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荼蘼渡》 > 最新章节

《荼蘼渡》

荼蘼渡封面

作    者:黑豆酵奶

最后更新:2019/4/11 17:21:44

下    载:( 《荼蘼渡》全文TXT打包下载)

春天要结束了。冬天要开始了。  靡土没有秋与夏。  荼蘼开败的时候,姹紫嫣红支离破碎成雪花。  他撑着一支小渡船,从南岸的春天启程,在北岸的冬天歇脚。当北岸冰河消融,南岸的凛凛雪山又在等候。  他是受到诅咒的人,他将追随着寒冬直到永远。  他是离永恒最近的人。  荼蘼所过,渡人将至。  渡人所过,凛冬将至。 ...

《荼蘼渡》最新章节: 第三回 渡人酒肆

  “如果我迷路了找不到荼蘼川怎么办?”周易没急着靠岸,而是继续问老者,希望能多打听点什么,好叫他免去一些不必有的麻烦。   “你这小子话忒多,啰里吧嗦的,放我年轻的时候,那是理都不要理……”   周易打断了老者的话,“您也没比我好到哪里去。这么说吧,您要是不给我解释明白,我就不靠岸了。”   老者“嘁”了一声,嘀咕了一声“谁耽误谁”后才正色回答道:“佛见愁是五瓣荼蘼,当它的第一片花瓣凋落时,意味着你可以在靡土待的时间已经进入倒计时了,掉瓣的那个缺口指示的就是北方,也就是荼蘼川的方向。你向着缺口方向走,准没错。不过你动作得麻利点,不然佛见愁枯萎后你就会迅速衰老,至死方休。现在你最好还是靠岸吧。”   小舟的船桨似是随周易的心情而动,他才冒出靠岸的念头,船桨便猛划几下,待停了下来,便已是岸边。灰黑的石岸和川水拍在一起,辨不出个分明来。岸石看着像是蓬松的面包状,只是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气孔。周易估摸着踩上这石头上头大概会陷个坑将他的鞋子裹进去,但事实恰好相反——石岸硬得有些硌脚。   “我该不会要一直拿着这花和魂牌吧?还有瓶子,看着傻透了。”周易嫌弃地看着自己手中的佛见愁,拿魂牌戳了戳它的花芯,又掂了掂魂瓶。   “魂牌一弯就可以扣在手上,花往魂牌的卡口一别就会缩进去,要看的时候拔出来就成。魂瓶你往魂牌上摁,里头有储放它的地方。”   周易依言将魂牌扣在自己的手上,因着它的纤细,看上去就像带了个手环——一个有着雕刻纹理的金属手环。佛见愁乖巧地依偎在魂牌上,缩成了一朵小小的莹白色的荼蘼花,五片精巧的花瓣清晰可见。   “还不赖嘛。”   “你可紧着点离岸吧,等到了渡人酒肆,老夫也就不必和你这小子多费口舌了。”老者显然是倦了回答周易杂七杂八的小问题,丢下这一句后便不再吭气儿。周易扶住船桨轻轻一杵,确认小船停得稳当了,才离岸而去。他的走是漫无目的的,只因着他跟前并没有能算得上路的东西,浓重的云雾模糊了天地的交线,暝朦微光从远方的穹空之上倾泻而下,极浅,极淡,但在这光线下周易仍能注意到一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黑岩上拔起的建筑。周易猜想这大概就是老者说的那劳什子渡人酒吧。   这几间挨着的屋子怪得很,从头到尾都是黑沉沉的颜色,只有上头的牌匾稍有一抹亮色——镀银的四个大字“渡”“人”“酒”“肆”,一间屋上挂一个,这奇怪的招牌挂法也是周易头一回见着。屋顶斜飞出去,宛如几把长刀插到一处,屋墙上嵌着几扇小方窗,窗沿下堆着成垛的麦草,穗子并不饱满,但干瘪的桔杆也占了些位置。麦草间露出半张藤椅,一晃一晃的,凑近了听,准有“嘎吱嘎吱”的响。   走到酒肆门前,周易才察觉那椅子上其实是有人的,一个瘦得猴儿似的矮个子正窝在那藤椅上,手中拿着柄红纱蒙作布面的团扇,有一搭没一搭地摇着,呼噜声里偶尔吹出个几不可闻的尖锐音节。如果他是充当这酒肆的守门人的话,那可太不称职了,周易想着,他走过矮个男人的身旁,后者依旧是那怪腔怪调的呼噜声,里头杂着的尖尖的口哨声也一点未变。   周易伸手要推酒肆那虚掩着的门,情况却是变了,矮个男人不知何时悄无声息地猫到了他身前,红扇别在招风耳上,嬉皮笑脸地开口道,“老哥,哪儿来的?”   这话是周易后来习得靡土的语言才听明白的,当时他只不过听见矮个男人叽里咕噜地说了一串,满头雾水。男人是个有眼力见的,看出了周易的茫然,侧过头看了看周遭的环境,嘴中又蹿出连贯的言语,只是看样子也不打算让周易听,更像是自说自话。   周易不懂的话自有旁人去听——一名身段姣好的女子莲步而过,推开酒肆的门,留下清越的话音在余韵悠长的木门摩擦声中逐渐散去。女子走得急,只留给二人红衣翻飞的袂影。周易听她话听得不清不楚,即便是听清了,想来也不是他能聆悟的。他不是没想过叫老翁出来给自己译译,但碍着矮个男人在的缘故,他不是很愿意取魂瓶出来,毕竟这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道那玩意算不算个宝贝,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苦的还是他。   矮个男人挺了挺身板,迈过门槛,周易见状便也跟在他后头走了进去。外头看酒肆地儿不大,到里头了才觉出什么叫“别有洞天”——砖路九曲十八弯,地面凹凸起伏,三五步一堵墙,活像个琢空了的玲珑球。周易稍一不留神,眼前便失了矮个男人的踪迹。但是周易不急,他耐着性子绕过墙,沿一个方向走,路再长,也会走到头的。   “别绕了,你找不到地儿的。”耳熟的女声在周易耳畔响起,他见着那一身如烈火着锦似的红衣才辨出是方才进门的女子。周易没去想女子为何会说汉语,这其中定有些不易说白的东西牵扯着,他只是问女子,“那么姑娘,请问在下如何能找到地方呢?”   “过来。”虽然在面纱的遮掩下周易看不到女子的表情,但他猜那张俏脸——从赤露在外的细眉星目可以窥得一斑——一定是板着的,即便不是,唇角估摸着也该抿紧了。   女子敲了敲墙上的砖,从上往下数七排,左三下右四下,周易牢牢地记在心里,包括这堵墙是他进门瞧见的第十一堵。墙体在女子指节的叩击下裂开一道缝隙,左右两堵齐齐下沉,地面上弹开几小排青砖,开出一个不算太大的方口,方口里是延伸的梯级,女子示意周易顺着梯往下首走。踩了没几步梯就是一条昏暗的甬道,唯一的光亮是来自墙上挂着的几盏造型诡异的灯,支柄似是缠绕在一起的软体虫雕刻,在绿光的照映下透着股阴森森的味道。   “别碰,死人香。”女子乜了周易一眼,后者伸向绿灯的手僵在了半空。   “这名字还真有点瘆人……”   “死人体脂炼的,效果也很瘆人。你要不要试试?”女子暗带讽意的声音在空荡荡的甬道中激起回音,周易忙摇了摇头,专心跟着女子在七岔八绕的地道中行走,地道的分支别无二致,所幸岔口不算太多,周易勉强能记住一半的路。

《荼蘼渡》初入川
第一回 荼蘼又逢新渡人
第二回 初见荼蘼开
第三回 渡人酒肆
小说推荐
《Boss缠上身:娇妻,太撩人!》(千桃)
《亲梅竹马,亲亲我的好邻居》(天天喝咖啡)
《江湖奇遇之快刀》(二十九座山)
《网游之混沌轮回》(柔弱小生)
《苍空剑庐》(想见桃花)
《媚惑春秋一窝男》(灵灵狗)
《嗨木先生》(花军师)
《木头三师兄》(娃娃)
《专属我的猫耳丫头》(淹没尘埃*)
《天才萌宝:总裁爹地求抱抱》(花妃颜)
《无尽时空》(天门开阖)
《并州铁甲》(青山孤舟)
《幻想中的穿越旅途》(天上掉金叶子)
《相爱无痕》(兰文辉)
《大小美男子》(丁千柔)
《在亚洲的星空下》(林如是)
《爱情别打结》(张艺馨)
《冷校草霸宠:拽丫头,别想跑》(娇主)
《天鼎战魂》(周易天)
《邪医天下》(保险柜)
《网游三国之最强领主》(小书侠)
《浮生未老,初心不变》(伊一丫丫)
《知空》(闻墨起舞)
《爱在长白》(莫言莫哭)
《单纯小妞的贴心骑士》(雅小沐)
《爱本不该借过》(言身寸生)
《问鼎人生》(昊文)
《医品宗师》(步行天下)
《末世独魂》(皇魂)
《首富小村医》(把酒问流年)
《兵祖》(随风而见的清新)
《江灵》(梦鬼游)
《超维进化异世界》(天青神子)
《超神学院之无限兑换》(我心永恒v)
《萌妻难宠,总裁大人别着急》(陶喜宝)
《妈妈的罗曼史》(逝水年华yy)
《魔天降世》(竹雨云)
《携手狐仙共修真》(肥匪)
《天地有魔头》(夜雨笙箫下)
《左无极右断魂》(江湖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