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一咬定终生》 > 最新章节

《一咬定终生》

一咬定终生封面

作    者:凯琍

最后更新:2015/5/28 10:58:03

下    载:( 《一咬定终生》全文TXT打包下载)

...

《一咬定终生》最新章节: 第10章

    更多言情小说,。     那是一个晴朗的夜晚,风儿从窗边透进,带来一阵花草香,蓝秋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中拿着一本小说,白御棠就坐在她身旁,两人的肩膀不时会碰到,他刚才打了通电话,告知她妹妹就快到了。     对现在的她而言,妹妹是个陌生人,但她们过去应该非常熟悉,听白御棠说,她跟妹妹一起租房子生活,在那种情况下当然是感情深厚,等见面时她该怎么反应?坦白说她毫无概念。     忽然一阵脚步声接近,还有一股甜甜的气息,蓝秋苹站起身,大门开了,一个女孩冲过来抱住她,人还没到声音就先到。“姐!”     这个活力充沛的漂亮女孩就是她妹妹吗?蓝秋苹安静了几秒钟,笨拙的拍拍对方肩膀。“抱歉,我不太记得以前的事。”     “没关系、没关系!”蓝翠蓉抬起头,眼睛和鼻子都是红通通的。     “什么情况都没关系,只要我还能见到你就够了,是人是鬼都不重要,你想喝我的血我都愿意!”     蓝秋苹心想这女孩一定很爱她姐姐,瞧她哭得多让人雄。“你可以常来找我,不要哭。”     “我不哭,我要笑,因为我太开心了!”蓝翠蓉扯开笑容,却有更多泪水滑落。     妹妹好可爱啊,蓝秋苹不禁这么想,好像一只小狗那样,让人忍不住想抱抱她。     一声叹息让她转移注意力,抬头看到一个黑衣男子,笑得有点邪气。     “哈?!我是黑振勋,你应该不记得我了,叫我小黑就好,我是你丈夫的好朋友,也是你妹的男朋友,不过她已经想把我甩了。”     蓝翠蓉抹去泪水,转头大骂:“谁叫你前天才告诉我这消息,害我之前哭到眼睛都快哭瞎了!”     “演戏就得演到底,你在丧礼上不哭,谁会相信你姐真的死了?我也是万般的无奈,这阵子光是安慰你,我就头痛到快爆炸了。”黑振勋一副受苦受难样,表情夸张。     “哼!”蓝翠蓉还是不怎么领情,蓝秋苹伸手摸摸她的头,就见妹妹破涕为笑。     白御棠这时开了口,神情严肃。“翠蓉,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我跟小黑都不是普通人类,现在你姐也变成我们的同类,我对你感到很抱歉。”     “姐夫,不管你做了什么,至少我还能跟我说话,我已经非常感谢你了!”     “姐夫”这两字让蓝秋苹一愣,原来在旁人眼光中,她跟白御棠真的是一对,但她自己还没有太深的感触,只觉得他是她最信任、最亲近的人,直到现在她才想到,会不会他正默默痛苦着,因为她还无法回应他的感情?     “谢谢你能够谅解,也希望你替我们保密。”白御棠点个头说。     “那当然。”蓝翠蓉半开玩笑的说。“我要保护我的宝贝姐姐,你是我姐夫,也就是我家人,只有那个混蛋小黑是个路人甲!”     黑振勋朝女友抛个媚眼。“胳咱们也来结个婚,不就变成一家人了?我随时可以帮你转化!”     “我还不想变成吸血鬼,也许下辈子吧。”     黑振勋也不怎么气馁,像是早就习惯这种对话,双手一拍说:“人鬼一家亲,今天晚上不醉不归!”     乎不是第一次,蓝秋苹微笑望着他们,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却不觉得置身事外,她确定自己是属于这里的。     蓝翠蓉提议要玩国王游戏,蓝秋苹对此完全陌生,但玩了一次她就状况,因为她被要求坐在白御棠大腿上,而且是直到游戏结束!     一整夜下来,白御棠的手不曾离开她身上,不时在她耳边低声说笑,轻松的神情让她暗自诧异,因为之前看他总有些落寞,似乎心事重重,现在却变了个人,温暖而耀眼。     她想要更了解这个男人,为何过去的她会选择跟他在一起?她想要看他快乐的笑容,但她还不了解该怎么办,或许就从现在开始,她会学着如何去……爱他?     黎明之前,他们送走了客人,准备各自回房睡觉,白御棠却跟着蓝秋苹的脚步,抓抓他的头发说:“呃……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夫妻应该同床……”     “我不介意。”她从来都不介意他的靠近,她知道自己可以信任他。     “谢谢你。”     “不要跟我这么客气。”     房子里有两间浴室,他们各自梳洗后,穿着睡衣躺上床,肩膀靠着肩膀,彼此都有点僵硬。     “我们的婚礼是在哪里举行的?”她想要得到更多回忆,因为她脑中拥有的很有限。     “呃……其实我们没有举行婚礼,只是现在法律上我们是夫妻,在你发生车祸以前,我们曾有共识,等你毕业后我们就要结婚,还要生四个孩子。”     “哇,这么多?”她没想到自己这么喜欢小孩,会不会太梦幻了点,毕竟要教养四个孩子不容易,需要许多时间、金钱和心力。     “你现在想要孩子吗?”     这不是她想不想要的问题。“我记得你说过我不能生。”     “也许我们可以用领养的,或是做寄养家庭。”     “我会考虑看看。”她点个头说:“在那之前,我觉得我们应该先找工作,不管是人类还是吸血鬼,总是要赚钱才能生活。”     他拍拍她的头,安抚道:“你不用担心,我的存款可以让我们生活几十年,完全不用工作。     “那怎么行?我不能都用你的钱,而且不工作的话会变懒惰,说不定还会得忧郁症。”     他安静了几秒,带着怀念的口气说:“你以前也说过类似的话。”     “嗯,我相信我是个实际的人,你可以找家医院当医生,但是我呢?我能做什么?”     “你原本是念幼教系的,可是还没毕业就出事了,我想你可以考虑在家当保母,等过阵子再看你有没有更想做的事。”     “好啊!”她想不出比这更好的点子了,他真是聪明,又了解她。     “不过不要急,我希望你完全准备好了再开始。”     他的关怀让她感到温暖,他真是全世界最好的人了,至少在她的世界是如此。“你从以前就是这么体贴吗?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你?”     “呃……”他犹豫了好一会儿。“其实你没有说过你为什么喜欢我,你好像是有点被我逼迫的,因为我当时是个疯狂的神经病,现在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他的说法让她笑了,他显然不懂自己有多好。“我想我可能知道原因,你人长得帅,个性温柔,有时却又像小孩一样,喜欢你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喔,是吗?”他的声音透露着不确定,以及一丝期待。     “绝对是的,相信我。”因为她就是最好的证明,她已经喜欢上他了。     一觉睡到午后三点,蓝秋苹发现枕边人的异状,他喊着她的名字,还用身体她,似乎很难受的样子。平常他的气息清爽,现在却变得好浓烈,她以为他醒了,却见他还闭着眼,双手在她身上乱抓,带给她一种奇妙感受。     “御棠,你在做什么?”她摇摇他的肩膀,担心他是生病了。     “啊?”半梦半醒的白御棠睁开眼,看到自己抓着她的和屁股,而他的oo就贴在她双腿之间,甚至把她的睡衣裙摆都翻起来了!     他立刻放开她,闭上眼又睁开眼,像是不敢相信这事实,喃喃道:“抱歉、抱歉……我作了个梦。”     “什么样的梦?”她非常好奇。     “你不会想知道的。”他双手抱着自己的头,一脸惭愧。     “你是不是很想要……?”她不知道自己以前有没有经验,但她猜得出来他想要什么。     “我去冲个冷水澡就没事了。”他没让她把话说完,转身爬下床。     出于某种陌生又熟悉的冲动,她握住他的手。“别走。”     他缓缓回过头,不确定她要什么,其实她自己也不晓得,两人凝望片刻,她终于开口:“我……我可以吻你吗?”     他的眼睛瞪得好大,倒吸了口气说:“当然可以,但是为什么?”     她诚实地回答:“我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很想这么做。”     “呃……这是我的荣幸。”     他的脸逐渐靠近,于是她闭上眼,感觉他的唇有如微风,轻轻刷过她的双唇,带着试探的意味,过没多久,有个湿润的东西贴上来,她不由自主的张开嘴,让他的舌尖探入她口中挑逗,直到他们都按捺不住,同时加深了这个吻,吸着、舔着、渴求着。     他的左手按住她后脑,稍微调整角度,让彼此更深入接吻,他的右手环住她腰身,让她爹在他胸膛,当他们那微冷的皮肤相触,居然带来一股的电流。     他曾告诉她,吸血鬼可以闭气很久,此刻她却觉得晕眩和,这是怎么回事?     他稍微放开她,呼吸粗哑。“告诉我,你有什么感觉?”     她实在不知怎么形容,想来想去只有一句:“你以后可以常常吻我吗?”     “随时随地,只要你愿意。”说着,他又封住她的唇,这次比上次更热烈,像是要把她吃掉一样,而她居然不觉得害怕。     总之,她知道该怎么让他快乐了,毫无疑问的,他喜欢吻她、碰她、抱她,刚好她也喜欢他这么做,那么何乐而不为呢?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蓝秋苹已能接受自己的现况,她是一个混血吸血鬼,有呼吸也有续,虽然都比人类缓慢,体温和血压也偏低,她可以吃一些人类食物,需要适时的喝血,尤其是在月圆之夜。     晚上她睡不着,白天她就爱困,碰到阳光会刺刺痒痒的。如果她集中精神,可以听到人类心里的声音,甚至有能力对人类催眠,但她还没有尝试过,除非必要她不想这么做。     很奇妙的,这些改变对她来说都非常自然,仿佛她天生就是个吸血鬼(这可不是她说的,是她丈夫说的)。     说到她的丈夫白御棠,他总用一种饥渴的眼神盯着她,仿佛她是食物或猎物,但现在他们是同类,她的血液对他没有意义,为什么他还对她感到饥渴?     午夜时分,他们在客厅看一部有关吸血鬼的电影,听说风靡全球,但她发现他根本没在看萤幕,反而紧盯着她瞧,他想要她做什么吗?     她往后靠在他肩上,自从玩国王游戏的那晚起,只要他们坐着的时候,几乎都是她坐在他腿上,只有坐车的时候例外,如果有设计情侣座椅的车子,她相信他会立刻买一辆。     现在他们每天都会拥抱和接吻,他的需求量很大,但她不介意,因为她也很享受。     她拍拍他的手臂,引起他的注意力。“御棠,我觉得我已经准备好了,我想工作。”     “ok,但你必须改变一下外表,以免有人认出你是蓝秋苹。”     “我该怎么做?”     他摸摸她乌黑的长发,语气有些不舍。“你妹会来帮你的忙。”     “嗯……”她抬起头在他脸颊亲了一下,这是她第一次采取主动,之前都是他主动吻她,这回对他显然是个不小震撼,因为他的胸膛起伏,眼神瞬间。     现在是在沙发上,不是床上,她不确定可以做到什么程度,不过只要他快乐,她愿意试试看。     于是她沿着他的脸颊和下巴亲吻,来到他的脖子上,一次又一次凋弄,也许是吸血鬼的本能,吻脖子的感觉就是很对味,她还轻咬了好几下。     “秋苹……你在做什么?”     他的嗓音沙哑到不行,她揪着眉问:“你不喜欢?”     “我恐怕是太喜欢了……”他伸手抬起她的下巴,把食指放进她微启的唇中。     她不晓得他是什么意思,但凭着直觉,她立刻起来,眼神无辜的看着他,他的表情介于快乐和痛苦之间,她忽然也感到一阵甜蜜的煎熬。     终于他把手拿开,放到他自己嘴边舔了几下,她可以感觉他的眼睛在放电,这会不会就是小说里面写的……挑逗?     她没有时间思考,因为下一秒钟他就吻住她,世界开始天旋地转,她只能专注于他的唇舌。     最后,她脑中唯一的想法是不够,这样还是不够,她必须找出办法,让彼此得到快乐,还有满足。     第二天晚上,蓝翠蓉拎着大包小包出现,喜孜孜的说:“今天我要来当魔法师!”     “谢谢。”蓝秋苹很高兴能看到妹妹,因为丈夫的视线让她感到,在他们之间像是有股张力,她必须尽快找出解决办法。     “麻烦你了。”白御棠对蓝翠蓉点个头,拿起钥匙说:“我出去办点事,你们两人可以好好聊聊。”     蓝秋苹送丈夫走到门口,他的双手立刻环在她腰间。“我很快就回来,有事随时打手机给我,嗯?”     “知道了。”蓝秋苹点头回应,心想应该就是这样了吧,但他迟迟不肯跨出第一步,那双炽热的眼继续盯着她,似乎想把她的模样刻印在心中,现在是生离死别还是怎样?     没错,自从她转化以来,他们两人从未分开过,但他只是出去办点事,她不会融化也不会碎掉,有时她觉得他的保护欲太强了,她有必要让他了解,现在他们拥有同样能力,他大可放心的离开,暂时的离开。     “我会在家等你,不会有事的。”     白御听到了她的话,却还是依依不舍,于是她明白,他除了担心她,还深深的依恋她。     “够了!”蓝翠蓉在一旁大笑。“姐夫,我拜托你别那么夸张,你以为我姐会跟谁私奔啊?”     白御棠尴尬咳嗽一声,不太情愿的放开妻子,出门前又回头说了句:“我会想你的。”     “我也是。”蓝秋苹微笑道,他们以前一定是对橡皮糖情侣,其实感觉很不错。     等屋门终于关了,蓝翠蓉握住的手,让她坐在餐桌前,桌上满满是美发用品,还有一面大镜子。     “今天我要帮你染头发,还要上卷子。”     “哇,你好厉害。”妹妹漂亮、活泼又聪明,让她这个姐姐觉得好骄傲。     “临时恶补的啦!只要让你跟原本不太一样就行了。”     蓝秋苹任由妹妹在她头上摆弄,看来需要好一段时间,于是她主动问起:“翠蓉,你跟小黑相处得好吗?”     蓝翠蓉吐舌做个鬼脸。“还不就是打打闹闹的,有时候他真的很欠揍,死性不改!看看吧,撵我想不开的话,也许会让他吸我的血。”     “慢慢来,等时机和缘分到了,你会领悟谁才是你的最爱。”     蓝翠蓉停下动作,她们的视线在镜中交会。“姐,你以前也说过一样的话。”     “是吗?”蓝秋苹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听起来我好像经验很丰富。”     “不,你只有跟姐夫交往过,你是一辈子只爱一次的那种人。”     蓝翠蓉调好了植物性染发剂,那气味让蓝秋苹不太习惯,但勉强还可以接受,人类的用品真的是千奇百怪,不知不觉间,她已经以吸血鬼身分自居。     “说到御棠……我想问你,我该怎么让他快乐?”     “为什么你会想让他快乐?”     “他对我太好了。”她不记得自己的父母,但她相信白御棠比她父母对她还好,他让她有信心、有安全感、有被需要的感觉,甚至相信自己是个优秀的吸血鬼。     “你是出于感恩的心,还是有别的原因?”     “嗯……我也说不上来,只要看到他快乐,我就会快乐。”     “男人嘛,下半身快乐,大致上就很快乐了。”蓝翠蓉用轻快的语调说。     “就这么简单?”     “你还想抓住他的心?”蓝翠蓉的表情转为认真。     他的心?她思考了一会儿,那是她可以抓住的东西吗?最后她点头说:“嗯。”     “那就把你真正的感觉告诉他,我相信他会给你很好的回应,姐夫对你根本就是超疯狂的!”     蓝秋苹陷入沉思,她真正的感觉是什么?谁都无法替她解答,只有她自己明白,在过去模糊的记忆中,在这段相处的日子以来,白御棠对她到底是怎样的意义?     过了四、五个小时,白御棠和黑振勋一起出现在门口,一进门白御棠就盯着蓝秋苹,呆呆的说:“你的头发……”     “怎么样?我的手艺还不错吧?”蓝翠蓉双手插腰,欣赏姐姐咖啡色的波浪长发。“浪漫与时尚兼具,叫美发师来做也没这么神奇。”     “嗯,好像是另外一个人。”这是白御棠的评语,他没说好不好看,但从他无法转移的视线看来,蓝秋苹可以确定他是喜欢的。     黑振勋拍一下好友的背,笑笑说:“女人嘛,一年换十二个造型都是合理的,不用太惊讶。”     “你自己才骚包!衣服鞋子比我还多,还不快拿点来给我网拍?”蓝翠蓉戳向男友的肩膀,两人又开始打打闹闹的。     蓝秋苹含笑看着小黑跟妹妹,果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他们就是绝配没错。至于她跟白御棠呢?他们又会是怎样的一对?她迫不及待想知道答案。     清晨,当阳光露脸的时候,两人才准备要入睡,白御棠把妻子拥进怀中,感觉是那么贴切。     他喜欢她乌黑的直发,也喜欢她咖啡色的鬈发,让她变得更像个洋娃娃,他怀疑到底有什么会是他不喜欢的?就算她理光头也会是颗性感的光头。     蓝秋苹扭动一下身体,把小手放在他胸前。“御棠,你现在会不会很想睡?”     “不会,为什么这么问?”当她抓着他睡衣的扣子,他会想睡觉才奇怪。     “如果你还不想睡的话……我想跟你做一件事。”     “什么事?尽管说。”她尽可以对他为所欲为,他没有任何抗拒的能力。     “呃……我们要先脱光衣服,才能做这件事。”     “啊?”他有没有听错?两人脱光衣服才能做的事,不就是那件事?     “我们以前应该有过亲密关系吧?”她成功解开了他第一颗扣子,然后第二颗、第三颗……当她的手抚过他的肚脐,他全身一阵,更要命的是她随后趴到他身上,就压在他的胸膛上。     “呃……有是有,但你不用这么做,我不想给你任何压力。”伪君子!他有时真恨自己是个绅士,为什么父亲要把他教育成这种个性?他应该多向黑振勋学习才对。     “我不觉得有压力,我只是想让你快乐。”     她的呼吸在他颈边,她的身体缓缓摩挲,喔老天,她想谋杀他所剩无几的理智吗?他听见自己咬牙切齿的声音说:“只要……只要跟你在一起,我就很快乐了……”     “可是不够,我想要你非常、非常快乐。”     “为什么你会希望我快乐?”其实她想让他心脏病发对吧?就算他没有心脏病也快要有了。     她停下动作,忽然忘了刚才的主动,变回那个纯真无邪的女孩,嗓音细小还有点发抖。“因为……我好像爱上你了。”     霎时间天地都颠倒了,他翻身把她压住,双手捧住她的脸,激动问:“秋苹,你是说真的吗……你恢复记忆了?”     她带着歉意摇头。“我只记得一些模糊片段,偶尔觉得有些情况很熟悉,但那不是我爱上你的重点,我只是很自然的、很愉快的就想爱你。”     “你知道这些话让我有多快乐吗?”他希望自己可以说明给她听,但再多言语也无法形容此刻充满他心中的感动,就算他胸口忽然爆炸也不奇怪。     她对他微笑。“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每天都要说好多次,我爱你。”     “我更爱你。”     “好,这次让你赢,下次换我更爱你。”     他望着她久久无法言语,或许她是无意识的说出来,或许她是潜意识的反映回忆,但不管怎样,他们是相爱的,这比什么都重要。     她困惑地看着他。“你怎么了?”     想不出台词的他只能吻她,用他的唇舌和热情告诉她,她刚刚让他成了全世界最快乐的男人。     从清晨到日落,他们不断探索彼此的身体,感觉跟过去不太一样,他发现她变得更了,仿佛乐器一拨弄就发出声音,而结果就是让他兴奋难耐,一回又一回她的美。     身为吸血鬼也是有好处的,他不需要保险套,反正不可能怀孕,而她靛力和能力都增强了,他不用担心把她弄得太累,尽管做到天昏地暗、风云变色吧。     “御棠,拜托你……”喔那致命的声音,她随时可以取他性命,她不知道她对他有多大影响力。     “告诉我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他着她的颈子,留下他专属的印记。     “我要你,现在就要……可以吗?”     “我全部都是你的,我的人和我的心。”     当他她体内,那份完美回来了,仿佛流浪了许久,他们终于找到彼此,从此再也不要分开。     一个月之后,白御棠开始上班,在附近一家中型医院,照样是做夜间急诊医生。     蓝秋苹在家当临时保母,专接晚上的case,因为有些父母晚上要外出,她的工作时间跟人家不一样,反而找到不一样的客源。     清晨六点,白御棠开车回家,一进门就说:“亲爱的小苹果,我回来了!”     “辛苦了,可以吃早餐了。”蓝秋苹迎上前去,桌上摆着热腾腾的早餐,当然还有两个黑色瓶子。     两人相拥而吻,一起坐到餐桌前(也就是她坐在他腿上的意思),开始喂彼此吃东西,如果有其他亲友在的时候,他们不会这么夸张(也就是不会用嘴喂食的意思)。     “今天工作得怎么样?”     “很好啊,小宝很乖,刘太太还包给我一个红包,说要恭喜我们。”     除了闲话家常的话题,他们还有一个计划。“我昨天有去现场看过,大致都安排好了,你开心吗?”     “开心!”她抱住他的颈子又亲又咬,如此才能表达她的快乐。     下周末他们将有一个小小的婚礼,来宾只有几位亲友,在一间教堂内举行。     吸血鬼也可以在教堂举行婚礼?有何不可?十字架和圣水早就退流行了,不再有任何作用,他们只是希望在一个神圣的地方,对彼此许下神圣的诺言。     从此不管年岁悠悠、世间变迁,真爱始终不灭。     新婚之夜,白御棠抱着蓝秋苹走进新房,缓缓将她放到床边,蹲下身替她脱鞋,在她的礼服下有吊袜带,他坚持要亲自动手,她休想抢走他的乐趣。     “亲爱的,你想要什么结婚礼物?”     她微笑摇头。“我什么都有了,我不需要礼物。”     “不行,我就是要把你宠坏,我就是要给你礼物。”     “不如我先给你一个礼物。”     “好吧,你给我一个,我给你十个,成交。”他心想这也不错,还是可以把她宠坏,不过她要给他什么礼物呢?他跟她一样,什么都有了。     她伸手抚过他的头发,望进他好奇的双眼,一字一字缓缓说:“御棠,我怀孕了。”     “什么?”一开始他当然是震惊不信,但她的表情告诉他说这不是开玩笑的,所以在混血儿和混血儿之间,真的可以产生下一代混血吸血鬼?     他不晓得自己呆滞了多久,直到妻子用宠溺的语气对他说:“我知道这是个奇迹,但是你的口水快流下来了,先把嘴巴闭起来,乖喔。”     “我奠啊……我奠啊……我奠啊……”这就是他新婚之夜胆词,跟他原本想像的完全不一样,但他不会因此抱怨,这是他所能得到最好的礼物。     是的,生命总会自己找到出路,亲爱的小混血吸血鬼,咱们就等着瞧吧!     【全书完】

《一咬定终生》正文
楔子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小说推荐
《少将宠妻日常》(枫凝筠)
《幻灵神界》(龙新少)
《相思晚燃》(猜猜夏)
《偷渡情妇》(高瑜)
《英雄联盟之召唤师》(玉枫呐)
《精灵图鉴在我心》(辣白菜五花肉)
《庶女翻身计》(妖竹儿)
《沙雕勇者游戏》(空楼绘昭)
《彼岸三生》(南瓜姑凉)
《僵尸小姐之灵异侦探社》(黄泥01)
《承平》(道门三吃)
《另类潜规则:总裁你走开》(颜笑笑)
《进击的绿皮,Waaagh》(红豆豆柠檬精)
《那年故梦:暖风曾吹过青石板岁月》(余小桃)
《血凝蓝眸》(湘若雪)
《剑道永存》(清风岚)
《把青春刻在心上》(东方玉箫)
《总裁大人:妻管严》(听闻你很爱他)
《夫人能恰饭了吗》(徐小唯)
《上仙》(君临)
《九月乾坤》(黑夜望白)
《独宠痞妃》(四海不离)
《金戈铁马入梦来》(岚赏)
《重生之不一样未来》(风动初夏)
《盘龙之最强本尊》(南山寨主)
《师兄难缠:师弟是个女儿身》(荠落月)
《神级透视医生》(时光蝴蝶)
《三国之占山为王》(黄巾渠帅)
《狂爵惜蝶》(欧倩)
《囚爱游戏之总裁欠调教》(繁芜)
《精灵宝可》(风晨落雨)
《面瘫当家的越狱妻》(阿夫)
《王爷不要》(幽翎千月)
《绝色帝君,倾心俏丽皇后》(孟九)
《木叶的不知火玄间》(想不想吃西瓜)
《领域天地之心》(离梓然)
《抢来的新娘》(席绢)
《我的皇嫂是只狐》(凌初梦)
《仙界医生在都市》(经纶)
《小叔,是你吗》(紫橘初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