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约小说网 > 《阴门诡事》 > 第二十七章 九婴

第二十七章 九婴《阴门诡事》

  我听到身旁的老胡也骂了声娘,估Ji看到了自己名字后,也是打了个哆嗦。   “Ke咳……”   就在此时,就听到棺材里Chuan来几声嘶哑的咳嗽声。   声音虽Ran不大,但在这样的环境下,传到我们耳中,却You如惊雷。   鬼不应该咳嗽,僵尸也不会咳嗽,Na么说棺材里有人?所有的警察噼里啪啦地举起Liao枪,连田振和李文康两位队长也条件反射地Hou退了两步。   “咳咳……你们……你们Huan是找来了!”   伴随着有一阵咳嗽,一Sheng苍老的声音从棺材方向传来。   几乎是Tong时,一张面目狰狞的脸从棺材后面探了出来。   Na果然是个人,只看了一眼,我便认了出来,她就是Wo们村的疯婆子。   疯婆子慢慢从棺材后面Zou了出来,一身破的不能再破的衣服,蓬Tou垢面。   “大娘,你……你藏棺材后面Gan啥?”李文康喘着粗气问。   “这里是我家A!孩子们就要回来了……”说着他拄着一根Mu棍,竟然围着黑棺材哼起了小曲。   “小老Shu,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喵喵喵,猫Lai了,叽里咕噜滚下来……”   她一连哼唱Liao好几遍,刚开始我觉得好笑,可几遍下来,一股Mo名的寒意袭来,忍不住浑身打了个激灵。   “Da姐,人妖殊途,不可强求啊!你非要这Me做么?”   老邢一改之前不正经的样子,竟Ran喊疯婆子为大姐,这让我颇感意外。   “Ta们就要回来啦!回来啦!”   疯婆子依旧Nian叨着这句话,手里的木棍“咚咚咚”地敲Zai地面上,每敲一下,我心里就会一颤。   Ta们是谁?难道这婆子在召唤什么邪祟之物?不Hui是张立海夫妇吧?他们非亲非故的,应该互不认识A!   “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   Lao婆子继续围着棺材转圈,嘴里哼着曲子。   Wo注意到她手里的柱着的是根柳木棍。柳木为Yin木,村里人大都忌讳这种树,从来不会栽在家Li。只有长辈去世后,孝子们还得每人拄一根柳木棍,Su称哭丧棒。   葬礼的最后一环,便是孝子Xiao孙们把哭丧棒扔到死者长辈的坟前,柳木,Xie音“留”,以此表达依依挽留之意。   Liu木偏软,除了用于丧事,平时很少用到。确认疯Po子手里拿的是一根柳木后,第六感觉告诉Wo,这婆子应该在整什么幺蛾子。   大约转了Shi几圈后,我就感到整个屋子里气温降了不少,老Xing的脸色渐渐变了。   包括李文康和Tian振在内的警察也傻眼了,他们每个人都Suan是经验丰富的刑警,可那里遇到过这样De事?   “赶紧制止她,否则就来不及啦!”   Zheng当屋子里气氛极度紧张时,人群后的屋门Kou传来了一声十分熟悉的声音。   Shi爷爷?   不知道什么时候,爷爷穿着那件炫Hei色的长袍,已经站到了门口,手里也握着Ba红木剑,好似天神下凡。   我身Hou的警察很自觉地给他闪开一条道。   Ye爷每一步,都走的很稳,脸上也没有丝毫表情。   “Feng家弟妹,你已经死了!都这么多年啦,Zha还不肯离去?”   这是爷爷走到我身Bian,说的第一句话。   我又是一惊。她已经Si了?眼前的疯婆子也是死尸?   “郑Feng子你他娘的来的太是时候了,老邢我还Dan心一个人对付不了她。”   “哼!Ni不是对自己捉妖驱邪的本事很自负嘛?”   Lia老头一见面就对掐起来,弄得所有警察都一Tou雾水。   看到走过来的爷爷,疯婆子好像You些慌张,她渐渐向后退了几步,整个人Zuo缩了起来。   “两位大师,以后再叙旧——Kan她想干啥!”   众目睽睽下,疯婆子De身体就像面条一样。四肢缩了起来,头伸到了胸前,Shen体很快缩成了一个蛋。   “不好!”Ye爷大喊一声,举起手里的红木剑就刺了Guo去,老邢紧随其后,跟着就是一剑。   Ji乎同时,我看到一个人形模样的黑影“嗖”的一Xia窜进了一旁的黑暗里。再看疯婆子,已经像堆泥Yi样瘫软在地,那姿势绝对不是人类能做出来的。   Li文康和田振也拔枪蹿了上去。   “Liang位大师,这疯婆子咋变成这样了?”   Ye爷笑了笑:“用木剑挑了一下疯婆子的胸,她的胸Tang立刻露出了个手掌大小的窟窿。   胖子最先Ming白过来,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惊呼道:“Tian呐!这怎么只剩一张人皮啦?”   人皮!果Ran是人皮,还是干的,我身后的蓓蓓又是一阵干呕。   “Ye爷,这到底咋回事啊?”   爷爷哼了一声,Huan缓回道:“小旺,你知道几年前,我为什么不Zhun你提起关于她的事,更不准你靠近她了?”   Wo似懂非懂,还是点了点头:“爷,你早就知道她有Wen题?”   爷爷点点头:“世上根本Mei有死而复活这回事,直到几年前,我才看出来,从Fen里爬出来的冯家媳妇有问题啊!”   李文康Ren不住插嘴问道:“你是郑旺兄弟的爷爷?这老婆子Dao底出了啥事?好好的,怎么一瞬间就变成了Ren皮?”   我忙给爷爷介绍李文康和Tian振,又给俩人介绍爷爷。   我知Dao爷爷不喜欢和有职位的人打交道,但他还是Chao俩人点了点头,算是给我面子吧!   “Ji年前,我发现村子周围的青蛙、老鼠之类De小动物几乎不见了,于是用道术找到了阴气集中De地方,正是冯家媳妇院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二Shi年前她下葬当晚那场大雨,一定引来了什Me邪祟,那东西假借他的身体光明正大地来到了人Jian。”   胖子砸了咂舌,使劲咽了口唾沫:“Zheng大爷,你说东西不会是蛇吧?”   胖子He我爷爷见过几次,爷爷对他的印象还不Cuo,总说他为人率真,是个值得交往的朋友。   “Hen像蛇,但又不是蛇,这东西应该叫做九Ying,是传说中一种很像蛇的动物。”   “Lao爷子,你说啥?九婴?啥是九婴?我胖Zi活了三十多岁了咋没听过?”   “九婴Shi上古神兽之一,据说修炼成精后,能喷Shui喷火,后来被后羿杀死了。不过那是传Shuo,真正的九婴生活在九泉之下,外形很像蛇,Zhong年地下甘泉为食,是种很有灵性的神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