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囚泪》 > 最新章节

《囚泪》

囚泪封面

作    者:宇小森

最后更新:2015/5/22 0:23:26

下    载:( 《囚泪》全文TXT打包下载)

...

《囚泪》最新章节: 第二章:薄暮浓云——遇

    然而此时的栈凉市,薄暮似乎更加浓厚了,幼儿的模样渐渐被这双大手所覆盖。(笔趣阁)     “ok吗?”宇漠对着杵在原地的凌依说,还不时地露出坏坏的笑容。     “你真的是那个?”凌依有点心虚地问。     “你去猜吧。”宇漠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可想而知,后面的一堆直接被电倒了。     然后缓慢地将头转向了还在呆滞中的宇凡。     “哥,哥?”宇漠叫了几声还在恍惚状态的宇凡。     “放学给你解释。”宇漠轻声说道。     “哦。”显然宇凡还在想着刚才的情景,弟弟突然对他做出了那样的举动,让他感到十分地吃惊。     “反正他是宇漠又不是别人,没事的”宇凡心理默念。     下午放学后......     “宇漠,今天你是怎么了?”宇凡问着正在骑着死飞的宇漠。     “哦,就是帮那个同学能赢取那个赌。”     “是什么赌?”     “关于我是否会去亲你。”     “就是今天站在你面前的那个女生给你说的?”     “嗯,哥你不会介意吧?”宇漠有点疑惑地问。     “没有没有,就感觉挺别扭的,那你为什么答应她呢?”宇凡急忙地解释。     “新同学不是应该互相帮助吗?”宇漠说着便露出了单纯的笑容。     “也是,骑快点,哥都有点饿了呢,回家给你做好吃的”宇凡转移了话题。     “嗯。”宇漠点了点头。     “哥,要我帮你吗?”宇漠跟宇凡回到家后,宇漠对站在厨房里切菜的宇凡说。     “好啊,帮我洗洗那个吧。”宇凡指着刚泡在水里的蔬菜。     “宇漠。”     “嗯?”宇漠一脸疑惑。     “能跟哥说说为什么你在国外对他那么冷漠?而我看到的却是另一个相反的你吗?”宇凡一边熟练地切菜一边不经意地问道。     “哥,我们可以不讨论有关于他的事吗?”宇漠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脸上的表情慢慢消失了。     “还不能跟哥说说吗?”宇漠问道。     “哥,请你一定相信我,你面前的宇漠还是那个从小很粘你的弟弟,他在你面前从来没有改变,请一定相信我。”宇漠解释道。     “哎,好吧,我也不逼你了。”     “但你有事一定不要瞒着我,跟我说说,我跟你一起想办法。”宇凡补充到。     “嗯,好了,哥,快点做饭吧,你不是都饿了吗?”宇漠问。     “哦。”宇凡继续手上的活。     “你说那个老师让写的检讨到底该怎么写?”吃完晚饭后的宇凡懒散地趴在床上,宇漠也趴在他的旁边。     不同的是,他面前的那张检讨纸还是白的,而宇漠纸上已经写出了一些东西,他的字就像他的本人一样,工整,漂亮。     “不行就先违心地拍拍她的马屁,然后再贬低贬低自己的身份,你说这总应该可以吧?”宇凡揉了揉已经乱糟糟的头发对在旁边的宇漠说。     “也许吧。”宇漠应道。     “就这样办吧!”宇凡无奈地看着宇漠笑了笑。     第二天,宇漠很早就起床了,还跑到宇凡的房间里叫醒了宇凡,他不想让宇凡被老师批评了,也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连累了宇凡。     “今天起床挺早的啊?”宇凡笑着对宇漠说。     “嗯,我不太喜欢那个老师,我不想让她抓住把柄了。”宇漠回应道。     “我们今天跑去学校吧,锻炼锻炼身体,再说时间也很充足。”宇凡看了看表说。     说起锻炼,长跑可是宇凡的强项,曾经在校运动会上取得长跑第一名的成绩。     当然,这都归功于两年来的坚持,让他也有了结实的肌肉和性感的麦黄色皮肤。     而宇漠不同,皮肤太过于白了,宇凡猜想宇漠肯定没好好锻炼过。     “不行的话就骑自行车去。”宇凡问宇漠。     “没关系,锻炼锻炼也有好处。”宇漠回答。     “那好,走吧。”宇凡拉住了宇漠的手,却没看到身后的宇漠脸上泛着淡淡的潮红。     宇凡对宇漠的认知似乎还停留在几年前,他认为宇漠还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宇漠,可现在的他们都已经长大了不是吗?那些所谓的幼稚、纯真都已经被时间所埋葬了不是吗?     不过说起来早晨的空气还真是清新呢,让人身体感觉起来都很舒服。     “哥,你看前面,有几个人好像在打一个人。”宇漠指了指那个角落里正在打架的几个人。     “宇漠,你先去学校吧。”话音没落宇凡便跑了过去。     “哥——”宇漠大喊,可宇凡似乎没听见一样继续冲向了那堆人。     “喂,你们几人就这么欺负一个人,似乎太不道德了吧。”宇凡笑了笑便撸起了袖子朝一个混混脸上砸去。     现场乱了,其他三个人也什么都不顾冲向了宇凡,而此时的宇漠也看到形式不对,快速跑了过去。     原本以为单独一人的宇凡会处于劣势,没想到刚好相反,再加上宇漠的帮助,制服那几个混混是绰绰有余的。     “你怎么了?那些人怎么会打你?”宇凡拉起了那个男生。     看起来他也是学生,要说起他的样子,他和宇漠也有一撇,皮肤都白白净净的,都有张帅气的外表,长长的刘海,而他的左眼下还有一颗蓝色的痣,当然,如果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     “哦,没事,没事。”男孩连忙回答。     “什么没事,脚都受伤了,站都有问题了还说没事,要不带你去医院看看吧?”宇凡反驳道。     “算了,也没有太多时间了,先去上课吧。”男生看了看手表说。     “哥,走吧,万一又迟到了怎么办?”宇漠不耐烦地对还在纠结的宇凡说着。     “那也只能这样了,对了,我叫段宇凡,他是我弟弟宇漠,你叫什么?”宇凡对男生笑了笑说。     “我叫南松,刚才真是谢谢你们两个了。”南松也笑了笑回应。     “谢什么,我平时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以多欺少的人了。”宇凡挠了挠头对南松说。     “都忘了问你在哪个学校上学呢?”宇凡补充道。     “哦,就在前面的栈凉高中。”     “这么巧,我们也在那个高中,一起走吧。”宇凡兴奋地说。     就这样,宇凡、宇漠两个人架着南松的胳膊到了学校,但一路上宇凡老感觉有什么事情还没问宇漠,到底是什么事情呢?看来他自己也忘了。     “大家快来,段宇凡兄弟两人之间又有第三人插足了。”这女生说着便掏出手机翻开了相册。     要谈论起这群女生,自从昨天被凌依唤醒腐女细胞后便立刻便无法自拔,从此深深地陷入了腐的世界,而昨天和凌依赌输了的那个女生因为绕着操场跑了太多圈,身体不舒服也就没来了,可真让人汗颜!     “啊,就是这张啦。”女生惊呼。     原来这张图片就是宇凡兄弟两人带着南松刚进学校大门时候被人偷拍的,因为拍摄的角度不同,让人浮想联翩也是不可避免的。     “啊——,怎么会这样啊?凡凡和漠漠两人之间居然有人介入,这可苦了我们家的漠凡组合了。”不一会儿,女生都掺和了进来。     刚把南松送回隔壁班的宇凡和宇漠就听到了本班的女生的尖叫。     宇凡无奈地对宇漠摇了摇头表示实在受不了。然后和他两人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宇漠,你去哪?”宇凡刚坐下没多久后,旁边的宇漠便起身离开了座位。     “我也有点受不了了,我去跟她们说说。”宇漠无奈地笑了笑,然后走向了凌依。     “同学,不,班长好。”宇漠礼貌地说。     “你怎么知道我是班长?”凌依有些惊讶地问。     “这种事打听打听就知道了啊。”宇漠淡淡地说。     “好吧,那你找我什么事?”凌依问道。     “是这样的,你去给那些女生说说别在这么公众地场合谈论我们,要是她们不想要更多的爆点的话就继续吧。”说着就缓缓地将面孔接近了凌依。     凌依脸上一片红色就这么出现了,显然她很不好意思,有点害羞了。     “为...为什么...我要答应你”凌依任性地问,但与此同时,宇漠的脸像被放大了一倍更近了。     “就当是还我昨天帮你的人情吧,你说呢?”然后坏坏地笑了笑。     “好吧。”显然凌依有些招架不住,然后走向了那些正在八卦的女生。     “搞定。”宇漠打了一个响指,冲宇凡笑了笑。     “你怎么说的?”宇凡问。     “就用她是班长的身份警告那些女生啊。”     “哦,也好。”宇凡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     “宇漠,今天跟那几个人打架的时候看你应该练过吧?”     “哥,是这样的,我在国外学过跆拳道,已经获得了黑带了。”宇漠平静地说。     “呵呵,不错啊,你不说我还看不出来呢。对了,还有件事我跟你商量商量,就是南松这几天和我们一起回家,他家好像离我们家挺近的,一起回家也有个照顾。”宇凡有些惊讶于宇漠的回答。     “哥,就只是这几天吗?”宇漠有些疑惑地问。     “也许吧,反正多一个人多一份保护,也没什么不好的。”宇凡看着宇漠说。     “怎么了?”宇凡反问到宇漠。     “宇漠,宇漠。”宇凡叫了两声还在沉思中的宇漠。     “嗯?”宇漠反应了过来。     “怎么了?”宇凡重复了刚才的话。     “哦,没怎么,没怎么。”宇漠解释道。     “可从出家门起就感觉你不对劲,是身体不舒服吗?”宇凡问。     “没有,好了,哥,我去帮你去办公室一起交检讨吧。”宇漠移开了话题。     “嗯,给你。”宇凡边说边拿出了检讨书。     之后宇漠匆匆去了办公室,过了好长时间才回来。     “她又为难你了吗?”宇凡问。     “没,她没在办公室,我去了没见着她,就只把检讨放在桌子上了。”宇漠回答。     “也好,省的她又唠叨了。”宇凡说着便叹了口气,然后拿出了书准备上课。     上了三节课后,宇凡便实在忍不住了,而旁边的宇漠却听的如此认真,看到他的侧脸,宇漠安心地笑了笑,之后就趴在了桌子上睡着了,睡梦中,似乎有谁帮他盖上了件衣服,然后睡得越来越安稳,直到中午自然醒。     可一看表,都已经中午放学半个小时了,怎么没人叫他呢?再看了看旁边,宇漠也还在。     “哥,你醒了。”     “嗯,放学了你怎么没叫我?”宇凡说。     “你太累了,我没打扰你。”宇凡回答到。     “哦。”宇凡揉了揉眼睛,刚起来,却有件衣服滑落了下去,宇凡捡起衣服。     “宇漠,谢谢你啊!”宇凡说着便摸了摸宇漠的头发,宇漠也会心地笑了笑。     “还没吃饭吧,一起去外边买点,走吧。”说着就拉起了宇漠的胳膊,然后走出了校门。     “感觉那家店应该不错,去吃吃看。”宇凡对宇漠说。     “嗯,走吧。”宇漠应道。     两人刚一进门便看见了在做服务生的南松。     “你怎么在这?”宇凡问。     “家里最近有些紧张,我出来打工也能缓缓。”南松说。     “哦,原来是这样,那你脚有没有好点?”宇凡指了指南松的脚。     “嗯,没什么大碍,谢谢关心了。”然后冲着宇凡笑了笑。     “好了,哥,我饿了,先吃饭吧。”宇漠有点不耐烦地说。     “也对。”宇凡对宇漠说。     吃完饭后,两人走在了回学校的路上。     “宇漠,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谈谈。”     “哥,你说。”     “我想好了,我准备去打工。”宇凡正说着,宇漠便停下了脚步。     “哥,你是因为他吗?”宇漠的声音有点小了。     “谁?”     “南松。”     而此时的公路两旁,似乎安静得有点吓人,远远望去,正在行走的两人已经停住了步子,正面对面地站着。

《囚泪》正文
关于本小说
第一章:薄暮浓云——吻
第二章:薄暮浓云——遇
小说推荐
《盛世婚宠之第一夫人》(三千妖)
《少年游之君王泪》(莫道长)
《生存毁灭》(懒人当道)
《我这辈子只为你》(左岸不吃梨花的虫)
《征婚启事》(丸萱)
《魔道小王爷》(白鸽大人A)
《马破苍穹之马动乾坤》(繁尘一叶)
《梦在大唐爱》(靑和)
《武遍天涯》(无边轮回)
《文娱魔王》(太上戏言)
《编程之战》(程序小猿)
《重生之一世枭雄》(萧乐坤)
《他不是我男神》(从善如流)
《生死阴阳官》(愤怒的爬虫)
《重回父母离婚前》(靳喜)
《重生之互联网帝国》(冷无痕)
《大汉三君传》(刘子修)
《洛杉矶之王》(红毒蛇)
《凤落霄雨》(琴灵)
《邪色生香》(纯洁玉女小诗)
《擎天明渊》(天质月)
《弃,天》(我为狠人)
《爱情公寓之兼职小王子》(帝九天魔尊)
《鉴宝高手》(北堂墨)
《最后的羽翼》(可乐泪)
《火影的上下五十年》(倾鸦)
《超神武装》(三组寺方丈)
《超级村主任》(和光万物)
《军婚秘恋》(清露含)
《雪国沙海》(纸窗听雨)
《四叶草的绝世爱恋》(荔雅)
《最强重装》(马上有财)
《在首尔的日子》(渣飞)
《超级戒恶系统》(五爪蛟龙)
《湘思劫》(3030447377)
《特勤》(暗杀大师)
《陛下请臣服》(莫雪菱)
《星月无双》(发条哥)
《桃花朵朵不值钱》(唯盼伊妊)
《天苍泪》(福城熊猫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