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傲剑虚空》 > 最新章节

《傲剑虚空》

傲剑虚空封面

作    者:苦度时光

最后更新:2015/5/21 22:40:11

下    载:( 《傲剑虚空》全文TXT打包下载)

...

《傲剑虚空》最新章节: 第二章 八年

    随着林晓的出生在林家可是产生了巨大的震动。(看小说就到笔趣阁)     当天晚上林天峰就邀请凤鸣城各个家族和城主府的贵宾来林家庆祝了一番.......     少年林晓还是不改前世冷漠的性格,生下来没多久就发现他竟然不吃奶水,这可愁坏了林天峰一干人等。     这一天,林天峰亲自用体内的元气检查了一次林晓全身,却并没有发现出什么异常这让林天峰很疑惑,可当再次喂奶时小林晓还是不吃奶,这下林天峰觉得真的不对了,于是风疾火燎的来到了风行拍卖行求助炼丹师无云大师。     来到风行拍卖行门口后就急急忙忙的往进冲,可是让门口的护卫拦住那护卫略显恭敬道:“林家主,您有什么事吗?如果您有事的话就让小的去通报声您在进吧!”     现在林天风正焦急着呢却被一个侍卫拦在了门外正愤怒的想出手教训他一顿,但他旋即转念一想如今自己来这是有事求人家如果在这打了人家的人的话拿自己还怎么去求人家呢?     当下忍住了愤怒开口道:“快去通报无云大师说我有急事找他。”     那是为一听林天风有急事就立马小跑着去通报无云大师了,林天风就一直在风行拍卖行门口转来转去的脸上充满了急切与担忧之色,不一会只见那侍卫又小跑着来到了林天风面前喘着粗气旋即又摆着一副恭敬的态度说道:“林家主,无云大师有请,请随我来。”随即摆出一副请的样子。     “不必了。”     看着远去的林天锋侍卫又站在了门前守着。     无云是一个炼丹师同时也是天风拍卖行的一个客卿,能被拍卖行找去做客卿的每个人不是自身的实力强大就是他是一名炼丹师,而无云便是风行拍卖行唯一的一名三品炼丹师。     要说治病吃药还是那些炼丹师最在行,所以林天风才会这么急的来找无云了。     进了拍卖行的林天风就快速的向着无云大师所在奔去,进了招待客人的房间后只见一个头发已经有一半白的老头子笑着向自己走来。     “唉!稀客啊!林家主怎么会想着来我这里来了啊!”无云满脸笑意的对林天风说道。     “快请坐、、。”     林天枫也收起急切抱拳对无云说道:“不必了,无云大师,再下来是有事请您帮忙的,就请您随在下走一趟吧!”     一听有急事无云立即收起了笑容满脸正色得对林天风道:“林家主,有事您快请讲,用的着老夫的话老夫一定尽力而为。”     林天风也不啰嗦随即把他这个小儿子的病对无云说道。     听完了林天风的话无云皱眉说道:“这种病我还真没见过,林家主,那老夫就随你走一趟吧!”     闻言,林天风大喜道:“多谢大师,那咱们立即就去吧?”     二人骑马快速的来到林家。     林家是风鸣城三大家族之一,门面修饰的就是与小家族不一般,门外站着的侍卫个个精神抖擞加上整个大院看起来就更显霸气了。     来到林晓所在的房间后只见房间里坐着凤添香身后还站着两个侍女,凤添香旁边还坐着三个女人,离凤添香最近的一个美妇就是林天风的大夫人陈怡,右边坐着的是林天风的二夫人方慧,在她对面那个挺着大肚子的是的是林天风的四夫人唐雪衣;     在林天风推开门后屋里众人都齐刷刷的看了过来一时间屋内静悄悄的,随后凤添香急忙的来到了林天风的身边急忙说道:“老爷,无云大事呢?快请他来看看晓儿吧!”     随后从林天风背后走出了一个老头子来凤添香等人看到后立即大喜说道:“无云大师,请看看我儿吧!”     “无云大师......。”     “无云大师......。”     屋里众人都迅速起身对无云招呼道。     无云淡淡的点了点头来到了林晓身边,看着林晓那略显消瘦的脸微微的一叹。     旋即,伸出手轻轻的按在林晓的肚子上,眼神微闭,一点灵魂力带着一股绿色的灵力缓缓的注入了林晓的身体,那一丝灵魂力带着木灵力慢慢地探查着林晓的整个身体,最先看的自然是心脏和胃等地,心脏跳动的频率横正常只是没有食物的补充,所以心脏看起来有点萎靡,在看胃脏也没有什么发现只是有点空显得扁而已,这都是正常的,这么小的孩子这么久没吃饭肯定是这样子的。     再往下一探丹田位置,显得有些薄弱甚至还有些淤塞,看到这里无云摇了摇头,然后又继续的探向别处,过了有半个时辰的时间满脸汗水的无云缓缓睁开眼睛,然后缓缓的从林晓体内抽出那丝灵魂和木灵力,经过无云那丝木灵力半个时辰的蕴养,林晓的活力明显恢复了不少,但这只是恢复了些活力而已,不吃食物的话最后的结局还是饿死。     看见无云睁开了眼睛,屋里的林天风众人顿时精神了起来,抢着问道:“无云大师,晓儿他到底怎么了........。”     “是啊!是啊,晓儿他到底怎么样了.......。”     “无云大师.........。”     看着急切的众人,无云一脸苦笑的说道:     “惭愧啊!老夫也没检查出什么毛病来。”     听到无云说话后林天风众人顿时奄了下去,炼丹师天生灵魂力都很强并且都拥有可以疗伤的木灵力,他们以为无云一定可以治好林晓的,可回答他们的是自己也查不出病因。     愣了半响,林天风满脸苦涩的问道:“无云大师,难道真的没办法了吗?”     屋里众人也急忙道。     “大师,真的没有法子了吗........”     “是啊!大师有办法就快说出来吧,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晓儿饿死啊.......”     .............     众人就这样七嘴八舌的说道,无云看起来是一丝也没听到,就这样沉思着,忽然眼睛一亮说道:“林家主,或许用别的食物代替奶水也可以。     听无云说完后林天风苦笑着说道:“他连奶水都不喝,能吃的下别的东西吗。”     “目前我只想到了这个办法,用与不用全看你们了,其实还有一个方法,就是去请更高级的炼丹师来治疗他,不过这难度也不小所以依我看还不如找代替奶水的食物吧。”     林天风一想也是,于是号令林家众人一起想。     想了半天,无云沉吟道:“林家主,或许可以用稀粥来喂他。”     听完后林天风也不迟疑立马叫来侍女小凤吩咐道:“小凤你快去厨房,让厨房快速熬些稀粥来。”     听完林天风的吩咐小凤快速的躬身离去。     ....................     两刻钟后,小凤端着已经变温的稀粥来到了房间。     看到来到房间的小凤,凤添香急忙的抢过侍女手中的粥匆匆的来到了床边。     对着林天风叫道:“老爷,你将晓儿抱起来我喂他粥。”     “恩。”     简单的应了声后来到床边小心的将林晓抱起来。     看着被抱起的林晓,凤添香也不迟疑立马舀出一勺粥喂向了林晓,忽然看见喂到林晓嘴边的粥慢慢的被他吸到了肚中。     看着这样屋里的众人都如释众负得松了口气,没用到一分钟那些剩下的粥都被林晓吸进了肚子。     吃完了粥后,林天风慢慢的将林晓放回了床上,将林晓放回了床上上后,林天风转过头对着无云一拱手感激的说道:“多谢大师的提醒。”     “呵呵....不必了,既然家主的事解决了,那老夫也就告辞了。”话毕就往门外走去。     “大师,你请稍等,福伯快去账房取来一万金币给无云大师。”林天风见无云要走立马叫住后,对着福伯说。     见林天风要给自己这么多金币那无云先是一惊后连忙推脱着。     “林家主,这使不得我也没帮你什么,这我不能接。”     林天风想到:我真是笨,人家一个炼丹师缺钱花吗?看来只有送那个东西了。打好之后就说道。     “大师,你不要金币也可以,但这个东西你一定要收下。”林天风诚恳的说道。     话毕,便叫来了福伯在耳边说了一句话后福伯就出了门。     .................     不一会儿,福伯抱着一个小匣子走了进来一躬身恭敬的道:“家主,东西拿来了。”     “恩。”     简单回答了声后拿过了匣子递给了无云,深深的看了无云一眼神秘的说道:“好了无云大师,你打开看看吧!”     疑惑地接过了匣子慢慢的打开后,眼睛越来越亮最后竟然颤抖的笑出了声来。     看着这个样子的无云,林天风满意的点了点头后问道:“大师这个你该收下了吧?”     问了一遍无云没有听到,于是又喊了几声。     “无云大师,你还满意吧.......”     “无云大师.........”     “嗯。”回过神的无云尴尬的笑了笑回到:“呵呵....满意!满意!”     旋即正色的说:“林家主,以后有事都来找我,我尽全力帮你。”     “哈哈....好那我以后就有劳了。”林天风大笑说道。     林天风给无云的是一本炼丹师笔记,而且是五品的炼丹师笔记,无云只是一个三品的炼丹师,原来这辈子只有可能到四品的他,现在有绝对的把握到五品甚至更高这样他无比高兴所以就接下了。     这样也就正中林天风下怀了,让一个炼丹师欠下一个人情,这是很划算的。     两人各自寒暄了几句就由林天风亲自送无云回到家了。     林家琐事解决后又如以往那样平静的生活了。     ......     一转眼,秋去冬来,凤鸣城外的一片雪地上。     几个两三岁的小孩子在雪地上玩耍,但特殊的是雪地旁有座亭子,亭子外则是以一片白茫茫古道,亭子前,古道边,有着另外一个小孩子裹着棉袄站在那里,静静的看向远方,眼神完全不像一个这么小的孩子所能拥有的,小小的眼睛充满着深邃,宛若一汪深潭。     很显然,这就是重生来到这里的林晓。     这一年,他三岁。     第二年,亦是如此。     第三年.....     直至第八个年头。     一天,古道旁的林晓还是如同以往一般,静静地望向远方。     终于,他嘴唇动了。     “八年了,我来到这已经有整整八年了。”     他淡淡的说道,只不过这次他眼神中充满了无奈。     “同学们你们还好吗?老院长你还好吗,故乡的一切你们都好吗?”回忆过往,林晓激动的说道。     他很啊!他很自己以前为什么要对同学们,乃至身边一切人那么冷淡,可惜现在后悔也无用了,已经晚了。     他越想越激动,双眼已经通红一片,泪水差点忍不住都要夺眶而出。     “三少爷,快回家吧,天气凉了小心染上病了。”     这是一个颇为慈祥的声音在林晓耳边响起。     “知道了福伯,我马上回去。”一听声音,自然是林家的老管家福伯了,林晓急忙因答道。     转过身,不管脸上有没有泪水,双手往脸上一擦,就夺歩起身而去。     看那离去的背影,上面充斥着太多的无奈与萧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