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女配归来之权门壕宠》 > 最新章节

《女配归来之权门壕宠》

女配归来之权门壕宠封面

作    者:秋风画扇

最后更新:2016/9/19 17:16:33

下    载:( 《女配归来之权门壕宠》全文TXT打包下载)

【矫情版】    升州豪门,谢家千金,她万千宠爱集于一身,下场依旧悲惨!    身为白莲花同父异母的姐姐,她必须是糟万人唾骂的恶毒女配。    白莲花受伤,则是她蛇蝎心肠,不论她是否做过;    白莲花被绑架,必须挺身而出,毁容只为白莲花完整无缺;    白莲花爱上她的竹马,必须要成... ...

《女配归来之权门壕宠》最新章节: 第261章 再相逢

   推荐阅读:                 欧雅兰低低的笑着,猛地将视线盯向最近处的摄像头,青紫的面庞嘴角诡异的上扬,刻意压低的嗓音缓缓流出异常悚人:“呵呵,果真你在这儿。”          “让你失望了,我还好好的活着。”沈兰彻听着欧雅兰狰狞的笑意,却是风轻云淡。          “是挺失望的……早知如此,我当日就不该听了司阡珏的话,对你手软,放你一命!”欧雅兰,“我想你如今不亲自过来,想来那日你哪怕逃了出去也是送掉了半条命!”          “司阡珏那家伙怎么就把你给放走了呢?……真是可恶至极!”欧雅兰始终自言自语着,扭曲的面孔愈发的狰狞丑陋,苍白的唇恨不得大张,咬牙切齿,“敢背叛我……那就去死吧!”          ……          这头的两人听着话,始终面无表情,只是内心多少还是有些动荡,听那疯女人的意思,司阡珏他……?池铭玺终究还是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          欧雅兰见沈兰彻从头至尾说话都是波澜不惊的,怎么都觉得不舒服,难不成他们都好好的,一点事情都没有?不禁咬牙切切,欧雅兰想了想,却是说道:“跟你夫人问声好,当日让她逃脱了,真是我的不是。”          这边的沈兰彻听着欧雅兰的话,淡然的姿态渐渐崩裂,竟是有些恍然她话中之意,难不成她认识小谨?否则她如何能够说出这些话来?          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沈兰彻微微侧头,本想跟池铭玺说些什么,却清楚的瞧见池铭玺神色不定,目光闪烁,心头说不上来的一阵揪起,他顿时觉得事情不大对,似乎池铭玺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在瞒着他。          沈兰彻没有发觉自己的手用力攥紧,深邃双眸定定的盯着屏幕内的人,缓缓张口问道:“你什么意思?”          欧雅兰听着那平淡不夹一丝半毫慌神的话语缓缓传入耳,却是不由得笑了起来,听沈兰彻这意思,似乎他不知道他消失的那段时间都发生了一些什么吗?想着,欧雅兰笑的愈发的诡异,她一眨不眨的对着摄像头,就好像面对着沈兰彻,仰天大笑了一会儿,才收敛夸张的笑声,“我想,池铭玺应该在你身边吧!”          沈兰彻听着她的话,不由得的朝池铭玺看了一下,并没有说话,转而便收回了视线,继续望着屏幕内的女人,只见那女人脸上的笑意愈发阴诡,周围看着的人看在眼里忍不住都浑身打颤。             一旁的池铭玺听着当即变了脸,不知欧雅兰那个女人都会说出些什么来,心急如焚的他伸手便想要将视频给切断,却终究没有敢在沈兰彻面前做些什么,只能干着急的看着,等着。          欧雅兰似乎能够看到沈兰彻的反应一样,见他没有发声倒也没有觉得奇怪,只是扬起嘴角,讥讽道:“难不成他都没有跟你坦白一些事情?”          “没有跟你说你夫人因为担心你而前来寻你,以至于为了找你而丧生在t国爆炸案中。”          “真是可惜了,好好的一个人,竟然一瞬之间的就这么没了,尸骨无存的,连块骨头都找不到……”          “你说什么?小谨?”沈兰彻听着话,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倏的头疼欲裂,丝毫不敢相信自己都听到了些什么,唇瓣紧抿成一条细线,猛地转过身子,看向一旁的池铭玺,只见池铭玺一脸苍白,见他盯向他立马转移了视线,颤颤着唇想要解释什么,却是什么都没有能够说出口。见他如此这般,便是个普通人都能够猜出个三四五六来,更何况是沈兰彻,他只觉得浑身颤栗,一身怒气却是无出发,双眸已然迸发出火般凌厉的目光,恨不得吞噬一切,怒不可遏:“池铭玺,你都隐瞒了我些什么!”          欧雅兰在这边听着,“哈哈哈……rancho,看来你也不是什么都知道啊,你瞧,就连你信任的人都是这么煞费苦心的隐瞒着你……我真为你觉得可悲!”          沈兰彻顿是觉得自己身处地狱,刀在割他的肉,火在灼烤他的皮肤……疼痛难忍。             池铭玺见沈兰彻身子突然开始颤栗起来,好象是一阵阵寒战,生怕他有些什么事情赶紧上前,蠕动着唇瓣,低声而道:“兰彻,你别激动,别听那女人胡说八道,事情不是这样的,小谨他没有死……”          说着说着,池铭玺猛地打住了,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兰彻盯着他的目光是那么的阴鸷,是他从未见过的,咬咬牙,池铭玺上前一步,将笔记本拿起,快速的吩咐了一句:“让她闭嘴。”语气是从未有过的阴冷慎人,说完,他就切断了电源。          “池铭玺,现在、立刻、马上给我联系小谨。”沈兰彻见池铭玺眼中因女人的话而闪过恼怒,顿觉更加气急败坏,他就觉得这些天他不对劲,却没有想到他竟然敢隐瞒他这么天大的事情。          他怎么能够?怎么可以?          “兰彻……”池铭玺是真的着急了,心里对欧雅兰的恨愈发的浓烈起来,恨不得立即将她千刀万剐,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再怎么也绝不会让兰彻见她。          不知死活的女人,看他待会儿怎么收拾她。          沈兰彻见他像个木头人般动也不动,愈发的恼火,语气也不善起来:“怎么不打?那把手机给我,我自己打。”          “你……”见池铭玺始终没有任何的动作,沈兰彻气得双颊渐渐颤抖起,太阳穴上的青筋不由得暴起,满腔怒火即将破腔而出,“池铭玺,我命令你……”          “小谨她……她失踪了……”池铭玺无比愧疚的望着沈兰彻,缓缓张口,语气低沉。          沈兰彻一听,脑子瞬间一片空白,好不容易调养的有些血色的面庞刷的失去了颜色,如纸般苍白,唇瓣蠕动着却是没有一丁点的声音,他的身子颤抖得厉害,双眸瞬的赤红得要冒火,伸手死死的抓住池铭玺的手臂,狠狠发力,抬头望着池铭玺,只觉得胸口堵得慌,喉咙好似被一双无形的魔爪给死死的掐住了,叫他窒息的厉害,只得不停的喘气。             小谨失踪了……          失踪了……          沈兰彻只觉心如刀割,他得去找她……掀了被子欲要下地,可是毫无知觉的腿却叫他无能为力,只能狠狠的握拳垂打,一腔怒火无处发泄,余光看到之前池铭玺倒着的水,微微挪身,伸手便握住杯子,手上发力,恨不得将被子握碎,气急败坏的他猛地便将杯子朝池铭玺扔去。          池铭玺眼见沈兰彻怒火万分的握杯朝自己扔过来,他虽然可以快速的躲避开来,但是他没有那么做,只是定定的站在原地,任由玻璃杯砸到自己的身上。          沈兰彻是用了十足的力气,池铭玺能够明显的感觉玻璃杯砸在身上的力道很重,被砸的地方猛地一阵疼痛,而满杯的水顺势泼出,也浸湿了他的衣服,白色的西装上很明显的印出来一大块深色痕迹,衣角下湿答答的滴着水,落入地面,渗进地毯不见踪迹。          池铭玺被抓的手臂发疼的厉害,却一声不吭的任由他发泄,低头看着面前的人,只见他双眼通红的厉害,眼神里充满着从未有过的担忧与恐惧,耳畔传来他那沙哑而颤抖的嗓音,声音明明很低、很浅,却是无比的冲击耳膜,“小谨,小谨她……她究竟怎么了?我出事的这些天究竟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池铭玺知道自己隐瞒不下去了,于对着沈兰彻将事情的原委依次道来:“梓谨她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你失踪的消息,因为担心你,瞒着我们将两个孩子交给木琛熙夫妇照顾,独自一人上了飞机想要来找你……我们查到她的落脚点是在t国,就在前些日子爆炸的那个酒店内……”          “所以……所以……”所以小谨她出事了。          沈兰彻听着话,脸色愈发的苍白,双唇颤抖的难以自制,支支吾吾,终是没有说的下去,只是充斥得赤红的双眸紧紧的盯着池铭玺,眼中那么的哀伤,却又始终不肯放弃的有着最后一丝的期盼。          池铭玺哽咽着,“是。”          “……”沈兰彻心如刀绞,气郁难解,昏了过去。          池铭玺大惊,赶紧叫人……          ·          一个月后,池铭玺陪同沈兰彻回国,落脚升州。          沈兰彻自踏进他和谢梓谨两人初相遇所住的房子后,就一直没有出来。看着失魂落魄的沈兰彻,池铭玺的心里也不好受,望着他埋首在他和谢梓谨的床上,身形抽搐,池铭玺也忍不住的泛泪。          想着或许见到孩子,沈兰彻或许会振作一些,池铭玺隔天便飞往圳州,将沈攸宁和沈晏晏带回了升州,带到沈兰彻的面前。          两个孩子虽然长久的没有见到沈兰彻,但是总是会时不时的看他和谢梓谨的照片,更重要的是血浓于水,所以这下见到沈兰彻,便伸着手想要他抱抱……          沈兰彻转过头,看着两个孩子,却是没有任何的反应。他的目光很是空洞,没有一点点的神采,看着看着,他的双手不由得握紧身下的被子,面色无比苍白的他终是忍不住对着两个无辜的孩子叫了一声,“滚。”          两个孩子突然的被惊吓,顿时哇哇大哭起来。          一旁的池铭玺见状,心里甚不是滋味,赶紧上前将两个孩子抱在怀里,轻轻的替他们擦泪,加以安慰哄弄。          沈兰彻见了,却是转过头,声音有些沙哑的缓慢说道:“别再带他们过来。”          池铭玺身子僵了一下,薄唇动了动,终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双眸望着那背对的身影,神色难安,过了一会儿,他默默的将两个孩子抱起,转身出了卧房,将那一小方天地留给他一个人。          ……          时光飞转如白驹过隙。          一年的时间,太慢,不过是人生的几十分之一。          一年的时间,太快,原本还只能缓缓悠悠的小孩子,已然能够快跑。          孩子对父母的记忆总是深刻的。          沈晏晏时不时的会闹腾,想要见爸爸妈妈,池铭玺每当这个时候都会觉得又心疼又难受,只能善意的欺骗她,告诉她妈妈爸爸马上会出现……          沈攸宁一开始还会向池铭玺要爸爸妈妈,时间一长,他却似乎是清楚了,明白了,他也许再也见不到妈妈了,至于爸爸,他跟他们离得很近很近,不过几步路的距离,但是他似乎并不想看到他们。          他和妹妹可以见到池叔叔,徐阿姨,木叔叔,木妹妹,可以见到任何人,唯独见不到爸爸和妈妈。          ……          一年的时间,对于沈兰彻,似乎从未来过,自那日起,他就已画地为牢,将自己圈在了封闭的城堡。          他出不去,别人进不去。          他在等,在等一味药,一味叫“谢梓谨”的要将他从这冰冷无情的城内救赎。          ·          圳州。          别墅。          灯火辉煌,人来人往。          站在楼梯上,谢梓谨望着下方,华衣锦服之间觥筹交错,歌舞笙箫。          席璟城之前问她要不要参加,她觉得自己应该会愿意的,可是等说出口的时候,却是不容妥协的拒绝。她能够感觉到席璟城当时很是吃惊的看着她,似乎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拒绝,可是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来来往往的男女,叫谢梓谨脑海里浮现出什么,可是等她闭眼细细的回想,却是什么都想不出来。          听席璟城说,她由于一场车祸而导致双眼失明,因为无法接受自己再也无法看见,她有一段时间浑浑噩噩的,等她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便有些忘记前尘往事。          只隐隐约约对着从前的事情有些模糊的轮廓印象,脑海里的记忆似乎提醒着她与席璟城认识很久很久,似乎她和他的关系匪浅,似乎她和他不仅仅只是朋友的关系,似乎……          可是,想到这些模糊的记忆,她却总是觉得这不该是她的记忆,即便那是存在她脑海之中的。          自她清醒过来之后,她有一大半的时间实在黑暗中度过的,双眼看不了任何东西的她,每天都是黑夜。直到约莫三个月前,她眼睛动了手术,视力渐渐恢复,这才能够重新看见。          对于席璟城,她是心存感激的,若非是他,她不知道自己会是个什么样子,也不知道自己的眼睛还会不会好。而且席璟城他对待她的态度很是有礼,感觉到她不喜欢人亲近时,他能够为她考虑,不会强迫她。          他在她的面前永远都是衣服温文尔雅的样子,这样的人应该是许多女人趋之若鹜的,但是谢梓谨却觉得自己对他有感激,但是在其他方面,却是缺了那么一些,她觉得自己没有脑海里浮现的那样,那么的喜欢他。          木琛熙原本是没有准备出席宴会的,但是想了想,近两年他虽然有心开拓其他城市市场,但是真执行起来还是有些阻力的,想着今日这宴会的确是一个好的途径,于是恋恋不舍的放了卿儿和孩子在家,孤军奋战。          商场上的明争暗斗,便是在一场宴会上都能够没有硝烟的显示的淋漓尽致。          虽然不喜这样虚心假意的交际,但是木琛熙对今日的收获还是比较满意。          告辞了宴会主人,木琛熙准备离开,无意识的抬眼,却是被站在楼上的人的面容给惊了一下,却是立即移开了眼,装作没有什么似的离开了宴会场地。          坐进车里,木琛熙久久不能回过神来,是他的错觉吗?还是说,谢梓谨并没有死?但是看她的样子……是发生了些什么?看来这里面隐藏了许多事情,他得好好调查一番才是。          许久,木琛熙才开口吩咐司机:“开车。”          司机恭敬的应了一声,车子平稳的驶出。          回了家,徐晚卿抱着孩子正在客厅等木琛熙,见木琛熙一脸心不在焉的,徐晚卿上前关心。          木琛熙回过神来,便看着徐晚卿抱着孩子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己,他伸手摸了摸孩子的小脸,上前亲了亲徐晚卿的额头,温柔的说道:“没什么,只是在想公事,你不用担心。”木琛熙伸手抱过女儿,一手牵过徐晚卿的手,往卧室走去。请谅解他,没有将事情跟她说,因为他舍不得。之前得知谢梓谨出事的消息后,卿儿她便心痛难耐,甚至于激动过头,孩子难产,她也是从鬼门关前抢回来的。现在关于谢梓谨,一切都还只是猜测,在没有弄清楚一切之前,他觉得还是有必要隐瞒她,省的到最后若不是的话,让她空欢喜一场。          几天过去,木琛熙所派去调查真相的人带回来的消息实在是浅薄,似乎关于那个像极了谢梓谨的女人是凭空出现的,最多只能查到她是同席璟城一起的,至于她的一切,似乎是被人刻意隐藏了起来,叫人无从下手。          为此,木琛熙想了许久,最后决定告知池铭玺。因为两个孩子……木琛熙夫妇跟池铭玺之间的接触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熟悉。          池铭玺在得知了木琛熙似乎是见过谢梓谨一事,不免得吃惊,但是还是接受了他的说法,对于他的建议,也是同意的,在没有得到真相之前,不去告诉沈兰彻是最好的选择。想到自得知谢梓谨出事后,一直没有探寻到任何消息的沈兰彻,愈发的固步自封,愈发的孤僻冷漠,便是连两个孩子他都冷眼以待,视若无物……池铭玺不由得无奈而忧伤。          他真希望这次木琛熙所带来的消息是真的。          找到了谢梓谨,兰彻才能够得到救赎。          还没有等池铭玺彻底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他突然得到消息,司阡珏出现了,为此,他将谢梓谨的事情拜托给木琛熙,而自己前往司阡珏出现的地方……          ·          席璟城打电话的或死后,谢梓谨碰巧经过,听到他似乎要前往升州出差,当即就停住了脚。          脑海里充斥着“升州”……          谢梓谨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去过那个地方,只觉得当听到席璟城说“升州”二字的时候便觉得熟悉,内心不知为什么,当即便有一股想法,她得去那个地方,前往那里瞧一瞧,看一看。          那里似乎有什么在等着她。          等席璟城打完电话后,谢梓谨便开口问了他是否有前往升州的打算,得到他确定的回复后,她编辑爱那个自己的想法跟他说了一下。          席璟城望着谢梓谨,见她跟自己说想要去升州,他下意识的便想要拒绝。他知道升州那个地方对于她而言有多么的重要,知道升州那个地方对她而言意味着些什么。          即便如今她的记忆早已让他叫人抹去,重新植入了一段不属于她的但是其中有他存在的记忆,但是他内心终究还是怕的。          他可以耐心的等待,哪怕再长的时间,他都愿意去等她,等她敞开心扉去接受他,但是他怕有一天她突然找回了那段属于她的真实存在的记忆,怕有一天她想起来这些后会恨他……          “是不可以吗?”见席璟城不说话,谢梓谨抿了抿唇瓣,有些失落。          “没有,你若是想去,那就一起去吧!”席璟城蓦地回过神来,有些迷茫困顿的眼神全然褪去,唇角微微上扬,温柔的同她回道。顺着对面的人,他的目光跳向远方,眼神深邃,就他所知,那个人已经一年多多不曾回国,似乎是定居在了国外。而他只要小心点,他们没有那么巧的就遇上的。          “好,璟城,谢谢!”谢梓谨见他终是同意了,小巧的唇瓣忍不住上扬,好看的丹凤眼微眯,净是高兴。          看着谢梓谨一脸笑意,席璟城有些失魂的心也渐渐的好转,情难自禁的伸手抚了抚她的发,温柔的说道:“时间不早了,你早些休息。”          “嗯,你也是。”谢梓谨微笑的点点头,同他说了话,而后带着一身的愉悦回卧室去。          留下席璟城一人,默默的看着那消失不见的背影,许久,才离去。          ·          两天后,谢梓谨得偿所愿的随同席璟城一起来到升州。          席璟城有他的公事要忙,没有办法一直陪着谢梓谨,所以便派了人陪着她,这样无论谢梓谨去哪儿,他都可以第一时间知晓。          对于席璟城的安排,谢梓谨没有拒绝,一则是她想要来升州,他如此做想来也是担心她,二则这个地方她的确没有来过,很是陌生,有个人陪着一起的确是方便许多。          席璟城在市中心跟人洽谈,谢梓谨告别了他,而后到附近的商场逛逛打发时间,等他结束后一同用餐。          跟着的人突然身体有些不舒服,需要上洗手间,但因着谢梓谨这才一直忍着,直到谢梓谨察觉了,告诉她自己就在里头逛逛,跟着的人这才有些迟疑,见谢梓谨很是坚决,于是点点头,去了洗手间。          只剩下谢梓谨一个人,她一家店一家店的逛着,只是看看,并没有买些什么,至于店里服务员的态度是好是差,她也没有那么的在乎。          突的,谢梓谨在一个橱窗前停了下来,望着橱窗里的男型模特,黑色长款风衣……她猛地有些恍惚,脑海中一闪而过某个身影,等她再次回想,却是什么都捕捉不起来。          逛着逛着,谢梓谨慢慢的走出了商厦,可她却不自知,只是慢悠悠的走着,等她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停在一栋大厦前。          抬头望着面前的高层建筑物,谢梓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走到这里,就好像冥冥之中有什么牵引着她一样,疑惑的看了看敞开的大门,她迈步而入,往里头走着,来到电梯前,想也没想的就摁了层数,进去。          再次出来的时候,她望着面前门对门的两户房子,脑子却是一片空白。虽是如此,她却没有任何犹豫的走上左边,看着门上的密码锁,谢梓谨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串数字,她不由自主的伸手在上头摁了摁,轻微的开锁声响起,叫她无比惊讶。          怎么会?她明明对这里那么的陌生,明明记忆中没有这些地方的存在,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竟然能够这么轻而易举的就开了门?          谢梓谨望了望自己的手,盯了一会儿面前的被打开出一条缝隙的门,怔怔的站了好一会儿,她不受控制的推门走进去。          望着屋内的摆设,谢梓谨双眸内尽是陌生,走着走着,她却情不自禁的走上前,伸手抚摸上沙发背倚,陌生的目光渐渐的泛上疑惑……          脑海里似乎有什么不安分的想要破土而出,猛地一阵刺痛,叫谢梓谨忍不住的蹲下身子,靠着沙发,双手捂住胸口,她觉得好疼好疼……          不知过了多久,谢梓谨似乎听到了滚轮摩擦地面的声音,渐渐的近了……她猛地抬起头,朝向声音处望去。          只见一个俊俏的男人坐着轮椅,停在自己的面前,他神情激动,绿色的眸子闪烁着晶莹的泪光,紧抿的唇瓣无法抑制的颤抖,双手紧紧的抓着轮椅两侧的扶手……          谢梓谨缓缓站起身来,同他对视,耳畔幽幽的传来明明很陌生却又那么熟悉的嗓音,声音很浅很浅,钻入耳却是那么的深刻,渐渐的,她眼前一片氤氲朦胧。          “你……回来了……”          —end—          ------题外话------          因个人身体缘故,一直拖了这么久,原本预设的结局并非如此,但因个人原因……再三考虑之后,决定以此为结局。          戛然而止,或是另一种选择。          至于欧雅兰,司阡珏,池铭玺,池铭泽等人的结局……放到番外内!会写,但时间不定。          抱歉!          致谢!          t   看过《女配归来之权门壕宠》的书友还喜欢   

《女配归来之权门壕宠》作品相关
公告1 上架通知,首定活动 必戳之
《女配归来之权门壕宠》第一卷千金归来
第01章 女配归来
第02章 电梯初相遇
第03章 她是他的命
第04章 你愿意嫁给我吗
第05章 宴会风起云涌
第06章 主动迎击白莲花
第07章 扔出宴会
第08章 对她感兴趣
第09章 顾家母女
第10章 校门口的相遇
第11章 众人口中的女配
第12章 她没兴趣
第13章 伤她之人,她必双倍还之
第14章 戏看多了,不是一件好事
第15章 买房1
第16章 买房2
第17章 他,默默关心
第18章 快递,证据
第19章 迎面一泼狗血
第20章 白莲花被打
第21章 晚晚找她
第22章 尴尬的大姨妈
第23章 火怒三丈 观察期,雄起
第24章 医院
第25章 真心假意
第26章 讨个交代
第27章 被绑架
第28章 竟然是他
第29章 疯子
第30章 你怎么这么笨
第31章 真相
第32章 温和
第33章 吃惊
第34章 阡珏,疏离的温柔
第35章 救白莲,明渊
第36章 你,看上了我?
第37章 平淡,温馨
第38章 王家姐弟
第39章 专属卧房,白莲出
第40章 她是你妈,不是我妈
第41章 不能说的秘密
第42章 父子协定
第43章 不是暧昧,甚比暧昧
第44章 虚以委蛇
第45章 我只对你有兴趣
第46章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第47章 调戏不成反遭戏
第48章 居心叵测?
第49章 晚晚不见
第50章 搭讪
第51章 阴险奸诈
第52章 狗杂种,也配?
第53章 愤怒
第54章 旖旎
第55章 得知消息,上门讨人
第56章 回家
第57章 面红耳赤
第58章 施舍,压制
第59章 讽刺
第60章 书房谈话
第61章 boss也矫情
第62章 boss好生养? 修
第63章 欢场女子
第64章 意外发现
第65章 痛与恨
第66章 我会让你心甘情愿
第67章 愉悦
第68章 竟然是她
第69章 八十大寿
第70章 身颤
第71章 伯母,初次见面
第72章 警醒
第73章 谈话
第74章 虚伪到极致
第75章 又见面了
第76章 水落石出
第77章 添堵恶心
第78章 她,我不认识
第79章 我坏?我恶毒?
第80章 奚落
第81章 装模作样
第82章 木家贺礼,断掌
第83章 羞辱,难堪
第84章 下药
第85章 将计就计,终中计
第86章 发作,好热
第87章 他的女人
第88章 心生怀疑,老宅问话
第89章 他的羡慕,他的过往
第90章 纨绔子弟,点点疑惑
第91章 各个调查
第92章 反应异常
第93章 怀疑身世,心生罅隙
第94章 林间窥视,疑神疑鬼
第95章 齐聚老宅,呕吐有喜
第96章 以假换真,绑架白莲
第97章 折磨白莲,获知生日
第98章 噩梦现实,下人来信
第99章 矢口否认,哀愁心痛
第100章 摇摆不定,内奸之痛
第101章 蠢萌!你,要给我吗?
第102章 桃色八卦,暗流涌动
第103章 林中围堵,二人威胁
第104章 他的过往,出席慈善拍卖
第105章 神秘买家,一掷千金
第106章 羞辱被踹,林中人被抓
第107章 那个人被剥了脸皮
第108章 他是谁?
第109章 她疼,有他在
第110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第111章 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第112章 有娘生没爹养
第113章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第114章 小巷里受伤的男人
第115章 亲子鉴定化为一滩泡影
第116章 岁月不饶人,破事自己擦
第117章 渣爸打白莲
第118章 无法抑制的怨恨
第119章 家里打来的电话
第120章 这张脸你用的还习惯吗
第121章 我演的怎么样
第122章 新的发现
第123章 他从始至终都没放下过
第124章 我终究还是错了
第125章 精神折磨
第126章 犹做困兽之斗
第127章 你真的是谢华季吗
第128章 摊牌
第129章 你给我闭嘴
第130章 赝品没有存在的必要
第131章 你以为我稀罕
第132章 我会好好招待她们
《女配归来之权门壕宠》正文
第133章 差点流产
第134章 找上门来,她没推人
第135章 唇齿相依
第136章 故作镇定,实则忧虑
第137章 他的夫人
第138章 吃惊的面容
第139章 吃惊,双胞胎?
第140章 再见面
第141章 避女人如蛇蝎
第142章 觊觎她的男人
第143章 黎芸被抓
第144章 被打
第145章 被抛弃了的孩子
第146章 杀人灭口
第147章 下一步行动,舍不得离开
第148章 调查结果出,回王家
第149章 母子对峙
第150章 偷听交易,过往摊牌
第151章 爸,你了解她吗?
第152章 谎言,由她落幕!
第153章 叫她惊恐的事
第154章 貌离神合,同床异梦
第155章 替签离婚协议书
第156章 和盘告知
第157章 叛徒下场,她的来电
第158章 守得云开见月明
第159章 人死都死了
第160章 骨灰,弃如敝履,惜如珍宝
第161章 过往真相,错爱一生
第162章 伯爵死在他手
第162章 保她性命,幕后黑手是他
第164章 王家,一股腥风血雨
第165章 撕破脸,滚出王家
第166章 一个绳上的蚂蚱
第167章 旖旎梦境,如出一辙
第168章 最幸福的意外,一波接一波
第169章 鼎园会所,搜身羞辱
第170章 背对而坐的是熟人
第171章 你想要多少?
第172章 妄想症得治,渣男被摔
第173章 王渣插一脚,伸拳互揍
第174章 拳脚相加,王二的威胁
第175章 挑衅之意浓浓,怎么做看你表现
第176章 Boss下厨,情愫浓深难自制
第177章 诉忧愁,解心结,小腹痛
第178章 她怀孕了
第179章 打胎也是有危险的
第180章 全世界都不及一个她重要
第181章 她的小秘密
第182章 我信你,我愿意
第183章 对不起,我爱你
第184张 沈谢领证,她的猜疑
第184章 沈谢领证,她的猜疑
第185章 给无缘的孩子找个伴
第186章 想用孩子威胁他
第187章 离婚?死都别想!
第188章 BOSS需克制,房事需暂禁
第189章 你只看我,好不好
第190章 化解心魔,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第191章 天价手术费,孩子见面礼
第192章 孤家寡人,有钱无处使
第193章 BOSS的温柔,亮瞎眼
第194章 白如雪,蠢蠢欲动
第195章 浴室里朦胧的身影
第196章 如痴如醉,新来护士
第197章 攻势犀利,气急败坏
第198章 爱情与算计,背叛与谎言
第199章 旧识
第200章 不论身心,只有她一人
第201章 拿针筒戳自己
第202章 喜欢看她恨她却干不掉她的样子
第203章 以退为进,将计就计
第204章 救命恩人,愚蠢的女人
第205章 恨他无动于衷,见死不救
第205章 米苒死了
第206章 米苒死了
第207章 墨家上门,冷眼相待
第207章 墨女上门,冷眼相待
第208章 你过来,难道不是冲着我老公吗
第209章 互打
第210章 我是你姐姐
第211章 失散多年的姐妹
第212章 她疼,他才疼
第213章 嘴上怪嗔,内心甜如蜜
第214章 四九城,入沈家
第215章 死而复生的人
第216章 青影沉沉,劝他睡会儿
第217章 你是我的,我是你的
第218章 爷爷来电,惊喜消息
第219章 再给我点时间
第220章 认定了,要定了,跟定了他
第211章 意外之喜
第221章 意外之喜
第222章 死了
第223章 昏厥
第224章 再无隔阂,真心相待
第225章 伴娘是妹妹
第226章 夜的婚礼
第227章 别拒绝我
第228章 死亡迷踪
第229章 他眼里没有你
第230章 我只想给你最好的
第231章 空无一人
第232章 显老?试试?
第233章 病重,入狱
第234章 羊水破了
第235章 龙凤胎
第236章 BOSS吃醋,沈父死亡
第237章 一命抵一命
第238章 一家四口
第238章 母女再见
第239章 母女再见
第240章 临时抱佛脚
第241章 真不用帮忙?
第242章 简单而温馨
第243章 怪异,消失
第245章 波澜起
第246章 别忘了你是谁的人
第244章 波澜起
第245章 别忘了你是谁的人
第246章 来电,担忧
第247章 放他离开
第248章 流沙一过,风平浪静
第249章 姗姗而迟的预警
第250章 取舍两难
第251章 离开
第252章 洗手间外的意外
第253章 幸运的找到
第254章 离开沙漠
第255章 逃离
第256章 疯狂的女人
第257章 判若两人
第258章 收获,女人
259章 你不是他,他死了
第260章 我亲手杀了他
第260章 再相逢
第261章 再相逢
小说推荐
《火爆村夫》(我吃小苹果)
《太阳系的重生》(孙慕天)
《全职战尊》(凌九殇)
《娘子娇且柔》(木施)
《神选传奇》(汪秋水)
《满堂娇》(扫雪煮酒)
《孟春情初开》(楼雨晴)
《书渣小屋》(书渣的旅途)
《爱随蒲公英飘动》(我不在乎有没有你)
《混沌血纪》(白七鱼)
《来自远方的守护者》(沐雨落笙歌)
《大时代的梦》(莞简妤)
《周小山都市修仙》(宅中居士)
《人鱼公主床奴妃》(悠然玉语)
《哎哟喂!星宿派》(南海一扬)
《异世逍遥祸美男》(原味的夏天)
《以荣耀之心》(苦艾梗)
《莽荒记》(域外可乐)
《都市超强修真医仙》(狼烟烈)
《被舅舅罩着的那些年》(温挑)
《元景百年》(咸鱼菌)
《赤凡》(秦九少)
《血色大宋》(剑道江湖)
《九龙战皇》(赤禹)
《国之利刃》(骑狼的蜗牛)
《拾梦江南》(苏子放)
《误闯盛世惊天小萌妃》(一尾留白)
《我想站在你的身旁》(少年与老狗)
《甜妻66次献吻:老公,请验收!》(温十心)
《龙纵星海》(血腥夜愿)
《蒲公英的亡灵》(雨若宁L)
《红斑》(钱雨涵)
《炮灰醒醒你是女主》(王湉甜)
《暮光行者》(风不易)
《异兽战》(三妞她妈)
《影后她不会演戏》(路关关)
《全球第一大吃货》(眼聚)
《快穿之静物妖精》(公良舒)
《眨一眼的青春还好有你》(afred)
《隋唐黄粱》(影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