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冥王的祭品》 > 最新章节

《冥王的祭品》

冥王的祭品封面

作    者:苏浣儿

最后更新:2015/5/28 10:58:54

下    载:( 《冥王的祭品》全文TXT打包下载)

...

《冥王的祭品》最新章节: 第十章

    更多言情小说,。     三年后,一个晴朗的下午,杜康独自一人来到这个名为「情谷」的谷地。     这是三年前黑焰门冥王阙无天和江南第一美人周挽情殉情之处,据说三年前阙无天在中原武林高手的联合围攻下,自知穷途末路,所以带着妻子跳崖自尽,因此有人就将这个地方取名为情谷。     毕竟阙无天虽残暴不仁、满手血腥,对周挽情却自始至终专情不二,取为情谷,就当作纪念他的深情,也警惕后人不要再重蹈覆辙。     对于阙无天的死讯,杜康根本就嗤之以鼻,因为他不相信武功惊世骇俗的黑焰门四王之一,被江湖中人封为冥王的阙无天会这么容易就死了;他也不相信以阙无天的聪明才智,真会这么容易就走上绝路。是以他甘冒大不讳,冒着生命危险来到情谷想一探究竟。     果然如杜康所料,他在谷地里一阵寻找,非但没有找到阙无天和周挽情的遗骸,还看见了谷地里有一栋以木头搭成的木屋。     杜康想都不想,便往木屋走去。     木屋里传来一道娇柔好听的声音,「天哥,是你吗?」     杜康推开门,赫然看见一个宛如洛神再世的白衣女子正摸索着从桌边站起来,那容     貌绝世无双,那美丽举世罕见,只可惜她的眼睛却呆滞失焦,令人扼腕。     女子等不到回答,小脸略略一偏,似乎在观察来人的动静。「你不是天哥,你是谁?」     杜康走上前,「你的眼睛是中毒吧?」     女子一惊,身子连连后退。     「你是谁?你想做什么?」     杜康答非所问,只是睁着一双眼,定定瞅着她,「你就是江南第一美人周挽情吧!阙无天呢?」     周挽情还没说话,一道冷淡的声音突地从门口传来,一抹瘦长潇洒的身影如山站立。     「我在这里,你想做什么?」     杜康没有转身,只是微微一扯嘴,「我猜得没错,你果然没死。」     原来当年阙无天带着周挽情跳崖,本就是权宜之计。因为他知道在自己重伤、孤立无援,而周挽情又眼睛看不见的情况下,就算拼着一条命杀出重围,也是两败俱伤,还不如自己另辟生路。     所以他选择跳崖,选择在这杳无人烟的绝谷和心爱的妻子隐居,让冥王阙无天从此消失在江湖上,想不到即使隐居在此,不理世事,世事仍旧会自己找上门来。     阙无天带着满身的肃杀之气一步步来到杜康面前,「你是谁?你想做什么?」     杜康满不在乎地看着阙无天,「杜康,我来借东西。」     「你想借什么?」     「神农医经。」     阙无天剑眉一扬,「你借神农医经做什么?」     「治病。」     「治谁的病?」     杜康手一指,「你的病,还有她的病。」     阙无天冷冷一哼,「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自愿来帮我们夫妻俩治病?」     「其实你自己可以解开自己所中的毒,但是你不愿意,因为你不想在她身上的毒没有解开以前先解了自己的毒,免得她独自痛苦,免得她先你而死,是吧?」     杜康依亲眼所见,毫不客气地说。     被料中心事的阙无天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你想要什么?」     「杜康每治好一人必得取走一样东西,但看你愿不愿意给我那样东西。」     「你说说看,只要我做得到,我一定答应。」     「我想借你的神农医经一瞧。」     「你为什么非看神农医经不可?」     「我说过了,治病。」     「治谁的病?」     「你的病、她的病,还有另外一个人的病。」杜康简单说着,「你给不给,借不借?」     「神农医经现在不在我手上。」     「那在哪里?」     「我师父的坟里。」     「傲情天皇轩辕羿?」     「对!师父过世的时候,我把医经给他陪葬,如果你要看医经,就得开棺取经。」     「你愿意吗?」     「他是我师父,我不想打扰他老人家的安宁。」     「他不是我师父,而且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在哪里?」     阙无天静静看着他,看着眼前这个高傲张狂又目中无人的俊秀男子。     奇怪,通常他对人都不太有感觉的,但是对这个自称杜康的男子却有一种好感,觉得自己似乎可以相信他。     可他还是开口问:「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一去不回,恩将仇报?」     杜康一言不发,却突然伸手在周挽情身上连点数下。     阙无天霎时大惊失色,一个箭步抢上前,「你做什么?」     「你问她就知道。」     他忙问道:「情儿,你觉得如何?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周挽情楞了楞,眨眨眼,久久终于回过神,无法置信地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一片光明,「天哥,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看得见了!」     「你什么?」     周挽情抱着阙无天又哭又笑。     「天哥,我看得见了,我的眼睛看得见了!」     阙无天喜出望外,一回头瞪着杜康,「你……」     「先别高兴,我只是暂时移转她眼睛所中的毒性,如果不尽快找到神农医经解毒,只怕再过半年,她的眼睛就真要永远与光明隔绝了。」     当下阙无天再无半点迟疑,「好,我带你去。」     *※*     半个月后,阙无天带着周挽情以及杜康来到天山顶。     阙无天指着山脚下的茫然山色和层层白云。     「就在那里。」     杜康眼睛一瞇,似乎不太相信。「你把傲情天皇葬在这里?」     「这是师父晚年的隐居地点,除了我,没有人知道这地方。因为师父为了明月天女得罪太多江湖人物,树立太多仇人,我不想他老人家连死了,都还不得安宁。」     「怎么下去?」     阙无天淡淡一扯嘴,「这就要看你功夫够不够好了。」     说罢,他搂着周挽情的腰一跃而下。     杜康眉头微微一蹙,无暇思索,也跟着跳下。     他以为自己这一跳,势必死无葬身之地,谁不知天山之高、天山之险举世罕见。但出乎意料之外的,杜康却发现石壁虽光滑无痕,却有一个个的凸出小石块,而每一个小石块,都恰恰是他可以点足提气之处。     幸好自己轻功学得不差,否则稍稍一闪神,只怕会跌得粉身碎骨。     没多久,三人穿过重重白云来到谷底,谷底四季如春、花草繁盛,潺潺溪流中,清澈可见鱼踪,这又是另一个人间仙境了。     阙无天领着杜康来到一处石碑前,石碑上简简单单刻着几个大字——恩师轩辕羿与夫人柳夕堇长眠于此立碑人正是阙无天。     周挽情乍见父母亲之坟,已然克制不住心中的悲痛哭倒在地,「爹,娘,情儿来看你们了!」     阙无天一语不发也跟着跪倒,恭恭敬敬拜了三拜,然后扶起痛哭失声的周挽情。……周挽情伏在阙无天怀中不住哭泣着,「天哥,我爹他是怎么死的?」     「以师父的武功,放眼武林,还没有人可以伤他,可是他为了不想让师娘等太久,所以自断经脉而亡。」     「自断经脉?你是说爹是自尽的?」     「没错,他不忍师娘长眠于此,几乎天天过来陪她。有一天,我等了师父很久,都不见他回来,才知道他已经……」阙无天说着,金色眼眸闪过一丝哀伤。     「那我娘呢?她又是怎么死的?」     「如果我猜得没错,师娘应该是让周紫焰下毒给毒死的,因为师父临终前,曾经把神农医经交给我,要我找出解毒之道,可是师父没有告诉我师娘中的是什么毒,所以我也无从找起。」     「天哥,你见过我娘吗?她长得什么样子?」     阙无天微微一笑,「那时候我还小,记不得师娘的长相,只知道她好美、好温柔,就和你一样。」     「天哥,你……」周挽情娇羞地瞪了他一眼。     阙无天没再说话,只对着杜康一点头。     杜康伸手往石碑上一拍,石碑登时裂成两半,露出一个入口。     阙无天对着周挽情说道:「情儿,你在这儿等,我们去去就回来。」     说着,他和杜康两人点亮火折子踏入地道。     地道里幽幽暗暗的,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幸而有阙无天带路,两人倒是很快找到轩辕羿埋身的石棺。     阙无天来到石棺前,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然后打开石棺,取出一本早已发黄的书递给杜康。     杜康正想接过,却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尖叫——「啊!」     两人浑身一震,对看一眼,随即纵身奔出地道。     地道外,周挽情着身子站着,身后是一脸怨恨的周紫焰。     「你来做什么?」阙无天跨步上前,一面瞪着周紫焰,一面关心地看了看妻子。     「当然是来看轩辕羿是真的死了,还是诈死。」     「你跟踪我们?」     「不这么做,你会乖乖带我来这儿吗?」周紫焰抛下周挽情,摇摇晃晃的来到地道入口,「他在里面吗?」     阙无天没有回答,只是一个闪身,挡在她面前,「你想做什么?」     周紫焰似乎没有听见他的问话,喃喃自语着:「师兄,你就在这里面吗?你为了躲避我,居然宁愿待在这里面?」     「师父已经死了,他早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周紫焰抬起头狠狠瞪了阙无天一眼,又将视线转向周挽情,「没有关系?如果不是柳夕堇那个贱女人,师兄会是我一个人的,我们会有一群儿女,一群可爱的儿女。但现在师兄却一个人孤伶伶地住在这里,这一切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     说的同时,她似乎就要扑向周挽情。     杜康即时拦在她面前,同时说道:「轩辕羿在里头等你,你为什么不进去找他?」     周紫焰脸上一喜,「你说什么?」     「轩辕羿在里头等了你二十年,你为什么不进去找他?难道你要他继续等你二十年吗?」     「你说的是真的?师兄真在里头等我,还等了二十年?」     「没错,如果不相信,你自己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周紫焰半信半疑地看了杜康一眼,最后视线停在周挽情身上,「你和我进去!」     杜康摇头,「不,她一进去,轩辕羿就不要你了,你难道希望他被抢走?」……「不,师兄是我一个人的,没有人可以抢走他,他是我一个人的!」她凶狠地说着,记忆却回到那日,那个原本张灯结彩喜洋洋的日子,如果没有柳夕堇,那该是自己最幸福最甜蜜的一日,但这一切,却让柳夕堇给破坏了!     想着,她神情浮现一丝错乱,急急跳进地道里嘴里不住说着:「师兄是我一个人的     ,没有人可以跟我抢他,他是我一个人的,我一个人的!」     周紫焰狂乱地叫喊着,手掌急推,将地道入口封了起来。     周挽情见状忍不住大叫:「姑姑,不要这样,这样你会出不来,你会死的!」     阙无天摇头,「情儿,算了!说不定这才是她真正想做,真正想得到的。」     「可是……」     「你忘了她是怎么对你,又是怎么对你娘的?她这种人,根本不值得同情。」     「但她总是把我养大,总对我有养育之恩,我不能眼睁睁看她就这样死去,而且她如果真的恨我,就不会一再救我,所以……」     「你错了!她养你固然有恩,但你为她牺牲自身的、幸福,为她忍受天下人的辱骂,你做的难道还不够吗?」     「我……」     杜康也点头,「没错,对她来说,这或许是最好的结局,因为她所想的,就是和轩辕羿在一起,如今她心愿已了,你又何必阻拦她?走吧!到开封去,让我帮你们两个治病。」……     *※*     一个月后,一辆马车从开封「回春堂」缓缓驶离,不必说,车上自然是坐着阙无天和周挽情。     但见阙无天神清气爽、英姿焕发,再不见眉宇间的抑郁之色。     「情儿,你想去哪里?」     周挽情偎在丈夫怀中,正闭目养神,经过杜康的妙手神医,她和阙无天身上的毒总算都解了。     他们总算可以做一对正常的夫妻,不必再像过去为了怕连累彼此而相敬如冰,过着有名无实的夫妻生活。     想到这儿,周挽情不禁轻笑出声。     阙无天一手驾车,一手揽着她的腰,滚烫的唇亲吻着她的耳垂,低低问道:「在想什么?」     「想你。」     「想我?」他凑过嘴,在她唇上一吻,「想我什么?」     「想你堂堂黑焰门的冥王,人人畏惧的冥王,竟然当了三年柳下惠,守了三年的身,真是难为你了!」     阙无天不怀好意地瞅着她,将马车驶离官道,来到一旁的树林里。     「你这折磨人的小妖精,我是柳下惠,那你是什么?你知道看着你,却不能碰你、不能抱你,又不能爱你的感觉有多难过、多痛苦吗?你竟然还笑我?看我怎么罚你!」     「啊!不敢了!天哥,求你大人大量,饶了情儿吧!情儿下次不敢了!」     周挽情尖叫着躲入马车里,阙无天随即跟入,起先还听得见两人尖叫调笑的声音,     没多久,一切就安静下来了。     西方,一轮红日正缓缓沉落,七彩的光芒投射在马车上,隐隐可见那热情的身     影,但谁理他呢?     太阳不理,星星不理,连月亮都不理,只有黑幕一寸寸笼罩下来,笼罩住这一对难     分难舍的爱侣,为他们作见证,为他们作屏障……     【全书完】

《冥王的祭品》正文
祭典之初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小说推荐
《铸世》(木星大红斑)
《妙谋生花》(风动荼蘼架)
《妖妖恋之宁为凡人》(此心更寂寞)
《花之吻》(柠檬与亦少年的夏天)
《我不可能是个假式神》(千树)
《爱与修罗》(天然淡水)
《九命妖帝》(云庚)
《神级奶爸在大唐》(菩提六道)
《灵草追夫:公子,别跑》(西瓜33)
《一心如初:部长大人轻点抱》(南子寒)
《万里逍遥录》(小钟)
《霸道总裁恋宠娇妻》(玉玉萌萌哒)
《风炎烈歌》(海边光脚)
《神界拆迁户》(东狮郎)
《龙武圣帝》(纯白如雪)
《背靠大佬好敛财》(荣千树)
《半夜叫你别回头》(小小晓晓)
《灰暗时代》(溟有鱼)
《系统的万亿神豪》(某昊魔王)
《无双时代—奋起之龙》(李微白)
《特种兵王混都市》(泰熊)
《仙帝的老婆,你惹不起》(素纱新娘)
《灵儿:启程》(花厘子)
《流浪金三角》(孤狼无寂)
《宇宙基因链》(玖点六)
《穿越我的南宋》(腊月二十九001)
《丁Q灵异》(苏子叶墨)
《界下魔影》(小火生)
《空间熊猫》(纪殇)
《盒饭西游》(厉卿)
《NBA内线传奇》(泥人千面)
《超级武器库》(烈日耀骄阳)
《烈火救赎》(烈火职责)
《花开春暖》(闲听落花)
《晚熟奶爸》(罂粟)
《紫阳神塔》(邺城老马)
《神降二次元》(轼君)
《重生之逍遥王妃》(玉无忧)
《竞争  和好》(锦许婷儿)
《英雄有泪》(南山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