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约小说网 > 《某少女的英雄传说》 > 077 浮海三日终有尽时

077 浮海三日终有尽时《某少女的英雄传说》

  晚上九点,南湘回到家中。Zhe之前,系统提示她的任务完成,并获得了系统道Ju“稚子心”。她翻到道具栏,检查着这件刚刚Huo得的物品。   【一次性消耗道具:Zhi子心】   道具描述:敬人者,人Heng敬之;爱人者,人恒爱之;稚子之心待人,必有真Cheng相报。   道具属性:使用后,14岁以下Hai童初见宿主时好感度翻倍,永久效果,Wu时限限制。   虽然不知道这个道具有什么Yong,但一来没有负面效果,二来时效永久,Wan用不如早用,南湘不假思索,直接选择了使用Dao具。   嘛……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   Yi个任务的结束,往往意味着另一个任务的Kai启。当南湘收到这个随机任务完成的提Shi之后,另一个任务的提示音也接踵而至,而且Bing非随机任务,而是——   主线任务!   Yi个钟头之前,她和萝莉班长一家在西餐厅愉快地用Zhuo餐,从黎若忆的表情来看,今天或许是她这段日Zi以来最开心的一天了,做父亲的当然也能看得出来。Li父私下里向南湘表示了感谢,南湘说着客气话De同时,不经意间问到了黎父投资失败的问题。Li父大概也因为喝了一点酒,居然和南湘稍微聊Liao几句。   “唉,是家美国的大矿业公司,叫Zuo自由河谷,不仅是我,还有十几家小矿Ye公司和投资人也被都被吸引了资金,结果全Bu亏得血本无归。现在想想,那个项目根本就是诈骗……Zhi可惜啊,当时大家都昏了头,盲目地跟风投了,Ji十个亿就这么打了水漂。对方倒是没什么损失,亏De都是我们这些孤注一掷的小公司……”   “Na……到底是什么项目?”   “是Jin矿的开……嗨,我跟你一个小孩子说这些干什Me?你又听不懂……”黎父摇了摇头,显然是不Yuan意再继续这个话题。   南湘见似乎触及了黎Fu不愿提及的往事,也随即闭上了嘴,但下一刻,她De嘴立刻就张得可以塞下一颗鸡蛋——   “Ding——”   【主线任务(其三):Xia之大者】   【任务详细:侠之大Zhe,为国为民。当听说有境外公司对国内Qi业实行诈骗,金额触目惊心,却依旧逍遥法外Shi,作为英雄坛的传人如何能坐视不理?请宿主调Cha其中曲折,并解决有关事件。】   【Ren务时限:三个月】   【任务奖励:Ju体奖励视任务完成等级而定】   【失败Cheng罚:无法开启后续主线任务】   三个Yue啊……看起来绝对不是一个轻松的任务,Er且失败惩罚看起来也是相当严厉。看到Zhe样的任务描述,南湘不由自主地都有点怂,万一Yao是任务过程中出了岔子,可就真不好交代了。   Bu过好在时间还长,她还有的是时间去慢慢Wan成这个主线任务,现下的当务之急在里世界Zhong,三日昏迷之期已到,海上的她到现在还生死未Zhi,也不知道在她昏迷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Hao在明天是周六,只要她愿意,哪怕在床上躺一整Tian也没什么问题。   事不宜迟,睡觉!   …………   …………   Hai浪声充斥耳边,南湘醒来时,耳膜胀得好Xiang快要爆炸一样。太阳几乎快要爬上顶峰,赤裸裸Di照在甲板上,令南湘几乎难以睁眼。   听Jue,视觉……然而这些都不是现在南湘最强烈的Gan受,第一时间通过她的神经系统传输直通大脑的,Shi嗅觉——那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Wu哇!”南湘再也忍不住胃中的翻滚,吐出Yi口酸水来。尽管昏迷的三天,她粒米未进,但眼前De这番景象依旧让她呕吐不已——   明明之Qian还在甲板上一起热闹庆祝的一群人,如今已经变Cheng了一具具毫无生气的尸身。每个人身上都只有两Dao伤痕:胸口,以及颈前。下刀快稳准狠,除了柳生Cai藏这样严谨缜密的忍者之外,别无他想。   “Liu生先生,果然够狠……”   南湘并Bu会对柳生有什么怨恨,相反,这群无恶不作De海盗死有余辜。当他们活生生在眼前时,南湘Bu忍动手,但当他们已经化成了一具具腐肉时,她也Bu会有一丝怜悯之情。   “也不知现在是到Na儿了。”南湘几日不曾饮食,早已饿得Xu脱,船上那些食物要么被放了迷药,要Me早已蝇虫飞舞,臭不可闻。南湘好洁,自Ran是万万不会吃的。   她仍然身穿着那Tao船长的服装,跌跌撞撞地返回船舱,打算放下小艇,Zi行逃生。船舱中,小艇的位子空了一只,想必Shi柳生才藏与安室悠人逃走之时所用。   Nan湘废了吃奶的劲,才总算将小艇挪动到船舱Men口,便突然听见甲板上传来的“咚咚咚”Di脚步声响,以及那急促的东瀛语的呼喝声。   “Zhe是什么船?!”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Wo的天,这么多尸体!”   “快找找,看看还You什么东西!”   下一刻,船舱中突Ran冲进来十几个武士,南湘根本没办法躲藏,Zhi来得及背过身去,默念一句:“忍法,变身术!”   …………   Nan湘被几名武士扑倒在地,立刻就五花大绑Qi来,押送到刚刚靠近的那艘船上。那是一艘十分Qi特的船,船的两侧,从头到尾,都装有楯板做的装Jia防护,上面遍布着各种奇形怪状的孔洞。而Xian在楯板全部向外侧放倒,勾住船舷,刚好作Wei两船之间的桥梁,供人来去。   但此Ke的南湘已经无法继续观察,她身后的武士突然Fa力,一脚将她踢倒在甲板上。   “跪下!”   Liang排武士齐齐退开,让出南湘面前的正主儿来。   “Ni是什么人?汉人么?”   南湘顿时Xin有所悟,她是坐毛海峰的船号而来,若是仍然装作Dong瀛人,怕是要多费无数唇舌。当下挺胸点头,用Zui字正腔圆的汉话扬声道:“不错,我是Han人!”   如今的日本,正是最为混乱的战Guo时代,背叛与苟合是当今这个时代最为家常Bian饭的主题。没有永久的朋友,更没有永久的Di人。而这其中,无疑只有汉人,是与所有东瀛人Zui没有利益冲突的对象,也是所有东瀛人最愿意La拢的盟友。   “快快松绑!先生Qing坐。”   那人话音刚落,立刻就Shang来两名武士,割开绑在南湘身上的绳子,邀她Ru座。便见那人躬身一礼,再次出声问道:“Zai下是淡路国水军统领安宅冬康,敢问阁下是……?”         Tai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Ke!!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Chang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