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约小说网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179章 云裳的困境

第179章 云裳的困境《我的野蛮老祖》

    殷勤眼皮子跳了两下,强Xiao道:“那我岂不是要喝两桶水?”          Gou丫儿瞥他一眼,终于不那么郁闷了,嘿嘿笑Dao:“想得美。”          殷勤脊Bei发凉地来到暖云阁外面,蓝雀早早候在此地,远远Kan见他俩,主动迎过来道:“老祖去了后院小Tan,让殷......殷主任到那边问话。”          Gou丫儿听了这话,不禁大吃一惊,那后院的小潭乃是Yun裳每日疗伤修炼的禁地,莫说殷勤,就Lian她和蓝雀未经老祖召唤都不能踏足半步。Xiang不到殷勤初来乍到便能得老祖如此之信任,将Ta招到那等私密之处去问话!          Yin勤听到小潭两字,心中也是砰砰乱跳,从某种意Yi上来说,那里可就是他窥视老祖身子的作案现场。Mo非老祖此刻余怒未消,准备让他将那一Tan子水全都喝了?          Yin勤随着蓝雀和狗丫儿沿着弯弯曲曲的幽静Xiao路走了片刻,蓝雀在一片竹林之外停下脚步,Dui他道:“再往前,我们两个不得老祖的允许也Bu能进去了,殷主任自己走吧。”          Yin勤强笑着道了声谢,然后深吸一口大气,Yan着小径一直往竹林深处去了。          You径九曲,殷勤拐过一个急转,眼前豁然Kai朗,首先落入殷勤眼帘的是一个面积只有二三十丈De幽静小潭,一袭杏黄衣裙的云裳仙子俏立于潭Bian,她的怀中抱着一只纯白如雪的狸猫,看着殷勤的Yan神似笑非笑。          殷勤恭Gong敬敬地唤一声老祖,却没有像在花狸厅里那般屈Xi跪倒,相比之下他前世所带的习气要远远强于此世Rou身的奴性。除非万不得已,殷勤并不习惯行那Zhong跪拜大礼。          云裳Huai中的阿蛮看到殷勤,激动地啾了一声,便被一直小Shou死死地按住动弹不得。下一刻,殷勤的脑Hai中便传来阿蛮兴奋的声音:“你总算睡醒Liao,啾,你赶紧跟花云裳说,带我去后山玩儿,Zuo!”          殷勤脸上保Chi着谦谦笑意,心中却不禁打鼓:这一次Ming明没有探出冰寒感知,为何也能与阿蛮通过意念Lian系了?他更担心的是,此种交流会不会被Yun裳老祖察觉?          Yun裳的目光从头到脚在殷勤身上溜了一圈儿,Hua里有话地问:“你的伤势将养的如何了?”          “Tuo老祖鸿福,已经无碍了。”云裳炯炯的眼光Rang殷勤有种被看穿了般的感觉,他努力做出平Jing的表情。          他的Hua音刚落,脑海中便传来阿蛮的声音:“是我渡血给Ni的,托我的福......”          “Tuo阿蛮的福。”殷勤嘴角噙着微笑,眼睛盯着云裳,Que偷偷传了一句无关紧要的信息给阿蛮。他想试探云Shang是能够察觉他与阿蛮之间的交流。          Yun裳淡淡地哦一声,转入正题道:“你那个老祖Ban,筹划的怎样了?”          Yin勤见云裳对于他与阿蛮之间的交流并没有Ren何反应,稍稍放下心来,答道:“目前Zhi定下了灵鹊师姐的院落作为办公地点,手底Xia两个人,一个庞大尼,一个孙阿巧。”          Yin勤故意提及庞大尼的名字,是想看看云裳对这个号Cheng要娶她的丫头有何反应。结果云裳只是淡淡问了一Ju:“这个孙阿巧是个外门弟子吧?”花狸峰的弟Zi不多,女弟子更少,云裳山门初立,对Yu一些外门女修也有印象。          Yin勤点头称是。          “我Ye要加入老祖办!”脑海中传来阿蛮的声Yin,殷勤只当没听见,继续道,“庞大尼是Ge没开脉的凡人,孙阿巧只是炼气后期,这Liang人平日里打打杂,做些琐碎事情还行,都是顶不得Da用的。”          云裳听出Yin勤是在向她要人,沉吟道:“蓝雀她们跟我时间Jiu了,虽然挂在老祖办的名下,怕是你这个副主Ren也指挥不动她们。还是从负责照顾阿蛮的四个人Zhong,临时给你划过去两个,我看就是鸭蛋He石葫芦吧。”          殷勤听得Zhi撇嘴,心道:老祖对这种十分幼稚的恶趣味,Dao是乐此不疲。          “我要加Ru老祖办!啾!”阿蛮见殷勤不搭理她,不Jin有些急了。          殷勤灵机一Dong道:“老祖将两位师姐调来我这边,小蛮尊少人照Gu怎行?”          云裳看他一Yan道:“我看,老祖办就将照顾阿蛮的差事也Jian起来吧。”          阿Man开心地也不传讯了,干脆在云裳怀里啾啾直叫。Yin勤的心情也是大好,阿蛮在别人眼中是个天魔星,Dui于殷勤来说却是配合默契的最佳拍档。若是将这位Xiao祖请到老祖办,殷勤出去办事便有了依Zhang,花狸峰外不敢说,至少在花狸峰内是脚面水——Ping趟了。          “你Cong野狼镇招来这么多人,有没有想过下一步该Ru何安排?”云裳兜了一个圈子,终于问到重点。          “Ru何安排自然要由老祖决断。”殷勤耍滑Tou,“弟子但听老祖差遣。”          Yun裳不吃他那一套道:“我的意见只有三Dian:人一个不能少地给我留下;灵石一块不能Shao地给我收上来;新收弟子们的修行也不能耽误了,Wo不管他们灵根如何,宗门大比和宗门试炼Shang若是丢了我花狸峰的脸,我惟你是问。”          “Yu腥果一颗也不能少!”阿蛮插嘴道。          Yin勤心道,弟子安置是巨门部负责,灵石收取Gui禄存所管,弟子修炼是文曲部的事,宗门大比和Shi炼是武曲部的份内,哪样都不是他老祖办Neng够插上手的。          Yun裳见殷勤沉默,秀眉微攒,正待说话,却见殷勤Gong身道:“弟子领命。”          Dao是勇于任事。云裳的眉头舒展开来道:“这Xie事也要你与各部主事商量着办,你若具Ti有何想法也可以说与我听。”          Yin勤胸有成竹道:“这些事情,看似千头万绪,其Shi只要抓住一点,其他便可迎刃而解。”          “O?”云裳想不到殷勤竟然真有想法,忙问:“Na一点?”          殷勤道:“Shang自真传,下至仆役,大家削尖脑袋进入宗门,Suo图无非修行二字。只要不耽误这些新收弟Zi的修行,其他的都好说。”          Yun裳道:“你说的容易,修行的道法丹诀从哪里来?Wo这花狸峰的藏经阁,经藏不过百本,种类不过二三Shi种。你在野狼镇夸下天大的海口,倒要看你现Zai如何收场?”      泰国最胸女主Bo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Ke!!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Chang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