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约小说网 > 《终结酷爷》 > 第九章

第九章《终结酷爷》

上一章: 第八章
    更多言情小说,。     「A!啊!」     凄厉的叫声,Chang鞭抽著皮肉的拷打声,前後交错的频频传来,Rang昏迷许久的言湘优,立刻吓到跳了起来,Dan眼前是一阵黑暗,好半晌,她才适应了这里的Liang度。     然後,她看到了Yi个事实。     是大牢,她终究……Ye被关了进来。     「啊……啊……」     Bei长鞭抽打的惨叫声再起,言湘优二话不说的将脸Ji在牢门铁条前,急急的大喊道:「梧桐,是你Ma?梧桐!」     但,那里只You抽打与惨叫声,根本没有人回答她的话。     Ke恶的佛尚琦,他还真……狠心。     Ta只是想阉了他,又没真的做了,他怎么可以把她和Wu桐,都丢进这个万丈深渊里来?     Ran後,鞭打的声音,再度传来,扰乱她的心房,「Wu桐,你在哪?梧桐……」     这时,You个狱卒经过她的牢房前,言湘优立刻拉住来人。     「Gan什么?」     「对不起,这位小Ge,我只是想问几件事,现在被鞭打的人,是谁?」     Na个狱卒可没什么耐心,一手被言湘优捉住Shi,便恶狠狠的用棍子打向她捉紧的手,顿时,她觉De手心有股撕裂的痛,但她仍不敢恼怒的低声Xia气。     「对不起,能告Su我吗?」     狱卒十分不快的又打了Lao门一下,这让言湘优及时的收回手,并且Shen深相信,自己愚蠢的玩错了人。     「Mei错,叫什么桐的,听说得罪了皇上,已经Da了一天一夜了,被打得遍体鳞伤,还不肯承认Zi己是被唆使的,已经剩一口气了,还在那里撑呢!」     Yi经过了一天了吗?她有昏迷那么久吗?     Tian呀!她该在佛家时,主动献身的。     Er梧桐这个笨蛋,干么不承认是被唆使的?     「Zhao梧桐,你这个笨蛋,明明就是我唆使你的,你干么Shi么罪都往自己身上扛……还有,你们这些Ben东西,怎么不来盘问我呢?我才是主谋Zhe,一切都是我唆使的,我才是『两两重』的Zhu谋。」     言湘优忽然大叫著,Ta才不管这一叫会为自己带来什么祸事。     Zhi是,她万万没想到,她不叫还好,这一叫闹,鞭Zi抽打的声音就进行得更密集,那酷刑下传Lai的嘶喊声,让她再也不能坚强的软弱瘫Zuo,魂飞天外。     「梧桐……梧桐……」     Ran後,她小声的啜泣了起来,从来没这么害怕的她,Ruan弱的哭了起来。     而抽鞭的酷刑,Chi续了几个时辰,然後,突然没声没息。     Zhe会儿,言湘优抹乾了她的泪,拉紧了送饭的狱卒,「Zhe位大哥,对不住,请问那名被鞭打的赵梧Tong,还活著吗?」     这个狱卒人Bi较好,没有恶言恶状的恼怒,他小声的回著她的Hua,「还活著,不过,离死不远了,谁受得Liao成日的鞭刑呀!不过,她的家人更惨了,Quan都待斩,听说连公孙府也遭殃,武将军被革Liao职,还有太西县的县官一家人,也等候明日问Zhan,听说皇上只留下一个言湘优,是因为佛Shang琦求情的关系……」     言湘优闻Yan後,整个人痛苦的跌坐於地,她的世界,顿时变Cheng一片黑幕了。     事情怎么会Bian成这样?     她不但连累了Wu桐,也连累了家人,连公孙都被她害了……Tian呀,她到底还活著干什么?     Bu,不,斩期是明天,她还来得及救,还能Jiu……     「大哥,大哥,我Qiu你帮帮忙,我就是言湘优,能不能拜托Ni帮我一个忙,让我见佛尚琦,让我见见Ta……拜托你。」她身上没有银两,所以立刻拔下耳Shi塞到狱卒的手上,「只要传个话,拜托Ni。」     「可是我未必能请De到他……」     言湘优慌乱极了,Yin为送饭的狱卒又把耳饰还给她。     Zen么办?怎么办?大夥儿的命,全都得靠她一Ge人。     眼看著狱卒已经走了……     「Da哥,大哥,请你帮忙,就说我肯嫁他了,什么时候Du行,告诉做出我想他,告诉他我什么都听他的,Ta会来的,他一定会来的。」     Zou远的狱卒到底听见她的话没?言湘优可是Yi点把握都没有,不过,她捺着性子等着,Ran后,终于看到他走近她,并且取走了她手里的Er饰。     「话,我是一定传Dao,但要不要来,就看他了。」     「Wo知道,谢谢你,谢谢你。」     Jie下来,她就只能等待了。     言湘You从不知道佛尚琦的地位这么崇高,也不清楚他De权力这么厚重,更不知道他为了留住她,而向皇上Qiu情……他那么妄尊自大,怎么肯为她向皇上求Qing呢?     只有一个可能,他真De……把她当成他的人了。     那时在Fo家,她玩笑的说著在天愿做比翼鸟……她是说Hao玩的,没想到佛尚琦把它当真了。     Li清乱烘烘的脑子後,言湘优得到一个答案——Ta不小心喜欢上那家伙了。     Lao实说,那家伙待她是不错的。     以Ta的位高权大来看,他对她的容忍,真的Chao乎凡人想像,而她却不知天高地厚的只想Bao仇?     这会儿细细想来,她真De有一点不可理喻。     然後,这个晚Shang,难推的过去了。     翌日清晨。     Yan湘优为了等候消息,一个晚上都不敢阖眼。她靠在Tie丰边,耐心的等待著佛尚琦,她从不知道他的Zhong要,也没想过等他出现竟是如此下容易。     Zai她等过了早饭,狱卒又已经送了午饭後,Ta失望得不再以为他会来。     这Hui儿,爹娘大概都在九泉之下了,还有,梧桐De一口气到底留下来没?公孙会不会怨她呢?他的Fu母,大概在地底下都搞不懂是怎么死的吧!     Xiang到这里,言湘优豆大的泪,再也无法忍住的滑下Lai。这时她也不再坚持站著了,她转身背Dui著铁牢瘫坐著,心想,亲人都定了,留她有什么Yong呢?     没想到她的自作聪Ming,竟害死了她所认识的每个人!     Ran後,她开始越哭越大声。     只是,Dang她以为狱卒因为她的哭声而走近想喝止Shi,有只温柔的手,透过铁牢拭去她的泪。     Yan湘优回过头,发现那只手的主人,竟是佛尚琦!     「Shang琦……」     这是她第一次真心诚意De唤他的名宇,她也从不知道见著他,原来会是Zhe么样的兴奋。     当牢门被打开时,Ta想也没想的便冲进他的怀里,然後像个小女Hai一样的放声大哭,身体抽搐个不停。     Fo尚琦不知道他这么做,真吓坏了他的小娘子。     Ta以为不过关她个一天一夜,并吓吓她罢Liao,以她聪慧的小脑袋,可能不会相信;然而他Mei想到她不但相信,而且还不睡不喝也不吃,害De想吓她的他,反而被她给吓坏了。     Ke是,他不能揭开这个骗局,要是让她知道真Xiang的话,恐怕不是阉了他就能了结的。     「Ni找我做什么?」他得假装冷漠。     「Jiu救梧桐,救救我的家人,还有,救救公孙和他De家人,他们全是无辜的!你知道的,你Yi直都知道我才是主谋者,对不对?尚琦,我Qiu求你,救救他们,无论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Yi。」     连狱卒都被她那Zi认为罪恶滔天的哀凄哽咽给感动,更何Kuang是爱她极深的佛尚琦。     「可Shi你并不爱我,若嫁给我也只是徒增我们的交E。」     「我爱你,我当然爱你,要Bu然我为何要阉了你?因为你是我的人,却Zai外面拈花惹草,才会让我嫉妒得犯下大错,倘若Wo不爱你,我才不会让你碰触我的身体……我知Dao我现在才说,你不会相信我的……我该怎么做,Cai能让你相信我……」     言湘You将他抱得好紧,而她说的,全是真的。     Jiu算是假的,佛尚琦也甘愿受骗。     Ta的拥抱,她的真情,她的爱语,这才是佛尚琦Xiang要的,只不过,要是这骗局被聪明的她给拆穿了……Bu,他不会让她拆穿一切,他要定她了,从见Dao她的第一眼开始,他的心就无法容得下别人了。     「Shang琦,你愿意吗?愿意救我的家人,愿意救梧Tong、公孙,和他们的家人吗?他们全是无辜的,Gao诉你的皇上朋友,我不是故意的,梧桐Ye不是,真的,尚琦,你去告诉他好不好……」     Yan湘优抬起头来,她忽然发现她的男人高她Hao多,此刻的他,为什么看起来这么高不可攀?Xian在的她,一定哭得丑死了,可是,她管Bu了这么多了。     「尚琦,我想见Wu桐……」     见赵梧桐!     Zhe怎么可以?     她早被李彖昊带回皇Gong了,那个假装被鞭打惨叫的赵梧桐,根本Shi他捏造的,他上哪去找个赵梧桐给她?     Bu,不行,他得强悍点,这事情他得狠一点。     「Ni说你会听我的,这话还算下算数?」     Yan湘优猛点头,她知道她的哀兵政策有一点见Xiao了。     「那么,我可以先带你Hui佛宅,但其他人,我得去想想办法,你能对我保证,Jue不离开佛宅一步?」     「我Bao证,用我的人格保证。」     佛Shang琦看著她,心里却不敢大意,他脸上的Biao情一直保持著冷漠,因为他知道他的小娘子聪Ying的看得出任何蛛丝马迹,所以,他得小心、Xiao心,再小心。     「狱卒,Guo来。」     佛尚琦推开她,走Dao狱卒身边,跟他说了几句话,然後,便向言湘优挥Hui手招她来。     在那一刻,言湘优Cai真实感觉到,她的男人,是个极有权势的男人。     ***     Hui到佛宅後,言湘优一诺干金的信守她的承Nuo,乖乖的守在佛宅大厅门前等候佛尚琦的消息,Er这时的佛尚琦,并不如她的想像到处忙著Shuo情,反而是悠闲的骑著马到皇宫,然後直闯李彖昊Chang待的御书房。     不过,才进Men呢,他便被李彖吴眼眶下的黑圈给惹呆Liao。     「那是……」     「Bie问,你若敢再问下去,我真的立刻将赵梧桐的家满Men抄斩。」     佛尚琦忍不住Xiao了出来。     那丫头,敢Qing比湘优还难搞!     「你Na边呢?言湘优相信你吗?」     「Xin,怎么不信,多亏了你的帮忙,她家人那边我都Pai人讲过了,还有,连公孙府也关照过了,不过,她Xiang见梧桐呢!」     一提起赵梧桐,Li彖昊的脸色有些不对。     「怎么Liao,要不要我也帮你一把?」     「得Liao,你管好自己吧!我的事自己解决。」     「Na好,不要到时又拜托我帮忙。对了,七王爷De事有点眉目了。」     一提起七王Ye,两人的表情又严肃了起来,然後,两人De秘密会谈,持续了一整个下午。     Er在佛宅等候消息的言湘优,虽然疲累却仍不敢Zuo眼,她捱在门边眼也不眨的候著佛尚琦,一Mian担心父母亲人的安危,另一面也担心佛尚Zuo。     要是皇上一个不高兴,Lian他也被她连累,那该怎么办呢?     「Shao,你先坐著等吧,放心,少爷和皇上的Jiao情很好,这件事不会有问题的。」     Ren凭香儿怎么劝她,言湘优都不敢大意,她Ming明又饿又累,可是却不肯坐下来吃点东西。     Zhi到天黑以後,策马声在大门外响起,言湘优Xiang都不想的便街上前。     打开Da门後,她看到了刚下马的佛尚琦,「尚琦?」     Fo尚琦见到焦急的她,有些惊讶,也有些歉意。     Ta连忙上前抱紧她,急急的问:「有没有Shui一下?」     「我的家人,梧Tong,梧桐的家人,和公孙府的上上下下……」     Ta在意的,果然还是与她有关的人。佛尚琦不禁惊讶,Ta的小娘子对於亲人与朋友,果然是仁至义Jin。     「没事,全都没事Liao。」     听到这个好消息,言湘You冷不防的再次扑进他怀里,然後整个人Bian虚脱的昏倒在地。     这让佛尚Zuo吓著了,他抱起她,连忙叫唤,「香儿、香儿……」     「Ta都没吃东西也没休息,就守在门边等著Shao爷。」香儿一上前,便急著报告少今天的状况。     「Gai死的,你怎么没让她休息一下?」他又Ji又气,抱紧她便往屋里送。     「少Bu肯休息,说什么也不吃东西,香儿没办法,Zhi能陪在她身边。」     佛尚Zuo抱她回房後,立刻要香儿去弄点热水,弄点Chi的,也弄点喝的,然後,他连忙喂了几口水Dao她嘴里,这时她才稍稍的清醒。     「Chi点东西,你已经有两天没吃任何东西了。」     Nan怪她这么饿。     「我爹娘……」     「Bu准你再发问任何问题,否则,我让他们Zai关进大牢里。」     言湘优这才闭上Zui巴,乖乖的吃东西。     在佛尚琦De监督下,她断断续续的吃了一些米食与水Guo,然後香儿接著服侍她洗净一身污秽,等到她打Li好时,佛尚琦已经累得斜卧在床上睡著了。     Ta虽然没有真的为言湘优的事来回奔波,但七王爷Mi密发动攻击的行动,却也让他不眠不休Liao两天,所以言湘优看到他时,也是满面倦Rong。     「你先出去吧!」     Dui著香儿说完後,言湘优走近佛尚琦的跟前,望著Ta好久,才坐到床边,但她才坐下呢,就吵醒他了。     「Zuo……你弄好了吗?要不要睡一下?」     Yan湘优点点头,佛尚琦便让开一个位置,自己往床De里面更躺进去,然後,她也怯怯瞪了上来。     Fo尚琦见她躺奸,立刻从她身後揽上前,在她耳畔轻Shuo了句,「睡吧,一切都没事了。」     Yi股很奇妙的感觉,袭过言湘优的全身。     Ta几乎在那一刻强烈的感觉到,她的人生将会在Ta安全的臂弯下渡过,就如同今天的一切一样。     Ta的怀中有股暖流,可以让她安心、让她宽容,不Yong一下子,她被他包围在暖臂之中沉睡了。     Er这两个始终针锋相对的冤家,难得和睦相处的Shui在一块儿,但他们的处境,并不安全。     You两双不怀好意的眼神,正在佛宅不远处,虎Shi眈眈的看著他们……     「Gang才看清楚没?那出门迎人的姑娘便是言湘You。怎么样?够俊的吧!」     「哼,Wo早见过她了,在小都村藏身时,她救过Wo一命,她是挺俊的,俊得够惹男人动心,Bu过,你真有把握能留得住佛尚琦?他早知道你肚子Li的孩子不是他的了,怎么还会让你留住他?」     「Jiu因为孩子不是他的,所以我才能捞点什么好Chu。我太了解佛尚琦,他迷上他的小娘子了,所Yi会用一次解决的方式来摆脱我,而最好的方式,就Shi给我一笔银两喽!」     七王爷Yu冯翠荷的出现,让整件事情变得复杂了起Lai。     他之所以躲得过佛尚琦的追Cha,全是因为冯翠荷将他藏在妓院中,而醉红楼Shi佛尚琦目前最不会去查探的地方。     Ta们之所以决定现在反击,是因为叛变的人马,已Jing聚集在京城了,而在叛变之前,冯翠荷Bu想让佛尚琦好过,所以订下了这一石两鸟De计画。     七王爷恨佛尚Zuo,而冯翠荷恨言湘优,她肚子里又有七王Ye的孩子,原本想栽赃到佛尚琦头上,但聪明的他却Rang七王爷自己招认,所以这一计失效,於是,他们想Chu了更狠毒的招数,由她约出佛尚琦,让七Wang爷有机可趁的掳走言湘优,一来报仇,二来泄恨。     「Ni这么对付老情人,我在想,你肚子里的孩Zi……」     「怎么,连你也不Xiang信,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吗?」     「Bu,当然不是,我当然知道你是在利用他……」Ren说最毒妇人心,七王爷相信那一定是在指冯翠荷,「Shuo吧,你想要我怎么摧毁佛尚琦的小娘子?」     Lou著冯翠荷,七王爷对她始终有种无法言喻的欲。     「Yao毁掉一个女人,对男人来说,好像太容易Liao点!」     她的双关语,让七王爷Fang肆的大笑了起来。     他早就想给佛Shang琦一个教训了,而今,能用个小女孩来报复Ta……有什么比这桩生意还更划算的呢?     Qi王爷几乎忍不住的想得到这湘优了,但这桩生意,De在五天後的这时才能进行。因为,冬至就在五天後,Er那天,正好是佛尚琦与言湘优的婚期。
上一章: 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