!”奇拉奇欧的声音蓦然出现。     左左惊愕地看着奇拉奇欧从地上钻出来,他原本金黄色的身影在看到水扶桑的同时,竟然转成恐怖的紫黑色!     奇拉奇欧看着已经断气的水扶桑,他愤怒地转向手上还拿着枪的杜国豪!     “你!是你杀了她!”     “我不是要杀她!是她扑过来,所以才——”     “住口!”奇拉奇欧的脸上有悲愤的泪水。他的身影渐渐变大,直到变成一个黑色的恶魔:“你杀了水扶桑!那么愚蠢的人类啊,你也准备受死吧!”     “奇拉奇欧!”左左连忙挡在杜国豪面前,她摇摇头:“别这样!别再杀人了!”     “他不可原谅!”奇拉奇欧悲愤交加地看着水扶桑依旧美丽动人的身体。     那天水扶桑问他,他爱过吗?     当然爱过!如果不是因为爱,他为什么会甘心离开神魔界,而来到人间待在她身边?     他只是神魔界一个卑下的小恶魔,可是水扶桑却以朋友之谊待他!她那么美、那么高贵,第一次见到她,他便无法自己地爱上她;为了她,他能做任何事!     “不要再杀人了,我们不能伤害人类,那是不对的!”     “不对吗?我们汲汲营营地当个人类,可是这些人类自相残杀!人类肉身很可贵吗?不!人类的肉身比什么都短暂!我们希望成为人,只不过因为他们有心!一个人如果没有心,那么活着又有何用处?”     “可是如果你杀了人,你就再也当不了人类了!”左左焦急地试图阻拦他。     奇拉奇欧悲惨地笑了,他看着水扶桑已经了无生息的躯体。     “如果没有她,我当人类做什么?不!我是神魔!”吼完,他的手蓦然射出一道黑紫色的光影笔直穿越了杜国豪的身体!     “奇拉奇欧!”     左左来及制止,杜国豪已经闷哼一声往后倒去——     蓦然一道银芒闪过,奇拉奇欧的身子也晃了一下!     “不要!”左左惊愕地喊出来,可惜还是来不及了。     奇拉奇欧只缓缓朝她淡淡一笑,便消**影!     “为什么要这样?”左左伤心地垂下头。     为什么一定要那样?难道爱就一定要这样伤人吗?如果这就是爱的真谛,那她为什么要爱?     “人杀人,可以不管;但是神魔是不能杀人的。我们是冥界猎人,神魔也是我们猎杀的对象……”小越遗憾的声音传来,他和假面静静地产在角落里,身影同样缓缓变淡。     “可是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呢?‘爱’不是一件很美丽的事吗?这样造成无数伤害的爱到底有什么意义?”左左低哑地摇头说着。     罗维仍然抱着水扶桑的尸体。左左静静地看了他们一眼——她不要这样的爱!这样只有伤害的爱,一点也不值得争取!     还是消失吧!就算漂浮在宇宙中当个无主的幽魂都比这样去伤害别人来得好!     她不懂人类的感情,但是她所看到的都是伤害!悲伤的、背叛的、无法成全的!这样的感情到底有什么好?     她不要去伤害她所喜欢的人……     “左左!”小瑞缓缓醒过来,他惺忪地揉着眼睛寻找左左的身影,正好看到正化为蓝色烟雾缓缓飘去的左左:“左左!”他哭着冲上来。     那烟雾已经淡得不能再淡了!左左自烟雾中伸出手想碰碰小瑞哭红的眼睛……     小瑞……     “左左”豆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从左左的头发里掉出来。它本来咬着牙闭着眼睛,可是才一睁眼却发现自己已经坐在冰冷的地上了!     豆豆尖叫着扑向烟雾中的左左!     “要照顾小瑞唷……”左左的声音已经涉茫。     豆豆和小瑞不停地呼唤着,却无法留住左左那消失的身影——     一直抱着水扶桑的罗维缓缓地抬起头,正好迎上左左那双带着悲伤的眸子,他无言地注视着正在消失的左左……     左左听到他心里的想法吗?左左知道这样的悲剧是不应该发生的吗?她知道自己是多么爱她、不能失去她吗?     可是他没有开口,没有伸出手——因为这是左左自己的选择。     有“爱”就一定有痛!没有完美无缺的爱情,只要踏入爱的漩涡就没有人能全身而退!不管是神魔的爱、妖精的爱,还是人类的爱都一样!     有的感情无法避免地要走向悲剧,每个爱过的人都知道那是无法避免的恐惧,但是左左不同,左左有权选择她所要的爱情,他不能勉强左左留在他身边。     如果这样的感情还是留不住左左,那还是让她去吧!已经有了那么美好的回忆,这一生也已经无憾了!罗维静静地垂下眼睛。尽管知道这样的心痛是永远不会停止的;尽管知道他将永无法忘记左左那淡蓝色的身影……     好像过一生一世那么久的时间!左左一直都沉睡在无梦的睡眠中,不需要思考,也不需要怀疑;或许心里是真的感觉到痛楚,可是,她还是不愿意醒过来!她害怕……     “左左?”     什么声音?是谁在叫她?     “左左?”     好像是长老的声音,左左迷蒙地睁开眼睛:“长老?”     “你又睡过头了,左左。”长胡子长老笑着注视他的小妖精:“你总是这么贪睡。”     “长老,什么叫爱?”左左摇摇头,想挥去那些奇怪的想法,她又在作梦了吗?为什么梦里的一切会那么清晰!“为什么人类的爱会造成那么多的伤害?爱不是很美的吗?”     “是啊……”长胡子长老赞许地看着她:“所有爱的出发点都是良善的,也都是美的。”     “那为什么人类的爱会造成那么多悲剧?”     “也许是因为爱得太多或是太少。有时候要舍得爱、有时候要舍得不爱,人类的悲剧往往来自本身的性格,有很多时候那是无法改变。”     “好难……”左左沮丧地低下头:“我学不来那么深的爱情!”     “你不用学啊,左左。”长胡子长老笑了:“你已经会了,也已经懂得怎么爱了。你所不懂的只是人心的复杂,那是无须懂的;连人类自己都不懂的心,你又怎么会懂?”     “不懂人的心也可以成为人类吗?”     “当然,人类不也不了解自己,却拥有一颗心吗?你已经是个人类了,却还恋恋不倦妖精森林是不对的唷!”     长胡子长老小小的拐仗一挥——     她的眼前出现了罗维和小瑞——     “啊……那是老医生的家!”左左笑了。画面上小瑞正替阿暮洗澡;而罗维坐在草地上修车,他们看起来好极了!     左左看着他们的身影,眼眶不由得红了!在那无梦的睡眠中,她只觉得无尽空虚,对罗维和小瑞深节的思念紧紧地包围住她,她多希望能再见他们一面;多希望自己真的可以幻化成人!     “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愿意试试看当一个人类吗?”长胡子长老笑呵呵地看着她。     “我可以吗?”左左惊愕地:“我真的可以吗?”     “当然可以。”长胡子长老微笑着比比她的心,再比比两面中罗维的心:“你们已经心灵相系了,留你在妖精森林又有什么用呢?”     “万一我还是害怕呢?”左左偷偷地垂下眼睛嘟嚷:“我老是这么胆小……”     他笑着挥挥手杖,左左被手杖扬起的风吹得睁不开眼睛。     “长老!”     “傻孩子……身为人类是最不需要害怕的,因为可以找到真正的爱……那是任何恐惧都无法击倒的盾牌!”     左左听着长老说的话,眼前已经有一片炫丽斑谰的阳光;耳边似乎已经听到小瑞欢呼声……     似乎听到罗维以充满感情的声音说:“你回来了……”     好像他早知道也会回来一样。     左左笑着轻轻地打个呵欠,又想睡了;可是她知道,这次睡醒之后会有另一个全新的生活等着她。     也许还是会哭……也许还是会有点害怕,可是……那是真爱!那天罗维不也是这样说的吗?     他在心里对她说:“我爱你。”     我爱你——左左。

《妖精左左》正文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小说推荐
《萝莉智斗邪恶大叔》(景容)
《游侠奇缘》(蓝水飞舟)
《虎姑婆》(彤琤)
《暗之黎》(末夙)
《清梦翩然》(夏文暄)
《帝零》(月中柳)
《炼器宗师在异界》(夜枫Va兜)
《我的虚拟游戏》(镇东)
《腹黑大叔拐妻记》(慕桃)
《造化掌门系统》(舞虾)
《美漫里的天罡地煞》(每天吃书)
《魔域奇缘之风云四起》(大灰猫)
《樱雪纷飞》(云若无依)
《网游之王者无双》(网游之王者无双)
《传奇球王》(传奇球王)
《木叶之洛的野望》(锐子是妹子)
《终极天神》(论语)
《火影之冥王神话》(荼纪)
《穿越之绝色萌后》(笙夜歌)
《飞雪大侠》(偷偷吃了苹果)
《冷月幻之物语》(破碎得记忆)
《落华成妆》(落月孤啼)
《绝笔墨痕干》(彭星源)
《QQ飞车之Wild摩羯》(强迫的摩羯)
《学霸千金的双面男友》(猫九街)
《品花都市》(风起神机)
《开局从济公开始》(愁多知寒夜)
《玄天九龙传》(天麟真武)
《爱情公寓之自在人生》(kgh温)
《夜夜除非》(旧木桥)
《烈爱伤痕》(乔楚)
《创纪神话》(城南一天颜)
《网游之万人之上》(热血,爽文,重生,争霸,网游,)
《叫我太子:待我翻身拽翻天》(落晴温眸)
《魔法王座之皇朝崛起》(南明七夜)
《位面文化商人》(横横)
《未竟之事》(qq151018193356)
《悍女驯太子》(胡娟娟)
《绝世神女:琉璃殇》(君千雅)
《世界真》(岚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