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酷男动真情》 > 最新章节

《酷男动真情》

酷男动真情封面

作    者:艾珈

最后更新:2015/5/28 23:01:30

下    载:( 《酷男动真情》全文TXT打包下载)

...

《酷男动真情》最新章节: 第八章

    更多言情小说,。     魏梧帮馨心叫了一辆计程车送她回台北,分开前他一直不断叮咛,到家后记得要打电话告诉他,他手机会保持二十四小时开机,不管发生什么事,一定要记得打电话跟他联络。     馨心依依不舍地拎著行囊坐上计程车,但这一回和上次不同,馨心心里满满是魏梧的情意,她知道,不管她人在哪里,魏梧的心都跟著她一块儿去。     三个小时后。     “我到家了。”馨心一进门就马上拨手机给魏梧。“你现在在做什么?”     “刚刚在画设计图,不过这会儿,正在想你。”     “哎!你怎么越来越会说话!”魏梧满怀情意的低语教馨心红了脸颊,她甩开脚上的球鞋,躺倒在单人床上,满足地发出一声低吟。     “那你在干么?”     “正脱好鞋子躺在床上。”     魏梧发出一声轻叹。“好希望你正在我身边,躺在我的床上……”     “大色鬼,讲这么暧昧的话。”馨心翻了个身又继续说:“不过,我喜欢听。”     “原来我们俩一个是锅、一个是盖,配合得刚刚好。”     “谁跟你配合得刚刚好,我是被你带坏的啦!”     “是噢。”魏梧笑。“如果是被我带坏的,那我的功力大概还不怎么够,我坐在房里想你想得紧,结果你却只是在床上翻个身,都没想起我。”     馨心连忙抗议。“人家当然有想你啊!没听我一进门就赶紧打电话给你──”     “嗯。”魏梧哼了声,突然安静了一秒钟。     “怎么了?突然不讲话。”     “只是好不习惯,身边不见你。想想也真好玩,我平常哪一天不是这个样子,但才三、遂,就已经习惯你在我身边的感觉了。”     魏梧的话听得馨心一阵鼻酸,啊!如果她有翅膀就好了,只要朝空中一飞,一下子就能飞到魏梧身边,扑进他怀里,用力亲吻他的嘴……     “你这么说,会害我想哭。”     “对不起。”魏梧道歉。     此时,手机两端再无声音,聆听著手机那端魏梧平稳的呼吸声,馨心伸手捂著嘴,大大地做了个深呼吸。     她轻轻地说:“干么道歉,我也好想你。”     “嗯。”魏梧低声唤。“心,知道你平安到了就好,早点休息。”     “你也是,晚安。”     “晚安。”     馨心将手机通讯切断,看著天花板深深叹了一口气。     深夜,魏梧接到魏琩来电。     “你看过馨心做的采访稿了吗?”魏琩在电话那端问。     “没有,怎么了?”     “我现在传真一份给你,你瞧瞧,真的很不错。”     “你满意就好了。”魏梧笑。“你打电话来就为了说这事?”     “当然不是。”魏琩啧了一声。“不过也得等你把采访稿看完再说,你收到看完再打电话给我。”     二十分钟后──     “看完了?”魏琩在电话那头问。     “嗯。”魏梧一边应著,目光还停留在传真纸上。“我只知道她工作态度非常认真,理当做得不错,没想到呈现出来的画面会这么好。”     “我就知道,见色忘友。”魏琩酸他。“我想也是,每天忙著拨时间跟馨心培养感情都来不及了,哪有心思想到我上杂志的效果。”     “好酸的口气。”魏梧没好气。“够了,说正事,你刚才想跟我说什么?”     “我是想问你,你跟馨心打算怎么办?”     “继续交往下去。”     “你当你的执行长,她当她的小记者?”     “馨心喜欢那份工作。”     “嘿!你别告诉我你没想过要把她留在身边。”     “想啊,但馨心说,她不晓得留在饭店要做什么,我总不能一直把她关在我房子里,她会闷坏的。”     “说你死脑筋还真是,山不转路转嘛!你瞧馨心她采访编排的功力,怎么没想过要把她留在饭店里,开个部门让她全权处理饭店dm那些东西,还有──”魏琩又加了一句。“总部展示楼面里的dm也可以交给她设计。”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说你木头还真的是,连这么一点小事也要我提醒。快点行动吧,免得一下小心老婆就被别人追跑啦!”     “现在太晚了,明天等下班时间我再打电话给她。”     “这才对嘛!”魏琩啧啧两声,唯恐魏梧一人没办法搞定,他还顺带加上但书。“万一不成,打电话给我,保证三两句把她说得服服贴贴,马上就送履历过去你那应征……”     服服贴贴?魏梧挑挑眉。“这大可不需要你,服服贴贴交由我来就好。”     话说完,魏梧挂上电话。     魏琩想了一下才恍然大悟。     唉呦喂啊~~这真是太神奇了!魏家的大木头竟然会说俏皮话?     啧啧啧!真的是爱情力量大呦!     一早醒来,馨心梳洗好,换上干净的牛仔裤、t恤,便冲出家门搭上八点零五分的公车,一路摇摇晃晃来到公司,趁主编未到之前将采访稿搁在他桌上。     九点整,主编进办公室,不到十分钟,馨心桌上分机蓦地响起,她接起来。     “我隋馨心。”     “馨心啊,我主编。来,进我办公室,我们讨论一下。”     我们?讨论?馨旋得嘴角一阵抽搐。主编是吃错药啦,突然对她毕恭毕敬起来了?!     馨心离开座位走到主编办公室敲门。     “主编,我隋馨心。”     “馨心啊!来,来这儿坐。”     主编殷勤地推来一张的沙发椅,馨心先瞧瞧主编的脸,才一脸忐忑地坐在椅子上,她一坐定,主编马上送来一杯热腾腾的即溶咖啡,悬著满脸笑。“来,喝杯咖啡。”     “谢……谢。”呃,感觉越来越离谱了!     “我说馨心。”     “是。”馨心惊跳一下,大眼眨也不眨地瞧著主编。     “唉!你表情这么害怕干么,我又不会吃了你。”主编像说了什么好笑话似的哈哈大笑,然后突然正色盯著馨心看。“我刚才看过你的采访稿了,真的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棒,太棒了!你完全把魏琩这个人,他的英明、他的俊帅、他工作的理念表达出来,我已经太久没有见过这么出色的访问,中规中矩,但又不失幽默,我真的不知该怎么形容看完之后的喜悦感──”     说得她好像突然开窍一样,馨心在心里偷偷嘟囔。但打从进记者行业以来,她哪一次访问不是这么撰述的?但从前,主编只会嫌她的访问太古板,不够俏皮有创意──怪了,采访完魏琩,她的缺点突然间变成优点了?     馨心这回没再被主编的称赞捧得忘了姓谁名啥,只是静静地盯著主编,等他把话说完。     “这份稿子没有问题,一个字都不需要修改,我等等直接送编辑组,嗯嗯……”主编咳了两声清喉咙。“我说,馨心呐!既然你已经完成魏琩这份采访,我是说,连这么神秘的魏琩都能跟你畅所欲言,想必你一定拥有了外人不晓得的管道,所以啊!你有没有考虑,接著再去访问另外一个魏家人啊!”     听到这,馨心脸色一变。“主编是在说魏梧?”     “对对对!”主编眉开眼笑地从抽屉拿出其他记者拍回来的照片,有魏梧跟著其他部门经理一块儿巡视的,有他开门上车、下车的,还有几张只看得到黑影子却不知在照什么鬼的朦胧照片。     “这个魏梧实在太太太太神秘,不管我们怎么要求,他就是不愿意露面。像上回那个溺水事件,我派了两个人去调查,就只带回来这些鬼照片。后来我收到一条密报,说有一个房客拍风景时,刚好被他拍到一张魏梧抱著溺水女子的照片。我马上跟对方连络,要他把照片拿来给我看一看,结果你猜怎么著,连照片什么模样我都没看见,对方就说照片已经被他们买回去了!”     主编在那说得口沫横飞,殊不知馨心早已听得怒火中烧。她差点就忘了这件事!当初若不是他们这群讨人厌的家伙在那边乱炒溺水事件,她根本不需提早离开“湖山恋”。还有那个拿照片出来兜售的家伙,不要脸,一张照片也敢跟人开价六位数,一群讨厌鬼……馨心喃喃有声地咒著。     “不过算了,反正我手上还有王牌。”主编涎著笑脸凑到馨心脸前。“我就靠你啦,馨心。同样都是魏家人嘛,既然能够采访到魏琩,你就一定有办法找到魏梧,这件事就交给你,我想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吧?”     主编一个人说得很乐,哈哈哈笑完便将照片往馨心方向推。馨心低头看了一眼,然后摇头将照片推开。     “很抱歉,这次我真的没办法。”     !主编蓦地白了脸色。     馨心解释:“魏琩让我采访,已经是破例再破例的事,对方也已经再三表明过,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机会。”     “这世上没有什么绝对没办法的事!”主编愤怒拍桌站起。“有一就有二,无三不成礼,你就照著你采访魏琩那套方法,横下心再做一次,我保证绝对没问题!”     “不行!”馨心非常坚持。     “既然这样,那你就回家吃自己!”     主编一吼完,馨心脸色倏地胀红,她看著主编,又想著魏梧是如何费尽心思地保持行动低调──两种东西像天秤般在她心头晃荡,然后砰地,搁著魏梧那边的秤子出现压倒性的胜利。     她猛地从位子上站起。“吃自己就吃自己,谁怕谁啊!”     馨心身一转,准备夺门而出,主编一见情况不对,赶忙早一步挡在门前。     “欸,馨心,别那么激动嘛!我之所以会要你去采访魏梧,也是因为你能够胜任啊!别这样,来,我们坐下好好谈。”     “不必了!”馨心用力别开头,忍住满眶的泪水。“再谈也没什么用,你一定有很多理由可以说服我接下这个案子,从来没有想过我是用什么方法,得花多少气力才能完成一个采访。我不要!我不会再接受任何跟魏家人有关的采访工作,再也不会!”     “即使失去这份工作也在所不惜?”眼看馨心这么坚持,主编口气也硬了起来。     “在所不惜。”馨心傲然地回视他。     说罢,她从主编身边闪开,打开办公室门,昂首跨出去。     深夜,馨心握著电话,与远在中部山区的魏梧热线通话。     “送去的采访稿还顺利吗?”     “嗯,主编很满意。”     “那就恭喜你了,不枉费你花了这么多心思在采访稿上面。”     “嗯……是啊!我的确花了很多心思,可是,我要跟你讲一件事,你要坐稳,不要吓一跳噢。”     “听你口气这么严重──好,我坐稳了,你说吧。”     “那个,我被炒鱿鱼了。”     “啊?”魏梧口气吃惊,不过下一秒,他突然朗声大笑起来。     “喂,你这人怎么回事啊?我被炒鱿鱼你竟然那么开心!”馨心嗔道。     “不是开心你被炒鱿鱼,不不,你被炒鱿鱼我的确满开心的──”     “喂!”馨心抗议。     “其实我开心是因为,嗯,昨晚琩跟我提了一件事──”魏梧将魏琩昨晚的主意跟馨心说了一遍。“你觉得怎么样?可以吗?”     “当然很好啊,你们为了我费这么多心思,但是──会不会太麻烦你们啊!我真的值得你们这么不计代价的帮助我吗?”     “傻瓜!你是从哪一点认为我们是不计代价在帮你,若你没那份实力,你真认为我们有那胆量把这责任交给你?”     馨心不吭气地琢磨著魏梧的话,两人各自沉默了会儿,魏梧突然开口问:“对了,我还没问你,他们为什么炒你鱿鱼?”     “那个啊……没什么啦,只是因为主编要我接下采访你的工作,我不肯接,然后就被炒鱿鱼啦。”     馨心轻淡的语气,却有著十成十的震撼力。魏梧在电话那端深吸了口气,半晌,他才语调喑哑的说:“你真是个傻瓜,竟然为了这么一点事,放弃你最喜欢的工作……”     “工作再喜欢,也不及你重要啊!”说这种话太害羞,馨心脸都红了。“况且,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多不喜欢上报,怎么还可以逼你去做你讨厌的事情?”     “你就是这点让我动心。”魏梧叹息地低喃,忽然间,他换成较为的口气说话。“心,我好想见你。”     “啊?现在?”     “嗯,我开车过去,你告诉我地址。”     “你不怕狗仔盯梢?”馨心取笑。     “怕什么?他们有办法,就把我们俩拍下,就此昭告世人,我爱你。”     “啊──”魏梧突如其来的告白教馨心一阵吃惊,她捂著嘴发出一声轻呼,眼泪不禁夺眶而出,她狼狈地拭著眼泪娇嗔。“讨厌啦你,害我忍不住哭了。”     “等我,两个小时后到。”     丢下一句话,魏梧挂了电话。     馨心握著嘟嘟鸣响的话筒,用力地吸进一口气。     在这么美好的时刻,怎么可以哭呢!     她赶忙挂好电话,冲进浴室把脸上的泪渍洗掉。     魏梧待会儿就来,她当然要以最娇美、最开心的样子面对他啊!     过了两个小时──     叮咚!     电铃声一响起,馨心马上像彩蝶一样飞到大门边,打开门,魏梧和煦的笑脸映入眼帘。     她扑进他大张的怀里,魏梧开心地抱著她转了一个圈,就像在彼此心里,描了一个最圆满的圈。     昏暗的室内,两具的身体交叠在一起。     欢爱过后的馨心鼻息有些喘,她贴在魏梧胸前,魏梧拨开她额前汗湿的发,在她额上印下一吻。     当手指滑过她清透无瑕的背肌,魏梧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我喜欢……”     “什么?”馨心困倦地呢喃。     “你摸起来的感觉,好软、好舒服──”     贴在他肩膀上的唇瓣弯起一道美丽的弧线。“你也不赖啊!浑身肌肉弹性十足,不太硬也不太软,贴在你身上就像抱著一个大暖炉,热烘烘。”     “我这才知道原来我在你心中,只是个暖被的火炉……”     “唉呦!”馨心嗔瞪了魏梧一眼。“人家只是比喻嘛!我当然知道你的价值不只是当暖炉啊──好好好,你嫌我形容得不好,那不然换你说,你觉得我摸起来像什么?”     要他说?魏梧咧唇一笑。     “像春药,一摸就马上让我‘起反应’。”     馨心脸颊咻地一下胀红。     “你好色噢!才刚刚‘那个’完,马上又──”     “所以我才说你像春药,我怎么摸也摸不够。”语毕,魏梧再度吻上馨心唇瓣。馨心小小声地抗议:“这样不好啦。”     魏梧暂停。“哪里不好?”     “太频密啊!”偎在魏梧胸前的小脸红得发烫。“我之前采访过泌尿科医生,他说,正常男人一次结束后,至少要让他们休息三十分钟到一小时,要是做得太频密,对身体会有不良影响……”     “你话里有语病。”魏梧敲敲馨心脑门。“认识这么久,我们才刚发生一次,你从哪里推得出‘太频密’这结论?”     他这么说也是没错,但是,虽然只有一次,但是第一次跟第二次,才刚经过不到十分钟啊……     “还是你不喜欢我碰你?我让你觉得不舒服?”魏梧带点受伤地瞅著馨心。     唯恐魏梧误会她,馨心连忙解释。“你别乱诬赖我,我才没这意思。”     “不然你是什么意思?一边在我身上磨蹭,一边又不让我摸你──”     “人家是怕你一下用太多,将来会‘不行’嘛!”馨心窘红著脸说。“所以才希望你‘省’一点用。”     馨心可爱的解释逗得魏梧一阵大笑,猛地翻身将馨心反压在单人床上。仰头望著魏梧微笑的脸庞,馨心轻叹。     “其实被你抱好舒服,我从来不晓得这世上,还有这么舒服的事情。”     “那就再来一次。再试一次看看,那种舒服的感觉,是否确实存在。”魏梧嘴抵著她唇瓣道。     “真的不会太勉强?”馨心红著脸嘟囔。     魏梧不说话,只是俯低身体,以行动来证明。     湖山恋大饭店编辑组     一颗头探进的办公室,小罗左右张望,确定馨心在里头,才放声地喊──     “馨心,跟你约好了噢!等会儿下班要到我家去,我已经告诉我爸妈今晚你会来噢!”     正在讲电话的馨心连忙跟小罗比著等一下。几秒钟后,她丢下电话急匆匆地跑到小罗面前。“我得先跟你说,免得吓到你,等会儿去你那,我会携伴参加噢。”     “噢!交男朋友了后!”小罗肘顶著馨心手臂调侃道,被取笑的馨心则是满脸呵呵地傻笑。     “好啦!随便你,等会儿到那边我再好好帮你鉴定一下,就这么说定了,七点我家见。”小罗说。     “七点见。”     七点一到,定居在水社大山上的部落燃起熊熊火光,这是他们一年一度的丰年祭。以长老小罗父母为首,大家绕著大火围出一个大圈圈。年轻男女们手牵手在火光前唱歌跳舞,几名鼓手拿著皮鼓,咚咚咚地击打出雄浑脆亮的节奏。     循著火光与鼓声,魏梧与馨心相伴走到欢庆的人群间。     眼尖的小罗一见馨心身影,连忙朝她挥挥手,馨心也以挥手回应,然后转身拉著魏梧的手,蹦兵跳地来到小罗父母面前。     “你们好。”     “我跟大家介绍,这是我饭店同事,她叫隋馨心,然后旁边是──”小罗目光转到馨心身旁的人脸上,一与魏捂四眼相对,小罗才蓦地想起这人是谁,天啊!是执行长!小罗惊讶地瞪大双眼,执行长竟然是馨心的男朋友!     小罗先跟魏梧说了一声抱歉,才将馨心拉到旁边去。     “怎么啦?”馨心问。     小罗朝魏梧方向觑了一眼,这才小小声地说:“你怎么没先告诉我你在跟执行长交往?”     “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你嘛,所以才趁这个机会,带他过来公诸于世。”     “后!真的会被你吓死。”小罗白了馨心一眼。馨心这家伙谁不给爱,偏偏挑上这么一个冷冰冰的酷男,想起等会儿得看他那张酷脸吃饭,后,会消化不良捏。     松开钳住馨心的手,小罗转过身朝魏梧诚惶诚恐地喊:“执行长好。”     “三八,你不要这个样子!现在是下班时间,你不用再叫他执行长,直接喊他名字就可以了。”     馨心拍著小罗肩膀要她放松一点,畏惧于魏梧平常在饭店里的威严,小罗说什么也不敢在他面前嬉闹这次。     魏梧一见她反应,忍不住跟馨心埋怨。“我就说我出现会坏了气氛──”     “谁说的!”馨心凶巴巴地低吼。“我隋馨心可以来的地方就适合你来,你再给我讲一句会破坏气氛,我就马上咬你。”     啊!咬?坐旁边的小罗弟一听,连忙挪动他的小屁股走到魏梧面前,把手上鸡腿硬塞到魏梧手中。     馨心惊奇地看著小罗的弟弟。“弟弟,你干么给他鸡腿?”     小罗弟理直气壮地回答:“被咬很痛啊!所以才把鸡腿给他,万一你咬他,他可以先拿鸡腿塞你嘴巴。”     这小鬼头,还真当地是咬人魔啊!馨心傻眼地看著小罗弟肉呼呼的脸蛋,竟然要魏梧拿鸡腿抵抗她?     看著执行长拎著鸡腿发呆的模样,小罗突然间觉得,执行长好像没她想像的那么可怕。她拍拍,卸下紧张心情,弯下腰拖来一张草席给魏梧跟馨心。     “馨心说得没错,她能来的地方执行长就能来。真对不起,你们特地跑来还让你们站著发呆,来来来,坐,尽量吃,尽量玩。”     “这才对嘛!”     馨心转身拉著魏梧坐在草席上。一会儿小罗端来烤鸡跟烤鱼,还倒了一杯自家酿的小米酒要馨心尝尝。“很好喝的呦!”     一闻到那呛鼻的酒精味,馨心就觉得害怕,不过好奇心旺盛的她仍张嘴啜了一点。一喝,她马上不支地仰倒在魏梧身上。“不行,我醉了。”     一旁的人看见她的反应,再一次大笑。     “你还好吧?”魏梧也笑著,他伸出厚软的大掌抚过馨心额头。     “嗯……”馨心用著酡红的脸蛋著魏梧的掌心。“很好,被你这样摸著,感觉实在好极了。”     “你该不会这样一口就醉了吧?”魏梧轻弹她鼻头。     “醉了不行吗?”馨心眨著灵活的大眼睛瞅著他。“反正有你在我身边,我怕什么。”     “怕我这只大野狼,会吃掉你这小红帽啊!”     “呵呵,还不晓得到底谁才是大野狼呢!”馨心伸手戳著魏梧胸膛,娇滴的模样惹得他一阵心猿意马。魏梧伸手抓住馨心指尖,趁旁边无人注意之际,将唇凑到馨心脸颊偷得一吻。     “谢谢你带我过来这里,这是我第一次跟底下员工这么亲近。”     “其实你本来就是个温柔的人,只是一直没机会表现出来──”馨心仰头望著魏梧刚毅的侧脸,一阵爱意在心底慢慢荡漾开来。“对了,阿梧,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喜欢你?”     “有。”魏梧望著她,轻轻地笑。“不过我不介意再多听几次。”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馨心一边低语,一边转身与魏梧四目相对,两人掌心相握。回头望著围圈的人群,欢快地唱著古老歌谣,在月儿高挂的大地上,幸福,以吻封缄。     【全书完】     编注:     下一本写的是有点坏坏的魏琩喔,请期待【情定大饭店之二】──采花近期《恶男献真心》。

《酷男动真情》正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小说推荐
《长刀破法》(大尸巫)
《都市修真人生》(来自地下的黑苹果)
《日久生情,情已至深》(金鱼)
《从火影开始的主神聊天群》(灰色死神)
《重生之大明国公》(兵俑)
《落星魂》(繁花落星)
《我的微信通大明》(絮语如梦)
《重生之极限突破》(咸鱼翻身汤)
《肃王千岁》(裘梦)
《海贼之王者黑龙》(九州问题少年)
《戏精穿越:丞相大人别拆台!》(温留白)
《准备去冒险》(懒货猫咪)
《救世双子之异族入侵》(程小小家)
《混在盘龙》(覆黑的贝贝)
《王一博之余生请多多指教》(拼命十三么)
《帅气校草的傲娇校花》(呗果)
《长得帅不是我的错》(莫寻凤栖梧)
《裂崩的世界》(圣诞节前夜)
《异界之装备商人》(梦忆林夕)
《重生七零年代潜力股》(小果柒柒)
《盗跖》(柳下华旭)
《魔导之拳》(陈子源)
《佩为媒》(鹿角珊瑚)
《夜天使魅偷众帅》(伪天使)
《网游之三国定鼎》(应无求)
《红尘牵绊的天使》(SJ姣儿)
《你是我的甜夏心跳》(迟烟火)
《非云浮华》(夜一非)
《血蔷薇:复仇Caes》(琦忆梦兰)
《危险试婚:宝贝,撩一下》(栩栩如声)
《一指破界》(疯狂雷克)
《大杀戮系统》(一梦已成神)
《九婴:凰临天下》(九婴大大01)
《隔壁师兄有点坏》(悔桥)
《末世最强药神》(加糖的矿泉水)
《你问归期,我已离去》(伊凡尘)
《段方山》(梁叔)
《放弃你,下辈子吧》(桩桩)
《小花仙之秩序之花》(风白七)
《盛世女谋:将军,来战!》(繁花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