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有孚盈缶》 > 最新章节

《有孚盈缶》

有孚盈缶封面

作    者:洪苗青

最后更新:2019/2/6 10:19:12

下    载:( 《有孚盈缶》全文TXT打包下载)

我梦见一群人在江湖里浮沉,梦见他们在血泪中嘶喊,梦见顾白流抱着程二月离开,留下满地的断剑残刀…… ...

《有孚盈缶》最新章节: 冤冤相报

  此刻沈二娘心中百般无奈,思绪万千。   突然她的窗户被撞开,紧接着她看到了顾白流背着曾梦君站在她的面前,她一把推开顾白流,慌张的摸了摸曾梦君的脸。   曾梦君笑道:“二娘,这是如假包换的脸,再摸就要摸破皮了,那样你的妹妹就没办法见人了。”   沈二娘眼角含泪,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了,那杂碎有没有欺负你?要是有的话我非得上古心山庄要个说法!”   曾梦君说道:“司徒璞对我很是礼让,并没有对我动手动脚,姐姐放心,莫要再伤神,你看你都愁成什么样了。”   顾白流笑道:“都道最毒妇人心,我看不假,这姐妹一相见,就将恩人推在一旁,早知道就不救她了,让她成为司徒璞的夫人也不错,说不定到时候司徒璞还会请我喝一杯喜酒。”   沈二娘过来一把揪住顾白流的耳朵,骂道:“你这张破嘴要是再敢胡说,我就把它给缝上!”   顾白流连忙求饶,沈二娘才松手,笑道:“不过也多亏了你,才从古心山庄把我这妹妹带回来,以后你只要踏进醉梦楼,我绝不收你一分酒钱。”   顾白流欣喜道:“此话当真?”   “当真!”沈二娘说道。   过了半晌,顾白流突然问沈二娘,醉梦楼是否得罪过古心山庄的人。   沈二娘皱眉思索一番,回道:“你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因为司徒璞如此算计一番绝不是为了梦君姑娘。”顾白流严肃的说道。   “说来听听。”沈二娘说道。   “如果我是司徒璞,我若对梦君姑娘有爱慕之心,大可不必劫了她去,要见她是易如反掌的事。其次,我若想娶她,必定会明媒正娶,来醉梦楼提亲,凭借着古心山庄的势力,我并不觉得醉梦楼有拒绝的实力。”顾白流看着曾梦君说道。   “有理,这也是我想不通的一点。”曾梦君说道。   “也就是说,司徒璞偷梁换柱劫走梦君只是为了掩人耳目,为了不让他的计划暴露。”顾白流接着说道。   沈二娘说道:“司徒璞的计划?”   顾白流问道:“司徒璞在醉梦楼被人打伤,古心山庄岂能轻易放过醉梦楼。”   沈二娘说道:“的确,古心山庄的人那晚前来问询,要醉梦楼给个说法,期限为五日,要我查出打伤司徒璞的人,不然……”   顾白流说道:“古心山庄的人根本不知道司徒璞没有受伤。为了铲除醉梦楼,司徒璞一定要找个正当的理由,他自己当然不会去做,所以利用了不明真相的古心山庄。”   沈二娘说道:“而我现在就是知道了真相也用,因为没有人会相信我所说的,就连江湖中人也会站在古心山庄那一边。”   说完沈二娘坐在床边,忧郁的看着窗外漆黑的一片。   顾白流笑道:“二娘莫要伤神,醉梦楼还有回天之力。”   沈二娘苦涩的笑笑:“你这算是在安慰我还是怎的?”   顾白流说道:“司徒璞和醉梦楼一向没有瓜葛,依我看,这件事和司徒无利有很大的关系。”   沈二娘突然站起来睁大了眼睛,说道:“司徒无利!”   随后又骂道:“好你个断子绝孙的畜生,这几年躲在关外我寻你不得,这一次就算拼个鱼死网破,我也要杀了你这杂碎!”   顾白流说道:“我曾闻人说过,司徒无利与二娘有过瓜葛,再加上这次事出突然,我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他,他从关外回来了。”   沈二娘怒气冲冲,眼睛里快要喷出火来。   曾梦君走过去拉住沈二娘的手,说道:“二娘,这司徒无利到底与你有何瓜葛,让你这般恼火?”   沈二娘闭目冷静了一会儿,淡淡说道:“他就是你的杀父仇人。”   曾梦君突然不说话了,眼圈慢慢红了起来,静静坐在沈二娘旁边,将头靠在沈二娘的肩上,她已经快要将自己的嘴唇都咬破了。   她想起了五岁那年的一幕。   那一天父亲与她和二娘玩了一个游戏,父亲让她们两个一直往南走,说自己一会儿就可以追上她们,但前提是不能回头。   她拉着二娘的手想快点跑到前面去,她想知道父亲到底能不能追上来。   她们一直走了两天都没有看到父亲追上来,于是她们两个又跑回去嘲笑父亲。   在看到父亲的那一刻,她和二娘却没了笑意。   父亲坐在椅子上,面色发白,眼神空洞的看着南边墙上的一幅画,画中女子风华绝代,依稀和她有几分相像。   只是父亲的胸膛上有着一道刀伤,胸前的衣衫被划破,露出里面的很大的一道伤疤,血液已经凝结,从胸膛以下全是刺眼的红色。   二娘松开她的手,怔怔的走过去,颤抖着右手将父亲的眼睛合上。幼小的她想到了极其可怕的事,过去抱住父亲又哭又闹,可是父亲再也没有睁开眼。   后来二娘带着她风餐露宿,闯荡江湖,像姐姐,更像母亲一样照顾她,再后来二娘入了醉梦楼,成了这里的花魁,再后来二娘成了醉梦楼的楼主,再后来她长大,成了醉梦四绝中的一绝。   顾白流问道:“你和司徒无利第一次交手是什么时候的事?”   沈二娘说道:“在我成为醉梦楼花魁的那天晚上。”   顾白流问道:“那个时候你的武功应该没有司徒无利好,你是怎么从活下来的?”   沈二娘看着顾白流笑道:“一个女人难道非要武功好才能在这江湖活下来吗?难道你不觉的女人的身体也是一种武器吗,尤其是年轻漂亮、心机颇深的女人,这种武器比你们手中的刀枪剑戟要厉害千倍万倍!”   顾白流默然。   的确,对男人而言,沈二娘的诱惑是致命的。   沈二娘又说道:“我的武功本来也不差,但在我偶然得知司徒无利是杀了师父的仇人时,我便知道,光凭我手中的绣花针是杀不了他的。”   顾白流突然睁大眼睛问道:“所以你才入了醉梦楼?”   沈二娘诡异地笑道:“司徒无利经常来醉梦楼寻欢作乐,大仇不报愧对师父的养育之恩,所以我入了风尘,碰巧我的姿色还可以,手段也可以,没多久就成为了醉梦楼的花魁。”   沈二娘说的轻描淡写,但顾白流知道,为了当上花魁,她一定付出了很多,也许每天晚上都会有男人像条死狗一样将她压在身下,也许她的眼泪只是留在了心里。   顾白流问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没有杀了他?”   沈二娘狂笑道:“杀了他?那岂不是太便宜了他!我要他活着,但一辈子都生不如死!我知道他喜欢我,所以我欲擒故纵,他送我的首饰都可以堆一屋子。那天我终于答应见他,给他灌了许多酒,那个畜生却还是没忘记糟蹋我!我在他睡着之后用刀割掉了他那祸害姑娘的玩意儿,他竟然醒来了,但他却没杀我,他疼的满地打滚,捂着裤裆从窗户跑了出去,之后他就躲在了关外,极少回中原。”   顾白流感到一阵凉意从腿边慢慢延伸上来,他不自觉的打了个寒噤。   他有点明白为什么司徒无利为什么没有杀沈二娘了,一来他对沈二娘有着爱慕,二来他如果杀了沈二娘的话这件事就会被人追查,那么他的秘密就会被人知晓。   直到今天顾白流才知道为何司徒无利现在还未娶妻身子,一直在关外漂泊。他也知道为什么司徒无利对司徒璞疼爱有加、言听计从。   顾白流说道:“想必这次司徒璞是为了给司徒无利报一箭之仇才如此算计你,想要将醉梦楼彻底毁掉。”   毁掉一个人其实是很容易的事,但司徒璞要的没有这么简单,他要毁掉沈二娘所有的东西,比如说,曾梦君,比如说,醉梦楼。   

《有孚盈缶》正文卷
橘灯乐佛
倾盖如故
霜白落雪
细柳飞雨
《有孚盈缶》侠客行
盗亦有道
公子无双
醉梦四绝
移花接木
瞒天过海
韬光养晦
富埒王侯
暗度陈仓
冤冤相报
小说推荐
《超级基因》(浪漫烟灰)
《主宰符文》(永恒星空1)
《行走在荒古之上》(渔者愚)
《兄弟一起逝去的青春》(抚州小波)
《我的手机连接主神空间》(妄渊)
《我们的1660》(小样有型)
《校草你戏精女友掉了》(史小二)
《方寸江湖之残唐晚照》(高启舜)
《鬼律师儿》(米家山)
《偷心娇妻:男神,亲亲亲》(魂兮梦兮)
《夺运书生》(钓鱼1哥)
《傲气凌神》(摩北)
《你好,苏微凉》(牧依稀)
《绝世双骄:邪帝,求放过》(君风影)
《俯视苍茫》(低调奶娃)
《风临天下云相依》(林风94辣么帅)
《恋心痕》(凌熙)
《天玄阁》(霜重)
《怡生缘》(写手风寂)
《怀雪》(三千不语)
《王蛇宠:妃祸天下》(安知冬夏)
《来自炼狱的勇士》(TS古桐)
《草包庶女太逆天》(白陌筱)
《铁血悍将》(掌天灯)
《TFboys秋夏》(韩泠颖)
《婚后再爱,总裁漫漫追妻路》(三色堇)
《星空快递员》(守望风尘)
《慕天》(倾眠)
《慕少心尖宠:娇妻,偷个婚》(抬个栗子)
《重生之还君明珠》(悦果儿)
《神州傲世》(墨天殇)
《锦珠》(花錦鱼)
《七日游戏人生》(耑立)
《重生茅山小道士》(倚天无忌)
《独立制表人》(姑射山人)
《农门有狂妻:公子,别矜持》(织梦双鱼)
《仙神法纪》(不熄的香烟)
《独家记忆:豪门天价小娇妻》(安灵谷)
《花果大圣》(花果大圣)
《婚后试爱:面具甜妻》(布丁北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