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先喷为敬》 > 最新章节

《先喷为敬》

先喷为敬封面

作    者:小鬼跳绳

最后更新:2019/2/24 12:27:25

下    载:( 《先喷为敬》全文TXT打包下载)

没有信仰的邪魔外道才喜欢舞刀弄枪...... ...

《先喷为敬》最新章节: 第九章 不要割我

  乌家堡柴房。   独秀只因在茶肆贪了一碗热茶,随后就昏昏欲睡。醒来后,他发现自己正被五花大绑扔在柴房里。   感受着柴房的阴暗与冰冷,在他记忆深处又开始出现哪些他不愿想起的画面。他不停颤抖着,上下牙齿磕得嘎吱作响。   就在这时,柴房的门开了。   一个家仆模样的人走过来踢了两脚后又转身离去,不一会,又有更多人走进来。为首的正是那日堵路的乌泽。   乌泽冷冷的看着独秀,喝道:“这小子怎么了?”   那家仆道:“难道药效还未完全散去?”   乌泽一脚踢在那仆人身上,呵斥道:“这可是蒙汗药,又不是什么剧毒之物,怎能是这般结果?”   他又道:“管他呢,据说这小子武艺高强,趁他病,要他命,给本少爷狠狠打!”   话毕,所有家仆一拥而上,只片刻就打得独秀口鼻出血。乌泽不忘上前补上几脚,同时不忘质问:“他妈的,告诉本少爷,究竟谁才是废物?”   乌泽是个记仇的人,但凡有人惹到他,不论公私,他都会找机会出了这口恶气。更何况,他这次受到的侮辱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这一切的一切都拜这个少年和一匹马所赐。虽然,那马在事发当场就脱离马车扬长而去,但好在这少年被迷翻在地。   七八个人似乎打得有些累了,看着蜷缩一处的独秀,有家仆抱怨道:“少爷,您说这小子究竟是醒着还是昏着?”   乌泽道:“本少爷也觉得奇怪,要是换做旁人,定会如死狗般祈求本少爷饶恕,可这小子除了抖个不停之外,似乎感受不到疼痛,难道是吓傻了?”   显然,这些人并不知道,与独秀之前受过的苦痛与折磨相比,这些皮肉之苦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独秀越是这样,渴望征服的乌泽就越发生气,道:“他奶奶的,谁要是能让这个废物当众求饶,本少爷立即赏白银二十两。”   一听到赏钱,众家仆瞬间来了兴致,都开始兜售自己的良策。   有人提议将独秀挂在雪地懂个三天三夜,也有人建议将其扔进猪圈与待宰的大肥猪同吃同住……总之,方法层出不穷,但似乎没有任何一个可以让乌泽满意。   就在这时,有个家仆战战兢兢的说:“少爷,我有一个法子。”   乌泽有些不耐烦的说:“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扭扭捏捏作甚?”   那家仆犹豫道:“此事事关重大,虽能帮少爷出气,但是让老爷知道,小的担心……”   “担心什么?快说!不然本少爷现在就废了你!”乌泽打断那个仆人的话,不满道:“老爷子那里有我,有何可担心的?”   那仆人闻言,才神神秘秘的说:“小的之前去茅房,无意间发现茅房后面的地窖正亮着灯……”   待仆人说完,乌泽摸着下巴道:“那地窖以前是用来储存粮食用的,不过早已荒废多年,你可有看错?”   那仆人道:“绝对不会看错,架子上摆放的食材是山珍大补,砧板上驾着的是从未见过的刀具,最里面一些似也有东西,不过实在太黑,小的瞧不清楚。”   乌泽越听越觉得此事有些非同小可,道:“你等留在此处守着,待本少爷去问问老爷子。”   ……   乌泽回来了,只不过他的脸色有些难看。   有家仆道:“少爷,您这是?”   话音刚落,门外又进来两个黑衣人。   下一刻,整间柴房惨叫声一片。   ……   苟侍立的交代让潘涂坐立不安,整夜都在屋内徘徊。   忽然,窗外传来一声动静。   机警的潘涂瞬间跳出窗户查探,然寻遍四周也没找到声音的出处,他道:“难道是自己过于敏感?”   然就在他转身准备往回走之时,他只觉得肩膀一沉,紧接着,周身压力倍增。   潘涂大惊,道:“你是何人?”   那人道:“一个索命之人。”   潘涂不敢回头,因为他非常清楚,此人的强大绝非他所能匹敌的。同时,他又觉得屈辱,他名义上是无声谷弟子口中声声尊敬的二师兄,但在知情人眼中他的身份是低贱的。认识的人辱他,不认识的也辱他。   紧接着,那人戏谑道:“呵呵~原来你会说话。”   潘涂道:“前辈,你我无冤无仇,为何要与在下过不去?”   “是吗?”那人道:“你回过头来看看我是谁?”   潘涂不安,但还是忍不住回头望去。   怎料这一看,却是吓得跌坐在地,手指着宁江行惊恐道:“老……老爷,您……您没死!”   他又道:“不对!您已经死了,您已经死了!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宁江行冷声道:“我说过,我是来索命的,告诉我,你到底想怎么死?”   潘涂彻底被吓坏了,开始语无伦次起来。   “别找我,不是我害的你!”   “是刘卓,是刘卓逼我这么做的。”   听着潘涂的话,宁江行眸子一冷,道:“好你个刘卓,当年我国护山庄视你为上宾,没想到却是引狼入室,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   潘涂道:“夫人!是因为夫人!”   宁江行蓦然一惊,道:“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刻,潘涂终于知道了宁江行的身份,为了保命,于是他硬着头皮道:“原来是你,你竟然还活着?”   他道:“没想到你现在变得这么强,你既然让我知道了你的身份,想必你已经有十足的把握致我于死地。既然活不成了,我又何必在多费口舌,动手吧!”   宁江行冷笑一声,道:“你以为本少爷还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小孩?你最好老实交代,不然……令人生不如死的法子本少爷可多得很。”   潘涂触着宁江行的眼神,就像有两道利剑猛刺他的双眼,不知为何,他潜意识认为,眼前这少年既已开口,就一定能够做到。   潘涂道:“当初老爷对我不薄,但毕竟只是家仆,而刘卓不一样,他许诺我,只要我愿助他一臂之力,他愿用无声谷独门内功心法作为报酬。”   宁江行道:“所以,你就因为一本秘籍出卖我爹?”   潘涂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是贪心的,我每带出一条有用的消息,刘卓便会许诺我好处。渐渐的,我们成了一条船上的人。”   宁江行道:“我娘呢?关她什么事?”   潘涂道:“夫人善良,年轻时的美貌更是绝代芳华,刘卓第一次见到夫人后就开始念念不忘,更私底下差人画了不少夫人的画像,每当夜深人静时都会独自打开……”   “够了!”宁江行打断潘涂的话,道:“就说你二人时如何污蔑我国护山庄的?”   潘涂道:“你可还记得你八岁时收留过一个人?”   宁江行道:“当然记得,云叔还在我家待了两年,这关他何事?”   潘涂道:“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此人并不简单。你想想,连魔教护法级别的高手在见到他时都要恭恭敬敬,你觉得他会是谁?”   他又道:“在那之前,正道同盟刚与魔教大战一场,魔教败退至北方,而关键时刻,作为三庄之首又贵为武林盟主的宇文桀却决定鸣金收兵,这本就让人觉得奇怪。当然,正魔大战死伤无数,各门各派也都消耗都不少。勉强说得过去。直到我发现少庄主您竟然收留了魔教可疑之人时……我知道,这一定是个不得了的筹码。”   宁江行冷声道:“所以,你不仅出卖了国护山庄,最后连我也出卖了。”   潘涂道:“不错!你天生身份尊贵,自然不能体会到身在屋檐下的感觉。我想变强,我想名动江湖!”   宁江行道:“那你的目的达到了吗?”   听着宁江行的话,潘涂回忆起这些年所受的屈辱与良心的苛责,绝望道:“没有!”   这时,宁江行将藏在手中的药丸弹入潘涂口中,道:“此乃无药可解的剧毒,七日便会毒发,你的罪行虽足够你死上万次,但本少爷决定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这样就算到了九泉之下也有脸面去见我父亲与国护山庄死去的亡魂。”   潘涂苦笑一声,道:“事已至此,你说吧!要我做什么?”   ……   独秀被带入一间暗室,微弱的烛火将身前几人的影子拉得细长。   黑衣人用锁链将他固定在十字铁架上,一人抓头,一人抓肩,另一个人则死死压着他的腰部。   独秀清醒了不少,眼中净是抗拒与不甘。   曾经他几经流落,每经一手都会经受不同的折磨,这一次,他终于意识到自己似要自由了,然怎料最后还是难逃厄运。   黑衣人脱下他的裤子,他似乎已经感受到那人手中小刀所散发出的寒意。   不要!不要割我!   他拼命喊着,怎奈喊不出半点声音,因为在那之前,这些人还给他灌了一碗难喝至极的汤药。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等等!”   黑衣人停下手中的动作,回头看着来人。   潘涂斥道:“阉割前需要清理粪便,此乃常识,谁让你们擅自做主的?”   那黑衣人道:“乌少爷说……”   “乌少爷?”潘涂道:“我知道你们定是收了乌家的好处,但此事事关重大,除了纰漏大家都不好过,先将其与那些弟子关于同处,日后再议!”   众黑衣人的确收了乌家的好处,再加上这小子并非无声谷弟子,想着又不必管其死活,就决定下手了,不过现在潘涂发话了,他们也只能就此作罢,道:“是!二师兄!可乌家那边……”   潘涂道:“你就告诉乌泽,就说这小子吃不下苦,死了!”   ……   第二天凌晨,一黑衣人扛着一个麻袋进入林中。   他吹了声口哨,随即远端跑来一匹黑马。他先是一惊,然后将麻袋放置马背,随即消失在灌木深处。

《先喷为敬》少年不凡
第一章 赶车阿狼
第二章 金刀客大战夺命双鹰
第三章 孤狼圣手
第四章 踏雪无痕,白衣剑神
第五章 懂规矩的拦路者
第六章 释怀的帝花之秀
第七章 无声谷的由来
第八章 一盘更大的棋
第九章 不要割我
小说推荐
《青歌涩舞爱无伤》(砍柴担水)
《贫嘴白杨之半壶纱》(在下村长)
《死亡前兆》(涯情)
《嗜血后宫之萱妃传》(紫露の凝香〆﹏)
《超武战帝》(颓废的地瓜)
《重生影后:军长,请自重!》(亿君归)
《信仰之妖的算计》(撼地书生)
《魔道少年游》(哎呀小谁)
《独灵浮空岛》(浮栩幽梦)
《七寻记》(天蓝折镜)
《詻恆之恋》(戚清梦)
《武神天下之失去神的世界》(九冥玄天)
《蛮横霸夫失忆逃妻》(丹菁)
《大陆之主宰》(老矮同学)
《三界寻爱录》(火洋)
《斗气学院:皇妃要逆天》(李先森。)
《神秘军少,强势宠!》(静待暖暖)
《太阳系危机》(萤光飞舞)
《师从诸天》(青衫料峭)
《我在古代做女皇》(安那般那)
《在魔塔世界里当魔熊的日子》(芝麻核桃)
《十重塔之异域星之痕》(银色美工刀)
《拣女儿》(画幕)
《穿越虫洞:银星帝国》(恒忆)
《我的夫君是太监》(木兮)
《玄空战记》(隐藏老板)
《执笔写神州》(飞来一座山)
《殇春锁心》(韵云雨菱)
《征战诸天之嗜血修罗》(混沌神域域主)
《裸爱成婚》(汐奚)
《亿万盛情只给你》(李花君)
《男友是个偏执狂》(林之荷)
《诡影杀机》(梦云生01)
《传奇正传》(钟吾布衣)
《天台响胎》(轮胎羊)
《白魔君》(放星星的牛牛)
《樱雪天使》(安莉丽)
《进击的毒鸡汤大魔王》(吾乃白无常)
《武符丹尊》(请叫我老头子)
《综漫之以爱之名》(默读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