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假扮黑道情妇》 > 最新章节

《假扮黑道情妇》

假扮黑道情妇封面

作    者:卡儿

最后更新:2015/5/28 22:20:37

下    载:( 《假扮黑道情妇》全文TXT打包下载)

...

《假扮黑道情妇》最新章节: 第9章

    更多言情小说,。     真的跑不动了!     石瑜终于放慢脚步,慢慢地走着。     黑豹上气不接下气地追上她,“喂!休息一下……行不行?”他气喘吁吁地要求。     石瑜瞄了黑豹一眼,没好气的说:“你干嘛要追我?”     “石瑜!”黑豹抓住她的手臂阻止她,让她停下脚步。     石瑜抬眼望他,突兀地冒出一句话:“黑豹,我想回去。”     “我们都要回去的。”黑豹心平气和的说。     “不!我现在就想回去,我.不想再待在这里。”石瑜神情落寞,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可是,就算你要离开,也要通知老大一声啊!”黑豹知道这都是他闯的祸,一时之间却不知道该如何收拾。     一提及毕晟,石瑜心中顿时充满怒火。     “我为什么要通知他,像你这么忠心耿耿对他的人,他都能狠下心动手打你,他应该下十八层地狱!我才不要通知他!”     “石瑜,其实刚才那一拳是我自愿领罚,不能怪老大狠心。我不应该多贪了几杯酒,将不该说的话都说出来。”黑豹一脸羞愧,低头说着。     “就算全天下都知道我是他在客服中心找来假扮情妇的人,他也没理由发这么大的脾气,再说我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石瑜理直气壮地嚷着。     “唉!或许你真的不了解,在黑社会除了讲求解决事情要狠、要快,说难听一点还要绝,但是我们绝对要面子;在客服中心找人采假扮情妇的事情一旦被宜传出去,众人一定会讥讽老大连找一个女人的本事都没有,尤其是老狐狸,他更会在其他老大面前得意洋洋地说,他抢走了老大最心爱的桑雅。”黑豹慢慢地将事情分析让石瑜明白。     石瑜听完他的解释,似乎觉得还满有道理。     “可是,他不应该那样凶我。”     提及此事,黑豹忍不住苦笑一声。     “我早就要你闭上嘴,你就是不听我的劝,其实我看得出来,老大是不舍得动你,否则你今天绝对不会完好无伤。”     石瑜听了黑豹的话,不禁惊恐地望着他,“你是说,他会动手打女人!?”     “不不不,老大从来不会动手打女人,他只会说出让人痛不欲生的话来刺伤女人;但对你,他却是一句都说不出来。”     思及此,黑豹忍不住微扬了下嘴角。     “算了!我问这么多干什么。”石瑜神情颓丧地低着头。     “我倒想问你一件事。”黑豹笑得一脸诡谲地斜睨石瑜。     “问吧!”她沮丧的回应。     “你什么时候做了老大的老婆?”黑豹好奇地问。     “没多久之前,不知道是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唉!真是浮生若梦,只不过一眨眼的工夫,结婚证书可能都还没凉哩,我们就这样……”思至此,石瑜忍不住泪眼婆娑。     “结婚证书!?你们真的……”黑豹惊愕地望着石瑜。     “嗯,我们在一间小教堂登记结婚,还去买钻戒。”石瑜伸出手想在黑豹面前展示那两人情深意长的戒指,赫然发现手指间已经空无一物,才猛然记起她在一怒之下已经将戒指拔下来还给他了。     “唉!还他了。”她哀声叹气道。     黑豹惊惶失色地拉起石瑜,“不行!既然你已经和老大结婚了,那说什么我都不能让你走,跟我回去!”     “我不想回去!我只想离他远远的,我要回去。”石瑜突然抓狂般吼叫。     “石瑜!”黑豹无奈地看着她。     “黑豹,你不要再劝我了,我是真的很想回去,不想再待在处处充满尔虞我诈的环境里。”石瑜哀求着。     黑豹低头看着石瑜,她的执拗和毕晟相差无几,如果强留下她或许会带给她更大的伤害。     “好吧,我陪你到机场,送你回去。”     “真的吗?谢谢你。”石瑜终于露出以往的活泼笑靥。     黑豹答应送石瑜搭机回去,但接下来他自己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毕晟。     黑豹送石瑜到机场,并亲眼看着她上飞机。看着她那颓丧、落寞的身影,他知道石瑜是真的爱上老大了。     想到一桩美好的姻缘就因为自己蛋杯、多嘴而毁掉,他不停地自责自己的不该。     黑豹神情沮丧地回到赌场,刚踏进赌场便嗅到一股诡异的气氛;赌场里没有半个客人,只有远道而来的老大们坐在中央。     而毕晟就坐在最前端,他脸上有着冷如北极的寒霜,睁大一双连他都未见过的最冷漠的眼睛。     黑豹战战兢兢走进赌场。     “各位老大。”     “黑豹,石瑜呢?”毕晟的声音如清晨时的结霜。     “她……”黑豹为难地低下头。     “她人呢?”毕晟厉声咆哮。     “石瑜……她走了。”黑豹无奈地回答。     “走了?”毕晟震惊的起身,一掌拍向椅把,同时走向黑豹,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你说她走了是什么意思?”     知道事情早晚都瞒不住毕晟,黑豹无奈地望着毕晟说:“我极力挽留她,但是她执意要离开这里,所以我就送她上飞机回台湾。”     “回台湾?没经过我的同意,她怎么可以说走就走!”毕晟一怒之下用力甩开黑豹。     “我没办法拦阻她。”黑豹莫可奈何的说。     “哈!”柯赛斯冷笑一声,讥讽着毕晟:“毕老大,你口口声声说石瑜是你的女人,这下子你的女人‘又’离你而去!”     毕晟拿出一张结婚证书,展现在各位老大的面前。“这是我和石瑜的结婚证书,这一点绝对没有骗各位。”     倏地,大家噤若寒蝉地看着毕晟手中的结婚证书,明白他没有说谎。     毕晟故意把结婚证书拿到柯赛斯面前一现,“错得了吗?石瑜今天不仅是我毕某人的女人,也是我毕某人的‘老婆’!”他故意咳了声,“今天柯赛斯公然调戏我老婆,这该如何处分?”     众老大不由得开始交头接耳地讨论,而后其中一人站起身开口说话:“毕老大,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顿时,柯赛斯脸色丕变,大声抗议:“同样是平起平坐的老大,为什么大家都要听他的?”     其中一人站起来,走到柯赛斯面前,脸上露出轻蔑的笑,“你自认哪一点能比得上毕老大?你以为开间赌场,我们会特地前来捧场吗?你错了!相信你也看得出来,要不是冲着毕老大的面子,我们会大老远的跑来你这里捧场?在拉斯维加斯,哪一家赌场不能赌?”     “可不是嘛,大家要不是听说毕老大要来参加你的赌场开幕,凭你柯赛斯三个宇,能请得动我们吗?”     句句嘲讽的言语直刺进柯赛斯心里,令他既不甘心又不服气。“为什么?大家都是老大,你们为什么甘愿听毕晟的话?”     “哈哈哈!因为毕老大为人讲义气,在场的每一个人哪一个没接受过他的帮助;只要有困难,通知毕老大一声,他一定会尽力帮我们做到,你呢?说句难听的,今天你赌场开幕,要不是毕老大帮忙,大家会来捧场吗?”     毕晟神情冷硬,眼神如冰似地瞪着柯赛斯,“当初你从我身边拐走桑雅,我可以不记恨,但是你今天竟然当着其他老大的面羞辱石瑜,我就不能原谅你!”他的手忿然指向柯赛斯。     “不然你想怎样!”     柯赛斯不服气地与他当面对峙。     “我要让你在道上无法生存下去!”毕晟断然说出最严厉的话。     “你敢!”柯赛斯咬牙切齿愤怒的吼着。     “毕老大没有什么不敢的,而且我们一定会帮他。”     老大们一一站起来帮着毕晟说话,每个人脸上都漾着一抹莫测高深的诡谲笑意。     毕晟满意的冷笑着。     “柯赛斯,看来你就慢慢等着我的报复吧!”     桑雅连忙见风转舵地偎靠着毕晟,“毕晟,既然石瑜走了,你就让我回到你身边好码?”她痴痴地望着毕晟。     柯赛斯顿时怒从中来,“你这个见风转舵的女人!”     桑雅回头讥讽柯赛斯:“当初我会跟着你,都是受到你的诱骗,现在我终于看清一切,我决定要跟着毕晟。”     毕晟嫌恶地推开桑雅,“除了石瑜之外,我不会要其他的女人。”     桑雅依然紧迫不舍,“可是,今天是她不要你,不是你……”     “放开我老公!”     桑雅的话还没说完,石瑜的声音从外面响起。她气呼呼地冲了进来,愤怒地拉开桑雅,“离我老公远一点!”     毕晟见石瑜突然出现,脸上充满惊讶与喜悦。     “石瑜!?黑豹不是说你……”     黑豹也怔楞地看着石瑜,“我明明看着你上飞机……”     “我是上了飞机,但是仔细想了想又不甘愿,所以才急忙下了飞机跑回来。果然不出我所料,有人就趁我不在,准备抢我的老公!”她恶狠狠地瞪着桑雅。     毕晟终于能体会什么叫作失而复得的喜悦,他激动地紧紧抱住石瑜;此时此刻,没有任何话能形容他的心情。     “等一下。”石瑜挣脱他热情的拥抱,伸出葱白的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我的结婚戒指呢?还我吧!”     毕晟忍不住失声大笑,连忙从口袋中拿出那枚被她一怒之下拔下的钻戒,在众目睽睽之下,笑逐颜开地将戒指套入石瑜的手指。“请大家为我做个见证吧,石瑜将是我毕晟的老婆,此生唯一的女人。”     倏地,掀起一阵惊天动地的掌声和笑声,众人纷纷走到毕晟和石瑜面前献上最诚挚的祝福。     桑雅在万般无奈之下又挨近柯赛斯,“我知道你最疼我了……”     柯赛斯不再受骗,蔑视地轻哼一声。     “走开!像你这种风吹两头倒的女人,我柯赛斯再窝囊也不会再看你一眼,警告你最好离我远一点!”     “你……”桑雅没想到自己两头都没讨好,最后竟落得没人要她的地步。     “滚!你现在就滚出我的地方,我不要再看到你!”柯赛斯愤恨地赶她走。     桑雅顿时错愕,迅即哀求着柯赛斯:“求你不要赶我走。”     “滚!”柯赛斯仿佛吃了秤铊铁了心,执意要赶走她。     桑雅见柯赛斯如此坚决,她忿然站起身,“走就走!我就不信这么大的拉斯维加斯,会没有我桑雅的容身之处。我倒要看看日后你柯赛斯的日子,会比我好过到哪里去!”说罢,她大摇大摆地走出柯赛斯的赌场。     石瑜见桑雅离去时的惨样,不禁为她感到悲哀。她摇头,偎在毕晟怀中苦笑道:“桑雅的下场真是惨呀!”     毕晟没听清楚石瑜说的话,“你说什么?”     “没有。”石瑜连忙面带微笑掩饰,然后一个转身凝睇着毕晟,“答应我的事可别忘了喔!”     毕晟思索了半晌,“什么事?”     “哎呀!你这是什么脑袋嘛,没过几个小时你就忘了,你自己说要给我一个盛大的婚礼的!”石瑜大声叫嚷。     石瑜的话才说完,顿时惹得全场的人禁不住哈哈大笑。     “毕老大,你的夫人真是可爱极了。”     “毕老大,看来你不收心都难!”     毕晟却神情泰然地扬高声音:“相信大家都听见了,刚才石瑜酶话就是向各位送红帖,既然大家都收了红帖,到时还请务必光临喔!”     众人没料到,原来毕晟是故意装蒜,石瑜的话替他省下发红帖的麻烦;不过众人一点都不介意,仍然诚心地祝福他们俩永浴爱河。     石瑜今天最开心了,因为毕晟实现对她的承诺,给了她一个盛大的婚礼。     一回到家,毕晟就紧锣密鼓的着手准备他们的婚礼。     每一样东西都是毕晟精恤选的,丝毫不敢马虎,因为这是石瑜的心愿,他一定要让她成为一个最美、最幸福的新娘。     趁着宾客们还没入席,石瑜不放心地又巡视一遍宴请宾客的地点;最后她看到门口贴了一张红纸,上面写着“毕石府喜事”。     石瑜站在红纸前瞧了半天,总觉得怪怪的。     毕晟面带微笑,悄悄地走近石瑜,健臂一伸,将她搂进怀中,靠在他健硕的胸膛。“你在看什么?”     石瑜蹙着蛾眉,手指向红纸,“你会不会觉得怪怪的?”     “怪怪的?有吗?我姓毕,你姓石,没有错啊!”毕晟看不出哪里怪。     “不对、不对!”     石瑜毫不考虑地伸手将那张红纸撕下来。     “啊……”毕晟想阻止她,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你将这红纸撕下来,宾客怎么知道谁和谁要结婚。”     “不,这一定要重写。”石瑜一边嘀咕,一边走回新娘专属休息室。     毕晟不明就里的紧跟着石瑜走进休息室,“哪儿不对?”     石瑜摊开手中的红纸,手指着毕和石两个字,点醒他道:“我曾经说过,难道你忘了?”     毕晟顿时恍然大悟,“对呀!好象有点不吉利。”     “何止是有点不吉利,简直是不吉利透了!你想想看,毕石就等于必死,来道贺的宾客中不乏是经营赌场的,‘鳖十’岂不是要他们输得精光?”石瑜仔细为他分析。     “你说得对。那我们要在门口写上什么,才能让人家知道这是我们的喜宴?”     毕晟这下可头疼不已。     “别急,让我想一想。”石瑜认真地思索着,半晌,她笑逐颜开地大叫:“我有主意了。”     “什么主意?”毕晟迫不及待地追问。     “等我写好你就知道。”石瑜神秘地卖关子,突地问道:“你想今天老狐狸会来吗?”     “依我看是不可能。”毕晟洋洋得意地笑着。     “怎么说?”石瑜执笔埋首在红纸上,头也不抬地问。     “人家在拉斯维加斯开赌场都赚翻天,他却要赔得倾家荡产,这真是报应木爽。正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毕晟嘲谑地晒笑。     石瑜侧头看着他,“黑道也讲义气吗?真是新鲜。”     “我向来是重义气,我们绝不是一般的小混混。”毕晟认真的解释。     石瑜忍不住嗅哧一笑,“我当然知道,只是故意逗你的。”张开写好的红纸,她得意地微笑,等着他的赞美,“怎么样?”     “不错耶!还真有创意。”毕晟完全同意。     石瑜也满意地露出一抹娇笑,“这样才吉祥福气嘛!”停了一会儿,她又问:     “那桑雅是不是又回到柯赛斯身边了?”     “没有,这回柯赛斯满有骨气的,据说桑雅曾经回头去求他,但柯赛斯还是硬将她赶走,听说她现在沦落去当舞女了。”毕晟据实以告。     石瑜悄悄地瞄了他一眼,看他一脸坦然的样子,可见桑雅已经完全从他心中连根拔除,她欣慰地微笑。     “走!一起去把红纸贴在门口。”石瑜牵着毕晟走到宴客厅入口处,十分满意地将红纸贴在门口。     圆满意客服公司的全体员工接到石瑜所发的喜帖,都不禁大感震惊。     当初毕晟指名找月时,大家还不以为意,以为和平常的案子一样,只是解决一般的疑难杂症;但是当石瑜拿了一张面额七万美金的支票回来时,大家被巨额的支票吓傻了眼,得知石瑜这一次被委托的任务竟是要假扮情妇。     当时公司的最高负责人曾经劝石瑜要三思,石瑜却毅然决然地接下这份委托,才获悉对方竟是黑社会老大。     当时公司全体员工莫不为石瑜捏一把冷汗,却万万没想到最后事情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假扮情妇却遇上真命天子,这回成了黑道夫人。为此,圆满意客服公司全体员工莫不大吃一惊。     现在每个人都收到石瑜的喜帖,也证实一切都是真的,为了表示对这对新人的祝福,公司准备将毕晟当初所开的七万元美金支票当作贺礼送给他们。     大伙儿来到餐厅门口,莫不停下来仔细看着贴在门口的红纸——     石际晟果毕有瑜庆     只见新郎新娘的名字全在字两句话里。     每一个瞧过的人莫不哈哈大笑。     不必去猜,众人就知道这一定是石瑜的鬼点子。     于是前来道贺的宾客目光都会停在石瑜的肚子上好一会儿,接着抿嘴偷笑地走进去。     起初石瑜一直觉得很纳闷,直到口无遮拦的黑豹出现,他的目光也和其他人一样停在石瑜的肚子上好一会儿。     石瑜再也捺不住地拦住黑豹问:“你干嘛一直看我的肚子?”     黑豹毫不隐瞒地说:“上面写着‘石际晟果’不就是‘实际成果’,‘毕有瑜庆’不就是‘必有余庆’,这不是表示你已经有了老大的孩子吗?”     石瑜刹那间恍然大悟,顿时脸上飞上两抹红晕,嘟着嘴向毕晟抱怨:“都是你的姓害的!”     “我?没关系,今晚的洞房花烛夜,我一定会让你有实际成果!”毕晟忍不住哈哈大笑。     一本书完一

《假扮黑道情妇》正文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小说推荐
《逐妖狐》(俗雅)
《富兰克林的遗产》(尚中行)
《翩然少年:曾经的我爱过你》(程家小二女)
《一生倦爱》(寒小剑)
《双面总裁请留步:霍少怀里来》(颜慕)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酸葡萄54)
《鬼医神算》(暗影帝尊)
《村霸农女种田忙》(秋风残叶)
《特工王妃:冥王的第一狂妃》(天下第一萌神)
《平行中的两个世界》(落四月)
《轮回真仙》(小李飞扬)
《武定剑侠传》(海曲散人)
《病态疯狂》(零渡萧)
《戏弄姻缘线》(秦方钰)
《只为你多情》(尹翔翎)
《忘了我还爱你》(漠以北)
《特助甜妻:腹黑总裁套路深》(一世荣华)
《只有声音能治愈》(秦殊然)
《首席蜜爱:总裁,别过来!》(吃怪兽)
《云中月》(天情朗)
《女王我愿意奉献》(calculus)
《江幼》(百什儿)
《原来唯一爱的都是你》(聪聪瑄儿)
《陆威日记之秦市虫患》(无心衍那)
《蚀骨虐恋:黑帝的夺妻大战》(还君明珠小姐)
《玉穗帘》(清明羽裳)
《高冷王子的可爱甜心》(忆殇)
《雷侠》(绯红夜雨)
《醉玲珑上》(十四夜)
《全世界都是NPC》(穿风衣的山鬼)
《特别罪案调查科》(偷天)
《厉害了,大官人》(麟轩)
《凤长歌,媚乱江山》(楚清_xs8)
《奇石惊云》(陆柒陆)
《英雄从天降》(白色小雨点)
《血印王冠》(布拉卡丁)
《全球偶像》(龙要南瓜)
《年少客》(254796)
《快穿之打倒主角》(银远)
《巫踪》(墨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