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烟水寒三生未了情》 > 最新章节

《烟水寒三生未了情》

烟水寒三生未了情封面

作    者:总是离人泪

最后更新:2015/5/28 10:58:20

下    载:( 《烟水寒三生未了情》全文TXT打包下载)

...

《烟水寒三生未了情》最新章节: 二 故人万里隔关山

    更多言情小说,。     康熙四十二年。京城西郊拥翠山上有座暮云寺,是建于隋朝的一座尼姑庵。谣传隋朝末年炀帝的一个宠妃不知怎么逃出宫廷,从长安北上至此,见这里山峦叠翠,景色秀美,遂在此建庙落发,成为这里第一位主持。这儿虽地势偏僻,但香火却很是兴旺。当然,这都是我“来”这里后慢慢听人说起的。     我是暮云寺现任的主持定清师傅十四年前由寺院外竹林里捡来的弃婴。不知为何师傅总说我尘缘未了,不肯收为弟子,平日里就帮着庙里生火做饭,闲时抄抄佛经。师傅对我极好,幼时庙里师傅们都叫我“阿厌”,意思是受父母讨厌才遗弃的孩子。但师傅见我年纪渐长,容貌却越发出众,便给我更名为“林楚颜”——我是自竹林中捡到的,“楚颜”则意为“楚楚动人的容颜”。     她当然不知道此“楚颜”已非彼“楚颜”了——自那日楚颜井边打水不慎坠井,等众人七手八脚将她打捞上来后,她就不是她了,她变成了我,一个和她只有相同姓名的人。我不知道我这个前世是个什么样的人,除了她的容貌。她实在很美,比我更配叫做“林楚颜”。当日我醒后第一件事,就是找面镜子看看自己是何模样。镜中的女子眉似春山,眼若秋水,端正的鼻梁下,嘴唇滟滟的宛若初放狄花。我咧嘴——天!还有一对小酒窝。从紧致的皮肤和稚嫩的身躯可推算她尚年幼,可饶是如此,婀娜轻盈的身体却别有一番动人之处。我叹气:难怪昭明说她广结孽缘呢,原来是因为这身好皮囊吧!果真如此,爱慕她的男人也不过是世间俗物罢了!岂不知再美的容颜也有老去的一天,更何况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比楚颜美丽的女子也不会没有,为何偏缠上我不得安生呢!     与前殿旺盛的香火比起来,暮云寺后院倒十分清净,那儿就是师傅捡到我的竹林。“刚来”这里时我常常到这儿发呆,尤其是每到夜凉如水,明月当空之时,寂寞就没缘由地深深侵入心底。我来这里已经快两个月了,而我不知道我以后会怎样,我还能否回到300年后的时空和爱我的男友在一起,好怀念我的牛仔裤,我的雀巢咖啡,和铺着兰色碎花床单的小床,还有——我的薄荷水。当然,那时的我不知道,我的命运即将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这天有些特别。一早起来,我发现寺里出奇的清净。拿着扫帚去扫寺院,才发现寺庙居然大门紧锁。正纳闷呢,定惠师傅走了过来:“楚颜,今日宫里有贵人前来烧香礼佛,不再接待别的香客。这会只怕还有半个时辰就到了,你去好好准备一下茶水吧。”定惠师傅是定清师傅的师妹,入寺时间很长了,也是看着我自小长大的,对我一直十分的慈爱。     “是,师傅”。我躬身回答。     前些日闲来无事时,见山中雏菊开得烂漫,便采得些来洗净晾干,昨日拿它泡了水,加了少许蜂蜜给定清师傅喝,师傅还赞说“菊香袅袅,甚是清爽”,不知那位贵客是否喜欢?既是来自宫里,什么没见尝过?但寺里师傅均不喜茶,除了偶尔接待贵客的银针甘露,倒没有别的好东西可招待的。     正暗暗思索,前堂接待香客的小师傅觉空快步走来:“快上两杯茶来,师傅嘱咐就上你昨日冲泡的菊花茶”。想来是那位贵客已至,我选了几朵淡雅的菊花,加水冲泡后,略略晾过片刻,用勺子舀了少许蜂蜜,调匀了递给觉空。觉空笑道:“不怪师傅偏疼你,也只你把茶也弄出这般花样!”     “敢问师姐宫里的贵客是谁呀?”我有几分好奇。     “听说是良妃娘娘呢。你要想看,便到厢房往外看看吧。”觉空言毕,端了茶匆匆出去了。     寺里有规矩,未落发的俗家弟子不得堂前待客。但我实在很好奇这位历史上有名的美貌宫妃是何模样,她出身卑微却能令康熙垂青生下皇子,且那位八阿哥是康熙众多优秀儿子中最为出类拔萃的,虽然他最后的结局令人唏嘘。     我绕过后院到厢房,那儿可以看到寺庙的正殿普渡堂。除了定清定惠两位师傅,门下大弟子都垂手侍立着,几位带刀侍卫悄然站在门外。那里客座上一位宫装丽人正端茶轻饮,想来就是良妃了。看她果然生得美丽,娥眉淡扫,杏目含情,虽然已约四十上下的年纪,可依然气度不凡,颇有韵致。     “宝寺果然与众不同,连茶也是这般清香怡口,令人神爽。原本早就想来的,无赖宫里规矩太多,好容易才请得圣旨,不料惊动宝寺闭门谢客,真是罪过。”     “娘娘不辞劳苦,一路颠簸,还捐了这么多香油钱,小尼甚是惶恐。娘娘不如先安置一下,再容我等侍奉娘娘敬香吧。”定清师傅道。     “也好,师太无须客气。”良妃淡淡答道。     早有随侍的婢女伸手扶过,随定清师傅一路往厢房走来。我急忙闪身避过。     黎明十分,我醒了。来到这里后我虽再无烦梦打扰,可是却睡得很短,几乎没有一觉天明的,今天也如是。披衣起身,梳洗完毕,我习惯地拿了扫帚去寺前大院。才走到普渡堂的侧门,却听见隐约有啜泣声。我大惊,是谁?现在天色才微明,庙门未开,谁在菩萨面前哭得如此伤心?我不由地趋身望去——身着浅蓝的宫装,不是良妃却又是谁?只见她满脸戚容,神情凄楚,竟和昨日从容不迫的气度判若两人。依稀听她口中喃喃自语道:“不是额娘狠心……原本平常人家更能安乐幸福…但愿你……可是我却常常想起你来…”     我正想回避,以她那等身份被人瞧着软处可不是什么好事——于她是,于我亦然。可是却猛然见她一声哽咽后,竟然晕了过去。     我不及细想,快步跑过去扶她入怀:“娘娘,你怎么了?有什么不舒服吗?我去倒水给你可好?”我连声问道。     她徐徐睁开双眼,蓦地怔住。用惊疑不定的眼光上下打量着我。是我的错觉吗?她的眼里快速闪过一抹惊喜。     “你是谁?”她缓缓问道。     “民女是寺里收留的俗家弟子,因无家可归,便在这儿做些杂事。”     “你叫什么?”她又问。     “民女叫林楚颜。本是孤女,是师傅取的名字。”     “楚…颜,好美的名字。定清师傅说那菊花茶是庙里一名俗家弟子冲调的,可是你么?”     “正是民女。”     她慢慢起身,我则继续俯身跪着。     “起吧,宫外没有这么多规矩。”     我站起身来,她继续打量我。     “今年几岁了?”她问道。     “回娘娘,民女虚岁十四了。”     “十四?”她瞧向我的眼神再次浮上薄薄的泪光,“如果他(她)在,却也是这般大了。”     我暗自心惊。她口中所念何人?还与我同岁?想那八阿哥应该不止十四岁吧?     “娘娘,你怎的在此,叫奴婢好找!”正在我手足无措之时,她的侍女急急赶来,见了这般情形,禁不住多看我两眼。     “娘娘,待梅香伺候你梳洗用斋后,再敬香礼佛吧。定清师傅已着人伺候了。”那叫梅香的侍女道。     “那……楚颜告退。”我忙低头退下。     今天寺庙依然谢绝其他香客,所以前殿后院都很是安静。我知道良妃明日就将回宫,那今晨这个小小的插曲就结束了,一切都会恢复平静吧。但是我想错了。     晚膳刚过,窗外夕阳正好。我正在抄写《大藏经》,梅香挑帘进来:“楚颜姑娘,劳烦随我去娘娘那里一趟,娘娘有话和姑娘说。”     我心中疑惑,还是搁了笔,随她来到良妃下榻的东厢房。     “民女林楚颜,见过良妃娘娘。”我福身行礼。     “无须多礼。”她语气温柔,拉了我的手示意我坐在她身旁。     “楚颜,我听师太说起你已无亲人是吗?”     “是的,娘娘。”     “你正青春年少,总不成在这青山古刹中终老一生吧?”她轻声说。     我无言以对。我可没想过在这个时空过上一辈子,我是要回到三百年后的未来人!     但这话却不能对她说起。     她仿佛并不期待我的回答,徐徐问道:“不知你可否愿意和我回宫?我那里本也是个清净之地,杂务不多,你若进宫,自然可比待在这里多些见识。我总觉与你颇有缘分,自然也会好好待你。”     不是不吃惊。我来到这三百年前的康熙盛世,只为了结前尘孽缘,以换得来生清平。可我并不想我的“作案现场”是红砖碧瓦的紫禁城。那或许是别人眼中世间最繁华光鲜奠堂,可在我心里却是天下最冰冷无情的地界。我爷爷是研究历史的,常听他讲起历代宫廷那些充满了血雨腥风的争斗,那实在不是我这个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满脑子“独立自主”思想的人该去的地方。更何况现在是康熙四十二年,如果我没记错,中国历史上最著名也是最惨烈的“九龙夺嫡”即将拉开序幕,即使是做一名宫女,万一不小心成了棋局中一枚小小的卒子,那可糟透了!我还想早点回到我光明的二十一世纪呢。     “多谢娘娘抬爱,楚颜自小清淡惯了,恐不适应宫中的生活,请恕楚颜不能从命。”我抬眼看她,她眼中满是失落伤感的神色。见她如此,心中不由有几分不忍。这良妃娘娘虽然贵为皇妃,可全无凌厉逼人的气势,却反而总让我觉得她是个寂寞伤心的可怜人。     我不敢看她,低身告退。     入夜十分,定清师父来了。     “楚颜,你随娘娘入宫吧。”她缓缓地说,语气出奇的温柔。     “师父…你难道嫌弃楚颜了?”来这里快三个月了,对定清真是视之如师如父,而我那和她相处十几年的前身,与她的感情恐怕更甚于我。     “你与娘娘本就有缘,何苦违心?不如随缘吧。”     “师父……”我暗自心惊。     难道师父早就洞悉一切?难道我根本无法选择自己的命运?     既是命运安排,我只有顺应而为。想我只要安于本分,龙潭虎又奈我何!只是据我了解有限的历史知识,清宫对宫女甄选十分严格,必须上报内务府登记入册,未经甄选私自入宫几乎是不可能的。但这却不是我该操心的事。     想到此处,我慢慢跪下,给定清师父磕了三个头:“楚颜答应便是。师父抚育之恩,楚颜铭感在心,还请师父善自珍重。”     师父将我扶起,眼里尽是慈爱的目光:“孩子,记得若是心中苦楚时,佛主却是与你同在的。”     康熙四十二年九月初十的清晨,我坐上了前往紫禁城的马车。

《烟水寒三生未了情》正文
一 写在穿越前
二 故人万里隔关山
小说推荐
《修仙奇葩录》(西佩里安)
《龙傲天的异界之旅》(天下尽染)
《深夜宾馆》(巨鸡子)
《傲世无双:凤女倾天下》(夏随心)
《百变小樱落泪樱花》(木之本冰樱)
《九连山庄》(震天府主)
《境界修士》(郭大语)
《守护甜心之君临天下》(默雅)
《夏娜之星命引导者》(被夏娜砍的风语)
《三国明月歌》(流云liuyun)
《我的修仙都是挂》(陈设依旧)
《绝色夕颜,雪染江山》(zeson荒城)
《倾城毒妃:邪王爱妻无度》(香盈袖)
《温暖春风,最喜欢你》(浅缘之空)
《九州风云之圣侠鏖锋》(蜃气楼主)
《形意通天》(上林春)
《神秘的事件》(孤独的行者)
《苦守》(程阳)
《幸福离我多远。》(相符。)
《灵异屋诡闻录》(黑岩泪香)
《海贼之忍界降临》(七叶忘忧)
《重生之梦想与现实》(呆瓜二木)
《旧梦远》(火锅配炸鸡)
《龙圣尊》(时间执念)
《劣根》(尹修)
《血族王子与侦探甜妻》(南宫熙熠)
《命主苍穹》(浮生饮一醉)
《不断红尘》(梦蝶破晓)
《鹰物语》(慕枫)
《乌兰哈达》(芦樵歌)
《苍穹逆仙》(麻辣冰麒麟)
《我是一位阴阳师》(笑稗官)
《剑歌侠诗》(清明夢呓)
《圣恒》(孤独的飞鱼)
《拂晓的亮光》(清医Yin)
《泰达米尔》(戚柒)
《凌驭苍穹》(白色的方块)
《都市兼职阴差》(青椒辣子鸡)
《九曜乾坤》(寒陵落雪)
《爱情不上我的床》(冠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