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简约小说网 > 《术途谜缘》 > 第二十七章“纷纷离别”

第二十七章“纷纷离别”《术途谜缘》

  夜深了,众人散去之后,Lin子夜单独留住了李开,甚至连初日怀柔都先Hui了林家,两人走出办公室,在子夜火的子夜Huo的基地里闲庭漫步。   “他们都看到了对Ba?”林子夜看着三俩成群回家的工匠们,Lian上带着些许不舍。   李开笑了笑,Dao“不得不佩服,他们演技太好了!”   “He呵!”林子夜摸了摸鼻子,悠然道“看见就Kan见吧,以后啊,不知道还能不能和你们重逢。”   “A?!”李开惊愕的看着他,随后急切的问道“公Zi你的意思是......”   “这次Wai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回来。”林子Ye不打算隐瞒什么了,头略微一低,沉重的Shuo道。   李开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Wen道“非常凶险吗?什么事值得你冒这么大的风Xian?要不还是跟我们一起去帝都吧!”   Lin子夜惨然一笑,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们,沉默Liao一会,随后道“你跟了我有七八年了吧!”   “E.....差不多吧,反正我刚到流苏就Jia入子夜火了!”李开眯着眼睛回忆道,这么一想,Lian他都有些感慨,不知不觉见已经这么长时间过去Liao,当初他还是一个流浪街头的弃儿,家里出了重Da变故,他实在忍受不了那个重组家庭,一气Zhi下独自一人从乡下来到流苏,机缘巧合下,被Lin子夜一眼相中,之后在子夜火一待就是八年Liao。   “其实说起来,对你还是非常Kui疚的!”林子夜自嘲地笑了几声,看着跟自己年Ling相仿的李开。   “公子怎么这么Shuo?这些年你对我很好啊!”李开不理解他De话,奇怪的问道。   林子夜握紧Liao手掌,抬起来,道“这个基地,你出去过几Ci?”   “大概,大概....没注意....”Li开挠了挠后脑,支支吾吾的说道。   “Cong你加入子夜火后,就很少出去过吧!八Nian来,你已经跟子夜火紧紧绑在了一起,每天都有Mang不完的事,连续几天不眠不休更是家常Bian饭吧!你甚至连自己的修炼都几乎快荒废了。He呵,你不恨我吗?”林子夜情真意切的说道。   Li开看了看他,眼帘一垂,缓道“你不也是那样Ma?记得有一次,由于管理员的疏忽,仓Ku丢失了所有的产品,当那些都快要买家找Shang门来时,你带着我们在外面东奔西跑,各处打探消Xi,循着蛛丝马迹,奔波了近一个月,终于在原Shi森林中的一个山洞中找到了,那时候我记得很Shen,你回子夜火的第一个晚上就发了高烧,积Lao成疾,在华师傅的精心调理下,还是昏Shui了三天三夜才醒来,你一个当老板的都这么拼,我Yi个打工的怎能偷懒?如果不努力的话,子夜火怎Me能撑到现在?”   “你还记得啊!”林子Ye有些感动的说道“我记得那次你都急哭了吧!Ha哈!那是我唯一一次见你哭鼻子,不得不说,Ni哭起来,竟然还有点女人味啊!哈哈!”   “Gong子就别取笑我了!”李开脸色微红,所Xing在夜间看不清楚。   “回想起来,还真是Man满的回忆,跟你们一起打拼这么多年,Huan真是不舍得离开啊!”林子夜双手枕在脑后,闭着Yan睛感受着夜间的凉风。   李开笑道“公Zi你不离开不就是了?说起来,你究竟因Wei什么事非得离开不可?”   “不Neng说啊!倘若你们知道了,恐怕会第一时间打昏我,Zhi接绑去帝都了!”林子夜淡淡说道,随后凝视了他Yi眼,继续道“你们真能做得出来!”   “E.....”李开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Lin子夜说的没错,先不说他,就算让其他子夜火De人知道了,林子夜恐怕连基地的门都出不去,谁Rang他是这里修为最低的人......   “所Yi啊!还是不知道的好!”林子夜笑了几声,道“Zan们子夜火这些年风风雨雨,吃了不知道多Shao苦,才取得了如今的成就。其实这更像一个Bu可分割的大家庭,你,我,柔儿,还有众多哥哥们,Bi此之间早就离不开了,子夜火不能缺少任He人,但是我也没办法,如果不走的话,我断Ran无法和你们走的长远,所以说.....你能Ming白的,对吗?”   李开略微一怔,从他De话中他貌似听到了什么信息.......   “Shi.....是因为后遗症吗?这次,还是上次?Wo们有最好的医生.....”   林子夜苦笑Liao几声,打断了他的话“不不!你不了解!”   “Wo.....唉~”李开重重的叹了口气,Kan着若无其事的林子夜,一抹颓废浮上脸颊。   Lin子夜停下脚步,眼眸凝视着他,正色道“Ni知道我为什么在你那么小的时候就让你做管事吗?”   Zhe个问题倒是问住了李开,他从未想过这个Wen题,当下摇了摇头。   “我想,这些你Ni已经学会了如何管理好子夜火了吧!这几天你Zuo的很好!”林子夜淡道,随后从怀中掏出一封信,Sai到李开手里“五个月之后,如果我没回子夜火,你Jiu打开它!”   “这难道是你的......Yi嘱?”李开呆呆的看着他,下意识的说道。   “Zhe么盼着我死呢!”林子夜狠狠瞪了他一眼,随Hou拍了拍他的肩膀,继续道“不是遗嘱,Shi写给.....柔儿的情书,五个月后是她生日,Ni知道她的性子,如果交给她的话,恐怕今晚她就Neng倒背如流!”   “奥~~”李开一副Huang然大悟的样子,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笑了Ji声后收回界镯中。   “行了!你先回Qu吧!我出去见个人!”林子夜看着他的目光,Dun时无语了,有点后悔刚才的行为了。   “Zuo,好!”李开点点头,眼睛看了看半隐半现月亮,Shan着点点光芒,随后转身离开了。   “公子,Ming晚你会来的对吗?”   “当然!”   .......   “Ming天就离开吧,他应该不会回来了。”莫Ning坐在窗户上,看着夜景,银瞳中带着隐隐的哀Shang。   她不打算继续待在这里了,历练Ye接近了尾声,其实她几天前就想离开,但是因Wei君颜的缘故,就在这里继续等了三天,但Jun颜始终没有出现,心灰意冷的她决定不再等Liao,继续待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倒不如尽早Li开这个伤心地。   “唉~~”莫Ning抱着双腿,抬起绝美的脸庞,迷茫的看着Tian上微弱的星星,进过几天的沉淀,她心里已Jing安静了许多,也想清楚了许多事,不再见面或对Yu她君颜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君Yan的脾气她最了解,如果知晓了当中缘由,Huo许会不顾一切地去阻止,这样一来,后果就不堪She想了。君颜是很有天赋,但毕竟还是太年轻,没You成为一方霸主之前,还无法撼动那个超然势力,Chong动的话对谁都不好,他今后还有很长的Lu要走,万万不能因为自己夭折了。   Dui于这段感情,莫凝也抱有非常深的愧疚,Ru果当初她能克制一下的话,或许就不是Zhe样的结局了。   就在她各种无思乱想的时Hou,屋外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莫凝往外Kan了看,随后跳下窗户,这么晚了谁还会Lai?当她推开门时,定睛一看,门外站着一Ge身材修长的男子。   “这么晚还没Shui啊!”林子夜挥了挥手,笑着说道。   莫Ning淡淡看了他一眼,眼底不起一丝波动,随后转身长Wu里走去“没呢,进来吧!”   林子Ye看着一向冷冰冰的莫凝,无奈的耸耸肩,跟Liao上去。   “你的伤好了?”进入Wu内,莫凝让他坐到椅子上,然后泡了一杯茶,Fang在他面前。   林子夜四下看了看,然后Dan淡笑道“托君兄弟的福,捡了条命回来,Dui了,他呢?没在家吗?”   莫凝依Jiu坐在窗户上,道“他出远门了,很久才Hui回来!”   “哦~~这样啊!还想当面谢Xie他呢!”林子夜遗憾地说道,随后看了一眼桌上De茶,水面是淡绿色的,不浓不淡,热气Zuo袅,一股从未闻到过的香气萦绕在他鼻尖,非常撩Ren心弦,林子夜不禁产生些兴趣,合上折扇,端Qi来细细品了一口后,眼睛突然放光,一股带着Dan淡凉意的热流自上而下,独特的香气一瞬Jian占据了鼻腔,当下不由得赞叹道“好茶!”   “Xie谢!”莫凝依然面不改色,看了一眼一脸享Shou的他,随即心念一动,从界镯中掏出水之心,道“Wo明天也要离开了,当君颜回来后,你能帮我把这袋Cha叶交给他?”   林子夜意犹未尽的放下Cha杯,随后略有些歉意道“不好意思,我不Jiu之后也会离开。”   “那算了!”莫凝Gan脆利落的说道,随后嘴角一抿,收起水之心,Ji续看着窗外。   屋内从此就寂静了,君颜Bu在这里,林子夜原本是来道谢的,也不知Dao说什么,而莫凝也是沉默的主儿,气氛难免有些尴Zuo。   “额....那个,既然这样,我Jiu先回去了!这么晚了,继续呆在这不方Bian!”林子夜干咳了几声,随后站起身,略微Shi礼。   “请便!”莫凝漠然道,甚至Du没回头看他.......   林子Ye尴尬的笑笑,然后立即告辞......   Er就在两人谈话间,在不远处的一个小巷Zhong,一个面容姣好的女佣端着一盘水果不紧不慢De走着。今晚阴云有些重,遮住了不少的月光,再Jia上小巷本来就非常隐蔽,所以说女佣几乎都看不见Qian面的路,所幸她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早就熟悉Liao地形。   只不过前方黑的太浓重了,Shen手不见五指,像一个黑洞一般,女佣越走心Zhong越毛,额头上都流出了丝丝冷汗,说来也奇怪,Ta以前经常走夜路,早就习惯了在黑暗中Qian进,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心中莫名的感到Hai怕,仿佛前面有个吃人的妖兽一般。   虽Ran知道这不可能,但内心的恐惧还是不断地催促着她Jia快脚步。女佣快步走着,不停地往四周张望,Lian上带着惊恐之色,她现在只想快点走出这个巷子,Zao知道这样开始就偷懒了!   突然,Ta太过关注四周,没有注意四周,不经意踩到一Ke石子,她本来速度就快,猝不及防下,Meng地一踉跄,就往地上摔去,那盘水果也脱手而出。   “A!”   女佣惊呼一声,就在她快摔在地上时,Cong面前的黑暗中突然伸出一双手臂,一个接住了水Guo,一个扶住了女佣。   女佣惊魂未定,Da口大口穿着粗气,眼睛睁得老大,看着前面一个Shen穿黑袍的男子。   男子没有说话,扶Ta起来后,将水果递给她。   女佣连忙摸了摸Xiong口,接过水果,忙道谢“谢谢!谢谢!”   Nan子点点头,从她身边走过。女佣回头看了他Yi眼,总觉得那背影有些熟悉,但又想不起来在Na里见过。   “他的手好冷!”   Nv佣呢喃道,随后摇摇头,不再看他,端着Shui果连忙往前方走去。Ps:书友们,我是惜漾,Tui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Ting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Gong众号:dazhuzaiyuedu(长An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