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烈焰情妇系列》 > 最新章节

《烈焰情妇系列》

烈焰情妇系列封面

作    者:冰妖

最后更新:2015/5/28 10:55:12

下    载:( 《烈焰情妇系列》全文TXT打包下载)

...

《烈焰情妇系列》最新章节: 第九章

    更多言情小说,。     客厅里除了刀叉碰触的餐盘的声音之外,周围静得出奇,另有一层诡异的气氛绕在两人之间,江肖凌用餐巾拭了试嘴角,然后说道:“今天要不要出去逛逛?”     “嘎?”林若雪不懂他怎么突然跑出这一句问话。     他补充说道:“看看你喜欢哪一种款式的戒指。”     “戒指?”她更疑惑了,他怎么又想起给她买戒指了?     江肖凌耐心的解释说道:“你不是决定嫁给我了么,我若是不买戒指给你,不是显得太不正式了吗?”     闻言,林若雪说话像咬到了舌头,“你……我没听错吧?呵呵,堂堂龙圣的主人,竟会娶一个毫无身家背景的丫头,呵呵,还真是不可思议。”     江肖凌不理会她的讽刺,说道:“吃过早餐你上楼去换身衣服,今天我带你再去挑选几件首饰。”     林若雪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红色及膝短裙,纳闷的说道:“我觉得穿这身就很好,不用换。”     江肖凌将她全身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轻笑道:“你以为自己是交际花啊,穿成这副德行?”看看她的背,露了一大片;再看看她的一双修长美腿,光怕不诱人不让人不犯罪。     “你……我平常这么穿也不见你反对啊,今天发什么神经?你该不会是在吃醋吧?”交际花?这么蹩脚的理由亏他说的出口。     心思被她猜中,江肖凌不自在的干咳两声,板着脸,严肃的说道:“去上楼把你身上这身衣服换掉。”     主人的调子说来就来,林若雪双手环在胸前,说道:“我没带其他的衣服过来。”     “楼上衣柜里有。”     “你还真是……”林若雪无话可说,起身悻悻的上楼去,七寸高跟鞋蹬在大理石做的楼梯上,咚咚作响,好像在抒发自己有多不满似的。     林若雪见他的保票们把一盒盒“战利品”往车里塞,伏在江肖凌肩上媚笑着道:“有钱的感觉还真是不一样,要什么就能买什么,而且还有这么大的排场,老公,你说是吗?”     江肖凌皱了皱眉,这个小妮子的脸色变的也未免太快了吧,刚才还冷着一张脸,现在却是娇媚动人,紧扒着他不放,她又再玩什么把戏?直到看到远远向他们这边走来灯荣儿,方才弄懂她这番举止的含义。     唐荣儿娇娆着走过来,说道:“江总裁,林,不,应该是江夫人才对,你们在逛街啊?”     江肖凌正要开口,林若雪抢先开口说道:“是啊,这不正要回去嘛!不知道唐小姐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唐小姐犹豫了一会儿,方才问道:“那个……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江先生的消息了?可以告诉我吗?”     她倒是挺执着的。林若雪面不改色的微笑着道:“唐小姐,你……真的很爱他吗?”     唐荣儿苦笑了笑,说道:“我知道我配不上他,但是我是真的很想和他在一起,就算没有名分,只要能看到他,陪在他身边,我也就知足了。既然没有他的消息或是你们不愿意告诉我,那我……先回去了。”     “等等。”林若雪被她那一番话感动了,做了一番思想挣扎,方才下决心说出实情:“唐小姐,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你说。”唐荣儿一脸期待的看着她,希望她能会说出江肖恒的消息。     “就是他其实已经移民了。”     “移民?什么时候?为什么?”唐荣儿屏住呼吸紧张的问。     “他……”林若雪看了看一旁严肃不语的江肖凌,然后说道:“他已经有心上人了,而且对方是个男的,这些都是我证实过的,要不然,我也不会告诉你。”     闻言,唐荣儿的脸色刷的惨白,这个消息对她来说太震撼了,这怎么可能?“我……我还有事,先走了。”她怕要是不赶快离开,就会当场昏死过去。     “她……没事吧?”林若雪有些担心的望向江肖凌。     江肖凌轻笑着说道:“那你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是什么反应呢?”     “我……那你希望我有什么反应啊,老公?”她不答反问道。     “上车,我们该回去了。”他没有理会她,将她拉进车里,然后对司机说道:“开车。”     在车里,林若雪问道:“现在你该放了我姑妈她们了吧?”     江肖凌顿了顿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那什么时候才是时候?”林若雪生气的把脸转向窗外,眼中含着晶莹。曾几何时,她变得这么脆弱?     “等我们结婚后,我会让你们见面的。”     “为什么?”见他不回答,恍若明白过来,说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你说啊?”     “我说过,你该知道的我会让你知道,不该知道的就不要多问。”他的脸阴沉的怕人,口气更是透露着不容反驳的威严,让她全身禁不住发寒,“你……是个混蛋,停车。”     “你做什么?”江肖凌见她作势打开车门发疯似的往外跳,急忙将她进怀里,她的举动心脏差点停止跳动。     林若雪在他怀里剧烈的挣扎,一边骂道:“你放开我,你这个冷血的家伙,你再不放开我,我就死给你看。”她将指甲中的微型利刃指着自己的脖子,威胁她道。     她态度坚决的让他为难起来。“你敢威胁我?”     “让我下车,要不就给我收尸。”她以为自己在他心里的位置已经超过一般,没想到她仍是出于原来的位置,原来,她再怎么努力也不了他的心里半步。     江肖凌见她再认真不过的神情,慢慢松开了手,林若雪一得到解脱,侧过身打开车门正想往外跳,在千钧一发之际,江肖凌趁她戒备松懈,抬手将她打晕。抚摸着倒在怀里的人儿的脸,轻声说道:“我不是想阻止你和家人团聚,我只是……不想你知道真相后,恨我,离开我。”     林若雪正对着电脑屏幕发呆,忽然听到牧野的嘲讽声:“真要恭喜你啊,总裁夫人。”     要怎么样才能消除他对她的恨?林若雪在心里无奈的想道。“你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就是想要知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什么意思?”她明知故问。     “我当然是在等你履行诺言了。主人的事情我都已经查的一清二楚,想必你比我更清楚,那么接下来……”他的话说到一半,然后定定的看着她。     林若雪当然知道他所指的是什么,有些心虚的别开他的视线,沉默不语。     “怎么,反悔了?全在我意料之中,他是主人嘛,是整个龙圣的决策人,嫁给了他,不就等于掌握了整个龙圣;现在他又是凌江集团的总裁,能成为总裁夫人也挺够风光的。如果我是你,也一定舍不得。”     “你说话能不能不这么夹枪带棒的?难道就因为我晚到一步没能及时就得了尤然,你就一直不肯原谅我吗?”     “我不许你喊她的名字。”牧野突然两眼发出红光,恶狠狠地瞪着她。     林若雪怔了怔,然后苦笑着点点头,“好,我不提她,但是我想要问你,你真的了解过她吗?你知道她的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吗?你知道在所爱的人和自己的丈夫之间她能怎么做吗?”见他眼中露出一抹深思的懊悔,接着说道:“以前,我对尤然的确有戒心、有抱怨,她明明知道主人是谁却死都不告诉我,那时我才知道,爱着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所承受的委屈和沉痛,不亲身经历是难以想象的。我知道你恨我,我何尝又不恨自己,如果我早一步赶到现场,也许她就不会死,如果我整天躲在家里一直消沉下去,他也就不会看到我,如今的结局也就不会是今天的这个样子。”     “不要再说了。”他制止住她,然后背过身去,抬手抹去眼泪。     林若雪也是满眼含泪,但是她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继续说道:“你们都以为主人在乎我、维护我,”她自嘲的笑了笑,“全都是一对假象,他根本就不爱我,他只是把我当作一件杀手工具,一个……泄欲工具,仅此而已。”     “那你为什么不杀了他,你杀他机会多的是,不是吗?”还是说她已经爱上了主人,才这么难下决定?     “是啊,我有的是机会杀了他,以解自己的恨、自己的怨,但是渐渐的,心中的恨和怨逐渐被一层爱所取代,而且那爱层层累叠,越积越深,再后来,知道他是谁,想要动手的时候,才发现,我根本就已经无法下手。可是他呢,他是怎么对我的?”她深深吸了口气,又道:“我们都快要结婚了,可是这消息除了你们还有谁知道?在他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我的存在,从来没有。他的心是冰冷的,再怎么捂也捂不热,算了,这些话我原本是要烂到肚子里,自己的苦自己咽的,可是现在……就算我是在说梦话好了。”     他错了,而且是错的离谱,他一直都将自己困在自己的感情世界里,他疏忽了另外一个人的感情也可能泛起漩涡,那痛是一样的。看着她离开时落寞的有些凄楚的背影,喃喃的说了声“对不起。”他知道她也许听不见,但是这对于一向傲慢的牧野来说,已经是他最高的极限了。     她听到了,脚步顿了顿,泪眸中含着释解的笑意。“谢谢你肯原谅我。”她在心里默默的说道。     一天中午,当江肖凌将一份结婚证书摆在她面前要她签字时,林若雪还处在呆愣中无法回神,“你、你这是做什么?”     江肖凌埋头在纸上迅速的签他的名字,说道:“签了字,我们就是夫妻了。”     只签字?她想要的不是这些。他为什么不像其他未婚夫一样向她正式的求婚,给她一个美丽的婚礼,他这么偷偷摸摸的算什么?怕她配不上他吗?如果是那他直说好了,这样见不得人的婚礼,她不要!“我不要签字。”     “为什么?”江肖凌猛抬头,有些意外的看着她。     “要签可以,先告诉我姑妈和宣姨她们在哪儿?”她开出条件道。     “我说过不要威胁我,没用的,把字签了,我三点钟还有一场重要的会议,必须尽快赶到公司。”纯属公式化的口气让她直感到心底发寒,她将纸丢回给他,说道:“我就是不要签!”突然一阵呕吐感直泛心头,她立即捂着嘴向洗手间跑去。     江肖凌见状,微微蹙了蹙眉,忙起身跟了过去,见她对着水槽大吐特吐,好像不把苦胆吐出来就不罢休似的,拍着她的背担心的问道:“怎么了?身体是不是不舒服?”     林若雪躲开他的碰触,说道:“没事,今天早上吃的东西太杂了,伤了胃,我吐一吐就好了。”     “你又偷喝咖啡了!我不是让小玲监督你了吗?小玲。”江肖凌回头严厉的向客厅喊。     小玲战战兢兢的跑过来,满脸恐惧的喊道:“二……二少爷。”这个二少爷脸色冰冷、眼神锐利的像是能将他们的心事看穿,稍有不如意就对他们严厉呵斥,如果不是林小姐每次都护着他们,出手阻拦,他们这些“废物”恐怕早已禁不住他这个威严主子的喝骂而夭折了。     江肖凌冷问道:“我不是吩咐过你让你寸步不离的陪在林小姐身边吗?她现在病成这个样子,下场你自己选择。”     “这和小玲有什么关系,你能不能讲点道理。”林若雪漱完口,推开他然后走出卫生间,“还有,有谁会喝咖啡就会吐的?小玲,这边没事了,你去忙你的。”     小玲欲言又止的退了下去。     江肖凌紧追不舍,心里的担心却未在脸上表现出来,说道:“你去换件衣服,我们去医院。”     林若雪连忙紧张的拒绝,“我说过了,我没事。字我是不会签的,你现在可以去上班了。”     他怎么忽然变得这么冷谈?他好像没有得罪她……吧?他接过保镖递过来的外套,说道:“那好,你先在家休息,等我下班回来再谈。”在他临走之前,招过来江伯在他耳边低声交代了几句,然后看了一眼正上楼的林若雪,带着几个手下走出了院子。     林若雪把小玲喊过来,说道:“小玲,给我煮杯咖啡。”     小玲为难的说道:“林小姐,二少爷说了,咖啡……”     “算了。”林若雪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改口道:“拿给我来杯酒。”江肖凌他到底有没有搞错,竟然不让她喝咖啡,那喝酒总行了吧?     林若雪见小玲仍是一动不动的立在那里,生气的说道:“他不会连酒也不让我喝吧?他凭什么干涉我的自由?咖啡不让喝,酒也不让喝,什么怪毛病?”     小玲怯弱的说道:“二少爷再三交代,让我看住小姐,小姐,对不起。”     “那给我拿杯水。”正说着,胃里又一阵翻腾,她连忙捂着嘴向卫生间跑去。小玲也连忙跟着过去,一边递给她毛巾一边劝道:“小姐,我看我们还是去一趟医院吧,再这么吐下去也不是办法。”     林若雪接过毛巾,无动于衷的说道:“我没事,对了小玲,你帮我去买件东西。”说着,她伏在小玲耳边低声说了一会儿。后,小玲红着脸应声去办。     林若雪在家闲得无聊,忽然想到山顶的宅院去看看。半坐在地上正在酗酒的闵柯乍见她来,嘲笑道:“我还以为你从此不会回来了。”     林若雪也坐在地上,夺过他手中的酒瓶,张口猛喝了几口。闵柯愣了愣,抢过来问道:“你不是不喝酒的吗?”     “和江肖恒在一起的时候,我喝的第一杯酒的名字叫紫色偶然,当时我的心里有一种淡淡的初次相识的那种感觉,很熟悉,可是想要抓住它将它留住的时候,却发现它早就不知所,留下的只是淡淡的惆怅,和温暖的回忆。我这才知道,酒,确实是个好东西。于是我开始尝试着喝每一种酒,想要抓住每一种酒的味道。要是我们在清醒的时候也像醉时般的对一切全都不在乎,将一切都遗忘那该多好。……呃。”她不舒服的紧捂住嘴巴。     见状,担心她状况的闵柯将两人之间的一堆空酒瓶胡乱的扫开,坐到她身边,紧张的问:“你没事吧?”     对上他着急的幽深的眸子,林若雪顿然感到胸口一阵发紧,他还是那个毫无一丝感情可言的闵老大吗?此时的他也像是中了情毒似的,眼中喷射出的几乎能将她燃烧,她差点就要被他的情毒传染了,连忙回过神来,站起来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怀孕了。”     过了好久,他方才缓缓的问道:“是主人的吗?”他觉得自己问的问题好傻,除了是主人的谁还有资格碰她?“他知道吗?”     “我还没有告诉他,他已经决定娶我,为什么还要这么偷偷摸摸的见不得光?”她背对着他落下泪来,一想到他那淡然惮度、冷漠的眼神她的心就好痛。     “也许……主人有他自己的考虑。”作为一个杀手,除了要掩饰自己的身份外,还要保护他最爱的人,主人之所以要将她隐秘起来,或许就是这个原因。     林若雪苦笑一声,“或许吧。”她说,“他的考虑就是在想是不是爱我。”     “主人他……也许担心你的身份,会对你不利。”他做了一番思想斗争,然后才缓缓开口。他原本是想着他们之间的误会加深,距离越走越远,然后自己才有机会接近她,爱情,本来就是很自私的不是吗?但是又想到她是一个很执着的女人,既然爱上了主人,就算再承受多大的委屈,她都会默默的守着。与其到时她更痛苦,不如成全他们。爱一个人虽然自私,但是成全、希望所爱的人快乐不也是自私的一种?     “是这样吗?”林若雪睁着泪眼问。     “想知道答案,为什么不直接问主人?”闵柯递给他一张纸巾,问。     林若雪一边擦拭着眼泪,一边抱怨道:“你以为我没有问啊,你都不知道他当时的那种口气,根本就不容我多问,害我连字都没有签。”     “傻丫头。”闵柯轻轻点了点她的额头,宠你的说道。他们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般亲近过,要在以往他们不闹个天翻地覆才怪,可是,曾几何时,他们之间的关系在发生微妙的变化,不再那么冰冷,不再那么紧张。     “对了,牧野呢,最近怎么都没有看到他?”林若雪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坐下,伸了伸懒腰问。     闵柯定睛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听到她问,方才回道:“他新接了任务,到新加坡去了。”     林若雪轻叹一声,说道:“真心希望能遇到一个真心爱他的女孩子。”     “你不恨他吗?”     林若雪摇摇头,说道:“我倒觉得是我对不起他,尤然的死或多或少都和我有些关系,而我又没有及时救得了她,他不恨我,我就已经很高兴了。”     “那你恨我吗?”他突然问道。     林若雪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再抬头看他时,脸上却是高兴的表情,“一开始恨,现在,也有那么一点点,但是只要你不再对下一个女孩子想对我一样无情的对她,那一点点恨也就免去了。”说着,她傻笑了起来。     “不会了。”闵柯在心里默默的保证道。     “对了,我现在必须回去了,要不然,他指不定又要弄出什么乱子来呢?”     “等等,你是偷跑出来的?”闵柯顿感不妙,他可是知道主人看她看得很紧,要是知道她偷溜出来到他这里来,主人还不把他当靶子练。     林若雪向他无辜的眨了眨眼睛,说道:“我一确定自己怀孕了就来这里了,放心吧,我会和他好好沟通,不会再使性子了。大不了我让他将你派往‘金三角’地区。拜。”说完,扭动着腰肢娇娆地走了出去。     见她一脸的诡笑,闵柯怎么看怎么觉得她这是在公报私仇?慢慢的,嘴角浮现一丝温馨的笑意。     江肖凌见她很潇洒的在纸上签了字,问道:“什么原因使你想通了?”     林若雪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应该已经知道了,还问我?”她指了指戴在脖子上的那条项链,又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送我项链是为了什么,还不是要监视我的行踪。”     江肖凌不自在的干咳两声,问:“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就是那天在密室你命令我将项链寸步不离的带在身边时,我就已经猜到了。”说着,她妩媚的向他抛了个媚眼,坐在他的腿上,搂着他的脖子轻声问道:“说吧,你为什么要和我秘密结婚,是不是正如闵老大所说,你是在保护我啊?”     这个小女人一定是在玩火,江肖凌一把将她抱起来放到床上,俯身压住她,口气有些责备却仍不失温柔的抗议道:“为什么我不是第一个知道你怀孕的那个人?”     “你在吃醋!”说完,她在他怀里乐笑起来。     “明天,我们去见你的姑妈,我们……一起生活。”他温柔的承诺突然在她耳边响起。     她止住笑,有些恍惚愕然的看着他,仿佛是要确定他的话是否属实,看到他再认真不过的表情,泪,再次滑落,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时的她,被一种叫幸福的东西围绕。     接着,他吻去她的泪,在她耳边说了第一声“对不起。”他答应了江肖恒好好对她,也答应了自己的心好好对她。在她面前,他不需要那张虚伪的面具。     夜深了,可是徜徉在爱河里的两人一次次的释放着自己的,凄凉的深夜,关不住满室的涟漪……

《烈焰情妇系列》正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小说推荐
《欺名》(冲寂)
《紫光白疾》(红了眼的赌徒)
《最强坑货学生》(李森森01)
《黑色黎明》(winner)
《盗墓荒天冢》(龙雁)
《四时春慢》(兰棋)
《情倾盛唐:明宫阙》(夏云霓)
《我和女神有个婚约》(琦跃曦)
《血乐园》(逆天帝君)
《野蛮学姐,小鲜肉接招吧!》(楚清)
《茅山老道士》(道神祖)
《樱花树下十年后的约定》(冰紫悦)
《网游之最强五人组》(红粉饰尘)
《劫剑为神》(小小的流星)
《拽拽女王拽拽爱》(殇残之兮)
《穿越晚清之家国天下》(于小于)
《阴神鬼差》(欢乐叶)
《甜妻找夫,总裁排队求包养》(哗哗啦啦)
《太后娘娘又逃啦》(黔浅沫)
《死亡系统:傲娇萌妻黑化中》(LXY泠)
《听风崖的面壁人》(辍笔人)
《帝天记》(南科狐律)
《惑乱相公》(韩佳颖)
《失忆小宠妃:腹黑邪王,停!》(季衔)
《魔兽异能传》(夜刃小番茄)
《谍道江湖》(樟东宣卿)
《超神纪元》(怕冷的火焰)
《小爷爷,别过来!》(一方月)
《火灵道体》(没钱买辣条)
《倾世颜》(落若冰)
《惟我成仙》(关风)
《天朔》(灵爱)
《星辰战役》(梦晗韵)
《游戏界的二次元》(虚彦)
《山沟皇帝》(雨天下雨)
《时空逃杀》(落梦瑶)
《盛宠之前妻归来》(烟茫)
《穿越游戏之末日法则》(带枪巡防)
《吞噬梦魇》(李皓然)
《剧综》(广丰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