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一人天下正传篇》 > 最新章节

《一人天下正传篇》

一人天下正传篇封面

作    者:惠美大魔王

最后更新:2017/10/1 13:27:33

下    载:( 《一人天下正传篇》全文TXT打包下载)

男主十七生辰,腊八之际,师父与之归隐之地被一群不速之客惊扰,被师父一手培养成猎妖师的男主惊讶的发现师父临死前暴露出的证实身份。此后,男主被迫下山,巧遇身为鱼妖的女主,之后,男主自己的身世渐渐浮出水面,一场复仇夺位争霸天下的故事就此拉开帷幕。 ...

《一人天下正传篇》最新章节: 第001章 初到平宛

  文历三十八年,春,宛州。   “锦河歌月落平宛”说的便是这宛州及平宛城的繁华至极,甚可持续到夜晚。司寇对这   宛州城的繁华早有耳闻,只是这两年才从三山下来,便没来得及到这繁华之地。   进了宛州城内,果然名不虚传,大街小巷开满各式铺子,街边更是有商贩推车买些小物件儿,什么胭脂水粉、玉银首饰、果蔬小食,可谓是应有尽有。街上熙熙攘攘,楼台前偶尔有一两个妙龄女子倚在床边探出半边脸来。   宛州甚好,不过,远不及国州繁华。只是这国州身处砂鹤险要之地,多少人趋之如骛,却连国州的大门也未成见着一面。   和师父一别就是三个月。司寇独自下山,来到民间。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城市,看见群立的房屋,看见各式的物件儿。但是司寇开心不起来,只是因师父留给他的东西,除了一块玉佩,就只有能过活四五个月的经济。   不过来宛州前司寇路过一个村子,帮村长救治疾病得到了点甜头,村长推荐司寇来宛州更是推荐了皇城国州。为了生存,司寇只好来这繁华之地找点儿活路。   司寇一袭黑色斗篷,恍惚间可见其身着灰白直裾,一把剑怀抱于腋下。这番模样行走在宛州城街之上颇有些突兀。   “这位爷!进来玩玩儿呀!”   繁华之地少不了荒淫浪荡之地,只是司寇从小与师父修于深山,未见过女人,对此情此景并不为之动容。斗篷下,一双冷漠暗淡的双眸平静地注视着前方。   司寇转身进了一家酒楼,准备小住两日。一进了店,小二立刻哈着腰迎了上来,将手里的抹布一搭,推上笑脸呵呵说:“客观打尖儿还是住店啊!”   司寇未瞧他一眼,嘴角冷冷扔下一句“住店”。这小二可恼不得,点头哈腰一句“好叻”连忙将司寇引上三楼的客房。   “呐,客观您看这间房,采光甚好,视野也是不错的,小的看您像外地人,这间房,就适合长住!”店小二推开门将司寇引进房里,取下肩头的抹布,抹了抹桌子。   司寇环顾两秒,点了点头,伸手递给店小二一锭银子,这小二赶紧迎了上来,双手接过这银子,拿在手上,立马露出惊喜神情,连连点头哈腰:“爷您先歇着,小的立马安排菜品!”   这小儿哈着腰便是退下了。司寇见窗户紧闭,觉得闷得慌,起身去开窗,刚立起叉竿,便被对楼一群人吸引去了注意。细看是个妙龄女子被几个壮汉拉拉扯扯,好像是要拖进这间……这间春楼。老妈妈带着几个个平康女子骂骂咧咧。   被拉扯着的女孩大声嚷嚷着:“放开我!”而那几个壮汉则连拉带推将这女孩往青楼里送。   不过也是奇怪,女孩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可这几个壮汉倒拖拉的费力,不但没能将这女孩绑进屋里,反到和这女孩僵持住了。   不过姑娘始终是个姑娘,哪里拉扯的过这七尺男儿,僵持一番,还是被拖拖拉拉进了青楼里。   司寇冷冷地看着这一幕,毕竟是生于大山,对人情世故并没什么了解。也不太明白这具体是怎么回事儿,以为是青楼里的女子同老妈子闹别扭了,瞟了一眼也没在意,走到桌前坐下了。   “我不要当这青楼女子!你们给我放开!”没见这姑娘瘦弱,不光劲挺大,嗓门儿也毫不逊色。   司寇喝了一口茶,侧目瞧了一眼对面的楼,又转脸过来。   正巧此时那店小二推门进来,端了些菜食酒肉。   “哎呀,最近宛州可不太平……”   开了门,溜了些闲言杂语。   “是啊!又是强拖了年轻女子进那‘翡翠楼’……”   店小二关了门,将饭菜置于司寇桌前。“您请慢用。”全程也没见他直起腰板儿来。   司寇拿起筷子,顿了顿,想起这闲言来,又想起那被拖进对楼的女孩,心头忽有一丝左右。难不成真有什么隐情?司寇是没去过这种地方,别说去青楼了,他连女人也是此次下山才得以见着。他侧目一看那“翡翠楼”,喧闹依旧,早已吞去刚才的不和谐。   司寇小酌一杯,也没再多想。   夜幕渐至,空气被夜色模糊了一层纱,人脸在灯火下颤动着,比白日显得迷人。人声伴着器乐此起彼伏,酒菜的迷香穿插于紧挨着的铺子楼台。繁华依旧,不输白日,更甚。   “你这死丫头,还给我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这老妈子撸起袖子就要打下去,被一旁的女人拦了下来。   “姐姐,这姑娘可打不得!你忘了张老爷怎么嘱咐咱们的么?明日一定要这丫头!若是打坏了没打跟张老爷交待啊!”这女人同老妈子岁数相当,一副浓妆艳抹的模样,略有些臃肿的身材,小眼大嘴,并不讨喜。   老妈子转转眼珠,思量了一番,随后摆摆手说:“罢了,你们把她关三楼房里,给我看好咯!明天张老爷来,要见不着人,就准备着收拾收拾回家吧!”   “别拉我我能自个儿走!”   司寇吃了饭,也是兴起,拿了剑下了楼。走到那翡翠楼下,寻了个卖首饰的摊子,摆弄起首饰来。   “哟!这位爷,是要买个头饰还是耳饰啊?可是要送心上人?”卖首饰的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长的倒秀气,只是肚子发了福,身材略有些臃肿。   司寇拿起一对红绸绣花流苏坠,轻巧,又有一番诗情画意。   “这位爷好眼光!这对坠子是贱内亲手而作,虽称不上上品,但做工是绝对的精细啊!”   “我想向你打听个事儿。”司寇将这对坠子放入衣衫,拿了一锭银子放在台子上。   男人双眼一亮,赶紧将银子揣进腰间,凑过脸来,俯着身低声道:“您说?”   “这翡翠楼……你了解多少?”司寇瞄了一眼门口。   “哦!您问这个啊!”男人一听心情略微放松了一些,“看样子,想必您是外地人吧?翡翠楼可谓是平宛一等!那官头富甲爱来这!不过……”男人说着又左右一看,压低了声音:“不过啊,正是官头撑腰,这翡翠楼总是抓姑娘!这两天就有个姑娘被抓了去,今天还逃跑来着……不过这姑娘确实美貌如花啊!那张老爷指名点姓明日要她!”   “咳……”司寇一皱眉,露出略带厌恶的神情。   男人一见,立刻拍了拍嘴,咽了口唾沫:“总之翡翠楼如花似玉的姑娘多!爷要是……”   “知了。”司寇冷言一句,转身向酒楼走去。   男人撑着身子见司寇走远了,低下头来,呸了一口:“嫖就嫖啊,还装清高……”   可男人不知,司寇这耳尖一动,一字一句听得是清清楚楚。   “尔等贱民。”   司寇羽顿了一下,自语了一句。   翌日,司寇起了个早,他还得去打听打听去国州的路。   一大早,街道便有了热闹的苗头,过半的铺子陆续开张,二三楼也支起窗来,或探出个老娘,或闪过一两少女。   司寇一路走着,虽有些人声,但清晨总归是安静的多。   “吴大夫!吴大夫!吴大夫快开门!救救我家小姐!”突然,巷子里一阵哭喊夹杂着急促的敲门声撕破清晨的一抹安宁。   司寇停了脚步,侧脸看去,只见一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抱着个昏迷不醒的青衣女子,一旁的下人则拼命拍打木门。   疾病?重病?还是不治之症?司寇的右眼一亮,竟隔着数十米便将少女情况摸了个大概。瘟病。司寇嘴角一勾,这病他在来的路上见过两例,不用点法术确实很难治疗。不愧是宛州城,一来便让自己瞧见生意了。   不一会儿医馆的大门打开了,开门的药童赶紧引着三人进了医馆。   “大夫您看这……”   “……令千金恐怕……”   “啊?!大夫!您……您再好好看看!”   “我……这……”   “不如让我看看吧。”   众人齐刷刷看向司寇。   “阁下是……”少女的父亲皱着眉,语气略有些踌躇。   “四下游历的术士。”司寇淡淡回复道。   “江湖术士,口出狂言!我怎能将女儿性命随意交你处置!”这女孩的父亲一甩衣袖,态度骤变。   “哎!李大人!不如令他一试吧!老夫是束手无策了!说句难听的话……哎……死马……当成活马医吧……”这吴大夫也是一甩衣袖,扶着面颊,露出难色。   “啊!这……”少女的父亲仍有些犹豫,他看了看司寇又看了看吴大夫,起身甩甩衣袖将两手背在身后,摇了摇头:“诶啊!你……你试试吧……”   司寇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说:“希望我救治期间,各位能在大堂安心等候,不论听见任何声音也不能进来。在下尽力而为。若能救活,这酬金可不能少!”   “哎!你要真能成了,这酬金绝不会少!”李大人带着哭腔被吴大夫扶出了医治室,药童和那下人也皱着眉跟了出去。   见四人都出了房门,司寇将门掩上,转身过来,向那少女拱手敬了一礼,道:“姑娘,得罪了。”   司寇在女子枕边坐下,伸出手来,把了一脉,心中有了底。   “瘟病。”   接着将女子扶起,自己则盘腿坐于女子身后,双指来回点了几处穴位。女子双眉一皱,喉咙动了动。接着由脊柱而下,一道淡蓝气体环绕司寇掌边。   一瞬收手,由不知他从何处变幻出十只银针。司寇转身而起,飞入半空,紧接一个翻身退到床后三四步的地方,一个转身,十只银针相继飞旋而出,插入女子背部。   “啊!”少女痛嚎一声,一口黑血吐出体内。   房外的李大人一听女儿痛苦的一叫,心头一紧,赶紧走上前去,刚一步踏到门口,却又想起司寇的嘱咐,叹了口气,双手相叠一个劲的拍。李大人在门外来来回回踱着步,还连连发出叹息声,他说什么也不放心这莫名冒出的江湖术士啊!   司寇基本进入了收尾阶段,他袖手一扬,银针统统被收进司寇袖中。司寇走上前来,将少女扶着躺下,然后拿起一旁桌上的纸笔,洋洋洒洒写了一页药品。随后拿起这张纸,走出了房门。   李大人一见司寇出来了,赶紧迎了上去,跑进房内,将自己的女儿扶了起来。少女咳了几声,缓缓睁开眼来。虽然醒了,可身子还是极其虚弱,半句话是说不出来。但看着这情景,李大人已经够开心了。   “单子上的药材按时按量抓给小姐服用。不出十日便可痊愈。”司寇将单子递给了一旁的吴大夫。   “敢问……少侠……尊姓大名?最近有无定所?”李大人哈着腰迎了上来。“哦!铁木,赶快!”   那小下人先是愣了愣,接着反应过来,赶紧将随身带着的包袱送了上来,接着摊开来,露出金闪闪的一角,然后又赶紧合上,双手递给了司寇。   司寇嘴角微微上扬,接过包裹,道:“那在下先告辞了。”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

《一人天下正传篇》第一卷、身世
楔子 雪中血
第001章 初到平宛
小说推荐
《纵天之龙》(三莫小弟)
《沅兰檄》(南弦寅月)
《诸天同归》(逍尘子)
《水深火热》(琼瑶)
《衣袂曳地》(池盹)
《绝迹异神》(泌琳天雪)
《甜美小骗子》(孟芷)
《神雕翠玉画梁少》(大器baby)
《挽救影视世界》(鹰哥)
《大神专属物》(贪次)
《恶魔难过前妻关》(神若)
《杀神启示录》(面具VS微尘)
《格格不甩爷》(阳光晴子)
《血夜情殇,前尘夙愿》(凝霜冰舞)
《渔美人》(沈亚)
《双魂同体》(干嘛打我)
《冷王霸爱花痴妃》(白未昼)
《你是我的特级守护》(夜婞栀)
《阳光下的德意志》(奥总的马甲)
《三国演义》(官方好书推荐)
《格桑花开》(水色)
《九慕》(雪染尘埃落)
《灵之异闻录》(九黎狐)
《网游之死灵乐园》(君天生)
《妖孽师父:我的徒儿谁敢动》(萧澜)
《剑海夜行》(一纸鸿雁)
《斥候传说》(北望狼烟)
《神异录之赤炎都卫》(狂欢之夜)
《傲世兵神》(破茧而出)
《篱跃农门》(快乐小菠萝)
《吞天神帝(精修重制版)》(极品妖孽)
《大好风光》(东南木)
《龙血祖帝》(潘小刀)
《异世穿越之天才炼药师》(叫我夜少)
《超能力学员》(夏苏Sama)
《梦幻杨林传奇》(管文华)
《上帝指使》(上帝指使)
《抢钱俏女官》(唐昕)
《都市全能废柴》(铁齿碎核桃)
《凤殤,此生不为妃》(夏依倾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