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恋爱份子》 > 最新章节

《恋爱份子》

恋爱份子封面

作    者:苏西荷

最后更新:2015/5/28 12:13:39

下    载:( 《恋爱份子》全文TXT打包下载)

...

《恋爱份子》最新章节: 第十四章

    更多言情小说,。     卜杰发现云霏和爱咪一声不响的搬了家,着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没有消息,去向成谜,就这么消失和无声无息。     他真的弄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云霏竟会不留片语只字就离去,像是沉默的抗议。     一个礼拜下来,卜杰的坏脾气像极了一头暴躁的斗牛,方圆五里内无人敢近身!职员们人人自危,戒慎恐惧,深怕引爆地雷,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爱纯建议他联络云霏的少数几个好友,结果竟是没有人知晓她的行踪!云霏的日常交友因单纯得不能再单纯;连她们都不知道,卜杰真的一筹莫展。     他左思右想,最后推论到唯一的可能性。他直截了当地告诉道琳关于云霏失踪的消息;一看她脸上一时掩藏不住的喜悦之色,果真可疑,他心底下了更大胆的推测。     “我想的没错,一定是你。说!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他一时气急捉住她的手脆。     道琳痛得连忙挣脱:“我又没做什么了不得的事!不过找她聊领罢了。”     “你捏造了什么谎言把她气走?连搬走都不告诉我一声?”     “谁晓得她听到什么!”她狡赖地,“不要问我,你有本事去找她啊,逼我干什么?”     “你说!”卜杰穷凶恶极地吼到她面前。     道琳吓坏了!他从没对她这么大呼小叫过。心里一阵胆怯,气势就弱了下来,她妥协了!“真的没说什么嘛,你瞪我干什么?我只不过告诉她遗产的事情,还有我和你都住在一起,她听什么信什么,我也没办法。”     那一秒钟里,卜杰真恨不得勒死她!道琳真的会害惨他!尤其他想到云霏是怀着对他深重的误会和伤心默然离开,就忧心如焚!又慌又急又是满腔急欲澄清误解的爱意!他感觉心惊胆颤。     三分钟后,他从房里出来:“我已经替你订好明天早上十点飞纽约的机票,你明天就走。”     道琳这才知道他是认真的,“我不要!除非你跟我一道回去!我是为了你才回来的……”     “不达目的不干休是吗?”卜杰当着她叹气,满脸疲惫与无奈,“道琳,你打算继续这么娇纵一辈子吗?你爹地其实不在意留下多少东西给你,他唯一放不下心的是你的小孩子脾气!你必须停止为别人制造麻烦了。回去吧,我们是不可能的了,你应该回去寻找属于你的未来,那些大卫、鲍伊和史考菲。”他胡乱一扬手。“什么都好。”     道琳凝视他半晌,好不容易才逼自己承认这个事实。她伤心的——“你是认真的是不?你对那个叶云霏已经认真到哪个地步了?”     卜杰以摊手作为回答。     道琳凄凉地笑笑。     “好吧!虽然被淘汰出局的滋味实在不好受,不过我不会再赖皮。我明天早上就回纽约。”她收起苦笑,一换表情,不愿最后留给他不美好的印象。她望着他,犹恋恋不舍:“杰,你知道吗?我真的爱你。虽然现在说这些话已为时太晚,可是有必要让你知道。我后悔过去让自己变得那么糟糕,才把爱我的你逼走。是我笨得放走你。”她点点头,给了他一个完美的笑容。“ok!伤感的话不多说。答应来参加我的婚礼好吗?欢迎带着你的新娘来。”     “当然,只要你答应不灌她喝酒。”     “不会,我再也不碰酒了。我还得出门,既然明天要走,今天有好多杂事待办。”道琳背起皮包,在门前回头。“明天不需要送我了,你去忙自己的事。对了,如果你尽快找到云霏,恐怕有些烂摊子得花时间收拾。”她笑容一半是顽皮,一半歉疚。“她以为我怀了你的孩子,是你在欧洲时有的。”     在卜杰没来得及发火之前,她就咯咯咯地笑着逃之夭夭了。     ★★★     云霏是在一个出版界聚会上碰见爱纯和江嘉年的。     两个女人一见面,激动得尖叫,叽叽喳喳,完全不顾旁人的好奇侧目。     “你到底跑哪儿去了?连搬走也不通知一声。”爱纯骂她,“逃难啊?真不够意思,像失踪了一样,我哥找你都快找疯了!”     她最后这句话紧紧揪住云霏的心。可是纵使心里风起云涌,云霏还是抗拒着不予理会,“我才找不到你哩,你简直是标准的流动人口。”     “我跳槽啦!没什么新鲜事,还是重操旧业当记者,不过还算过得挺不错。”云霏正“惊艳”爱纯浑身那股成熟小女人的风情怎么有如浸润在蜜罐子的蜜月新娘般时,爱纯朝餐桌方向一招手,唤来某人,“江嘉年过来,见见客人。”一副很大女人的口气。     来人是个高个子,很壮硕的男人,模样健康而斯文有礼,黑框眼镜,笑嘻嘻的眼神中是和爱纯如出一辙的调皮光芒。     云霏又惊讶了。不是说开悟了吗?这么快又下海了?     “他叫江嘉年,机械工程师。叶云霏,请闭好你的嘴巴。”爱纯勾着他的臂膀,轻轻依偎,微笑甜蜜,“我们准备下个月初订婚。你是我未来的预约伴娘哟!”     江嘉年只是笑,望着爱纯的宠溺眼光便是最好的说明。     他走开后,爱纯忙不迭地问:“你看这个人怎么样?”     “好是好,但是你怎么会认识他的?”     “开车相撞撞出来的啊!是我理亏,不过是他出的钱修理赔偿,这种好男人哪里找?所以当然抓过来留在身边。机械工程,听起来很复杂哦,可是我和他有缘分,我知道!”     或许和文化圈外人的交往对爱纯来说反而是好运的开始。漂流惯的她正循着轨道安定下来。“看你们的样子,幸福无边。”     “我们之间无关方程式,可是一切好得超乎想象。”     云霏抓她小辫子,“我记得好像有人说过要修行、要悟道。”     爱纯一笑,“师父说:都说出家堪悟道,谁知成佛更多情。无妨,我把江嘉年当菩萨,婚姻是道场,不管谁渡谁,一样修行。你说这是不是一种进步?”     “你怎么说都有理。”其实只要对她好,云霏只期望见到爱纯快乐。     “对了,你应该晓得我前任嫂子回纽约去了吧?”     “我不晓得。我不打听这种消息。”     “用不着打听,到处传来传去小道消息,只要有耳朵,要不听见也难。云霏,我觉得不对劲,你是不是在跟我哥呕气?否则怎么不给他你的消息?”     “没什么,我不想谈这件事。”云霏迟疑了一下,“爱纯,你知道……他们是不是复合了?”     “谁?”她搞不清楚状况。     “你哥和骆道琳。”     “别傻了,怎么可能?”爱纯夸张地叫道:“我哥不会笨到自我找罪受,再让自己住地狱里跳!当初他既然决定离婚,就再没有回头的可能;我哥是个重情的人,要爱就爱到极限;决定改变,便再也不会回头。你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离婚吗?道琳酗酒,一醉就在外面和男人乱来。他们结婚三年,她醉了三年,后来还拿掉过孩子……”     “孩子?”     “是我哥的没错,不过她瞒着他偷偷去堕胎,他不知怎样知道了这件事,再也无法原谅妻子会扼杀一个属于他们共同创造出来的小生命。”     “我奠!”     “所以你可以想象这段婚姻带给我哥不愉快的阴影!他对女人的排斥心理也能想见。说实话,我实在同情我哥,而能帮助他治愈创伤、挥却阴影的最好方法就是一个特别的女人、一份真正的爱情。我哥是一等一的好男人,值得好女人真心爱他。云霏,你的责任重大。”     爱纯一口气说完话,魂又被江嘉年勾走了,他招手唤她过去,爱纯便把她交给聚会主人——河艺的负责人汪用禾。临别不忘悄悄捏她的手叮嘱:     “不要不理我哥呵,你不晓得他为了找你,急成那个样子,连你看了都会不忍心的。”     ★★★     早春的夜晚,广场上的音乐喷泉吸引了川流不息的人群。     云霏信步走上台阶,坐在最高一级胆阶上,背后觉得沁凉;那是喷泉溅开的微小美丽水珠,它们钻进她的颈子,像嬉闹的小童。     她捶了捶走酸了的双腿。她刚刚从出版社出来,为了最后的校稿和选定封面;编辑部全体加班陪她一起把最后结果弄出来,他们对它的重视不亚于她这个原作者。     书很快就上市了,水准和“天使之舞”齐平且有过之,回响可以预期——谢小姐这样说——云霏将脸埋进掌心;周围的喧闹笑语如水流过,她仍静看着。静静感受夜晚,这只有她一个人的世界。     不知过了多久,她抬起头来,发觉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她不经意一瞥,目光却怎么也移转不开了!     卜杰!她的心脏开始擂鼓般狂跳起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知道来这里找我?”     他那令她魂牵梦萦的脸庞上尽是深深笑意,“我梦游。不知怎么的就走啊走的游到这里来了。你呢?你在等谁吗?”     “没有。”她能说她在等吗?她的确在等一个人的影子,一个不确定的影子。     “你为什么一声不响就消失?就算有误会,至少该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不能只凭一面之辞就判我死刑,难道你对我这么没信心?”     云霏的心紧紧一动:“我不想破坏别人幸福的家庭……”     “你中了道琳的计,她说她怀孕是假的,就算她真的怀孕,孩子也不可能是我的。我们自从离婚后根本没见过面,更别说什么在国外旅行时重逢。”他注视她的反应,他在乎。“我们前阵子并没有同居,她睡我那儿,我住公司,睡吊床,保持安全距离;这不是为了你,是我自己的原则。如果你够了解我,就该判断得出她的话有几分可能性。”     “我是不愿相信,可是她言之凿凿,我难过都来不及了。我不是不信任你,只是怕透了谈感情,怕自己又一头栽进去,然后像是被玩弄的傻瓜。”     “现在还怕吗?我在这里,就在你身边。”他眼中的深情流露无遗,“还会怕吗?”     云霏望着他,缓缓摇了摇头,笑了。是和风般美丽的心情。     “明天就搬回来。你们不在,屋子空荡荡的,我很不习惯。答应我你会永远住下去。明天就搬回来,东西全不要了,只要你跟爱咪回来就行。”     “好。”云霏柔柔地答。他不知道这样一句平谈问话对她而言意义有多不同!     “我不会再让你跑掉的机会,如果没有意见,我想尽快筹办婚礼的事。”他又回复大男人作风了,很有主张的指挥这安排那。     “婚礼?”云霏张大嘴巴。     卜杰不解她的错愕是为那桩:“对呀,我爱你,当然有婚礼。”     一句话把云霏弄哭了!她好激动,“你没说过爱我。”     “是吗?不可能,我说了好多次,你不可能都没听见。”他不服气地。一声突发的劈啪爆声吸引了他们的视线,夜空绽放出一朵鲜艳的彩色花焰,绚丽光华连星月都黯然失色。“你看,连烟火都可以作证,它说它听见了。”     云霏笑得滚出眼泪,“爱你。”她轻轻啄他的唇。     卜杰温柔地拥住她,俯下头,用柔情的吻为这一刻作封缄。     “好哩!好哩!”他们之间钻进—个软绵绵圆滚滚的小女孩,“我来得正是时候!”     卜杰灵机一动,“爱咪,是不是你?那通电话是你的杰作?”他下班前在办公室接到一通怪异的变声电话,说要他准七点到喷泉广场去,会遇见意想不到的人。他半信半疑的前往,就这么在人潮中一眼瞥见音乐喷泉底下正沉思默想的云霏。果真如愿以偿!     “当然喽!”爱咪直腻在他怀里:“否则你们以为电话是于什么用的!爱咪又是干什么用的呢?!我再不动动脑筋,你们恐怕要好多年后才会见面呢!”     “谢谢你啊,我的小菩萨!”卜杰将她扛在肩上,看天际烟火,她快乐地咯咯笑个不停,当真有如欢喜菩萨。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云霏纳闷。“会有烟火?”     “黄道吉日啊!”卜杰牵她的手,并肩看那开也开不完的灿烂花朵,琳琅花样为天空划下美丽的惊叹号。     多变人间,要有缘才能相守。     他们会携手观赏这一生潮起潮落的风波,一树又一树璀璨花焰,在远方,最高处。     全书完

《恋爱份子》正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小说推荐
《星河最强统治者》(用小小)
《绝世幻武》(百世经纶)
《甲午之华夏新史》(终极侧位)
《奉旨撒娇》(不是风动)
《超级摄影师》(酒渐浊)
《以风为契》(木契铜鱼)
《觉瑛格格》(湛清)
《我心本道》(午间的水流)
《异界地下城之踏天》(夜玥天阑)
《无限之异界女兵》(给洒家倒酒01)
《网游之女辅助》(失乃)
《竞技动漫系统》(一直想脱团)
《晚风飘来》(暝檀)
《终极圣徒》(诛十七)
《嫡女策蛇王夫君慢点啃》(橙妖夭)
《神马都是浮云啊》(老逗你玩儿)
《穿越有点早》(途虎0)
《两生劫缘》(花色折翼)
《快穿之优雅的微笑》(童亦言)
《好奇宝宝闹翻天》(沈念词)
《天校第一勇士盟》(朝时飞羽)
《小东西,你被潜了!》(胡桃小妖)
《都市之神级修真高手》(夏鲜肉)
《大宋权相》(吴老狼)
《洛米的火影时代》(洛米匠)
《暗夜协奏》(死亡幻曲)
《傲龙戏凤》(林如是)
《手中剑》(我为剑生)
《我家的剑仙大人》(伴读小牧童)
《水深火热》(琼瑶)
《破灭武帝》(五好菜鸟)
《神奇宝贝战术大师》(不败修罗之神)
《问剑慨歌行》(留芳败世)
《行者健》(秧泽)
《三国召唤无双》(剑北望)
《好女不嫁》(迟暮非鱼)
《黑爵四校花》(慕波云兰)
《村女重生》(月杨梅)
《鬼街行者》(金书遗)
《劫魔道》(海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