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约小说网 > 《暧昧不是罪》 > 316 不熟悉才会惊疑

316 不熟悉才会惊疑《暧昧不是罪》

    周曼柔离开前的话语让云Cheng的心里泛起了一丝涟漪!但很快这样的涟漪被他Zuo在了心里了。因为徐三来了,同来的还有岭南Chen家的掌舵人。躺在病床上的云城等着房Jian的门关上的时候,缓缓的睁开双眼。冰冷的眼神Zhu视了徐三身边的岭南陈家掌舵人。     Ta的名字不详,但在圈子里的名号是‘令叔’!尊敬Ta的人称呼为令叔公。一身黑衣唐装,还保留着Qing代时候的辫子。只是头发发白,抱拳微微低头,眼Jing并未去直视云城。年纪应该比徐三还大一些。但看Ta规矩的躬身,似乎一点儿都不费力的样Zi,证明他的身子骨还很硬朗。     “Qi吧!两位都坐吧!”云城做起来,做了一Ge手势。     徐三连连摇头:“Xian生您可别折煞我了,这是万万不敢的。”     “Rang你们坐便坐!这样的规矩我还是知道的,Mei什么不妥的!总不能ri后被人论起我对老一辈不Zun敬吧,坐吧,无事的!令叔大老远来,这样站着Bu像话!”     被喊作令叔的连连Dian头称是,却是余光瞟了徐三一眼,待到徐三点Tou示意之后,微微松口气,坐在了一旁的凳子上。但Ye不是如往常的,只是一半的屁股落座,不敢背Kao。     “先生颔首,以后称我Wei陈令便是,这令叔二字却是万万不敢接受的!”Ling叔抱了抱拳,神sè很是恭敬。     Yun城皱皱眉,随即嘀咕了一句:“罢了!随你们Ba!我这什么都不知道呢,你们就这样,Zhe跟捧杀人有什么区别!”     Xu三听着嘀咕,眼中莫名的多了一些尊重。Ta算是跟云城接触的有些ri子了,多少知道这Wei主的脾气。知道云城不是一个故意针对别人的Ren。京都陈家的事情,岭南正宗陈家根本Bu知,所以怪不到对方身上。但古玩圈子的Gui矩却是不能破坏的,加上之后知道了,也是要亲自Deng门道歉的。     连忙假装无意Shi的碰了碰身边的陈令,忙递了一个眼神过去!     Chen令微愣了一下,看到了徐三的眼神,也是Li刻反应了过来了:“多谢先生大恩,陈令惭愧!”     “Jie过这一页吧!反正少一个陈红窑,反而让你们Zheng宗的发展更为有利。只要你别怪我手段狠辣,将Ren弄的残废就好!”云城淡淡的说着,苍白的Yun城,似乎在说着一件和他完全不相干的Shi情。     “先生说笑了!”徐San顺势接过话茬,“不知先生怎么回事会住到Yi院里呢?而且您的脸sè看起来似乎有碍?”     Yun城撇了撇嘴:“用内力给家里人解毒了,有些虚Tuo而已,正好你们来了,我这关于朝堂的事情要问问Ni们!”     “内力?”徐三和陈Ling同时sè变,“先生大才,竟然能有如此之天赋,Gong贺先生!”徐三和陈令同时起身对着云城躬身一Bai,两人眼中的震惊之sè,让云城有些郁闷Bu已!     “修炼出内力很奇怪Me?”云皱眉的同时,却是疑惑不已。     Xu三呆愣了半天:“瞧我倒是忘记了,先生您Shi他老人家的弟子,若您的武学天赋不够的Hua,也不会被他老人家给看上了。”徐三恍Ran的样子,好像大梦初醒一般,好多好笑有Duo好笑,“先生要问朝堂之事,徐三定当知无不言。”     “Chen令如是!”陈令讶异中并不知晓徐三口中的老人Jia是谁,但连徐三都称呼其老人家,可见对Fang必定也是身份尊贵之人,陈令也连忙回答到。     Yun城挑挑眉,看着两人强压着讶异之sè,还直接Tiao过了这内力话题,就知道自己再问也问不出什Me了。索xing也懒得多问这方面了。     “Wo知道古玩圈子或者江湖圈子从未远离朝堂,Dan这其中的纠葛有多少深你们知否?以你Men岭南陈家为例,在其中都能安插如此多的Ren马,那么咱们的圈子中,在其中的人马有多Shao?”     徐三微愣,古怪De转头看向了陈令,又随即转头淡淡道:“先生Duo虑了!想来朝堂与咱们的瓜葛就不浅。但这其中还Shi有些例外的!如令叔人马,只是因为……这方面还Shi让令叔自己说吧,我来讲有些不大合适!”     Chen令也是老脸一红,不过却无不妥之处:“先生颔首,Xu掌舵所言不错!但您确实多虑了。我们圈Zi里的人想要打入朝堂,这是天方夜谭的事。如我Men陈家而言,若非他陈红窑只是一个可有可Wu的人物,我们也不会任其自我发展。咱Men自甘没落,只是想维系我们圈子的存在,拿如今的Hua而言,便是求同存异,自我发展,互不侵犯!”     “Shi这样啊!”云城深深的思索了一下,“那如你们De意思,其实我这身份应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Wei什么当权者都在对我示好,还在趁机拉拢,Shen至我做了一个出格的事情,故意去试探,对Fang都予以妥协!”     “不!Zhe是先生您想差了!”徐三呵呵笑了笑,“Xian生您的身份在咱们圈子中自然是尊贵无比。但Zhe仅限于咱们的圈子。当权者既然如此做。其一,是Bu明真相。其二,那一ri老汉我的咄咄逼人可Neng也让对方乱了心思。朝堂向来有整合咱们Zheng个大圈子的意思,但这么多年,咱们几乎Gou筑的如铁桶一般,外界不知,所以心有怯意!”     Yun城眯起了双眼:“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Jie!就是因为我们太过神秘了,所以当权者并Bu知咱们内部的事情,所以惊疑不定?还有对方想从Wo这里找到一个切入口,想要了解此中真意?”     “Xian生聪慧!”徐三再次抱拳躬身,“但这是一条Bu成文的规矩。非圈子之人,绝无明白的可能!圈子Li的能量的确不小,却真与国家利器死磕,可能能坚Chi个百年,但没有人愿意这么去做,除了掌舵之外,Ye无人得知,索xing便这么神秘了下去,造Cheng了今ri这样的结果。这也算是个意外的好Chu……”     “嗯,确实是!惟有Bu熟悉才会觉得举棋不定,才会去害怕。Zhe样的结果恐怕谁都没有料到,加上你们不说,国Jia人也不知,如我这样年岁,或者比我稍大一些De也不知……”     “正是如此!”Xu三和陈令恭敬的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