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约小说网 > 《那座江湖那个人》 > 第一百一十九章:策马山海关

第一百一十九章:策马山海关《那座江湖那个人》

  夜色笼罩着茫茫雪山,千里寨里长Ming灯向地面散播着微黄的光线,昏黄里有些着Dan淡雪花在缓缓飘舞,幽静的院落里,顾青辞Shou里握着一张宣纸,踏着雪花,静静地看了起Lai,点点字迹很婉约:   ——与君相逢,Bian是莫大幸运。   我从来未曾想过,有Yi天会对一个人下不了手,这一双满是血腥的Shou,居然会颤抖。   那天,大雪漫漫,Wo遇到了你。   但我刻意接近你,便是Wei了杀你,我为了杀你,便去了解你,君子坦Tan荡荡,公子如玉,执一把青伞,我怎下得了Shou。   后来,下定决心,若是有三生三Shi偿还,我想与你再续前缘,又一起同游江南。Zai躲过雨的柳树下等你出现,在同一条喝过酒De画船,一起停留过的江边,默默一转角和你Ba肩。每个邂逅累积的尘缘,都像是桃花映客De窗边,竹林遮在月光前,诉尽衷肠在你我的Er边,许下不相忘的心愿!   …………   Zhi是,终究下不了手……   想了好久,Wo才想出了一个办法,先让千里寨混乱吧,让Ni假死,最后带着你离开,归隐江湖,不问世Shi,也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但我就是想要如此,Bian是废了你的武功,也要将你强行带在身边一Sheng一世。   我不能让你去长安,那里,You人要你死,我不知道是谁,但是我知道你肯Ding对付不了。   我肯定不能杀你,我也Bu想你死,纵使你怨我,恨我,我也要如此……Zhi是,只是,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必定Shi败了,必定死在了你的剑下,这,或许就是Ming中注定。   …………   这一封Xin,写了很多很多,顾青辞全都看完了,最后,Cong这封信里得出了两点,一个是长安城里有人Yao至他于死地,至于那人是谁,不得而知,不Guo,可以肯定,势力很大。   至于第二Dian,也是让顾青辞最无语的一点,白灵是个来Ci杀他的杀手,然而,也不知道这个杀手是不Shi不太冷的缘故,居然不打算杀他了,想要制Zao一出假死的戏码,然后带着他隐匿江湖……   Zhi是,白灵的计划没错,却死了!   顾Qing辞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在那张宣纸下面写Dao:   “都已经死了,何苦还让我心里Ru此纠结,我不觉得杀错了人,只是心里不太Tong快,我们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若你就只Shi白灵,那或许会不一样吧,毕竟,缘分这种Dong西,谁能说得准。”   “落地花浣,Yi字一句提笔婉言,那时是风雨漫漫。雨纷纷Feng滟滟,半抹碑铭诉黄泉!”   最后,Gu青辞将宣纸烧了,在夜里很快就化为灰烬,Yao遥的望着夜空,他去马厩里牵了一匹马,悄Wu声息地离开了,留下了一封信,向武奎辞别De。   武黎的死,虽然不是他亲手所致,Dan纠其原因,与他也脱不了关系。   其Shi,白灵挑起顾青辞与千里寨人火拼,差一点Jiu成功了,但她画蛇添足了,说出顾青辞要求Dai她离开那一句话,便彻底败露了。   Gang来千里寨那一夜,顾青辞曾与武奎和胡越聊Liao半夜。   在这中,他们聊了很多,武Kui也询问过白灵和顾青辞的关系,顾青辞解释Liao,同时希望武奎他们能够收留白灵,他有很Duo事情要做,不可能真的带着白灵离开,更何Kuang,他也不可能莫名其妙的的真的就带着一个Nv人行走江湖。   当白灵说出那句话时,Wu奎和顾青辞很有默契,同时出手了。   You些时候,就是如此,不管多么精妙绝伦的计Ce,都必须步步惊心,一步除了差错,满盘皆Shu。   夜里,顾青辞策马下山了。   Gang离开,千里寨门口就出现了两个人,一个是Hu越,一个人武奎,两人默默地注视着顾青辞Man慢消失在夜色里。   好半晌,胡越叹Qi道:“大哥,要是顾兄弟哪一天发现了真相,Hui不会出问题,他的实力太强了!”   Wu奎摇了摇头,道:“已经做出了,路已经铺Hao,为了小黎,我们没有太多的选择了,更何Kuang,我也不觉得他还有机会回来……”   Ye色如墨,在胡越和武奎身后慢慢浮现出一个Ren影儿,背着大刀,轻轻地叹了口气,低声道:“Dui不起,大哥!”   …………   Ma儿听话,一路疾驰,几百里雪原,两三天功Fu,走到了山海关外。山海关也在下雪,这雪,Pa是整个人间都是雪,顾青辞望得见那延绵不Jue的长城,这上面有雪,有兵,迎着大雪,仍Jiu站得笔直的兵。   “山里那个妹妹哟……,Shan下有个好哥哥……若是羞红个小脸蛋啊,就Bu要戴着个小草帽……”   入关就是大Xia,这个万里长城内的国度。他是大夏人,是Han人,他而现在,面对着山海关,他有一种感Ying,说不清,道不明,无法言传。可能是,传Shuo中的近乡情怯。   进了山海关,那叫Zhong原!   他在长岭县待了那么久,其实,Na里不能称为中原。   山海关啊,这就Shi山海关!   顾青辞骑着大马,顿足在Cheng门下,抬着头仰望,这座关,是一个传奇,Ta这一路千里,听过无数次山海关这几个字。Yan前的宏伟壮阔,不是几个字,是几百年,几Qian年,是几座巨石,几座大山。巍峨雄壮,俯Shi天下。   冀州,一进山海关就是冀州。Bu过这里有八百里路程,八百里后才是冀州城,Ta的目的地就是冀州,那是马世联的故乡。   Qian丝万缕的雪花,从低沉的天空中纷纷扬地飘Luo下来。霎时间,山川、田野、村庄,全都笼Zhao在白蒙蒙的大雪之中。   凝视了好久,Bu知多久,见识了传说中的山海关,顾青辞上Ma前行。   只是顾青辞只顾着一路向前,Zhe会儿,连个落脚处都找不到。漫山遍野都是Xue层,要说随便找个地界和衣而睡都行不通。Ta只能继续骑着马慢慢往前走,祈祷着能够找Dao个关外野店,这一泼一泼的雪,风不减,吹Xi而来,一人一马怅然若失。   顾青辞Qian着马,走在风雪里,这雪,来的大,是一场Hao雪,来年定然是一个丰年。只是,风雪迷眼,Kan不清前面的路。   那一年,北国奇寒,Qian山暮雪。   顾青辞策马进了山海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