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嫡嫁》 > 最新章节

《嫡嫁》

嫡嫁封面

作    者:顾盼若浅

最后更新:2016/5/27 19:56:32

下    载:( 《嫡嫁》全文TXT打包下载)

作为一个大龄未婚女青年,土生土正的国公府嫡长女。    林明华表示,自己的压力其实也不是那么大。 ...

《嫡嫁》最新章节: 第120章 秦王

         十一月十八,明华历经三四个时辰,生下一儿一女双生胎,皇上大喜,下旨第二年开设恩科,凤仪殿中上下伺候人等都多发三个月的月银。          新年之际,明华才重新出现在京中命妇之前,面色红润,身姿丰腴,倒是破了她难产伤身的传言。          蓉太妃一手一个,抱着两个孙儿很是满足,膝下汶哥儿和玥姐儿也都围着甜甜叫奶奶,倒是让入宫的蓉太妃弟妹李氏有些不好近前了。她只赔笑坐在一旁,等着那双生儿困倦被奶嬷嬷抱了下去,汶哥儿和玥姐儿也被带走,她这才讪笑着过去,低声道:“太妃娘娘真是好福气啊,四个孙儿,各个都是嫡出。”          这话听着是恭维,却偏偏有种撩拨的意味在里面。          各个都是嫡出,岂不是说皇后善妒、皇上被看得死死的吗?不然,这后宫纵然没有三宫六院的妃嫔,长相标致的宫女也不少,纵然不选秀,这宫中的女人挑两个暖床总是无碍的。          蓉太妃垂下了眼帘,之前的好心情当然无存。          “比不得弟妹,膝下孙儿,竟然无一嫡出!”她冷冷扫了一眼李氏,“皇上登基之后,家里才与孙家定了婚事,孙家姑娘不论学识教养都很是好,我当初也亲自看过的,然而入了家门之后呢?你这个好婆母频频往瑞哥儿房中塞丫头,一个两个不够,竟然塞了半打,各个争风吃醋,让瑞哥儿不思进取……”          李氏的脸色越发的难堪起来,然而蓉太妃训斥,她也只能够听着。          “那个孙氏,实在是……善妒,又自命清高看不上瑞哥儿……天天督促着瑞哥儿读书,一言不合就出言嘲讽……”          “闭嘴!”蓉太妃荣养了这么些年,气度也越发的雍容起来,此时呵斥起李氏来也是毫不留情,“你这像是明白人说的话吗?督促瑞哥儿读书,难道不是好事?非要他耽于美色,你这个当母亲的才满意吗?”          李氏被噎了这么一句,半响说不出话来,蓉太妃略微垂下了眼帘,这才缓缓道:“我累了,你退下吧。”          李氏讪讪离宫,等到四下无人这才呸了一声,“活该你只能当个太妃。明明是皇上生身母亲,却被自家的媳妇压上一头!”          宫中耳目众多,她这般的态度自然有人传了回去,蓉太妃知道,明华自然也是知道的。          “这家人,还真是……”明华缓缓摇头,“毕竟是太妃母族,只要不闹出大事,由着他们就是了。秦王殿下即将回京,传信说是初八入京,这新年之中还有得忙呢。”          至于蓉太妃母族,自然有蓉太妃节制。          正月初八,京城热闹非凡。          秦王带三百亲兵入京,一路入宫拜服新君,一派恭敬顺从新君之意,倒是让不少心中别有想法的人有些错愕。秦王性情素来刚硬,竟然会如此轻易拜服在了新君脚下。          宸钺下去亲自扶起秦王,“二哥驻守北疆数年,辛苦了。”          秦王起身,沉声道:“都是臣应尽之责          。”他守着抬头,看着宸钺注视的目光,冷硬的脸上这才缓缓露出了一丝笑容,“多年未见,皇上倒是比当年更沉稳英挺了些。”          “二哥这般说,倒是让朕有些欣喜。”宸钺说着让人赐座,酒宴开席,宫中一片其乐融融。          秦王与今上兄弟之情深厚,却也是让朝臣看得清楚明白了。          北疆安稳,自然是好事。          #          夜幕降临,宫宴才结束。秦王妃出宫之时才见到了阔别多年的夫君,秦王皮肤越发的黝黑,脸上的伤痕反而没有之前那般明显了。她看着那马背之上英姿焕发的男人,双眼不由红了眼眶,脚下略微一顿,半响才缓缓朝着前面走去。          “王爷。”          一别数年,秦王听得这一声呼唤,立刻回神翻身下马过去扶起了秦王妃。秦王妃抬头看过去,夫妻两人相顾无语。半响,秦王才缓缓道:“回家吧!”          秦王妃点头,一双眼睛中氤氲的泪水顺流而下,她哽咽道:“回家!”          秦王、府依然矗立宫城西面,朱红的大门,金黄的铜钉,甚至连着看门的人都没有变。秦王扶着秦王妃下马车,一双眼睛却是丝丝盯着这阔别已久的王府。          这是他的家,他在北疆梦回多次的故乡。          门缓缓打开,里面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郎,少年郎的身边站着一个娉婷玉立的女子,女子的手中还牵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娃娃。这就是他从未见过的长媳和长孙了。再往后,还有他余下的子女。          秦王和秦王妃两人并行过去,一众子女行礼。          看着已经长大成人的儿女,还有那胖乎乎的小孙子,秦王只觉得这些年在北疆所受的风寒之苦值得了!          “起来,都起来!咱们一家人回府慢慢说话!”          夜漫长,等到子女都散去了,秦王这才有机会好好看着这些年来陪伴在他身边,他只身去北疆之后又独自一人支撑这秦王、府的发妻。          “之前没有想到你竟然这般快就能够回来,所以岚姐儿的婚事在半年前就定下了。”秦王妃絮絮叨叨说着这些日子里家中发生的事情,“还有盛哥儿的婚事,如今正谈着呢,是谢家的十六娘。我……”秦王妃迟疑了一下,“这些年来,谢家败落得如此之快,加上如今当家的人是那般不靠谱,我心中也是不乐意的……”          秦王妃说着叹息了一声,正待解释却见秦王起身过来,拉住了她的手。          “这些事情,你都在信中说过了。岚姐儿的婚事定的很好,倒是盛哥儿的婚事,之前也未曾听你提过。”他扶着秦王妃起身,夫妻两人去了内间,又挥手让丫鬟们都退了出去,伸手轻轻取下秦王妃发间的簪子,散落了那乌黑的秀发,轻轻帮她揉按着额头。          “别急,这事儿慢慢说。这些年来,你这头疼的老毛病竟也没有好好调理?”他说着语调中带上了丝丝愠怒,“不是说已经好些了吗?”          “并没有骗你,是好些了。只是年前偶感风寒,这才又难受了些。”秦王妃拉下了他的手,转身看着秦王笑着道:“这头疼的毛病已经一两年没有犯过了。若非之前风寒,又加上盛哥儿的婚事……”          并非她势力,谢家败落了就看不上。毕竟,谁也不能保证自己家族能够一番平顺下去。有些波折,遇上一些低谷,被人算计也罢,自己行事不妥也好,败落了再蓄力总有东山再起的那一日。          秦王妃之所以对谢家这门婚事不喜,主要是因为如今谢家的当家,当年的谢世子谢铮实在是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角色          。有着这样一个兄长,纵然是堂兄也实实在在让她不喜谢十六娘这门婚事了。          “可是儿子喜欢……”秦王妃说着就又头疼起来,“且这两人……我怕是有些往来的。只这位谢十六娘谨慎,又知礼,这才没有闹出来。只是你那儿子,却是跪在我屋里一天一夜,只求着我同意了。”          秦王妃心软,儿子这般举动虽然有种拿着亲情胁迫的意味在里面,可是偏生让她想起了当初家中要与秦王退亲时自己的一举一动。          “儿子像我……”她轻轻叹息,“我自然是心软了。”          秦王倒是不以为意,缓缓道:“女子出嫁从夫,自然是再与母族没有任何关系了。更何况,听你说这谢十六娘也不过是谢铮的堂妹,并非亲妹,这般算起来,也并不算什么大事。到时候,若谢家真的攀咬起来,你一概推到我身上就是了。”          他说着略略顿了下,“不然,到时候我让盛哥儿婚后带着媳妇儿去北疆,离得远远的,谢家还能跑去北疆跟盛哥儿媳妇哭诉不成?”          秦王妃闻言一愣,半响才忍不住笑了起来。          “如今我才越发觉得,王爷这般冷面孔倒是件好事!”她掩唇笑着,秦王轻轻搂她入怀。半响才听到怀中人又低声道:“王爷这般说,倒是让我想起了谢十三娘来。”          “谢十三娘?”对于谢家的那些女儿,秦王自然是不会放在心上的,此时也不过是顺着秦王妃的话问了一声,秦王妃抿唇笑着道:“王爷自然是不知道的,只是这姑娘……早五年前嫁了一位进京赶考的举子,也不知道是她爹娘眼光好,还是怎么的,过了秋试这举子就成了庶吉士。加上学问好,长相也好,竟是颇得皇上赞赏。她爹娘正高兴女儿嫁的好呢,谢铮这个堂兄就不消停了。三番几次的寻谢十三娘的夫婿帮忙,屡屡找事……”          谢铮其人,真是比最最下等的地痞无赖都要招人烦些。谢十三娘当年被郑采薇吓得哭着出了宁王府,回头谢十二娘又离家出走,老老实实的两年,等成亲之后却是与夫婿琴瑟和鸣,偏偏遇上这般一个看不惯她过好日子的堂兄,如何会乐意。          回头就约了谢铮的夫人,自己的堂嫂去祈安寺烧香聊天。          然后,不少人就看到谢十三娘被自己堂嫂给推下了水,若不是身边人警觉,她自己又会水,怕是真要淹死在那河里了。          之后,谢十三娘夫妇就跟谢铮断了来往。          “说起来,那河倒是跟谢家有些渊源呢,当年谢十二娘也曾经落水,似乎还差点攀咬上皇后娘娘呢……”秦王妃笑了笑,“上次为着谢十六娘的婚事,谢十三娘竟然寻上了皇后娘娘,我原本也就心软了,入宫又见了她为着堂妹说情,这才应下了这门顺势。”          在秦王妃看来,谢十三娘性情爽利,这些年来谢家的事情也让她褪去了当初少年的天真和莽撞。只不过,她本性未变倒是还算聊得来,不让人厌烦。          “那十六娘我也见过了,若真论起来,确实是样样出色。若非是被谢家的名声连累,怕是也不会到今日尚未订婚。”盛哥儿当年是订过婚的,只可惜那姑娘没夫妻,订婚不到半年竟然得急病去了。盛哥儿为着这未婚妻守孝一年,又因为隐隐约约有他克妻的名声传出去,这才耽搁了婚事。          秦王听着,半响突然笑着道:“怕是王妃很是喜欢那位十六娘吧,不然也不会这般耗费心神跟我说这些来往。”          多年未见,秦王妃的性子倒是没有半分改变。          秦王妃轻笑出声,秦王又紧紧搂了她一下,这才道:“媳妇儿娶回来是与你日日相处的,只要你这个当婆母的喜欢,我就没有半分的不满。正如我所说,谢家谢铮那个无赖泼皮,我尚不放在眼中呢!”

《嫡嫁》正文
第1章 退婚
第2章 备选
第3章 惊吓
第4章 求助
第5章 万寿节
第6章 初见
第7章 挑衅
第8章 比试
第9章 赢
第10章 封赏
第11章 入宫
第12章 再遇
第13章 怕吗?
第14章 落水
第15章 婚事
第16章 流言
第17章 嫁妆
第18章 成亲
第19章 洞房
第20章 牵扯
第21章 回门
第22章 计谋
第23章 邀约
第24章 计较
第25章 料理
第26章 诱饵
第27章 偏心
第28章 安排
第29章 等待
第30章 慌乱
第31章 隐瞒
第32章 隋墨
第33章 试探
第34章 生辰
第35章 夜话
第36章 麻烦
第37章 倾城
第38章 大夫
第39章 钦天监
第40章 户部
第41章 各方筹谋
第42章 十二娘
第43章 大局
第44章 正居堂
第45章 选择
第46章 下毒
第47章 赏梅
第48章 巧遇
第49章 病了?
第50章 出京
第51章 出事
第52章 采薇
第53章 逃走
第54章 回不去
第55章 挑拨
第56章 谋缺
第57章 装傻
第58章 调、教
第59章 柏世子
第60章 设局
第61章 恼怒
第62章 春猎
第63章 狩猎
第64章 看破
第65章 烈风营
第66章 计谋
第67章 快刀斩乱麻
第68章 爆发
第69章 服不服老
第70章 避开
第71章 丧事和喜事
第72章 推举
第73章 得失
第74章 做戏
第75章 拔毒
第76章 噩梦
第77章 赐药
第78章 大胆
第79章 借尸传讯
第80章 知晓
第81章 遇刺
第82章 验毒
第83章 明谋
第84章 生育
第85章 善变
第86章 赏茶
第87章 君命
第88章 挨打
第89章 嫁妆
第90章 反咬
第91章 孝心
第92章 请罪
第93章 彻查
第94章 开端
第95章 入宫去
第96章 对峙
第97章 所为何来
第98章 往事
第99章 幽禁
第100章 牵扯
第101章 多疑
第102章 落幕
第103章 中秋宴
第104章 隐匿
第105章 关联
第106章 良妃
第107章 心软
第108章 后手
第109章 步步为营
第110章 安排
第111章 诉说
第112章 密审
第113章 替换
第114章 选中
第115章 立太子
第116章 出征
第117章 心心念念
第118章 郑采薇
第119章 谢十二娘
第120章 秦王
小说推荐
《奶茶丫头》(温妮)
《帝道杀神》(千城)
《超级美德师》(马良与美人鱼)
《第二世球王》(野蛮小劲)
《度厄逍遥仙》(w风雪)
《爱情是一场偶然》(邪邪小公子)
《乱世中的美神》(凄袇)
《重生美梦》(七世狂人)
《混乱的时代》(洛影晴空)
《重生之强横崛起》(兆贺)
《坦克世界之诸雄争霸》(跳蛋)
《武定天穹》(夏落微蓝)
《恶魔校草:杠上笨蛋丫头》(慕容夏夏)
《一剑来兮》(花间这壶酒)
《仙路战纪》(诸葛小花)
《混在梁山当皇帝》(蓝影剑侠)
《颠覆童话之王子殿下是公主》(御雪狐)
《大道魔踪》(笑谋仙)
《史上人物成就》(俊锋)
《雨窗红妆十年灯》(CC派)
《苍天之神道》(悸动星辰)
《总裁,恋爱吗?》(瑜清湾)
《将军今日下朝早》(小新今天掉线了喔)
《最后一个大魔王》(多事儿)
《全民练武》(牛肉肉)
《暖婚之妻然天成》(伊梦岚)
《大衍圣》(上瘾的毒药)
《世人道》(墨水青丹)
《无限凶杀》(高冬瓜)
《宠宫》(吃青梅酱呀)
《龙凌乾坤》(阿拉风少)
《冷无情》(浊酒清歌)
《我曾为爱翻山越岭》(猴子她爹)
《通玄记》(无益之间)
《带着星际母舰穿越》(坐忘峰)
《杯赛之王》(柠檬蒸鱼)
《天门玄棺》(演牛)
《唯羡》(翰云墨)
《恶魔粘上我》(C;Q,荭。)
《南有嘉安》(奇葩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