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冷王的叛逃丑妃》 > 最新章节

《冷王的叛逃丑妃》

冷王的叛逃丑妃封面

作    者:萧月惜

最后更新:2018/4/25 11:12:03

下    载:( 《冷王的叛逃丑妃》全文TXT打包下载)

他以为她很丑,因为初见她时,她脸上有块很大的红斑,那块红斑让她看起来格外的丑陋。多月后再见她时,是在皇宫的夜宴上,当时她戴着面纱,他以为她是因为貌丑才戴的面纱。        然而,面纱下,她有张极美的脸,美得妖娆,美得魅惑,美得令人窒息,只需一眼便可俘获人的心。只是,她再美,这时候她也不是他的妻,因为———她已被他休了。 ...

《冷王的叛逃丑妃》最新章节: 第二百一十三章 原来是这样

  月溪宸扫了眼大汉和他周围的人马道:“这位英雄,我这马车里只有我和我的妻子,没有你们说的什么萧雪儿姑娘。”         萧雪儿吐了一口,y的,什么妻子,编谎话就不会说她是他的妹妹吗?竟然说妻子,y的个呸,连嘴上也要占便宜,真是无耻的妖孽。         大汉不信的往马车里面望了望,看到坐在里边的萧雪儿,他从怀里拿出一张画像对了对,然后突然翻身下马,冲着里面的萧雪儿道:“敢问这位姑娘,你可是郾国将军萧清远的女儿,在下是缃国李斯,奉了皇上之命特来寻找萧雪儿姑娘。”         缃国?萧雪儿蹙紧了秀眉,怎么缃国的人也会找她?         月溪宸眯了眯眸子,冷了些声音对马车前的大汉说道:“这位李英雄,我这马车里真的没有你说的什么萧雪儿,还请英雄让开路,让我们先过去。”         萧雪儿看着外面一直盯着自己的大汉,心里也是直打鼓,故意撇过头,不让大汉看见自己的脸,那大汉手上的画像,她隔老远就看清楚是自己了,她真是郁闷,怎么就和缃国扯上关系了,连缃国的人也要找她。         那大汉觉得马车里面的人就是他们要找的萧雪儿,他突然从怀里摸出一块玉佩,将玉佩举在空中对萧雪儿道:“里面那位姑娘,还请你出来看一看,这块玉佩是不是令尊陈玉的。”         陈玉?萧雪儿霎时转过头来,她看着大汉手上拿起的玉佩,眸光瞬时怔住,月溪宸回头见她神情怔仲似是对那玉佩有些熟悉的样子,他让冷剑下去取来玉佩,冷剑走到大汉面前,大汉犹豫了一下,还是将玉佩递给了他。         冷剑拿着玉佩递到月溪宸手里,月溪宸眯沉着眸子看了眼玉佩,发现玉佩上刻了缃玉两个字,他蹙了蹙眉头,将玉佩递给里面的萧雪儿道:“小家伙,你看看,这玉佩是不是你娘的。”         萧雪儿伸手接过泛着莹润光泽的玉佩,她拿在手里看了看,当看到缃玉两个字时,瞬时流下了眼泪。         月溪宸从怀里掏出一张锦帕递给她,眸色沉了沉,问道:“怎么了,小家伙,这玉佩……难道真的是你娘的?”         萧雪儿缓缓的抬起眸子,流着眼泪点了点头:“嗯,是的,这玉佩确实是娘亲的,娘亲说这玉佩算是她出嫁的嫁妆,所以平时格外的珍惜爱护。”         月溪宸眯了眯眸,那玉佩上刻的是缃玉二字,难道萧雪儿的娘亲是缃国人?         萧雪儿举起手中的玉佩,问马车前的大汉道:“这玉佩……请问是哪里来的?”娘亲的玉佩从来都不离身,为何如今却在这个大汉身上。         那大汉盯着萧雪儿这边,微微垂了下头礼貌的回道:“这玉佩是半个月前一位叫小秋的姑娘拿到缃国来的,小秋姑娘将这玉佩交到皇上手里,皇上一眼便认出这是缃国缃玉公主的玉佩,皇上问清楚了小秋姑娘事情之后,便派了在下出来寻找缃玉公主的女儿……萧雪儿。”         缃玉公主?小秋?萧雪儿惊愕的瞪大眸子,她的娘亲是缃国的公主?还有小秋,小秋到了缃国了吗?那娘亲呢?         那大汉看了眼萧雪儿,见萧雪儿确是识得玉佩,也确实和画像上的人十分相像,他突然跪在地上,恭敬的道:“郡主,属下终于找到您了,属下不辱皇上使命,终于将您找到了。”         萧雪儿愣了愣,郡主?她是郡主?         月溪宸暗沉着眸子看着萧雪儿手中的玉佩,他不得不说,这事情来得真是太突然了,突然得他都有点怀疑事情的真假了。         大汉身后的其他人也都全部归在地上,高喊:“恭迎郡主,属下等恭迎郡主回京。”         萧雪儿被这突然的状况弄得有些错愕,她呆呆的握着手中的玉佩,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反映。         那叫李斯的大汉突然抬起头来道:“郡主,皇上十分挂念郡主您的安慰,皇上命臣等找到了郡主一定要尽快将您带回皇宫,臣等还请郡主立刻跟臣一起回京。”         萧雪儿呆愕的动了下身子,说实话,她现在有点分不清事情是真还是假,她看了看手中的玉佩,玉佩她可以确信是真的,可是……这些人的话……也是真的吗?         月溪宸挪到萧雪儿的旁边,拍了拍她的手背,轻声低语道:“小家伙,原来搞了半天你是缃国的郡主,我还以为你只是一个需要我救助的可怜小丫头呢。”         萧雪儿慢慢的抬起眸子,看着月溪宸倾城的俊脸,低低的问道:“臭妖孽,你觉得他们说的是真的吗?我真的是缃国的郡主吗?”她总感觉事情来得有些突然,又有些怪异,让她一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         月溪宸淡淡的勾了勾唇,笑道:“是真的吧,曾经我是听说缃国有一位公主为了爱情不顾皇室的反对,嫁给了一个当时还没有任何名气的小将士,我猜想,那位小将士应该就是你的爹萧清远将军,而那位为了爱情不顾皇室反对的公主应该就是你娘。”         “是吗?”萧雪儿蹙眉低下头,她又看了看手中的玉佩,突然挪动身子,慢慢的下了马车。         李斯见萧雪儿从马车上下来,立即迎过来道:“郡主,我们还是早些启程,早日回缃国去吧。”         萧雪儿微微点了点头,也好,去缃国也好,缃国是娘亲的家乡,去了娘亲的家乡,她应该不会过得这么疲惫,不会过得这么辛苦。         月溪宸突然从马车上下来,他走到萧雪儿身边,温柔的睨着她道:“小家伙,为了安全起见,我送你去缃国吧,”他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将萧雪儿交给这样一群突然出现的人,为了萧雪儿的安全着想,他还是跟着去一趟缃国好了。         那大汉看见月溪宸,又看了看萧雪儿凸起来的肚子,毕恭毕敬的问道:“郡主,想必这位就是驸马爷吧?”         驸马爷?萧雪儿嗤笑的转过脑袋,看着旁边挂着得意笑意的月溪宸,她嗤道:“他不是驸马爷,他是玥国的太子月溪宸,你们的驸马爷,是另有其人。”         “这……”大汉愣了一下,看了看月溪宸,随即恭敬的俯身道:“原来是玥国的太子殿下。”         月溪宸淡淡的笑了笑,那带笑的眸底深处带着一丝浅浅的忧伤。他揽过萧雪儿的身子,将她往马车里带去道:“小家伙,还是坐我的马车吧,我的马车怎么也比那些人的骏马强,你坐着,至少不会颠簸得太难受。”         萧雪儿斜了他一眼,她现在确实是只有坐他的马车,那些缃国的人全都是骑的马,别说她不会骑马,就算她会骑马,她现在这个状况,也不敢随意上马背。         月溪宸将萧雪儿扶上马车,然后看了那些缃国人一眼,随后便抬脚跟了上去。         七日后,萧雪儿和月溪宸等人经过连夜的奔波,终于到了缃国京城。         京城门口,当萧雪儿见到许久不见的小秋时,她终于愿意相信,她真的就是缃国郡主,她的娘亲真的就是缃国的缃玉公主。只是,还有一件令她悲伤的事就是,她的娘亲,在爹被斩首的那一刻,也跟着去了。         到达缃国京城后,经过浓重的接风洗礼,萧雪儿,被风风光光的迎进了缃国皇宫中,还被赐号雪玉郡主,住进了皇帝钦赐的雪玉轩里。         雪玉轩,萧雪儿站在房间门口,呆呆的看着头顶上掠过的飞鸟。         月溪宸过来时,正看到她仰着头呆愣的看着天空的样子。         萧雪儿见到有人影晃过来,慌忙低下头看了看过来的人。         当看到是月溪宸时,萧雪儿淡淡的笑了笑,道:“臭妖孽,你怎么来了?”         月溪宸在她身边站定,同样仰望了下天空说道:“我明日就要回玥国去了,回玥国之前,想来看看你。”         萧雪儿侧身看向他,“明日么?明日就回去了?”         月溪宸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个温和的笑,“我出来的时日已经够长了,是该回去了。”他为了她已经耽误了很多时间,是该回去的时候了。要是再不回去,父皇可能就要废了他这个太子了。         萧雪儿看着他,心里突然有一道悲伤的热流涌过。不知道为何,当她听到月溪宸说要回玥国之时她竟然有些不舍。         月溪宸突然看着她,似是犹豫了一番说道:“我想我应该告诉你一件事,”这件事他本想不告诉她的,可是看她每日愁眉不展,每日都站在门口看着头上的天空,他就知道,她心里还在期待着那个人的到来,她还在盼着他来带她走。         萧雪儿微蹙了下秀眉,不解的看着他,他还有什么事要告诉自己?         月溪宸叹了口气,眉眼低垂,幽幽的道:“其实……我之前跟你讲的夜硕城会来找你的事……是骗你的,夜硕城他……”         “我知道,”萧雪儿打断他,她看着他略显忧伤的脸,淡淡的笑道:“我都知道,我知道他没有来找我,我知道他根本就不可能来找我。”         “他其实是……”月溪宸张了张嘴,想要替夜硕城解释一番,但是看见萧雪儿一副明了的样子,他终是闭了嘴。         萧雪儿脸上滑下一滴清泪,她抬手擦了下脸上的泪痕,眸子里溢着泪光的看着月溪宸道:“他其实被夜硕辙囚禁了,根本就走不了是不是?”她之前就已经猜到了。她早就知道夜硕辙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他们,夜硕城迟迟的没有来找她,她就已经猜想到是夜硕辙将他囚禁了起来。         月溪宸有些讶异,他没想到这些她都知道,他柔和了眸色,宽慰她道:“我相信夜硕城终有一天会来找你的,夜硕城是夜硕辙的亲弟弟,他不至于会将他怎么样。”         萧雪儿凄楚的一笑,是啊,夜硕城是夜硕辙的亲弟弟,他是应该不会把他杀了,或是把他剐了。可是……要是他囚禁着夜硕城,那不也是一种折磨么?         月溪宸眸色微微沉了一下,他看着萧雪儿,突然出声道:“你若是担心夜硕城的安危,你可叫你的外公,也就是缃国的皇上派人去将他接来,相信以缃国皇帝的身份,夜硕辙不会拒绝的。”缃国一向国富兵强,是几大国之首,夜硕辙如果不想得罪缃国,不想和缃国再次交战,他就不会拒绝。         萧雪儿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事……她已经和外公说过了,外公说她应该是母仪天下的人,她应该嫁给别国的皇上或是太子,而不是一个根本就没有实权的王爷。         她已经祈求了外公好多次,可是外公每次都对她的请求置之不理。外公甚至还一度想命人打掉她肚子里的孩子,想让她能够没有任何拖累的去嫁给别国的皇上或是太子。         月溪宸见她叹气,就已经猜到了事情大概是个怎么回事。因为这两日,缃国皇上也找过他谈话,皇上要他娶了萧雪儿,想让萧雪儿成为他玥国的太子妃和未来的皇后。         月溪宸心中虽很想将萧雪儿娶到自己的玥国,可是他也知道,萧雪儿现在根本就不喜欢自己。娶一个根本不喜欢自己的人,不仅折磨了自己,也还折磨了对方,那又是何苦。         萧雪儿突然转身走进屋子,进屋之前,她回过头道:“明日你走……我就不去送你了,我这两日身子不爽,不想出雪玉轩,你自己……一路保重。”         月溪宸淡笑着说好,看着萧雪儿进屋的背影,他倾城绝色的眸子里,突然聚集起一堆雾气。看了看头顶上的天空,他微微勾唇,淡然一笑,转身,往雪玉轩的门外走去。         只是转身的瞬间,那滴藏在眼底深处的泪,终是没有忍住,划过眼角,顺着风的吹落,掉在了干净的青石板上。         萧雪儿站在门口看着月溪宸那风华绝代的背影,心里突然有一种悲伤在蔓延。她想,她和月溪宸这辈子……恐怕再也不会有机会再见面了吧,再也不会有了吧。         小秋从身后走上来,看了眼月溪宸消失的背影,又看着自家小姐道:“小姐,你到现在还没有想起月溪宸太子是谁吗?”         “嗯?”萧雪儿倏地转过身子,“你说什么?”还没有想起月溪宸是谁?莫非……她以前见过月溪宸?         小秋幽幽的叹了口气,看着早已没了人影的雪玉轩门口,小秋说道:“小姐,其实……你很早之前就已经见过月溪宸太子了,那时你还为了他去过玥国。”         “什么?”萧雪儿讶异的瞪大眸子,“我有去过玥国?”         小秋点了点头,“嗯,小姐,你确实去过玥国,只是那时候月溪宸太子似乎没有那么爱你,你去了之后,没过多久便被他派人送了回来。”         萧雪儿听得有些怔愣,她定定的看着小秋,蹙着眉道:“可是小秋,我之前问你我有没有去过玥国,你明明说我没有去过,你怎么……”她怎么一会儿这样说一会儿那样说的。         小秋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很是惊讶和不解的萧雪儿,回道:“小姐,是老爷和夫人不让我说的,那一次你昏睡过后醒来,便忘记了所有的事情,老爷夫人说忘记过去也是一种好事,所以不让我在你面前提起你曾经去过玥国一事,还有你曾经喜欢月溪宸太子一事。”         “你……”萧雪儿有些说不出话来,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这个小秋……真是气死她了。         小秋看了眼脸色有些不好的萧雪儿,又继续道:“之前月溪宸太子还以为小姐你是因为恨他所以才假装不认识他,直到后来问了我才知道原来小姐你是失忆了。”         “唉,小秋,你别再说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她又不能回到过去,又不能突然一下子想起之前的记忆。她和月溪宸两个人,本来就不可能,过去不可能,现在不可能,将来也不可能。         小秋低低的叹息了声:“月溪宸太子,其实真的很可怜。”         “小秋你……”萧雪儿横了小秋一眼,“人家月溪宸是玥国太子,有什么好可怜的,真正可怜的人,是你家小姐我才对。”         “小姐,”小秋嘟了嘟嘴,“月溪宸太子本来就很可怜嘛。”         “唉,是挺可怜的,”萧雪儿无奈的瞥了小秋一眼,转身走进屋子里,不打算再理她。         走到软塌边,萧雪儿坐在榻上,看着窗外明媚的天空,心中的惆怅不禁又不请自来。         外公说他不喜欢夜硕城,他不喜欢夜硕城那样的人来照顾自己。外公说他已经发了请帖,下月就会有各国太子和皇上来缃国,他要她在那些太子和皇上之间,选一个自己未来的夫婿。         萧雪儿现在很痛苦,她不想嫁给那些什么太子皇上,她只想和夜硕城在一起,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一辈子隐姓埋名,过避世隐居的生活。         虽然萧雪儿不想嫁给那些太子皇上,也不想见到他们,可是外公的话,她还是不敢不听。         玄正厅里,萧雪儿无奈的坐在位置上,任周围那些目光将自己来回的扫视。         她蹙紧了眉头,默默的忍受着那些毫不避讳的视线。         萧雪儿微微抬眸,看了一眼坐在她对面位置上的玉子恒,玉子恒一脸冷漠孤傲的坐在那里,不喝一杯酒,不喝一杯茶,也不说一句话,像一蹲石雕一样坐在那里。         玉子恒旁边的夜硕辙看了看萧雪儿,见她的视线在玉子恒身上扫视了一遍,他眸子里闪过不悦,侧眸瞥了一眼玉子恒,看着沉默不语的萧雪儿突然说道:“原来缃国郡主早已不是清白之躯,想不到堂堂的缃国郡主,竟然未嫁先有孕,恕在下多言,在下真的很想知道,郡主肚子里的孩子,还有几个月出生啊?”         萧雪儿倏地抬起头来,她忍了忍心中的怒气,淡笑的看着夜硕辙道:“郾国陛下,若你真的很想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还有几个月出生,那你回去问一下你的七弟夜硕城,你就知道了。”她最没想到的就是在这次的邀请人中竟然还有夜硕辙,看见夜硕辙,她真的很想拿起剑一剑刺过去。         周围有些小国家的太子和皇上突然议论了起来,“原来是郾国七王爷的孩子啊,原来是他的啊”。         缃国皇上不悦的瞄了萧雪儿一眼,忙笑了笑,打着圆场道:“刚刚雪儿只是在说玩笑,她只是在说玩笑话而已,她肚子里的孩子,其实是天神所赐,是天神庇佑她,赐了她一个孩子。”         “天神所赐?”周围的那些皇上太子又开始议论起来。萧雪儿无语的瘪了瘪嘴,外公的这个谎言,可真是蹩脚,竟然说是天神所赐,这么蹩脚的谎言,谁会信啊。         夜硕辙冷冷的勾唇,看了一眼缃国皇上,又冷冷的看向萧雪儿道:“想不到郡主竟这等好本事,竟连天神也能勾搭上,在下可实在是没有想到,郡主竟然还和天神有一腿。”         “夜硕辙你……”萧雪儿实是不知道世界上怎么会有夜硕辙这样无耻的人,竟连天神也要侮辱,难道他就真的不怕触怒了天威,哪天被雷劈死吗?         缃国皇上很是不悦的看了一眼夜硕辙,夜硕辙今天不像是来和亲的,倒像是来找茬的,看他那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好像天地都在他脚下般。         周围的人都盯着萧雪儿议论纷纷,萧雪儿啪的一声放下手里的茶杯,看着夜硕辙,淡然的道:“郾国陛下,我想你刚才真是说对了,我这人啊,没有别的什么本事,就是勾搭神灵的本事高,我在想今晚,我要不要勾搭一下哪路神灵,到你房间来跟你谈谈天说说地呢。”         “这……”有人开始以一种恐慌的眼神看着萧雪儿,萧雪儿说得虽然有些放荡,可是那阴冷的眸子,看得让人有些胆怯害怕。         玉子恒瞥了一眼坐在主位上的缃国皇上,突然看着萧雪儿道:“郡主,说吧,你想和谁联姻。”他这话问得很是直接,没有任何的拐弯抹角。         萧雪儿诧异的看了看玉子恒,玉子恒这小孩,说话都是这么的……直接吗?         玉子恒突然站起身来,走到萧雪儿面前,低眉看着她,面无表情的说道:“郡主,我想单独和你聊聊,可以吗?”         萧雪儿张了张嘴,想说不可以,但是话还没出口,玉子恒就弯下身子低声在她耳边道:“我可以帮你,让你和你的心上人在一起。”         萧雪儿诧异的抬了抬眸,看着玉子恒冷漠如霜的俊脸,神情怔了怔,她记得,似乎在郾国皇宫的时候,某个人也是这般对自己说的。         她站起身来,跟着玉子恒走出了玄正厅,大厅外,玉子恒站在萧雪儿的面前,背对着她,冷冷的道:“我帮你,你给我大炮的制作方法。”         “大炮的制作方法?”萧雪儿微微蹙了蹙眉,他怎么会……         玉子恒突然转过身来,打断萧雪儿的思绪问道:“你同意不同意?”         萧雪儿一个怔愣,幽幽的回道:“这事……这事我得再考虑一下。”她并不知道玉子恒这小孩到底是不是说的真的,要是到时候她把方法给了他,他却又不帮她,那她该怎么办啊。         玉子恒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好,”转身,往大厅里走去。         萧雪儿蹙紧了眉头看着玉子恒的背影,玉子恒明明是个十几岁的小孩子,可为什么他的背影看起来这么的沧桑,这么的像一个久经沧桑的老者呢?         萧雪儿看了看大厅的方向,转身,正想往厅里走,身后却突然有个熟悉的声音唤着自己道:“小家伙。”         小家伙?萧雪儿愣住身子,这声音是……         月溪宸快步走了过来,他看着有些怔愣的萧雪儿,嘴角微勾,淡笑着说道:“小家伙,我来得还不算晚吧。”         萧雪儿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人,不解的问道:“臭妖孽,你怎么……怎么……”又来了?         月溪宸寵溺的刮了一下她的鼻头,低下俊脸,嗓音柔和的说道:“我不放心你,我怕你嫁给一个不好的男人,所以就特地过来看看。”         “那看完了,我也还没嫁,你走吧,”萧雪儿挥了挥手,有些不耐的转过身子。她觉得他的话就像是讽刺一样,明明知道她不想嫁给其他人,他竟然还说什么怕她会嫁给一个不好的男人,他是过来看戏来的吧。         月溪宸拉住她的手,侧身走到她面前,温柔的看着她,低低的道:“小家伙,我是来帮你的,我想我还是帮人帮到底,帮你和夜硕城两人团聚好了。”         萧雪儿惊愕的看着他,“你是来帮我的?”         月溪宸和煦一笑,点了点头:“嗯,我是来帮你的。”他实在是放心不下她,他怕她会真的嫁给一个不好的男人,折磨她,让她痛苦。         他回到玥国想了很久,与其让大家都痛苦,还不如让他一个人痛苦,就让他再帮她一次,帮她和夜硕城团聚,帮他们重新再在一起。         萧雪儿蹙紧了眉问他,“你要如何帮我?”         月溪宸看了眼大厅的方向,微微勾了勾唇,笑道:“你嫁给我,然后我再放你走。”         “就这个办法?”萧雪儿嗤了一声,这个办法虽然听起来是个办法,可是她怎么知道她嫁给他他会不会放她走,而且,外公是要以皇后或太子妃的身份出嫁,到时候她嫁给他成了太子妃,宫里无缘无故的少了位太子妃,别人就不会怀疑吗?         月溪宸好笑的睨着她,声音如醉人的春风,低柔的说道:“小家伙,这个办法,在我看来是很好的办法,你只要相信我,我一定会让你和夜硕城团聚。”         萧雪儿狐疑的盯着月溪宸的脸,月溪宸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就这么不值得她信任吗?         月溪宸给萧雪儿讲了好一会儿,十分耐心的说服着她。想他月溪宸也真够可怜的,要帮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还要说这么多的理由去让她相信。他是不是该说,他确实很可悲?         萧雪儿虽有些怀疑月溪宸说的办法的可信度,可是万般无奈之下她还是只有先依了他,按照他的办法先出得缃国皇宫去再说。         婚礼当天,萧雪儿坐在马车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         月溪宸温柔的注视着身穿着大红嫁衣的她,身穿大红嫁衣的她。看起来更加的高贵,更加的迷人。他贪心的想,要是此番真的将她娶到玥国,该有多好。         马车行过一片树林,突然间停了下来。         萧雪儿不解的怔了怔,怎么一下子停了?         月溪宸递给她一个包袱,温柔的说道:“下车吧,你已经到了。”         萧雪儿看着他递过来的包袱,不解的道:“到了?这么快就到了?”他们好像还没走到一天的路程就到了?         月溪宸咽下心里的苦涩,将包袱塞在她手里道:“嗯,你已经到了,你想要与之厮守一生的人,正在外面等你。”         “你说……”萧雪儿诧异的出声,“你说夜硕城吗?”         “嗯,”月溪宸点了点头,“他正在马车外面,你快下去吧。”         萧雪儿惊愕的看着月溪宸,她突然挪了挪身子,撩起车帘往外面看了看,马车外面,一道白色的身影突然晃进她的眼泪,她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眸子,夜硕城……夜硕城他真的在这里。         月溪宸催促着她,“快下去吧。去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好好生活。”         萧雪儿缓缓的转过身子,有些感激的看着月溪宸,月溪宸原来没有骗她,他真的让她和夜硕城相聚了。         月溪宸偏过头,掩住眸里的苦涩和泪水,声音带着丝祝福,又带着丝难过的道:“小家伙,以后记得聪明点,一定要找一个隐蔽点的地方,别再被找到了。”         萧雪儿感激的道了声谢,弯眉再看了他一眼,转身便下了马车奔向了夜硕城的身边。         月溪宸回过头看着马车外面紧紧相拥的两人,眼里的泪水终是再也忍住,一滴一滴的滑落了下来。他垂首放下车帘,隔断了自己和外面的视线。他垂下眸子,声音低转,幽幽的道:“小家伙,好好生活,记得要幸福,一定要幸福,连着我那份,永远的幸福下去”

《冷王的叛逃丑妃》正文
第一章 穿越了
第二章 出嫁
第三章 不见身影
第四章 极品男人
第五章 用膳风波
第六章 待遇不同
第七章 抓鱼
第八章 王爷有请
第九章 摘下面纱
第十章 翻墙出府
第十一章 酒楼突遇
第十二章 对她上了心
第十三章 阴魂不散
第十四章 关于六王妃的事
第十五章 该不会是要打自己吧
第十六章 是仙还是妖呢
第十七章 原来是丞相
第十八章 上天不公
第十九章 她是丑妇
第二十章 好女不跟恶男斗
第二十一章 难以入目
第二十二章 也不会有人来救你
第二十三章 温柔多情
第二十四章 侧妃不给钱
第二十五章 盛气凌人
第二十六章 要拿到钱了
第二十七章 赏了他一巴掌
第二十八章 和他是旧识
第二十九章 吓倒
第三十章 你被人暗算了
第三十一章 机会
第三十二章 证明
第三十三章 想谋杀我啊
第三十四章 赊账
第三十五章 觉得她很熟悉
第三十六章 不容拒绝
第三十七章 灼热的眼神
第三十八章 你别胡说
第三十九章 天气很热
第四十章 措手不及
第四十一章 闹别扭的两人
第四十二章 摇晃的马车
第四十三章 罚你几块板子
第四十四章 心中遗憾
第四十五章 总要搀和
第四十六章 亲自送她入寒潭
第四十七章 我恨你
第四十八章 解释
第四十九章 发烧
第五十章 情有可原
第五十一章 美梦被扰
第五十二章 有多远滚多远
第五十三章 最近是怎么了
第五十四章 杀意
第五十五章 情意无限
第五十六章 特殊的爱好
第五十七章 别乱说话
第五十八章 心情荡漾
第五十九章 人家那也是命
第六十章 本王同样会毁了你
第六十一章 让她品鉴
第六十二章 更厉害的
第六十三章 就这么说定了
第六十四章 不快
第六十五章 无法站起来
第六十六章 彻底的完了
第六十七章 不要让他失望
第六十八章 将你打成残废好
第六十九章 黑衣人
第七十章 在劫难逃
第七十一章 一剑封侯
第七十二章 真的要杀她么
第七十三章 掉落悬崖
第七十四章 必死无疑
第七十五章 嫉妒
第七十六章 有蛇啊
第七十七章 玩笑
第七十八章 交易
第七十九章 保护好他
第八十章 往前跑
第八十一章 最挂念的人
第八十二章 你在做什么
第八十三章 死里逃生
第八十四章 有口说不出
第八十五章 遇什么险
第八十六章 发病
第八十七章 没法医治
第八十八章 你真的能行吗
第八十九章 不必担心
第九十章 自大的话
第九十一章 制止他
第九十二章 苦涩
第九十三章 最爱的人
第九十四章 生气
第九十五章 绝世美女
第九十六章 无处不在
第九十七章 相拥出来
第九十八章 吃醋
第九十九章 出走
第一百章 第一次骑马
第一百零一章 好戏
第一百零二章 忘记了反应
第一百零三章 一个人先进去
第一百零四章 和我在一起才不高兴
第一百零五章 喜欢的人
第一百零六章 我要你陪在我身边
第一百零七章 离开他
第一百零八章 出府遇险
第一百零九章 绝色少年
第一百一十章 钰国太子玉子恒
第一百一十一章 熟悉的人
第一百一十二章 声响问题
第一百一十三章 恍然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为了安全
第一百一十五章 没想到
第一百一十六章 什么事儿
第一百一十七章 苏媚媚也不要
第一百一十八章 做想做的事
第一百一十九章 诡计得逞
第一百二十章 窘境
第一百二十一章 拒绝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不发一语
第一百二十三章 原来您在这儿啊
第一百二十四章 马上就来
第一百二十五章 纠结的问题
第一百二十六章 可疑的小嘴
第一百二十七章 苏媚媚来了
第一百二十八章 以后你就是我的主人
第一百二十九章 天外来的神仙
第一百三十章 惊艳
第一百三十一章 正式的介绍
第一百三十二章 赶他走
第一百三十三章 有事相商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一场好戏
第一百三十五章 去处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不想面对他
第一百三十七章 你到底是谁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不会委屈你
第一百三十九章 抱了两个时辰
第一百四十章 救命
第一百四十一章 坐夜硕城的马车
第一百四十二章 同乘一辆
第一百四十三章 什么声音
第一百四十四章 来不及避开
第一百四十五章 马车底下的蛇
第一百四十六章 苏媚媚怀孕了
第一百四十七章 苏媚媚落水
第一百四十八章 要了你的命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不会休了你
第一百五十章 不喜欢丑女
第一百五十一章 将人打死
第一百五十二章 格外开恩
第一百五十三章 来到七王府
第一百五十四章 他怎么来了
第一百五十五章 来得真是时候
第一百五十六章 这是休书
第一百五十七章 开始眷恋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为什么要走
第一百五十九章 必须带走她
第一百六十章 有点故意
第一百六十一章 街上巧遇
第一百六十二章 我们曾经见过
第一百六十三章 记在账上
第一百六十四章 娶她为妻
第一百六十五章 把握机会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一声谢谢
第一百六十七章 所为何事
第一百六十八章 以后你就住这里
第一百六十九章 是在这里
第一百七十章 真的会杀了你
第一百七十一章 意外的是
第一百七十二章 他的到来
第一百七十三章 做我的王妃
第一百七十四章 进宫参加宴会
第一百七十五章 让她出丑
第一百七十六章 被赶下台
第一百七十七章 可否摘下面纱
第一百七十八章 惊讶
第一百七十九章 请求赐婚
第一百八十章 一直是和臣在一起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关我的事
第一百八十二章 月下谈情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下次是死
第一百八十四章 做他的太子妃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不许这么说我
第一百八十六章 要多少时间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不会吧
第一百八十八章 可能吗
第一百八十九章 有人袭击
第一百九十章 心里不舒服
第一百九十一章 小产
第一百九十二章 我不是大夫
第一百九十三章 求情
第一百九十四章 你果真在这里
第一百九十五章 从今天开始
第一百九十六章 别院
第一百九十七章 你的位置
第一百九十八章 功夫
第一百九十九章 如何解决
第二百章 查老板的银子
第二百零一章 你是如何找的
第二百零二章 怀疑
第二百零三章 那个男人
第二百零四章 那就怎样
第二百零五章 名贵的花
第二百零六章 上天注定
第二百零七章 还是喜欢他
第二百零八章 一个过客
第二百零九章 五马分尸
第二百一十章 一路向南
第二百一十一章 不必担心
第二百一十二章 是假的
第二百一十三章 原来是这样
小说推荐
《蛮子夫婿》(杜若)
《狩猎梁山》(烟半支)
《元世纪之守望星辰》(东博君)
《睡莲》(谢小蛮)
《三国炮灰抱大腿》(筱家的月之骑士)
《风花雪月之风追杨柳》(炫之夕)
《傲娇首席枕边妻》(喵十安)
《从不后悔遇见你遇见你》(青禾青)
《深海迦蓝》(晨鸣的羔羊)
《六棱古玉》(山阴老六)
《宰辅》(尹三问)
《生化地狱》(星邃)
《邪王追妻,逆天神医》(心鑫欣)
《扇子上的青花》(青花扇)
《我和滴滴的那些事》(尧小黑)
《韩先生,情谋已久》(恍若晨曦)
《宠妻成瘾,霸道机长请离婚》(洛澜)
《斩掉尘世缘》(邪灵校友)
《画术大帝》(任亮)
《大叔控春城绝恋》(蓝晰)
《自带Buff走红娱乐圈的女神》(阿呆太乖)
《这不是斗破苍穹》(xiayunhai100)
《霸占新妻》(胡狸)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凤栖桐)
《总统大人的宠妻日常》(猫九倾)
《雪之熙》(一水草田)
《皇极传》(阴眸鬼记)
《莲台偈》(归惜霜)
《怪力保安张大虾》(山火封天)
《序列玩家》(踏浪寻舟)
《阿嵯耶观音之谜》(猃狁2012)
《末日之求生曙光》(左手的年华)
《无限之科技成神》(宅男神器)
《不上老板的床》(澈淮)
《凤倾天下:王妃太嚣张》(阳光小叶)
《霸道总裁独宠妻》(玉带)
《天歌录》(三千星河)
《蛇脸人》(杨小帅)
《颠覆经典之昭君传奇》(君幻凤)
《绮丽国之旅》(笑儿总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