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剑者两平》 > 最新章节

《剑者两平》

剑者两平封面

作    者:黑决皇

最后更新:2019/5/14 21:49:22

下    载:( 《剑者两平》全文TXT打包下载)

手中有剑,心有乾坤。  浩然天地,八荒独往。  我要这世间人来人往中,都记住还有一个我!  我要这世间艰险丑恶辈,都记住还有一个我! ...

《剑者两平》最新章节: 二百六十二:终局之战 五

  要知道之前他和李二两个人打了那么长时间的交到都没能看出来李二的修为,这个李二隐藏的还真是极深。事实上这李二隐藏的并不是多深,只是他一直完美的躲开了张北川的注意力。   也就是说其实他并没有多做隐藏,只是张北川并没没有注意到而已。张北川现在看着自己眼前的李二,以及那一帮人仰马翻的黑袍人,顿时明白了自己该做什么。   当下二话不说向着那一帮人空着手冲了过去,挡着他正面前的一个黑袍人看见了张北川这个模样顿时侠了一跳。然而来不及他多做反应,张北川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剑,而那把剑上又沾了血迹。   黑袍人又倒下一个,张北川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黑袍人心里只觉得痛快。当下张北川向着自己看向自己面前的下一个对手,突然间愣住了。   这个对手虽然和之前的都一样,浑身上下全都笼罩在黑色的袍子里,但是这人的眼睛他认识。当初他进城经历的第一场凶险就和这双眼睛有关,按理说这双眼睛的主人现在应该死了才对。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人现在还在这里,而且换了一个身份。当下张北川突然退了出来,看着那一帮黑袍人,扯着嗓子喊道。   “我操尼玛!光头!你给我滚出来!”   张北川此时整张脸都应为愤怒变成了猪肝色,看的出来他现在很愤怒。要知道对面站着的可是光头,他进城之后唯一的仇家。   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毛玉仑要去救这人了,你看看这人现在的打扮应该就知道了。这人说不得也是鬼丑儿的人,这样的人为什么要加入鬼丑儿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要是说过去他杀光头还有些不忍的话,那么现在他巴不得立刻马上杀了光头。突然间张北川面前的黑袍人散开了一条裂缝,光头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   他先是看着自己面前的人,发出了一声轻笑。接着便是将自己身上的袍子一把扯了下来,嘴角带着嘲讽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张北川。   “我说你还真是废物,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就你还想要杀我?我告诉你,我现在都不忍心杀你了,你知道吗?”   光头这话说完之后,身上的气势陡然之间爆发了出来,赫然已是先天圆满了。看来之前他吃的那一枚冰魄丹的效果远远超过了张北川的预期,而且这人现在的模样可不像是会随时走火入魔。   说来也是,要知道他的师父好歹也是毛玉仑,教他一个吐纳的法子自然是随随便便。当下张北川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人,看来这次有些难办了。   不过难办归难办,他可不认为自己会没有机会杀了这人。只是,这件事稍稍有了那么一点难度,以及一点点挑战。   下一个瞬间,张北川突然向着自己面前的人冲了过去。此时他的两手之中不停的变化出各种道具,这些道具或者是一面色彩艳丽的丝巾,或者是一把抛出去就会自动燃烧的粉末。   总之都是些用来障眼的道具,光头看了一眼张北川,索性闭上了双眼。摆出了一个拳击手标准的出拳姿势,可以想象这一双拳头之上的力量有多么可怕。   突然间光头的双耳微微抽动,接着一个横跳,转身便向着张北川的门面砸了下来。张北川并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打乱阵脚,当下只是将头一歪手里的长剑自胸前向着光头的下巴斜着向上刺出。   然而光头此时虽然闭上的双眼,可他似乎并没有被闭上的双眼影响。当下立刻收回了拳头,另一拳在同一时间横扫了过去,将张北川原本势在必得的一剑荡开了去。   “我说你就这么点能耐?”   光头依旧没有睁开眼睛,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的脸上露出一个不屑的表情。张北川几乎就要被这人气笑了,好么,这倒是怪起我来了。   当下张北川将长剑反握在手上,突然间身子一弯直接转了起来,手里的剑锋直指光头的膝盖。光头向后一个起跃躲过了张北川的这一剑,张北川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光头。   突然间他笑了出来,说实话这世上如果还有什么话是能让他认同的应该就是人外有人了。他不是没和光头交过手,之前从来没有觉得这人这么难缠过。   说实话,他一直都以为这人因该是个软柿子。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就算是之前他没有到现在这个境界的时候他也未必能轻松胜他。   只能说这些人都习惯了隐藏,不像是张北川虽然之前也算是隐藏的障眼法这一样本事。但是呢这样自然不够,毕竟只是翻了这张底牌还未必能保证稳赢。   “我说你一直这么藏着掖着的你不累啊!”   张北川伸手在长剑身上弹了一下,接着这长剑便发出了一声嗡鸣。好像他手里的长剑现在正在哭泣,止不住的哭泣一般。张北川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光头,后者脸上的神色突然有了变化。   当下张北川哪里还能不知道自己这一下算是见效了,当下双脚接连变化,整个人围绕着光头不停的转圈。然而他手里的动作并没有停下,光头只觉得自己现在四面八方都是人。   他刚想向着一个方向扑过去,另外一个地方的声音便再次响起了。终于光头再也忍不住了,突然之间睁开了双眼,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他的面前升起了一团烈火。   哄的一下,几乎要把光头的眉毛都给烧掉。不用说自然又是张北川干的好事了,不过这一下并没有要了光头的性命,只是让他再次闭上了双眼。   张北川这人说起来他最有名的特色应该就是黑心了,比如说现在你看看这个情形。他既然尝到了甜头,自然是不会让光头脱离这种状态了。   反正让光头继续维持这种状态对于他来说不是什么大事,他只要继续做这件事就好了。当下张北川脸上带着坏笑打算继续进行着自己的大业,然而他忘了,那些黑袍人还没有死绝。   突然之间一个黑袍人飘然而至,向着自己面前的张北川便是一掌。张北川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掌打了个措手不及,然而这一掌还没来的在他身上落实了,那人便被李二狠狠的撞了出去拍在了一面墙上。   那人眼看是活不了了,然而这边光头接着这个机会终于算是从困境中解脱出来了。当下他看着自己面前的张北川那可是恨的牙痒痒,开玩笑,这是在干什么?   戏耍自己?我特么堂堂的鬼丑儿少班主是能被你这个蝼蚁戏耍的?你在想什么!当下光头只觉得自己怒火中烧,几乎是二话不说就向着张北川再次冲了过去。   原本站在光头身边的那些黑袍人还想动,然而李往前站了一步,那意思很明显。让他们两个单挑,谁要是敢插手他李二就对谁不客气。   不得不说,刚才那个人被李二活活撞死的场景还是很有威慑力的。一时间所有的黑袍人都站在了一边,并没有人想要上前。李二看了一眼那些黑袍人点了点头。   看样子他对这些人的表现还算是比较满意,这可不是开玩笑,要是那边有人变现出来什么异样。他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将那人踩杀,不留余地的那种。当下张北川和光头两个人再次打了起来,这一次两人刚一动手便使出了十成的功力。   有时张北川为了刺上光头一剑,会心甘情愿硬抗他一拳。同样,在光头身上也是一样。这两人虽然都是武林中人,但是现在他们两个打架的样子就像是街边的小混混。   而且还是那种刚刚从监狱里出来着急证明自己牛逼的小混混,当下李二和李毅两个人都看的一脸莫名其妙。不是,这是两个武林高手打架?你怕不是在逗我?   光头突然一个直拳打在了张北川的小腹上,张北川二话不说就是一口血水吐在了光头的脸上。李二的神情已经麻木了,嗯,这种无赖的做法还真的很张北川呢!   妈的!你是小学生吗!打架还互相吐口水!你恶不恶心啊!不过这话是李二在自己心里的吐槽,他并没有说出来。   光头自然也是觉得恶心无比,但是他并没有伸手去擦。开玩笑,自己刚才那一拳多大的力气他自己知道。这个张北川虽然在刚才那一下的时候也算是受了伤,但他一定在盯着自己。   只要自己一走神,他就会像是毒蛇一样过来咬上自己一口。这可不是在开玩笑,而是十分真实的一件事。事实上,光头并没有想错。   张北川的确就是在等着他走神的那一瞬间,开玩笑,他学的可是鬼剑。从来都是出其不意,一击毙命,哟阿布人你以为张北川为什么要做这么恶心的事。   当下张北川见光头并不上当,索性低着身子向着光头就冲了过去。这一次和之前张北川的冲刺显然都不一样,只见张北川脚下的步法玄妙。   几乎就在一个呼吸之间便已经站到了光头面前,接着便是一团火光,随着这团火光一起出现的还有他手上的那把剑。   光头看着自己面前的这把剑,心中只觉得自己快要死在这里了。不过他还是挣扎着躲开了这一剑,接着便是一个侧踢,完美的做出了反击。   张北川原地一个侧翻,不光是躲过了光头这一脚,手里的剑还一直停在他的脖子边上。光头要说自己不害怕那是在说瞎话,当下他直接面朝上倒在了地上。   当下张北川显然是没有打算放过光头,跟着就是一脚狠狠的向着躺在地上的光头踩了过去。光头自然不傻,打着滚就躲开了这一下。   然而张北川毕竟也不是什么傻子,当下只见他向着光头闪躲的方向就又是一剑。这一下把光头吓得不轻,没有什么原因这一剑实在是太突如其来了。   当下光头虽然已经尽力躲闪了,然而还是被这一剑刺中了胳膊。当下血便涌了出来,张北川见状嘴角闪出了一抹笑容。   只要他能刺中这个光头一剑,那么接下来他就能刺中这个光头无数剑。当下也难怪张北川心情大好,说不得今天就要让这个光头交代这里。   李二看见眼前这一幕自然是脸上带了笑容,毕竟张北川得了势。他们这边只要不吃亏就好了,至于这个光头死了也就是死了。   虽然他在鬼丑儿里的地位不低,但是这又怎么样?反正现在大家都已经撕破脸皮了不是吗?对方的高层自然是死的越多越好了。   于是李二环抱着双臂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两人,一脸的惬意。张北川看了一眼自己面前模样狼狈的光头,此时他的胳膊正在不停的向外流着鲜血。   除此之外,他周身也都是血痕。原本还算是光鲜的衣服也已经破烂不堪,说实话他现在像是一条败狗。然而败狗这种生物最大的特点有两个,一个是满腹委屈,另一个就是还能咬人。   张北川自然不会放松警惕,此时他的精神高度集中。生怕这个光头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搞了什么小动作,最后让他在这里丢了性命。   光头则是接着这个机会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说实话他没有自己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狼狈。至少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伤到根本。   张北川看着自己面前的光头也察觉到了不对劲,这人虽然模样狼狈但是呼吸并不急促。看样子也没有伤到根本,最重要的一点还是这人的双眸之中并没有任何慌乱的神色。   看到这里,张北川怎么会不明白这人心里的想法。估计这人是想要让自己急功近利,他好在自己大意的时候给自己上演一幕反杀的剧情。   不过可惜啊,他的演技不到位,张北川自然看出来了他还有底牌的这件事。于是张北川也是将计就计,脸上的神情开始变得得意了起来。   几乎就是在下一刻,他便向着光头冲了过去。那一瞬间光头只觉得自己周身一震,双眼之中的精光一闪而逝就要出手。   可张北川原本冲刺的路线突然之间变了,整个人向着一边倒了过去。手中的长剑突然向着光头的门面激射而去,光头看着自己面前飞速而来的利剑那叫一个亡魂大冒。   他光头就算现在再厉害,那也还是肉体凡胎。而张北川扔出来的这一把利剑一看就不是凡品,他自然不会傻到去和这把长剑硬碰硬。   “操!”   光头只来得及大骂了一声,便向着一边倒了过去。张北川见光头躲避,猛地将手向下一沉,只见那把流云镔铁剑硬生生的被他拉了回来。   仔细看去,依稀能看见那剑柄上有着一条细线被张北川拿在手里。要知道他们鬼剑这一门可不是什么正经的剑宗,说白了什么样的鬼点子他们祖师爷都能想的出来。   基本上一边变着戏法,一边就能把人杀了。武林之中不少剑客大家都见过鬼剑这一门的剑法,说实话简直算不上精妙。   招式之间完全没有套路,甚至做不到连贯,一招出完之后如果不能把对方杀了那是根本没有办法补救。所以这些大家对于鬼剑的评价始终不高,但是也有人见过他们鬼剑一门施展完整的鬼剑。   见过完整鬼剑的人只觉得这世上的大家的脑袋都叫驴踢过,而且还是踢了好几脚。他们鬼剑一门虽然一剑刺出之后并下一招去补救,但是他们会变戏法啊!   他们手里的障眼法,弊身法多到数不胜数。你刚看到一个破绽,那边他的障眼法就跟上来了,这还怎么打?完全没法打啊!而且他们本身使剑就讲究一个神出鬼没,上一课还没见到剑在哪里呢,下一刻,这剑就已经赫然在他的手上了。   虽然如果只是单独这样看来的确是没什么,但是可别忘了,他们手上还有障眼法。要是配上这些障眼法,那他们鬼剑这一门可真是进退无迹,如鬼如魅。   关于这一点,光头现在已经彻底体会到了。谁能想到张北川这个家伙居然连飞剑这样稀奇古怪的招式都能想得出来,他光头现在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他突然不太想和张北川这样的人打架了,太无赖了。就好像你原本以为对方是个战士,然后你走近了才发现这人是个幻术高手。   如果这人真的只是一个幻术高手也就算了,偏偏这人的剑又极其狠辣。这特么怎么打?根本没法打好不好!光头万分无奈的看了一眼手里持着长剑的张北川。   这家伙实在是太恶心了,当下光头只想赶快从这个地方离开。然而这显然是不可能一件事,毕竟张北川一直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   而那一帮黑袍人虽然也想伸手搭救,但是他们这些人都被李二给镇的死死的。根本没有人可以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提供什么帮助,当下光头只觉得心中苦涩。   难道自己今天真的就要交代在这里?说来好笑,其实他今天是要过来见吴琳的。昨天他得了风声,说吴琳现在还在后街里。   当时他的心情可想而知,于是今天一早他就带着毛玉仑给他安排的人马向着后街赶了过来。说起来他对于吴琳还在后街里的这件事并不意外,毕竟他们就是从后街里发的家。   吴琳要是不在后街里那才叫笑话了,然而光头还没来得及踏进后街就遇到了张北川。说实话他现在突然觉得自己和张北川两个人,应该就是宿敌了。   那种一生为敌,不死不休的对手。张北川显然并不知道光头的这个想法,如果他知道的话估计他会直接点点头说上一句,你死就好了。   “我说,我们能不能不打了?”   光头看着自己面前的张北川,有些无奈的说道,虽然他手上的底牌还没有都亮出来。但这个张北川实在是太麻烦了,真的是太麻烦了。   他当然知道自己和这人还能纠缠好一会,而且自己最后未必会输。但是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说自己一定会赢,当下他想着赶紧脱身才是上策。   张北川闻言抬头看了一眼光头,笑了笑。当下也不说话,只是将自己手里的那根线送了开。这一次他再也没有躲藏,手中的长剑刷的一声便化为一团黑影。   这一剑快到了极致,超员了之前张北川出剑的速度。可张北川依旧神情自若的站在原地,似乎这一剑对于他来说算不上什么大事。   只是稀松平常而已,说来也是,要知道张北川现在已经学会了寒颤劲。他出剑的速度早就超远了原来,只是到现在为止他一直都在隐藏实力而已。   毕竟按照张北川这个鸟人的一贯作风,能藏着绝对不露着。能穿长袖那就一定不穿短袖,反正就是不能让人知道自己的底子。   至于为什么现在他突然暴露出了自己的底子,原因很简单。要么这张底牌已经不是他手里最重要的那一张了,要么就是眼前的人要死了。   虽然呢,这张底牌重不重要没人知道。但是光头这个人一定会死,这件事对于张北川来说可不是什么疑问句,而是陈述句。   他要为那五十条人命买单,他还要向那个张百万谢罪。可惜啊,光头显然不想认这笔帐,不过没关系张北川会帮忙让他认得。   “我说,你到底什么毛病啊!为什么非要和我死磕啊!”   “你当初陷害我了,我这个人呢,什么都好,就是受不得半点委屈。”   张北川这话说的言之确凿,光头差一点就信了。光头只觉得自己心里有一股无名火蹭蹭的往上冒,要不是他害怕再拖下去见不到吴琳的话,他现在一定和这个张北川好好的磕一磕。   不过没关系,这么长时间了,自己派出去的人应该快要回来了。他现在只要在这里站着,估计在过一会儿自己就能见到吴琳了。   与此同时,后街里的华天城里突然失了火。一帮人忙着救火的时候,两个黑袍人则是扛着一个女人,从华天城的后墙一路翻了出来。   这两人的动作极快几乎就是几个呼吸只见,便已经来到了出口处。此时出口处的防备力量算不上多强,毕竟所有人都在看着张北川和光头两人之间的世纪大战。   谁也没心思管自己的身后有什么啊,何况他们身后的东西还不打算杀人。那就跟是不引人注意了,于是当这俩个黑袍人像是一阵风从他们身后冲到了光头身边的时候,并没有多少人拦着。   最多也就是两声惊呼,张北川心里一惊也没有说什么。开玩笑,这两人一路上都在拿自己肩膀上扛着的女人做挡箭牌。   张北川怎么拦?总不能一剑砍过去,把这三个人都杀了吧?   “少班主,您要的人我给您带回来了。”   “走吧!”   光头看了那两人一眼,有些急促的说道。那两人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突然间将自己手里抱着的女人想着光头的方向抛了过去,接着便从原地向上跳起向着周围抛出一把又一把黑色的圆球。   张北川看见那些圆球的一瞬间便已经明白过来,向着李二他们大喊了一声“趴下!”还没等他话音落下,那些圆球在接触道地面的一瞬间便开始了剧烈的爆炸。   等到张北川灰头土脸站起来的时候,他面前已经是空无一物了。刚才那两人抛出的东西叫做地火雷,说的简单一点就是手榴弹。   但是这玩意可比手榴弹小多了,而且威力也小上不少。虽然说是这样,但是耐不住他多啊!刚才那两人估计就撒了几十上百,这么多的地火雷一块炸起来,那威力自然是不会小了。   张北川站起来的时候,李二他们也从张北川身后站了起来。所幸没什么人员伤亡,最倒霉的一个也只是被擦破了皮。   然而张北川现在比较关心的还是这个光头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他原本以为这个光头过来这里是为了祸乱人间的。   但是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样,似乎他就只是为了一个女人?虽然他心里大概对于他是为了那个女人有了一点猜测,但是他还不能肯定。   可就在他疑惑的时候,从他的身后的人群中跑出来了一个小弟模样的人,上气不接下气的对着李二说道:“二哥,那个那个,吴小姐刚才被劫走了!”   “什么!”李二转身看着自己面前的人,一脸的惊恐。说实话,刚才那两个人实在是跑的太快了。以至于他都没来的看清楚他们扛着的人是谁,直到现在他才知道被劫走的是吴琳。   这可就要了命了,这一段时日以来薛刚和吴琳两个人可是朝夕相伴。你要说这两人只是普通朋友,别地不说,张北川估计会第一个在边上喝倒彩。   谁信呢?可现在问题就在这了,吴琳被劫走了,虽然劫走她的人是他前男友。但是薛刚回来那是一定要发飙的啊!   我的天薛刚发飙也就算了,问题是这次跟着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他舅舅薛霸业啊!薛霸业是什么人物或许那些小弟们不知道,但是李二他们这帮老江湖很清楚啊!   曾经的薛家可以做到威震整个B市,乃至西南省。那可不是因为薛家曾经多么的强大,纯粹是因为薛霸业这个人太变态了。   他一个人统治了整个B市的地下世界不说,甚至还顺道问鼎了整个西南省的地下世界。谁会嫌自己命长过来找这个人的霉头,虽然不知道这人到底是为什么回来了。   不过既然他回来了,那么想来整个西南省的地下世界又要变天了。到时候,要是这位大爷出手帮一下自己的侄儿,和鬼丑儿刚上了。   啧啧啧,简直就是年度大戏啊。李二脑子一转便已经想清楚了其中的利害关系,当下看着自己面前的张北川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神使鬼差的问了一句。   “我说,你知道你岳父要回来了吗?”   “岳父?”   张北川被李二这一句话问的有些莫名其妙,虽然他知道薛晓月还有个爸爸。但是这位爷不是常年不再华夏,投身于米国的黑帮事业吗?   怎么突然间就回来了?张北川突然间想起,刚才他问薛刚去了哪里的时候,李二的答案就是去接舅舅。嗯,原来真的是舅舅,我还以为是别地舅舅呢。   见岳父啊?突然间张北川心中有些紧张。其实也难怪,毕竟张北川的这个岳父可是出了名的不好惹。换了谁有这么一位黑道大佬身份的岳父估计都会紧张吧?   “我说,那他什么时候到啊?”   “不知道,按理说应该快了。”   李二挠了挠头,心里对于吴琳被抓走的事情开始有了一丝焦急。鬼丑儿啊,抓走吴琳的人可是鬼丑儿。虽然说吴琳和那个叫光头的是有感情基础,但是说不准那帮人眼红的时候会杀人啊。   要是吴琳死在了鬼丑儿的手里,那可就麻烦了。当下李二也不敢怠慢,立刻拿出了电话给薛刚打了过去。   “刚才我们这里被鬼丑儿的大部队袭击了,多亏了北川兄弟我们才守住了。不过你女人吴琳被他们劫走了,我们没追上。”   “嗯,知道了,带头的人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   “光头,就是之前月宫的那个叛徒。”   “这样啊,我知道了。”   薛刚说完这话之后便挂了电话,此时一架客机从他的头上呼啸而过,他带了一个硕大的墨镜直接盖了他一半的脸。   此时外人完全看不出来他的神情,说起来似乎他们这些人都喜欢这个打扮。有人说这样很酷,其实也未必。比如说薛刚,他今天只是单纯的为了掩饰一下不该出现在他身上的悲伤。   客机停在了跑道的尽头,薛刚看了一眼手表,把腿从方向盘上放了下来。向着跑道尽头开了过去,原本薛霸业他们这一帮人是打算在三天后一起回来的。   不过薛霸业等不及了,开玩笑他现在一想到自己回去之后自己的女儿已经在叫别人干爹的场面他就觉得心绞痛。   不行,不行,虽然白川易这个人不是坏人。但是这件事绝对不行,于是呢,作为一个暴躁的父亲。他在办好了所有手续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上飞机,回国。   此时薛霸业和蓝刚两个人坐在这这班客机上,说实话这两个人现在看着完全不像是在米国纵横黑道的大人物。他们两个现在的神情一个幽怨一个忐忑,薛霸业幽怨,蓝刚忐忑。   薛霸业幽怨是幽怨在自己的女儿可能要管别人叫爸爸了,虽然只是干爹。但是还得叫人一声干爹啊,这不是玩呢吗!   而蓝刚忐忑则是因为他恐高,而且还被一个无良的老板逼着坐在了窗户边上。这叫什么世道,这叫什么老板。当下他看着坐在自己边上的薛霸业,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活该这两个字就是给他准备的。   等到飞机着陆之后,蓝刚只觉得自己终于活了过来。而薛霸业脸上的神情已经超越了幽怨,他现在的神情叫哀怨。   我的天,如果是之前蓝刚不知道什么叫做深闺怨妇。那么他现在知道了,嗯,而且还是那种怨气很深的深闺怨妇。   “我说老大,我们都地方了!你能不能让我出去!”   可怜蓝刚作为一个恐高症患者,一直被某人逼着坐在窗户边上。天知道他是怎么过来的,现在他要是能对薛霸业有好脸色那就是见鬼了。   可惜薛霸业显然不是很在乎这件事,用他的话来说,那就是关我屁事。反正对于他来说,要不是蓝刚这小子刚才一直在他耳边笑个不停,他也不至于出此下策。   薛霸业瞪了蓝刚一眼,站起来之后恨不得立刻从窗户钻出去。蓝刚看了一眼薛霸业,看来这小子也是急眼了。不过这都无所谓,现在比较要紧的事情还是找到薛晓月。   他们之前在外面就已经听说了,B市已经乱了。说的文明一点,应该叫做暴乱。不过这显然不是普通的暴乱,而是一帮让人头疼不已的家伙搞出来的暴乱。   估计现在华夏政府已经组织好了,大概再过那么一两个小时多一点,这场暴乱就要被镇压了。不过既然他们都来了,那么这场暴乱自然还有的搞。   毕竟有句话说的好,浑水好摸鱼。不过虽然暴乱这件事一时半会不会停下,但是他们也必须控制这一场暴乱的范围。   不然的话,最后谁都没有好果子吃。当下薛霸业和蓝刚两个人站在了薛刚的面前,薛刚看了一眼薛霸业算是认出了他。   毕竟薛霸业的照片他家里还有,而且这些年薛霸业的变化算不上大。他能认出来薛霸业不算难事,反倒是薛霸业盯着薛刚看了好大一会才认出了这人是谁。   “我说你是薛刚?”   “舅舅,姥爷可是一直都说我像我妈多一点,你认不出来啊?”   薛刚摘了墨镜,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薛霸业。薛霸业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拉开车门也不说话,直接坐了进去。   蓝刚看了他一眼,并不多说什么直接走了。   薛刚看着走远的蓝刚有些疑惑,从刚才的情况来看这两人应该是一起的。怎么,这两个人不一起走呢?薛霸业似乎对这个情况不以为意,只是笑了笑说道:“我说大侄子,男子和不开车等什么呢?”   薛刚回头看了一眼薛霸业,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等着你系安全带啊!”   “啊?这样吧,你把安全带系好,到副驾驶去。”   薛霸业说完这话之后,直接下了车把薛刚从驾驶位赶走了。一脸悠然的坐到了驾驶座上,双手放在了方向盘上。接着就是一脚暴躁的油门,说实话现在是在起飞的跑道上。   要不是这车上没有翅膀,估计这车都能被薛霸业开飞起来。薛刚终于知道自己这种暴躁的驾驶习惯都是遗传谁了,难怪刚才那个家伙不愿意坐车走啊!要是他的话,他也不愿意坐车走啊!   这谁顶得住啊!简直就是在要他的命啊!如果说之前他薛刚开的车占了暴躁两个字。那么薛霸业开车就是占了死亡这两个字,绝对的死亡飞车啊。   “其实吧,之前我们薛家是靠着卖豆腐起家的,我经常开车帮我老爸送豆腐。”   薛霸业说这话的时候,单手扶着方向盘看着自己身边的薛刚。薛刚发誓如果说忽略车窗外面的疾速倒退的景色,他估计会和认真的听薛霸业说这些。   但是啊,你看看你的仪表盘啊!你特么已经不是超速了啊!你还一只手啊!你能不能走点心啊!不过不得不说,虽然薛霸业这车开的很暴躁。   但是他的技术还算是不错,至少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闯出祸来。当然了如果薛刚的感受不考虑进来,那么今天就是一次完美的出行。   薛霸业看了一眼车里的导航,又看了一眼薛刚说道:“我说我女儿现在在哪啊?”   “绿园别墅!”   “那你记得给我指路啊!”   薛霸业说完这话之后又是一脚油门,说实话如果不是油门有底的话,只怕是薛霸业能把这车的底盘都踩穿了。在当下薛刚只觉得自己错了,他不应该过来接自己的这个舅舅。   这根本就是在自寻死路啊!薛霸业虽然暴躁但是,他还是会十分有礼貌的看着自己身边的薛刚,让他看着路,不要让自己跑过了地方,否则他就爆了薛刚的菊花。   你听听,这是一个做长辈的应该的说的?于是乎薛刚始终全神贯注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道路,直到最后他已经头晕眼花了。   这可不是他太弱了,而是薛霸业的车实在事太快了。快到薛刚看着道路的时候一阵恶心,薛刚但华夏连忙在导航上输入了地址。   “我说舅舅,我这个,感冒了头晕你跟着导航自己走吧!”   薛刚说完这话之后,便毫无求生欲望的闭上了双眼活不活的没什么意思了。他现在只想赶紧把薛霸业送走,他现在还忙着去救人呢。   不得不说薛霸业爱女心切,这一路简直就是火花带闪电。薛刚的这辆车不知道被扣了多少分,计了多少罚款,总之不到半个小时他们就已经到了绿园别墅。   刺耳的刹车声在空地上响起,周薰玉此时坐在客厅里眉头微皱。看样子,这是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只是还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来路,或者这人是好是坏。   说来到不是她敏感,而是现在的时局比较敏感。   

《剑者两平》正文卷
第一章:我是好人
第二章:算你狠
第三章:城里人
第四章:一出好戏
第五章:都是误会
第六章:都是误会 二
第七章:都是误会 三
第八章:都是误会 四
第九章:深藏不露的王大夫
第十章:晓月出事
第十一章:寻找晓月
第十二章:找到了
第十二章:野仙张北川
第十三章:薛刚
第十四章:祸水东引
第十五章:持剑抢劫
第十六章:光明诊所
第十七章:原来是前辈
第十八章:惊变
第十九章:惊变 二
第二十章:一进宫
第二十一章:方方面面
第二十二章:光头疯了
第二十三章:孙海的推测
第二十四章:薛晓月的求情
第二十五章:周薰玉
第二十六章:暴躁老哥薛刚
第二十七:原来认识
第二十八章:求你别开车
第二十九章:国色楼
第三十章:硬闯国色楼
第三十一章:去吧皮卡丘!
第三十二章:李寻真
第三十三章:交锋
第三十四章:考量
第三十五章:关于过去
第三十六章:一段回忆
第三十七:一段回忆 二
第三十八章:王大夫有事
第三十九:新的认识
第四十章:缠斗
第四十一章:阿鲁巴
第四十二章:阿鲁巴 二
第四十三章:后续
第四十四章:同居第一天
第四十五章:光头的精明
第四十六章:同居第二天
第四十七章:解释
第四十八:歪理邪说
第四十九章:购物?
第五十章:情侣装
第五十一章:鬼丑儿
第五十二章:进货
第五十三章:长短巷子
第五十四章:印度神油
第五十五章:陈老板
第五十六章:较量
第五十七章:真诚的叶茂
第五十八章:大力丸
第五十九章:光头的小动作
第六十章:有错吗
第六十一章:事发
第六十二章:下马威
第六十三章:罗氏兄弟
第六十四章:签个合同
第六十五章:科普一下
第六十六章:武学艰辛
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九章:
第六十八章:入夜
第六十九章:陪葬
第七十章:暗处
第七十一章:准备
第七十二章:吴健
第七十三章:你好迪迦
第七十四章:可以商量
第七十五章:敲诈
第七十六章:好说话
第七十七章:交谈
第七十八章:开心不
第七十九章:想买房
第八十章:一张房产证
第八十一章:走一步是一步
第八十二章:鬼屋
第八十三章:小赵
第八十四章:赵潜龙
第八十五章:别得罪女人
第八十六章:入夜
第八十七章
第八十八章:原来是你
第八十九章:正规鸡店
第九十章:准备工作
第九十一章:剧情不对
第九十二章:蛊虫
第九十三章:算你走运
第九十四章:回家的诱惑
第九十五章:相处愉快
第九十六章:兴师问罪
第九十七章:薛霸业
第九十八章:已入化境
第九十九章:何日成亲
第一百章:对比之下
第一百零一章:叫什么名字好
第一百零二章:铁蛋
第一百零三章:走头无路
第一百零四章:凶药B-2
第一百零五章:当街杀人
第一百零六章:虐杀病鬼
第一百零七章:死而复生孟老怪
第一百零八章:怎样杀的慢点
第一百零九章:出去一趟
第一百一十章:百草堂临时工
第一百一十一章:前人遗惠
第一百一十二章:志愿加入
第一百一十三章:一个惊喜
第一百一十四章:剑名承影?
第一百一十五章:此间事了
第一百一十六:
第一百一十七:药酒?
第一百一十八章:撕逼
第一百一十九章:疑惑
第一百二十章:你也想扑火吗?
第一百二十一章:凶药的用法
第一百二十二章:逛街
第一百二十三章:来者不善
春节特别篇
春节特别篇 二
春节特别篇 三
春节特别篇 终篇
第一百二十四章:啊哈?这就完了?
第一百二十五章:往事不可追
第一百二十六:中邪
第一百二十七章:氛围破坏之王
第一百二十八章:密室!
第一百二十九:机关
请假
第一百三十章:探险
上架感言?
第一百三十一章:玄冰矿和关节劲
第一百三十二章:千虫郎君?
第一百三十三章:白川易要来?
第一百三十四章:邀请
第一百三十五章:夜色不错
第一百三十六章:大战之前 一
第一百三十七章:大战之前 二
第一百三十八章:大战 一
第一百三十九章:大战 三
第一百四十章:大战 三
第一百四十一章:结束了?
第一百四十二章:处理后事
第一百四十三章:新人罗俊
第一百四十四章:光头疯了
第一百四十五章:变身了?
第一百四十六章:激战李山青
第一百四十七章:激战李青山 二
第一百四十八章:灵丹妙药
第一百四十九章:抒发感情
第一百五十章:打交道
第一百五十一章:不放过你
第一百五十二章:人性武器
第一百五十三章:监控录像
第一百五十四章:财源滚滚
第一百五十五章:北川很羡慕
第一百五十六章:北站接人
第一百五十七章:白川易
第一百五十九章:二师傅
第一百五十八章:城中换季
第一百五十九章:两位师父
第一百六十章:什么麻烦
第一百六十一章:往事千回
第一百六十二章:妙啊
第一百六十三章:极寒气
第一百六十四章:薛霸业
一百六十五章:鬼冢丸
第一百六十六章:报仇
第一百六十七章:极寒功法
第一百六十八:和谁成亲?
第一百六十九章:白川易的狠
第一百七十章:生死无常
第一百七十一章:其中凶险
第一百七十二章:解释
第一百七十三章:大概
第一百七十四章:赴宴
第一百七十五章:新衣
第一百七十六章:这是我师傅
第一百七十七章:该叫王怀锦
第一百七十八章:到了地方
第一百七十九章:你要杀人?
第一百八十章:饭局
第一百八十一章:饭局 二
第一百八十二章:饭局 三
第一百八十三章:化境?
第一百八十四章:结束
第一百八十五章:女权主义者
第一百八十六章:节操
第一百八十七章:追逐
第一百八十八章:真香
第一百八十九章:坦诚相见
第一百九十章:坦诚相见 二
第一百九十一章:白川易的帮助
第一百九十二章:白川易的帮助 二
第一百九十三章:两人之间
第一百九十四章:两人之间 二
第一百七十五章:生死场
第一百九十六章:生死场 二
第一百九十七章:生死场 三
第一百九十八章:生死场 四
第一百九十九章:生死场 终
二百章:最后的纠结
第二百章:最后的纠结
二百零一章:你说呢
二百零二章:叶茂
二百零三章:醉酒
二百零四章:醉酒 二
二百零五章:你算什么
二百零六章:王大夫
二百零七章:只要你死
二百零八章:记得永无宁日
二百零九章:求你别笑
二百一十章:往外传信
二百一十一章:救人吗?
二百一十二章:东窗事发
二百一十三章:见面
二百一十四章:二十年前李然冰
二百一十五章:出鬼市
二百一十六章:交锋
二百一十七章:死了也活该
二百一十八:暗访
二百一十九章:探访
二百二十章:探访 二
二百二十一章:槐花道
二百二十二章:打家劫舍
二百二十三章:无关人等,一边看戏
二百二十四:疑点
二百二十五:毒瘤
二百二十六章:吴琳
二百二十七章:喝点?
二百二十八:两人
二百二十九:两边
二百三十章:干女儿
二百三十一章:二十年前
二百三十二章:二十年前 二
二百三十二章:杀生二十年
二百三十三章:王大夫的治疗
二百三十四章:王大夫的治疗 二
二百三十五:张北川的修练
二百三十六章:寒颤劲
二百三十七章:寒颤劲 二
二百三十八章:回华夏
二百三十九章:毛玉仑
二百四十章:毛玉仑收徒
二百四十一章:心魔劫
二百四十二章:渡劫
二百四十三章:渡劫 二
二百四十四章:渡劫 三
二百四十五章:一夜之后的大人物
二百四十六:做买卖吗?
二百四七章:吴健身死
二百四十八章:赤血蛤
二百四十九章:比试
二百五十章:996 修练法则
二百五十一章:局势分析
番外
二百五十二:夏稳年
二百五十三:夏稳年之死
二百五十四:杀与被杀
二百五十五:叶茂的往事
二百五十六:重回B市
二百五十七:终局之战
二百五十八:终局之战 二
二百五十九章:终局之战 三
二百六十章:终局之战 四
二百六十一:终局之战 五
二百六十二:终局之战 五
小说推荐
《永生战仙》(慧艳)
《我是女唐僧》(小长)
《神医阁》(君含玉)
《诸天神话群》(左铭左铸)
《反派家族日常》(尹真熙)
《道天心》(谨言01)
《捡个总裁做老婆》(老兵不死)
《与歌唯易》(猫蛋小易)
《蜀山游子》(渗锁眼神)
《军师的快穿之旅》(雨若下)
《殇冢弥城》(荼蘼尽散时)
《荒古走出的暴君》(天神羽翼)
《穿越之千金有毒》(弄影无心)
《小樱桃》(抱猫)
《冥王任务:冥王是我老公》(羽绒九妹)
《爱便放手》(情雪)
《冥神的王座》(流星的子夜)
《第一邪女神》(蒋湘)
《世界之源》(请叫我白小明)
《十字梦生》(水珞珞)
《醉逍遥之浮生一梦》(影封)
《谁都情拨动了弦》(琴晓晓)
《小小诛仙传》(鹏奕翔)
《美人仙灵帝》(一曲相思愁)
《跑进超级英雄的世界》(救笔)
《女神的无敌保镖》(当年月)
《重生之夫人她润如酥》(江月喜又)
《九年爱恋之备胎》(北海小鲨)
《带着空姐去穿越》(寡人在写书)
《长女难为:丞相大人不好惹》(乔枝)
《至尊都市修真》(西门傲天)
《饕餮至》(fox凌风)
《一把剑与一杯酒》(青州林二毛)
《今生你是唯一》(慕北烟)
《英雄联盟之外挂走天下》(飞翔的肉罐头)
《青春无期》(香格里拉害虫)
《超现实玄幻》(鱼穹)
《首长大人的蠢萌媳妇》(南宫敏敏)
《逆袭归来的天才小姐》(御肖)
《不灭天皇》(动乱时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