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完美仇副总》 > 最新章节

《完美仇副总》

完美仇副总封面

作    者:金萱

最后更新:2015/5/28 11:41:11

下    载:( 《完美仇副总》全文TXT打包下载)

...

《完美仇副总》最新章节: 第十章

    更多言情小说,。     为了以防柴霓阳奉阴违,再加上实在很介意那个男人阴狠怨恨的表情,段勤心还是忍不住打了通电话给仇敬,简单的和他说了在餐厅里发生的事,要他如果想知道得更明确一点,就去问他老婆。     于是,仇敬晚上去补习班接上完课的老婆时,忍不住开口问她,「今天有发生什么事吗?」     他们俩正手牵着手从补习街里走出来,朝他停车的地方走去。     「没有哇,一切都很好。宝宝很好,我也很好。」柴霓微笑的回答,以为他问的是她的身体状况。     「我问的是妳和段勤心见面时的事。」     柴霓眨了眨眼,瞬间恍然大悟。「勤心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     「她稍微跟我提了一点,详细情形叫我问妳。」他点头道。     「她真爱担心,我都已经说我会跟你说了。」柴霓无奈的摇头,但是心里却因朋友的关心而暖呼呼的。「妳真的会跟我说吗?」     「当然!」她白他一眼。「虽然我不想让你担心,但更不想若发生了什么事再来后悔。尤其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事,即使错不在你,你也肯定会怪死自己。」她太了解他了。     仇敬的反应是将她的手拿到唇边吻一下,感谢她在乎他的了解。     「肚子饿不饿?有没有想吃什么?」他柔声询问。既然她都已经承诺会告诉他,这件事就不急,等回家后再说。     「冰淇淋。我想吃haagen-dazs的冰淇淋。」她立刻回答。     「在十二月天吃冰淇淋?」仇敬有些哭笑不得。     「我就是想吃嘛。」     他能说什么?只能驱车前往天母,载老婆到haagen-dazs奠母旗舰店去饱冰淇淋一顿,满足老婆的口腹之欲。谁教医生有交代,除了禁忌食物外,孕妇想吃什么就让她吃什么,吃得下才是最重要的。因为这突然的行程,两人回到家收拾好一切上床时,已接近午夜十二点。「好啦,请问。」在仇敬的怀抱里找到一个最舒适的姿势后,柴霓心满意足的开口道。     「妳会不会累?如果觉得累明天醒来后再说。」仇敬将她的刘海拨到一边,柔声问道,不想她太累。     「不会。刚才吃了冰,我觉得现在精神挺好的。」她笑咪咪的回应。     既然她都这样说了,仇敬便无后顾之忧。     「那家伙叫什么名字?你们分手后,他有再找过妳吗?」他直接切入正题。     「顾家豪,没有。」     「连一通电话也没有吗?」     「没有。」     「妳觉得他为什么会突然说要和妳重新开始?他说他从没有忘过妳,妳相信吗?」     「谁知道他发什么神经,我干么要相信他?」柴霓翻了个白眼,露出一脸受不了的表情。「他对我而言,早就已经是过去式,连提都不值得一提。况且,当初说要分手的人明明就是他,现在又回过头来说他还喜欢我、忘不了我,真的很莫名其妙。不过他在说要和我重新开始前,有说我变漂亮了,这该不会就是他的动机吧?但话说回来,以前我很丑吗?」她蹙眉道。     仇敬被她突如其来的发想逗得低笑出声,忍不住低下头吻了她一下。     「段勤心说他是在听到妳怀孕之后才脸色大变的。妳觉得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问她。     「其实,我有一个想法。」柴霓不再开玩笑,认真的对他说。     「什么想法?」     「我和他交往的时候,从没允诺过他想更进一步的要求,还常拿结婚之前不会做那件事当借口。现在我仍然未婚,却已经怀孕了,他会不会就是因此感到愤恨?这是我的第六感啦。」     「很有可能。」仇敬若有所思的说,沉默了一会儿,「妳知道他住哪儿吗?」     「你想干什么?」     「送喜帖。」事实上是要去警告他离他老婆远一点,给他一个下马威。他若敢伤害柴霓一根寒毛的话,他绝对会要他吃不完兜着走。他的回答让她傻眼。     「别开玩笑了,你想更加刺激他吗?」     「有些男人需要酝酬灌顶一下,才会醒。」仇敬吻了吻她,说得风平浪静,天下太平。「给我他的住址和电话,他工作的地方最好也给我。」     她怀疑的看着他。「你到底想做什么?」     「放心,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他微笑安抚。     「为什么听你这样说之后,我反倒更觉得不放心呢?」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说。     「要对妳老公有信心。」他再吻她一下。     柴霓总觉得不安,脑袋转了一下,霍然决定道:「好吧,你什么时候要去送喜帖?我跟你一起去好了。」     他一愣,没想到她会这样说。「我明天下班后直接送过去给他,那个时间妳不是有课要上吗?」     「你可以等我下课后,我们再一起去。」     「老婆,我不会把他吃了的。」他无奈表示。     「如果你把他吃得尸骨无存没证据也就算了,但是如果把他打到半身不遂那就惨了。所以我还是跟去比较妥当。」     他简直哭笑不得。「我不会这样做。」     「不会才怪。」柴霓朝他做了个鬼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我做了什么?」仇敬一脸疑惑兼茫然的问。     「我的初恋情人。」她只说了六个字。     仇敬遏制不住的浑身一僵,没想到她竟然会知道这件事。     他只是不小心遇见那个男人,不小心认出了他,然后又忍不住对他身旁的女伴微笑了一下,谁知道那家伙就朝他冲过来了?重点是他又不是笨蛋,总不能呆站在原地被打吧?当然要还以拳头。这件事真的只是一个意外的插曲而已,她到底是从哪里知道这事的?     「捷玉在现场,很开心的告诉我这件误打误撞、大快人心的事。」似乎看出他的疑惑,柴霓替他解惑,然后直视着他说:「但我知道这绝对不是误打误撞,对不对?」     仇敬无奈的看着她,无言以对。     「谢谢你替我出气,老公。」她伸手圈住他的脖子,献了一个吻给他。「但是你应该知道挥拳不能解决事情才对。」     「所以这次我会和那姓顾的家伙好好地谈,妳放心。」他保证。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跟嘛。」她微笑以对。     仇敬完全没办法拒绝她,只好点头了。     隔天晚上,柴霓下课后,仇敬在她的指路下,来到顾家豪位在三重市的住家楼下。     「你真的要拿喜帖给他?」柴霓至今仍觉得这样做不妥。     仇敬点点头。「妳有他的电话号码吧?打电话给他,叫他出来吧。」     看他一脸坚定不移的表情,柴霓轻叹了一口气,只好将手机从皮包里拿出来,哔哔哔的输入一串数字,将电话拨出。     电话响了几声便被顾家豪接起,她简单的跟他说她在他家楼下,有东西要拿给他,请他下来一下,他二话不说的立刻说好。完成任务后,她放下手机,却看见仇敬以一脸古怪的表情盯着她看。     「怎么了?」她问他。     「妳把他的电话记在心里?」     「是记在脑袋里,不是心里。」她纠正他。     「妳为什么还记着它?」连想都不必想,按得超顺手的。     「不要告诉我你在吃醋喔。」柴霓一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说,然后解释道:「我从小就对数字特别,一旦记住的号码,要忘记并不容易。」     「意思是,那些和妳交往过的男人的电话号码,妳到现在都还记得?」     她忍着笑,从容的对他点了点头。     仇敬沉默的看了她一会儿,突然一本正经的说:「我也要去把我以前女友的电话号码翻出来,背在脑袋里。」     「干么?」她有些傻眼。这是什么反应啊?     「输人不输阵。」他认真的回答。     她一呆,突然整个人笑不可抑。真是受不了他耶,就爱逗她!     就在两人谈笑间,顾家豪从公寓大门里冲了出来,站在大门外左右张望的找着人。     「是他吗?」仇敬问。柴霓点点头。     「妳先待在车上,别下来。」他迅速地吻了她一下,柔声交代后,拿起放在车门边置物柜里的喜帖,径自推开车门走下车,笔直的朝顾家豪走去。     「顾家豪先生。」他停在他面前。     乍见一个陌生男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而且准确无误的叫出他的名字,让顾家豪不禁露出了些许怀疑与防卫的神情。     「你是谁?」他以带着距离的口吻出声问道。     「我是柴霓的未婚夫,敝姓仇,仇敬。」仇敬直接表明身份。     顾家豪微僵了一下,脸部表情立刻被冷硬与敌意所覆盖。「你想做什么?柴霓呢?是她打电话给我,为什么是你出现?」他冷声问道。     「听说你不太相信她要结婚的事,所以我们决定亲自送张喜帖来给你。下个月二十七号,欢迎你携伴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仇敬将手上的喜帖递给他之后,转身就走。反正,他来此的目的只是想搞清楚以后在哪可以正确无误的堵到他,等老婆不在身边时,他再来找他一对一好好蹈一谈。     「干!」     身后蓦然响起的粗话,让仇敬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转身面对他。     顾家豪用力的将手上的喜帖丢到地上,怒不可抑的朝他恨声道:「你也只是得到我穿过的旧鞋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那个女人我睡到不要睡,在我之前更是不知道被多少人睡过―」     顾家豪话没说完,已被一道带着劲风的黑影用力的压撞到公寓斑驳碟门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一时之间,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觉得肩膀与背都被撞得发疼,但是最难受的还是被紧紧压制住,几乎快要无法自由呼吸的脖子。     他痛苦的挣扎,睁大了双眼,然后,他看见了恶魔。     前一秒钟原本还温文儒雅的男人,突然化做恶魔般的逼近在他眼前,他的表情冷峻阴沉,眼神冰冷绝情,冷冽得让人不寒而栗。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警告你,如果再让我听见你毁谤她,或者是你敢伤害她一根寒毛的话,我会宰了你。」他说得非常冷静轻柔,顾家豪却发现自己正在冷颤。     「住手,仇敬!」坐在车子里看见他们起冲突的柴霓,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大声喝止。     听见她的声音,仇敬立刻松开顾家豪,退后一步。     「妳怎么下来了?」他转头看向她,已恢复他平时的温柔笑容。     「你在做什么?」她问他。     「没有呀!」他说得轻松惬意,就像刚才真的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走吧,我们回家。」他圈住她的肩膀,带着她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柴霓皱了皱眉头,忍不住回头看了另一个当事人,只见顾家豪整个人瘫坐在地上,就像是被什么吓到脚软,突然站不起来一样。     「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收回视线,她忍不住好奇的问老公。     「什么都没做。」     「才怪,如果什么都没做的话,他会吓成这样?」她才不相信。「还有,你不是说会好好谈吗?为什么又动手了?」仇敬没有马上回答她这个问题,先扶她坐上车,自己再从另一头坐上驾驶座,关上车门后才对她说:「他把我们的喜帖丢在地上。」     「所以你就动手打他?」     「我没有打他。」     柴霓眉头轻蹙的回想刚才的画面。的确,他没有打他,但问题是―「动手就是不对。」     仇敬看了她一眼,然后很认真的问:「所以待会儿回家,妳要罚我跪算盘吗?」     她一愣,冷不防又被他逗得笑咧了嘴。     「你这个人实在是……」     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伸手推了他一下,手却在半空中被他接了个正着,他嘴角带笑,温柔又深情的凝视着她。     「我爱妳,柴霓。」     续,因他这句话而缓缓地加快了起来。虽然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对她说「我爱妳」了,但是一样令她心动。     「谢谢你爱我。」她柔柔地说,情不自禁的倾身轻吻他一下,还以深情。     「我也爱你。」一个轻吻怎够诉说两人间浓得化不开的爱意?仇敬铁臂一伸,重新给了她一个热情的深吻,直到彼此都气喘吁吁为止。     「我们回家。」他勉强抬起头来,声音沙哑的对她说,充满与饥渴的双眼说明了回家后,他想对她做什么事。     她轻颤,却充满了期待,点了点头哑声说:「我们回家。」     结婚真的很累,但拜「有身孕」所赐,柴霓做了一个爽新娘,只需妆得美美的出席,坐下来吃东西就好,既不用被晾在台上听不认识的人胡扯一通,也不用敬酒,更不用送客。     当然,她可以这么爽,也要感谢疼她的父母和宠她的公婆,他们完全舍不得累到她,尤其在听说她还曾经晕倒过之后,更是小心翼翼。     不过正所谓有一好没两好,因为长辈们的过度担心,让她足足被禁足在家里一整个月,不仅被养得白白又胖胖,还差点没被闷死。直到她的妇产科医生再三保证她的身体状况良好,而且适当的运动有益孕妇的健康,不动反而糟,这才解除了她的禁足令。     因为与坐月子的日子相撞的关系,她不得不放弃辞职后所遇到的第一次高考会计师的机会,不过她倒是一点也不觉得失望或难过,一来是她没认真准备;二来是机会多得是,来日方长;三来是因为她现在最爱的已不是她的会计工作,而是她腹中的孩子,以及愈来愈疼她、宠她,就快要把她宠上天的老公仇敬。     孩子的性别是男的,他没有骗她,直接跟她说其实他心里的希望是女的,不过没关系,他很喜欢和她一起制造小孩的过程,所以他们再努力生一个女儿就好。     她的反应是伸手槌他一拳,因为他竟当着公公婆婆他们的面说,害她又羞又窘。     相对于他的失望,长辈们却开心得不得了。     公婆是因为仇家有后而开心,爸妈则是为了这么一来她就不会再有生儿子的压力而开心。     总而言之,婚后的她既是幸福的老婆,也是幸福的媳妇,更是幸福的孕妇,一直都很幸福。对了,顾家豪从那回他们送喜帖去给他之后,便不曾出现在她面前。由此可见,当初她和勤心的担忧果然是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她不知道的是,那个君子是因为曾经遭到某人的恐吓,被吓得屁滚尿流后,才从小人变君子的。     七月二十,天气很热,柴霓生下仇家的长孙,一个重达三千一百五十公克,长得又白又漂亮,而且身体健康的小男婴。     隔天,他们的儿子已有两个等着想要嫁给他的新娘,分别是岳姗的女儿,和捷玉肚子里还没生出来的老二。     七月天真的很热,还好有冷气的发明,让她坐足了四十天的月子没太难过。     事实上要找到比她好过的新手妈妈还真难,因为儿子太可爱了,大家抢着照顾,让她在坐月子的四十天里,只有在喂时才需要抱一下儿子,其余时间都在当「凉母」。四十天下来,她连儿子的尿片都换不到三次,每天吃饱睡,睡饱吃,都快变成猪了。     九月初,不知不觉已在台湾待了两个多月的婆婆返回美国,柴霓的生活顿时从天堂跌入地狱,差点没被儿子整死。还好有熟手妈妈岳姗和捷玉三不五时的帮忙,才让她好过些。不过即使如此,只一个月的时间,她还是把在怀孕和坐月子时吃胖的七公斤体重全数还了回去,恢复了怀孕前的窈窕身材,真是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叮咚、叮咚。」     门铃突然响了起来,吓了柴霓一跳,急忙从体重机上跳下来,快速跑到大门前轻声的说了一声「来了」,以免门铃继续响着,吵醒了好不容易才睡着的儿子。     她先从门上的猫眼往外看,想确定来人之后再开门,结果却被门外站立的人吓了好大一跳。     她迅速的把门打开,惊讶的对着才回美国一个月又跑回来的婆婆叫道:「妈,您什么时候回国的,怎么没有告诉我们?您是怎么从机场过来的?快点进来。」怎么不见行李呢?「妈,您的行李呢?」     「行李待会儿妳爸和敬儿会拿上来。小刚呢?在睡觉吗?」一个月不见孙子,仇母迫不及待的往房间走去,转眼便消失不见。     爸?难道这回公公也一起回来了?柴霓轻愣了一下,有些疑惑。仇敬怎么都没跟她说爸妈要来的事呢?她连客房都还没整理耶,可恶!     「小霓,妳怎么还站在那里,快点去换衣服呀。」看完孙子一饱思念之苦后,仇母从房里走出来,对着仍呆站在客厅里的媳妇说。     「换衣服?」柴霓呆愣,脸上表情茫然不解。     「对呀,待会儿就要出发了,不是吗?」仇母微笑道。     「出发去哪儿?」她有些莫名其妙。     「不是要去加拿大吗?」婆婆说。     「加拿大?」她真的是愈来愈摸不着头绪。     「难道敬儿到现在都还没跟妳说吗?他要带妳去加拿大度蜜月,现在去加拿大赏枫最好。妳不用担心小刚,我和妳爸会帮妳照顾的,快去换衣服吧。」婆婆恍然大悟的笑道。     柴霓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给惊呆了,她怎么都没想到他会瞒着她安排这一切。     如果他是存心要给她一个惊喜的话,他成功了,她真的既惊又喜,还充满了感动。     大门这时被打开,仇父从门外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帮忙提行李的仇敬。     基于礼貌,柴霓应该要先开口唤声爸,向公公打招呼的,但她的喉咙却不知被什么梗住,完全发不出声音。     婆婆救了她,因为她二话不说,迫不及待的就将公公拉往房间的方向,去看他们的金孙,客厅顿时就只剩下他们夫妻俩。     「妈跟妳说了?」仇敬微笑的凝望着她,柔声问道。光看她眼泛泪光,一脸感动的表情,他就猜到了。     「我没有准备行李。」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哑声说。     「我都准备好了。」他微笑,「所有该带的东西,衣物、用品、护照、机票全都准备好了,妳只需要跟我一起去机场,坐上飞机就行了。」     「我没看到你收拾行李。」她的声音愈显沙哑。     「我趁妳睡着之后才收拾的。」     「为什么?」     「因为想给妳惊喜。」     「为什么?」     「因为我爱妳。」     「为什么?」     「因为妳是上天给我的赏赐,我今生唯一的最爱,为了能让妳幸福、快乐,我将穷极一生爱妳、疼妳、宠妳直到天荒地老。」     柴霓情不自禁的投进他怀里,路起脚尖搂住他的脖子。「我爱你。」她对他说,然后深情的献上她的吻、她的情、她的一生。此心此情永不渝。     仇母轻轻地把房门关上,留些**给儿子和媳妇。正所谓非礼勿视,但是还真的是好浪漫、好感动呀!     「老公,你爱我吗?」遏制不住心里因感动而起的蝴蝶效应,她转头看向老伴,开口问道。     仇父一愣,撇开眼道:「都老夫老妻了,说这个干么?」     「老公,你爱我吗?」她绕到老伴眼前,再问一次。     只见老伴的脸不知何时红成一片,他左转头右转头,始终避不开她导弹般的视线追踪,终于羞羞窘窘的丢出一句,「爱啦!」真是超级可爱的。     仇母低头掩嘴偷笑,感觉幸福满溢。     人生并非事事都能顺心如意,但只要有爱就有幸福与未来。     「哇啊哇啊……」啊,未来在哭了。     「嘘,乖孙别哭喔,抱喔,乖。」     *欲知书呆女岳姗如何傻人有傻福,嫁到好老公,请看花园系列1216我的另一半之一《腹黑裴经理》     *欲知曾胖到惹人嫌,如今秾纤合度的白捷玉如何改造邻居欧先生,让他成为抢手型男,请看花园系列1223我的另一半之二《憨实欧先生》

《完美仇副总》正文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小说推荐
《曹裙裙探案》(白羊座张文君)
《禁忌的真理》(乐天呵呵哒)
《先寓》(先寓)
《穿越火线之生化传奇》(无可避免的)
《板扎震武林》(三指郎君)
《红楼皆浮云》(小立樱桃下x)
《怪人物语》(月下木马)
《浮华三盏热血一盅》(寻它三千)
《我是花无玥》(花无公子)
《重生之复仇千金》(花宠虫)
《月影成双人》(素衣小太尉)
《霹雳传承游万界》(何老师的粉丝)
《一念成错终身误》(筠雀)
《惊世第一妃之王爷请留步》(吾鸢璃)
《亲爱的谢谢你救了我》(路非祸)
《万骨炎皇》(我名扬天下)
《神侦探案》(浩宸)
《君临天下盛世无双》(白玖凌)
《王俊凯之萌萌恋爱日记》(晶蓝魅影灵狐)
《吾皇万岁万万岁》(行烟烟)
《都市之逆天修仙》(海贼勇士)
《强势宠婚:晚安,恶魔老公》(言小盐)
《大唐南皇》(赵奔三)
《封仙局》(戏中人未醒)
《惊鸿之明月剑心》(朱目)
《你只能独享我的爱》(云夕儿)
《一剑钟情:冷帝绝宠倾城妃》(暮雪晨曦)
《亿万年间》(岁月传奇)
《大小姐的贴身家教》(咫尺间)
《武神轩》(觅遥)
《穿越成了洗车工》(十顷荷花风雨)
《幻天记之三国英豪传》(鬼笔梓轩)
《目标是成为喜剧天王》(深海色带鱼)
《皇弟的失爱新娘》(绿草儿)
《念之戮》(木子界)
《能量守恒什么鬼》(落玄云)
《重生之魔道崛起》(天天睡觉99)
《无情傲王之废妃欲狂》(岚月寒冰)
《神之玄灵》(白菜炒肉)
《绝宠逃妻:毒手俏公主》(凝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