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前世今生之琴缘》 > 最新章节

《前世今生之琴缘》

前世今生之琴缘封面

作    者:洒在冰尖

最后更新:2016/1/30 11:13:25

下    载:( 《前世今生之琴缘》全文TXT打包下载)

这是一场爱恨别离的故事。    千年的相遇是否能够成就他们的缘分,百年的相逢是否能完成他们之间的爱情?    命运闯过重重泥沼,他们之间是否经受得起现实的考验,重新携手?    当虹销雨霁,他们又是否能真的放下记忆里的伤痛,给彼此一个机会,走到一起?    且看前世今生系列小说之一琴缘,他们的故事将会被如... ...

《前世今生之琴缘》最新章节: 第20章 归去来兮

第四节     我和阮经年,我那小哥哥。     幼时的事情我的确不记得多少,甚至是已经不记得了。只是隐约的知道,我有一个小哥哥,一个大上我许多的小哥哥。而这个小哥哥也在往后的许多日子里,那记忆只留下了一颗红墨兰玉,以及那张模糊的脸。     我们并非同一父母所出,但感情却胜似血亲。     我们家住一个偏远小村庄,那里人口稀少,是一个与官府来说难以触手的尴尬之地。但好在民风淳朴,村庄后面是山,蜿蜒的小山上,男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女人们则是织布缝衣,为丈夫孩子,做出一件件暖和冬衣。也算是过着非常安宁祥和的男耕女织生活。因着地处偏僻,再加上人口较少,官府每过两到三年才来收一次税收,虽然每次收完税,家家户户的衣食住在行下一年就会变的开始难熬起来,但山间野味总能勉强弥补食物的不足,到了第二年,家里的粮食便又可以开始储存。娘常说,我们生活的很幸福,因为倭寇和敌国不会攻击这里,我们也还受着政府的保护。只是小哥哥说,我们哪里有受到政府的什么保护,明明就是剥削。住的这么天远地偏的竟还不忘隔年的来剥削我们,很是畜生。     那时我看小哥哥的眼光总是布满了崇拜,觉得明明只是大我一岁的小哥哥,为什么会懂得这么多呢。最幸福的事是小哥哥无论去哪里玩儿,都不忘带上我。很小我就知道了如何用快速灵便的方式抓蝴蝶,这是许多跟我同龄的小孩儿所比不上的。小哥哥带我在地里抓蛐蛐,斗蜈蚣。斗……蜈蚣。其实,我很怕这种东西,只是小哥哥也有十分固执的时候,比如两只蜈蚣扭在了一起,就是在打斗的意思,我看的久了就会开始忍不住腿软,确实很可怕。冬去春来,小鸟在枝桠之间四处乱窜,趁着鸟妈妈不在,小哥哥抱着我爬树,然后去掏鸟蛋。我小心翼翼的捧着两颗鸟蛋,下来的时候因为太大力,两颗鸟蛋纷纷被我捏碎。小哥哥也不生气,然后带着我折柳枝采花,为我编制漂亮花环。     小哥哥常跟我说,将来长大了要做威武大将军,原因很简单,他认为这样很酷,他说,这世上能够指挥千军的人都很酷,很英雄,而他的梦想就是成为这样的一个英雄。     那个时候家家户户常喜欢开这样的玩笑,就是长大后就把谁谁家的孩子嫁给谁家去。小的时候我也被开过这个玩笑,说把我嫁给小哥哥。可是我并不欢喜,因为小哥哥家里有一个妹妹,娘说那是童养媳,以后会跟小哥哥娶亲。他那妹妹我十分不喜欢,因为她娇气又爱哭,每次在我跟小哥哥玩的十分尽兴的时候她就会回去跟小哥哥的娘告状,说小哥哥不理她,欺负她。然后小哥哥就会回去被骂。小哥哥说将来会做威武大将军,说以后要娶我,我嘟着嘴说着不要……     这便是我和小哥哥了。     我的现任爹娘并不是十里县的原著居民,这事儿说起来其实有点儿来历。他们本是洛阳人,只是祖宗家谱却在十里县,后来说落叶总要归根的,然后娘便跟着爹爹一起奔到了十里县了。只是因来的路上正是冬天,冰河将湖面死死封住,于是他们不得不绕了远路……     我便是这么,被他们捡了回来。那些残忍可怕的细节,爹爹跟娘始终不愿过多回想,也从来不对我说一言。     娘一生无所出,这一直是她的心病。也因着这一层应由,娘对我总是十分呵护疼爱的。     而十里县的人,都毫不怀疑我的身世。     天空上洒出大片的阳光,昨晚凝聚起来的露珠还未完全消散殆尽,在阳光的照射下,叶片脆嫩,荧光闪现,显得诱人万分。如今正是春初时节,天色虽好,空气里却弥漫着丝丝冷意,原本该绽放的墨兰花,此刻却未开出一朵来,打着花苞,密密的紧抱着彼此的叶瓣。饶是如此,空气之中已然弥漫着浓郁的花香……     夜里即将如梦,还未熄灭的烛灯在屋内闪烁。一道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皇上驾到。”     我赶紧从床上起身,将夜衣披上,为他开门。     顾云卓周身泛着些许凉意,见我开门便随手将身后的一干人等给遣了回去。进了我的房中。     我欠着身给他倒了杯茶,顾云卓坐的笔直,动作是常年在宫中教化出来的规范严整。     我问,“不知皇上为何而来?”     顾云卓放下茶盏,“朕夜里来,你会不知道为何而来?”     我项首,“臣妾不知。”     顾云卓笑了笑,“知不知道,朕都会教你。还请爱妃放心。”     我一时语塞,道,“皇上如此前来,望臣妾放心,只是臣妾不能放心。”     “哦”     我说,“皇上若是无事,还是请尽早回去歇息。”     “爱妃似乎很不欢迎朕?”     “臣妾不敢。”     顾云卓伸出手来,忽然揽腰将我抱住。我因本来身上的伤未完全痊愈,此刻又被他牵制住身形,瞬间有种砧板上的鱼肉任他宰割的屈辱感。越是如此,我便越是不能忍受,抬起胳膊肘在他脸上就是一击,顾云卓动作机敏,悠悠的往后退了些许。我顺速双手将他的肩膀拉近,抬起头就想用脑门迎过去。顾云卓立刻放下揽腰抱起我的腿弯,伸出手挡住了我额头的进攻。腿上得了自由,自然要好好加以利用,于是腿弯向上一抬,顾云卓倒是立刻将身形一转,控制中我的手臂到我的身后。我想要挣脱他的束缚,却苦于力道不够,被他控制的死死的。     顾云卓却对着我的耳朵说,“那日送你进宫的端大臣,朕今天赏了他一千两黄金。”     我不认识端大臣,却问他,“为什么?”     顾云卓说,“因为你让朕在宫中等的很苦,秀女选拔的时候却不来。朕派了许多的兵力找你,却没想到你竟主动出现在朕的眼前。朕很高兴。”     “所以,你就赏钱给他?”     “怎么,你不高兴?”     我说,“或许你可以放开我,我会高兴。”     三日后,我听支木说端大臣三日前在朝廷上已经被皇上赐千两黄金,遣回家提前养老去了。我听的有些不能置信,想着顾云卓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翌日,由着顾云卓的贴身婢女指引,我来到了一处空殿里,顾云卓正身体笔直的站在一个屏风旁,那模样像是在等我。而他的确是在等我。     “你来了。”     “嗯”     “身上的伤可是好了?”     我想到那夜他过来枫羽宫,同他拳手脚踢后,胸口上的伤以及身上的其他的几处伤再次裂口流血时,他不得不派人去请大夫为我止血包扎,以至于等到大夫离开的时候,天色已是微熙,便觉得好笑。     我抿着唇不让自己笑出来,说,“好了。”     顾云卓像是有些兴奋般,说,“那我们开始摔跤吧。”     我愣了半晌,淡淡道,“我是女子,你应该叫你的护卫跟你摔跤才是。”     顾云卓摆手,“在朕眼里,你一直是如同男子的存在。算不得女子。”     我皱眉,“皇上你这是在取笑我么?”     “没有,朕说的是实话。”     说着顾云卓已是不等我反应,伸手朝我袭击了过来。     事已至此,唯唯诺诺或是拒绝已是不能。     天色渐暗之时,我浑身是汗的躺在地上,顾云卓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你的体力和力道都不行,太差劲了。”     我没有说话,却想起他说过的我曾经同他动过手的话,不由得怀疑,当初他口里的那个女子是否真的是同一人,是我?     顾云卓继续说道,“同上回在十里县的全力对付不同,今天的你倒是跟朕处处手下留情了。”     “皇上不想?”     “嗯,朕不想。朕希望你能跟以前一样,跟朕第一次见到你时一样。”     “哦?”     如此又是一个月过去。     阮经年果然很大胆,一个月后同样是在一个夜里,他又来了。     “看来你已经得到了皇上的信任,不到两二月便已经能够得到皇上如此频繁的召见。”他看着我,眼里充满欣赏神色,“你果然不一般。”     我说,“阮经年,这不正是你所想要得到的么?”     “既然如此,我想你应该明白我今日来此处的目的。”     我点头。     他果然将一个红色的瓷瓶交到我手上,“已找到机会,你就动手。”     我看着瓷瓶,说“阮经年,你真的不会后悔么?”     阮经年没有回头,转身便离开了。     我却看着他的背影,独自悠悠叹息。“小哥哥早知相见会是如此结果,真不想同你再见。”     泠贵妃再次拜访,语言里我记住了四个字,“雨露均沾”。她的这话其实说的十分荒唐可笑,如果要是她知道顾云卓对自己的态度从来不是她想的那样,不知泠贵妃改会高兴的要哭了吧。     我跟顾云卓说这话时,顾云卓的脸色不是很好。但片刻后又恢复如常。     在五个日日夜夜过去的时候,顾云卓交给了我一个图卷,上面是竭族部落的地形图,用意很简单,希望我以婢女的身份同他一起出使竭族,暗杀竭族长子,作案手法确实依照临近的蒙古的一名刺客团,将责任推卸到蒙古,好使两族生出间隙,相互敌对,最好不可调和。然后顾云卓在以他的身份,为两国做出一个公正合理的决断,为的不过是令其两族更服帖的听从邑国的指令。这也是顾云卓这个月以来不断的训练我的原因。     “我很奇怪,如果我跟你去了,那枫羽宫里的曦妃由谁顶替。”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早在我去你家的那次,朕特意带去了一个人过去,目的就是为了更好的制作出你的□□,如今那面具已是制成,爱妃不用多虑了。”     我心中不由冷寒直冒,“原来在你见到我时候,便已有这样的打算。”     “不错。”     我怕忽然有点儿不甘心,“为什么,为什么那个人会是我。”     “霍曦儿许多事本不必要解释,既然朕已作出了选择,又何必去问选择。”     我不懂,却也知从阮经年抓住我,从我进入皇宫的这一刻起,便没有了选择的余地。     我最后挣扎到,“若是我此行去被发现了呢?”     顾云卓说,“若是失败了,朕自会有办法。”     “你就不怕我会泄露出去。”     顾云卓确实极其自信般悠悠一笑,“你不会!”     我不由提了提嗓音,却在下一秒睁大了眼睛,“不会是,你?!”     顾云卓赞赏般的点了点头,像是对我的极具认同般。“霍曦儿,朕一直都知道你是一个极其聪明的女子。这也是朕为何决定选你的原因。”     那瞬间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掉进了一座冰窑之中,双眼无神的完整苍穹殿的屋顶,“你把我爹娘怎么了?”     “还没怎么。”他顿了顿,“但是若是这件事你没办好,朕就不能保证了。”     

《前世今生之琴缘》第一卷
第1章 他是太子长琴
第2章 南海水君特邀
第3章 以琴会友
第4章 华姿生影
第5章 关心则乱
第6章 弄巧成拙
第7章 伺机报复
第8章 忧伤难忘
第9章 陷入危机
第10章 生死攸关
《前世今生之琴缘》第二卷
第11章 天道轮回
第12章 太子北泠
第13章 神魔纠葛
第14章 来生生缘
第15章 虚惊一场
第16章 以暴制暴
第17章 秋后算账
第18章 忍痛割爱
第19章 一别经年
第20章 归去来兮
小说推荐
《快穿直播:女主在此,女配速撤离》(双梓青)
《墨渊》(不亦云)
《网道纵横》(匕下世界)
《伤祭》(绯羽夕)
《鬼王兽妃:狐妖当道》(辰鳯)
《重生之龙族魔法师》(幻星月影)
《诸天模板》(青圭大大)
《全面反击》(三等兵)
《决战穹苍之巅》(中二小书生)
《崇天一笑百媚生》(水漠云霄)
《冷情狂妃》(背对藏镜人)
《美食家恋爱日志》(我只字不提)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风硲)
《不祥孤女》(叶无鱼)
《修仙挣钱之踏破星咒》(雾海竹雨)
《宁为卿狂》(楼雨晴)
《神奇透视眼》(浩然的天空)
《读档修仙》(真名封印)
《天骄涅槃》(跨下大枪)
《我的武侠位面史》(山北望江南)
《乱世小将军》(天下总兵官)
《超时空不死鸟》(死明)
《星际枭宠:殿下,撩你上瘾》(卅卅小苡)
《一只猫的人生旅程》(透明琥珀)
《玄祖尸王之最强试炼》(尸家大少)
《纯洁的魔王》(圣翼白龙)
《乾陵是怎样被盗的》(命书言道)
《龙城血案》(独坐春秋)
《那朵小花你别跑》(素心锦鲤)
《仙侠奇缘:酩酊人间事》(0赫兹的鲸w)
《抢情:邪少放开我》(沐沐然)
《王者护卫在身边》(秋香春色)
《都市之绝世武神》(红尘止殇)
《天引妖录》(南锦秋鱼)
《斩鬼者阿莉》(茶花)
《刀剑之主》(柏小白)
《盗墓摸骨人》(闷瓶子)
《异界之系统宗》(御姐是我的)
《快穿之炮灰攻略主角》(橴晞苒)
《清临天下》(墨色丶琉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