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乞人也》 > 最新章节

《乞人也》

乞人也封面

作    者:负摄氏度

最后更新:2019/3/23 2:52:33

下    载:( 《乞人也》全文TXT打包下载)

魔笛情缘~缘起于双成仙子赠的一支魔笛~ ...

《乞人也》最新章节: 第十一章:一剑伏妖

  正当魍魉要去扶诗妹,却听弟子来报,说是蓝生等三人逃跑了。   魍魉欲追,此刻屋外却传来急遽且尖锐的哨鸣声。   一名弟子于屋外道“启禀师父,洞外有人叫嚣,要师父出去…”   “来了多少人?”魍魉急问道   “弟子不知,只知黑烟和三个师妹被打伤了。”   黑山老妖拾起地上的蛇杖,向魍魉道“定是南海门的,我早该想到,她二人一男一女,定是来打魔笛谱的主意…妳先去应付,我随后便来。须速战速决,既已被探得入口,又能从洞里逃出,绝不可留下活口。”   魍魉匆匆离去,黑山老妖吩咐一直立于门口的黑月:“师父出去应敌,妳守在门口不得让她出来,除了师父,任何人都不得进去。”   “连师叔也不行吗?”黑月问   黑山老妖脸一沉,将蛇杖往地上猛然一杵,声色俱厉道“我说任何人,妳听不懂么?”   只听“咚”一声巨响,吓得黑月向后连退了两步,待她回过神来,黑山老妖早已将门反锁,消逝了踪影。   清风洞口,是一处平坦的岩台。   黑山老妖出洞来,只见魍魉和一名穿着一身黑色劲装的美貌妇人打得难分难解。两人都用剑,魍魉使得是黑山派自创的黑山剑法,她使的剑,隐隐闪烁着阴森的绿光,一看就知道是一把邪剑。   而这美妇人握着一把红色的剑,使得是武当的《太乙玄门剑法》。   黑山老妖冷笑一声,她认得这妇人,更认得她手中的红流剑。   “我道是谁来了,原来是妳这雏儿,妳师叔来了吗?”黑山老妖四处张望,没看到水寒居士的师叔,却意外的看到手执着拂尘,呆立在一旁的蓝生。   黑山老妖仍谨慎地四处张望,她不相信水寒居士不敢一个人前来。   魍魉和师叔又过了二、三十招,两人都拼尽全力,招招皆是毕身绝学,又快又狠,一心想要置对方于死地。   魍魉眼看来人似无帮手,身后又有剑法、妖术都堪称塞外第一的师姊,她的剑舞来更显气盛。   眼看师叔已渐渐居于下风。   又过了三招,魍魉趁师叔回防虚招的一个空档,使出她看家的绝招《山穷水尽》,她的身体斜飞而起,阴森的剑气将师叔紧紧地笼罩住。   只见师叔如卧虎般将身子压低,在魍魉的剑锋即将刺到的时候,她竟不躲也不闪…。   蓝生暗叫一声,心都快跳出来,不知师叔如何避开这招。   这时只听到师叔大喝一声,竟奋力将手中长剑向魍魉掷去,蓝生认得她这招不是武当剑法,而是横山派的一招,叫作《惊鸿一瞥》。   这奇险的一招,剑魔教过,但却警告他不可轻用,因为这是拼个两败俱伤的招式。   一道红光如长虹般奔向魍魉,魍魉大吃一惊,酣战至此她显然已占了上风,当然不愿和师叔同归于尽。   于是魍魉选择回剑护身,只听“当”一声,绿光和红光交汇,火花四蹦。   师叔的红剑被魍魉击飞到三、四丈远的石地上,但她趁魍魉还未站稳,双掌已全力向魍魉劈出。   南海门虽不以内功见长,但内力却也是魍魉最弱的一环,师叔本门的内功虽只有七成火候,但这浑厚的一掌对魍魉而言,却构成极大的威胁。   魍魉惊呼一声,情急之下猛一翻身,连滚带爬地躲过了师叔的掌力。   看到狼狈不堪的魍魉,蓝生想笑,却笑不出来。因为当魍魉站起来时,手上多了把剑,师叔的红剑。   “还不束手就擒”说话的是黑山老妖,她得意地从魍魉手上接过师叔的红剑,往洞里一掷,一副老神在在的姿态。   此时,一道洪亮且尖锐的声音从山上传来:“南海门从来不束手就擒”。   “擒”字音还没消,一袭青影竟已从天而降,戛然落在师叔身后。   黑月依黑山老妖之命守在门外,她在冥灵树旁,用尖锐地指甲刺刮着树身,看着鲜红如血的汁液缓缓流出,得意、邪恶地冷笑着…   这世上只有极少人知道,其实这冥灵树的血才是让人丧失记忆,变得顺从的主因,而那黑草,不过是药引。   从诗妹进去后她便一直守在门外,她并不知道里面发生的事,但她对那面魔镜却余悸犹存。   她来自武林世家,是黑山老妖众徒弟中,唯一一个不是被抓来的人。   她阴气虽重,但并非全阴,因此三年前,当她触碰魔镜的那一瞬间,她的头就像裂开一样…。   然后她便失去了知觉,醒来后她的一只眼睛便看不见了。   这时她听到屋里传来一声惨叫,她   一向好强,犹豫了一会便将门打开。   不料门一开,一个身影迅速从门后窜出,点了她的穴道。   “对不住了师姊”诗妹走出洞外,十几个师姊全都挤在洞口围观,竟没人理会她。没黑山老妖和魍魉的命令,没人敢出洞帮拳退敌。   洞外黑山老妖正和一个青衣女道士酣战。   黑山老妖挥舞着她的蛇杖,虎虎生风,招招狠毒。而青衣女道士手执一把宝剑,攻守有序,而蓝生的魔剑竟斜插在她身后。   她俩用的都不是自门剑法和招式,但却招招精湛绝伦,令人目不暇给。   洞外还有三人在观战,魍魉、师叔和蓝生,看到蓝生,诗妹兴奋的几乎要叫出来。   诗妹快速奔至蓝生身旁,师叔也跟至,魍魉并没阻止。她知道,只要黑山老妖击败了青衣道士,其他人怎不束手就擒?   蓝生见诗妹上身满是血迹,惊问“怎么了?”   诗妹只淡淡说了句“不小心刮到了,不疼。”   分离了半个月,彼此都万分担心对方的安危和处境,蓝生和诗妹紧紧牵着手,一切尽在不言中。   双方斗了三十余招,虽都还未尽全力,但可看出黑山老妖的蛇杖稍微占了上风。   师叔向诗妹道“她是妳师叔祖,看来黑山老妖的功力又精进了不少。”   又是十余招过去,师叔祖突然使了招本门的《仙人指路》,刺向黑山老妖门面。   这是看似很平凡却暗藏杀着的一招,有攻有守也有破绽,目的是诱使对方先护门面,再回杖攻击自己的下盘破绽…   但黑山老妖并未让师叔祖如愿,她只用杖头挡开来剑,却未疾速将重心转移,去攻自己的下盘。   五招之后,师叔祖仍再度使出《仙人指路》,很明显地她是在向黑山老妖挑衅。   这回黑山老妖可不甘示弱,她自恃剑法超伦,将计就计地使出横扫千军,猛功师叔祖下盘。   师叔祖见她进了套手,在《横扫千军》初动之时,便飞身而起,一招《紫燕穿林》连人带剑直扑向黑山老妖。   但黑山老妖岂是等闲之辈?   她的《横扫千军》尚未用老,便将蛇杖往上疾挺,刚巧来得及封住自己的门户,杖法之快委实令人乍舌。   师叔祖在空中眼见去路被封,情势凶险万分,她只能奋力一击,借用剑和蛇杖碰撞的力量,将自己的身体弹开。   师叔祖甫落地还没站稳,黑山老妖岂能让她喘息?一招《灵莽吐信》已攻到身后。   师叔祖迅速转身用剑横挡,同时左手迅速抽出魔剑,向蓝生道“接住,让这老妖怪领教一下你的剑法。”   蓝生接住魔剑却把它插在背后,左手执着拂尘前来助阵。   他先用本门的《仙乐飘飘》全力攻击黑山老妖右肩,逼黑山老妖撤杖回防,解了师叔祖的险势。   虽然黑山老妖轻易的化解了蓝生的攻势,但她对蓝生小小年纪,竟能将《仙乐飘飘》使得如此火候,不得不暗自称奇。   这时魍魉也没闲着,直冲向师叔,两人二话不说立即又酣斗起来。   黑山老妖虽然对蓝生另眼相看,但并没真正将他放在眼里。   她还是将全副精神对准师叔祖,是时候了,她已准备使出致命的绝学《毒龙三绝斩》,速战速决。   黑山老妖先横杖向师叔祖虚攻了一招,待师叔祖推剑来挡,她又迅速换招,使出三绝斩的《黑蛇迷漫》。   这明明是轻灵的剑招,但黑山老妖硬是用杖来使,她先用蛇杖头佯攻师叔祖右肩,师叔祖向左横移,她的杖尾却已迅速从左斜劈而来。   待师叔祖勉强用剑来挡时,令人惊骇的事发生了。   黑山老妖从杖头抽出了一把剑,一把长二尺,漆黑的剑。   黑山老妖的黑剑在师叔祖防不胜防的情况下,狠狠地刺入了她的右肩。   师叔祖惨叫一声,弃剑倒地,血流如注。   果然是阴险的《黑蛇迷漫》!   黑山老妖还想趁势再补上一剑,这时只听身后利剑出鞘声…   黑山老妖猛回首,蓝生左手的拂尘和右手的魔剑,竟已同时向她两处要害攻到。   黑山老妖吃了一惊,企图用蛇杖和黑剑分别挡开蓝生的《两仪合德》。   黑剑轻,勉强挡开了拂尘,但蛇杖却赶不及如闪电般的魔剑…,   只见一道银光从黑山老妖的右腰划过,一漱黑血立即飞涌而出。   黑山老妖忍住痛,大怒不遏。   心想:你姥姥的《毒龙三绝斩》还没使完,你祖宗(师叔祖)就弃剑倒地,这会竟被你这毛没长齐的雏儿偷袭…   她也不管辈份,怒喝一声,杀机大动,准备用蓝生来祭她的黑剑。   黑山老妖将蛇杖向蓝生猛力一掷,蓝生狼狈避开,她的黑剑已攻到蓝生胸前。   “师弟小心!”这时始终在一旁观战的诗妹,担心唤道。   而师叔那边,她用一把普通的铁剑和魍魉的宝剑缠斗,早已险象环生,苦苦支撑。   黑山老妖的黑剑如灵蛇般续向蓝生攻来,这是《毒龙三绝斩》的第二式《黑龙飞噬》。   这剑招配合黑山老妖的身法,本当是又快又狠…,但黑山老妖猛提气,才发现自己伤口异常地疼痛,因而力势大受影响。   方才魔剑虽只是轻轻一划,黑山老妖的内力竟大量流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蓝生使出《天旋地转》》拂尘轻易的挡开她的黑剑,而魔剑同时以快又刁钻,令黑山老妖难以置信的角度,刺中了她的左腰。   这一剑深达五寸,黑山老妖顿时血肉横飞。   黑山老妖弃剑倒下,*,黑血流了一地。   她用难以置信的眼神望着蓝生,久久,只挤出了半句话,便痛得失去了知觉。   “正反两仪…?”   魍魉见黑山老妖中剑倒下,心绪大乱,被随后赶来助阵的蓝生一剑贯穿肩臂,痛得当场晕厥。   蓝生此刻才终于知道魔剑的厉害,难怪剑魔会魂飞魄散。   “黑山派被灭,黑山老妖和魍魉被送往少林寺的伏妖塔!”   这震撼天下的大事,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全都在谈论,喧腾得沸沸扬扬。   “听说打败黑山老妖的,只是个十三、四岁的娃儿!”   “那娃儿身长六尺,武功了得,剑法更是凌厉,只用了三招,就一剑将黑山老妖击败…。”   传说终究是传说,有真有假。   灭了黑山派,夺回魔笛谱,师叔祖托付塞北第一大门派,锦州《逍遥派》来处理黑山派的善后事宜。   黑山老妖的徒儿虽多,但却只有黑月一人练过黑山大噬法,丧失了心性。其余只是服了迷魂丹,丧失记忆,暂时安置在逍遥派,等亲人认领。   但魔镜却不翼而飞,黑月人也不见了。   众人在洞里寻了几个时辰仍寻不着,还有那株黑月口中会哭血的冥灵树也被移走。   “这么大的一面镜子能藏在哪呢?”众人百思不解   四七被黑蛇咬伤后,经过师叔祖全力的抢救已暂无大碍,他和五七回到了家里。   四七对弟弟深重的手足之情,尤令蓝生终身难忘。   蓝生事后才知,师叔祖为救四七耗了不少内力,否则大可与黑山老妖一战。   师叔祖的剑伤并不严重,只是黑山老妖的黑剑上喂有黑蛇之毒,所幸师叔祖对毒性甚有研究,吃了几粒与四七同样的解毒丹丸,休养了几天后已无大碍。   “说来惭愧,”师叔祖道”来救你的,谁知到头来却须你救。”   蓝生“是因那黑山老妖轻敌,否则以弟子的功力,绝非她对手。”   “你倒难得,小小年纪既谦虚又内敛,当初知道你师父将掌门之位传给你,还大为罣怒…”师叔祖欣慰地笑着。   四人在锦州逍遥派待了七天,师叔祖除了亲自教诗妹练魔笛谱,还企图将诗妹因练黑山大噬法累积的阴毒清除。   但这阴毒清除后,诗妹又开始作噩梦,而且似比从前更怕冷了。   这魔笛谱共有四章,也是四支曲子。包括一支驱魔咒,两支伏魔咒,一支宁心咒。   诗妹只学会一首驱魔咒,和一首简易的伏魔咒,另支深奥无声的伏魔咒连师叔祖也看不懂、奏不全,至于宁心咒就更难了,师叔祖完全不会。   “这宁心咒能驱散人的梦魇,让人心情平静,但音律多不在五音之内,当初我师叔将它勉强记下,但却无法领会其意…以致失传。”师叔祖说“不过光是学会这两支曲子,对付一般妖魔已绰绰有余!”   魔笛的事小,最令师叔祖和师叔担心的,还是魔镜。   师叔祖向诗妹道“传说,这魔镜里的恶魔来自西方,魔法无边极为厉害,是佛祖亲自将其困在魔镜里。但却不知如何来到中土。它现已把中土魔道人人想得到的玄魔剑法存入妳心中,只要妳使出此剑法或将之再传给别人,就得依诺言将灵魂借给它,后果不堪设想。”   诗妹斩钉截铁道“弟子绝不会使此剑法,更不会把它传给别人”   师叔祖摇头,轻吁道“但今后妳也不可再用剑,因为只要一用剑,妳便自然会使出玄魔剑法。”   师叔祖转而严肃地向二人道“还有一件要事,这地狱之门之事绝不可对任何人提起,数千年来,世人皆以为地狱之门在泰山下,谁知竟在那黑山…”   至于蓝生,师叔祖对他赞誉有加,尤其对他的正反两仪剑法…,师叔祖和师叔一样酷爱剑法,不,应该说师叔爱剑是受到师叔祖的影响。   最后还有一点令师叔祖不安与费解的,便是诗妹纯阴的体质的。   师叔祖道“八字全阳还听过,体质纯阴的,世间难存,绝活不过三岁!”   “不只是梦魇缠身,每年七月半,鬼门关一开,魂魄也必为孤魂野鬼慑散…,”   师叔祖怕诗妹作噩梦,未再多言,戏道“也不知你师父从哪弄来这一对宝!”   师叔祖的话蓝生与诗妹只当笑话听,但师叔却听出了端倪。   师叔知道这一切决不是巧合!尤其这千年来,南海门收女弟子,都是先试笛,吹响了才收。   她师祖试了近千人,花了三十年,才收了蓝生的师叔祖,而蓝生的师父怎可能单凭诗妹纯阴体质,就知她能吹奏?   经过这次黑山之行,蓝生和诗妹的感情也比从前来得更深了。   那是一种生离死别般的折磨和牵挂,尤其是诗妹,她永远不会告诉蓝生,在魔镜前为了救他,自己忍受了黑山老妖多大的折磨。   因为她相信,倘若换了蓝生,也会为自己这么做的。   想起当年他俩遇到了妖怪,蓝生奋不顾身地冒死迎战,只希望自己能赶紧逃跑…   一旦双方共同经历过“宁愿牺牲自己,只要对方活着”的绝境,感情自然会超越一切的藩篱。   对于两人要去峨眉派,师叔与师叔祖都不赞成,除了蓝生与诗妹年少,还牵涉到师父与师叔和那峨眉女侠三人间的感情纠葛…,   但毕竟蓝生已是掌门,且态度又甚坚决。   师叔祖向师叔道“只要他不违反门规,我俩也不需再坚持”   “我师侄五十年磨了这一剑,必不是为了将他藏于云山、寒宫之中”   师叔望着师叔祖,想她到底又认了这师侄,多少年来,为了师叔的事,师叔祖扬言不再认他,今日见到蓝生与诗妹,她顿然释怀了。   师叔如今更是喜爱眼前这两个孩子,但她并未释怀,师父欠她的可是情债…   离开逍遥派,师叔祖便和三人分道扬镳。   蓝生和诗妹先到水寒居陪师叔住了三个月,师叔越来越像个母亲,除了照顾两人起居,还会帮诗妹洗发、梳头…,初时那种严厉已不复见。   “从有记忆起,就不曾有人帮我梳过头,”诗妹满心欢喜,洋溢着幸福的笑意:“记得有一次在大街上,我看到一个大婶在帮她女儿梳头,竟看痴了,我好羡慕她…。”说着眼眶都红了。   除了每天练功,读书,师叔还会向蓝生《讨教》两仪剑法。   “我是你师叔,但在剑法上,你做我师父绰绰有余!”师叔说着轻笑道“不是师叔对师祖不敬,事实上,你的剑法在我派,除了第十七代祖师叔玄机子外,已无人可及。”   “徒儿不敢和师祖辈攀比。”蓝生恭谨道   “玄机子就是和仙女相爱的那个祖师叔?”诗妹眼睛睁得大大地问   “亏妳记得”师叔笑着瞅着诗妹看,并轻抚着她的长发。   谁知诗妹此刻脸颊竟绯红一片,低头不语。   蓝生从没见过诗妹这种表情,也盯着诗妹,觉得此刻的她真美,就像是记忆中的姊姊一样。   自从有了诗妹相伴,蓝生对姊姊的思念便没那样深了,但他仍会常常想起她,想起她的美丽和恩情。   还有她的哀伤,尤其是她说的最后那句话“我也是!”   不知姊姊现在可好?可有人陪她说话?   “你祖师叔玄机子的剑法当年堪称举世无双,上天入地从未遇到敌手。可惜的是,他的剑法没传给任何人…师叔常常引以为憾,但直到今日才知道,有些剑法是注定要失传的。”   三月匆匆过去,蓝生的天罡气功已练成了第五层。   “并没有什么特别,只是稍一提气,那股热流会迅速跑遍全身,好舒畅!”蓝生对诗妹说。   师叔:“不止如此!本门的内功越往上练,越清心寡欲,尤其是男子…。”   师叔话似只说了一半却戛然而止。   诗妹的内功始终停留在第二层,黑山大噬法的内功不但清不掉,反而渐渐与她的天罡气功融合在一起。   这点每令师叔担心不已,不过暂时还看不出会有什么负面的影响。   最令师叔担心的还是那玄魔剑法…她一再叮咛诗妹无论任何情况,绝不可用剑。   师叔细心为他俩准备衣物、干粮、药物,并给他们一些碎银和铜币。还将魔剑用黑布缠包住。“既然剑魔的魂魄在里面,阴煞之气必重!”   过完中秋,告别了师叔,蓝生与诗妹便前往峨嵋山,完成剑魔所托付之事。   两人依依不舍,师叔也一直送到八斗子山下,才止步。

《乞人也》正文卷
no.1
第二章:身陷囹圄
第三章:死里逃生
第四章:师门
第五章:诗妹
第六章:掌门
第七章:魔剑
第八章:初试锋芒
第九章:黑山老妖
第十章:魔镜
第十一章:一剑伏妖
小说推荐
《九阴弑神诀》(九世梦)
《傅少追妻太难了》(调风弄月)
《末世重生之千曳》(米奇大大)
《二次元之变身》(原木餐巾纸)
《自然守望者》(老衲不能吃素)
《大话奇迹》(南至南)
《综维多利亚的秘密》(鸢飞凰舞)
《青冥教主》(永不停更)
《守元纪》(四季饺子)
《异界军神的动漫路途》(神游不止)
《海贼王之恶魔农场》(小燃怂)
《大幻仙》(败军之将)
《斗破苍穹之再上巅峰》(缘起斗破)
《武侠位面逍遥行》(南宫逸男2)
《天道之传》(阿提斯特)
《神罚之圣者灭魔》(天堂极乐)
《临界纪年之爵迹》(假冒郭敬明)
《穿越七十年代小日子》(北乔木玖)
《终于》(一朵浮云)
《对不起穿错了》(罗衣)
《契约拧宠:老婆太磨人》(松弦)
《妖王宠邪妃》(晒月亮的狐狸)
《霍格沃茨的伏地魔之子》(荀焜)
《终极邪恶反派》(初九吃团子)
《但愿时光不要流逝》(流年致命伤)
《凤凰门变》(牧艺商秦)
《黑凰后》(宋象白)
《武侠至尊系统》(良玉)
《冥夫暗宠:惹上鬼蛊小萌妻》(囡囡御喜)
《庶可嫡国》(宛如清韵)
《抹不去的曾经》(璐璐)
《寒冰使徒》(拾柒哥)
《阴阳刻碑人》(天空任鸟飞)
《初恋,山花盛开的地方》(悲歌远逝)
《混在异界的骨灰级玩家》(单纯宅男)
《爹地快追,妈咪快跑!》(五月七日)
《灵瞳传》(星树月城XsYc)
《命定佳缘:我的俏皮妃》(雨倩)
《倾城绝之乱世江湖杀》(妖墨卿)
《帝国暗流》(老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