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无良的心动爱恋》 > 最新章节

《无良的心动爱恋》

无良的心动爱恋封面

作    者:独宠倾城悦

最后更新:2015/5/17 16:33:53

下    载:( 《无良的心动爱恋》全文TXT打包下载)

...

《无良的心动爱恋》最新章节: 6送上门的

    南宫千静正做着出家的美梦,嘴角还带着笑的当下。[笔趣阁小说免费阅读.biquge]     碰!门打声的被打开。     跑的气喘须须的绿萼快速的走了进来。     看着还做着美梦的南宫千静时,迅速的跑了过去,拉开她的棉被。     “小姐,赶快起来,事情不好了…”绿萼整个脸涨红。     想不到小姐丑虽丑,身材却是如此的前凸后翘,有点昏头的她,低头看了自己的一眼,大力一叹,怎会这麽“平坦”…     眼见南宫千静还是睡的跟只猪似的,绿萼大力的摇晃起来。     “晕了晕了,别在摇了。”在神力女绿萼的手劲之下,南宫千静不得不投降,起身,揉了揉睡眼惺忪的双眼。     “绿萼大姐…最近在你的催残之下,我好不容易才能闭上眼睛你到底还要不要让我活命呀…”南宫千静唉叹。     真不晓得自己培养个怪物出来折腾自己做啥,这些日子以来,在绿萼的软施硬磨之下,每天是水深火热的写着她爱的故事…睡眠不足…早晚英年早逝。     要是这里有发电装置就好了,这样谁敢进入这个门,放高压电电死那个打扰人清梦的贱家伙,南宫千静哀哀的想着。     “我哪有。”绿萼这句回答非常小声。     “那你干嘛一大早就来找我碴,吃饱太闲吗==?”南宫千静整个脸垮了下来,那张脸皱的跟风乾的橘皮差不多了。     转过头,不敢看着有如夜叉脸的南宫千静,等了一会后建立了勇气,绿萼才缓缓转过头。     “小姐,这麽吵的情况下你还睡的着喔。”绿萼伸出指食指了外面的吵杂声。     南宫千静平静下心神,竖起耳朵听。     “这麽吵,在庆祝南宫弦死了吗…?”语气带希翼,经过这些日子南宫弦有如狗皮膏药般的黏之后,南宫千静看到他是有多远闪多远。     “怎麽可能大少爷身体很好…,你不用这麽期待。”毫不留情的戳破南宫千静的美梦。     这些日子以来,她是看在眼底,笑在心里。     大少爷真的不知道抽什麽风,对着小姐是黏上黏下,几乎是到了只要有小姐出现的地上,就一定会有大少爷的存在。     就算每次都被气到脸红脖子粗,隔天还是照旧很不要脸的上来,而且很奇怪的是,不论小姐躲到哪,大少爷就跟有神通似的,就会找到哪;就算小姐爬到一片大树的其中一颗之上,大少爷只消一眼就逮到小姐了…     小姐很不吃硬,因为硬的话她会更硬,吃软则看人,就像是对她没则;但对於大少爷这种人,小姐常常拿着看一坨——屎的眼神对着大少爷,但大少爷好像很乐在其中。     有时小姐静静的躺在她最爱的草地上,大少爷也很爱跟着,只是会用一种她看不懂的眼光在小姐阖上眼假寐时,紧紧盯着小姐的脸,她很好奇,小姐那张丑到不行的脸,是能看出一朵花吗…?     有时小姐很受不了会脱口而出,问说南宫府是快要倒了吗?怎麽都不用顾生意的…结果却看到大少爷,马上从怀中掏出一本又一本的帐本……     真亏大少爷能在小姐这种看脏东西的眼神下,还无若自我的算着帐本…这叫另种自虐吗…     这样大少爷算不算是小姐之前提到的变态加犯贱呀…     “不然是怎麽一回事。”说着,上眼皮和下眼皮又慢慢的快要贴一起了。     “小姐你还这麽悠哉,是二少爷同他未婚妻和四少爷回府了。”绿萼手不留情的,又摇了起来。     “回来就回来呀,难不成还得出去迎接他们不成。”南宫千静一听是这麽小事,马上快速的往床上一躺。     “他们是你最害怕的人…你不怕他们又来找你麻烦吗?…”绿萼可能一紧张,头昏了,忘记了现今的南宫千静,是怎样一个人…     “唉…他们找上门来了…”果然外面有轻重不一的脚步声,缓缓接近。     “南宫千静,给我死出来。”高昂女声在门外不客气的响起。     听到声音后的南宫千静,依旧慢条斯理的整理起身上衣物,才缓缓走下床。     漾起一谋诡异的连绿萼都毛骨悚然的微笑后,缓缓的踏出房门。     “绿萼,其实,我很想很想要低调的。”突然转头,以轻柔的语音,配上诡绝的气氛对着绿萼说道。     赫!!近来大少爷的纠缠,让小姐的火无处发,现在…倒楣物…送上门了…     一起出眼,南宫千静微眯起眼,打量起眼前三人。     一名女子,身着一席月牙白的衣裙,外罩一件轻薄透明的淡粉红色衣袍,腰上围着一条浅绿色的腰带;她黑亮柔顺的长发飘逸在肩后,她露出天庭饱满的前额,飞扬的细眉下,一双饱含厌恶的大眼,看向南宫千静。     第二名男子,眉如墨画、目若秋波、面如桃花、鼻梁秀挺,挽成髻的乌黑长发扣着玉冠,似女非男的的样貌,好个绝美的人妖……     第三名男子,一张晶莹剔透、白里透红的脸蛋,两排像扇子似的黑睫毛,俊挺的鼻梁,一张桃红粉嫩的嘴唇,正做着无声的勾引。     三人都样貌绝对是数一数二的,但是…眼瞳中看向南宫千静的神色带着…垃圾…     南宫千静舔了一下画很红的下唇,但这个动作却让对面三人,直觉恶心,以为是对他们三人的下流举止…     “南宫千静收起你那无耻的眼神。”那名被南宫千静评为绝美的人妖的男人,道先发难。     “绿萼,这个不男不女的怪物是谁呀…全身长刺,跟南宫弦一个德性…讨人厌。”懒洋洋的开口。     嘶!在场人除了南宫千静以外都把头齐转向他     “南宫千静,你这丑到没有一处是好的女人,说什麽…”那气的浑身发抖的绝美人妖正是南宫千静的二哥,南宫熙。     “喔!说你美的能开出一朵花…”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身体也软软的椅着绿萼。     众人一惊,大家都知道南宫熙的死穴在於那太过於绝美的容颜。     那绝美的容颜,带给他只有无穷尽的祸害。     人们对他绝美的脸孔有所意见,男人们看到他的脸蛋无不想把他压在身下,女人们则是对自己多有忌妒此等容颜并未带给他愉快的回忆…反而成为他恶梦的那件事…无时无刻的提醒着他…     “你……”只见美的出尘的南宫熙,气到脑筋发热的冲向前,想要怒打南宫千静一番。     就在距离南宫千静三个身影的时…举起长剑…     “真的要打…你可不要后悔喔”南宫千静,又挂起那招牌的嗜血眼神……似笑非笑。     南宫熙微微一凛,这是什麽样的感觉。     但他选择忽视,向前冲…     就在长剑要画过南宫千静那张已经不甚在丑下去的脸,只差那麽0。001的距离时,南宫千静迅速闪过、快如闪电。     众人都以为会传来见血的场面,没想到,却是这样的场景,个个眼睛是睁的不能再大了。     南宫千静,欺近了南宫熙的身边,快速出手点了他的穴道后,纵身飞起抓过他的腰带,将他带起飞往了她平日间最爱的树上。     随手将他来个倒头栽后,就此华丽的将他倒挂在树梢上,而且还挑了根较细的树梢,就这麽南宫熙在上头东摇西晃,情况不明朗…     跟着跑过来的其他人,还是一脸难以至信。     那宫千静满意的拍拍双手,飞完树下,走到了绿萼身边。     “啊~~啊~~~我怕高,放我下去…死女人放我下去。”南宫熙那原来的男声,居然在惊吓之下,拔高声音变成了高八度的女声。     刺着众人的耳朵。     “小姐,你怎麽知道二少爷怕高…”盯着南宫熙没有以往高高在上的神情,绿萼心笑不已。     “我怎麽可能会知道…只觉得应该把他挂树上…”云淡风轻的讲着。     野性的直觉???!!!     不顾上头人的怒咒声,及其馀两人焦头烂额想着怎麽把人救下来,主仆两人快乐的咬着耳朵。     “死女人…在不放我下去,你就不要落在我手中…”叫到了破声,声音已经逐渐的虚弱了。     终於…晕了过去。     过了不久,在底下的众人,看到了滴滴哒哒的雨滴从上头滴了下来了…     “!真不是个男人,吓到尿裤子了…”南宫千静依旧是这麽的无良。     其他三人则对着上头晕了过去的人,深表同情。     “绿萼,我最爱的地方,被人糟踏了…”南宫千静突然哭丧着脸,对着绿萼道。     众人暗呸,这还不是你带来的…自找的。     “唷!南宫千静,才几个日不见而已,见到我不用喊声二嫂吗?”第二个牺牲者莫想容开口。     “二嫂,谁呀。”南宫千静露出疑惑的眼神,四处看。     “蠢货,你看哪,我就是你二哥未来唯一的妻子。”莫想容气的直跳脚,猛喊,没有了冷艳悠然的神色。     “二哥,谁呀?”南宫千静推了推身边的绿萼,以眼神期望绿萼给自己一个答案。     “你连你二哥南宫熙也不知道,你脑袋装了什麽…”此时的莫想容真的很像包租婆。     “就凭挂在树上那个不男不女的…~,我脑袋当然是装着聪明才智,不然你装了什麽。”南宫千静理所当然的回答。     绿萼在一旁只觉得惊奇,一往只能苦往肚里吞的三小姐,今天居然这麽的勇猛力战三敌     “对就凭挂在树上那个不男…不对==…是凭南宫熙,我脑袋…关你什麽事。”莫想容被南宫千静诱导了,微微一窘。     “我跟你废话这麽多做啥,我以长嫂的身份先教训你一顿。”说完,莫想容从腰间抽出了皮鞭,狠狠往地上一抽。     “绿萼,这个女人真不要脸,都还没嫁上门,就以嫂字自居”鄙视的望了莫想容。     绿萼双手捂住嘴巴,怕笑出声。     “而且,二哥不够用,连大哥也想一起拿下…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南宫千静突如其来的感叹了一下。     怒气四溢的莫想容,握紧皮鞭的手,捏了个死白,二话不说扬起皮鞭,就这麽要猛然要务必要在南宫千静打的她开花时     南宫千静只用了两只手,夹住了她迎面而来的皮鞭,莫想容错愕,绿萼吓了一跳。     “皮鞭,是要这样用的。”话落,在莫想容还在发傻的期间,抢过她手中的皮鞭。     就这麽狠狠、豪不留情直往她的娇颜猛抽,随后,又往屁股猛抽。     绿萼心惊,因为小姐打人的速度,快如无影…现场一片寂寞,只传来阵阵的抽打声。     南宫千静打到高兴后,收手,又走往绿萼身边。     “我这是代你爹教训你,以后就算想要男人,要暗着来,不要明着说…丢人。”那丑到爆的脸,又挂起了微笑。     莫想容,晕了……     接下来…     南宫千静将目光佣懒的移向了最后一名战员。     “你呢?又有何指教。”低柔语音缓缓响於空气中。     战场上仅胜的一名敌军,此时有如风中的残叶,摇摇欲。     见鬼了,这还是南宫千静吗???回想刚刚两名伤员的惨境,小心易易的将他和南宫千静的距离拉远一点。     “绿萼,你说,这个不长眼的又是谁。”南宫千静看了他细微的举动,挑高眉问道。     “这位是四少爷南宫夏柳,小姐的弟弟。”     “啥!南宫下流……啥名字不取,取这种的,是哪个脑袋比鼻孔小,取的…?”南宫千静微微一楞。     现场安静一会,绿萼的爆笑声传来,被批评名字的南宫夏柳红着一张小脸蛋,紧瞅南宫千静,眼中除了羞耻还有愤恨。     “看在你名字响亮的份上,你想玩哪套??”南宫千静突然快速走近南宫夏柳的跟前,用那张丑到惊心动魄的脸阴凄凄的看他,两脸距离不到五公分。     砰,南宫夏柳,这个出场最短的战力最浅的,就这麽孤寂的倒地。     “绿萼,我的脸有美的这麽惊人吗?他倒了~”南宫千静好奇的摸了摸自己的脸,不知所以然。     一片乌鸦飞过     主仆两人大摇大摆的走回了房间,只留凄凉三人组在现场。     看见南宫千静走回房后,躲在草丛后面看剧许久的南宫弦,缓缓的走出来。     “早就知道三妹窝火了,幸好有这三个人,挺身来当自己的替死鬼”南宫弦卑鄙的笑了笑,毕竟商人的本色,不是吃素的…     他愉快的着歌,指使着他带来的仆人,照料起现场的伤患。     经过了先前的那场战役后,南宫千静着实过了一段悠闲的时光,只除了无洞不攒的只死耗子南宫弦以外,一切是这麽的美好…     南宫千静正扬着满足的笑意,整个人放松於和暖的微风当中,多麽惬意。     身旁坐着正紧紧瞅着书猛盯的绿萼,以及死不要脸的南宫弦共三名成员。     回想起自从来到这起的第一天,她总有一堆无奈,想要低调却是怎麽低调不起来。     想要仁慈平等的对待众生,哪知众生却是死门在那,往哪攒。     想起她身为男人的那段间,是多麽的惬意,身旁总有着奇和妙这种无敌的战将,帮他排除了一切的危机,包含**危机…     哪像现在,都要她要亲力而为,既伤神、又伤肝…真是忙的一刻不得闲     如果伤者有听到一定会说,到底谁伤呀…     “三妹,吹首曲子来听听如何。”语气中只有低下,拜托,那俊脸没有以往的假相疏离。     沉溺於回忆的南宫千静听不到,所以并没有任何动作。     “三妹,我们来下盘棋局如何。”语气中微窘,他不是该早习惯,这样的三妹吗…文雅的脸旁,漾起一抹苦笑。     看到这样的南宫弦,绿萼有点不满小姐的没有反应,有点为南宫弦抱不平,站起身。     又是狠狠举起小脚,大力的踩往南宫千静。     痛声响起…     南宫千静退出了回忆,怒视着绿萼,揉着被踩肿的脚。     绿萼满意的看了南宫千静的回应,指了指南宫弦。     “南宫弦,你又怎啦…”说有多不耐烦,就有多不耐烦。     “这…”不用细听,也知道三妹现在火气正旺,南宫弦讷然,少有人对自己这麽嫌弃,因此他不晓得作何反应。     远处,又传来了稀疏的走路声。     南宫千静收回在南宫弦上的注意力,往声音动向看去。     南宫千静眉尖微微挑起来,真是才刚说完,就有人这麽快又要往死门撞。     南宫千静那心中的浮动又被来人挑了起来。     “大哥,你也在呀。”瞅着一张微青的小脸,南宫夏柳首先开口。     这三人正是先前的莫想容,南宫熙、南宫夏柳两兄弟,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休养,又再次踏往了南宫千静的地盘,誓要找回面子。     看着红着脸的南宫熙,绝美的脸上,除了红,还是只有红,估计是羞红的,毕竟谁能够接受自己在昏迷期间做出尿了一裤子的事。     望着脸包的跟木乃伊的莫想容,南宫千静无意识一笑,那原本该冷艳无双的脸孔,看不出个边…那薄唇,在南宫千静的催残下,也变成两条香肠…     瞅着刚微青着小脸的南宫夏柳,南宫千静是有听绿萼说过,这段期间四少爷总是跑往寺庙……收惊,以求恶灵退散。     三人的目光都一致性的跟着南宫千静移动。     “哪!三位又有何指教。”南宫千静看了他们的眼神,却见他们屁也不放个,无奈首先开口。     “我们要跟你决斗。”南宫熙低着头,中气不足的说。     南宫千静不屑的看了他们一眼后,随即低下头,没有动作。     “你怕?”这三人一定没有看清楚南宫千静眼中的不屑,因此,三人齐开口。     听到,慢慢的把头抬起,鄙视的看了三人,丢了个无聊的眼神给他们。     而一旁的绿萼和南宫弦则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状况。     没有想到南宫千静会是这样的回应,三人发呆中…     “三妹,看在大哥的份上,就当是个游戏,大家玩玩也无伤大雅…”看着自家的小弟吃鳖,南宫弦开口。     “你的面子会比你的脸还大吗?”南宫千静脸上出现你是哪根葱的样子。     南宫弦也低下头了…自己的魅力荡然无存     缓缓起身,拍拍了衣袖,南宫千静晃头晃脑的要走回房门。     “你这无能的草包,谁输了,我们就把头给对方。”开口的是讲话含糊不清的莫想容。     南宫弦用不赞同的眼光看着她,似责备。     “!我要你的头干嘛,当球踢吗还是当椅子坐……?”斥之以鼻的说。     “你……”三人有着不同程度的怒意。     “不过,要比也行。”南宫千静突然兴致一来。     “方法我出,但绝对是公平,在场的人都得玩。”指了指全部的人,并且给了三人爱比不比的眼神。     公平!!小姐在放屁,只要有小姐在的地方,就没有所谓的公平,绿萼心有不满。     三人把眼光瞪向摇着头的南宫弦,在压力之下,南宫弦没有志气的点了头,加入了战局。     “那,这个游戏叫真心话大冒险。”南宫千静阴险的笑了起来。     “我这有颗骰子,待会大家一一轮流执骰,我们来比大小;点最小的那个人,可以选择说真心话,或者是大冒险,那出题的人,当然就是执骰点最大的那个人。”众人无意议的点头。     “那所谓的真心话,就是出题者问什麽,回题者就必须摸着良心回,不然的话,绝子绝孙。”众人一听到这麽猛的下场,寒气上身。     “那大冒险,更是简单了,出题的人指定回题者做一些行为,至於做些什麽不限定…”     “当然啦,若是那个人选择了,但又做不到的话,那就接受我的终极惩罚,而且不得有义议,如有违背,男娶丑妻,女嫁丑夫。”南宫千静嗤笑。     “为为什麽是你来做终极惩罚。”不满的南宫熙问道。     听到南宫熙的直言,众人都以眼神附和,对呀!凭什麽就是你来执行,当其他人是傻子吗?     南宫弦和绿萼是一脸悲情,原本他们就是不想加入在这必死的战局里面,却是身不由己、抽不出身…     “是你们自己找上门的,又不是我要玩的。”南宫千静一副大恩大德的样子。     众人互看,点着头。     南宫千静从怀中拿出了一颗象牙白色的骰上面分别是刻了一到六点,她轮流递给了众人,让他们确认骰子却定是没有作弊的行为…     紧张的气氛在大家的心中缓缓流过,当然除了南宫千静除外。     首先执骰的是南宫弦,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手一抖,i闭起眼后深呼吸一看…     俊脸黑的比木炭更甚,居然是一点…     众人在一旁窃笑     第二个执骰的是南宫熙,按耐着几乎快要跳出来的心,他也是手一抖,i捂着双眼,露了个缝,他眯着眼看     绝美的脸孔青了,居然还是一点…     其他未执骰的人笑的更欢了。     第三个执骰的人是莫想容,那包的紧紧的脸让众人看不出神情,但是不停抽动的手,泄露出同样的心情,那包的白白的脸孔无表情,但…还是一点…     剩下的人吞了吞口水,怎麽都是一点,有点慌了。     第四个执骰的人是南宫夏柳,压着心跳,他尽力平息着抽动不停的手,i只敢用单眼瞧着点数。     娇小的脸孔绿爆了,还是一点…     众人疑惑     第五个执骰的人是绿萼,深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前面人的紧张,已经紧张到整个都是手汗的手猛擦着衣摆。     她那可爱的大眼一亮,居然是二点…     其他人神色紧张起来了。     第六个执骰的人是南宫千静,抱着大家的期待,她懒洋洋的接过骰子,i没什麽紧张的她,悠哉自我。     众人有如被雷打到,居然是六点,通杀……     “作弊。”南宫熙首先发难,那倾城的脸孔满脸不甘。     众人也用同意的眼神望向南宫千静,希望她给个答覆。     “这骰子,在执之前,是否大家都验过,都同意没问题。”冷冷的爆出一句,睨了在场的人深刻一眼后。     大夥无言以对,低下头。     “既然大家都没有什麽意义,那麽,开始进行我们的游戏开端…”南宫千静灿烂的笑了,其他人背肌凉了…     “首先是南宫弦,选择你要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南宫千静把玩着骰子。     “我…我选…我选真心话好了。”南宫弦灰苦着脸,咬着牙脱口而出。     “别这麽紧张…又不是叫你送死”顶着一张丑脸,南宫千静安抚的说着。     情愿死,也不愿被恶整,这是众人的心声,但不包含绿萼,毕竟她两点嘛…     “说实话喔…南宫弦,你几岁没了童子之身…”南宫千静敛眼想了一下,随后开口问道。     南宫弦脸色大红,南宫熙及南宫夏柳傻住了,绿萼和莫想容别过头,肩头微微抖动     “十…六…岁。”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说完抱住了头,往地上一坐。     听到回答,众人爆笑开来了……只有南宫弦阴沉沉的抬起头…     “不用开心的太早,大家都轮的到。”气歪脸的表情,让众人马上停止了笑意。     “在来南宫熙,你要选什麽。”南宫千静头转向了后知后觉的南宫熙。     见到大家都把眼神看向他,他血色瞬间从脸上退去。     “我…我选…我选大冒险好了…”以着从容就义的觉信脱口而出。     “放轻松,我给你个恩惠,来点简单的,你就亲南宫弦的双唇一会,直到我说停。”南宫千静笑的有如白雪公主里的后母。     南宫弦是百般的不愿意,但是南宫熙不断的对他使着哀求的神色,只因南宫熙不敢想做不到情况下的终极惩罚。     就在两人忍着作呕的情况下,双唇接近亲了起来,虽然两人都是属一属二的优等货,画面也唯美,但…只见两人大眼闪出了想死的念头……     其他人没了看戏的心情了,整个心是七上八下,纷纷的担心起自己的下场。     “好了,可以停了。”摆了摆手。     只见两人快速分开,蹲往旁边,吐了起来…     “南宫夏柳,你选什麽。”盯着那直把自己缩在木乃伊身后的南宫夏柳,南宫千静笑的更是邪恶了。     “我我我选大冒险。”硬着头皮开口。     “那好,请你盯着我的脸,大声的对我说我很漂亮,你很喜欢我。”说完南宫千静把脸凑向南宫夏柳面前不到五公分。     砰!南宫夏柳再次杯具的晕了,并且还末成成任务。     大夥同情的摇了摇头…这人…完了…

《无良的心动爱恋》正文
1初穿女儿身
2替身报复为他人
3初散阴谋
4初帮大少
5大少初心动
6送上门的
小说推荐
《愿你有岁月可回首》(可月飞凝)
《我在影视世界》(一点寒芒)
《网配之粉红不好当》(师兄甚好)
《地藏》(地藏)
《笑长空》(南天笑)
《鳄鱼神》(Cena)
《影圈巨变:慕少娇妻要翻天》(澜瑾萱)
《乾元破空》(天之痕01)
《九零空间之福女》(零龟)
《轻云偶遇大雨》(素履之往)
《炼域星魂》(冷瞳LOVE)
《波澜大陆》(君子曦洋)
《你与我和它的世界》(上弦之YUE)
《四国逐锋之我是张角》(白柳忆)
《崩坏三之诸神黄昏》(三世笑红尘)
《王妃她总忘记自己的身份》(衔音)
《亚瑟王的卡片姬》(星刻之印)
《魔神劫生死情》(玉外飘香)
《星河的冒险物语》(星空中的心语)
《洛克人Zero9》(一個橙)
《凤之情殇》(凤之情殇)
《生乱》(寒岩)
《糖果系恋爱季》(蒋甜媚)
《重生之庶女无双》(拾夏)
《混在唐朝大理寺》(公子令伊)
《超凡之行》(荆棘牙)
《异界皇子现代大明星》(海域)
《异世界最强佣兵团》(剑若筱雨)
《这里有仙女》(潮头)
《神偷世子妃》(银十两)
《苦涩青春》(日尧浩月)
《武魂大道》(鸥帝)
《一本粗糙的野生小说》(野生的哀塔菌)
《亿万娇妻:帝少一宠到底》(沧海与岁月)
《林小姐的追夫日常》(三月的杜鹃)
《夜色有星芒,上神的心尖宠》(沉渊木)
《来世在爱》(陆炫)
《精灵之约》(离九歌)
《腹黑BOSS的专属秘书》(夕梓希)
《都市之虫神》(尚帝与你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