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何佳莼》 > 最新章节

《何佳莼》

何佳莼封面

作    者:冇野

最后更新:2019/2/6 17:11:16

下    载:( 《何佳莼》全文TXT打包下载)

他是三千妖龄的妖君,她是灵智初开的莼菜。妖君是个没有媳妇的钻石王老五,莼菜是个前凸后翘的磨人小妖精。\n何以欢名言:好汉就应该从窝边菜吃起。\n许卿卿掌勺的手一顿,掀桌骂道:“何以欢,再咬老娘,就把你给炖了!”\n化了他的妖丹,摸了他的逆鳞,就得是他的人。从此何以欢养成小媳妇儿的路途漫长。\n吃了她做的饭菜,洗了她的锅,能不能放她走?从此许卿卿顺毛妖君的技能蹭蹭升级。\n食你色香味俱,甘之如饴。 ...

《何佳莼》最新章节: 第七话 勾缠

这红尘勾缠阵乃是折了万物生生世世的轮回所作,何况祁政又是一界大能,修得魔道,这阵充其量不过是个走马灯,也在他法下显得杀机重重,一念不慎便会落得痴傻的下场。   何以欢并无妖丹,这阵倒是在他眼里像一个梦一般了,可若是陷入梦里,怕是不得翻身。   缓缓睁眼,有些不适光亮。这会倒是没了仙境,放眼望去乃是一片片山海,他坐于此地,身旁唯一棵仙草,长得萎蔫,却开得旺盛。四下焦土无物,生得凄凉,只有这花生根在这里,显得突兀极了。他看着那花慢慢绽放,馥郁之气冲然肺腑,想必这草,也是孕育出来的天华地宝。   他突然没由来的生出一股希望,却突然被人打断。   “龙虺,放下往生,那莼菜已是六魂失三,气魄俱损,回天乏力。那药乃是云霄娘娘所有之物,不是你这妖物能肖想的!”   何以欢转头看去,乃是一不知名的仙童,趾高气昂站于云端。他不想理会,却发现自己不受控制,向他袭去。   他本不欲杀他,看着自己缓缓捏碎仙丹,四周金光大盛,乃是九重列兵斗将纷纷出了云台。他微微眯起眼睛,看去那云上熟悉的几人。   “妖孽!你竟如此不知改教,滥杀无辜!离开那仙草,滚过来受罚!”李靖一身铁虎翠霞袄,手持宝塔,腰挂仙剑,生得一副钢猛样子,真像他的冤大头。   “干卿何事?”何以欢淡淡看着几人,转而继续蹲下护着那仙草。   众仙怒,持戟鱼贯而出。一时间金光大盛,叫何以欢肺腑突然卷起一股暴戾之气。怎么回事?还未想个明白,便直冲而去,虐杀诸仙。   “你这不知悔改的妖物,就应该与那下三滥的妖女一个下场!”诸般神佛叫嚣着,却已是颓败之势,连连倒退。   何以欢本无多想,那莼菜与他仿佛还不到那情比金坚的地步,可听了这话,他没由来的升起一股暴虐之气,只觉得四肢宛如注了铁水,又烧至了沸腾。   “混账东西!看塔!”那李靖从云端上残喘着,只抛出一塔,要他压入那宝塔里无法逃出生天!   那塔飞快变大,盘悬飞来,塔内有金光,一下子把他笼住,结实地扣在了地面上。   塔内戾气横生,以往压于此塔的妖魔鬼怪只剩下一幅幅残破的壁画。塔内有光昏暗无比,风声肃过,那仙草飘摇着身姿,还拼命地绽放着。   何以欢两耳不闻,竟是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处境,他只顾低着身子看着那花,花瓣缓缓绽着,仿佛有意要磨他,一颤一颤勾着他的魂。他的四肢百骸都在叫嚣着,他的魂都在身外扯着他,叫他快走,要把这仙草拿走,有一个人还在等他。   是谁,叫他如此牵肠挂肚,又撕心裂肺?   可这天道,就是如此薄情,那宝塔只一卷,便将他连人带塔变小了,托在了李靖掌上。   猛袭而来的重力叫他支撑着膝盖,不跪在这虚伪神仙手中。狂风席卷,巨大的重量压在了他的双肩,那仙草已经消失,宛如心爱的玩具被人夺去一般,何以欢双拳紧握,只听着自己心跳鼓声如雷,便一瞬弹跳而起,冲向那塔壁。   他需要那仙草,他必须要拿到。   “碰——”   宝塔破碎,那龙虺破塔而出,直直奔向那仙草。   “妖物!”众仙大惊,便见那塔已经碎成了渣渣,而一人从天边卷云而来。   “陆压道君!你且休护这顽劣小儿!”   “顽劣小儿?他的岁数可是都快比我这老头都大了!”来者正是陆压道君,穿着破烂衣裳,腰间别了一灵芝,脚上布鞋还有些泥垢,十分随意。   “你来作何!”何以欢怒道,他护着那仙草,两眼直直盯着面前这老头。   “乖徒,一日师徒百日恩啊!那小徒儿已经是回天乏术了,就算拿仙草……”那陆压还欲说着,便见何以欢双眼赤红,恶狠狠看着他,威力巨大的仙压破空而来,叫人一时半会儿喘不上气来。   看着这顽固又暴戾的徒儿,陆压道君怜惜他的才能,只得规劝道:“乖徒,你可是要想好了,你要是救那莼菜,就是与天逆道,无法升仙了,你若是就此停下顶多偿还下罪果就行……”   “升什么仙!我本就是上古邪物,何须要那仙位!”何以欢虽是妖,却随着陆压道君学习仙法,已是个半仙,再说那龙筋龙骨只要一褪邪气,仍是能位列仙班的,只是……   “你看你口中说的神仙是什么德性!我的卿卿,就是被神仙害死的!今日我定拿仙草,你们要是来捉我,就尽管来捉!”何以欢看着那金光闪闪的一大片,瞪目斥道:“卿卿所受之罪,我定当百倍偿还!”   “糊涂!那瑶枝仙子已经被罚,你还想怎样!”陆压道君劝道,何以欢满脸血渍却勾唇笑道:“已经被罚?呵,她算什么东西,哪有我的卿卿重要!”   “诸般神佛,我必一一杀虐!”那花终于开了,何以欢便瞬势夺下,众仙虽心里发慌,仍要去捉拿他。   “药物你毁我宝塔,拿你命来!”李靖大叫道,已经飞扑过来,陆压道君来不及阻止,便见何以欢一拳荡过,那托塔天王宛如是断了线的鸢纸,急急退了回去。   “你灭了他一千年的道行!何以欢,快住手!”陆压道君大惊道,可还未说完,佛祖便来了。   陆压道君见着暗叫不好,只见那云上诸仙一个劲的告状,仿佛这横天横地的妖君杀生与夺全在自己个儿手中,陆压道君虽身份年长,大多数仙人都要敬上两三分,如今却不由得为自己的徒儿捏上一把汗。   他这徒儿跟了他两千年,可是吃喝拉撒一把手养起来的,没想到“儿大不中留”,瞧上了一棵没胸没屁股的莼菜,瞧上了便算了,非得闹得天知地知,两人爱得舍仙舍命,死去活来,真真是不害臊!可惜了,那莼菜虽说是个美人胚子,就是福薄命薄,被人陷害,落了个魂飞魄散的下场。这其中仿佛是有天大的阴谋,陆压百般劝阻他切勿莽撞行事,谁知这混小子直接来盗取仙草,还杀了仙童!   这叫他如何保他!   “师傅,我没有杀人。”何以欢已然将仙草握在手中,看着那金光盛然的一片,忽地叹了口气,说道:“你我师徒缘分怕是尽了。”   “什么尽了!”陆压怒道,“拿了仙草,快快走人!”说罢破袖一翻,掀起巨大的风浪,叫何以欢和那一大块地皮全都扇走了。   “陆压道君,这是何意!”佛祖问道,有仙人对其潇洒飘逸的日子十分看不惯,便说着风凉话:“陆压道君这是包庇自己的徒弟呢!真是师徒情深!”   “佛祖,我那徒儿虽然玩劣,其本是上古凶兽,暴戾成性,自是喜好占山占窝占美人,若不是旁人动了不该动的心思,我那徒儿也不必如此大动干戈。何况如今性命忧天,缘分未断,此事还是押后再说,本道君徒弟不多,还是请诸位多多包涵,比较这徒儿可是天赋比诸位高多了。”陆压瞟了几眼,又将灵芝紧了紧,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倒是让不少神仙觉得可耻。   “道君,那妖物残害了太多人性命,若是不除,必是大患啊!”托塔天王叫道,陆压微微一笑,说道:“关于我徒弟的脾气,我明白得很,只是天塔李啊,你这腰可得好好治治。”   众仙议论纷纷,但佛祖却摇了摇头,此事只好作罢,毕竟这陆压道君地位不是一般的高,若是执意要包庇罪犯,旁的仙也阻止不了。   却说这何以欢抱着仙草跑回了棋子山,那黑虺洞里的女子已是没了呼吸。   “卿卿......卿卿......我来救你了,快别睡了,卿卿!”何以欢只觉得自己呼吸沉重,四肢钝痛,几乎是连滚带爬上去抱住了那女子。   他看清了她的脸,的确生得清秀,又有一丝西亭里红荷的妖娆。她是许卿卿吗?她就是这般模样吗?他所抱着的这般冰冷的身体,没有一点点回应。可是他却能感受到自己身子强烈的绝望和不舍,铺天压地。   那仙草,终归是没有用了。   “不,卿卿,看我,卿卿......”   何以欢紧紧抱着她,宛如是受伤了的小兽,不安又彷徨。   “对了,去冥府,我去为你续命,一定可以的,可以的......”他抱起女子,大步跨出洞府,直奔冥界。   生死轮回,已是定局。十八般泥丸他一一淌遍,也寻不到了。   忘川河上已经没有一个渡水的影子,他一寸一寸将河底的泥骨摸遍,也找不到那棵莼菜了。六界,他还想一个个去寻。   可是天道,再次玩弄了他。   赵双呈寻了过来,一身血色,给了他一拳。   “何以欢。你莫不是疯了!你看看棋子山变成了什么样子,通通都是因为你!”   赵双呈已敛去嗜杀的性子,温文尔雅,常年白袍,却也是一脸血污,狼狈不堪。   “你师承陆压,自是有大能耐,你这大能耐就是为了祸害旁人吗!”   何以欢一脸茫然,直到赵双呈摔出一枚带血的玉佩。   “戎袷宝被人抓了!她那失了心的徒弟带她去了魔界,带着九万杂碎把棋子山破了!”   “你不是妖君吗!你的能耐呢!妖界的老窝都被人端了,卿卿早就入了轮回,都是你害的!”   “若不是你想修仙,她怎么会傻得去接天河水!”   “何以欢,我最后悔的就是把卿卿交给了你!”   何以欢只觉得脚下一松,身子便不受控制地陷入泥潭,动弹不得,他发觉自己盘坐于武林洞之中——那个令他莫名其妙闭关修炼了千年的洞府。   “莫要怪为师......何以欢,为师只能如此。”陆压道君看着他,声色复杂地抬起手来慢慢向他的脊柱摸去,垂眸说道:“何以欢......这是一场阴谋,可为师只能看着你步步为陷。我只能,这般保你......”   陆压再三摇头,便狠心闭眼抽出那龙筋,一掌拍碎了他的龙骨,逼着他吐出精血来。何以欢愕然地看着他,一如当初不相信他是自己的师傅一般,那般猩红嗜血的眼眸,叫陆压难免有些闪躲。   他不得不这样保他,天界那么多大将折于这龙虺手中,李靖更是损了千年的修为,若不做些体面的惩罚,这天界诸佛怕是要来覆灭他这徒儿,挫骨扬灰。断了仙途,难免会有别的出路,以他的性子,怕是骨子里早与妖性难舍难分了。   何以欢叫不出来一声,只能看着他,仿佛要刻入骨子里一般。剥了他的龙筋,剔了他的龙脊,他就无法升仙,只能在这阴沟里做一条水蛇,他怎能甘心?分明是面前这人带他五湖四海地游学,修道养心,又是将自己推下万丈深渊,此生不复。   “那莼菜你可不必担心,她有她的命数,你也有你的。休息吧......"说罢,陆压道君便覆上他的眼,一阵昏沉袭来,他猛地意识到自己的修为在回升,却也无法阻止自己的昏迷。   “是为师无能。”   恍恍惚惚,那人叹了口气,便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仿佛不曾来过。武林洞外风声萧瑟,陆压一人走着,便见了几人挡着他。   “陆压道君。”那人傲慢地唤他一声,“天帝传唤。”   陆压只是微微点头,便乘云而去,脸上依旧是云淡风轻的笑容,吊儿郎当的,活脱脱一顽童老赖,一点不似个神仙样子。   

《何佳莼》武林篇
第一话 镇妖
第二话 缘起
第三话 鲜莼
第四话 息水
第五话 老妪
第六话 米蟹
第七话 勾缠
小说推荐
《傲世无双:凤女倾天下》(夏随心)
《九阴传人在都市》(火中物)
《郡主日常》(十月微微凉)
《修灵破天》(醉飘香)
《田园喜事:世子别装了》(天初晴)
《逍遥歌行》(冷猫不吃鱼)
《海贼王之后来居上》(燕南)
《行走大宋》(以然)
《一个各方面都非常奇怪无聊的世界》(懒猫尼亚)
《穿越之海棠乱入怀》(猪猪侠GGBond)
《三国红包群》(枕上砂)
《史上最悲情穿越:夜后传奇》(徐霖)
《帝灵泣》(无心有泪)
《还能不能好好约个会》(木子青蛙)
《弹剑九天》(笨虫子爬爬)
《遇见黑白无常》(麟紫熙)
《网金之古墓大师兄》(葛鲍)
《北有锅铲南有剑》(紫若姑娘)
《随想小李飞刀》(海天云心)
《灵龙帝珠》(田帅)
《Z姑娘日记》(Z姑娘)
《人鱼公主》(人鱼传说)
《听,神说我爱你》(君迷)
《散仙见闻录》(到十来点)
《一九二二:小女人罗曼史》(林萧墨)
《碧海潮生记》(海深不见)
《李家千金》(樱桃愿)
《网游之追莲逐爱》(沐楼烟)
《异界之妖荒传说》(生人勿元)
《嘴强守护神》(桃园电霸)
《王者荣耀之女神驾到》(寂若子衿)
《穿越时空之绝世魔剑》(莫颖湘)
《天道王朝》(竹相子)
《火影忍者之最强血继》(凌墨渊)
《摧毁地球四十六亿次》(寻找海的咸鱼)
《克夫农女倾富天下》(五月紫丁香)
《逆神》(云雾升)
《十分仙气》(万厄)
《过往不及情深》(娜猪最胖)
《EVA之光》(冷忧忧Ay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