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幻变谜情》 > 最新章节

《幻变谜情》

幻变谜情封面

作    者:煓梓

最后更新:2015/5/28 23:04:14

下    载:( 《幻变谜情》全文TXT打包下载)

...

《幻变谜情》最新章节: 第十一章

    更多言情小说,。     当灯光亮起,闯入者的身影赫然映入他们的眼帘时,感到吃惊的不只是夏落声,还包括遥人。     \”与智哥。\”她脸色苍白的看着一脸漠然的时与智,感觉很不真实。     \”你叫他什么?\”夏落声锐利地瞪着遥人,没忽略掉她口中的称谓。     \”时与智,他是我堂哥。\”只是他们的关系没那么亲近而已。     \”原来如此。\”夏落声讽刺地回嘴。\”看来你们时族的成员到处都是,而且统统都是夜袭的爱好者。\”他忽然回想起第一次跟遥人交手的情景,当时她也跟老戴一样包得像粽子,而且同样出现在午夜时分。     遥人瞪了夏落声一眼,懒得理会他的讽刺。她比较在乎的是,与智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夏落声还叫他老戴?     \”好久不见了,遥人,有两年了吧!\”始终沉默的时与智终于开口,冷淡的跟遥人打招呼。     \”是有那么久了。\”遥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自从两年前的族人聚集大会以来,她就没再见过他。     \”两年不见,你倒是越来越美了。\”时与智细看了遥人一番,脸上净是欣赏的神色。     \”谢谢。\”在时与智坦然的目光下,遥人醉红了双颊,呐呐地道谢。     夏落声突然觉得很不是滋味,这是什么情形,他们不是堂兄妹吗?     \”抱歉打断你们感人的亲人重聚。\”他没好气的介入他们之中,瞪着遥人。     \”你们哪一个愿意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这算哪门子得兄妹,对起话来居然像\”非常男女\”,现在又不是在相亲。     \”你看着我干么?我怎么晓得这是怎么一回事。\”遥人也瞪回去。瞧他一副要用眼神杀了她的模样,简直莫名其妙。     \”她不知道,那么老戴你呢?\”夏落声转而威胁时与智。\”你该不会也想告诉我,你不知道吧?\”     \”如果我这么说你会信吗?\”时与智挑眉反问。     \”不相信,我想你最好解释一下。\”夏落声冷哼。     \”我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时与智还想闪避。     \”就从你的化名开始解释起好了。\”夏落声可不许他逃。\”你明明姓时为何还自称为老戴,接近我又有什么目的?\”亏他和谭晋柽把他当朋友看待,结果却是别有用心。     \”别把我说得像个下三滥一样,我不过是把磁片寄放在你这里而已,没你说得这么严重。\”     时与智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是啊,磁片!我早该想到。\”夏落声自嘲。\”我才奇怪,好端端的你干么突然丢一张磁片要我帮你保管,然后又突然不见,原来是躲追兵去了。\”     \”好说。\”时与智的声音也跟他一样嘲讽。     \”为什么选上我?\”夏落声不解,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因为你是最适当的人选。\”     时与智尚未回答,一个平静冷然的声音倒是代替他回答了。     夏落声眯起眼看着翩然而至的下一个闯入者,瞬间有种想砸烂所有保全系统的冲动。     \”违天哥!\”     夏落声还没来得及询问来者是谁,遥人就自动提供线索,省去他开口的麻烦。     虽然夏落声很想炮轰眼前这些不请自来的家伙,但他更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只好忍住揍人的冲动,顺着违天的话问下去。\”你说我是最适当的人选,这话怎么说?\”     \”因为你的身份、背景以及个性。\”违天和他打哑谜。     \”这跟我的身份背景又扯上什么关系?\”净说些废话!夏落声不耐地问。     \”当然有关系。\”无视于夏落声不耐的表情,违天分析。\”他会把磁片交给你,无非是看准了你拥有国内首屈一指的保全系统,一般人难以侵入的背景。再者,他和你相交多年,深知以你的个性绝不可能轻易交出磁片,所以才敢放心的将磁片寄放在你手上。我说对了吗,老戴?\”他故意叫时与智的化名,充分显示他早已掌握住一切。     时与智僵着身体,半天答不了话,只得沉下脸。     \”可是,与智哥干么偷磁片?\”站在一旁的遥人满肚子疑问。\”他自己就是时族的人,时族的秘密若是泄漏出去,他也捞不到好处。\”一点道理也没有嘛。     \”这就不一定了,遥人。\”违天代替时与智回答。\”如果对方的价码开得够好,钱也给得爽快,实在没有什么不能背叛族人的理由。\”     价码?磁片?那是否意味着……     \”你是说与智哥是叛徒?\”遥人被这个可能性当场吓白了脸。他们老是说她是叛徒,没想到真正的叛徒是时与智,她的另一个堂哥。     违天不答,冰冷的双眸扫过时与智僵硬的身躯,留给他自己解释。     时与智再也忍不住沉默,眼看着逃逸无望,他干脆全招了,以泄心头之恨。     \”不错,我是叛徒,那又怎么样?\”时与智抬起头来面对两位时家的嫡传,眼里净是怨恨。     \”你们是时族奠之骄子,怎能感受我这平凡人的心声?我虽然也是时族的一份子,但却是一个什么能力都没有,仅仅姓\时\的普通人而已,不像你们拥有先祖遗留下来的能力,可以呼风唤雨。\”     \”单单为了这个原因,你就能出卖族人?\”遥人不解,虽然他说的都是事实。     时族虽号称超能力一族,但实际能力却大多集中在\”天、地、人\”嫡传以及\”东、西、南、北\”四大护法身上,但仅为了这个理由而出卖自小培养他的族人,也说不过去。     \”为什么不?\”时与智冷笑。\”反正族里又不缺我一个人,而且你们的生死也与我无关,磁片记载的秘密若是被揭穿,影响最剧的人也不会是我,恐怕是握有权力的你们吧。\”     换言之,他是抱定大不了大家一块死的想法,硬要拖全族的人一起陪葬。     \”就算是好了。\”遥人争辩。\”你以为当你泄漏秘密的时候,你身上的血液就不会逆流?\”     这是不可能的事,无论他的血统离嫡传再怎么远,也不可能逃得了自古遗留下来诅咒。     \”所以他才必须以偷磁片的方式代替开口。\”违天在一旁帮他们的对话作结论,冷冷地打量背叛时族的人。     时与智无法否认,这正是他偷磁片的用意。遗憾的是,连天接下来的话,彻底打破他的美梦。     \”我很欣赏你的勇气,与智,可惜你用错地方了。\”违天冷嘲。\”我必须很遗憾的告诉你,你费尽心力拿到的磁片其实是一张假磁片,就算你再把它拿回去,也卖不到钱。\”     \”磁片是假的?\”     喊出疑问的居然是遥人,而非时与智。事实上,他已经僵愣住,无法说话了。     \”那当然,如果磁片是真的,你还能活到现在?\”违天睨向遥人,冷冷的消遣她。     闻言,遥人赶紧低下头面\”地\”思过。难怪违天哥肯放任她逍遥一个月之久,还一副不痛不痒的模样,原来是这个原因。     \”算我认栽了,谁教我笨呢。\”呆愣了半天的时与智嘲讽地开口,多少明白自己在劫难逃。     \”当初偷磁片的时候,早该想到你不可能把这么重要的秘密载入磁片中,我算是白忙一场。     \”难怪偷磁片的过程意外的顺利,原来是这个缘故。     \”话倒也不能这么说。\”违天微笑,睨着时与智的眼神却毫无笑意。\”你可能以为族里的传说都不是真的,所以才会采取偷磁片的举动,因为你知道单凭传言是卖不了钱的,所以才会千方百计取得磁片以证实传一言。\”只可惜,到头来他还是白忙了一场。     闻言,时与智冷笑。时违天说的没错,他就是不敢贸然相信传言,所以才会采取偷磁片的方式,因为对方也不好惹。怎料时违天技高一筹,不但逮着他的小辫子,还把他所有的底细都摸透了。     \”这么说,你早知道我背叛族人的事?\”忍住仰头狂笑的冲动,时与智问。     \”不像你说的那么确定。\”违天挑眉。\”本来我只是怀疑而已,怎么知道你真的拿走磁片,这证实了我的想法并没有错。\”     也就是说,他被骗了。时违天早就盯上他,所以才故意设下陷阱让他顺利取得磁片,然后趁着他来不及逃逸,不得不将磁片托付给夏落声之际,一步一步将他逼入绝境,就像今晚。     \”不愧是族长,我输了。\”时与智大笑,已经放弃挣扎的念头。\”你打算怎么处置我,违天?把我封入虚凝幻境,让我走到死为止?\”     \”不,那太便宜你了。\”违天笑笑。\”我打算把你交给追地让他去处理,你将会后悔当初为什么选择背叛族人。\”     违天嘲讽的语气还飘散在空中,时与智的脸却早已黑了一半。违天要将他交由追地处置,那不就意味着他的灵魂将被打入\”阿鼻地狱\”,永生永世不得翻身?     不,他要逃!与其永远迷失在黄泉,不如拚拚看,或许还有逃脱的希望。     心意既定,时与智脚跟一转,就想夺门而出。可惜他才跨出第一步,即被来自身后的一股强大力量吸住,再也动不了。     时违天正打算运用族长的力量将他推入九重天!     \”不!\”时与智惊骇地怒吼,使尽全身的力气抵抗那股超自然的威力,然而他的身体却被越提越高,终至于飘浮在半空中。     \”完了。\”遥人在心里为她得哥默哀,虽然他背叛族人的行为罪不可恕,可是当亲眼看见他被违天哥推入九重天仍然教人于心不忍,那跟被打落黄泉又有何分别。     \”遥人救我!\”或许是瞥见她眼中的同情,时与智厉声呼喊遥人的名字,可惜为时已晚。     遥人和夏落声就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时与智消失在空中的一个漩涡状黑点中,同时怔忡不已。     \”谁也救不了你,叛徒。\”收回掌中的力量,违天对着时与智消失的方向轻蹙一下眉头,而后转身看着呆愣的二人。     \”我要谢谢你帮我找到叛徒,夏先生。\”违天主动伸出手跟夏落声示好,夏落声这才回过神来,也将手递上去。     \”不客气,虽然你寻找叛徒的方式很不一样。\”夏落声忍不住讽刺道,两眼也和违天一样锐利。     违天只是微笑,不把他的讽刺听进去,反而转身面向遥人。\”我们回去吧,遥人。既然所有事情都解决了,你也没有理由再留在这儿。\”     违天的话才落下,遥人又再一次傻眼了。     回去?违天哥可是在命令她回家?     \”可是,违天哥——\”     \”你想违抗族长的命令吗,遥人?\”违天根本不给她任何辩解的机会,直接拿族长的权力压她。     遥人浑身,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明白,一旦让她回到族里,她将会失去人身的自由,只有天晓得他会怎么对她。她已经抗命太多次,一向严峻的违天哥八成会先将她封入虚凝幻境玩个几天,然后再将她踢到西伯利亚去执行天晓得的任务,最后再派她到赤道寻找某个国家遗落的重要矿石,简直比死刑还糟。     但和再也不能跟夏落声见面比起来,这些处罚只是小巫见大巫。违天哥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他要带她回家、回时族,回那个夏落声再也碰触不到的世界。     一想到这可能性,遥人不禁心慌起来,头也拚命地摇。     \”不,我不要回去!\”她边吼边后退,伸长手欲捉住夏落声的手臂,未料才碰到他一根手指,她的身体即腾空,紧接着是一道耀眼的光线。     \”既然你不想回家,就上虚凝幻境度假去吧,我已经纵容你太久了。\”违天冷冷的看着一脸惊慌的遥人,手腕一转,五指一张,一道雾气便从他的掌心射出,划破空气开启另一个时空的大门,将遥人吸进去。     遥人也和时与智一样,抵抗不了来自另一个时空的吸力,只得拚命的喊夏落声的名字。     \”落声——\”     \”遥人——\”眼看着爱人就这么被吸走,夏落声和遥人同样高分贝的惊喊声一道响起,也一起消失在时违天冷酷的双眸中。     他的遥人不见了,消失在一个只有天才晓得的鬼地方。     紧紧握住双拳,夏落声只想杀了眼前的混蛋。他从没看过一个人竟能凭空消失,今天算是开了眼界。     \”遥人是你妹妹,你怎么能这样对她?\”一想到遥人必须一个人面对未知的危险,夏落声就雄,口气自然也就不甚愉快。     \”雄了?\”违天不怒反笑,神情诡异。     这是什么表情?根本摆明了把人当傻瓜!莫非……     \”为什么我会有一种掉入陷阱的的感觉?\”夏落声眯起眼来看着违天,察觉有异地问道。     \”你要这么说也可以。\”违天不否认。\”如果我说这一切都是我的安排你也不必觉得太惊讶,毕竟你赚到了遥人的感情。\”还有忠贞。违天在心里补上一句。     \”可否进一步说明?\”夏落声挑眉静待下文。     \”很简单。\”违天反问。\”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会派遥人去执行这项任务?\”     \”没想过,我一直以为这只是一件单纯的夺片任务。\”如今看来不是这么一回事。     \”是也不是。\”违天再一次微笑。\”其实早在盯上与智那叛徒之际,我们即已盯上你,因为我们知道他一定会将磁片交到你手上。\”     \”你是说,那张假的磁片吧。\”夏落声更正违天的用词,一想到自己居然为了一张假磁片而跟遥人僵持,就呕得半死。     \”没错,就是那张磁片。\”违天倒轻松,完全不在意夏落声杀人的眼神。     \”真正的磁片中到底藏有什么秘密?\heaven\smirror\”指的又是什么?老戴又想把这张磁片卖给什么人?麻烦你统统说清楚。\”夏落声不客气的质问违天,几乎被这一团迷雾烦死。     \”关于这几点,恕我无法透露,因为你并非时族的人。\”违天四两拨千斤地说,夏落声这才想起当日遥人因全身血液逆流而痛苦的表情。     这混帐!危险的差事都留给遥人,自己却躲在一旁控制全局。     \”你派遥人到我身边到底有何目的?\”他发誓遥人若是也参了一脚,一定掐死她。     \”为了让你爱上她,进一步加入时族。\”违天出人意表的大吐真言,教夏落声顿时瞪大眼睛。     \”你是说……你故意让老戴偷走磁片,是因为你老早看上我的缘故?\”     \”不错,这正是我的用意。\”违天戏看夏落声不信的表情,轻轻松松地接着解释。\”时族是个古老的家族,为了保持纯正的血统,历代以来大多采近亲通婚,如此延续下来,血统是保住了,可是也间接造成许多问题,比如说:体质越来越弱,能力越来越不足。\”     \”所以你才决定要注入新血?\”夏落声嘲讽地反问。他渐渐懂了,原来他和遥人都是时违天手下的棋子,而且被摆弄得无声无息,毫不知情。     \”你很聪明,不愧是我看上的人。\”违天倒是大言不惭,一点歉意都没有。     \”你就这么肯定我一定会爱上遥人?\”夏落声气极了,却只能干瞪眼。     \”那当然,她是我妹妹。\”违天极有自信。     应该说是倒大霉的妹妹,遥人有他和时追地这两个亲哥哥,也够她上天下地好几回了。     夏落声瞪着违天,瞬间明白了很多事。他回想了一下,从遥人被派往夏宅偷磁片,到被逮回夏家,以及之后发生的每一件事,包括他们之间的冲突、,乃至于时追地的出现,迫使他不得不答应交出磁片,诱出老戴,证实他是时族的叛徒为止,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时违天的掌控之中,或者说,这全是时违天一手导演出来的闹剧,目的就是要引他入瓮,只是他和遥人笨得照他的剧本走而已。     夏落声深深稻了一口气,算是对命运投降,谁要他真的爱上遥人呢?     \”我该怎么加入你们这个见鬼的组织,上虚凝幻境走一回?\”虽不甘心,夏落声也认栽了。     \”先别急着送死,你可知道加入组织后,会有什么后果?\”看准他的急切,违天反而劝他要三思。     \”什么后果?\”夏落声几乎要杀了他,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家伙。     \”成为我的仆人。\”违天故意削他。\”一旦入组织,便是时族的人,所有的行动都必须听从族长,也就是我的命令。这——你做得到吗?\”     \”做不到也得做,不是吗?\”夏落声更想杀人了,不过加入组织却更要紧。     \”废话少说,快把我送进虚凝幻境,遥人还在等我。\”有什么帐要算,等他从虚凝幻境回来再说。     这时,违天终于露出真诚的微笑。他果然没看错人,夏落声确实有成为时族人的资质,也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对象,遥人会感激他的。     \”站稳了。\”缓缓张开手掌,违天仅花了几秒的时间,便用念力打开了虚凝幻境的大门,将夏落声送入另一个空间。     然后,他开始倒数计时。     ???     这里究竟是什么鬼地方?     站在虚凝幻境入口处的夏落声环顾四周,所见之处不是黑就是白,让他有种身在黑白相片里的错觉。     该不会连他都变成黑白的了吧?     他伸出手掌,蹙起眉头看了一下,幸好,该有的颜色都在,没莫名其妙变成五零年代的人。     不过很快地,夏落声发现他没有多余的时间用来庆幸,他必须逃,因为四周的景色开始崩落,原先的黑白奇观竟像自个儿长了脚似的朝他压近,恍若灾难电影一样可怕。     搞什么鬼?     夏落声提起脚来就跑,身后的景色也一片片的掉落,像洪水似的紧追不休,逼得他只好加快脚步,以免被追上。     现在他终于知道为何遥人死也不愿意让他加入组织,像这种无尽的折磨真会把人逼疯!     他气吁吁地跑着,感觉上好像已经跑了几个世纪,事实上还不到一个钟头,体力就几乎耗尽。     该死,他还得跑多久才能追上遥人?     无视于四周骇人的景色,夏落声只想快点追上他心爱的女人,比他早了十分钟出发的遥人有他见过最快的脚程,再不努力一点,恐怕在见到她之前,他就先气绝身亡了。     被这个想法刺激,夏落声果真加快了脚程。几分钟后,终于在不远处追上了先行出发的遥人。     \”遥人!\”他在她身后呼喊她的名字,遥人顿了一下,还以为她听错了。     \”落声!\”她惊讶地转过身停住,不敢置信地望着他,眼里净是感动。     \”快走,别逗留。\”夏落声搂住她的肩就走。尽管他也很感动,但保命却更要紧,四周持续崩裂的景象根本不允许他们稍作逗留。     遥人只得跟上脚步,一面走一面说:\”你怎么追上来了?很危险的!\”感动过后她才想起他根本不该出现在这里,他这种行为等于是送死。     \”我不追过来,难道看着你一个人送死?\”他挑高一边的眉毛看着她问。     \”可是,我不要你死啊!\”亏她说破了嘴,结果他还是自投罗网。     \”放心,我没那么容易死。\”他咬牙决定再苦也要撑下去。\”再说,这件事恐怕由不得你我决定,你那亲爱的大哥早就帮我们决定好了。\”要不是他太爱遥人,他一定教时违天滚一边去,别来烦他。     \”违天哥?\”遥人不懂,但他们越走越喘倒是事实。     \”你没听错。\”夏落声想起来就一肚气,\”你以为当初他干么派你来抢夺磁片,这一切根本就是有预谋的。\”只不过这场预谋的结局是意外叼蜜而已。     遥人闻言惊讶得合不拢嘴,过了大半天才会意过来。\”你是说,违天哥老早就看上你,他之所以指定我去找那张假磁片,目的就是想引起你的注意,借此让我们陷入爱河?\”难怪当初他谁不好派,偏偏派她,原来是早有安排。     \”这只是他的目的之一,他真正的目标还是老戴。为了能够人赃俱获,他设计所有的一切,包括你二哥的出现以及逼你说出时族秘密的事,因为他知道我绝不可能亲眼看你痛苦而不救你,自然会交出磁片,进而诱出老戴,也就是你得哥。\”说到这儿,夏落声不得不佩服时违天。尽管他的手段卑劣,但目标却很明确,不愧是时族的领导人,心思缜密得可怕。     可遥人一点也不这么想,相反的,她觉得她大哥做得好极了。     \”太棒了,原本我还烦恼呢!\”她忽地搂住他拚命撒娇,脚还踏个不停。     \”怎么说?\”都是这个该死的地方,害他们连讲个话还得兼做小跑步运动,夏落声抱怨。     \”因为我是时族唯一的嫡传女性啊!按理说我必须嫁给族里的人以维持血统,但现在可好了,既然违天哥看上了你,我也不必害怕会被硬嫁给族里的某个堂哥,这不是太棒了吗?\”还是违天哥英明,她简直爱死他了。     \”是哦!搞了半天,原来我不过是一头用来冲淡时族血缘的种牛而已,真是谢谢你了。\”夏落声无奈的讽刺。说什么注入新血脉,依他看是多了一个可利用的人还差不多,他可没忘记时违天送他来此前的眼神。     \”别这么说嘛,你会喜欢时族的。\”遥人索性握住他的手臂发嗔,以免他临时变卦不要她了。     \”我记得当初不知道是谁信誓旦旦说不要我加入组织的,怎么现在说变就变?\”他要笑不笑的睨着她,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个啊?我忘了耶。\”遥人干脆装傻,笑得跟天使一样。     这狡猾的小混帐,看他怎么修理她!     然而尽管他很想打她屁股,夏落声还是选择加快脚步,四周的景象越变越快,似乎受到某人指示似的变化个不停。     \”这个该死的地方到底是谁在控制?\”他连声诅咒,拿这个诡异的地方没辙。     \”我也不晓得,违天哥吧!\”遥人猜。     \”你是时族的人你会不知道?\”他更想打她的屁股了。照这个情形走下去,他们很快就会力尽人亡。     \”干么骂我啊?我也是第一次来。\”虽然违天哥老说要将她关到这地方,但从没实际行动过,她哪可能知道。     这下子夏落声诅咒得更厉害了,他是得了失心疯才会想到进时族,莫怪乎陈明浩那小子会劝他三思。     \”看样子我们只好走到你大哥高兴为止了。\”他讽刺道,祈祷时违天不要太兴奋,免得他兴致一来决定将他们关个一年半载,直到成为风干的死尸为止。     老实说,遥人也很担心。她是时族人都快无法承受这可怕的景象了,更何况是夏落声这个平凡人?     \”走吧,再不走真的要死在这儿了。\”夏落声这个平凡人显然比遥人更有自觉,他拉住她的手臂一直往前走。     他们一直走,拚命走,四周的景象也越压越近,近到整个崩裂,朝他们哗啦啦一声的崩裂——     \”遥人!\”     在四周完全倒下来之前,夏落声用整个身体护住遥人,情愿自己死,也不愿让她受到丁点儿伤害。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四周的景物突然变了。黑白的碎片并未如他预期中掉下来压在他和遥人的身上,反而随着一道耀眼的光线消失。     他们安全了,这是怎么回事?     \”恭喜你通过考验,正式成为时族的人。\”     正当他一头雾水的时候,一只有力的手掌跟着一道冷静的声音,一起传送到夏落声的面前。     夏落声抬起头,一点也不意外看见时违天那张冷然的脸。     \”谢谢。\”他心不甘情不愿的和时违天握手,决定放他一马。反正和未来的大舅子作对也得不到什么好处,只会累死夹在中间的遥人而已。     \”看来你是真心爱着遥人,我也就放心了。\”违天淡淡的说,护妹之情显而易见,夏落声这才明白他的苦心。     唯有真心爱着一个人,才会不顾一切保护她,他之所以打碎虚凝幻境就是这个用意。     \”你可以放心将遥人交给我,我不会亏待她的。\”夏落声保证,同时也感激违天没真的要他在虚凝幻境待上三天,天晓得那地方有多可怕。     始终站在一旁的遥人好感动,原来她大哥还是有感情的,没她想像中的冷血。     然而在她都还没来得及落泪,她亲爱的哥哥就递上一份厚厚的文件,交给夏落声。     \”这是你的第一件任务。\”违天说得理所当然。\”既然你已经是时族的一份子,理该尽点义务,我想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违天说得铿锵有声,夏落声却是听得额冒青筋。他就知道,时违天这家伙绝不可能轻易放过他!     他愤愤地抽出文件翻了几页,发现苗头不对劲后,又是一阵诅咒。     \”难怪你会看上我,原来是要利用我探\维索尔集团\的底。\”这个天杀的时违天,泰半是先调查过他和这个集团的交情不恶,然后才利用他去做特务。     违天不否认,他就是打这主意。一石三鸟,也算是有所斩获。     \”要我为你卖命,可以!你必须先告诉我时族的秘密,否则我绝不动手。\”夏落声低声威胁,不愿轻易败在时违天的手里。     \”等你完成了这件任务,我自然会告诉你。\”违天照例又是打太极拳,不想\”heaven\smirror\”太早曝光。     夏落声只能咬牙接下这件任务,狠狠地瞪着他的新上司,谁教他误上贼船呢?     遥人在一旁大吐舌头,为她未来的夫婿哀悼,恭喜他误上贼船。     呵呵!看来,接下去的故事会很长哦!-     完-     编注:敬请期待《时族传奇之追地篇·荒野谜情》

《幻变谜情》正文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小说推荐
《锦绣田园:步步为商》(红色锦鲤caef0fd00)
《爹地我们回来了》(凌空小姐)
《沉沦星辰之上》(宏煜)
《凤逆天下:邪帝的绝色宠妃》(飞舞清扬)
《早安,第八任未婚夫》(半筱)
《异界之女神重生》(春棠大人)
《许我颠倒众生》(刘着着)
《天外飞妃》(卿轻)
《一个有点长的故事》(扬and尘)
《启封的印记》(渐夏)
《民国之国术宗师》(王清谈)
《龙与圣剑》(战国战神吕布)
《逆天魔女,鬼眼九小姐》(黎音子)
《一念成婚:腹黑总裁别撩我》(小珞惜)
《我的异世界之旅才不是这样的》(不知道哟)
《嫡女难当家》(小鹿慢跑)
《桃恋》(花影妖娆)
《宅男的异世人生》(所念)
《淡闻录》(西山胖爷)
《风月之城》(风月之歌)
《末世之绝地反击》(响马乱突突)
《多元世界的旅行》(辉光圆环)
《我的18岁女鬼未婚妻》(古明月夜)
《穿书之佛系女配驯夫记》(鹿清清)
《西世东方》(君逸泽)
《倾世长欢》(陌颜则无言)
《农家宠妃》(圣华皇姐)
《迷雾纪元》(寿限无)
《妻为夫纲》(玲珑秀)
《总裁强欢上瘾》(根号叁)
《甜蜜婚恋:大牌影帝,神秘娇妻》(莛莛悠畅)
《网游七界之女扮男装》(家庭老妇女)
《天衣劫》(桂桐梓)
《老生常谈再谈》(云中鹤天)
《网游之生物改造》(萧瑟秋风01)
《械剑》(秘银之剑)
《霸爱疯丫头》(孽小小)
《特种玄学师》(月尘子)
《苍岚山》(缘生源死)
《异能神探之总裁枕上欢》(慕容羽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