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垂泪》 > 最新章节

《垂泪》

垂泪封面

作    者:檀萱

最后更新:2015/5/28 11:10:38

下    载:( 《垂泪》全文TXT打包下载)

...

《垂泪》最新章节: 第十章

    更多言情小说,。     “小姐!小姐……”     小蛮听到祈怜断断续续的呓语呢喃,忙从外头奔了进来。     “小姐!”     祈怜终于撑开了沉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充满焦急又忧心的脸庞,她的心霎时掠过一丝失望。     “天啊!小姐……你醒了!你终于醒过来了!”小蛮大叫着,随即转身跪了下来,朝着苍天叩拜起来。“感谢老天爷!让小姐脱离了危险活了过来……”     “小蛮……”祈怜作势要起身,一阵剧痛瞬间袭向脑际,让她痛呼出声。     “小姐,快别起来啊!”小蛮忙过来扶着祈怜坐起。“我的好小姐,你可知这阵子急死小蛮,也急死了所有人了,在你昏迷的这段期间,你知不知道大家可真是为您着急得紧啊!”小蛮喃喃念着,一手还端了个碗过来。     “我……怎么了?”她抬手摸索着头上的绷带,不解地望着小蛮。     “小姐你啊……呃!”小蛮顿时犹豫着,不知话从何说起才好。     那日的情况她也吓坏了,只知道姑爷推开了小姐,然后就看到了浑身是血的小姐……     虽然她心底是怨着那个对小姐施暴的姑爷,但见姑爷这几日为了小姐那副失魂、忏悔的模样,真叫心软的自己同情起他来了。     “怎么了?小蛮!”祈怜接过汤碗就着口喝下。“这药……我腹中单儿……”她蹙紧眉,下意识地触摸着小腹,待感受到那隐隐跳动的小生命,才秀眉渐缓。     “小姐,那是大夫开的安胎醒神药,那日自从你脑部受伤之后,大夫为了怕你腹中单儿受到母体影响,所以才开这帖药让孩子安然无恙的在您的肚子中成长。”小蛮解释道。     “受伤!?”祈怜幽幽回想,潜藏在记忆底下的片段逐渐清晰明白。     “是啊!小姐,这次您昏迷不醒足足十二天耶!您那一撞可差点撞坏了脑子、撞丢了胎儿,幸亏胎儿生命力强才得以留住,否则连小姐您都会没命呢。”小蛮余悸犹存的道,那种恐怖的经验一次已教她吓怕了。     祈怜想起了自己每夜听到的低喃。“小蛮!在我昏迷的这段时间都是你在照料我吗?”她语音急切的问。     小蛮点点头。“是啊!小姐这几天睡得可沉呢,小蛮还怕您一睡不醒,哎呀!瞧我这个嘴又乱讲话了。”她自责着。     事实上,是戚仁杰要她别告诉祈怜,他曾守在她身边不眠不休的照顾着。     想起那时的姑爷好温柔哪!     “他可有来过?”祈怜不死心又问。     小蛮微微犹豫一会儿,之后毅然的摇头。     “是吗?”祈怜柔柔的语声蕴含绝望。     原来那只是梦!可为什么会这么真实,真实的叫她心碎、悲悯。     听到这样的答案,早不该有任何剧烈的情绪起伏,可胸口怎还……好疼啊!     想起他当时无情的推拒,仿若不让她踏足他内心深处的领域,令她霎时寒了心。     他是彻底将她驱逐出境了!     他又再一次抛弃了她!     他并未走出过去,且轻易地拒绝她爱他的心!难道她所渴盼的幸福竟是如此的难!?     泪水不禁再度滑下祈怜苍白的粉颊,她茫然地望着窗外的雪梅纷飞,屋外的寂寥反射出她空洞无依的心……     ※※※     一抹孤寂的身影隐藏在雪梅阁的角落,依恋担忧的目光透过梅林窥伺那倚窗望梅的姿颜。     说要放她自由,却仍是无法让她自视线中消失,心中的矛盾与挣扎让他陷入了痛苦。     是的!他不想放开她!他无法漠视内心极度需要她的念头!     但他的所做所为却让他不知该拿什么理由来接近她、乞求她的原谅,再次挽回她对他的感情。天啊!他究竟该怎么做才好?     痴望着她美丽的面容,冷峻的神情变得怔茫、晦暗……     ※※※     隔日     当小蛮前往灶房取药时,绿儿和小青这两个不怀好意的身影霎时跨了进来。     祈怜仿佛未曾被这不请自来的两位娇客所扰,茫然的视线仍落在远处的彼点上。     一踏进门槛的绿儿见祈怜不为所动的模样,暗哼了气,大咧咧地走到她面前。     绿儿眯起眼觑着她。“看你的样子,还顶好的嘛!没想到你的命还真硬!”     祈怜慢慢拉回漫游的眸子,盯住绿儿。“你们……有事吗?”     绿儿撇起嘴儿冷笑。“当然是来看看我们金枝玉叶的少夫人啊!再怎么说,我们俩都是爷的女人嘛!而你又是名正言顺的少夫人,来看你是应该的嘛!”她语含讥讽道:“我原本想说那么大的撞击,你一定也活不了了,没想到还活着碍人的眼,为什么不干脆死了算了!”     祈怜不理会她,视线再度投向窗外,仿佛绿儿的冷声冷语已激不起她任何反应。     见祈怜这副模样,绿儿心口霍地涌上一阵怒气。“别以为这样就可以掳获爷的心,爷终究是我的,就算你用再多的苦肉计也没用!要知道,早在你进府之前,一直是我陪着他的,也只有我能满足他生理上的需求。要不是你进来搅局,我早就是这里的少夫人了,哪轮得到你这骨瘦如柴,又没半点身材的女人。”     想到爷自那日祈怜受了伤后,便细心的照料她,甚至不再理会自己,她的心就呕得气都闷了。“我实在想不透,爷他不爱你不是吗?他娶了你不过是为了报复你,怎么你还这样死皮赖脸地待着,说什么对爷不弃、不离,我看啊!你八成恋着这个少夫人的位置,奢望戚府的荣华富贵,所以硬是要留在这里!”她一径恶毒地说着,然祈怜仍是毫无反应。     绿儿火了,上前一把握住祈怜的肩,让她面对自己。“现在,你这少夫人的位置是不可能坐得稳了,因为啊……”她顿了顿,朝一旁的小青使个眼色,当小青端着碗走向前,祈怜顿时被那扑鼻的浓烈味儿呛得反胃。     她飘忽的眸子倏然一眯,睇望着那碗汤汁。     那味儿……     打胎药!?祈怜的瞳孔突地放大,惊讶地回望绿儿阴沉怨毒的脸。     看着祈怜突然变色的脸,她撇起冷笑。“爷呢!他打算不要你腹里的孩子,要我过来帮你打掉,免得这个孩子将来生下来还不知道是哪来的杂种呢!”     闻言,祈怜心口一紧。“不!他不可能这么做的!”     “谁说不可能!若非他的口谕,我才不敢妄自行事呢?你想想,爷怎么可能会留下这个孩子,暂且不说这孩子是你背着爷跟别的男人有的,爷他那么恨你,怎么说……爷都不可能让他留下来!”这个孩子是个威胁,无论如何她也要弄掉他!绿儿怨毒的想着。     “不!我不会让你伤了我的孩子!”祈怜推开她,忙要起身。     绿儿反握住祈怜细弱的肩。“你以为你有机会留下这个孩子吗?”她的脸突露狰狞。“告诉你!这药你是喝定了,等你打下这胎儿,就准备让爷休了你吧!”     祈怜挣扎着。“不!他不可能会这么做,不可能的!”她如何也不相信,他竟能狠心至此,非要彻底断绝了她心底那惟一的联系吗?     不!说什么她也不肯相信!     祈怜强烈的抗拒几度差点将小青凑上前的药打翻了,使得绿儿更是死命的抵着她。“信或不信,我都不可能让你留下这孩子的!”     “你……”祈怜瞪着她。“你为什么要如此残忍,你拥有了夫君不是吗?为什么还要对我如此苦苦相逼,对你而言,我还有威胁吗?”     绿儿冷哼一声。“这事是由爷决定的!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可能轻易地让你逃了!小青,让她喝下去。”     小青一步步走向祈怜,正要和绿儿联手将药灌进祈怜的口中时,外头的一丝声响让小青一时闪了神,让祈怜挣扎的手打翻了汤药。     绿儿见药翻了,不由分说地打了小青一个耳刮子。“你这个该死的贱婢!”     “小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青捂着脸低声道歉。“小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因为……刚刚我听到了声音……”她嗫嚅着,生怕小姐又会打过来。     绿儿心生警惕地睇向外头。“还不快去看看?”     “是!”当小青走到外室开了门,左右张望一会儿,终于松了口气,关上门的她并未注意到角落站着的小厮。     “小姐,没人!”小青如实禀报。     “你这个死丫头!竟坏了事儿,看我回去不好好扒了你的皮才怪!”绿儿气急败坏的骂着。     见一地的破碎碗片,她斥骂道:“还不快收拾收拾!”     “是!”小青随即低下身拣起那些碎片。     绿儿目光再次落向床上的祈怜。“这药是被你打翻了,可别以为我会就这样算了!”     祈怜无言,神情已为这件打胎事件而变得木然,任谁要伤害她、辱骂她,都不及戚仁杰欲打掉自己的孩子来得令她心寒、情死!     绿儿见她那副心死的模样,不再理会她,撇开脸,突然吆喝着小青。“弄干净点,别留了底!”     之后,她又和小青如来时般嚣张的离去,留下一脸茫然的祈怜。     屋外再度响起了敲门声,祈怜都充耳不闻,站在屋外许久的小厮只得自行,如往常一般默默的将饭食置放在桌上,待要回转身时,他注意到脚边的一只碎片,他瞄了瞄那无所动作的少夫人,又想到适才听到绿儿姑娘同少夫人所讲的话,不多想,随即拾起那碎片藏于袖中,而后退身离去,赶紧禀报总管去了……     ※※※     夜凉凄凄、严霜冰冷,彻骨的北风不断袭来,吹得路上形单影只的两人分外寒冷。     悲苦、绝望,眼在流泪、心在滴血,祈怜举步艰难,她苍白的脸上除了流不止的泪水之外,已没有丝毫表情,望着那灯笼微放光线投射着的戚府两字,如欲牢牢镂刻在心底那如何也不能忘的名字——戚仁杰。     “小姐!”小蛮唤了声发呆的祈怜。     祈怜悠悠回首,眸底的哀切是不容小蛮忽视的。     “小姐,你真的要走吗?我想姑爷他不会同意你这么做的。”小蛮皱起眉,闷闷不乐道。“小姐,其实在你心底也是这么想的,对不对?”     祈怜垂下眸。“那已经不重要了!”     “小姐为什么要骗小蛮?”小蛮不由得眼眶一红。“若真的不在乎,你又为什么哭?谁都看得出来小姐心中有多苦,有多不舍、悲痛,可您却硬是往肚里吞!”     祈怜怔怔地望住小蛮,半晌也说不出话儿来。     “小蛮自小伺候着小姐,你的苦我怎会看不出来?小姐,你何苦……让自己割舍那份深爱,选择离开,姑爷他……”小蛮再也无法忍住那即将夺眶的泪水。     “小蛮!”祈怜走向小蛮,偎着她的额。“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有些事是勉强不来的。”     “可是姑爷对你的情不是勉强的啊!”小蛮抹去脸上的泪水,吸气道。“他对你的情感,我可是亲眼目睹的!”     祈怜摇摇头。“你不明白。”     “我怎么会不明白!若不是……”     “别再说了!”祈怜转过身,缓缓往前走。     “小姐!”小蛮追了上来。“我是说真的,有件事我……”     “小蛮!不要再说了,别再惹我痛苦了。”语毕,祈怜的步伐愈行愈快,似乎刻意撇开小蛮的话。     只因……她不愿让自己再一次停下脚步,去奢求那不复存在的希望!     不该是自己的,是如何也无法强求!再强求,也不过是一场空……     小蛮望着越走越远的祈怜,心底虽是着急、难过,但既然小姐心意已决,自己又能说什么?这件事怕是只有让姑爷与小姐两人去谈,才能完全说得明白了。     而她就只能在心底默默祈祷了。     同时,一个焦急的人影手提着灯笼快步朝“静心斋”走去。     “少爷!您睡了吗?”望着屋内灯犹未尽的火光,吴总管低声问着。     “进来吧!”戚仁杰疲惫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吴总管推门进来,目光看着手拿着书,视线却未落在书上的俊容。     “有事?”戚仁杰放下书。     “是!小的有事问爷,这……”他心底急着,可又不知怎么问?     戚仁杰挑了挑眉。“什么事让你问不出口?”     “是……关于绿儿姑娘……”吴总管瞄了主子一眼道。     “她的事别来烦我!”戚仁杰再度拿起书。     “不!还有关于少夫人……”     戚仁杰再次打断他,面容冷凝且不悦。“到底什么事,你不能一次说个明白吗?”     这隐含的怒意叫吴总管吓得连忙一口气说了出来。“绿儿姑娘今午拿着打胎药强迫夫人喝下,说是……说是您的主意!”     “什么!?”戚仁杰霍地从椅上站起,俊挺的脸孔瞬间布满阴霾。     “详细情形究竟怎样,你给我一五一十地说清楚!”他放在桌案的手曲握成拳,仿佛压抑着极大的怒意。     吴总管被戚仁杰那副模样给吓住,冒着冷汗,巨细靡遗地将小厮回报的事情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     “爷!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本想马上禀报您,但您出去了——”     没来由的冷意瞬间击向他的心窝,一股慌乱的情绪急遽地占满胸口,更甚于狂猛的愤怒,戚仁杰没听吴总管说完,一转身即大步朝外而去。     “爷……”吴总管忙跟了上去。     “我要你马上把那该死的女人押到大厅,不准让她给逃了!”他迅速撇下这句话后,一闪身,人就失去了踪影。     吴总管望着主子消失的方向,心里头隐约有股不祥的预感……     ※※※     当祈怜离开的事传开来后,整个戚府简直是人仰马翻,戚仁杰像是要把戚府整个翻过来似地,疯狂的寻找着祈怜的身影。     知道绿儿的行径后,他差点没直接杀了绿儿以泄心中狂涌的怒气,但在众人的阻挠下,他将她丢给下人送至官府后,随即又马不停蹄的到府外彻头彻尾的找了一遍,奈何佳人像是消声匿迹似地,彻底走出了他的生命……     他怎么也不相信祈怜真的离开了!     真的舍下了他就此离开,连个交代都没!     难道她真的不愿再看到他,想就此离弃了他?     倘使你仍恨我,我也愿意等到你走出禁锢,直到完全接受我为止,永远不弃不离!     她的誓言此刻敲在他心坎上,竟是无比的凄凉!     她走了!是否就代表永远离弃了他,不愿意再度施舍那深切浓烈的情。     不行!     他怎能让她就此走出自己的生命,不论她在何处,他必将她再度抢回怀中,纵使她逃到天涯海角,即便是死他也要把她找回来。     无论如何他都不想让她就这样走了!     让她就此带走他的心、他的所有,却连一句话也没留下!     踏踏的马蹄卷起漫天风沙,马上那抹原本俊朗的身影,此刻已成一具了无生息的躯体,惟撑着一股微弱的意志力,狂乱的搜寻任何角落。随着岁月的消逝,这抹身影仍是不曾放弃,执着的神情是令人鼻酸的悲恸欲绝……     ※※※     时光荏苒,转眼间已过了四个寒冬,转入第五个冬季。     偏远的郊区,有一处遍植白梅的园林,不时地有位纤纤绝尘、宛如天仙的美丽少妇带着一个俊美男童穿梭其中。     “思桀,别跑了!娘累了!”祈嫣柔——当年的祈怜扶着一旁的梅树喘着气,柔媚的水眸笑望眼前那抹小小身影。     “娘!我在这儿,快来啊!”戚思桀在另一头高喊,兴奋的小手挥啊挥的。     “思桀,娘真的累了!咱们回家去好不好?”     “不要!小蛮她每次都会打我的小屁股,我才不回去呢!”戚思桀嘟起小嘴,倔强的昂起头。     望着儿子那张酷似“他”的面容,她敛去了笑意,眼底瞬间染上一道深不见底的淡愁。     戚思桀见娘亲突然黯下了面容,迅速奔向祈怜,一把抱住了她的纤腰。     “娘!你怎么了?是不是思桀惹娘不高兴了?”他仰起小脸,焦急地望着她。     每当看到娘这种表情,戚思桀小小的心灵便会感到好难过、好难过,他不明白为什么娘总是面带愁容,不易轻展笑颜,这样的娘让他好雄哪!他喜欢他美丽的娘、更爱娘那温柔悦耳的声音,所以他都会拉着娘在这片梅林里追逐游玩,只是娘是笑了,可每一次总会盯着自己而失神,笑容也会跟着不见了。     记得小蛮曾说他和爹长得相似,所以娘才会这样,可那时的他听了,却仍是一知半解。     他从不问自己爹爹的行踪,但娘总会主动告诉他,爹爹是个俊美又多才的好男人。可他不懂!既然爹是这么好的一个人,那为什么要抛弃娘?他问小蛮,小蛮只是摇头告诉他,那是大人之间的事,只要他明白,他的爹和娘是彼此相爱的,总有一天他的爹会来带他们母子俩回去的!而他要赶快长大,跟她一起保护他的娘亲。     可是……要如何才能让娘不再悲伤呢?     祈怜缓缓蹲下身子,指腹轻触着戚思桀,出神的望着他。     “娘!您又在想爹了是吗?”     祈怜微笑,柔声问:“你怪娘吗?”     戚思桀摇摇头。“娘那么疼思桀,我为什么要怪娘?”     “你会不会怪娘害你变成没爹的孩子。”一直以来,祈怜始终搁在心头的话终于问了出来。     戚思桀又摇头。“思桀只希望娘快乐、常笑。”     祈怜动容地将他搂入怀里。“思桀,你现在不怨娘是因为你还小,等你长大了,你自会明白娘的苦衷。”     她突然觉得自己好自私,怎能让孩子生存在一个残缺不全的家庭中,但……     望着那小小的俊容,她的心好痛哪!     “娘!我们回去吧!思桀饿了!”戚思桀扯了个小谎,只为了不让娘再沉缅于悲伤的情绪里头。     “好!咱们回去!”收拾起伤感,祈怜站起身,牵起他的小手,朝林里的竹屋走去。     只是祈怜不知道的是,任凭她再如何躲藏仍是逃不过命运刻意的捉弄。     ※※※     隔日,戚思桀一人溜至梅林里游玩,虽然此时大雪飘飞,但这对他而言,并不会影响他玩乐的心情,就在他堆起了小雪人准备再搭建一个小城堡时——     突地一个响声,引去他所有的注意力,戚思桀随即朝着声音的来源跑去。     蓦然,一匹白色骏马映入他眼底,映衬着罩着霜雪的白梅,形成奇美的画面,戚思桀眼睛顿时一亮,快速地奔向前,却被脚下的突起物绊倒。     他低眼一看,这才知道自己正趴在一个人身上,他赶紧爬起,摇了摇那苍白且闭着眼的男人。那人困难地掀了掀眼皮,只见一个担忧却明亮的眼眸直直的瞅着自己。     那眸子熟悉的令他心揪!     “你……”他伸起手又重重的放下。     “叔叔!您还好吗?”手下的身躯让戚思桀吓得缩回手。“叔叔,你病了!”     那人吐出的气息,微弱的教戚思桀听辨不清。“叔叔,你撑着点,我回去叫我娘过来!”     戚思桀站起身时,那人却捉住了他的小脚。     “叔叔!您别急,我不会抛下您的,我娘是个大夫喔!她一定会把您医好。”戚思桀稚气的声音里有着同大人一般的安定语气。     那人点点头,松了手,再度疲惫的闭上了眼。夜晚,摇曳的烟火宛如祈怜此时的心境,燃烧着一颗慌乱担忧的心,她俯首望着那高烧不退的男人,心底急慌交错。     他竟找到了这儿来!     她终究是逃不离他的掌心!     但更教她不安的却是他渺弱的呼息!     深叹口气,她缓缓落坐在床榻上,轻触他消瘦许多的面容。是什么原因让他变得如此憔悴,不再像当年那俊朗飒爽的模样,这样的他令她感到分外的雄、不舍。     既然逃不过了,她只能逼自己去面对,不管眼前有什么难题横在前面等着她,一切都得等他醒来才能做打算了!     ※※※     第二日一早,当戚仁杰缓缓睁开眼,眼前陌生的景象让他惊坐起身。     这是哪里?他不解的东张西望着。     门却在这时开了,走进来的是一个俊俏的小男孩,他正用着明亮的大眼直直的盯着戚仁杰,好似要把他看透了一般。     戚仁杰皱起了眉头,不知为何,他对这个瞅着自个儿瞧的小男孩有股浓浓的亲切感,强烈的令他心惊。     “这里是哪里?”他开口问。     “我家!”小男孩简单的回答,并走近他眼前,眼睛并未离开他的脸。“你是谁?”     戚仁杰淡笑。“那你又是谁?”对这小孩,他没来由的喜欢。     “喂!是我先问您的!您该先回答我才对!”小男孩板起小小的脸孔,语气有着无比的霸道。     戚仁杰挑眉,语气坚决。“我是大人,你该先回答我!”     “我救了您,我是您的救命恩人,应该是您先告诉我才对!”     戚思桀有丝不悦,打从昨日救回了这个大人后,就夺去了娘的注意力,还让娘伤心,他必须弄明白这个人是谁,负起捍卫娘亲的责任。     戚仁杰无奈的摇头笑着。“如果我不告诉你呢?”他眼里带着逗弄。     戚思桀抿起好看的薄唇。“那我会杀了你!”他稚嫩的声音有着无比的决心。     戚仁杰心一震,并非是被那言语所吓住,而是小男孩此时的神情,竟……酷似自己。     他霍地下床捉住小男孩的肩膊。“告诉我!你娘叫什么名字?”他急急的问道。     戚仁杰突如其来的气势让戚思桀猛地一吓,想起了娘,他开始努力想挣开肩上的手。     “做什么?放开我!否则我真的会杀了你喔!”他徒劳地威吓道,心想要不要使用藏在胸口里,从娘那儿拿来的毒粉。     然而戚仁杰硬是不放弃,执意要问出名字。“别怕!我不会伤害你,我只是想知道你娘她叫什么名字?”他放缓音调说着。     戚思桀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眼前的男人,突然发现他的脸跟自己某些地方好像,小小的心灵此时开始满布疑惑。     “祈嫣柔!”他说着,眼睛还不时兜在戚仁杰脸上。     闻言,戚仁杰的手霍地松开,落寞的神情再度覆上他的俊容。     见到他凄然的神情,戚思桀原本戒备的心一松。“叔叔!您怎么了?”     戚仁杰缓缓回神。“不!我没事!孩子,谢谢你救了我!”     “我不叫孩子,我叫戚思桀!”戚思桀报上了自己的名字,未发现戚仁杰瞬间变色的脸。     “你说你叫什么名字?”这时的戚仁杰反比之前更为激动,再度将小男孩捉紧。     戚思桀皱起好看的眉。“我叫戚思桀啦!叔叔!您把我捉痛了……”     戚仁杰松了手劲,一把将他抱坐在床。“你叫戚思桀?你娘叫祈嫣柔,是个大夫?”他迭声问。祈嫣柔!祈怜!     他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是改了个名字,难怪他如何也找不到她的行踪。若非他不顾众人的反对,拖着病体硬是出来寻人,否则任凭他寻到死,也无法寻获佳人的芳踪。     他原本绝望的心霎时萌生了希望,此刻涌上心头的,除了那重生的兴奋之外,还有一丝勃发的怒意。     戚仁杰低下头,柔声哄道:“你娘现在人在哪里?叔叔想当面谢谢她的救命之恩,你能带我去找她吗?”     戚思桀一听到戚仁杰说要见他娘,突然又犹豫起来。     “别担心!叔叔真的只想去谢谢你娘。没别的念头!”他保证着。     “好。”     ※※※     此时后院的祈怜正蹲着腿儿,细心熬着药汁。     在她目光注视着眼前的药时,隐约听到了脚步声。“小蛮,菜买回来了吗?”     后头一片悄然无声,没听见回答的祈怜疑惑地回眸——     不期然的见到他阴鸷的眸子,她的手不小心碰触到那的碗盅。     “啊——”     戚仁杰迅速上前抢握过她的手。“怎么那么不注意?”他略带责备的语音透出极度的忧心,他将她红肿的手埋入地上的积雪,又伸入口中吮舔。     祈怜想抽回手,他却紧紧含住,怎么也不肯松口。     她的目光和他的交锁,深切的情意在空中缓缓流动着炫人的电光。     “看到我让你心虚了?”他凝视她的眼,低柔道。     祈怜垂下眼,颤动的睫毛透露出她心底的慌乱。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他端起她的下颚,不容她逃开,柔柔的嗓音蕴含责难。     她避开他炽热的眸光道:“我别无选择!”     “就因为别无选择便抛弃我,带着我的心、我的孩子远走高飞?”他问,隐隐露出的愠色透出一丝伤害。“你的心怎能这么残忍!”     祈怜呆住,征愣的望住他。     “你可知这么做等于是抽走我所有的希望,让我一个人独活在这无依的世上?难道你真那么恨我,怪我当初对你的冷情对待,怎么也不肯面对我,所以选择了用逃离我的方式来折磨我?”他冲动的控诉道。     祈怜一震。“不!不是这样……”     “那为什么要离开我?”他逼近她,犀利的黑眸直直地注视着她。“你不是说不管我如何对你,你都不离不弃吗?那为什么你又要离开我?”     “是你要我走的!”她含泪回应,怒眸一瞪。“当初是你要打掉我们的孩子,如今为何又要来质问我为什么离开你,你这样又算什么?”     戚仁杰苦笑。“在你走之前,可曾问过我?”     祈怜摇摇头,眼底的怒意未消。     “你真是令我伤透了心啊!当初你口口声声说爱我,没想到你心底的爱竟如此脆弱地不堪一击。”他叹着气,语中透露着失望。     祈怜瞪住他。“是你一开始便冷落我,我以为你根本不想见到我!”     戚仁杰也对住她瞪着眼。“怜儿,你可真没良心啊!竟能睁眼讲出这种不负责任的话!在你卧病床榻时,是谁在你床边细心照顾着你?在你昏迷不醒时,又是谁揪着心在你身畔期待着你能醒来看看我?就算这些你不知道,也总该有感觉吧!没想到你却连一点记忆都没有!还敢跟我说我不理你。想想看,是谁一醒来就趁我不在时连夜逃走?”     “小蛮她并未同我说,我以为……”     “是你这无情的女人一直不愿醒来,老是闭着双眼跟我做无谓的抗议。纵使小蛮跟你说我来过,你会原谅我吗?”他嘴里骂着,但心底却漾满无限的柔情。他一把将她紧抱入怀,轻揉着她的发丝低喃道:“不想让你知道,是因为我不知道你是否原谅了我、是因为我害怕你会就此闭眼不醒。你可知,那时我的心底有多苦?”     “可是绿儿……”     “让你受了那么多委屈,是我的错!但怜儿,我心是爱你的,在你昏迷时,我都已经告诉你了,又怎么可能忍心不顾你的生命,硬是要打掉孩子?”闻着她的发香,他的脸上渗出一股无奈。     “但你认为我是你杀母仇人的女儿,你又不愿敞开心怀面对我!”她固执的道。     “是我错了!是我冤枉了你!不该拿无辜的你当我报复的工具,那时我心里好挣扎,想爱你又想抱你,但又觉得自己没资格取得你的原谅,这样的我,又该拿什么心情面对你,承受那随之而来的拒绝?”他喃喃道。“但现在我无所谓了,尽管你骂我也好,恨我也罢,这次我无论如何也要取回你的承诺。”     “你……为什么……”祈怜不解的眸子有惊有喜。     戚仁杰捧起她的脸,抵着她的额道:“不离、不弃,你忘了吗?”     “不!我要问的不是这个。”     戚仁杰低笑,俯下身,薄唇抵住了她。“我爱你!而且爱的好苦好苦!”     “不!你知道我要问……啊!”祈怜的声音霎时被吞入戚仁杰的口中。     还来不及消化他口中的爱意,祈怜只能随着他深切的吻,沉入无边无际的情网中,任由他掠取自己的所有,借由这吻传递自己浓烈惦怀的思念,承受他无比温暖的缱绻……     躲在一旁的小蛮紧捂着戚思桀的唇,含泪望着这一对有情人终于面对彼此的情意,不再互相折磨而备感欣慰,而被紧捉着的戚思桀则是瞠着一双眼,看着突然出现的爹愕然不已,但他小小的心灵却早已默许了这一切,因为……     只要让娘快乐且再次展露笑颜,不再愁眉不展,他就什么都不计较了!

《垂泪》正文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小说推荐
《洁光》(容羽)
《穿越之霸道小火凰》(星月弥漫)
《百万唤灵》(龙虾意面)
《史上最坑》(唐家包子哥)
《我真的是小透明》(猴哥上树)
《妖孽公主:祸倾三国不为后》(夏楚歌)
《网游之举报系统》(北冥佑雪)
《三国之吕布新传》(三国之吕布新传)
《斗罗之梦》(一贱笑苍天)
《山海经秘录》(野间箕子)
《圣斗士黄金魂之信仰盛宴》(永远的二十二)
《重生之再追一次》(木之泪)
《魔兽骑士异闻录》(艾库蕾露)
《奶爸的大明星老婆》(易说)
《无题正传》(轩辕九局)
《想和陈小姐上热搜》(顾家小九殇)
《你好!朋友》(Lucky宇)
《都市魔法使》(都市魔法使)
《月落惊华》(流浪不是猫)
《浴血傲世》(千里蜗牛)
《唯有消失的星球》(泽颜令)
《屠刀建立的秩序》(废墟中的城堡)
《我的泰国降头生涯》(梦半仙)
《未命名——梦境》(埋珂)
《夜王的小娇妻》(紫柚)
《有夫万事足》(淡霞)
《傀儡一号》(比利比利轰)
《许世长相许》(暔西)
《天价契约,总裁别来无恙》(原阿暖)
《修途无尽》(夏之寒风)
《罗盘大帝》(威豆先生)
《祸启术》(啸月惊虎)
《超神学院之为梦而战》(梦入超神)
《亲爱的,阳光!》(石头七)
《神服》(梦晓夕)
《超厉害的天选者们》(明月安然)
《嗜吻成瘾:竹马你亲点宠》(夏歌冉)
《浴火重生冰美人嗜血征服》(静馨微微)
《冰冷王子萌萝莉》(莫离丶等待)
《天地墨心》(安迷斯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