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幸孕灰姑娘》 > 最新章节

《幸孕灰姑娘》

幸孕灰姑娘封面

作    者:幸福宝宝

最后更新:2015/5/28 13:27:34

下    载:( 《幸孕灰姑娘》全文TXT打包下载)

...

《幸孕灰姑娘》最新章节: 番外2

    更多言情小说,。     夜,很快就遮盖了这座城市。位于中心地带的希尔顿饭店被霓虹灯装点着,落地窗映着这城市美丽的夜景。     千凝站在落地窗前,看着下面的车流,手中拿着手机,微微嘟着红唇,对电话中的北宫沧说道:“沧,你看看嘛,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家,我看我明天还是回去吧。”千凝已经用了十几分钟将她在那个唐家看到谍到的都跟沧说了一遍。     “好啊,回来吧。我和乐儿都想你了,今天乐儿还问起你呢。”北宫沧说着。     “好,那我一会就去订机票,也不知道明天有没有飞机回去呢。如果没有我就坐火车,方正我就是不要再这里了。”     “恩,你吃饭了吗?”北宫沧问着。     给他这么一问,千凝才想起,自己从唐家回来就一直睡觉,睡醒就给他打电话,还真的是没吃什么东西呢。“还没呢。”千凝轻声应着。     电话那头的北宫沧一笑道:“既然已经决定明天回来了,那么就从现在开始当是去旅游的就好了。好好吃饭,然后去逛街,晚上回来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你买了什么东西哦。”     “好。权当来玩一趟,给你买礼物回去吧,你要什么?”     “我要你!”他的声音暧昧着传来。     千凝一笑,就挂断了电话。这种感觉就像在谈恋爱一般。真想不到,她会在孩子三岁的时候还和他这么柔情。     她带着那甜蜜的笑,扫走了白天的不快,提上自己的小提包走出了酒店房间。     可是千凝才走了几步,她的脚步就僵在了那里。因为从隔壁房间中走出一对男女同时看到了她。     这个世界还真是小啊。那唐太太,就是那当着她后妈灯太太竟然在这样的大酒店客房门口跟一个男人玩着亲亲。不过也是,那唐老爷都已经六十这样的人了,娶这么一个年轻美貌但太他也享受不了啊。     唐太太也推开了拥着她的男子,一笑,道:“真没有想到你就住在隔壁啊。”     “对啊,我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你。”千凝说着就想绕过她走向电梯。反正这样的事情她并不想去干涉。     “乔千凝,”身后唐太太让她停下了脚步,“你打算去告诉他们吗?关于看到我的事情。”     “唐家的事情似乎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并不想介入。而且我已经打算明天就回去了,这个唐家只是我这次来玩的一个站点吧了,没有任何的意义。”一堆没有亲情的亲人,又何必和他们在一起呢?     唐太太一笑,绕到了她的身旁,轻声说道:“那最好。不过,我想提醒你一下,在你没有离开这里之前一定小心啊,因为你这样看淡唐家,可是有人却不这样认为。”     千凝看向了眼前灯太太,而那唐太太没有再说什么,拥着那年轻的男子就走进了房间中。     她的意思是……千凝疑惑着。转念一想,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明天就要离开了啊。算了什么也别想了,去吃东西,然后给乐儿和沧买礼物去。     *     千凝知道这么不告而别是很不礼貌的事情,但是她却真的不想再去那所大房子了,那里让她感觉很压抑,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而且她并不觉得那房子中的人是她的亲人啊。现在只有沧和乐儿才是她的亲人。她现在就要赶到机场,然后上飞机回家。再过几个小时她就能见到他们了。     千凝将行李箱放在了计程车后备箱中,才上了计程车。“去机场!”她对那司机说着,然后就掏出了手机拨下了北宫沧的电话:“沧,我订到机票了,现在已经往机场赶去了,应该下午六点这样到吧。……不,不用来接我的,我可以自己回去。……那也好啊,我们直接从机场到市区,带乐儿而肯德基。嗯,晚上见咯。”     千凝甜蜜地挂上了电话,看着外面匆匆后退着的景物,长长吁了口气。终于结束了这次并不愉快的旅程啊,计程车渐渐驶去了市区。突然一声巨响,千凝只觉得自己似乎被腾空抛了起来,她根本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接着就是一阵剧烈的痛,让她失去了知觉。     *     晚上六点,机场出口的人渐渐少了下来。那一身西装的北宫沧连回家换衣服的时间都没有,就直接从幼儿园中接出了乐儿就往机场赶来了。     他抱着乐儿,双眼紧紧盯着出口。乐儿扯着他的领带,嘟着小嘴问道:“爸爸,妈妈怎么还没有出来啊?”     确实,现在出口已经没有人了,却依旧没有见到千凝。北宫沧也有些焦急了,他放下乐儿,说道:“我们给妈妈打电话啊。”     手机中却传来关机的声音。这时,北宫沧拉着乐儿的小手走向了咨询台。     那穿着漂亮空姐服装的小姐,带着职业的微笑道:“先生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     “我妻子说上了刚回来的那趟飞机,可是我们没有接到人,我想看看她到底在不在那飞机上。”     “请稍等。”那小姐马上对着电脑查了起来,并问道:“请问你妻子的名字是……”     “乔千凝。”     北宫沧的心也悬了起来,他应该跟千凝一起去才对的。     一会儿之后,那小姐还是那微笑着说道:“对不起,先生,名单上并没有你妻子的名字,我想她没有上飞机。”     听着她的话,北宫沧一惊!这个答案他完全没有预料到啊。千凝明明说去机场了,然后就是关机。难道不是因为上飞机而关机的,而是因为别的事情吗?会是什么事情呢?     乐儿的小手扯着北宫沧的裤子,声气地叫道:“爸爸,爸爸,妈妈呢?”这才将北宫沧的心绪拉了回来。他忙对那小姐说道:“谢谢你了。”说完他抱起了乐儿,大步朝着机场外走去:“乐儿乖,妈妈还没有回来,我爸爸弄错了。我们先回家吧。”     乐儿嘟着小嘴有些不满,却也没有再说什么。而北宫沧的心早已经乱成一片了。他的千凝到底哪里去了?发生了什么事呢?     *     夜幕已经落下了,北宫太太才轻轻退出了乐儿的小房间走下了楼。     “怎么回事呢?乔千凝不打算回来了吗?”她的话总是那么不好听。     一楼客厅中的北宫沧坐在那沙发上,焦虑地抽着烟,袅袅的烟气让他镇定下来。     北宫太太走到他的身旁,却伸手就夺过了他手中的烟,掐灭在茶几上的烟灰缸中。“电话还打不通?”她问道。     北宫沧点点头:“千凝不是这样开玩笑的人。我想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了。我明天去xx市吧。妈,乐儿……”     北宫太太轻轻吐了口气:“去就去吧,乐儿我看着几天。你放心,虽然我是不太喜欢这个乔千凝,但是乐儿毕竟是你的骨肉啊,你是我最宝贝的儿子啊。”     北宫沧挤出一笑:“谢谢妈。对了,妈,这么晚了今晚在这边睡吧。”     “才不呢!”北宫太太一边说着一边抄门口方向走去,“这种小房子我可睡不惯。还有啊,明天一早我来接乐儿,我送她去幼儿园,然后晚上就直接接她到我那边去了啊。”还是自己的那大别墅舒服一些啊。     北宫沧也不起身送送,只是应了一声,就靠想了身后的沙发。他修长的手指爬入那微卷的发中长长吁了口气。千凝到底怎么了?她有什么危险吗?在受苦吗?这些都让他根本没有办法冷静思考了。     *     飞机刚落在xx市的机场,北宫沧就坐上了计程车直奔唐家而去。要知道唐家的地址并不难,像那样的名门望族,只要多留意一下报纸杂志就知道了。     北宫沧按响了唐家那大铁门上的电铃,电铃上传来了女佣的声音:“你好,这里是唐府,请问你找哪位?”     “我找你们的管家。”北宫沧说道。他相信千凝不在这里,但是至少那个管家应该能告诉他一些关于千凝的消息。     “请稍等。”电铃中传来了声音。     那大得离谱的花园深处,一辆电瓶车缓缓朝着大门外驶来。真是奢侈啊!北宫沧心中说道。     大铁门打开了,那电瓶车上穿着黑色西装带着白手套的男子,礼貌地对北宫沧说道:“先生请上车。”     他大步一伸就跨上了车,电瓶车又缓缓驶向了远处房子。     北宫沧漫不经心地看着这个明显人工休整的花园,目光不经意地落在了那在草地跳绳的女孩。之所以称为女孩,那是因为她看上去就就十七八岁的样子,对于他这个成熟男人来说确实只是一个小女孩啊。而且要是乐儿在的话,也会叫她为姐姐的。     电瓶车在房子前停了下来,那司机对北宫沧说道:“先生里面请,老管家马上就到了。”     北宫沧大步跨进了大厅,那个大厅是色彩很重。复古的木制沙发,的地毯,实木的桌椅,就连通往二楼的楼梯地毯都是黑色的。真不知道这家人整天在这样的地方生活压抑不压抑啊,一种冷冰冰的感觉。     “喂!”身后传来了小女孩的声音。     北宫沧转身看去,正是那刚才在跳绳的女孩子。她一身清凉的打扮和现在秋季的气温很不协调。特别是那运动小背心中呼之欲出的,更是和她的年龄不协调。     小女孩走近一步靠近了北宫沧,靠得很近很近,近到那高挺的胸都要贴到他的身上:“你是谁啊?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呢?你来我家干嘛?”她一串的问题提出。     北宫沧后退了一步,避开了她的接近,才回答道:“我来找人的。”     “找人?找谁啊?”她还是那么饶有兴趣地问着。确切地说,她是对这个男人有兴趣,这个帅气的男人,而且一身阿曼尼的西装,还有那举手投足间成熟男人的气质,这些都让她喜欢着。     这时楼上走下了一名中年男子,一身笔挺的西服,但是那并不是上次见到的管家。     北宫沧正犹豫着,身旁的女孩马上迎了上去:“爸,你出去啊?”     “嗯。”那中年男子一边应着,一边用目光瞟了一眼北宫沧。     楼上再次传来了脚步声,这才是那管家下楼来了。那老管家一边走着,一边说道:“北宫先生真没有想到你会到这里来啊。”     北宫沧没有任何的客套就直接问道:“我是来找千凝的。”     他的话一出,那老管家倒是有些意外了,走到了他的身旁,微微低着头道:“小姐已经离开了,酒店她也退了房了。”     一旁的那中年男子一个冷哼道:“哼,像那样不打一声招呼就离开的人,真是没有教养啊。亏我们老爷子这么爱护她。现在我们都没敢跟老爷子说她就这么不声不响地走了怕老爷子受不了。”     那女孩子也上前睁着大眼睛道:“你是来找我那个私生女小姑的啊?切!”然后就是一脸的不屑。     从这些人的身上北宫沧就能感觉到千凝在这里一定是受了委屈了的。他没有理会那两父女,向老管家说道:“千凝并没有回去,她昨天说要赶去机场,然后就没有了音讯了。她也没有上飞机,所以我这才找来的。”     那管家一听,先是吃惊,然后皱着眉头道:“这样啊,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小姐去哪里了。”     看来老管家是不会撒谎的,北宫沧轻轻点点头,对他说道:“那我先离开了,打扰了。”说完,他丝毫不理会那两父女就这么转身离开了唐家。     看着他走出去的背影,那唐家大儿子问道:“管家,他是谁啊?”     “哦,回先生话,他是千凝小姐的先生。”     “什么?!”那女孩马上嚷了起来,“那个私生女小姑竟然有这样优秀的男人,真是不公平啊。”     “这人好像在哪里见过。”唐先生疑惑着自言自语道。     “哦!”唐雨佳一声喊道,“爸,我记得了。在《商界》杂志上,他去年上过封面的。是那个……北宫集团的总裁。天啊,我一定要让他爱上我,这么优秀的男人让那私生女占着,没天理的。”     唐先生却没有理会这个不着边际的小女生,而是大步走出了大厅。但是他的心中却牢牢记住了这个男人——北宫集团的总裁!那个乔千凝的丈夫!     *     从警局出来已经是晚上了,北宫沧抬头看着那天上几点的星光,长长吁了口气。     他的千凝现在到底在哪里呢?警察虽然做了记录,但是并不是很重视的样子。毕竟这次不见的是一个大人,而不是走散或者被拐卖的孩子。如果他当时反对千凝来这座城市,或者说,他放下公司的事情,跟她一块来,那么现在就不会的这个样子了。深深的自责占据了他的心中。     “千凝,你在哪里啊?”北宫沧轻轻吐出了这句话。     *     头疼,真的好疼。眼睛睁开了,可是眼前是一片的黑暗,什么也看不到。     “姐!姐!”一个男生的声音兴奋地在她身旁喊道,“你快过来啊!她醒了!”     接着就是一串急匆匆的脚步声。为什么这么黑,竟然还能跑步呢?千凝眨了眨眼睛试图在这片黑暗中看到东西来。可是眼前除了黑暗还是黑暗。     “你醒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她的身旁问道。     千凝点了点头,开口说:“怎么这么黑啊?晚上该亮灯了吧。你们是谁啊?”她的声音是那么的嘶哑,就像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婆一样。她听着自己的声音有些莫名地慌张。不应该是这样的啊!自己的声音不是这样的!     “呃~~”那两个人都没有了声音。好一会,女人才说道:“你叫我陈姐吧。这是我弟弟叫……”     “我叫陈东!”那男生马上抢了话,并说道,“你……真的看不见啊?”     确实很黑啊,怎么能看到东西呢?千凝点了点头。     “那你叫什么名字?”陈姐问道,“我给你联系你家里人来接你吧。”     “名字?!”千凝皱了皱眉头,想了一想,可是一瞬间那头部就想被人用东西狠狠砸了一下似的,生疼着。“啊~~”她痛苦地发出了声音。     一双手在这个时候将她拥在了怀中,从头顶上传来了陈东的声音:“姐,你问她这么干嘛?你已经够惨的了,头流了这么多血,眼睛也瞎了,你还问这个!”     “我……我……怎么知道她会这样啊,我们总不能这么养她一辈子啊,总要送她回去的啊。”     “你出去!出去!我跟她说!”在陈东的催促下,陈姐只好离开了。     他们在说什么?千凝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头。难道不是天黑了,而是她的眼睛瞎了看不见吗?怎么会这样呢?她是谁?为什么会看不见呢?为什么头会流很多血呢?她在记忆中着这些问题的答案,但是一些似乎都是徒劳的,那只能增加她的头疼罢了。     “别想这些了,别想这些了。”陈东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我来告诉你就好啊,不要去想了,我告诉你。”     慢慢地,千凝放松了下来。她的头也不再疼了,安静地在这片黑暗中等待着这个叫陈东的男生的声音。     “嗯……从哪里开始说呢。”陈东放开了她,手依旧紧紧拉着她的手,“前天我开三轮摩托车去送货回来的路上看到你躺在沙滩上,头上流了好多血。我……我怕人家说是我撞了你的,就敢送你去医院。又怕丢你在那里,潮水上来了你会被淹死,所以……所以就带你回来了。你看看你能不能想到什么,我好送你回去啊。”     沙滩?血?为什么是这样的?千凝重新皱起了眉头,可是脑海中还是一片的空白。她只能轻轻摇摇头。     “那……你总要有个名字吧。你叫什么名字啊?”     千凝还是摇摇头。     “算了,问了你一会还会头疼呢。”     “我……我真的瞎了吗?”她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沙哑着。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在什么样的环境中,不知道身旁的男生是个怎样的人,她的世界里只有无尽的黑色。     陈东捧起她的脸。那张脸虽然因为失血过多而有些苍白,但是却有着不属于乡村女子的美丽。她长得真的很漂亮啊。陈东傻傻一笑道:“我也不知道,你的眼睛看上去很大很亮啊。怎么会看不见呢?”这样美丽的眼睛却看不见真的很可惜啊。     千凝重重叹了口气,垂下了头。她的眼前确实是一片黑暗啊。看来她是瞎了,而且还把把以前是事情都忘记了。她要怎么办呢?她该怎么办呢?千凝的泪水缓缓流了下来。     “你……你……你不要哭啊。”陈东不知所措地说着,“姐!快来啊,她哭了。”     一串脚步声后,刚才那女人的声音又传来了:“你看你,怎么把人家说哭了。”     “我没有啊,她自己就这么哭了的。”     千凝挣扎着站起身子,拖动着脚步:“我该走了,不能这么拖累你们。”     “说什么呢!”那陈姐马上拉回了她,“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能走?出去别说找人求救了,这里是小村子,走不到第二家人家你就不知道要摔多少跤了。”     “那姐,我们留她下来,等她想到了以前的事,或着眼睛看见了,我们再让她去找她家里人吧。”     “对对对。就这样了。你留下来。”陈姐拉着千凝说道。     千凝一愣,她没有想到她这样的累赘人家竟然不嫌弃。而且她对这两姐弟是那么的陌生,他们应该只是陌生人啊。可是现在似乎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看着千凝不再想走的样子,那陈东马上说道:“既然你要留下了,那么总要有个名字吧。我看,我看以后我们就叫你……小雨吧,外面下雨了。”     千凝仔细听去,果然,有着一滴滴的雨声,她只能点了点头。现在,她除了信任这両姐弟,还能信任谁呢?     *     千凝在陈姐的帮助下总算洗了澡,换上了一身普通渔民的衣服,头发也让陈姐帮着打理了一下。     陈姐说道:“好了,你等会,一会就能吃晚餐了。”说着她就拿着千凝那还带着斑斑血迹衣服走出了屋子。     屋外的陈东咬着饼干坐在屋檐下,看着那一丝丝的雨点。听到姐姐出来的声音,他马上站起身来,应了上去:“姐。”说着就想往里面钻去。     陈姐马上拦下了她这个弟弟,道:“你先帮我拿这衣服去桶里浸着,明天再洗。”说完,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能不能洗干净呢。”衣服上不仅有着血迹,还有着沙土的痕迹。     “哎呀,洗来干嘛。”陈东没有结果衣物,“都这么脏了,直接丢了不行了。”     “胡说什么。”陈姐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在那昏暗的光线下,扯过那衣服的领口,说道:“你看看商标,这都是英文呢。看这衣服应该很值钱的。”     “值钱又怎样?”陈东不解地问,“反正她都记不得自己是什么人了,留着这衣服也没用啊。”     “我是说,要是她记起来了呢?要是她家里人找来呢?我们总不能就这么养着她一辈子吧。”     看样子,这个瞎了的女人应该是有钱人家才对。要是她的家人找来的话,能跟他们要点钱做补贴的话……     “姐!”陈东大声吼道,“你想什么呢?”看着姐姐那看着衣服傻笑的样子,陈东大致能猜到了姐姐的想法。毕竟是亲姐弟啊,他这个姐姐那么蛋钱。     就在这个时候,屋里传来了“嘭”的一声闷响。陈东马上推开了姐姐就往屋里奔去。     只见那个女人摔倒在桌子旁,应该是被椅子绊倒的才是。陈东马上冲上去,扶起了她,眉头间流露出关切,而嘴上却说道:“小雨,你干什么?你有什么事,就喊我就好了。你是眼睛看不见啊。”     千凝被他扶了起来,坐在了那绊倒她的凳子上。她惊慌地紧紧扯着陈东的袖口,这样看不见的感觉让她是那么的不安。     “你没伤到吧。”陈东焦急地问道,并蹲下身子检查着千凝的腿。     “没有,没有。”千凝还是紧紧扯着他的手臂不松手。感觉到她的紧张和害怕,陈东轻轻拥住了她的身子,柔声安慰道:“不用怕的,这里没有坏人。以后你要做什么就叫我好了。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门口的陈姐听着她这个弟弟说的这番傻话,心中一笑,真是一个傻弟弟啊。人家穿着这么好的衣服,怎么可能要他这个乡巴佬保护呢?     *     阳光照射在沙滩上,海浪声一声接着一声,风柔和地吹着。那背着竹篓站在房屋前的男生傻傻看着从屋子里走出的女子笑着。     这是千凝第一次走出这个屋子。外面强烈的阳光让她感觉到了光的存在,虽然依旧看不到东西,但是这至少也能让她高兴一下了啊。她微微一笑。     这一笑,让那男生更加害羞地低下了头。“你真好看。”陈东低声说着。     陈姐帮她换上了衣服,虽然看不到那是怎样的衣服,但是可以感觉到,那是普通渔村女子穿的旧衣服,很舒适。     “小雨,来!”陈东拉过千凝的手,将她带到了阳光下。温暖马上传遍了千凝的身体,这样的感觉真好。     身后传来陈姐的声音:“好了,我去市场了。小雨不能一个人在家,你跟陈东去捡蚌吧。”     “我……”千凝有些担忧,“我也去?”她是一个瞎子啊!去的话,只会给人家添麻烦而已。“我还是坐在这里等你们回来吧。”     一只竹篓就这么塞进了千凝的怀中:“走,我们捡蚌去。”还没有等千凝回过神来,陈东已经拉着她大步走向了沙滩。     因为看不到,千凝的脚步一开始是那么的慌乱。而脚下细沙的感觉还有那没有障碍物的样子,让她渐渐敢大步跟着陈东走去。     脚下的感觉渐渐变了。沙子潮湿,海水不时冲到脚边。陈东停了下来,对千凝说道:“你就跟着我的声音走就好了,抱好竹篓,我捡到了就丢进篓子里。”其实捡蚌哪有这么麻烦,他只是不想让千凝觉得她在给她添麻烦才这么做的。     千凝点了点头。陈东看着她那美丽的面孔,笑了笑,才用手中的小耙在沙地上划开。不时一两只蚌,就被他的小耙翻出了沙子上。他弯腰捡去,再一笑,准确地投到了身后千凝怀中的那只竹篓中。     “啊!”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感觉一惊,千凝一声低呼。     陈东哈哈几声笑道:“我们得了三只蚌了。第四只。”     又一个这样的感觉传来。     “第五只,第六只。”     听着他的声音,千凝跟着他慢慢在那沙滩上朝前走着。海风吹来,海水舔着脚丫,一只只蚌壳被丢入她的怀中。这样的感觉总算让千凝暂时忘记了那些不愉快。她轻轻笑了起来。这是她受伤以来,第一次觉得轻松和愉快。     突然她撞上了人,确切地说是前面的陈东突然就不走了,让后面跟着的她生生撞进了他的怀中。     “啊!”千凝停止了笑,不解地等着他说话。     好一会,一只带着湿湿沙子的手轻轻划过她的脸:“你真好看。”陈东的声音传来。     这样千凝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回避着他的碰触。     “小雨,”陈东却上前一步,对她说道:“我……我喜欢你,真的。就从我第一次在沙滩上看到你,我就喜欢你了。”     喜欢?怎么可能呢?千凝尴尬一笑道:“别这么说。我连我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呢,而且我还是一个瞎子啊,你怎么会喜欢一个瞎子呢?”     “我就是喜欢你!”听着千凝的话,他激动地再次重申道,“就算你一辈子不知道你是谁,就算你一辈子这么看不见,我养活你。我天天捡蚌卖钱养活你。”     “别说这个了,快点捡吧。”千凝马上转移了话题。     “小雨,你不相信我吗?你不相信我是真的喜欢你,还是不相信我可以养活你啊?”陈东还是没有放弃。     “呃……”千凝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她想了一会才说道,“我不记得我以前是谁了啊。要是以前我是一个坏人呢。或者说,我已经结婚了吗?所以还是等我想起我以前是谁,我们再说这个吧。”     “你才不会结婚呢?”陈东马上嚷道,“你也就二十岁的样子,应该还是个学生。怎么可能结婚呢?”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听到她说出的这个或者,陈东还是心中很难受。如果她真的结婚了呢?她有她爱的男人呢?     千凝轻轻一笑,对陈东说道:“别说了,快捡吧。”     看着千凝的样子,陈东只能重重他那了口气,继续捡起来。只是声音中再没有了刚才的喜悦。     *     北宫沧走出了警局,仰头看着天上那火热但阳。即使已经了秋天,可是这阳光却没有一点减弱的样子。     这是他第二次去警局了。今天一大早就接到警察通知,让他过来一趟了。本以为能见到千凝,可是见到的只是她的行李箱。     警察的话还在他的耳边回荡着。     行李箱在一辆出车祸的计程车上旁发现的,车子已经因为车祸而燃烧了,只剩下一个空壳。也许他要找的人已经在那大火中丧生了。     不!他不相信!他的千凝怎么会就这么离开他了呢?她怎么会抛下他和乐儿呢?北宫沧仰起头,朝着天空长长吐了口气,不让那已经积蓄在眼中的泪水流出来。     警察看来已经放弃了这个案子了。对于他们来说,千凝并不算什么。而北宫沧不一样,他不会放弃的,只要没有确切的消息,他都不会放弃寻找的。至少现在他知道,千凝上了计程车,然后车子出了车祸。而车上并没有千凝的尸体。那么她有可能被救了,或者在车祸时自己逃生了。只是她为什么没有联系他呢?或许她在哪家医院没有清醒,或许她被人救了在别人家中,现在不是北宫沧站在街头发呆的时候,他要去找她,而且一定会找到她的。因为他有了很多关于她的信息了。     北宫沧坐上了计程车,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回酒店,然后找到这个城市中所有医院的电话,问问在车祸那天有没有疑似的伤者在医院中治疗。

《幸孕灰姑娘》正文
1、初次交织
2、哥哥
3忍受
4、中秋夜
5怀孕
6、二十万
7、预约的手术
8、调查资料
9、恳求
10、意外的手术
11、雨夜
12流产
13、流产2
14、温柔的人
15、方小姐
16、如此加班
17、勾引
18质问
19、被迫休学
20、养父出事
21去世
22误会
23出走回来
24、关于朵儿
25、医院巧遇
26有他 的圣诞节
27、彩萱离开
28、甜蜜晚餐
29、千雪的野心
30、撞车
31设计
32、应落雪
33、余明
34、怀孕
35、赛车手
36、拒绝
37、离开北宫家
38、回家
39、发现
40、孩子离开
41、决定
42、过年
43、情人节
44、寻找
45、再次遇上
46、落雪打工
47错开
48谁的孩子
49、谁的孩子2
50、落雪生日
51误会
52、承认怀孕
53引起矛盾
54公开
55、受伤
56交换
57谎言
58无家可归
59
60宴会
61后悔
62被拒绝
63意乱
64难题
65矛盾
66奇怪电话
67电话中的人
68上报
69八卦
70她的美丽
71浪漫
72长辈的行动1
73长辈的行动2
番外公告
番外2
小说推荐
《驱魔师之帝破苍穹》(兽人也疯狂)
《我是真神之神能觉醒》(孙哥侠)
《我家师父有点强》(晨安未见)
《穿越一本正经》(眠泪)
《萌妻作妖记》(睡睡不哭)
《超级神奇学生》(小华昌)
《梦靥虚极》(虫泥)
《穿成我女人的我的男人》(观我自在)
《嫁给我吧!亲爱的》(莎伦)
《青春遂想曲》(谈琴)
《黑鸟的命运》(茹斯维因之石)
《星界争锋》(银翼之空)
《魔行天下》(欲明王)
《如何指导魔物当个好演员》(Orevi)
《霸道女王扑倒小狼狗》(吴此此)
《凤凰泪之星月王妃》(浅夏蓝蓝)
《超级属性模板》(戒饭K)
《守护者之战灵》(创史者)
《花瓶影后要逆袭》(临水羡渊)
《不灭圣焰》(小仙次世代)
《猎天邪神》(花开的石头)
《都市神医》(一柱擎天)
《小圣》(清波湖中仙)
《谁说我爱你》(花琪)
《再兴玄门》(胜利之鹰gavin)
《找个魔尊当相公》(纸上开花)
《异界仙途》(奶茶小军)
《远古之行》(燃灯道人)
《快穿攻略:黑化吧,男主!》(喵柒Miss)
《帝国朝暮》(司马轩阁)
《迷失于我的世界》(笔锋初露)
《萌宝来袭:天才宝宝腹黑妈咪》(深海以眠)
《妖王殿下隐退到人间了》(叶六子)
《最后一个元良》(溪忘)
《我的同学是僵尸》(我是僵尸)
《王俊凯之少年纪》(草莓喜安瑾)
《神魔据典》(孤城昏君)
《剑士冷小白》(罪凉明)
《静静,加油!》(七一嫣)
《异次元之风》(傲雪落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