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内小说网 > 《黑暗之魂无名者的故事》 > 最新章节

《黑暗之魂无名者的故事》

黑暗之魂无名者的故事封面

作    者:BlackTor

最后更新:2017/10/1 22:17:26

下    载:( 《黑暗之魂无名者的故事》全文TXT打包下载)

世界之初,大龙与枯岩、巨木与迷雾,浑沌主宰天地,无生无死、无始无终。        今日,万物繁衍,一切堕落转化为善,飞鸟、走兽、以及逸名吾等有幸蒙恩於朝阳,永劫如露雾消散,命运如芽苗茁壮,在烈日拥抱下、在月阴轻语中,无尽已从吾等记忆中远离,而今迎来的,乃众神的慈爱。        但浑沌未终,其潜伏於火光所无法流入之险角伺机而动,欲以虚无将众生带回迷雾,重回永劫。 ...

《黑暗之魂无名者的故事》最新章节: 末节.王者

  鸟儿带着我穿越层层乌云,过了许久,视野却始终局限在云雾里,眼见所有皆是一片朦胧。   冰雾与水滴钻入盔甲的细缝中,天空寒冷的有如刮起暴雪的严冬夜,稀薄的空气令我昏昏欲睡,冻结的眼皮最终只意识得到世界存在着一股光芒,既非太阳、也非月阴,那是亘古永存的浑沌,让人分不清阴影与轮廓的暧昧光辉。巨鸦持续地飞翔,终于,牠穿越了世界边境,此刻煦光融化了蓄积在衣甲上的冰晶,但寒冷却依旧徘徊于气流中,那片蓝天不稳定地流动着,若有若无的云影在神土的苍穹中闪烁。   罗德兰不再像以前那样温暖,虽然永昼的幻影还在,但变化已从世界的裂缝中逐一渗入,冷与暖、旧与新,诸神的国度已非永恒之国,我的罗德兰如今与人间已无太大差异,它只是个雄伟的遗迹……那个地方必须只是个遗迹。   巨鸦的羽翼划过龙之峡,好像那年我初次抵达罗德兰的情景……然而,出乎意料地牠这次不打算把我到篝火旁,反到朝着神殿旁的残塔飞了过去。霎时,我被低抛至塔上的空巢中,鸟巢的枯枝带有弹性,整体而言还算是个不错的降落经验,只是旁边还有两颗未孵化的大鸟蛋,这让我不经怀疑自己是否是准备让牠拿来喂食幼鸟的饲料。看来是我太多虑了。   我对站在低处残墙上的巨鸦道了声谢谢,随后,我注意到了大蛇打瞌睡了神殿就在下方。过了几十年了,那条蛇依旧睡在那……然而比起芙拉姆特的睡姿,我更在意祭祀场的现况,因为当鸟儿带我飞过祭祀场上空时--虽然只是晃眼一过,但我看见今天的罗德兰还有个旅人留在那。他是谁,跟我又有什么关系?不,其实我不在意他是谁,我只想知道他休憩的篝火是否还是几十年前的火焰……想知道那处永远的起点与过站上,是否仍留着一丝属于我的残影。   踩了几阶残梯,塔宽而破碎,倒也不缺立足点,沿着飞扶壁坡下滑了几十呎后,我接着便跳到了一旁破箱堂顶。接着,又经过几次攀爬,我的双脚终于踏入几乎让脑海所遗忘的祭祀场废墟中,可是我还记得那条简单的路,只要一直走,在陕廊拐过几个弯与梯后,我就能看见古往的圣女与圣徒们停留的后厅;厅后的草地旁有棵枯树,树下曾有位老朋友在那静坐冥想;生着青苔的石台宽梯上还残留着几道未塌的老石墙,在石墙深处曾有位红衣之人在那享受阳光、而墙的外围则曾有名追求知识的魔法师在角落解读文献。   是的,这里留着他们的影子。我记得所有人的名字,我所爱与所恨、背叛我的与我背叛的人们,他们的名字一一浮现于脑中……那你呢,篝火的旅人?既不是那位蓝衣战士、也不是席格麦雅与他的女儿、更不可能是索拉尔或罗特雷克,你是谁?你享受的又是谁的火焰?   (……咑唦……咑唦……)   ……火焰……安娜塔西亚。「你出来了。」我呢喃着。   听见我的声音后,对方迟疑了一会儿。她看向我,那张脸小巧精致不时有人性的黑影在上头窜动。安娜塔西亚,我的幻影与诱惑、我的挚爱与恐惧,虽年过数十载,但一看见你,梦中的痴迷又袭上了心头,可是我知道,那只是一场梦,是叫人发狂的错误情感。但是,我……   「你愿意对我说话吗?」我问着,并摘下了头盔。   「……」安娜塔西亚坐在那沉默了好一阵子,她双手拉紧了身上的破布袍,脸上浮现了我未曾见过的情感,「……我……我记得您,在许久以前……我们曾见过面。」   「过好长一段时间,不是吗?」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我不清楚过了多久,只觉得那段日子十分遥远……可是英果德先生说,封闭之后的罗德兰是凌驾于时空的地方……在这里没办法像人间一样讨论时间的意义。」   「他照顾着你?」   「是的。」她的声音微小,但清晰可辨。   过去我从未想过有今天这样的机会与安娜塔西亚对话,现在她不再只是一个器皿,那位女性的语气虽卑微却不贬低自我,她拥有做为一个生命存活于世间的自信。好想再多说一点、多听一些,安娜塔西亚,我想和你谈话,无论什么都好,只要能听见你开口就行了。   「介意我借你的篝火休息一会儿吗?」   「当然……篝火就是为此存在的,先生。」   我坐在安娜塔西亚的对面,坐在这,我能仔细观察那位女性、明白她的改变。此时,我也能瞧见蓝衣战士曾长久停留过的坍塌石柱,现在,那处座位让黑骑士之剑所占据,剑插在倾柱前屹立不摇,像跟钉子一样刺在罗德兰身上。   ……尽管那把武器是我一度舍弃的痛苦象征,那段疯狂与迷惘的生死体验全灌注上头,但如今我却穿着与大剑成套的装甲再次回到祭祀场,并与之相遇。难道我真的被葛温的阴谋给束缚住了?让黑骑士与他们的执念给困于使命的诅咒中?不,束缚我的不是大剑与盔甲,从成为不死人那刻,从来就没有任何实存的东西困住这副躯体与意识。我只是这么做了,选择了……并接受它。   「那把剑被人动过。」我说。   安娜塔西亚回答:「……这些时间,有些旅人会将它拿去做为自己的武器来用,但无论那个人将它带去何方,最后都再次将黑剑归于原位。没有人愿意保有它,也许是因为它并非那些迷途旅者所能承受之重、也可能是因为他们早已因大剑而达成了理想,可是无论如何、不管结果是好坏成败,他们都认为那把武器必须回到它的原位……。」   「真有意思。」   「……我……」安娜塔西亚低着头,「……我曾先后跟两位来访的不死人说过这件事,他们也觉得有意思……后来,当第一位旅人再次将它摆回原位时,他便称黑骑士之剑为真实,然而第二位同样踏上这条路的旅人则否定这个称呼,他反倒称那把剑为幻影……先生,您觉得他们之中,谁达成了理想、谁又失去了理想呢?」   「这是个没有意义的问题,安娜塔西亚,罗德兰本身就不存在理想这件事,」我的声音不知为何变得低哑又微弱,「只是个陷阱罢了,女孩。」   「……的确是个没意义的问题。抱歉,我只是开始思考一些奇怪的事……英果德先生认为,这是件好事,但这些事对我而言却很不寻常……而且没有答案的事情却让我惶恐不已……无尽的思考,我不晓得自己为什么要想,可是那些问题让我只能不断地思考。」   「我懂,我懂你的感觉,安娜塔西亚。」   我们小聊了一会儿,但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好讲的,毕竟我跟安娜塔西亚之间没有任何交集,最初--最初那些承诺都只是我的一厢情愿,那位女性什么都不知道,就这么被我当作前进的借口,可是我们完全不认识彼此。为了她、为了火焰、为了自由……宛如逃避一般不停的追求,把妄想当成了真理一样妄自追寻……不过能见到安娜塔西亚好好地坐在这,开口说话、表达情感,她像个人类一样活生生地在天空下活动--能看见这些事情发生,我已心满意足。这也算是美梦成真了吧。   本来我以为我们的谈会很尴尬、而且十分短暂,不过实际情况比我想象中的要好的多了,至少我们虽然没有交集、但也没有需要避讳的事情。不久后,我们的谈话结束在一阵饱满的寂静中,虽然不知道安娜塔西亚是怎么想的,但这是我多年来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沉溺在平静中,那位女性总是带给我如火焰般的慈爱与温暖,可是我却没办法回报任何事情。   「安娜塔西亚,未来这里可能会变得更冷,」离开前,我把身上的毛皮披风卸下并交给安娜塔西亚,「虽然你有篝火能保持温暖,但背后总是会受寒的。」   「谢谢您,先生。」   「不……是我要谢谢你,而且,我还要向你致歉才行……对不起,我没办法成为你真正的骑士。我是个虚假的不死人,总是以那些蛮横又不可理喻的态度对待你……」我看着安娜塔西亚,乞求她别拒绝我的道歉,「对不起,安娜塔西亚。」   请你不要拒绝,求求你--安娜塔西亚?   ……我感觉到她躯体压在我胸甲上、她小小的脸靠在我的怀中,安娜塔西亚纤瘦的双臂圈着我……她抱着我……   「我原谅您,先生。」   「……谢谢……」我闭上眼,思索着那句原谅的含意,「……谢谢你,安娜塔西亚。」   「请告诉我您名字,让我记得您。」   「我……我叫做无名,弗雷米莫的无名。」   「那是您的真名吗?」   「是的,没有比这个名字更真的东西了。」   「祝您一路顺风,无名先生。」她又抱得更紧了些,她的情感、她的人性之火蕴含其中。世界正与我同在。   「我会的。」   ……安娜塔西亚……谢谢你,谢谢你愿意原谅我这个可悲的不死人……谢谢。   ---   带着大剑前去处理完罗德兰的杂事后,我再度回到芙拉姆特休憩的神殿中,但此时醒着的不是大蛇,而是那位身穿红衣的老朋友。英果德驻足于前往墓园的入口处,手持锡仗、脸戴鸟喙面具,我敢断言他没有任何改变,从千年前到现在,法师英果德的信念有如金石,不染半点锈蚀。   「吾友,别来无恙。」他说。   「还过得去。你呢?」   「晒阳光的日子永远不嫌多。」英果德前进了几步,人已跨入了神殿中,接着,他问:「继承者,人间之旅让你得到了什么启示?」   「没什么启示,只是让人认清事实罢了。」   「这个事实是导致你再次前去王都的原因吗?」   「不,王都的一切只是个未完成的承诺……时机已经成熟了,英果德,所以我决定完成它。」   「我不明白你的时机指的是什么,我只知道巨墙彼端发生了变化……一些不太好的改变。毁灭、破坏、消灭异己,无名之王,此非明智之举,你的作为只是在否定世间曾有神祇存在的历史。」   「英果德、我的智者,我没有毁灭神祇,我只是让祂们提早退出舞台……我不想消灭任何存在的历史,但为了人类,我们没必要留下徒有空壳的偶像。」   「为了人类吗?」他反复确认着。   「也为了我自己。」   「……很多事情……有很多事情,做为一个古人,我仍有许多不明白的事物,好坏对错、正邪善恶,选择的剎那对千年的光阴而言显得毫无意义,唯有结果能证明一切……」他叹了一口气,「……可是,铲除赐予人类光明的信仰,这对人类又有什么好处?在那瞬间,你感觉自己消灭了控制万物的昏乱之源,但你只是除去了一个无所作为的实存,此举反倒让影子拥有取而代之的借口。」   「如果人类会因此毁灭,那就让他们去吧。」   英果德双手握紧锡杖,身子的重量全放在上头。「罢了,吾友,这是身为继承者的你的选择……我无能干涉。」   亚诺尔隆德已经没有神祇了,只是就算有,剩下的也非阳光公主的幻影,而是一位复仇之神。这个世界不需要复仇者的统治,不管最后结果如何,亚诺尔隆德的复仇者都不该留下来。祂不是命运,祂只是个虚幻的欺瞒者;我想告诉英果德,复仇的暗月之神并非他记忆中的万物诸神……但我没有必要去解释这一切。   「英果德。」在准备唤醒大蛇前,我又呼唤了他的名字。   「在此。」   「谢谢你替我照顾安娜塔西亚。」   「我只是在一旁看着而已。」   「这就足够了。」   英果德在那等着我的下一步,不作声、不劝阻,他不愿再影响我的想法,但也没想过要立即离开。后来,英果德看我踢醒芙拉姆特、听着我们毫无营养的争吵,他从头到尾都参与其中,却始终只是待在一旁,像个雕像一样。也许是因为他害怕只是我会再次从罗德兰溜走,所以才会一直留在神殿中吧?   然而,这次不会了,朋友,炉火正在招唤我过去作出抉择。无论是火焰还是黑暗……。   突然间,芙拉姆特再次将我吞入蛇口中。毫无疑问地,牠明白我讨厌这种移动方式,所以更义无反顾地采用了吞食一途,丝毫不理会我的要求……牠一定知道些能不通过那张臭嘴就得已进入火炉入口的方法,可是老人家的怪脾气难以捉摸,尤其是一条失智的老蛇。算了,反正这也是牠最后一次折腾我了。   那张嘴像个通道,然而我不知道他将往上还是往下;****的肌肉将我的身躯推往深处,只是我搞不懂这样要进去还是出来。那股黑暗酸甜而迷人,似棉制的被褥般温柔暖活、如消失的故土般令人向往,我在想,既然人类都诞生自这片黑暗,与浑沌、深渊同在,人类的灵魂自始至终都与孕育之地紧密地连结,那我们又为什么要追寻光芒?就这样沉醉于诞生之地又有何不可?我猜英果德的话是错的,黑暗并非欲望,它是深沉的……乡愁。   ……啊……黑暗是回归的渴望吗?   也许是吧。   ---   伟大者们的灵魂存在于我的体内,祂们的过往与记忆残留其中,但如今已分不清那些东西的形貌,当我拿出来的那刻,魂魄中存留的只是一股强烈的执念。   死者、魔女、四王与白龙,那些灵魂金黄炽热,宛如火焰,无论是要推动命运、还是要抵抗命运,所有盲目的狂妄与愤怒全都纠缠成团,无分彼此;阖上眼皮时,我还能感觉得到它们致命的光芒,光中参杂着那些伟大者的哀叹,只是今日也以无法明白那些叹息的原因何在,徒留一丝斑驳的幻象。   王器的火焰因王魂而旺盛,原本只是一团火星,但魂魄坠入的瞬间便骤然膨大,火焰填满了巨大的盆子、火舌溢出了盆缘之外,王器与它的台座与火融为一体,但那些却非实存的热焰,而是如同篝火一样抚慰灵魂的光芒。过去,我曾在此发过另一场美梦,对着王器的光柱思考着未来的雏形,但在魂火注入的剎那,我所有的想象与誓言都化为了乌有。如今我只剩下一道选择,我的过去与未来都是为了今天的选择而存在。   待火焰溢满,前方的大石门便静静地向外推开,声响微弱,咯咯的摩擦声似乎不着实地一样,此时白光占据了视野,从一条缝隙、至一个洞窟,刺眼的强光让人睁不开眼。我好害怕,只是不知道在恐惧什么,也许是因为那道白光让人想起了死亡;与陷入黑暗的死亡不同,门后的是个不可侵犯的幽冥异界,沐浴在此光中,此生罪衍一览无遗。   「啊啊……王器终于装满灵魂了,」我听见芙拉姆特在远处呢喃着:「达成此业,你无疑已是葛温的后继者……是新的大王!……而我寻找王者的职责也要告一段落了。」   「……我不过是为了献祭而存在的人物,就算冠了个响亮的名号,对我的身份又有什么实质影响?我依旧是你们的牺牲品,这个王号只是瞬间即逝的安慰之词罢了……」   「年轻的王啊,无论结果如何,你都是这个世界唯一的王者,无论你要与黑暗同在、抑或献出你的黑暗,王者,你已超越世间俗物,作为超越者存在于此……然而,纵使我言明你本质已是王者,但我仍盼望你作出一个正确的选择……我期盼你能做一个火焰之王,延续火之时代。」   「是啊,火焰……像个英雄与王者一样为大义而奉献自我……哈哈哈……」   那道光芒冰冷无情,朦胧的雾弃与之同在。等双眼更习惯了些后,我注意到门后原来有个宽大的阶梯,而我所见的光其实是个往下前进的廊道……此时,上头有东西在移动,灰白色的影子从光的左侧出来、而后又隐没于右侧。影子的数量不定、总归为多数,它们静悄悄地漫游着,形貌几乎与光雾融为一体。   「嘿,小子,」突然,弗拉姆特呼唤着我,并说:「老朽明白,现在你不会相信我等的任何一字一句,但就请再让我告诉你一个故事吧。」   故事?他还打算用言与对我产生什么影响呢?「不要紧,我喜欢听故事。」   「真是口是心非啊,年轻的大王……不过既然你口头上答应了……」大蛇的声音停顿了会一儿,那排牙齿动了动,似乎正准备为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做好暖身运动,「……这个故事是关于旧王葛温与祂的长子的事情。在传火之前,旧王葛温将祂拥有的一切都分给了底下的族人,从祂的权力到库房中搜集的珍宝,葛温王散尽己身之所有,最终只替自己留下了一套粗衣劣冠与一把巨剑当作传火的旅装。不过,在诸多族人间,王给了祂的长子最多的权力与力量,很明显地,旧王葛温选择了让阳光之子葛温朗斯作为新的族长,并期望祂能在自己消失后能继续带领神族前进,维持世界的运作。   然而……葛温朗斯虽然得到了旧王葛温的雷电,祂却选择将力量传入人间。阳光之子将火之雷传授给了人类,此举象征神族之没落、世代交替之必然……想当然耳,此等愚行引发了族内的众怒,因此,背叛者葛温朗斯被逐出了罗德兰,关于祂的纪录亦随之灰飞烟灭。传说,化为人类的祂在人间游荡,并持续传授着关于雷电与火焰的知识,直到诸神各奔东西、王城衰败的当下,葛温朗斯才又回到了罗德兰,并死于此地。   年轻的大王啊,这是实存的历史,描述中没有半句虚假……因此如果令你心存忧虑的,是担心人类将再次沦为它者的阶下囚,那你大可放心,无论你选择了黑暗或火焰,人类都已非它者之物……毕竟阳光之子早已将权利与力量授予了人类,你们是独立自主的生命,而非归属于任何强权之下的附属品。」   「你这个时候才说出这种话,不觉得太晚了些吗?」   「有些话说起来永远不嫌晚。我等命运即传达我等悉知之真相,如今我已把真相传达至你耳中,但愿大王你能因此作出最好的选择,无论是要延续世界、或令世界回归黑暗……此时此刻,全凭大王的意志做出裁断。」   奇怪的芙拉姆特,我曾以为牠的老臣性格只是层伪装,而那个闭目传言的蛇才是它的真面目,但如今我却觉得,这条老蛇其实从来就没有伪装过,牠是命运的一环,存在与举动皆属命运,未曾虚假过。「我尽力而为。」   「能遇到你这小子还真令我开心……我终究是很喜欢人类的。或许葛温也是,祂虽是神族的领袖,却选择延续世间火光而非独活于天地,父亲是如此、儿子也同样如此……祂们两都是一个样。」   「真的是很有意思的童话故事,芙拉姆特。」   「是的,很有意思,希望未来还有机会见闻到更多这样的故事。现在,去吧,年轻的大王,作出你的选择……无论结果为何,但愿你能有一番伟业。」   一番伟业……真讽刺。   跨入大门前,我看了一眼挂在胸前的项链,新的绳炼上串着的是老旧的遗物。虽然知道这么做没有任何意义,但我仍就对着项链祈祷,愿莱特的意志与我同在,愿我能穿越冥府、任身魂来去死亡幽谷,一切皆为选择而存,至于是光是暗,都将在尽头揭晓。   白炽的通道上徘徊着的是一群没有意识的幽灵。当我走下几阶后,它们的轮廓就更明显了。那些幽灵是黑骑士的影子,它们缓步慢行,持盾持剑、持斧戬,每个骑士的走姿都谨慎的滴水不漏,它们虽散落于各处、不随队伍前进,然而似乎有股意志将军团的行动紧扣在一起,那些迷失的影子追逐着光芒而走,为了守护某个重要的事物才反复穿越此地。   而我也……我走过了它们。   通道链接之处不是另一处洞窟,相反的,虽是往下,但大洞外却是一片天空。天空晦暗不明,斑驳的橘白光辉隐约从厚重混浊的乌云间渗出,不时还能听见隆隆声响,不知是雷电还是风鸣,两者在巨大的塔前混成了一团,天空、巨塔与空气彷佛混浊污染的颜料般和成了一体,尤其是那座黑塔,占据大半视野废墟令人焦躁不安,它是一切浑沌的起点与终点,黑压压的影子与它的残骸封锁了这个狭小的世界,没有人能进入、亦无人能轻易离开。   此地让灰烬覆盖,成山成丘的白灰砂土在我脚下发出阵阵声响,燃尽的柱骨墙身留下了一道到不自然的风化痕迹,似单边鱼骨般,尖锐的残渣与炭灰朝着同一个方向拖曳……每深入一尺,终末的气味就更加浓厚。沿路上驻留着葛温王的黑骑士们,然而那些骑士无法阻止我的步伐;我只管前进,随着那条余灰小径跨入塔区内,不久后,我踩上它的石头骨架,亦逐渐远离灰烬山坡,此时我已无法看见塔的全貌,散落在圆塔周遭的石拱数组也几乎要将天空附盖。   火炉近了,它就在这个深谷另一端的塔里,在那个无法完成的天通塔中。   好安静……除了风声之外,这个世界中没有任何生命。真正的一无所有。   ……不知何时,我人已身在塔中。在这一无所有的火炉前,荒废、衰败,漆黑幽影在残破的外旋梯上随处飘动。我期待……我不知自己来到此地还能期待什么,越走越深、越走越低,直到那处雾墙前,我已无法期盼任何的可能性降临。   (咑喀、咑喀、咑喀、咑喀……)   最后一座巨大的阶梯引我走向雾墙,雾墙又带我进入火炉中心,而等在中央的是一道火焰……不,那不是火焰。他是一位体态健壮的老者,那个人手持燃烧的巨剑、头带粗制的冠冕……那位老者是谁?穿的一身破烂不堪,与流亡之人无异。   我该问这个问题吗?葛温?   ---   火焰……   我看见你的火焰,葛温,你无悔的意志。   你的火焰……乘载着理想,你的理想就是这个世界……期盼它得以延续。   但延续的意图又是什么?葛温,你是为了什么才投身火中,成为照亮苍穹的柴焰?   我想获得答案,理解你的意志中存在着什么样的光辉,然而你永远没办法回答我,因为留在这的你只是一具乘载意志的空壳,而这股意志就是为了让我继承火而存在。   透过剑、透过灼炎与星火,这场战斗就是你的言语,但言语之中没有我意图探求的答案,它只是一味地……一味地告诉我,火焰必须被延续。   葛温,你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啊……火焰啊……我是否应当随你而去?   我降生于世,是否就是为了延续他人的理想?但说到这,我的理想又是什么?   ……   我的理想……   ……   ---   葛温之火穿透盔甲,祂的炎剑啄食着我的躯体,手中的烈火烧尽我的皮肤。   我们战斗着,为了同一道火焰而战,薪柴之王以武艺试探着我是否有资格触及太古初始,而我则用尽一切响应对方,并以黑骑士之剑予以抗衡。在这段暂的最终之战,我本以为自己会有所动摇,去害怕、去恐惧终结的到来,然而当我发觉自己已经没有任何渴求剎那,灵魂中的浑沌也随之散去。   追寻又追寻,历经漫长的光阴,尝试实现所有不属于我的未来,挣扎、痛苦、哀痛、愤怒、虚无绝望,当我发现自己本来就不该存在的剎那,所有的怨恨皆随风而逝。是啊,没有绝望、也没有希望,我只不过是个棋子,为了执行一项任务而来。   (锵锵!)   ……但是,我的理想……我是否真的拥有一个理想?   是那个求安定、求平静的平庸之梦吗?   我已经记不得了……莱特,兄长,虽然我已经不存在于任何一个角落,但我却想要知道,曾经存在的我到底有些什么理想。   (--锵轰!)   「吓啊!」混着一声吶喊,我的大剑以穿透了葛温的胸口。狂奔的喘息与心跳让我动弹不得、刺痛的四肢僵如石膏,此时我只能呆愣着去理解自己杀死葛温的结局。看着祂的脸,那张活尸般的面容……消失吧,薪柴王葛温,这里已经不是你的国度了。   ("……朗……")祂讲着我听不懂的呓喃。那是谁、或什么东西吗?葛温消失的当下,我仍不断猜想着,一位伟大的诸神之王究竟留下了什么遗言。   葛温的身躯溃散成光,一部份的光火流入了我的体内……祂的灵魂城为了我的东西,祂的记忆……一无所有;而另一部份则归入中央的篝火中,原本无光的火堆此时中于透出了一丝火焰。   在这处宽阔的火炉室中,一座小小的篝火伫立正中央,它的形体比炉中的任何一道残骸都还要微小,但篝火的存在却远胜于世间的一切。它就如同我在各地看到的篝火构造一样,有一把火钳般的直剑插在骨灰上、并以死者的人性与灵魂则是它的燃料,不过无宁说外头的篝火都是此物的复制品。它是所有篝火的源头,既是开端、也是终结的母火,其火舌或许曾烧透塔顶、直达天际,但此时它却仅剩一丝余烬,比光芒烛火还要微弱。   这就是初始之火?是的,无庸置疑的原始火焰。   ……   ……现在……就让我来重新点燃它吧。   (啪滋……)   ……点燃……   ……对,就这样,燃烧下去,献上我所有的人性与魂魄,我命令你……化为炽炎!   (--轰--!轰轰----!)   ……燃烧……   ……   ……啊啊……我的火焰……是否打从……世界诞生之际,你就预见了今天?   ……那你有预见我的选择吗?你是否看到我伫立于此地,以什么样的意志与葛温搏斗?   ……   ……我明白,早在世界诞生之际,一切皆已成定局,只是没有人知道这个局的架构。不管做了什么选择,我们都逃不出世界的手掌心,无论是我也好、葛温也好,命运……永远不向任何人吐实。   ……如果这样的东西能称之为真正神明的话--伟大的命运之神,请带着我、带着我们的意志,前去照亮……   ……   ……照亮……   (轰轰轰----!)   ……我的理想……   (轰……轰轰隆……轰隆……隆隆……)   ……我曾经拥有的,未来别人也将拥有的理想……   ……对……哈……就是这样……   ……是的……我终于……我终于找到了……一点价值……属于我的……   (轰呼……)   ……归属……   ……   ---   ----【全书完】----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黑暗之魂无名者的故事》关於本作品
的内容与其他相关事宜
《黑暗之魂无名者的故事》短篇外传
骑士奥斯卡
魔女的证明题
巨火塔日暮 Dark souls II
弗雷米莫之歌
《黑暗之魂无名者的故事》序章
第一节.不死人的葬礼
第二节.北方不死院
《黑暗之魂无名者的故事》第一章
第一节.传火祭祀场
第二节.城下不死街
第三节.火之礼赞
第四节.不死城教区
《黑暗之魂无名者的故事》第二章
第一节.罗德兰轶闻
第二节.黑森林纪事
第三节.不死镇下街
第四节.圣女与圣徒
第五节.底层
第六节.下水道
第七节.贪食魔龙
第八节.病源
《黑暗之魂无名者的故事》第三章
第一节.疯狂
第二节.无名的信念
第三节.赛恩古城
第四节.王都.亚诺尔隆德
第五节.巡礼
《黑暗之魂无名者的故事》第四章
第一节.启程
第二节.死者 前篇
第二节.死者 後篇
第三节.背叛者
第四节.漫步深渊
第五节.火焰的意志
第六节.公爵 前篇
第六节.公爵 後篇
第七节.老魔女
第八节.混沌之源
第九节.耀眼如日
第十节.灰烬与星火
《黑暗之魂无名者的故事》第五章
第一节.选择
第二节.第一年.冬:在死者的怀抱
第三节.第四年.春:赠礼
第四节.第九年.夏:盛阳
第五节.第十七年.秋:反抗者与复仇者
第六节.第三十年.严冬:献身於火
第七节.某年.某季:百年之梦
《黑暗之魂无名者的故事》终章
末节.王者
小说推荐
《宠婚不倦》(若之)
《浮生幻之繁花落尽乱流生》(李奇奇)
《黑暗之渊之冥间学院》(香醇浓咖啡)
《命笔春秋》(三更十甫)
《梦笔仙缘》(江畔晓舟)
《大清第一运气王》(金九十亿)
《北欧之诸神的黄昏〔洛基×西格恩〕》(浮荷之夏)
《流音风华》(花香心满楼)
《面瘫男神玩诱拐:天后太傲娇》(枫晚)
《失重者的旅程》(我会燕反)
《非人道之天降妖星》(槐林)
《绝世剑尊》(白慕青)
《谋反指南手册》(春海棠)
《少侠别闹一天麟决》(n1寒凡)
《学好历史太重要》(元亨利贞)
《夫人她其实是个全能大佬》(医木鲛)
《药香之锦绣前程》(zoe86zoe)
《重生六零:翻身做主小媳妇》(馨小玥)
《狼妃到孤怀里来》(熊落落)
《炫光三少的复仇三公主》(心冰舞)
《神奇宝贝之大空之炎》(达克莱伊的梦)
《煜少的小丫头》(江唯筱)
《西游未来假想曲》(懒中至尊)
《秦有荷华》(唐小鱼是姐姐)
《索诺兰蝶》(错过的急哥)
《炎天冰帝》(南宫易尛)
《第一美人,玩嗨起来》(风很微凉)
《逸世汐殇》(kkxssg)
《献祭之光》(心驰神往之)
《限制级特工》(不乐无语)
《神话编剧》(麻烦关下月亮)
《王灰灰短篇故事》(灰灰1987)
《武咤星河》(折天)
《剑魂灵》(龙皇叔)
《千金追爱隔重山》(赫连小野)
《神级弃少》(叶里)
《兽乱青春》(狱中天)
《以权为尊:圣上失宠了》(十二一世)
《彼岸涩恋》(千玖泷月)
《恶狼滚旁边》(桑蕾拉)