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精明女王?》 > 最新章节

《精明女王?》

精明女王?封面

作    者:卡儿

最后更新:2015/5/28 22:13:08

下    载:( 《精明女王?》全文TXT打包下载)

...

《精明女王?》最新章节: 第八章

    更多言情小说,。     禹水阳一整天都没有心情工作,脑海里挣是胤极的狂霸、凛傲和温柔、体贴,这两种极端的个性令她心慌意乱。     他说的一点都没错,自始至终他都没有骗她,而是自己愚蠢到没发觉其中蹊跷;更令她吃惊的是,其实在见到他的第一眼,她心里就有如翻江倒海似的震撼感觉,明知道万万不可,还是情不自禁地被他吸引,莫非在冥冥之中早已注定她必遭此情劫?     无论如何,她知道从今天起,她的心不会再平静。     当她听见他说出“我是真的爱上你了”时,她的心便紧紧地揪成一团。     曾经在那一瞬间怀疑他说出的这句话,而今仔细回想、细细品尝,她心里却有一丝甜蜜的感觉,多年以来,她由自认是男人的绝缘体,没想到他却轻易地撩动她的心弦。     低头看着莎莎送来昨天的收益账簿,她不经意地翻阅,突地发现前天因为听了他正确的分析,一天就为公司赚进了一大笔差价。     禹水阳轻轻地合上公文夹,不得不佩服他精确的投资眼光,又思起早上他离开自己办公室时,她虽然紧闭着双眼,但依然能感觉得出他的沮丧和无奈。     难道她要装作毫无知觉,眼睁睁让这一段感情从指间溜走?     不行!     但是现在她又能如何?     她左思右想,最后一个念头闪过,嘴边立即泛起一抹微笑,拿出支票开了一张二十万的面额,放在嘴上亲了下。“这是一个机会。”     她终于想出一个可以再见胤极的借口,不论木亟音是不是胤极,今天是因为他正确的分析让公司赚取一笔差价,这是胤极应得的奖赏。     禹水阳兴冲冲地持着皮包走出办公室。     333胤极从禹水阳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公司,万念俱灰地将自己锁在办公室内。     为什么禹水阳就是不肯听他的真心话,不接受他的一片挚情真爱?他承认第一次见到禹水阳时,只认为她是一个骄纵又蛮横无礼的女人,在他所认识的女人中,她是最没有女人温柔的一个。     要不是在胤玄和胤娇面前夸下海口,他绝不会去触碰这样的女人,不过在接触之后,他发现她的美、她的好,甚至深深地被她吸引。     当他发现自己对她的迷恋逐渐陷入无可自拔的地步,他不但感到惊讶,甚至痛恨自己玩那变装的把戏,其中有几次他冲动的想说出真相,但是每次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胤先生。)桌上的话机传来门外秘书的声立曰。     “什么事?”他慵懒地回应。     (开给旭阳投顾公司的支票,一直没人来领,是不是要再次通知他们前来领支票?)秘书恭敬地请示胤极。     对啊!离水阳那天一怒之下忘了领支票,这样他不就又有一个见她的机会了!他突地笑逐颜开地道:“不必通知,你拿进来,我自己处理。”关上对讲机后,他狂喜的大叫一声:“太棒了!老天爷真帮忙。”     不一会儿,秘书将支票送进来,那张薄薄的纸就是他再见禹水阳的机会,他沉闷的心情豁然开朗,拿起支票急急走出公司。     不过,两人却因此阴错阳差地错过见面的机会。     没见到禹水阳,胤极不愿意就此罢手,他说过不会轻易放走她,而且早已认定这辈子她会是他惟一的女人。     他积极地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做,忽然记起明天的a&b竟标会议,无论如何这是一个机会,就算倾尽他的所有,他也绝不能失去这个好机会。     胤极匆匆来到a&b总裁办公室。     “嗨!威尔森。”他凛傲地露出微笑。     威尔森惊见胤极的突然到访,虽然感到万分讶异,依然满心欢喜地迎上前去。“你好,胤极先生,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因为我有件事想拜托你。”他脸上的冰冷笑容令人感到惊愕。     威尔森先是一怔,连忙热情地招呼胤极:“请坐,有什么事我们慢慢商量。”     胤极坐下来,眼底闪着一抹莫测高深的光芒。“威尔森,我不想跟你拐弯抹角,我今天是来跟你谈有关明天的会议。”     威尔森心头不由得一震,面有难色地道:“相信我已经说的很明白,我们m公司再怎么说在全球也有不错的信誉,我不能循私帮你们,再说万一禹老太太知道,我要如何面对她?     请你站在我的立场想一想。”     胤极忍不佳纵声大笑,。我都还没说完,你就搬出一大为道理来。”     “你今天私自来找我,不就是希望我能暗地里放水?”威尔森一脸不解地瞅着胤极,难道他真的会错意了?     “我是想请你暗中帮忙,但是绝不会让你左右为难。”胤极诡谲地邪邪一笑。     威尔森听了只感到一片茫然。“这我就不明白了。”     “我是想买下贵公司的股份,但是我想借你的手送给禹家。”胤极说至此,俊颜泛起万缕柔情。     “什么?由你买下我公司的股份,再转送给禹家?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威尔森惊讶地瞅着他。     “我是认真的,不是跟你开玩笑,反正明天你就照我的意思去做,。今天我就可以先开出订金给你。”胤极的声音低沉、严肃,不像在说假话。     威尔森怎么可能不知道胤家的财力雄厚。     “不,一切等完成签约手续再说,我相信你家雄厚的财力。”     “好,就请你照着我的意思去做,一切全看你了,万事拜托。”为了水阳,他可是第一次低声下气和人说话。     “没问题,我答应你。”威尔森欣然接受胤极的委托。     $@3胤啬在家里不断地思索着胤极和隔壁禹春女儿的事情,他看得出来胤极这一回是动了真情,他为了禹水阳愿意拿出所有的财产买下m的股份,为的就是想赢得佳人芳心。     当胤极说出他的决定时,胤啬便开始为他担心。他和禹春为了一段无法结合的感情而反目,近二十年来彼此停止战火却老死不相往来,而今胤极偏偏爱上了她的女儿,他知道自己总该做些什么来帮帮胤极。     为了胤极,他无奈地硬着头皮先找上禹春。     他踌躇犹豫了半天,终于来到禹家大门口,以拐杖按下她家门铃。     很快地,一个欧巴桑跑出来开门。“老先生,您找谁?”     胤啬没好气地说:“我找你家主人。”     “很抱歉,我家太太已经多年不见客了。”     王嫂为难地望着他。     胤啬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硬闯人屋内。“老太婆,出来!”     “谁呀?这么吵。”禹春嘴里响响咕咕地走出来。     “我找你!”胤啬将拐杖往地上一蹬。     禹春着实吓了一跳。“是你!”     玉嫂惊惶地跑进来。“太太,我跟他说您已多年不见客,可是他却硬闯进来。”     “没关系,玉嫂。”禹春挥挥手吩咐玉嫂退下去,然后正眼瞅着胤啬。“这么多年不见,火气还这么大?”     “谁跟你多年不见,如果我没记错,前几天我们才见过面,真是个老糊涂。”胤啬冷冷地讥讽。     “喂!你找来我家难不成是专程来找我吵架的?”禹春没好气地开骂。     胤啬连忙嗽声,要不是为了胤极,他才不可能踏进她家门。     “老头,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禹春问道。     “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他顿时觉得自己在禹春面前好似矮了半截。     禹春故作惊讶地睁大双眼。“天要下红雨啦,你会有事要跟我商量?”     “我跟你说真的,真的有事要跟你商量。”     胤啬很委屈地重申。     “什么事?”禹春也颇为好奇,几十年不相来往的人,今天居然破天荒地说有事要找她商量?     “有关你家闺女和我儿子的事。”胤啬小声地说。     “什么?你是说我家的水阳和你家的儿子?”     禹春震惊地倒抽口气。     “是真的,我最小的儿子胤极爱上了你家的水阳,我不想因为我们之间恶劣的关系,而毁了一对有情人,毕竟我们都是过来人。”胤啬收起跋扈的语气,语重心长地说。     提起往事,禹春心里也百般感慨。“如果是真的,我们的确元权拆散他们,正如你所说,我们都是过来人。”     “这就对了,老太婆,你放心,水阳如果嫁入胤家,我敢保证胤家上上下下都不会欺负她。”胤啬喜笑颜开地允诺。     “欺负我家水阳?”禹春忍不住想笑。“我相信你们家胤极要追我家水阳一定吃了不少苦头。”     “你怎么知道?我才不相信,凭我家的胤极长得一表人才,人又俊美,我看是你家水阳一定下了很多工夫,才让胤极对她如此死心塌地。”胤啬立即反击。     “死老头,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禹春瞪着胤啬。     “没什么意思,反正话已带到,我也得到满意的答案了。”当他转身准备离开时,突然止住脚步回眸瞅着禹春。“明天a&b的会议,你就别再跟我争了,胤极的意思是由他买下股份,再以a&b的股份下聘。老太婆,这下子你不但多了半子,还多了一大笔的股权呢!”     一哼1你以为我会希罕那些股份吗?那天回来我就已经跟水阳说过要放弃争夺那些股份了。”禹春不领情地回敬他。     “真的?”胤啬不自觉地笑了笑,没想到禹春的想法竟然和他一样。“不过明天的会议还是要去,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拖着水阳出席。”胤啬慎重地叮咛着禹春。     禹春不明白地问:“为什么?”     “女人家问这么多干什么?反正教你这么做,你就这么做,烦死人了,真庆幸我当初没娶你。”胤啬嘴里嘀咕着。     “喂!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没嫁给你才是祖上积德,省得受伤这自大狂的气!”禹春嘴上不饶人地道。     “是吗?你说的都是其心话?”胤啬诡谲地扬声大笑,随即转身离开。     多年不见的胤啬虽然已经老了,但是他说的话却句句像把锋刀硬生生地劈向她,他说的一点都没错,初恋的真情挚爱是一个人一生中最甜美的时光,她不否认那段情的确令她悸动不已。然而,一切终究已成往事。     禹春左等右盼,终于等到禹水阳进门,她一眼即看出好大一抹轻愁挂在她眉间。     “水阳。”禹春轻唤。     禹水阳愕然抬头望向坐在沙发上的母亲。     “老娘,您在等我?”     “是呀,你今天怎么这么晚下班?”禹春故作不知,关心地询问。     “我……我很早就下班了,只是一时兴起到处逛逛。”禹水阳极力掩饰低落的心绪。     “原来是这样。”禹春仔细观察她脸上的表情。“我忘了告诉你,a&b的威尔森通知我们明天去开会,将决定由谁人股a&b。”     禹水阳兴趣缺缺地瞅着禹春。“老娘,明天您一个人去,我不想出席那种场合。”     “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当初我说要退出,是你执意要我争取到底,现在决定在即你却反而退缩。”禹春语气中充满了责怪与埋怨。     “老娘,我知道这样是不对,可是……”禹水阳不知该如何说出心中的郁结。     “没有可是,明天胤老头和他的儿子们都会到场,届时只有我一个应付不了他们几个人,恐怕我会输得灰头土脸,所以明天无论如何你都得跟我一起去。”禹春强硬地下令。     禹水阳知道明天的会议她是躲不掉了,不过老娘刚才提到,胤家每一个人都会出席会议,不知道胤极是否也会出席这一次的会议?     上一回他就没有出席。     如果他出席了这一次会议,她还有机会能挽回这段感情吗?     会不会每一个人的初恋都和她一样苦涩?     “水阳,你是怎么了?瞧你一脸沮丧的样子,是不是在外面受了委屈?”禹春雄地看着她,毕竟水阳是她惟一的女儿。     “老娘,…??”话还没出口,禹水阳的泪水已经像决了堤的洪水倾泄而下。     禹春不舍地搂住她的肩膀,禹水阳再也忍不住地靠进禹春的肩上哭了起来。     “有任何不愉快或是心事,可以说出来给老娘听,让老娘为你排解。”     “老娘……我喜欢上一个男人了。”禹水阳双肩不住地抽动,泪水直流。     “喜欢上一个男人?这是好事啊!我还担心你不会喜欢男人呢。他是个什么样的男人?”禹春试探地偷瞄着她。     “他长得很漂亮。”     “漂亮?男人怎么能以漂亮来形容!”禹春噙着笑纠正她。     “是真的,他真的很漂亮,漂亮到可以扮女生来骗我,您说他是不是长得很漂亮?连我都分不出他是男人还是女人。”禹水阳皱着眉头说b。     “噢,连你都分不出他是男人还是女人,由此看来他是真的长得很漂亮。对了,你说他扮女人骗你?”     “嗯,他说是因为想接近我,所以扮女人混进我公司??,…”说至此,禹水阳的双颊瞬间飞上一片红晕。     “听起来满有趣的,接下来呢?”禹春好奇的追问。     “原本他是我公司的委托人,哪知我们一见面场面立即变得火爆难以收拾,所以他故意扮成女人混进我的公司;不过在他扮成女人时我们倒是相处得很融洽,他独到的眼光也为我的公司赚进一大笔利润。”禹水阳水灵灵的大眼瞬间绽放着柔情的光芒。     “漂亮的男人还有颗聪意、冷静的头脑,嗯!这样的男人确实是世间少有。”禹春频频点头,满意地称赞。     禹水阳见禹春似乎也相当满意,心里突然有着沉重的失落感。“可是我们闹翻了,所以注定得分手。”     “怎么会变成这样?”禹春讶异地瞅着禹水阳。     “错全在我。”禹水阳困难地吞下所有的悲痛。     禹春愉觑着禹水阳,难得她也有承认自己错的一天。     她和蔼地拉住禹水阳的手。     “你爱他吗?”     “我?”禹水阳为之一怔,她从未正视过这个问题。     “告诉我,你爱他吗?”禹春面带笑容的再次追问。     “老娘,我一直没有正视过这个问题,所以不知道由自己到底爱不爱他?”     “既然这样,不如你好好的想一想这个问题,如果你不爱他,就不要因为失去他而伤心难过;如果你爱他,就要勇敢的面对,甚至将他追回。”     “追他回来?那多没面子。”禹水阳窘迫得满脸通红。     “真情是可遇不可求的,你不要为了一时的面子而葬送一辈子的幸福,那只会变成日后的侮恨,幸福就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是你的幸福就要好好的把握。”禹春极力的劝着她。     “我知道。”禹水阳面露一丝微笑。     禹春笑了笑,心里是五味杂陈。年轻时如果也能领悟这层道理,她相信自己与胤啬一定会白头偕老,也不会演变到今天这种情况。看着心爱的女儿,她不能眼睁睁看着水阳步上与她相同的人生,为了一段无法圆满的感情而悔恨终生。     尾声黯沉的夜,禹水阳因为情绪波动根本无法安稳地躺在床上,于是站在窗边睁眼到微曦。     因为老娘的一句“你爱他吗?”就令她心乱不已,她的心从未有过如此沉重的感觉,在失去他的刹那,她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心正在滴血,心魂像一只迷途的小鸟找不到巢。     天啊!她忍不住深吸了口气,这样的折磨仿佛令她陷入水深火热的炼狱中。     门上先是传来轻敲的声音,接着禹春便推门而人,她看着站在窗边的女儿,孤独的身影隐隐透着悲凉,她也曾经历过这样的痛,因此更能深深体会到禹水阳此刻的愁闷。     “孩子,不要傻得将自已逼进痛苦的深渊、”     禹春有感而发。     禹水阳回眸瞅了禹春一眼,又将沉郁的目光移至窗外。“老娘,失恋本来就是苦涩的。”     “我知道,我甚至还可以告诉你,失恋不只是苦涩,它还会不断地侵蚀你的心,一直到你没有呼吸、你的世界完全停止,它都不见得会放过你。”禹春说到伤心处,眼底不禁泛起隐隐的泪光。     禹水阳讶异地望着禹春。“老娘,您……‘禹春足足停顿了有两分钟之久,她的手紧握着禹水阳的手。“老娘是过来人,这样的苦侵蚀我的心已经几十年,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重蹈我的覆辙,既然爱他;就勇敢地把他追回来。”     禹永阳想安慰禹春,却想不出适当的话语,她万万没想到老娘的心底深处还有一段不为人知的秘密。“老娘,我会尽力而为。”     禹春朝她笑了笑。“我知道你会,而且还是一定会!不过,现在你快点把衣服换一换,准备陪我去a&b开会。”     “我知道。”禹水阳知道这是一场她无法拒绝的会议,因为是她执意挑起这场战火的。     “我会在楼下等你。”     禹春丢下一句话,随即走出她的房间,在走向楼梯时,她的嘴角扬起一抹欣慰的微笑。     只要水阳肯跟她去开会,相信这段感情会有挽回的机会。     @@@a&b公司的会议室里。     和之前一样,胤啬在胤爵和胤玄的陪同下坐在会议桌的一边,另一边则是禹春和禹水阳,大家引颈企盼着威尔森出现的同时,会议室里充满了一股诡谲的气氛。     胤啬和禹春难得的没有争吵,两人间却有着一股令人费解的和气,还不时地隐隐偷笑;禹水阳则一脸落寞地坐在一旁,胤极还是没出现。     “对不起,让各位久等了。”威尔森笑盈盈地从外面奔进会议室,连声道歉。     威尔森拉开椅子坐下,仿佛也察觉到今天怪异的气氛一一胤啬和禹春之间没有之前的火爆对立,反而有着一股令他讶异的和气。     “威尔森,你今天找我们大家开会,是不是已经决定由谁人股你的公司?”     “不错,我已经决定了,其实相信大家都对我的公司做了详尽的评估,我们公司仍有看好的远景,因为面临全球性的经济不景气,所以急召向外求资,再说能得到你们两家的垂爱,以及你们两家的财力支援,我对a&b的未来更有信心。”威尔森开怀地笑。     “哪来那么多的废话!”胤啬急躁不安地埋怨。     “喂,胤老头,我们是来开会的,就让威尔森说完嘛,那么大岁数的人,脾气还是那么急躁。”禹春不以为然地讥讽。     “哼!”胤啬无奈且无辜地冷哼一声,没有争辩。     两次见面,胤爵、胤玄和禹水阳似乎能感觉到,只要胤啬一开口,禹春就非常喜欢反驳他,而胤啬总是独自吞下闷气闭上嘴巴,这现象对火爆的胤啬来说似乎有些不合常理。     威尔森曾经经历过左右为难的情形,他这一回聪明的立即清一清喉咙。“对不起,是我多话,请大家保持和谐的气氛。”     顿时,大伙儿全都瞅着威尔森,威尔森自知两家的显赫声势,“禹家的意思是想占a&b百分之五十的股权,而胤家的意思是他们只想占百分之四十九,意思就是a&b仍由我威尔森主导,所以我决定将公司百分之四十九的股权给胤家。”     、禹水阳闻言的直党反应便是站起身。“既然你早已决定由胤家人股a&b,为什么还要通知我们来?”     威尔森登时哑口无言。     “是我要威尔森这么做的。”门边响起胤极怅然暗哑的声音。     禹水阳顿时愣住,又惊又喜地急急回头望着门边的胤极。他终于出现了!     她好想象电影情节般冲进他的怀里,但是她强抑住这冲动,驻足原地不动,她的眼眶闪着惊喜的泪光,深情万千地凝视着他。     胤极缓缓地走到她面前,他的目光且温柔地锁住禹水阳。“水阳。”他脸上的笑容有着几分悲痛,还有着万分的,张开双臂轻轻地点着头,仿佛在暗示她。     禹水阳再也忍不住心中思念之苦,撇开自我的狂傲,奔进思念、的温暖怀抱。“胤极!”一声轻唤道尽了她的爱。     两人密不可分地紧紧拥在一起,胤极不停地以下巴她的头发,恨不得从此就将这自大的女人嵌进自己的心里、身体里。“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他轻闭上双眸哀求着。     “是我太偏执、太骄纵。”禹水阳全身止不住地。     “不!”胤极掠开她脸上的发丝,双手捧起她的脸,柔声道:“我就喜欢你的偏执、你的骄恣。”他在她的唇瓣上轻轻一吻。     所有人在一旁看得莫不感动莫名,禹春见禹水阳终于找回自己的爱,激动得频频拭去眼角的泪珠。     胤啬心头亦是激荡不已,更为胤极感到骄傲。     威尔森面带笑容地来到胤极和禹水阳身边,偷觑着胤极。“现在是不是可以将合约书拿出来了?”     胤极笑了笑。“当然可以。”     禹水阳依然像小鸟般攀附在他温暖的胸前。     “恭喜你们胤家拿到人股权。”她柔声说着,没有一丝的怨尤和嫉妒。     胤极却将手指按在她的嘴唇上,“嘘,先别说话。”     他的举动令禹水阳不解,如坠入五里雾中。     威尔森将一分上面系着粉红丝带的合约书递到禹水阳面前。“请你看看,合约中吊款是否有需要修改之处。”     “给我?”禹水阳惊愕地看着威尔森,似乎在说——你好像弄错对象了吧!     “的确是给你的。”威尔森神秘地加重语气。     胤极诡谲地微微一笑。“你就看一看嘛,就当是帮我看。”     禹水阳百思不解地坐下来,小心地拆开粉红丝带,打开合约书。     瞬间只见她惊讶地瞠目结舌,“这、这禹春不明就里地冲至禹水阳身边俯身一看,也不免大吃一惊。“a&b的百分之四十九股份全在你的名下?”随即,她抬头望着胤极,“这份礼未免也太大了吧广“我愿意,水阳值得。”胤极笑容满面地道。     威尔森却在一旁急得直叮咛:”下面还有一份、下面还有一份。”     禹水阳翻开合约,下面果真还有一份大礼,而且还是她想要的。     胤极单膝跪在她面前,执起她的手亲吻着。     “愿不愿意嫁给我?”     禹水阳心里暗笑,却故意吸起小嘴。“你以为送我这份大礼,我就应该以身相许吗?”     “不论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妻子,这份大礼永远属于你,这张结婚证书只是让我能将你紧紧绑在身边,这虽然是我自私的想法,但也是惟一能留住你的方法。”胤极深情告白。     如此的情真意切,深深打动禹水阳的心,她双眸含着兴奋的泪光,神情激动地道:“我愿意嫁给你。”     胤极闻言欣喜若狂地将禹水阳抱起,在原地兜转。“太棒了!我爱你。”     禹水阳双手搂住他的脖颈,在他的额头上印下深情一吻。“我也爱你。”     两人同时发出爽朗的愉悦笑声。     身旁所有的人见状,莫不为他俩的结合感到高兴。     这时,胤啬默默走到威尔森的身旁,“胤极将钱拨给你了吗?”     威尔森喜见两家以喜剧收场,也掩不住欣喜地笑着。“还没,不过胤极先生说了,一旦完成签约动作就马上开支票给我。”     胤啬却暗自吩咐威尔森:“甭找胤极拿,找我!”他拍着自己的胸膛!“算是我给未来媳妇的聘金。”     禹春不知何时也来到他身后。“我又不是卖女儿,干吗收这么多聘金?不如一人一半,一半算你的聘金,另一半算是我给水阳的嫁妆。”     胤啬不悦地嗤哼,“你这个老太婆,我说是聘金就是聘金!”     禹春毫不让步地又道:“我说一半是聘金,一半是嫁妆,我警告你别再跟我争!”她故意卷起衣袖,做出要修理人的样子。     威尔森又一次欲哭无泪,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我求求你们两位老人家别闹了!”     一全书完一

《精明女王?》正文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小说推荐
《病娇凶残》(机甲妹纸)
《地球第一位星主》(琉璃琉璃镜)
《伏魔诛仙录》(无罪香烟)
《快穿之男神总傲娇》(林冷昔)
《都市天师录》(萝卜兄弟)
《末世修成仙》(二月的情)
《逆爱!天使的翅膀》(斌果依念)
《绝色歌姬:哀家的盛世王朝》(施郁桐)
《误惹霸道狼君》(转生流浪君)
《愚者的游戏》(破妖)
《南柯绮梦》(下河桥的鱼)
《我们的回忆》(小雨XL)
《情人,出租中》(楼采凝)
《盛世古玩商》(伍月狗)
《荒世——堕天使》(洪破魔荒)
《最强神辅》(静候时空)
《爱上萌萌的你》(孟嫣然)
《三国之天书系统》(逗豪)
《后知后悟》(南右右)
《我的蛮荒部落》(小小妖仙)
《火影之绯色的幻影》(慕容永夜)
《酷酷守财奴》(忻彤)
《蚩尤道统》(龙天恨)
《源1之源渊》(幻龙为宇)
《最后两个世界》(彘稷)
《安安小姐》(吴安安)
《雷霆特种兵王》(铁血小兵)
《冰魄雪莲心之银螺》(童晓唯)
《四爷畏妻》(少辛)
《超科技主播养成系统》(生化沙漠)
《云蝶传》(5G网络手游)
《神世崛起》(曹沐雨)
《人在江湖之“隐形人”》(山塘人氏)
《一个教练》(黑蜈蚣)
《镜界征程》(灵溪烟雨)
《末世之邪恶炼金术》(静如死灰的火)
《仙武大宗师》(仙武大宗师)
《终极战神之宇宙》(今生梦世)
《都市恶人王》(卒子吃帅)
《重生之解甲策马入繁华》(幻想家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