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魔法祭司》 > 最新章节

《魔法祭司》

魔法祭司封面

作    者:肾体被掏空

最后更新:2017/9/30 15:29:47

下    载:( 《魔法祭司》全文TXT打包下载)

一个不一样的西方世界一个别具一格的魔法世界一个被诅咒的男孩一段离奇的冒险看一个小男孩是如何战胜命运,一步步踏上成为传奇的道路吧! ...

《魔法祭司》最新章节: 第十一章 亡灵魔法

  黑暗中静静的,盗贼们实在是竹蓝打水一场空,兄弟死了不少还什么都没有抢到,现在只能气闷的掩埋自己兄弟的尸骨了,几乎每个人都咒骂着那个魔法师,但是每个盗贼都没问自己为什么当时不敢冲上去,这就是人性。   “舒服吗?”阵阵酥麻的感觉席卷着卡鲁斯,他醒了,不过身体的感觉似乎已经被痛楚吞噬了。   卡鲁斯正被绑在大木柱子上,旁边很多人正点着篝火露营,看来自己是被他们抓住了,而眼前的人就是卡鲁斯最不想面对的加奥。   “魔法师,你可真厉害,但是我最喜欢厉害的!”加奥恶狠狠的说道,随手就在卡鲁斯的肩膀上刺下了不深不浅的刀痕,血慢慢的流淌下来。   卡鲁斯紧咬着牙齿,他还不想在此屈服,可是眼前的这个疯子很显然还不想放过自己。   又一刀扎在了卡鲁斯的腿上,痛楚已经不那么强烈了,也许是身体已经崩溃了。“告诉你,我最喜欢看人慢慢流血而死,这样我会感觉很快乐。”   “你这个疯子,变态。”卡鲁斯咒骂着。   “是,我是疯子,我是变态!”又一刀扎在了卡鲁斯的腿上,加奥的眼神显得有些疯狂,他迷恋这种让人痛苦的过程。   慢慢的,卡鲁斯的全身都笼罩在鲜血之中,他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现在的他无力的喘着气,愤怒包围了他的全身。   “让我告诉你人都是怎么死的,你会慢慢的慢慢的感觉灵魂飘了起来,那种感觉简直棒极了。”   加奥笑着把刀移到卡鲁斯的腹部,他一寸一寸的慢慢把刀往里推去,那种痛苦简直让卡鲁斯彻底绝望了。   “对了,就是这样的感觉。”   “我要杀死你!”卡鲁斯的神情变的狂乱,他的眼眸充满了愤怒的血丝。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你说啊!”   “说你来杀我啊,哈哈哈。”加奥放肆的笑着,他的变态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但是他也将为此付出血的代价。   “原谅我啊,导师,我不会放过这个,我要他死。”卡鲁斯的怒吼几乎让加奥的神经为之一阵,耳朵被怒吼声击的嗡嗡作响,卡鲁斯的忍耐到达了极限。   “地狱的死神啊,请释放地上亡魂的力量,给我纵死亡的力量,骷髅召唤。”死灵魔法终于从卡鲁斯的口中说了,他终于使用那力量。   无数双白森森的手臂伸出了地面,卡鲁斯狂吼的声音几乎响彻大地。   “我要杀死你,我一定要杀死你!”强烈的痛楚迷茫了他的心灵。   恐惧在营地蔓延着,数十个从地面冒出的骷髅举着任何能获得的武器的吞噬着生命,四周人的乱成了一团,惊呼声,咒骂声,祈祷声响成了一片。   亡灵魔法属于被禁止和失传的魔法,能知道它们的只限于少数魔法师,这些普通的盗贼是根本无法理解这些骷髅是如何产生,他们的内心只有恐惧。   骷髅兵正在慢慢的集中在一起,看来它们也知道团结的力量,它们举着各式武器气势汹汹的向卡鲁斯这边冲来。   “拦住他们!”加奥的喊声在整个营地传彻。   很快有胆子大的盗贼连成团体冲上去和他们搏斗,毕竟这个挥舞着刀斧的骷髅只有数十个,而自己这边有两千人,就是淹都能淹死它们。   骷髅空洞的眼眶和白森森的骨头首先让人浅意识感到了恐惧,动作也会因为恐惧而变形,盗贼们和骷髅互有伤亡。但是缺了半个脑袋或者缺胳膊少腿的骷髅居然还能战斗,这几乎让他们的心里凉到了顶点,动作也越来越迟缓。   惨叫声不断在传来,但是这还不是骷髅召唤最可怕的地方。   地上传来肌肉爆裂的声音,很多死亡盗贼身体突然炸的血肉模糊,一个个白森森淋满了鲜血的恐怖骷髅又爬了起来,血淋淋的拖了一地的血痕,空洞的骷髅头似乎还在向他们笑,就好象死神在向他们招手。   现在即使是最勇敢的盗贼都绝望了,他们的内心瞬间就崩溃了,因为他们知道了,这些骷髅是根本无法杀光的,他们会不断从战死者的尸体中爬出,而这些战死者都是自己的兄弟,最可怕自己的也可能成为这血淋淋的一员,他们再也无法忍受了,恐惧战胜了他们一切理念和yu望,他们的神经已经无法承受这样的场景了。   “是黑暗,他们是地狱的死人,是被我们杀死的人来复仇了!”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很快引起了连锁反应,盗贼团就是沾满无数平民鲜血的屠夫,即使最勇敢的人内心中也受到死者的惊吓,噩梦不断缠绕着他们,现在这噩梦终于来临了,他们的内心完完全全的崩溃了。   所有盗贼都惊叫着逃散了,现在对他们来说,逃跑就是他们唯一的理念;什么兄弟,什么金钱,这些都对他们不要了,他们唯一想的就是跑,不断的跑,跑到远离这死亡的地方,很多人将因为今晚而永远生活在恐惧之中,他们的精神已经彻底崩溃了。   “回来,回来,你们这些叛徒,胆小鬼。”   现在没有人理会加奥的命令了,现在对他们来说,自己的生命就是命令,偌大一个盗贼团瞬间就崩溃了,被死亡的力量侵蚀了,血狮盗贼团,永远的埋在了历史之中。   现在这众多的骷髅开始拖着死亡的脚步向这里迈来,向卡鲁斯和加奥迈来,血痕在它们身后拖了老长老长。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你们这些该死的。”   “恶魔,你这魔鬼,我要杀死你。”加奥疯狂的转过身来对卡鲁斯叫喊着,他也被这场景的恐惧吞噬了。   “呵呵!”   “你笑什么?我要杀死你,滚回你的地狱去。”加奥的神情已经接近崩溃了,他语无伦次的骂到,这样的恐怖让他内心也跌落到谷底。   “我要杀死你,杀死你!”加奥一边疯狂的喊叫着一边想把卡鲁斯腹部的刀拔出来,但是一团黑气紧紧的钳住了刀刃,他突然感觉全身的力量都无法聚集了,恐惧。   现在那些骷髅们开始向他逼来,他几乎可以看见骷髅头眼眶中的血红。   “我要你死!”卡鲁斯的神情再次陷入了疯狂。   加奥惊惧的怪叫一声向远方跑去,他想远离这噩梦,跑到天之尽头。   “地狱的死神,请闪现你的力量,把亵du你的人拖入死亡的深渊中受无尽的痛苦,死亡术。”   卡鲁斯大声的咏唱着,那声音几乎字字深入加奥那早已崩溃的神经,一团黑影从他身体中升起了,它快速的向加奥袭去。   悲惨的呐喊声回荡着,加奥的身体倒在地上搐动了几下便完全的陷入死寂。   死亡术其实是亡灵魔法中的低级魔法,只要受法者意志坚定就完全不会受其影响,但是加奥的精神早已经崩溃,平时他杀死的人不计其数,现在潜意识中认为死者从地狱中来报复他了,意志也早已经承受不住。身为武骑士的力量也因为害怕发挥不出半分。   这就是亡灵魔法的可怕,恐怖的魔法。   月光蒙蒙的,黎明奠际即将闪现,一匹马正驮着个虚弱的人慢慢的走着,他的全身都是鲜血,伤口已经凝固了,好在都是小伤,但是卡鲁斯的身体却感觉很冷很冷,鲜血的大量流失最终导致现在的他很困很困,他终于倒在马背上睡着,也许也是虚弱的昏了过去。   一队骑兵正在草原上驰骋着,雷若斯的王旗正在飘舞着,他们似乎正在着什么。   “大人,你看那边有人!”一位骑兵说道,确实有匹马,他背上的人正昏迷着。   “赚过去看看!”长官模样的挥手说道,沙尘又扬起了。   “大人,是血狮盗贼团的马,我看这个是个盗贼。”下马的骑士仔细的看了看卡鲁斯,也检查了他的伤势。   “都不是致命伤,只是流血过多昏过去了。”   “好,就是他!带回去小心包扎,他的命要留着。”长官大声说道。   “但是,他这个样子去参加行吗?会不会到时候出什么乱子。”他的副官似乎有什么还有什么顾虑。   “只要死不了就可以,短短的时间我哪里找那么多有战斗力的死囚,就是有也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派出去两刀就挂了,打的不精彩我不就要倒霉了。”   “可是他留了这么多血,还有力气吗?”   “怕什么,只要带回去包扎好,看他能在这样的伤势下跑到王城也算强韧,也算是个汉子,盗贼能这样不错了,只要在出去前给他点止痛的麻药就够了,到时候是死是活那我就管不了了。”长官笑的很奸诈。   卡鲁斯被带走了,这支插着雷若斯王旗的骑兵队到底是什么?还有,他们到底要带卡鲁斯去干什么?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

《魔法祭司》正文
第一章 林中少年
第二章 凤凰蛋
第三章 离开
第四章 神器
第五章 加入佣兵团
第六章 出发
第七章 敌人隐现
第八章 激战
第九章 反扑
第十章 被捕
第十一章 亡灵魔法
小说推荐
《正牌哑妃:暴君,请准备》(君心所向)
《三国乱世天下》(情伤逝)
《妖曲》(苹果味的芬达)
《重生之皇后这职业》(翡月)
《妖王世家》(冥月Hecate)
《史前生存手册》(骑士归来之时)
《神级造物主》(木允锋)
《深居我心已八年》(安杨)
《觉悟的心》(小心说)
《异族I猎人甬道》(水里的道夫)
《被遗弃的地球人》(西北射天狼)
《双生战记》(讲故事的猫猫)
《快穿之平凡少女的变美之旅》(共度清欢)
《《回到1989》》(浊酒寄清欢)
《乱世权臣》(苍蝇尾巴)
《幻风仙缘》(夜平凡)
《天师大人》(章序)
《罂粟娇妻,太勾魂》(安若隐)
《朱门贤妻》(闲听落花)
《逐梦传》(一岁的老妖)
《天武派》(月下流痕)
《展鹏》(画鱼蛋)
《重生之金钱帝国》(香烟残月)
《逍遥仙父》(茄子肉)
《毒妃倾世半面佛魔》(笙歌素年)
《明星奶爸》(三池青风)
《琼海之间》(虚影至今)
《只有你看得见我》(枭瑶)
《君子窈窈惑君心》(南宫若锦)
《重生商女加油凤凰》(皇甫芊金)
《我从古墓来》(风小狗)
《红楼之贾琏攻略》(徐十五)
《炽燃的冒险传奇》(一只呆萌的猫)
《都市妖孽医仙》(袖里藏妖)
《冒牌皇妃:王爷请指教》(莫小弃)
《穷小子的暧昧》(三道坎)
《都市之重活十万年》(林千山)
《听说影帝是我黑粉》(祢岚)
《史上最假穿越》(一片空白啦)
《换装游戏他具现了》(呀棉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