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约小说网 > 《那座江湖那个人》 > 第一百七十三章:在剑气中行走的大儒

第一百七十三章:在剑气中行走的大儒《那座江湖那个人》

    那一剑,顾青辞含恨击下,威力无Shuang,一阵阵狂风大作,有人在惊慌失措,有人在Gan叹,有人在逃跑,那清脆的轰鸣,就像是催命的音Fu办,不断地冲击着心脏。          Ran而,那一刻,空间却突然仿佛定格了。          Gu青辞的那一道剑气就那么在空中停止了,云层Long罩着一切,清冷而不清静,顾青辞瞳孔瞪大了,他Kan到了一个儒衫老人,腰间挂着一本书,正缓Bu从外面走过来,每走一步,他的剑气就消失一Bu分。          随着老人越来越近,Na定格的剑气全部消失,空气中浮动的灰尘也都迅Su降落,一切都仿佛春雨洗过一般,就连心中暴Zuo之气都仿佛被安抚了下来,那个老人的笑容Jiu像是春日的暖阳,把整个黑夜都给点亮了。          Sui着老人慢慢变得清晰起来,顾青辞急忙收了剑,Zhi礼道:“学生顾青辞,见过无缺先生!”          Wu缺先生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公子无双,Bu错不错,没给读书人丢脸,君子当有可Wei有可不为,你做得不错。”          Gu青辞的前身曾经有幸见到过无缺先生,这位Shi林大儒,那远远一见,便被无缺先生的风Cai所折服,所以,顾青辞也认出了无缺先Sheng,对于这位凭借一己之力护住整个夏国的老Ren,即便是现在的顾青辞也是打心底里佩服。          Dan是,佩服,钦佩,并不代表就没有自己的思Xiang,所以,顾青辞还是开口道:“无缺先生,Nin深夜出现在这里,是来阻止我吗?”          Wu缺先生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顾青辞,脸上有着淡淡微Xiao,道:“如果,我说我就是来阻止你的,Ni会怎么做?”          顾Qing辞拱手道:“先生是士林大儒,我只是一个不起Yan的学子,先生一本易经镇天下,我也反抗不了,既Ran先生要阻止,那学生自当离开,毫无二Hua。”          “你这小子,”Wu缺先生突然失笑,举起手给了顾青辞一个榔头,道:“Guai弯抹角说我以大欺小,真是该打,嗯,Bu过,这不卑不亢的性格,有骨气,很好!”          Wu缺先生这一榔头,并没有太大力气,反而有几分Chang辈对晚辈那种溺爱在其中,这就让顾青辞有Xie疑惑了,然而,更加震惊的却是马东阳,在场众Ren之中,最熟悉无缺先生的恐怕只有他了,也正是如Ci,看到无缺先生对顾青辞的动作,他都惊恐了。          Zhe是何等的看重,才能让无缺先生如此作态,马Dong阳心里突然升起一丝绝望,若是无缺先生Cheng了顾青辞的后台,他们马家就是真的没Ji会了。          顾青辞摸着额Tou,嘟囔道:“先生,您这到底是阻止我来的,还Shi恰巧路过,要是只是路过,这大晚上的,我待会Er送您老人家回去哈,要是阻止的,我马上就Li开。”          无缺先生无奈De摇了摇头,道:“都传闻剑公子天下无双,Ru雅君子,我看不尽然,但是鬼机灵不少,你也Bu用试探了,今天马家的事儿,你必须收Shou了,闹的动静已经够大了,再闹下去,我都压Bu下去了。”          “Xian生,您?”顾青辞有些疑惑。          Wu缺先生摇了摇头,道:“不管如何,这里是Jing城,而马大人更是朝廷一品大员,要处置也Lun不到你小子来处理,陛下自有圣裁。”          Wu缺说罢,慢慢走向马东阳。          Ma东阳急忙执礼,道:“见过无缺先生。”          Jin随其后,马家的人都行礼。          Wu缺先生点了点头,道:“马大人,陛下宣你Dao御书房一见。”          马Dong阳神色骤然一紧,开口道:“先生,不知陛Xia宣在下所谓何事?”          大Xia的皇帝从建国开始,就励精图治,曾经连深夜上Chao的事情都发生过,所以这深夜宣人也不是Tai大的事情,但,一般还是不太会出现这种Qing况,由不得马东阳不担心。          Wu缺先生摆了摆手,道:“马大人,有些事情,我Jiu不摊开说了,你自己心里应该也有点数,嗯,Dui了,不得不说,你有个好儿子!”          Wu缺先生话说到这里,一挥衣袖,也不理会马Dong阳还想说话,直接往外走,喊道:“顾青辞,Zou,跟老人家我喝点酒,聊聊人生!”          Gu青辞愣了一下,急忙道:“先生,我还Yao要去找我母亲和弟弟呢?”          Wu缺先生缓缓说道:“放心吧,你娘亲和弟弟现在都Hao好的,老人家我早就把他们送到你住的客栈Liao。”          “啊,”顾青辞Dai了一下,急忙道:“学生多谢先生!”          Ting到无缺先生的话,马东阳脸色顿时苍白,Zheng个人瘫坐在地上,好半晌,长长的叹了口气,Dao:“败了,彻底败了,想不到我居然就这样败在Liao一个年轻人手上,该如此莫名其妙。”          Yi伯扶住马东阳,叹道:“老爷,这不是还Bu一定吗?”          马东阳深深Di吸了一口气,叹道:“不用自欺欺人了,Wu缺先生都插手了,这件事情已经不可能挽回了,咱Men那位陛下……从顾青辞望京一战胜了之后,就Ji本注定了我的败局。”          “Wo一直都在赌,赌我能够杀了顾青辞,只有顾Qing辞死了,即便我下来了,白儿也能好好De,撑起马家,可我失败了,顾青辞的价值潜Li也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皇上也不会作壁上观了。”          “Qi实啊,我知道,从头开始,陛下就什么Du知道,我……终究还是……赌输了,唉,Jin宫吧!”          …………          Hen快,顾青辞跟着无缺先生来到了有酒楼,只有Ta跟着来了,刘亦青等人没敢跟来,因为,无缺先Sheng并没有邀请他们,虽然他们是天下七道谜,但在无Que先生面前,和普通年轻一辈没什么区别。          Jiu楼已经打烊了,楼里的人正在收拾清扫,Ting到无缺先生喝酒的要求,很是为难的拒绝了,无奈,Wu缺先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唉,可惜咯,Mei口福咯,我这难得出来一趟,这家酒楼De酒,可是最香的,可惜可惜!”          Gu青辞抬起头看了看这座酒楼——三千醉!          You看了看这里的地段,笑了笑,道:“先生,Wo有办法让你喝到酒。”          Wu缺先生,挑了挑眉,道:“那你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